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7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35:20下载: TXT全本下载

环。
   叶幕抬抬腿,罗纳牌挂件还是锲而不舍地扒着他,像一块甩也甩不掉的大泥巴,他头疼地说,“你还太小了。”
   年纪一直是罗纳最大的死穴,于是他顿时炸毛了,“我不小!你明明也就比我大三岁而已。”
   罗纳深谙叶幕秉性,炸完毛又果断卖惨,呜呜呜地假哭起来,“我就要去嘛~”
   这小鬼,别的看不出什么长进,被他捡来以后倒是娇气了不少,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个偷了人家还要嫌弃人家没钱,骂人骂得无比流利的小油条啊。小油条小泥巴小挂件,不管是什么,反正就是铁了心的要和他一起去作案,还是八头牛也拉不回的那种。
   叶幕没办法了,掏出一枚硬币,蹲在地上与小泥巴平视,“那我们来抛硬币吧,正面朝上的话,就让你去。”
   罗纳揉揉根本没有眼泪的眼睛,不买账,“我不要!”
   叶幕顿时变得有点受伤,“小罗纳都不听师父的话了……”
   叶幕的眼神软软的,脆弱得仿佛小动物一般,被这么注视的罗纳顿时觉得自己心中升起一阵巨大的罪恶感,连故作强硬的表情都差点保持不住了。
   叶幕又说,“其实师父也很想带小罗纳去的,可是如果带上的话,师父就会忍不住分心,这样就很有可能会被抓住。”
   罗纳当然是不想叶幕被抓的,可是他又不甘心,好不甘心啊,为什么每次他都只能在旁边看着。觉察到他的动摇,叶幕适时地重提了他的建议,捧着一枚硬币眼睛亮晶晶的,“所以我们抛硬币吧。”
   罗纳抿了抿嘴,终于妥协了。于是,就抛硬币。
   这简直是最错误的妥协,叶大骗子手中的硬币怎么可能给出他想要的答案以外的结果,所以,不管罗纳金碧色的眼睛是多么期待地看着那枚悠悠落下的硬币,是多么充满渴望与希冀地连眼睛都不舍得眨,硬币最终的结果还是——反面朝上,所以,不能去。
   罗纳一脸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难以置信地翻来覆去看那枚硬币,差点真的要哭了。
   叶幕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戴到罗纳头上,“看来上帝也觉得实在太危险了,所以罗纳就在家里等师父吧。”
   罗纳低下头,偷偷做起另外的打算,叶幕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偷偷跟过去也不可以的哦。”
   罗纳垂头丧气。叶幕笑起来,摸摸他的金毛,“回来给你带煎饼吃。”
   罗纳知道叶幕是认真的,他也知道自己或许真的是个累赘,只好说,“那,我等你回来。”
   叶幕嘱咐,“在家里乖一点。”
   罗纳点头,可怜巴巴的,“我会很乖,你一定要安全回来。”
   叶幕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他轻轻俯身,在罗纳额头上印下一吻,这个吻很轻,柔柔软软得仿佛一片羽毛,罗纳却觉得自己的心都因为这个吻开始发颤,这是他……第一次吻他呢,好温柔的感觉,如果能一直都这样下去就好了。
   “叮,罗纳好感度90。”
   叶幕已经走到玄关,听到了系统提示音,于是又回头冲罗纳微笑地眨了下眼,然后就转身隐入夜色中。
   ·
   弗朗西斯的府邸建在郊外,府邸占地面积极广,构造也颇为复杂,好在根据原主的记忆,叶幕对这里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所以并没有什么难度地就混了进去。
   身穿侍者服的叶幕熟练地根据事前的分析躲过监控,熟练地用事先做好的纽扣型遥控器切断红外线发射器,然后就轻巧地落在了藏着黑色钻石的房间里。
   感觉……过分容易了一些。监控不如上次严密,巡逻的保安也少了不止一丁点,放钻石的地点更加简陋到像是直接为某人敞开的一样。
   999:此事必有蹊跷!
   叶幕:当然有蹊跷。
   叶幕带着手套,正不假思索地想要收走正中央摆着展示一样的黑色钻石,突然,他的手却抓空了。
   那明晃晃仿佛真品一样,在黑夜中也依然熠熠闪光的黑钻,竟然却只是几乎可以假乱真的全息投影!
   抓空的同时,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漆黑的房间瞬间灯火通明,投影的钻石理所当然地消失了。叶幕正想回头,就感觉到后腰处抵上了一把枪管,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丝丝缠绵的性感,仔细听似乎还有隐约的笑意,声音的主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抓到你了。”
   999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宿主大人被抓住了!!!”
   而被拿枪威胁着的叶幕想的却是,现在的科技,还真是发达啊。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明偷钻石,暗偷议员(叶幕:一点都不押韵……)
  
   第95章 第八个世界
  
   弗朗西斯终于抓到了人,心情十分愉悦。他手上的枪当然是没有子弹的,可这并不妨碍他理所当然地威胁这个好不容易才终于落网的小狐狸,“把手举起来。”
   叶幕没有反抗地举起双手,却一点也不像是被威胁了感到害怕,他微微侧过头,黑亮发丝下的目光看上去柔软无害,可那黑漆漆的瞳孔却显得很是漫不经心,被这么注视着的议员大人依稀感觉到了一丝挑衅的意味,于是嘴角挑得更高,他拿出一只手铐,咔哒一声把叶幕锁住,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枚戒指,将它缓缓推进叶幕右手的小指,一切做完之后,议员大人举起叶幕绵软无力的右手,问他,“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戒指……”
   议员大人摇摇头,突然一下用力把他扯进怀中,低头在他尾戒上印下一吻,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看着叶幕,用一种充满侵略性的,势在必得的目光。叶幕感觉自己在这样的目光下几乎像是被对方扒光了衣服一样,既心惊肉跳又刺激得无与伦比。
   “叮,弗朗西斯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40。”
   尽管周围包围着数十个面无表情的一看就不是善茬的手下,各种冷兵器热兵器也全都虎视眈眈地对准中央,弗朗西斯还是毫无心理压力地对怀中的美人上下其手,直到叶幕已经气喘吁吁地倒在他怀里,几乎想要忍不住呻吟出来的时候,他却霸道地捂住了他的嘴,咬着他的耳朵说道,“不可以叫出来哦,如果让别人听到你动情的声音,我可是会生气的。”
   不想让人听见还在这么多人面前调情,脑抽吗?叶幕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议员先生。议员先生却没有为他的大逆不道而生气,反而笑着横抱起叶幕,一路把他送回了一个房间。
   叶幕原以为第一次见面就色气满满的议员阁下会对他做什么,还在想他是要三贞九烈呢还是欲拒还迎呢,结果,议员大人把他放下之后,就完全无视了面色潮红的叶幕,他看了眼手臂上的手表,让叶幕乖乖待着,就离开到楼下应酬去了。
   叶幕没有看错,他的视力很好,在弗朗西斯转身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弗朗西斯眼中一闪而逝的戏谑。挑起了他的情欲,然后又不满足他把他放在一边,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999天真无邪地说,“宿主大人好像经常做这种事情呢。”
   叶幕:“……我不记得……”
   999误以为叶幕是真的忘了,马上自告奋勇地帮记性不好的宿主大人回忆,“999记得哦,系统回放里有呢,就是在上次的酒吧里,宿主大人就把看上去很激动的弗朗西斯敲晕了呢……”
   叶幕:……
   999锲而不舍,“宿主大人还不记得吗,999现在有回放功能了哦。”
   “好了我记起来了不用说了。”叶幕郁闷地靠在床柱上,晃晃手上的镣铐,镣铐的另一边被锁在床上,所以就连想要自己安慰一下都不方便。而且弗朗西斯临走前还特意叮嘱过,“我知道你是很有名的小偷,但是你不会想感受自己解开镣铐的后果的。”
   会有什么后果?叶幕试着缩了下手,然后镣铐就像有生命似的也越收越紧,999被这种黑科技惊呆了,很没有见过世面似的围绕着镣铐新奇地转悠。
   难道你不是才是最黑的科技产物吗?叶幕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同时想着弗朗西斯什么时候才回来,囚禁play没有问题,但是至少,先让他洗个澡吧。和维特待了太久已经隐隐约约染上点洁癖的叶幕有点烦躁地想着,一身湿哒哒的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其实议员先生已经很贴心地在门外安排了两个侍者,只要他出声,他们就会进到房间里来。不过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议员先生却没有告知叶幕这一点,而只要他没有叫唤,门外的两人也是无法擅自进入叶幕的房间的。
   非常想近距离观察美人却碍于命令没法破门而入的侍者甲非常高兴,“能被叫来看守这样的美人真是我们的荣幸啊。”
   他记得那个男孩是被议员大人抱进来的,虽然只在大人的怀里依稀露出一点模样,但那一瞬间的惊鸿一瞥也已经足够让他心醉神迷,最近大人也一直在搜罗各种东方男孩,但是这一个,他敢保证,绝对是其中最漂亮的。
   不同于侍者甲,特意为了今晚的宴会空着肚子的侍者乙却非常不耐烦,“荣幸什么,我饭都还没吃!”
   已经秒变痴汉的侍者甲很惊讶地看了眼同伴,不赞同地谴责道,“有了这样的美人,你怎么能还只想着吃呢。”
   侍者乙简直要火冒三丈。就在这时,一声声沉稳的脚步声靠近了,两人忙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毕恭毕敬地朝来人鞠了个躬,“大人。”
   房间里的叶幕不知道议员大人快来了,懒懒地靠着床栏,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不管不顾地拆了镣铐去洗澡,浑身黏腻的汗液贴着他的衣服,让他觉得非常非常地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的叶幕神情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当议员大人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头黑发的东方少年紧靠着床柱,往常总是挂着抹懒洋洋笑意的脸上此时一脸的不爽,色泽漂亮的嘴巴紧紧抿着,眉头也聚拢出不高兴的褶皱,手一下一下地扒拉着手上让他烦心无比的镣铐。就像一只怄气的小狐狸。
   议员大人觉得这个比喻很恰当,于是就笑了,爽朗的笑声传到叶幕耳朵里,叶幕立马就睁开了眼睛,然后有点急切地说,“我要洗澡。”
   就连看到钻石的时候,这双漆黑的眼睛里都没有露出过这种亮晶晶的样子,所以,洗澡比钻石重要吗?议员大人控制不住地在他的眼眸上吻了吻,抬手解开了他的镣铐,“去吧。”
   “叮,弗朗西斯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45点。”
   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解开了束缚,小狐狸似乎有点难以置信,以至于他靠在于是门口的时候还有点不确定地问了句,“要关门吗?”
   议员大人靠在叶幕刚才靠过的床柱边,指尖夹着一根烟,缓缓吐烟圈的动作优雅贵气,他透过轻薄的烟气看过去,嘴角弯了弯,颇有暗示性意味地说,“不关也可以哦。”
   然后,议员大人就看到,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蠢话的小狐狸似乎恼羞成怒了,“啪”的一声就把浴室的门关上。议员大人犹自品味了一下小狐狸刚刚仿佛冒着火焰的眼睛,低低笑了几声。就连生气的样子,也可爱到诱人呢。
   其实议员大人错了,叶幕只是就算在生气,也依然不会忘了勾人而已。系统提示弗朗西斯的好感度又增加了5点到达了50。一半的好感度,应该是有欲望了,那么,突然,叶幕想到了刚才糟糕的体验,忍不住就嘀咕了一句,“真是报复心重的男人。”
   慢吞吞洗完了澡,叶幕很喜闻乐见地发现自己没有衣服可以换。
   水雾蒙蒙的浴室里,赤身裸体的东方少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带着貌似是评估的目光从头到脚看了自己一遍,然后,嘴角挑起一抹带着丝丝邪恶的微笑。
   弗朗西斯侧躺着看浴室里模糊的身影,看他慢悠悠地脱掉衣服,露出让他沉迷的美好轮廓,就连指尖的烟越烧越短都感觉不到。等到叶幕貌似快出来了,他才感觉到指尖传来一阵被灼烧的刺痛。
   弗朗西斯无奈地把只剩一小截的香烟按掉,叶幕已经洗好了,带着阵阵热气走近他,弗朗西斯的视线里出现两只白皙的脚掌,根根脚趾圆润可爱。
   弗朗西斯含笑抬头,就看到叶幕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上只披着一条浴巾。是的,就是披着一条浴巾,不是围着,所有的重点部位都没有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中。浴巾的一角落落拓拓地搭在同样圆润白皙的肩膀上,从后面包裹围绕到另一边肩膀,最后垂落在赤裸的胸膛上,欲掩未掩地遮着半边粉红色的小红点。
   由于刚洗过澡,他的整个身体都红扑扑的,尤其是脸颊,伴随着被水汽蒸得有点迷蒙的双眼,简直有种活色生香的色气。小狐狸摇身一变,变成了蛊惑人心的狐狸精。
   狐狸精挑眉一笑,把陷入他迷情陷阱的猎物往床上一推,自己大胆地压上去,双腿分开地跨坐在议员大人的腿上,感觉到隔着西装裤的地方已经开始迅速地勃发。
   叶幕的表情很正经,正经到像是在做严谨的科学研究一样,纤细灵活的手指挑开西装上衣的纽扣,以缓慢到磨人的速度拨开里面的衬衫,使里面的胸膛裸露出来,然后缓缓俯下身,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口。
   弗朗西斯体内的火迅速被小狐狸精勾起,今天,他本来没有打算这么快要他,可是……狐狸精的舌头又开始犯案了,这次,他没有像上次一样浅尝辄止,反而还顺着他的胸膛一路往下,留下带着湿润的一条蜿蜒连绵的纹路。
   弗朗西斯只觉得自己的定力几乎要溃不成军,这只小狐狸就算是站着一动不动,也足以让他控制不了地想要做点什么,而他现在还赤身裸体地跨坐在他身上勾引他,他应该要忍住的,小狐狸突然这么做,一定不怀好意,可是,虽然心里这么想,他的手还是违心地抚摸上叶幕的腰肢,滑腻柔软的触感让他心中一颤。
   小狐狸注意到他的动作,冲他魅惑众生地笑了笑。最后,在被迷晕之前,猎物残存的一丝意志艰难地觉醒了,他把小狐狸从身上卸下来,用被子包住他,低哑着嗓音说了句,“睡觉。”
   叶幕挣扎着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眼里满满的难以置信,他甚至很不客气地看了眼弗朗西斯的下身,眼神里透露出深深的质疑。
   弗朗西斯把这个质疑他男人的小妖精掰回去,“睡觉。”
   弗朗西斯态度坚决,叶幕知道今天是做不成了。
   靠!叶幕愤愤地卷起被子,滚到离他最远的地方,再也不想看到他的脸。
   弗朗西斯有趣地笑了笑,等到叶幕呼吸平稳,才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药膏,小心地把叶幕身侧的右手抬起来,在上面的指节上细细涂抹,完了之后,他把叶幕戴着尾戒的小指勾起,低头落下轻柔的一吻,说出叶幕被他否认的回答,“这是枷锁。”我给你上的枷锁,戴着它,你就永远都不能逃离我身边。
   睡着的叶幕不知道弗朗西斯做的事情,他愤怒地睡着,然后第二天醒来后发现身边没有人之后,叶幕想起昨晚的尴尬经历,于是,果断地逃了,留下别墅里的一阵兵荒马乱。开完会回来的弗朗西斯发现了床上孤零零的镣铐,脸色顿时就没那么好了,叫来战战兢兢的管家后,他得知叶幕已经逃了,本就不太好的脸色顿时阴云密布。
  
   第96章 第八个世界
  
   清晨冷清的火车站,朝阳才刚刚从阿那兰周边绵延的山峰中露出浅黄色的一个半圆,形态疲惫的人们低头匆匆走出车站,却在经过广场的时候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时不时瞥向广场边一条长椅上,撑着下巴面无表情坐着的东方少年。
   少年的年纪不大,眉宇间尚存些许稚嫩,黑色碎发带着夜里的雨露,在晨光中闪着细细的光点,底下是一双浓黑的双眸,在一眨一眨之间带动说不尽的东方风情。
   一个过分好看的少年,又出现在清晨人烟稀少的车站里,无人认领一样地坐在长椅上,不管当事人神色如何,都不免给人一种“他无家可归”的感觉,或是出于对美好事物的怜惜,又或是出于自己心底那点不可描述的隐晦想法,有的人就悄悄动了心思。
   叶幕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斟酌各个攻略对象的攻略程度,决定暂时回去找小鬼头。就在他提起黑包准备走人的时候,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你,你好。”
   叶幕看了看自己背包上莫名搭上的肥爪子,眉头不由自主皱了皱,然后抬头笑着对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而额头冒汗的胖青年说,“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如果,如果你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去我家呢。”胖子咽了口口水,似乎是见叶幕搭理他了,连脸颊都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他已经在暗地里观察他很久了,一开始因为少年身上躁动的气息他不敢靠近,可是现在,少年孤零零的样子看起来无助又可怜,而且已经很久过去,他的身边也没有同伴出现,所以,他才忍不住动了心思。
   对面的少年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可是这光芒稍纵即逝,快得让人抓不住,再看时,少年已经是一副感动到双眼晶莹的模样,“你,你愿意收留我吗?”
   胖青年看到叶幕这种毫无戒心的样子,于是心中最后一点担忧都放下,他的爪子也从叶幕的背包上不动声色地往叶幕手上挪动,然后在叶幕稍有退缩的时候一把抓住,色情暧昧地揉捏着,连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
   居然,遇到了性骚扰吗?叶幕淡淡看着手上的肥爪子,在胖青年一路兴奋不能自持地把他拐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的时候,眸光一暗,正好他心情不好,自己撞上来,就别怪他了。
   毫无所觉的胖子只觉得背后突然一阵冷风骤起,他的手就被狠狠地扭断,连哀鸣都来不及发出就被一把带着油香的滚烫不明物塞住了嘴,同时下身一阵剧痛,紧接着他就像风筝一样轻飘飘飞了出去,在泥土地上砸下一个凹陷。
   胖青年还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被揍了,挣扎着吐出嘴里滚烫的东西,原来是一只煎饼。他刚艰难地撑起身子,背部就被一双脚毫不客气地碾住,他只来得及窥见到,来人是一名栗色头发的青年,有着贵族般优雅的淡紫色眼眸,他的眼睛冷得像冰。胖子本就心虚,被这么一看,顿时就忍不住开始发起抖来。
   叶幕双手插兜,事不关己地站在旁边,发泄对象被抢了,他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走。维特匆忙扔下倒地的猥琐男,抓住叶幕的手,“叶。”
   维特回来以后,却发现叶幕已经不见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罗纳一个人无精打采地趴在窗台上,叶幕居然自己一个人提前行动了!那个地方有多难闯他是知道的,叶幕就算进去了,只靠一个人也绝对没有办法走出来,更别说他还要带着钻石。
   是因为他的话,所以叶幕才会这么冲动地独自行动的,那一刻维特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一想到叶幕可能会被抓住,然后承受他上次承受的折磨,他的心就像被撕扯一样的疼。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恐慌,什么叫害怕,这是他即使濒临死亡都不曾有的感受,如果,如果叶幕出了什么事……
   他连行李都来不及整理就连夜感到车站,当看到熟悉的黑衣少年坐在长椅上的时候,他慌到没法控制的心情才稍稍平息,那一刻,他真的觉得,什么误会什么曾经都不重要了,只要叶幕还好好地呆在他看得到的地方,就已经足够了。
   天这么早,应该还没吃早餐吧。想到叶幕临走前似乎在生他的气,于是他就转头去买了叶幕最近喜欢上的煎饼。可没有想到,他只是一眼没看,叶幕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轨分子拐走了。当他看到那只油腻腻的在叶幕手上不规矩的爪子的时候,他心中的暴虐是前所未有的。
   被抓住的叶幕像受惊似的缩回自己的手,却被维特更用力的抓住,一声猛烈的抽气声顿时从叶幕口中发出来。
   维特愣愣地看向自己的手,颤抖地放开,“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印象里叶幕原本白皙灵活的右手,此时却红得不正常,仿佛在这层皮肤之下,所有的血管都已经渗透出红血丝,尽管没有一滴血真的流出来,内部却早已鲜血淋漓。
   叶幕其实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刚才他也只是觉得手有点烫,没注意到居然已经变得这么红了。
   维特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你去过那里了?”
   叶幕趁机缩回手,闷闷地说,“嗯。”
   因为叶幕倔强的态度,维特也不敢勉强他伸出手让他看,只能暗暗捏紧了拳头,“是……那个人干的?”
   叶幕知道维特误会了,却假装不知情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