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0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0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38:26下载: TXT全本下载

的“小徒弟”,实在是太小了。长得小,心智也小,所以他一直以来甚至也没什么太大兴趣去攻略他。
   只是,叶渣渣这次大发慈悲地想放过人,人家却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了。在叶幕吃完饭回房间的时候,他看到门口守着的吃货君居然不见了,并且变成了小小一只的紧绷着脸的金发少年,他心里那个复杂。
   看到罗纳,999最激动了,“是小罗纳哦!”上次999按叶幕的吩咐变成了一只小狗,和罗纳一起“玩”了很久,所以它对罗纳是特别有好感的……虽然那时罗纳只觉得它很烦很碍事而已。
   叶幕左手抓着根香蕉,右手提着只罗纳,一脚后踹上了门,然后再把罗纳扔了,香蕉剥了,问地上一脸“坚贞不屈”模样的小破孩,“怎么回事?”
   罗纳看着叶幕不说话,一开始还是很倔强的。可是看着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就湿了,亮丽的金碧色眼眸中涌出滚滚的泪珠,“啪嗒”一声就往下掉。
   叶幕顿住,纠结地看了下手上的香蕉,叹了口气放下,蹲下身抚摸小毛孩的金毛,“怎么哭了呢?”
   小毛孩似乎觉得在喜欢的人面前哭泣太丢人了,背过身去使劲地抹眼泪,动作十分粗暴。
   999哭唧唧:“熏疼……TAT”
   叶幕被两边一个隐忍一个肆无忌惮的泪包包搞得很无奈,只好慢慢坐下,把罗纳顺着肩膀揽到怀里,“乖……”
   安慰其实是个技术活。一般人哭,有时候是发泄情绪,有时候是为了索要东西。至于罗纳,估计是两者都有,要安慰他,最好的办法是给出对方想要的承诺,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可是现在,叶幕竟然有点不知道怎么给他承诺,让他不要哭吗?压抑了很久的话,哭一哭发泄一下也不坏;让他大声哭出来吗……小罗纳貌似自尊心很重的样子,会不会更加羞愤?
   未成年的小孩啊,真是难办。正当叶幕少见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罗纳一把扑到了他怀里,悲痛难抑地说,“我还以为你死了!”
   还没呢。叶幕拍拍他,“我哪那么容易死。”
   罗纳只管往他怀里扎,紧紧抱住这个失而复得的人。
   叶幕任由他蹭了一会儿,掰开他脑袋,“还没说呢,你怎么混进来的?”
   罗纳的眼睛还红红的,金碧色的眼眸却滴溜溜转了转,“不告诉你。”
   叶幕皱眉,“这里危险,回去。”
   “我不!”
   叶幕板起脸,“那就把你赶出去。”
   “那我就再混进来!”
   叶幕:“……”
   罗纳见叶幕不出声,以为他是勉强同意了,开心又羞涩地在叶幕近在咫尺的脸颊上偷亲了一口,然后傻乐。
   这蠢兮兮的模样,真的还是一开始和小野兽似的对着空钱包骂街的小流氓吗……叶幕实在没办法,把今后的计划和罗纳说了,并且许诺,逃出去以后,他就和他一起离开。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幕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更是不容许任何反驳。罗纳被震住了,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却仍旧不想离开,两只手捏着下摆来回搅动。
   叶幕敲敲他的脑壳,“罗纳不听师父的话了?”
   罗纳倔强道,“你这个大骗子,我才不要相信你的话。”
   叶幕瞪大了眼睛,捧着自己的心脏,一脸震惊地发毒誓,“如果我这次再说话不算话,就让我一辈子都吃不到煎饼果子。”
   叶幕的表演太浮夸了,罗纳忍不住就被逗笑了,虽然心底还是难过的,可是他知道,现在的他,最高的手艺就是摸鱼,如果要逃跑的话,的确只会是个拖累。他已经过了无理取闹的年龄了,“你真的会带我一起离开吗?”
   叶幕勾起他的小指,晃了晃,“当然会啊,虽然偶尔会骗人,但是这种事情,我是从来不会撒谎的。”
   罗纳被叶幕突然的触碰羞红了脸,青春期的少年,任何来自喜欢的人的接触都能让他心跳加速到脸色绯红。他撇撇嘴,很嫌弃地说,“好幼稚。”手却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小声说了句,“那我等你哦。”
   “叮,罗纳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95。”
   吩咐了金毛小犬要做的事情,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叶幕就打发他尽快离开了。不久,门口有人敲门,说是议员先生又让他去一个地方。
   明明是一通电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议员先生非要很麻烦地安排人千里迢迢传话,说什么电磁波会让他的真挚爱意失去原有的味道。
   ……那么用管家传话就很甜言蜜语了吗?叶幕表示他已经醉了。这几天,因为解决了心头大患,所以议员先生嘴巴和抹了蜜似的,而且每天变着法子制造各种浪漫,迟来地对叶幕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不过叶幕作为“刚刚失恋”又被搭档误会抛弃的小可怜,一开始,他很尽职地不为所动,各种没精打采。但是人心总是肉长的,一个平时高高在上的人,却愿意为了你放下身段,做那么多平时根本不屑去做的事情,没有人能无动于衷。可是,每当叶幕稍微动容的时候,他就会想起从前弗朗西斯做的一切,然后,他就会重新树起心中的高墙。可是,议员先生的攻势太猛烈太热情,最后连他这份最后的阻隔,似乎也在慢慢变得不堪一击。
   ·
   此时已经是夕阳漫天,橘红色的晚霞映照着半边天空,也给夕阳下的漫漫花田铺上了一层瑰丽的金黄色薄纱。弗朗西斯站在花丛中,他的全身笼罩在一片金色的余晖之中,银灰色的头发被微风撩动,眼下的泪痣仿佛会闪光。
   他今天没有穿西装,反而穿着休闲的白衬衫,扣子没扣几颗,狂放地露出大片蜜色胸肌,身材性感有如古希腊的雕塑。
   高大英俊的希腊雕塑动了,朝叶幕缓缓伸出手,用中文慢慢说了句,“喜欢吗?”
   叶幕一边走一边欣赏,这片花田新翻不久,所有的花都是刚种下去的,品种繁多,颜色杂糅,并且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阿那兰随处可见的杂花。
   用阿那兰一寸千金的土地种野花,除了腐败的议员阁下,恐怕也没有人做得出来了。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在上一次,他问叶幕喜欢什么花的时候,叶幕随口说了句,他就喜欢野花,越野越好。
   叶幕数了一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花的颜色加起来,居然正好是七种颜色,七色野花田吗?真是新奇。
   此时叶幕的表情有点复杂,弗朗西斯执起他的手,凝望着他在他手上吻下去。他的浪漫优雅仿佛浸在骨子里,略有些低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性感,“你喜欢野花,我却不能让你有机会去摘,所以只好把它们都移栽到了这里。”
   所以,是把整个阿兰那的野花都拔了吗?叶幕心里冒冷汗,表面上却是一副有点感动又有点挣扎的表情。感动于他现在做的一切,却又因为他从前的所作所为而矛盾挣扎。
   只是,这种挣扎已经很弱了,尤其是看在议员先生眼里,简直已经单薄到不堪一击。
   “我说过,只要你喜欢,我可以给你一切。”弗朗西斯的目光泛着水一样的温柔,浪漫深邃的眼眸中,浩瀚的爱意仿佛一条细细缠绵的河流。
   叶幕也被他触动了,慌张地错开眼,却抵挡不了耳边继续诉说的爱语,那语气低沉喑哑,又带着股卑微的祈愿,好像他已经把自己的一切摆到爱人面前,只希望他能接受自己那已经无法再阻挡的磅礴爱意,“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一切,所以,答应我,好吗?”
   叶幕没有回答,但是他知道,他心里的薄墙已经摇摇欲坠。弗兰西斯不断地在耳边重复询问,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也永远不会厌倦,一如他的心。过了很久,叶幕终于回头看他了,他似乎有了答案。
   弗朗西斯的心跳骤然加快,他坚持不懈的追求即将有结果,他既激动又慌张,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叶幕看着莫名紧张起来的弗朗西斯,突然歪头笑了笑,漆黑的眼眸中闪着星星点点的亮光,然后他就拉下弗朗西斯的领口,直接吻了上去。
   狂喜还来不及扩散就被激烈的亲吻堵住,弗朗西斯只觉得脑袋发热,紧紧环抱住怀中的身躯,激动地回应起来。
   夕阳悄悄沉没,带着最后一丝光亮沉入山底。晚风中的花田中央,一大片花草被重重压下,黑发的少年衣衫凌乱地被压在高大的男人身下,喘息着伸出一只颤颤巍巍的右手搂住身上的人,他的尾指上挂着一枚亮晶晶的戒指。
   999羞羞哒地把耳朵眼睛捂起来,花田play什么的,好羞耻啊。
   在最后的时候,叶幕喘息着问身上的人,“你会一直相信我吗?”
   弗朗西斯抵着他的额头,与他十指交叉地紧握,“我会一直爱你。”
   “叮,弗朗西斯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100。”
   ·
   午夜,地下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条缝,然后一个黑影就窜了进去。咔哒两下解开锁链,叶幕面无表情地扛起迷迷糊糊一直叫唤他名字的维特,在对方大叫出声前用嘴巴堵住他,然后在对方瞬间清醒之后放开,带着开始逃跑。
   维特已经很久没吃过真正的饭了,弗朗西斯似乎也不想把他枪决,只每天给他一点点水和面包,让他半死不活地吊着。地下室里没有一丝的光亮,其实黑暗本身也是一种能把人逼疯的工具,可他却不在乎,每天只是念着叶幕的名字,不停地对着黑暗说对不起。
   叶幕的计划很完美,他对这里太熟悉,安抚住大boss,然后设定好巡逻最少的路线,屏蔽掉红外线探测器,短暂破坏掉了几个关键的监控,出逃的路就畅通无阻了。
   可顺利并没有持续到最后,当叶幕站在别墅高墙上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背后发寒,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窗台上,只披了一件外衣的弗朗西斯站在那里,他仿佛真的成了一尊雕塑,僵硬地一动不动,英俊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冷酷,眼下的泪痣似乎闪动着饱含恨意与残忍的光。
   他的手上握着把消音手枪,细长的枪口正正对着叶幕的心脏。叶幕心下一紧,抱着维特就往下跳。子弹破空而来,裹挟着夺命一般的力度,但出乎意料的是,它的目标却不是叶幕!
   缺水又饿了好几天的维特很虚弱,所以敏感度也下降不少,丝毫不知道危险正在渐渐临近。在坠落的时候,叶幕抱着他转了个身,那颗本该射进维特胸口的子弹就从他的后背直直刺入。
   落地的响声与震动掩饰了子弹卡进心脏的动静与叶幕的闷哼,落地之后,叶幕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体力几乎要透支的维特上了旁边的车,驶向港口。
   虽然并不疼,但是叶幕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渐渐流失,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慢慢无力。当他终于把维特送上船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白得吓人,只是因为是在晚上,所以看不出来。
   罗纳在看到叶幕的那一刻就扑到了叶幕怀里,开心地差点又要化身泪包包。
   叶幕颤抖着擦掉他的眼泪,笑了笑,眉眼弯弯有如月牙,“以后可不能这么爱哭啊。”
   罗纳抽抽噎噎地把眼泪憋回去,“你真的来了。”
   “叮,罗纳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100。”
   叶幕笑得更开心,“当然,我可不想被你一直当成大骗子啊。”
   罗纳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腻腻歪歪了好一会儿,直到船都快要离岸了,他才拉着叶幕上了船。
   轮船渐渐驶离岸边,罗纳还有好多话想和叶幕说,突然,他感觉自己的手黏黏的,疑惑地正想低头看看,叶幕却猝不及防地从他身边抽离,轻巧地纵身一跃,又在船舷上用脚尖点点借力,然后重新落在了岸边。
   船已经离开得越来越远,叶幕却站在原地微笑,朝他挥挥手,“小罗纳,再见啦,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和你一起走了,不要等我了哦。”
   罗纳简直不敢相信,猛得扑倒船边就想要跳下去,却被身后的船员紧紧拉住。他剧烈地挣扎,却只能眼看着叶幕离他越来越远。
   手上浓浓的血迹在挣扎中留下一地血痕,罗纳睁大了眼睛,血是谁的!身后的船员一看不对,想起叶幕对他的嘱托,只好迅速出手,在罗纳发疯之前把他敲晕了。
   叶幕看着远去的船只,微微笑了笑,自我感觉挺圆满。身后有齐整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估计是议员来抓人了。
   叶幕没有回头,脚下是波光粼粼的水面,让人忍不住想起一些很久远的记忆。水波渐渐扭曲,变暗,最后,他终于失去所有的意识,一头栽进盈盈的水里。
   在又一次死去之前,叶幕最后的想法是,能在落水前死掉,他的运气也还算不错。毕竟,虽然即使被子弹打到也不会疼,可如果让海水灌进伤口,他也还是会觉得冷的。
   怪盗世界·完
  
   第101章 第八个世界
  
   在议员先生眼里,叶幕就像一只小狐狸,有着狡黠的心思与欺骗人的无害外表,总是在你放下防备的时候狠狠地让你吃一个大亏。
   他们之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应该要算是在奥尔加赌场的赌桌上。作为第一个24小时常胜不败的“赌神”,他作为赌场主人接见了他。那时,叶幕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小西装,头发也染成了截然不同的铂金色,看上去嚣张放肆又勾人。其实他还是喜欢他黑发的样子,喜欢他本来的模样。
   小狐狸第一次出现就让他丢失了一枚价值连城的钻石,可他却觉得很值得,因为如果不是因为这枚钻石,也许他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再次见到他,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就是曾经在他府邸作过案的B&W组合之一。
   B&W,国际顶尖的盗贼组合,他记得,他曾经打算将其中一个处决,却因为另一个制造的突发状况不得不离开。最后,他废掉了那个制造意外的孩子的手。那个孩子……弗朗西斯艰难地想了想,只能依稀记起他捂着血淋淋的手掌跪在地上的样子,那么绝望,那么可怜。毁掉一个盗贼作案的手,有时候比直接杀了他更能让他绝望,所以他就放过他了。可没想到,就算没有了右手,叶幕的左手也依然灵活,他就是用那只灵活的左手,重新让他吃了一个大亏。
   对叶幕,他兴致盎然。这只小狐狸实在是迷人,不仅有着极为精致好看的外表,还有着让他不得不被吸引的种种特质。这么一个精致又诱人的小东西,既然招惹了他,那他就绝对不会放过他。于是,他设了一个局,撒好昂贵的诱饵,布置好精细的陷阱,然后等着小狐狸自投罗网。
   最后,他成功抓住他了,给他套上自己订制的的枷锁,将他锁在自己的金丝笼里,珍惜爱重地喂养起来。可是没过多久,他就自己逃了,而且是在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逃了。那时,他第一次意识到,也许叶幕并不只是一只小狐狸,他还是一只永远都锁不住的飞鸟。
   第二次把叶幕抓回来的时候,他生气了。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叶幕的逃走而生气,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生气,是因为发现他竟然在招惹了他之后,又肆无忌惮地和别人深情款款。他给叶幕套上的钻石上装了个小小的窃听器,当听着耳机里各种缠绵的爱语和各种暧昧不清的细微响声,他才知道原来,他又一次地被这只小狐狸欺骗了,这一次,他丢失的是心。
   让他丢了心,小狐狸怎么可能一点代价都不付出。或许是因为怒气,或许是因为嫉妒,又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怕伤到他而苦苦压抑的欲望,那天他彻彻底底占有了他。他的滋味比他想象中还要美好,在深深进入他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与他真的融为了一体,那种让人战栗的感觉,让他只想永远和他紧密连在一起,这是谁都不曾给过他的感觉。
   他能感觉到,叶幕也很激动,也深深沉醉在了他的怀里。可是尽管他们如此契合,叶幕却依然喜欢着另一个人,为什么?他不懂。
   他故意放出消息,故意引诱小狐狸所谓的搭档前来,故意让叶幕看到他心尖尖上的人被他捏在手心,故意让他亲口说出那些一刀两断的话。
   当一切都让依照他的计划一步步进行的时候,弗朗西斯却并没有想象中快意,他算准了所有的事,却没有算准他的心,当叶幕难过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起在难过,甚至更心痛。
   他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一开始,小狐狸喜欢的人就是他,那该有多好?可是他从来不是一个容易认命或者认输的人,他觉得,就算小狐狸现在不喜欢他,他依然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走进他的心里。
   在叶幕黯然伤神的那段时间,他费劲了心思讨他的欢心,他的每一句话他都会放在心上,并且认真琢磨。曾经有人说,当一个人真的爱上另一个人,他就会每时每刻都念着他,就会想要把自己的一切,有的,或者没有的,都捧到他面前,只为让他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从前他不信,现在,他却认同了,因为,他现在就算这样的心情。
   那段时间,他也在认真学习着中文,他知道叶幕的血统来自东方,他想要更了解他一点,然后更亲近他一点。他知道东方谚语里常说只要有所付出,就必定会有所得到,他也坚信着,他可以凭借自己的真心,一步步打开叶幕的真心。
   那时候,他真的以为,他做到了。在特意布置成彩虹色的七色花田中,叶幕是那样激烈地回应着他的亲吻,他能感觉到他的心脏与他一样地剧烈跳动。如果不是真的动情,怎么会有这样的热情?他沉浸在自以为的与爱人相爱的梦幻之中,无法自拔地想到他们以后将会有的幸福,他可以给他他想要的一切,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的所有都交到他手中。
   如果把我的一切都给你,你会愿意把你的真心交给我吗?他看着叶幕沉沉睡在他的臂弯,扇子一样的睫毛安静地低垂,神情安详仿佛一个孩子。是愿意的吧,他那时候想。然后紧接着,叶幕就用实际的行动狠狠打醒了他。
   其实,他是知道叶幕私底下的小动作的。可是尽管他明白这只小狐狸是个天生的骗子,他还是无法自拔地被他所迷惑,沦陷在也许可以得到他的想象中,而不去想他所有的表现究竟是心底真情的流露还是只不过是真心实意的欺骗。
   不是说,真心是可以交换真心的吗?为什么,在他不断地将自己的真心送上的时候,得到的却是毫不留情的遗弃与背叛?当叶幕从他身边抽身离开,他就在他身后静静看着,直到那个时候,他都在想着,只要你回头了,我就原谅你。
   可是绝情的小狐狸没有回过一次头,他看不到他在原地等待他的样子,看不到他随着他的离去一点点如坠冰窟的失落,看不到他在他心上究竟留下了多深多重的伤口。
   或许他即使看到了,也无动于衷吧。想到这里,受伤与失落就突然变成了深浓的恨意。
   有一瞬间,他真的很想把这只屡次三番骗人又骗心的小狐狸直接杀死,他在窗台上,细长的枪管都已经正对着叶幕的胸口了,只要他开枪,他就绝对躲不过去。
   杀了他吧,杀了他,就不会有人再一次次地让你愤恨,让你失望。可是杀了他,他也再不能看到小狐狸眯着眼睛笑得狡黠的模样,再没有人能让他牵肠挂肚,再没有人能肆无忌惮地惹怒他,然后又轻而易举地讨好他,还是……留着吧,抓回来就好,这次要牢牢地绑起来。他想,然后把枪管对准了那个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所谓搭档,他不舍得杀叶幕,但是他,必须死。
   出枪的子弹没有一丁点犹豫,他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即使因为目标的动作会有一丝不可避免的偏差,他也相信那个讨人厌的情敌至少会去掉半条命。
   可是他没想到,这一次,他却错了。这唯一的一次错误,却带来了最让人追悔莫及的后果。
   在他赶到码头的时候,轮船已经离岸,而叶幕静静地站在那里,穿着一身的黑衣。他松了口气,原来,他是不想离开的吗?或许他只是为了把他的搭档救出去吧。
   在发现叶幕还在之后,他就变得无比的宽容,他觉得,毕竟叶幕和那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会想要救他一命也无可厚非,反正最终,他不是没走吗?
   弗朗西斯慢慢走近叶幕,刚想叫他,叶幕却突然直直掉进了水里,动作冷硬,没有丝毫挣扎与尖叫。与此同时,他也闻到了岸上叶幕站立的地方留下的淡淡血腥味。
   仿佛周围的空气在一瞬间被全部抽离,仿佛晴朗的天空突然划开刺眼的伤口,仿佛一下子,黑暗就降临了他阳光明媚的梦境,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跳下冰冷的海水,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恐慌地在水中摸索到缓缓下沉的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