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2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2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0:41下载: TXT全本下载

主大人的品种都不认识!”
   叶幕没理会义愤填膺的999,只漫不经心地舔着自己的爪子,上面留着慕容沉的气息,他只舔了几口,就觉得自己瞬间没有那么饿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采阳补阴?
   慕容沉没有对柔儿解释叶幕的品种问题,但是却将信将疑地夹了一小碟鱼肉,再度推到在他眼里饿到已经开始舔自己爪子的小狐狸跟前。
   慕容沉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按理说,狐狸应该是不吃鱼的吧。可是没想到,小狐狸在看到鱼肉的一瞬间立马就变得精神焕发,也不舔爪子了,扒着小碗就开始细细啃鱼肉。
   原来是只爱吃鱼的小狐狸。慕容沉若有所思,旁边被999嫌弃的小柔美人咯咯笑起来,柔若无骨地靠近慕容沉怀里,娇笑着要奖励。
   美人在怀的慕容沉又变成了江州城的浪荡贵公子,漂亮且富贵的桃花眼里满含戏谑,抬手解下美人的发簪,泼墨一般的长发顿时倾泻下来。慕容沉撩起一缕,暧昧地问,“柔儿想要什么奖励?”
   叶幕淡定地在999紧张的催促声中吃完了鱼肉,还偷偷趁人不注意抿了一口酒,然后才继续淡定地踱到纠缠不清的两人中间,咪咪叫了一声,却没有理会他的新主人,而是欢快地跳到衣衫半解的美人身上,好像很喜欢似的在她脸上舔了一口。
   慕容沉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死死看着柔儿被叶幕舔过的地方。小狐狸都没有亲过他的脸。
   慕容沉阴沉着脸想把叶幕摘下来,可酒足饭饱的叶幕此时精力爆棚,马上就灵巧地躲开了,快速绕到美人脖子后面,然后,慕容沉就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小狐狸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又舔了别人一口。
   柔儿本来为小狐狸终于肯亲近她感到开心,但是一看到慕容沉的脸色,她顿时发了个抖,慕容沉现在的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往常他总是笑眯眯的,就像根本没有脾气一样,对她也百依百顺的。小狐狸似乎也知道她的害怕,安慰性地蹭了蹭她,然后慕容沉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慕容沉知道小狐狸懂人话,朝它伸出手,眼里没有半点笑意,“回来。”
   叶幕只是为了刺激他一下,所以也没什么抗拒,直接就从美人身上溜下来,但是一时不慎高估了自己,顿时四脚朝天地掉进了慕容沉手心里。
   慕容沉的脸色这才好转,却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兴致,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水榭。
   晚间的时候,下人带来了买给叶幕的小窝,按照吩咐放在了慕容沉屋内。
   晚饭之后,慕容沉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这只小狐狸影响了这么多,不由得心思有些恍惚。
   夜雨打梧桐,在窗外发出滴滴答答的响。慕容沉辗转了很久才渐渐睡去,可就算睡去了,他的梦也仍旧不安稳。
   朦朦胧胧之间,他感觉有什么温热的小身躯躲进了他的怀里,紧接着,一阵湿润的痒意就从他的胸口开始缓缓下滑。
   999蹲在床头,疑惑地看着宿主大人从慕容沉睡着开始就偷偷摸摸跳到人家床上,探头探脑地开始往里钻,纯洁的眼睛眨啊眨。
   黑灯瞎火掩饰了叶幕出自本能的处男狐狸羞耻心,他发现慕容沉的阳气能使他迅速恢复修为,仅仅是白天那一点点的阳气,他都已经能够从奄奄一息变得生龙活虎。
   叶幕不想一直用这么小的身体,行动受限不说,似乎智商也因为脑容量的原因下降了。他现在一想起自己白天自己的举动就忍不住有种马上挖地洞把自己藏起来的冲动。
   成年男性的躯体散发出阵阵让叶幕觉得温暖的热气,一钻进被子,叶幕就有种想要不断接近的冲动,甚至连脑袋都有点被这强烈的气息冲得眩晕,叫嚣着想要更多,更多。
   本来,叶幕是想着只要睡在慕容沉怀里就够了,采补这种活,一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道的事情,采多必定伤身。他只需要一天天在慕容沉身边滋补着,用不了多久,他也能恢复修为重新化形。
   可是,在叶幕接近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控制心中那份似乎被瞬间唤醒的渴望。这种渴望仿佛源自于天狐族的本能,让他无从抗拒,更无法抗拒。从前未开荤时还好,现在他被这浓厚的阳气一刺激,那种本能的欲望竟像决了堤似的再也没法控制。
   隔着一层亵衣让叶幕很不舒服,于是它伸出小爪子,缓缓撩开了面前的衣襟。愈加浓郁的阳气比白天的鸡汤更诱人,叶幕忍不住伸出舌头,在那赤裸的胸膛上舔了一口,然后继续往下。
   常说狐狸精惑人,并不止是因为狐狸化形个个貌美,更是因为狐狸一族一旦情动,他们散发出的气息也具有非常好的催情助兴效果。所以尽管慕容沉还在沉睡,他的身体也仍旧开始渐渐发烫,而不自知的小狐狸还在继续动作。
   睡梦之中,慕容沉恍然觉得自己来到了一处仙境,在烟雾缭绕间,他迷迷蒙蒙不知自己要前往何方,也看不清前方究竟是什么景物,但他的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走下去,有人在等他。
   他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发烫,就像是从心底燃烧起了一把未名火,无法掩灭,无法纾解,直逼得人几欲发狂。
   在他躁动不安的时候,一双手突然从后面环抱住了他。
   这么诡异光怪的情形,若是在现实之中,慕容沉必定会心生警惕。可在这个绮幻中带着迷离的梦境里,他不仅不觉得恐惧,反而在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兴奋。
   这双不知名的手带着丝丝凉意,慢慢挑开他松垮的衣襟。他努力地想睁开眼,却只能看到一个妖娆的身体攀附在他身上,他却怎么也看不清梦中人真正的模样。
  
   第104章 鬼狐聊斋文
  
   是谁?是人?还是妖?慕容沉不知道,强忍着挤出最后一丝理智,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口。
   随着他的疑问,身上的人影也发出一声取笑似的的轻笑,这笑声十分好听,清清脆脆如初长成的少年,带着股稚气与随性,直听得人心尖发颤。
   迷梦中无法窥见真容的少年挂在他身上,温热的鼻息伴随撩人的嗓音凑近,“慕容哥哥觉得,我是人还是妖?”
   人哪有这样勾人的本事。虽然匪夷所思,可慕容沉心中也隐约有了答案,这估计是山间哪里跑出的小妖,却不知为何找上了他。
   如果是一般人,陷入诡异的梦境中又被妖孽缠身,估计早就冷汗直冒了,虽然慕容沉胆识远超一般人,却也忍不住心生警惕。身上的小妖却对他的沉默不满,还指责他不回应他。
   一只会指责人的小妖,慕容沉感到有些好笑,可少年指责的声音真真切切,细细听上去还有些委屈,竟让他忍不住心生怜惜,双手也不受控制地环抱住了身上的人。
   少年又笑了一声,他似乎尤其爱笑,且笑得极为动听,即使是看不见真容,也依然让人觉得一股愉悦从心底升起。少年一面笑,一面却突然把他往地上一推。
   鉴于少年形象的欺骗性,慕容沉方才也不由自主放松了警惕,所以一时不察,竟被推了个正着。可虽然被推倒了,他预想中的疼痛或是危机却没有到来,反而感到身下绵绵软软的好似落在了云上。他这才想起,这是他的梦境,既是在梦境之中,又怎么会感觉到疼痛。
   少年倾身下来,下身与他紧紧相贴,停在他咫尺之处。少年没有说话,慕容沉却觉得妖精一样的少年一直在注视着他,用一种难以言喻的,带着垂涎与欢喜的目光。
   慕容沉比少年更沉不住气,正想说点什么,少年却又抢先一步开口了。他的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敞开的衣襟,语调懒懒的带着几分撒娇之意,“早间还把我揽在怀中,如今见了面,反倒却不理人了。”
   少年勾人的声音撩拨着他每一寸的呼吸,湿热的鼻息喷得他的嘴唇发麻,“我要惩罚慕容哥哥。”
   少年的话音刚落,慕容沉就感觉自己的手脚突然被什么东西缠住,这东西软绵绵的,却怎么也无法挣脱。少年看到他挣扎不能的样子似乎十分得意,伸出手指挑逗地探了探他的胸前。
   少年的身体是温热的,他的指尖却尤其的冷,冰冷的指尖带着略微尖细的指甲滑过他的胸膛,给他带来一阵阵欲说不能的战栗,但他的手脚却皆被缚住,好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反抗不能。
   似乎是品估完了猎物的价值,紧接着,一条滑腻湿润的唇舌轻轻卷住了他的胸口,然后顺着刚才手指滑过的路线一点点往下舔舐。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慕容沉感到心惊,然而在心惊之下,在这种绮丽诡异的环境中,身上妖精情色暧昧的动作又让他忍不住沉迷,不由自主地就沦陷在少年编制的陷阱之中。
   注意到身下人的呼吸越来越重,少年似乎更得意了,往下一滑到慕容沉的腰侧,低头含住了他挺立的地方。
   慕容沉的手骤然收紧,灭顶的快感从少年口中冲到他的脑海,使他的头皮一阵发麻。而少年一面在不住吞吐,一面还手脚不停地撩拨着他,慕容沉整个人如同置身在云端之中,再也想不起对少年的警惕,再也没法追究他有什么目的,只想与他一起在欲海沉沦。
   慕容沉想拥抱少年,却被手脚上的束缚缠住,一点动弹不得,“放开……”
   少年抬起头,嘴里的东西也随之滑出。慕容沉这时候竟能看到这妖精的嘴唇了。那两片嫣红的唇瓣娇嫩如花瓣,上面沾着点点白沫,妖精伸出舌头,用粉红色的舌尖在唇上一卷,然后那些白沫就消失得一干二净,慕容沉所看到的两片唇瓣则变得愈加湿润诱人。少年的声音魅惑而可恶,他说,“不放。”
   说完以后,少年埋头继续动作,慕容沉好不容易回复的理智又逐渐抽离,难耐的焦灼与让人窒息的快感相交错,等到结束的时候,慕容沉已经几乎不知今夕何夕。
   心满意足的少年趴在他身上,周边的迷雾开始渐渐散去。在仅剩一层薄纱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对圆润如同墨水珠一般的眼眸,这明明应该如同狐狸一般勾人的少年,却有着一双如此清澈透亮的眼睛。
   他还来不及细看,面前的少年就和迷雾一同消散,只留下那双亮得出奇的眼睛留在他的心底,久久不散。
   ·
   清晨,身穿红缎的小丫头端着盘子走进屋里,想给公子的新宠添些早上的吃食。她远远看过这只小猫儿,浑身白绒绒的一团,可是可爱的紧,她还想着送食的时候定要顺带逗弄两把。可是打开了叶幕的小屋,小丫头却发现里面竟是空空如也,不由得惊叫出声,然后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不安地看向床榻之上。
   俊美的年轻公子墨发披散,衣襟大敞地侧靠着,他的眼皮微微动了动,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似乎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眼中犹带着几丝梦中的迷茫。小丫头委委屈屈地走过来,“公子,小猫不见了。”
   慕容沉这才清醒过来,正想前去看看,怀中鼓起的一小团突然动了动。然后,一只拳头大小不到的小毛团就从他怀里钻出来,毛团用小爪子揉了揉眼睛,蹲在一边慢悠悠地梳理自己雪白光亮的毛发。
   一晚过去,小狐狸似乎又精神了不少。慕容沉让依依不舍的小丫头下去了,小狐狸见没了生人,于是咬了咬他的衣摆,嗷嗷叫了一声,似乎是饿了。
   忙活了一晚上,叶幕的确是饿了。
   慕容沉佯装不知,弯着手指逗它下巴,想引诱小狐狸多叫几声。
   叶幕觉得慕容沉这个样子很不好,好像把他当成了没有智商的小宠物似的,心里很想有骨气地甩脸,可狐狸的本能却十分享受这种爱抚,叶幕挣扎良久,最后还是可耻地屈服了。
   可恶,实在是太舒服了啊!叶幕闷闷不乐地叫出声,圆润的小眼睛眯起来,嗷嗷叫得要多享受有多享受,连两只耳朵都舒服得抖动。
   999:“宿主大人你好萌啊,敲可爱~”
   叶幕悚然一惊,居然被萌物夸萌,他居然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意识到这一点,叶幕就再也没法心安理得地享受下去了,悲愤地用爪子拍了好几下慕容沉可恶的手指,总算成功地让慕容沉收回了手。
   叶幕:“嗷嗷嗷~”愚蠢的人类,还不快给本狐狸准备早饭。
   慕容沉看小狐狸是急了,于是也不再逗它,兢兢业业地把旁边给小狐狸准备的早饭端过来,是一碗小鱼汤。
   叶幕监视着慕容沉把东西放好,然后就甩着尾巴跳上去,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唔,没有枸杞,喜欢~
   小狐狸已经开始津津有味地喝鱼汤,慕容沉却忍不住想到了昨晚的梦境,那种销魂噬骨的感觉,他至今还有些回味。那个少年,假若真是只妖精,必定也是只魅惑众生的狐狸精。
   他刚收养了小狐狸,晚上就做了那样的梦,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关联……慕容沉看着那只一边吃还一边满足地咪咪叫的小东西,失笑摇头,觉得自己是想太多了,或许那只是个单纯的梦罢。
   虽然这么想,慕容沉还是充满爱怜地看着叶幕,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期待。这鱼汤是他专门买了天香楼的厨师做的,因为知道小狐狸爱吃鱼,而天香楼的大厨做鱼手艺正是江州一绝。
   小狐狸吃东西的时候非常全神贯注,所以根本没注意旁边主人的目光已经跟随了它许久,而且眼神还从满满期待的求夸奖一点点变得可怜兮兮的。
   叶幕喝完了鱼汤才注意到旁边一脸哀怨的慕容沉,他无比落寞地支着额头,看上去十分楚楚可怜。
   刷好感需要随时注意对象的心情。于是叶幕歪着头叫了一声,慕容沉马上从无尽的落寞中回过神来。只见小狐狸弹跳着跃进他另一只平摊着的手上,艰难地手脚并用抱起他的一根手指,用刚舔过鱼汤的舌头在上面舔了一口。
   看你这么可怜,朕就勉强恩赐你一舔。
   慕容沉怔了怔,然后笑出来,桃花目中一派温柔的宠溺。
   “叮,慕容沉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50。”
   ·
   早饭之后,慕容沉前去庄子里查看账务,叶幕想跟,慕容沉却不许,不仅不许,临走前叮嘱丫头看好叶幕,不要让它乱跑。叶幕撇撇嘴,表面上乖乖地趴在它的小屋里,然后在慕容沉前脚刚离开的时候,就飞快地从屋子里溜了出去,不带他走,他就悄悄跟上去。
   可叶幕没想到,慕容沉的院子对他来说却太大了,等它好不容易从错综复杂的花草假山中转出来,慕容沉早就不知去向了。
   长街上人来人往,叶幕躲在小角落里,扬起自己的小爪子对着阳光看了看,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这么渺小的他还是安分点,等慕容沉自己回来吧。
   叶幕于是决定回去。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只凭空伸出的手突然勾住了他的后脖子,轻而易举地把他拎了起来。
   一下子上升到几乎万米高空一样的高度,叶幕顿时慌了,爪子在空中手忙脚乱地扑腾。
   但它没有扑腾多久,就被放在了房檐之上。被放下之后,叶幕一眼就看到了一片轻薄的红。
   这片红来自房檐上横卧着的一只妖孽。妖孽身上搭着件红色的外衣,衣襟微敞,露出里面白雪凝脂一般的肌肤,还有大喇喇地露在外面的半截锁骨。他侧躺着身子,用一只素手撑着额头,姿态悠闲慵懒,又带着股靡靡之意,好像这里不是屋檐,而是他家的寝榻。
   房檐上的妖孽半眯着一双狭长凤目,赤红色的瞳孔本带着丝丝漫不经心,转眼却变为挑逗暧昧的迷离,他青葱的玉手轻轻抬起一只,指尖发出一阵幽幽的红光,叶幕就被重新晃倒了半空中。
   妖孽歪着头看着半空中的小狐狸,饱满的朱唇轻启,“我可怜的弟弟,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第105章 鬼狐聊斋文
  
   “检测到可攻略对象二号,颜绯,当前好感度-5.”
   这么亲昵地叫弟弟,好感度却是负数,叶幕心生警惕,感觉来者不善。由于变成了一只狐狸,所以除了刚穿过来的时候,叶幕并没有刻意回想过原主的记忆,可现在,不回想的话,总觉得很可能会被面前这只笑得妖娆的妖孽吃掉。
   可是开始搜寻记忆之后,叶幕反倒更惊讶了,因为即使找遍原主所有的记忆,叶幕也没有看到多少关于颜绯的内容。唯一含有关联的只有在原主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天狐王怒气冲冲地从外面回来,连衣服都不知道被什么烧焦了一半,嘴里一直大骂着逆子。那时原主正躲在廊柱后面,本来他想和天庭回来的父亲讨点好吃的,但是一看父亲这么暴跳如雷,马上就很怂地躲了起来。
   天狐王脾气是出了名的好,虽然作为一只老狐狸精,他年轻时也是花名在外,但是花心与脾气没有关系,几千年来,天狐王几乎没有真的和谁动过气。不生气的人一旦发怒,都是特别可怕的。所以连狐族夫人,也就是原主的母亲都在一边不敢说话,更别说那时小菜芽一样的原主了。这件事的记忆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有些模糊,但是原主却从来没有忘过,所以这时候才会被叶幕翻了出来。
   原主的记忆指望不上,叶幕只好又花精力去搜寻原书的剧情。不搜不知道,一搜他才发现,这个好感度为负的哥哥大人可不是简单的危险任务,他竟然还是本书最大的boss!就连男主之所以会家破人亡,也是因为他。
   那时,颜绯不知为何看上了男主家的一件什么东西,于是就想拿过来。如果是一般情况,有妖族惦记上了凡人的宝贝,三种妖有三种不同的做法:有道义又正直的妖会化身云游道人,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换到想要的东西;有道义又略淫荡的妖会化身美女或美男,春风一度之后顺走要拿的东西作补偿;没道义又不爱男女之事的妖则直接做强盗,看上什么拿了就走,其余什么都不留。
   但是不管如何,没有妖会这么轻易地伤人性命,他们每过五百年就要渡一次天劫,渡得过去就再得五百年之寿,若是渡不过去,轻则打回原型,重则灰飞烟灭。天劫的强度取决于妖精身上功德与罪孽的轻重,而无故杀人正是最损功德的一件事。但是这位妖孽boss哥哥却压根不管这些,每次看上有主的东西,都是简单粗暴地一把火解决,等“有主”变为无主,他再怡怡然把东西正大光明地拿走。
   但是都说每一位boss都会有一个悲惨的童年,这位boss哥哥也不例外。他的确也是天狐王的亲生子,却并不是像叶幕这样被承认的天狐王嫡子。天狐王少年时和所有的狐族一样,都是天生风流的主。虽然为了保持天狐血统的纯正,族内明确规定每一任族长都不能与外族通婚,但不通婚只代表他最后娶的妻子必定是自己的族人,情人嘛,却是多多益善的。
   天狐族无论男女都各个貌美,更别说是身为天狐王的叶玖了。叶玖长相风流俊逸,又颇具浪漫情调,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往往几句话就能把不懂事的小姑娘哄得晕头转向,从此心甘情愿和他芙蓉帐暖。那些被他哄骗的小姑娘里,就有颜绯的娘,火凤一族的小公主。
   小公主长相艳绝,又兼之年纪最小,所以在族中一直都备受宠爱,性子也颇为骄纵泼辣。但是烈女怕缠郎,叶玖那时也是喜欢她喜欢得紧,各种追求的手段是层出不穷,小公主虽然倔强,却也不得不沦陷进去,成了叶玖广大后宫中的一员,可笑的是,那时,她却以为她是他的唯一。
   后来的事情很好猜,追到手之后,叶玖自然按照惯例与她温存了数月。在那几月之间,小公主是越陷越深,叶玖却渐渐有些腻了,甚至已经开始四处寻访新的美人。
   过了不久,天狐族中突然出了点问题,需要叶玖马上继任新的天狐王,并且迎娶族中长老的女儿作妻子。叶玖早知道这一天,也明白他肩上的责任,所以很坦然地就接受了,当即抛下所有的情人回家成婚,而那时的小公主却已经怀了颜绯了。
   火凤族怀孕本就困难重重,即使怀上了,要生下也不太容易。小公主把一切艰难都瞒了下来,她坚信叶玖也深爱着她,所以不想让他担心,却很期待告诉叶玖这个好消息。可万万没想到,她没等来叶玖,却等来了天狐族送来的新婚请柬,新郎官正是那日日与他甜言蜜语的好情郎。
   急火攻心的小公主不相信,拼着虚弱的身子想上门问清楚,却被自己的父亲拦住。火凤王早就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与叶玖在一起,可深陷情网的少女怎么听得进外人的劝告,一听父亲不仅不许她和心上人在一起,还处处贬低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