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1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1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39:33下载: TXT全本下载

身躯,不记得自己在看到叶幕没有生气的脸庞时候是怎样绝望到几乎没有回到岸上的勇气。
   在手术室外的时候,他怔怔地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掌,仍旧不能相信这是叶幕的血。其实一开始,匆匆赶来的医生就已经摇头说没救了,可是他不愿意相信,他怎么能相信,昨天还对他那么笑着的小狐狸,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医生最终也只是取出了叶幕心脏处的子弹,没法救回已经被死神带走的他的生命。医生摇着头叹息,说子弹险险卡在心脏的一个关键位置,如果一开始就送到医院,也许还是有救的,只是这孩子却在中弹的情况下还不停地奔波动作,所以最后,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无法抢救,这孩子为什么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呢?
   为什么呢?医生不知道,弗朗西斯却知道,因为他要救他的搭档啊,因为知道他就在背后紧追不舍,因为知道,只要一旦被追上,他是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搭档的,毕竟连那颗要命的子弹,原本要的都是他那位搭档的命。
   世界上为什么没有后悔药?在之后的每一天,弗朗西斯都这么想着。如果重来一次,我不会再关着你了,也不会再逼着你了。他早该知道的,他的小狐狸其实是一只锁不住的飞鸟,再精致的笼子也关不住他,甚至是以爱为名,用真心铸就的牢笼,终究也是牢笼,他还是会逃走,还是会离开,不管离开后是海阔天空,或是粉身碎骨。
   这一次,他就离开了,然后摔得粉身碎骨,决绝狠心地留下他一个人。如果有下一次,他一定会站在原地等他,只有在他走得太远的时候,才继续慢慢追上去。也许有一天,当叶幕累了,他就会发现他一直在他身后,等着他回来,他会知道,他想给他的从来不是满是束缚的监狱,而是一个真正的家。
   东方人讲究入土为安,于是,他就把叶幕葬在了那片彩虹花田里,他花了很长时间为爱人种起来的花田,最后却成了爱人永远的长眠地。这真像是个巨大的讽刺,可他却只感觉到心脏痛得麻木。
   有一天,一个仆人突然战战兢兢地说,花田在昨夜被人翻了,叶幕的骨灰盒也被人偷走了。他怒气冲冲地赶到那里,却发现了上面留下的一张写着“B&W”的卡片,是叶幕的那个搭档。
   手下的人说已经查到小偷现在正处于贫民窟一带,并请示他要不要去把他抓回来。
   贫民窟?弗朗西斯想起来了,叶幕就是在贫民窟从小长大的,那里,才是他真正的家吧。要抓回来吗?弗朗西斯想到叶幕一次次的逃离,还是……算了吧。他的小狐狸并不喜欢这里,其实他也不是很喜欢。生前,他就想着要离开,现在,他应该也更想要回到他真正的家吧。
   弗朗西斯忽视心口空落落的感觉,抚摸着墓碑上他偷拍到的唯一一张属于叶幕的照片,想着也许叶幕的搭档已经带着他的骨灰回到他们出生的地方,喃喃自语,“回家了,小幕现在开心了吗?”
  
   第102章 鬼狐聊斋文
  
   碧空如洗,烈阳高挂。重重花树掩映着枝枝蔓蔓间绿白交错的衣衫流动,脚步声渐近,一对男女从花树后转出来,相携走近。
   男子大概二十六七,身量高挑,满头的墨黑长发用玉冠束起,一身锦衣华服,正一面缓缓踱步,一面含笑逗弄怀里的美人,眉目之间尽是风流姿态。
   两人走到一处新栽的含笑花旁,美人眼尖,突然发现在层层花枝底下竟躲着一只小小的毛团,不由惊叫了一声,“那是什么?”
   绿衣美人怯怯地缩在华服公子怀里,眼睛却不住往花丛里瞅,似是十分好奇。
   华服公子此时也注意到了花丛中躲着的小东西,蹲下身查看,“嗯?这里有一只……小猫?”
   叶幕迷迷糊糊地抬起一只眼皮,一眼就看到了面前放大了无数倍的人脸,动物的本能顿时让他受了一大惊,下意识地想要远远躲开,却因为身体的虚弱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委委屈屈地发出几声断断续续的“嗷嗷”。
   华服公子看了一会儿,花枝底下的小毛团大概只有他的拳头大小,绒绒的毛发几乎覆盖了全身,只露出两只乌黑发亮的小眼睛。小眼睛没精打采地半眯着,好似十分虚弱。华服公子被那双眼睛看得心里一软,于是拨开枝桠,把里面蜷缩着的小东西抱了出来。
   抱出来后,华服公子才发现,小东西方才被花枝挡住的一部分毛发居然是卷曲的,颜色也有些泛黄,好像被什么烧焦了似的。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在看它烧焦的部位,小东西尾部动了动,从底下颤颤甩出一根毛绒尾巴的形状,然后缓缓将它覆盖在了烧焦的地方,忙活完这一切,它才又脱力地趴倒在他的手心。
   看到那根尾巴,华服公子才恍然悟出,这或许不是猫,反而可能是只山间跑出的小狐狸。公子觉得方才小狐狸的动作颇为有趣,忍不住伸手在它肚皮底下挠了挠。这个动作顿时让手心的小东西颤了颤,乌黑的小眼睛可怜巴巴地看过来,里面委屈地弥漫这一点湿湿的水汽。
   这幅模样顿时也引起了旁边美人的注意,白皙纤长的玉手在毛团上跃跃欲试,似乎也想抱到怀里逗一逗。
   叶幕被那只涂满丹寇的手吓坏了,是攻略对象也就算了,捏弄两下好歹涨了点好感,不是攻略对象再来几下,他可吃不消。叶幕依稀记得,他穿越来的身体是只小天狐,身份也不一般,是昆仑山天狐族族长之子,未列仙班,几年前才堪堪能够化形,化形以后,就只身跑到了人间游历。
   好不容易能够化形,小狐狸是很开心的,马上就不顾父亲的阻拦偷偷下了山。下山以后,由于天狐族的血脉,人间行走的小妖们基本没有敢惹他的,所以小狐狸在人间过得那是一个逍遥快活。可惜好景不长,或许是他过得实在太逍遥,所以不久就被一个小道士盯上了。
   这个小道士,就是叶幕穿越的这篇文的主角,名叫公仪君。公仪君小时候全家都为一名妖狐所害,所以从小就对妖物深恶痛绝。在路边行乞的时候,公仪君被一名远游道人看中并收为了关门弟子,从此开始学习道术。自学成开始,公仪君就立志要斩杀世间所有妖物,尤其是对狐妖,更是绝不姑息。
   小狐狸被公仪君抓到的时候正在酒馆和新认识的美人调笑,旁人不知道,只以为这是个俊美的富家小公子,公仪君却一眼就看出了他身上重重的妖气,当即就提剑刺来,想要了他的命。
   小狐狸也不是吃干饭的,一看事情不对就甩下美人逃了,公仪君则在身后穷追不舍。屋漏偏逢连夜雨,小狐狸被公仪君追了几个山头,逃跑途中慌忙不知又触动了什么阵法,竟然提前引来了天劫。毫无防备之下,小狐狸凭借天狐自身的灵敏躲过了第一道天雷,然后被第二道天雷劈了个外焦里嫩,正怔怔然间,猝不及防第三道天雷又到了。这下天雷之下,小狐狸几百年的修行全都化成了灰,直接就被打回了原型,奄奄一息半死不活。
   在原文中,因为被天雷劈得修为尽失又无人救治,当天狐王最终找到小狐狸的时候,小狐狸的魂魄都已经消散了,只剩下可怜巴巴的一个毛团子,把天狐王看得老泪纵横。虽然原主修为差了点,几百年了才能初次化形,可那也是天狐王盼了一千年才盼来的亲儿子,从小都是在手心里捧着的,就算原主天性懒惰,修行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他也从来都不舍得苛责半句。
   天狐族中,化形以后再过百年才能算成年,所以,原主死的时候,甚至连成年都不到。这让身为父亲的天狐王怎么能不伤心,当即就下令通缉害了他儿子的公仪君。
   整篇文就是从天狐王下令追杀公仪君开始的,而原主只是一个存在于前情提要里的小炮灰。
   来不及回忆更多的剧情,女人的手已经越来越近,叶幕万分珍惜这点来之不易的生命,心想虽然被雷劈了,但是他的原型既然是天狐,好歹也是萌萌哒的,于是决定卖萌。叶幕第一步先死死抱住底下的手指,然后浑身都开始瑟瑟发抖,充分让这位新世界的攻略对象感受到他的恐惧与慌张,紧接着歪过脑袋看向主人,惊恐又可怜地拼命眨眼睛,嘴里也不住地发出“咪咪咪”的叫声。
   慕容沉看着手心里突然间变得活灵活现的小东西,轻薄的嘴唇忍不住弯了弯,他把手缩了回来,本来打算好好亲近小狐狸一把的美人顿时扑了个空。眼看慕容沉好像宝贝似的把小狐狸揽到怀里,竟是不让她碰了。
   慕容沉一向风流成性,又兼之有风流的资本,容貌出众,家底殷实,所以院子里的美人早已经堆了好几堆。这位美人是慕容沉最近才新收的,正是受宠的时候,平日里慕容沉对她也是百依百顺的。可这次,慕容沉却连这只路边捡来的小毛团都不让她碰,美人顿时就有些委屈,咬着下唇不说话,很是有些不满。
   慕容沉一手捧着叶幕小毛团,一手却挑起美人的下巴,风流桃花目里一片戏谑的调笑,“我是怕柔儿到时候弄脏了新买的绿罗裙,到时候就又要哭了,那可让我多心疼。”
   名叫柔儿的美人听到慕容沉的安慰顿时笑起来,盈盈水眸娇嗔着瞥了慕容沉一眼,正想顺势讨要点什么,叶幕牌电灯泡就又叫起来。
   听到小毛团的叫声,慕容沉放开美人,叫来小厮送她回去。柔儿还想说什么,慕容沉却笑着说道,“流朱阁的新样已经送到水榭。”
   柔儿顿时展颜。
   危机解除,叶幕顿时重新瘫倒,连头顶的抚摸也顾不上回应,蔫蔫地垂着脑袋,他好饿……既然有30的好感度,那么就请新上任的饲主大人快点准备点食物吧。
   可惜饲主大人听不懂叶幕的心理活动,他此时正斜倚着竹榻,一只手拖着小狐狸,一只手时不时挠挠叶幕的小耳朵,一脸的有趣新奇。
   叶幕明白他的内心,估计是把他当成小玩具了吧。如果是一般情况下,他也很乐意陪陪攻略对象玩一下主仆play,可是他现在很饿啊!
   999刚醒来,蹲在宿主大人旁边,惊讶地发现宿主大人竟然和自己成了同一物种,于是很开心地蹭了蹭旁边比他小了一圈的小团子。当叶幕还是叶幕的时候,999这个动作叫做蹭,可是现在,叶幕也成了个毛团,而且还是个毛团中的小不点,999这么一蹭的分量就和泰山压顶似的,叶幕差点就被直接蹭飞了出去。
   在悲剧发生之前,叶幕连忙紧紧抓住了底下慕容沉的手指,这才避免了身受重伤又要高空坠落的厄运。除了叶幕,在一般情况下,别人都是看不到999的,所以如果叶幕突然就凭空翻滚出去,说不准还会吓到这个攻略对象,好险。
   叶幕叹了口气,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999还在朝他亮晶晶地眨眼,看上去就像一块巨大松软的棉花糖,于是……叶幕更饿了。
   想让慕容沉自己意识到新的宠物是需要喂养的估计不太可能了,于是叶幕决定自力更生。他知道,作为小天狐一只,他的外表是非常萌萌哒的,这样的外表,用来卖萌必定效果奇好。
   慕容沉正饶有兴致地逗弄掌心的小东西,这只小东西似乎特别有灵性。虽说狐狸总是比一般的动物更聪明些,但是他总觉得,这只似乎灵气得有些过分了,而且,还和他特别投缘。一开始,当它瑟瑟发抖地躲在花丛底下的时候,那小小一只的模样就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像是不忍,又像是怜惜。
   小东西再可爱也只是只狐狸,而不是娇滴滴的美人,自己居然会对着一只小狐狸心生怜惜,这是慕容沉前所未有的感受,这种感觉很新奇,又很让人无法抗拒。那小小的一团甚至还不如他拳头大小,他一只手掌就能将它完全托住,当小狐狸缩在他手心的时候,他觉得它仿佛已经完全被自己所拥有,那么小巧,那么脆弱,那么无助。
   不止他一个人觉得小东西可爱,他身旁带着的美人也是。可在他发现柔儿想要接过小东西的时候,他竟然有点抗拒,好像属于自己的东西即将被人侵犯了。而小东西仿佛心有灵犀,也不愿意离开他,它可怜兮兮地抱着他的手指,好像在祈求他不要把它交给别人。
   慕容沉从来不是喜欢亲近细小生物的人,可是那时,他却动了想要养下这只小狐狸的心思。
   而现在,这只安安静静的小狐狸又开始动作了。它挺着肚子翻了个身,似乎这个小动作也让他气喘吁吁了,可他还是坚持地爬了起来,一只小爪子从毛团里伸出来,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抬起乌溜溜的小眼睛往上看他。
   慕容沉没动,小毛团紧接着又开始扯他的衣袖,这次它把另一只爪子也伸出来了,两爪并用地想引起主人的注意。
   慕容沉眼里滑过一丝笑意,终于大发慈悲地低下头,想看看小狐狸到底想做什么,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耳垂被轻轻碰了一下,一阵莫名的酥麻顿时扩散到全身。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哦,忘了我不是简单的狐狸,是狐狸精了…
  
   第103章 鬼狐聊斋文
  
   慕容沉怔了怔,拎起旁边奋力挥舞的小狐狸,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小狐狸没料到自己表演得正high却被人一下子揪起来,身体脱离的感觉似乎让它很慌,连忙四爪并用地抱住慕容沉的手,惊恐地发出小声的狐狸叫,听上去十分可怜兮兮。
   指尖传来痒痒的感觉,小狐狸的爪子正软软揪着他手指,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满是恐惧,依稀似乎还有点微弱的控诉,小小的身体几乎要抖成只鹌鹑。
   慕容沉笑了,把小狐狸放在旁边的书桌上,安抚性地摸摸它的小脑袋。这时,门外有人敲门。
   “公子,柔姑娘请您前去用膳。”
   听到小厮的传话,慕容沉还没怎么样,他手底下的小狐狸倒是突然激动起来,连嗷嗷的叫声都变得有些亢奋,十分形象地让人感觉到了它的兴奋。
   “难道是发情了?”慕容沉重新弯下腰,用一根手指掀倒表情莫名有点憋屈的小团子,把它翻了个身,开始认真地在它下身找寻着什么。
   叶幕辛苦了半天,结果却得来一句是不是发情了,简直想要昏过去。有见过这么小只的狐狸发情吗?弱小果然不占据主动权。叶幕正在郁郁地憋闷,突然就被一根对它来说很是粗壮的手指挑翻了,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被挑翻以后,他马上就感觉到自己最私密部位附近的毛被拨开了,有一只淫荡的手指正来势汹汹地即将入侵它的领地…
   不知道为什么,在做人的时候,叶幕没什么特别的羞耻心,现在成了只小狐狸,脸皮却突然薄了不少,且极为敏感。在意识到慕容沉的目的之后,他赶紧赶忙地就想用爪子挡住那个地方。可是它的爪子太短了,生理上的不足使得叶幕就算使出了吃奶的劲,也依然够不到那里,只能眼睁睁看着淫魔沉肆无忌惮地用手眼并用地猥亵他的宝贝。
   叶幕悲愤无比,慕容沉却还用手指逗了逗那颤颤巍巍的小东西,好像觉得十分有趣。叶幕怒了,一脚踹开那根淫魔的手指,身残志坚地翻了个身,开始往远离淫魔沉的方向怒气冲冲地爬走。
   慕容沉挑眉,虽然小狐狸的力气很小,他也几乎只觉得是被他的爪子轻轻蹭了一下,可是他就是觉得,那一蹭似乎灌注了小东西许多莫名的怒气。这种猜测在看到桌子上拼了命远离他的小毛团的时候得到了证实。
   虽然就算拼了小命了,在慕容沉眼里,小狐狸也依然只是很龟速地在挪动而已。但是看着小狐狸不懈奋斗的背影,慕容沉表示,他感觉到了它的努力。
   慕容淫魔拖着下巴看了小狐狸一会儿,然后抬起一只手,捏住小狐狸的短尾巴,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把小东西拖了回来。
   由于变成了小狐狸,所以这张书桌对叶幕来说已经很大很大了。刚才叶幕一直在奋力奔跑,自以为已经逃得很远,万万没想到,才那么一下子,他就又看到了这张猥亵过他的淫魔的脸。这结果太震惊,叶幕都少见地呆住了,然后突然变得很低落。
   红木书桌上,小狐狸手里还抓着薄薄的被它扯着借力的宣纸,两只毛耳朵却已经耷拉下来,没精打采地低着头,整只狐仿佛已经陷入深深的绝望。
   一只小狐狸怎么能有这么多情绪?慕容沉乐不可支地笑起来。似乎是听到了笑声,小狐狸的耳朵动了动,然后缓缓背过身去,留给慕容沉一个万分失落的背影,还拿两只小爪子捂住了耳朵,似乎是不想再听主人过分幸灾乐祸的笑声。
   慕容沉被萌得心跳都加快了,只觉得他的小狐狸实在是太可爱了。这时,小厮又在门外催了一声,慕容沉这才想起从捡过来开始,小狐狸就没吃过东西,应该也要饿了,于是拿手指挠挠小狐狸的下巴,“小家伙要和主人一起去吃饭吗?”
   吃饭……叶幕突然想起自己还饿着肚子,缩小版的狐狸脑中晃过无数美味佳肴的魅惑身姿。好想吃……
   叶幕一号跳出来:狐是铁饭是钢,既然主人都这么求着他了,那他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身为宠物要给主人面子……
   叶幕二号弱弱地:可是,这样会不会让人觉得他的生气很随便,所以以后也都只觉得随便哄哄就好了,这样可是浪费了一个大杀器啊……
   缩小版的宠物狐狸幕认真地用狐狸的思维思考着,999在旁边把它内心的自言自语听得一干二净,于是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身为一只只有人类拳头大小的狐狸,宿主大人真的需要想这么多吗?”
   最终,叶幕还是败给了动物的本能,决定纡尊降贵暂时搭理一下新主人,于是就矜持地爬爬爬,然后心满意足地钻进主人温暖的领口,热血而幸福地向食物进发。
   999看着变成狐狸以后做什么都特别萌萌哒的小主人,再看了眼认识还不到一天的慕容沉头顶明晃晃的40好感度,突然觉得,也许主人依靠兽形都可以把攻略对象一号拿下了。
   999:真不愧是宿主大人啊,敲厉害的呢!O(≧▽≦)O·
   终于可以吃饭了,叶幕一开始还是很期待的。慕容沉把叶幕放在了他旁边的桌子一角,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原因,叶幕的位置在与柔美人隔开的另一侧。
   叶幕望眼欲穿地仰视杯盘高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想吃肉!吃鸡肉!吃很多鸡肉!
   慕容沉含笑看了隔三差五人立起来的小狐狸一眼,用小醋碗给他装了一杯鸡汤。
   叶幕很开心地舔了一口,然后皱起眉头——如果它有眉头的话。
   干净的小醋碗里装着浅浅的鸡汤,不断有清甜的香气带着鸡肉味飘到小狐狸的鼻尖,让狐食指大动。可是,看上去很美味的鸡汤上面却漂着一颗红红的枸杞。
   最讨厌吃枸杞了。叶幕顿时感到很嫌弃,没有胃口地往后缩了缩,不想再闻到枸杞的气味。慕容沉却以为小狐狸是太激动了,以至于没站对位置,于是很贴心地把迷你碗朝叶幕跟前推了推,然后叶幕不得不又往后退了退,如此循环,直到退无可退。
   放了枸杞的鸡汤对叶幕来说和毒鸡汤没有分别。站在“悬崖”边的叶幕看着越推越近的毒鸡汤,干脆也不动了,好整以暇地就地坐下来。在慕容沉以为小狐狸终于要开动了的时候,小狐狸却傲娇地把狐狸脸往旁边一扭,就是不吃。
   居然有不爱喝鸡汤的狐狸?慕容沉想了想小狐狸轻飘飘的体重,严肃起来,“不可以挑食。”
   任何人都不能强迫他吃枸杞,他就不吃!换了身体以后不知不觉变得有些幼稚的叶幕歪过头,淡淡瞥了一眼旁边正努力板着脸妄想改正他坏习惯的主人,高贵优雅地抬起一只爪子,当着主人的面,啪叽一下,把面前讨厌的毒鸡汤咕噜噜打翻了。
   鸡汤流到桌子上的一瞬间,小狐狸就灵活无比地纵身跳到慕容沉的手上,在慕容沉放下脸要发怒之前,咪咪舔了主人一口,撒娇一样地叫了两声。
   驯养主人方法之一:打一个巴掌给吃一颗糖。
   本来打算好好教训挑食任性的小狐狸一顿的慕容沉顿时心软了,无可奈何地把小狐狸抬到手心,让下人把桌子收拾好了,才给它重新铺了张独立的小桌子,把叶幕放了上去。
   不喝鸡汤,那狐狸要吃什么?没有经验的铲屎官遇上不按理出牌的小天狐,于是铲屎官犯难了。
   存在感几乎为0的柔美人终于找到自己发声的机会,小声清了清嗓子,道,“猫都是爱吃鱼的,不如给小猫夹点鱼肉吧。”
   999嫌弃地说,“好没有见识哦!连宿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