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3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3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1:53下载: TXT全本下载

他,当即差点就要和火凤王断绝父女关系,把火凤王气得七窍生烟,却也无可奈何。
   火凤王把几欲疯狂的女儿关起来了,想着少年感情总是来得快去得快,过些日子估计也就过去了。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女儿,为了见叶玖,她居然直接用自己的凤凰彩羽为祭,强行突破火凤王的结界,只身闯到了昆仑山正在举行的婚宴上。
   因为怀孕而身形憔悴的小公主一身狼狈,喜堂上站着的新娘却娇艳动人,叶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流俊美,,与旁边的美娇娘是如此登对。小公主终于知道,父亲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当初的爱有多深,知道真相后的恨就有多浓,小公主本就身心俱疲,又被这一幕刺激得急火攻心,火凤一族本性至阳,修行不慎很容易走火入魔,如今她连唯一可以压制体内邪火的凤凰彩羽都被她献祭了,她一时控制不住,当场就入了魔,狂性大发地把婚礼搅得天翻地覆。可是她终究还是无法真的下手杀叶玖,也顾忌腹中的孩子,最终还是离开了。入了魔就不再是正道,她也不敢回火凤族,从此一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虽然消失了,但是滋生的恨意却不会熄灭。颜绯就是在母亲饱含恨意的目光中长大的,每一日,他的母亲都要和他诉说当年的种种,然后告诫他日后一定要去找那负心人复仇。
   如果只是啰嗦了点也不至于让颜绯歪成现在这样,在被迫灌输复仇的概念之外,颜绯从小还是不断地被家暴着长大的。入了魔的人别指望她能多和善,小公主入魔前脾气就不好,入了魔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只要颜绯稍微有一点让她不满的地方,心情好她会打一顿了事;若是碰上她心情不好,颜绯就会被直接扔进掺杂魔气的凤凰火里炙烤,然后在还剩一口气的时候再提回来。
   颜绯出生的时候正是他母亲体内魔气与凤凰火并存的时候,两股力量在颜绯母亲体内缠斗,最终融为了魔火让颜绯带了出来。伴着魔火出生,颜绯当然不会是什么善茬,再加上从小被一路虐到大,于是虐着虐着就变态了,从此走上反派boss的不归路。
   关于魔火,对颜绯来说是有利也有弊。精纯魔火能让他修炼魔功的速度一日千里,但也会时不时控制不住,在他体内到处乱窜,搅得他如同身在炼狱之中。这种感觉实在不堪忍受,所以他也一直在寻找着传说中能压制一切火焰的寒冰果。
   颜绯对报仇没那么上心,对找这颗果子却十分投入。后期,他就会发现能压制他体内魔火的寒冰果就在天狐族之中,他想到他那母亲生前一直念念叨叨的报仇,于是在取寒冰果的时候,他就顺带着把天狐一族灭得几乎精光,只剩奄奄一息的女主找到男主,经过不断的挫折才一起把他封印了。
   现在,终极boss居然遇上了前情提要里的小炮灰,并且还作出一脸兄友弟恭的样子,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很和谐。
   可惜叶幕还有个系统,那明晃晃是负数的好感度完全把苦心作戏的boss哥哥拆穿了。叶幕其实可以理解,毕竟同样是天狐王的儿子,叶幕从小被捧在掌心千娇万宠地长大,颜绯却要忍受那样疯疯癫癫的母亲,还每天每天地被毒打,会不平衡也是正常的。
   颜绯逗了叶幕一会儿才停下来,红色琉璃一般的眼眸中一片亲昵,那一闪而逝的流光中却暗含着一丝危险,“怎么,小幕不记得哥哥了?”
   听到这话,叶幕倒是有些惊讶了,他很清楚,他所看到的原主的记忆里的确没有他,可是颜绯的话又不像是对素未谋面的人说的。
   999:……害怕,感觉像有什么陷阱呢。
   难道是试探?叶幕在空中思忖,虽然原主记忆中没有颜绯,但是也不排除因为系统的原因,某些记忆会或许会遗失在传输过程中。如果原主和颜绯已经认识,颜绯又是这种变态型boss,他一旦在他面前露馅就很危险了。
   999:怎么办呢怎么办,宿主大人要小九带着你逃跑吗?
   “不用。”叶幕饶有兴致地看着侧躺的妖孽哥哥,“既然不能确定,不如就从零开始。”
   纳尼?999还在大惑不解,叶幕却没有解释,紧接着,999就被叶幕的动作吓得差点连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如果它有的话==。
   毛绒绒的小狐狸在妖孽美人手中荡了一会儿秋千,一开始,他似乎根本不知道抓住它的是谁,等到颜绯凑近了,它才发现面前的人竟是这么好看,顿时就愣住了。
   颜绯缓缓勾起唇角,眼中的亲昵更甚,空气却渐渐冷了下来。
   小狐狸只愣了一会儿,就马上变得很激动,晃荡两下竟然挣脱了红光的束缚,一下子掉到了颜绯雪白的胸膛上,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颜绯静静躺着,像没有知觉似的冷眼看着叶幕挣扎着挥舞爪子,手中渐渐聚起红光。果然,害怕了吧,想逃跑吗?也是,他对他做过那样的事,他这个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弟弟怎么可能不怕呢?
   叶幕挣扎了良久才把自己的身体翻过来,然后就颠颠地凑到了颜绯色如春花的脸庞旁边,捧着他的脸“啾”地亲了一口。
   颜绯手上的红光顿时停住,他有点怔愕地看向捧着他的脸蹭得津津有味的小狐狸,狭长美目中流露出不解与惊讶。
   小狐狸见美人在看它,似乎更开心了,冲着他很亲昵地嗷嗷叫了几声。
   别人听不懂,可是身上流着狐族一半血脉的颜绯不会不明白,小狐狸嗷嗷说的是,“哥哥好漂亮哦,幕幕好喜欢哥哥。”
   喜欢他?颜绯这下是真的惊讶了,提着小狐狸就坐起来,却看到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眸里竟是真的没有一丝惧怕,反而满满的都是单纯的喜爱。
   叶幕这是……失忆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选择了做颜控,就可以很有理由地见异思迁啦~
  
   第106章 鬼狐聊斋文
  
   颜绯勾勾手指,小狐狸就兴冲冲地抓着他手背爬了上来,两只小眼睛亮晶晶的,就差直接变成两颗小爱心。
   这种眼神倒是新奇。因为颜绯身带所有妖族避之不及的魔气,又杀戮成性,所以即使他相貌再出众,一般小妖也不敢对他过多注视,往往是远远看到就会匆忙避开。而凡人的目光,则是淫欲多于爱慕,这么看的结果就是提前一命呜呼。
   看到这样的叶幕,颜绯心下一动,挠挠叶幕的小肚皮,直把他挠得在他掌心捧腹打滚,“为什么这么喜欢哥哥?”
   叶幕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连忙抱住颜绯的手指不撒手,然后认认真真地说,“嗷嗷。”——因为哥哥好看。
   颜绯又躺下来,风情万种地眨动一双美眸,长长的睫毛扑闪出妩媚的线条,“长得好看就喜欢吗?”
   小狐狸露出一种类似思考的表情,半晌才回答,“唔……还要对我好。”
   颜绯红色琉璃一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流光,手上却不住地在小狐狸光滑雪白的毛发上梳理,“是啊,哥哥是对小幕最好的人呢。”
   “叮,颜绯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5.”
   院子里突然传来匆忙杂乱的脚步声,似乎是一堆伺候叶幕的仆从终于发现自己的“小主子”丢了,这才没了嗑瓜子的兴致,急急忙忙地找起来。
   颜绯托着叶幕坐在屋檐上,用法术隐了各自的身形,看着一府的人在他们脚下忙忙碌碌。似乎是觉得叶幕这样子实在太小,颜绯手指一动,叶幕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阵温热的包裹下渐渐开始抽长,手上的爪子也变成了人手的形状。
   不愧是大boss,动动手指就能让他重新化形。只是……化形之后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叶幕带着点不好的预感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摸到两只毛绒绒的兽耳,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却发现两条腿都软绵绵的根本没有丁点的力气。
   叶幕:……
   颜绯把瘫痪了的兽耳小少年按到腿上,双手从叶幕赤裸的后背环抱到胸前,他的眼神十足无辜,“哎呀,哥哥法力不够,只能先这样了。”
   叶幕没有说话,他暂时不想说话。
   颜绯自己做了坏事,反倒还理所当然地不满起来,一手掰过叶幕的脸,眼神幽怨,“小幕不理哥哥了吗?是不是嫌弃哥哥太没用了?”
   叶幕都快不认识“没用”两个字怎么写了,颜绯还在用充满控诉与受伤的眼神看着他,仿佛真是一个因为法力不足被弟弟嫌弃而伤心欲绝的哥哥。然而虽然伤心,他还是抱着一丝的希冀,深情而楚楚可怜地凝望着其实比他还可怜的狐狸弟弟。
   叶幕能说不想理他吗?当然不能。不过就这么被颜绯牵着鼻子走,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兽耳小少年哀伤地叹了口气,回身抱住装可怜的蠢哥哥,“哥哥不要难过了,幕幕看得好心疼。”
   颜绯连连点头,把叶幕抱得更紧了。可是叶幕却还没有说完,他睁着两只清澈透亮的眼睛,一脸的真诚,“虽然哥哥你有点没用,但是哥哥毕竟这么好看,幕幕是不会不理哥哥的。”
   颜绯的手顿时僵住,怀里的少年还是一派天真,眼里的喜爱也不是作假,可是他却觉得莫名有种憋屈的感觉。
   叶幕没理会郁闷的哥哥,他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目光。只见兽耳山很好奇似的盯着颜绯略敞的衣襟,他的第一反应似乎是想整个钻进去,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小狐狸了,于是很是苦恼了一会儿,双手抓着颜绯的衣襟,求助似的看向颜绯,“哥哥我进不去。”
   进去?颜绯灼热的指尖从叶幕的胸膛滑到腹部,停留在他腰窝之处,声音暧昧缠绵,“要进哪里去?”
   叶幕的身体极为敏感,被摸了两下就忍不住娇喘出来,撒娇一样蜷缩在颜绯怀里,害羞地说,“我想看哥哥的胸。”
   颜绯眸色渐沉,看着怀里尽管害羞却依然吵着要看他的小少年,嘴角缓缓勾起,色胆包天的小狐狸。
   颜绯将一只手垫在叶幕身下,一只手揽着叶幕猛得将他压在房檐上,出口吐气如兰,“幕幕想看?”
   叶幕没回答,却伸出舌头在颜绯的胸前舔了一口,似乎觉得滋味不错,还想继续往下。
   颜绯在头顶闷闷地笑起来,任由叶幕为所欲为,甚至还配合地发出几声销魂柔媚的呻吟。
   两只不知害羞为何物的狐狸精就光明正大地在人家的房顶开始上演活春宫,人来人往的人们却毫无察觉,只担心主人的小宠物到底去了哪里。
   过了一会儿,一位华服公子从外面步伐错乱地回来了。方才,慕容沉正在庄上查账,却突然被家里的小厮告知小狐狸丢了,心里突然就十分恐慌,就像是失去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似的。早上他不让小狐狸跟着出门是因为它太小,如果带出去,自己难免会有一时注意不到它。虽然小狐狸不会说话,可是他就是觉得小狐狸那时很难过,其实他也不好受,查账的时候也一直想着要早点回去陪它,再让府里大厨多烧点鱼汤。
   主人回来了,叶幕马上就感觉到了,瞬间从旖旎之中清醒过来,身上的妖孽可不管什么主人,仍旧不住地在叶幕身上四处点火,一点也没有身为人家哥哥的自觉,注意到叶幕不专心了,他还抱怨性地拍了叶幕的臀部一下。
   不是叶幕不想做,而是这么快就让这只妖孽得手了,以后攻略就没那么好办了。他知道天狐一族,说好听了是风流,说不好听了就是天生淫荡。上到狐王下到小狐狸精,全是没有节操的主。原本他这具身体还算正常,但在初次和慕容沉在梦中滚了一回之后,那点难得的羞耻心就完全被抛了个精光。
   刚才滚了那么久,颜绯虽然很兴致高昂,好感度却只增加了5点,他当然不可能让他得逞。
   叶幕虽然暂时不能控制自己化形,变为原型却是最省力的,所以一阵轻烟过后,颜绯身下诱人的兽耳少年就变为了一只小不伶仃的小狐狸,留下还正精神抖擞的他僵直在那里。
   颜绯拎起小狐狸,晃晃,“变回来。”
   小狐狸:“嗷嗷呜呜。”哥哥你的法力好差劲,幕幕一激动就变回原型了。
   颜绯:……
   小狐狸还在嘤嘤地哭唧唧,颜绯既然说了自己法力不好,现在也不能再施法把叶幕变回来,顿时十分憋屈。
   小狐狸以为哥哥又失落了,连忙抓起他的一根手指含在嘴里,酥酥麻麻的感觉传到颜绯脑中,几乎让他又忍不住了。
   可是……看了眼叶幕如今的模样,颜绯郁闷地躺下来,暗暗记下一笔,却没有抽出叶幕口中的手指,就让他那么含着。可是他想让叶幕含着,叶幕还不乐意了。
   屋檐下的慕容沉已经开始焦急地喊“小狐狸”,手上还拿着一只类似逗猫棒的东西,似乎是给他买的玩具。
   小狐狸耳朵抖了抖,马上见异思迁了。它放开颜绯的手指,眼看主人已经着急得团团转,迅速地和哥哥告了别,就纵身跳下了屋檐现出身形,嗷地一声叼住慕容沉的衣角。
   慕容沉已经把所有想要给小狐狸的惊喜都拿了出来,除了那只类似逗猫棒似的东西,还有一个毛线团,一个装着小球的木质三层转盘,一只拨浪鼓,甚至还有一串糖葫芦。
   这究竟是把他当猫养还是把他当孩子养。叶幕一点也不喜欢那些玩具,勉为其难地拨了两下就求抱抱。
   慕容沉看到小狐狸出现简直激动得手都不稳了,他小心翼翼地抱起狐狸小公举,一只手拿起拨浪鼓晃了晃,“小狐狸喜欢吗?”
   小狐狸叶幕觉得……好特么吵,一爪子就把小鼓给拍掉,总算耳根清净了。
   慕容沉顿时挫败了,又尝试地拿起其它玩具逗叶幕,却伤心地发现所有精心挑选的小玩具居然全都被自家狐狸小公举讨厌了。
   狐狸心好难懂。花花少爷慕容沉追女人无往不利,却在一只小狐狸面前败下阵来。他第一次花这么多心思,却连一咪咪的成果都没有,别提多失落了。
   小狐狸否决了所有对他来说幼稚得可笑的玩具,自己抱着小尾巴坐在一边蹭,理也不理旁边低落的蠢主人,好像还在为早上慕容沉出门不带它而生气。
   慕容沉更失落了,决定拿出杀手锏,“我让王师傅又做了新鲜的鱼汤哦。”
   叶幕懒懒瞥了表面上胸有成竹内心其实心惊胆战的慕容沉一眼,心里很鄙视,虽然很喜欢吃鱼,但是他难道会这么轻易地被一碗鱼汤收买吗?
   999:“???不会吗?”999看着高贵优雅状跳上慕容沉肩头眺望厨房方向的主人,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叶幕趴在慕容沉肩膀上打了个哈欠,享受地在慕容沉的抚摸下咪咪叫,“身为宠物要宽容,既然已经知道错了,他就不计较了。”
   999:“是,是这样吗?”999难得地开始思考起来,一眼看到慕容沉头顶的好感度的确上涨了10点,它将信将疑,也许主人真是有道理的……吧。
   慕容沉本来想带叶幕去大厅,叶幕却死死扒着他衣服不让他走,于是他只好在院中石椅上坐下,让下人把饭菜送了过来,当然,最先送的肯定是鱼汤。
   慕容沉端着装鱼汤的小碟子,故意把它端在叶幕刚好够不着的高度,一定要叶幕亲他一下才给吃。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叶幕淡淡看着慕容沉亮晶晶的桃花眼,眼里闪过一丝流光,人立起来抓住慕容沉的耳朵,在耳垂上舔了一口。他记得很清楚,这里是慕容沉的敏感点。
   明明只是轻飘飘的一舔,还是来自他养的小狐狸,慕容沉却觉得从心底骤然升起了一股难耐的酥麻,这种酥麻还伴随着一种莫名的熟悉,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看到主人的模样,小狐狸看上去似乎很得意,连狐狸眼都眯了起来。
   这时,一道冷飕飕的声音却从屋檐上传来,“小幕还真是处处留情啊。”
   颜绯此时正横卧在屋檐上,衣襟十分缭乱,从叶幕离开后他就没有自己再整理过,毫不在意地把大片细嫩的肌肤暴露在空中,墨黑青丝顺滑而下,与雪白的皮肤和血红的外衣形成鲜明对比。他一只手撑着额头,一只手光明正大地放在下身抚慰尚未满足的自己,眼里仍是水波流转,却不自觉带着一丝冷意。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咦?这样就很多情了吗?
   妖孽哥哥(冷飕飕):什么意思?
  
   第107章 鬼狐聊斋文
  
   不愧是狐狸精,这豪放胆大的模样颇得他的精髓,叶幕表示十分欣赏,再加上颜绯虽然目光不善,却依然口嫌体直地把好感度上升了十点,于是叶幕更欣赏他了。
   叶幕:“嗷呜呜。”哥哥不要难过,幕幕最喜欢的一直是哥哥。
   “哦?为……”颜绯突然顿住,想到叶幕看脸的属性,估计也回答不出什么好话,于是就闭了嘴,有点郁闷地跳下来,在慕容沉背后轻轻点了一下叶幕的鼻子,“小色狐狸。”
   估计是看时间不早,颜绯也要回去了,他看着犹自喝鱼汤喝得正欢的小狐狸,问道,“小幕要和哥哥走吗?”
   叶幕当然不能走,理所当然道,“我还不能走,哥哥都不能帮我化形,我得在主人身边多待一会儿。”
   颜绯噎了噎,看了一眼在旁边陷入人生终极思考的慕容沉,垂死挣扎,“哥哥阳气也很盛呢。”
   你那是魔气!是有毒的好吗?叶幕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是不同意离开。颜绯被这么直接坦率地拒绝了,霎时很受伤,就连离开时眼神也哀哀戚戚的,好像叶幕对他做了什么负心薄幸的事情。
   叶幕感慨颜绯演技也是影帝级别的,然后安然在慕容沉家中住了下来。似乎是因为那次的一舔让慕容沉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当天晚上,慕容沉就让人把叶幕的小屋放到了外间,不管叶幕怎么撒娇撒泼发小脾气,都没能使慕容沉动摇。
   撒泼撒娇发完小脾气的叶幕回到小窝里慢悠悠剃了会儿牙,玩了会儿新买的三层毛球小滑梯,然后在时间到了的时候继续潜入慕容沉的梦中。这次,叶幕用的是兽耳play,还贴心地特意留了一点时间让慕容沉看清了自己的脸。
   第二日清早起来的慕容沉看着下身的黏腻,故作镇定地让人收拾了,心中那股莫名的渴求却越来越深,更要命的是,每当他看到小狐狸晃动的小耳朵,他的这种渴望就会更加强烈。慕容沉很震惊,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觉得小狐狸的耳朵和梦中的少年是那么的相似。
   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他竟然禽兽到对着一只不满他一拳大小的小狐狸起了色心,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梦见那种旖旎的场景?
   处在挣扎之中的慕容沉刚想着要不要为了小狐狸的兽身安全着想,就让小狐狸另外住,转眼就看到明明与他最为亲近的小狐狸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小丫头们混在了一起,而且还玩得不亦乐乎。
   慕容沉顿时就不乐意了,什么渴望不安禽兽心都放在了一边,直接就过去把小狐狸倒提起来。小狐狸比他更不乐意,似乎是万分舍不得漂亮姐姐,居然第一次冲他凶凶地嗷嗷叫起来。
   小狐狸凶起来的模样顿时把慕容沉萌到了,心都差点化成一滩水,可是他突然想到这是小狐狸为了别人冲他发的脾气,于是就故作强硬地冷下脸来,嘴里威胁道,“再不听话以后就不给你喝鱼汤了。”
   这一招果然十分有用,小狐狸霎时就被镇住了,委委屈屈地犹豫了一会儿,在美人与美食之间挣扎,迟迟做不了决定。
   慕容沉冷笑一声,把纠结的小狐狸放到桌子上,让人端了一碗鱼汤过来,熟练细心地盛好一小碟,极其缓慢地将它挪到小狐狸面前晃了晃。小狐狸马上就按捺不住地抽了抽小鼻子,不自觉地随着鱼汤左抓又抓,乌溜溜的小眼睛里满是渴望。
   慕容沉忍着萌出血的心,突然就冷酷无情地把鱼汤收了回来,然后在小狐狸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把这碟连他牙缝都不够填的鱼汤喝了进去,津津有味地砸吧了一下,最后再把空碟子放到小狐狸面前,示意:再和别的小丫头玩闹以后就只能看着主人喝鱼汤。
   小狐狸还不能相信主人居然真的擅自动用了他专属的鱼碗,还喝光了本属于它一只狐的美味鱼汤,它先是伸出舌头在空碟子上舔了舔,发现没有舔到以往的美味。它呜呜叫了一下,不能接受地一爪子把碟子打翻,然后趴到底下拨弄,最后发现真的连一滴都没有了!
   小狐狸接受不了这个巨大沉重的打击,整只狐狸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下来。它好像是觉得以后它的小碗里再也不会有鱼汤了,顿时委屈地呜呜哭起来,好像被克扣了伙食的寄养小媳妇。
   “叮,慕容沉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70.”
   999: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