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8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8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36:34下载: TXT全本下载

,作出一副懊恼的样子,“你不要问了,我……我失败了。”
   虽然一贯嬉皮笑脸,可是维特知道叶幕是个多么骄傲的人,他怕再刺激他,强忍下心疼,避过那只红得不正常的手,将他的脑袋按到怀里,“好,我不说。”
   是因为他,叶幕才会受伤。维特感觉很心疼,“我们不去了。”
   “嗯?”
   维特眸子的淡紫色泛着浅浅缠绵的温柔,长久以来的芥蒂终于散去,“那个委托,我们不接。所以,不要为了我再去冒险。”
   叶幕好像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死鸭子嘴硬地说,“才不是为了你。”
   维特的眼里满是纵容,“嗯,不是为了我。”
   “叮,维特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95。”
   几天以来的冷战悄悄消融了一角,两个少年彼此相望,越靠越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亲密无间,周围没人,于是维特轻轻地在叶幕的唇上点了点,“叶,和我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叶幕看着近在咫尺的难得表露出一丝不安与期盼的淡紫色眼眸,眼角不经意地扫过手上的尾戒,应道,“嗯。”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让维特忍不住笑了起来,眼里仿佛紫罗兰花开。他俯身继续亲吻,极尽缠绵与温柔地在唇上辗转反侧,就在他忍不住越来越投入的时候,叶幕却突然转过身去。
   虽然有点空落落的,维特还是温柔地问道,“怎么了。”
   叶幕以一种害羞的语调欲说还休地表达了一堆前言不搭后语的东西,最后表示,他还有点事情,让搭档先回去等他。
   维特反射性地想要拒绝,可他又想到他们才刚和好,担心叶幕又生气,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999困惑地说,“宿主大人有什么事?”
   叶幕对着光看了眼自己手上熠熠闪光的尾戒,“不把人支开,某人怎么好发挥呢。”
   999看了几眼,惊讶地出声,“戒指里有奇怪的东西!”
   999话音刚落,叶幕的身后就响起一道彬彬有礼的声音,“失礼了。”
   伴随着这句失礼,叶幕感觉眼前一黑,意料之中地昏了过去。
   ·
   弗朗西斯靠在书房的窗边,听着耳机里不断传来的各种声音,锐利的眼眸深不见底,听完了一遍,他似乎觉得还不够,又调到他想听的一个位置,继续自虐一样的听,听他的小狐狸害羞又可爱地向另一个人诉说,和另一个人约定彼此的未来。
   前一天还能在色情地诱惑他,过一天就能摆出一副纯情的模样勾引别人,弗朗西斯的脑中闪过一个血淋淋的模糊白影,White,是他吗?
   到底哪副模样才是你真正的样子?你喜欢的到底是谁?还是说,这只小狐狸只是以玩弄别人的感情为乐,在所有人都纷纷跳下他的陷阱之后,他就会无情地转身,然后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已经招惹了他,他怎么能允许他再找别人?弗朗西斯猛得手上用力,生生捏碎了手上的放音器,是时候去看看重新被抓回来的小狐狸了。
   ·
   漆黑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叶幕的手动了动,发出一阵链条的声响。又被锁住了啊。
   依稀之间,他好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丝光亮刚刚泄露进来,却连房间一角都还来不及照亮就又被隔离在外。脚步声渐近,充满男性气息的味道充盈在他周围的空气中,弗朗西斯的嗓音醇如红酒,性感地响起在他耳畔,“小狐狸,耍弄人的感觉好吗?”
   什么古怪的称呼,叶幕有点恶寒。黑漆漆的感觉并不好,叶幕使劲眨了眨眼,也看不清面前人的脸。弗朗西斯没等他回答,就自顾自牵起他的右手,在叶幕受伤的手掌处温柔地抚摸,他吹了很久的风,如今连带着指尖都是微冷的,缓缓抚摸过叶幕无力的右手的时候,带给他一阵阵冰冷的战栗,“原本心疼你的手,所以想等你痊愈以后再做别的。”
   手不就是他自己弄断的,现在说这种话,好假……似乎是感觉到叶幕也不相信,弗朗西斯自嘲地笑了笑,手上的劲道突然加大,突如其来的剧痛仿佛直击到脑中最深的神经,叶幕忍不住叫出声。
   999:!!!宿主大人!!!
   叶幕:乖,还可以忍。
   弗朗西斯低头堵住叶幕的叫声,半晌,才语气缠绵地说,“痛吗?”
   叶幕的呼吸微微发抖,弗朗西斯还在继续说话,声音已经不是以往的温柔,“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对你温柔,是吧,小狐狸。”
   “我不该让你误以为,我是多么好说话的人,让你在招惹完我之后,还能心安理得地勾引别人。”
   叶幕心里骂道变态,配合地咬牙,“你想怎么样?”
   弗朗西斯慢条斯理地在叶幕的眼睛上绑上一条黑布,凉丝丝的手也从叶幕衣服的下摆探入,他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更加性感迷离,“不要这么咬牙切齿的,昨晚,我们不是还有没做完的事情吗?”
   灯似乎开了,可叶幕眼前却还是一片漆黑。他不能看到对方一丝一毫,对方却对他一览无遗,这让叶幕不由得有点紧张,也有点……微微的兴奋。
   黑暗中,他听到衣服一件件剥落在地的声音,充满侵略性的肉体朝他慢慢靠拢,议员大人执起他的手,放到他的胸膛上,“满意吗?”
   叶幕随手摸了一把,手底下的肌肉结实有力,不用看也能感觉到一阵蓬勃的爆发力,他心里默默道,还可以,表面上却不想承认,“不怎么样。”
   弗朗西斯笑了一声,猛得把他压到床上,牙齿啮咬住他耳垂的一点,“待会儿,你就知道究竟满不满意了。” 灯火通明的巨大房间里,雪白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不着存缕的纤细少年,他的双眼蒙着一条黑布,白皙的双手上烤着一副银色的镣铐,同样赤裸的男人躺在他身后,修长的手指在他大张的双腿间模仿性交的方式来回抽插,不断流出的淫水在抽插间不断发出淫靡的水声。
   虽然还没有真正进入,可是在身后的人不住的挑逗下,他的身上早就已经汗水淋漓,粉红色的嘴唇微微张着,不时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弗朗西斯伸出手指,上面早已湿哒哒的满是液体,他把手指递到叶幕唇边,咬了一下他的耳垂让他回过神来,“要不要舔一舔。”
   叶幕嫌弃地撇过脸,弗朗西斯笑了一下,“不想舔上面的,那是要舔下面的了?”
   好淫荡的话!叶幕唾弃,他才不吃这种恶心的东西。黑布蒙眼的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凭借感觉找到男人的嘴唇,讨好地试探性咬住男人的下唇,然后慢慢往里试探。叶幕的主动似乎让议员先生十分受用,他顺从地张开嘴,任由叶幕的舌头像一条小蛇一样侵入他的口腔,一手从后环抱住叶幕纤细柔软的腰肢,一手反复揉捏他浑圆白嫩的臀部。
   啧啧的水声在房间内回响,叶幕气喘吁吁地承受男人突然变得霸道的亲吻,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从手铐中抽出来,悄悄探向自己挺立的阴茎,打算自给自足。他的小动作没有躲过议员先生的眼睛,强劲有力的手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腕,顺带还用自己肿胀的下身在底下顶了顶,“不可以哦。”这个巨无敌小气的男人!
   叶幕可怜巴巴地转向男人,黑布蒙着的地方已经渐渐湿润,因为长久得不到满足而委屈地叫出声,“我想要。”
   因为蒙着眼,所以无法看到那双倔强骄傲的眼睛在蒙上泪水的时候是怎样一种风情,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极其色情地把叶幕的双腿分开,幽深到可怕的眼睛紧紧盯着不断流出液体的粉红色肉穴,嘴里感叹道,“不愧是小狐狸,身体可真是淫荡啊。”
   如果不是身下那坚硬的肿胀,单听他的语气根本就听不出他此时早已经兴致高涨,叶幕挪动着臀部找准位置,颤颤巍巍地勉强吞下了一点点,西方人的巨大尺寸实在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挪动了一会儿,叶幕就不得不气喘吁吁的停下,见弗朗西斯还是不动作,有点生气地歪着脑袋,在他的乳尖咬了一口。
   弗朗西斯倒吸了一口冷气,却是爽的,他的手骤然用力,白嫩的臀肉在他指缝间不断地泄出来,他压抑着喘息咬住叶幕的布条,缓缓地将他扯开,然后强迫叶幕看着身下。
   突如其来的光明让叶幕有一瞬间的迷蒙,紧接着,他就看到在他大张的双腿间,粗大到吓人的阴茎正缓缓推开他细小的肉穴,粉红色的媚肉被一点点挤开,恐怖地侵入他的身体。
   叶幕的眼睛蓦得睁大,惊恐地想要躲开,弗朗西斯却迅速固定住他的腰部,身下狠狠一撞,他粗大的阴茎就完全撞进了叶幕体内,然后开始剧烈地抽插,“不是想要吗?嗯?”
   叶幕的双腿不住地挣扎,白皙的脚尖勾弯起,勾住一旁的被子,“太快了……啊……”
   噗嗤噗嗤的抽插声不断地从相交的地方传出来,叶幕也逐渐适应了他的尺寸,尤其是当体内的阴茎撞击到了某一处软肉的时候,叶幕浑身都是一颤,开始配合地跟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
   雪白的腰肢不断地摇晃,看得弗朗西斯身下又肿胀了几分,他猛得翻过身,让叶幕跪趴到床上,抬起他的一条腿,重新进入他,反复抽插的地方已经撞击出白沫,他沾了一点,俯身将手指抵到叶幕唇边。
   意乱情迷的叶幕也不知道是什么,张嘴就咬在了嘴里,呜呜嗯嗯地睁着水汽氤氲的眼睛看着弗朗西斯,然后换来身后更加剧烈的抽插。不知道被侵犯了多久,叶幕支撑不住地想要发泄出来,一根冰凉的手指却抵在了他的性器前段,“我是不是你第一个男人?”
   叶幕几乎要哭出来,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讨好,男人却还是坚定不移地问他,坚硬果决地在他体内四处碰撞,“是不是?”
   这个时候能说不是吗?从来不爱吃亏的叶幕哭着叫出来,“是,你是……放开我……”
   弗朗西斯这才满意地把他放开,轻笑着放慢动作,可是还没等叶幕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依然埋在他体内的性器又开始剧烈的动作,这一次,他把叶幕整个抱了起来,一路抽插着把他按到窗边,冰凉的玻璃抵在赤裸的背部上,让叶幕一阵战栗,双腿不由自主地勾缠上对方的腰。
   弗兰西斯迷恋地紧握着叶幕纤细的腰肢,感受内部穴肉蠕动着将他包裹的紧致,紧贴着他不断地深入,滴滴答答的水声从交合处不知羞耻地滴落。弗朗西斯俯身咬住叶幕淡粉色的耳垂,“满意吗?”
   叶幕胡乱地点头,摇摆着臀部和他相撞,吞吐让他爽到神志不清的肉棒。弗朗西斯大幅度地狠狠进入抽出,一手发狠地揉捏手上软腻的白肉,一手紧紧抓着叶幕的脚踝,将自己深深埋进他的体内,抖动着喷出浓稠的精液。
  
   第97章 第八个世界
  
   叶幕已经筋疲力尽貌似很累地睡着了。议员先生撑着胳膊看着深深陷在床垫深处的少年,他的黑发被汗水淋得湿透,肌肤还带着持续高潮结束的粉红,在灯光下看上去诱人得几乎让人想要压着他再进行一次毫无保留的侵犯。
   叶幕睡着的时候看上去脆弱而无辜,紧闭着双眼的样子有点迷茫,脸颊紧紧贴着枕头,让人觉得他睡得特别认真。突然,叶幕的眉头皱了皱眉,嘴唇也开始翕动,仿佛在说什么,议员大人凑近了听,发现他叫的竟是“维特”两个字。
   激情结束还来不及温存,情人的嘴巴里就喃喃着别人的名字,这对谁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多好的体验,议员大人原本餍足的脸色顿时就没那么好了,爱抚着的双手也渐渐移动到了危险的地方,眸色深深地盯着还不自觉睡得正香的人。
   如果是一般人,平时如果看到议员先生这种恐怖的表情,早就哭着跪地求饶了,但是叶幕睡着了,所以也就感受不到这种豪华待遇,不过就算他醒着,估计也不会怎么害怕。
   即使睡着了,叶幕本能的敏感还是让他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他迷迷蒙蒙地挨近议员大人危险的手,然后亲昵地在上面蹭了蹭,枕着继续睡了。
   议员先生心里的火气在这个小小的类似于无意识讨好的动作里居然瞬间烟消云散,虽然受用,但是也不免有些郁闷。
   为什么这个小家伙总是能踩着他的底线,惹得他濒临在危险的边沿,却又总能被他不经意地就哄回来?他叫的名字是他的那个搭档吗?议员先生将薄被往叶幕身上拉了拉,颇有点不甘心地抵着叶幕的额头说了句,“今天就放过你。”
   叶幕的确很累了,不过只要他不想睡,就算再累,他也仍旧能保持七分的清醒。爱虽然做了,但是故事和攻略还要继续,他不能让弗朗西斯以为上了他就把握住了他,在这个时候不硬不软似是而非地膈应他一下,既安全又划算。
   事实证明,在适当的时候,做爱果然是促进感情的最佳良药。现在,弗朗西斯的好感度已经到达75,刚做完加了20,刚刚又莫名其妙加了5点,叶幕懒得去追究那5点好感怎么来的,白白送上门的东西,接受就好了,剩下的25点,再好好筹划。
   弗朗西斯不知道自己一直都处在某人的算计之中,叶幕一睡睡到第二天傍晚,期间拒绝了所有人想要喂食的行为,雷打不动地卷着被子不理会任何妄想将他从床上剥离的仆人。
   床上的东方少年睡着的样子十足乖巧,安安静静的模样简直像个沉睡中的美人,可是可怜的女仆已经急了一天了,如果大人回来知道这个小少爷居然一整天没有吃一点东西,这该怎么办才好,一想到主人发怒的样子,并没有什么丰富经验的小女仆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然后议员大人回来了,出乎意料地,他居然没有生气,还非常好脾气地让她下去,自己亲自担负起了叫醒睡美人的重任。
   议员先生把裹得像个蚕蛹的叶幕抱起来,“该吃晚饭了,我的睡美人。”
   叶幕眼皮动了动,然后没反应了。
   议员先生笑了笑,低沉性感的声音闷闷地响,把叶幕的耳朵震得一阵酥麻,“不吃饭的话,晚上就别想睡了。”
   明显地感觉到手上的身体颤了颤,议员先生满意地看着睡美人眼皮又动了动,然后一脸茫然地睁开了眼睛。
   一路被议员大人抱着去客厅的叶幕回想了一下刚才弗朗西斯貌似带着点慈爱的表情,突然就想到了自己那个短命的“父亲”。
   叶幕:……
   999:宿主大人在想森么?
   叶幕:没有。
   叶幕盯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一动不动,好像和它有仇。议员大人坐在对面,有趣地看着对面表情奇怪好像有点郁闷地鼓着脸颊的叶幕,“不喜欢?”
   叶幕的确不太喜欢吃半生不熟的西餐,可是虽然对方在询问他,询问的语气却透着满满的愉悦,好像他做了什么让他特别开心的事情。叶幕挣扎了一下,如果不吃的话,就会浪费。身体原主人从小在贫民窟长大,对浪费这种行径是极为排斥的。良久,叶幕妥协了,低垂着眼睛生无可恋地开始吃牛排。
   议员大人笑出声,放下红酒,单手撑着,指尖轻抚过眼下的泪痣,往常锐利的目光此时和杯中摇晃的红酒一样柔和旖旎,“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
   “叮,弗朗西斯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80。”
   物质诱惑?叶幕擦擦嘴角,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胸,笑眯眯地说,“那我想要那颗钻石。”
   议员大人皱皱眉,“尼克斯之吻?那颗不行。”
   叶幕摊手,“我只想要它,除了它,任何东西我都不想要。”
   叶幕特意加重了“任何东西”的发音,这让弗朗西斯不由得想到了一点点不那么好的回忆,为什么一定要这颗钻石?弗朗西斯心中的答案很明显:因为,那是名叫“维特”的,他的搭档想要到手的东西。
   叶幕说完以后,就冲他挑衅似的笑了一下,转身上了楼,留下议员先生一个人沉默地坐在客厅中。
   现在也是,从前也是,他就那么在意他那个搭档吗?在意到愿意为了他放下自己的骄傲向他求饶,在意到愿意为了他以身返险,在意到甚至可以放弃对他来说性命一样重要的右手?
   这真的只是搭档之间的感情?弗朗西斯突然有点不确定了,到底是不是呢……弗朗西斯摇晃着酒杯,透明的杯壁上映出他面无表情的脸,他打了个响指,管家应声来了。
   “发布个消息……”
   叶幕回到房门口,常年守在门口的两只逗比还在为美人与美食的人生哲理而争辩,见他回来了,侍者甲马上就换上一副殷勤的表情,几乎是眼冒红心地搓着手拼命想着搭讪的话,侍者乙身形和叶幕差不多,他隐晦地鄙视了同伴一下,把帽子扣在脸上,酷酷地靠着墙根不说话。
   唔~很有个性嘛。叶幕想,然后转身拿了一盘小糕点,慢悠悠晃倒侍者乙面前,在他垂涎欲滴的目光中,甩上了门。
   999:……那个人惹宿主大人了吗?
   叶幕在房间里贴着墙根走,“没有。”
   999毛毛抖了抖,虽然它整个身体都圆滚滚的,还是莫名觉得背部有点冷。叶幕看着墙角里纽扣一样的东西,轻轻摸了摸999,“别怕,乖,主人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
   阿那兰的雨水一如既往的连绵不绝,维特顶着一身湿气疲惫地回来,在关上门的一刹那就颓废无比地滑落到地上,他现在无比地后悔,为什么那天要让叶幕一个人走,如果他们在一起,叶幕就不会失踪了。
   为什么他总是在后悔?雨水的冷意不断地从身上的衬衫渗透进皮肤,如果叶幕出了什么事,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
   维特陷入越来越阴暗的猜测中,这时,罗纳气喘吁吁地回来了,他甩了一把雨水,满头金毛被淋得湿哒哒的,“知道叶幕在哪里了!”
   ·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就像养了一只小动物一样,还是一只非常不安分的小动物。尽管已经被他抓住,却依然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他跑得没影,虽然就算再怎么跑也依然在他的别墅范围内,可是每当他处理完一天的工作,想要抱抱他却找不到人,心里还是会有些空落落的。
   所以,在叶幕又一次从窗台上滑进来的时候,等候多时的议员大人说了句,“再乱跑,就用链子锁起来。”
   真是控制欲爆棚,叶幕撇撇嘴,“我可是干大盗一行的,整天呆在你这里已经很无聊了,还不让我走走,太闷了吧。”
   弗朗西斯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太人道,而且,如果把他牢牢锁住,那他也就不再是现在这个他了。于是两人斟酌良久,最终叶幕同意,在他需要他的时候,他一定尽量呆在他身边。
   身为主人,却要和家养的小动物签订这种不平等协议,弗朗西斯很无奈,然后狠狠地在叶幕身上发泄了他的无奈。
   事后,心满意足的议员大人终于不再无奈了,留下按着腰一脸咬牙切齿的叶幕。
   叶幕已经越来越不想和弗朗西斯做爱了,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要被压着翻来覆去几次,但是除了第一次,弗朗西斯就只涨了5点好感,这让叶幕觉得非常不划算,不过好在这种不划算的机会也不多了,他拿出头发上伪装的一个小纸条,看了几眼却是叹了口气。
   999:宿主大人叹什么气?
   叶幕:我只是在想,家养的小动物如果犯了错,主人会怎么处置而已。
   ·
   早饭过后,叶幕照常端着盘甜点招摇地回房间,照例在侍者甲艳羡的目光中把门口的吃货侍者乙叫了进来。这几天,他总是会在饭后带着甜点进来,然后看心情发给吃货侍者乙一些甜点。
   今天,叶幕显然心情是不好的,所以侍者乙就怒气冲冲地出来了,出来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生闷气,连旁边的侍者甲都不敢随便和他说话,好不容易想了点话题,侍者乙还不高兴地把帽子扣在脸上,闭目养神去了。
   唉,看来这次不仅没有吃到好吃的,估计还被毒舌的美人羞辱了一次啊。侍者甲想着,其实,能被美人羞辱,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守在门口,过了一会儿,侍者甲突然不自在地动了动,急匆匆嘱咐了同伴一声,看着生闷气的同伴点了点头,他就赶紧跑去上厕所了。
   可就在他消失在拐角之后,他原本在生闷气的同伴就紧跟着也消失了,过了一会儿,整栋别墅就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第98章 第八个世界
  
   叶幕穿着最普通的侍者服,像所有手无寸铁瑟瑟发抖的男仆一样缩在人群中。人群相互推攘,叶幕装作被挤得在人群中待不下去,实际上却是一点一点慢慢挪了出去。走廊的摄像头已经被维特切换了,叶幕戴着副墨镜往前走,又成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