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6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6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34:48下载: TXT全本下载

给他一个奖励,他摇摇手上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然后就拉着维特的衣领,垫脚吻了上去。
   维特实在很高,叶幕苦逼地发现自己垫了脚居然还有些不稳,很丢脸地直接扑到了搭档怀里。维特被他撞个满怀,反应迅速地揽住他,溢满酒香的吻让他想起那天草地上未完的纠缠,他几乎是立马就反客为主地把叶幕压在了栏杆上,急切却又小心地开始亲吻怀中的人。
   叶幕为搭档的上道十分欣慰,配合地软在他怀里,被亲得晕乎乎的,迷迷蒙蒙中,他似乎听到维特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不要再背叛我。”
   叶幕从善如流地回答,“我不会背叛你。”然后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在攻略完你之前。
   这种难舍难分的景象是如此的熟悉,可是再熟悉,也依然让某人难以忍受。脸色红润不少的金发男孩站在楼道的阴影中,他不确定顶楼的两人是不是看到他了,可是就算是看到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吧。罗纳第无数次痛恨自己的稚嫩。
   如果能马上长大多好,那么他是不是就能更有能力地去争取他?而不是总要眼睁睁看着他和别人亲密地在一起?这种永远无能为力的感觉,他真的承受得够多了,已经快要忍受不了了。
   黑暗中小少年的心思当然没人在意,几天后,叶幕就和搭档回到了从小长大的贫民窟。叶幕本来就是早有预谋,于是在这里的几天,他和维特就过起了老夫妻似的,每天柴米油盐又精打细算的“温馨”生活。
   老夫妻生活,买菜总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现在,叶幕就正蹲在一筐鱼前面,和一个鱼贩子讨价还价。维特已经看不过眼地扭过头,一身白衣的他看上去和这种脏污嘈杂还混杂着腥臭味的环境格格不入,但叶幕却适应性十分良好,他生动嫌弃地把鱼贩子给的一条臭鱼丢进筐子里,鱼尾溅起的水沫顿时甩了鱼贩子一脸。
   贫民窟的鱼贩子也有着贫民窟特有的剽悍作风,被纠缠了许久之后怒道,“要买就买,不买就算了!”
   于是叶幕马上起身,拍拍蹲得有点麻的脚就打算离开。然后意料之中地,刚刚还很威风的鱼贩子马上急了,于是叶幕又趁机砍了价。鱼贩子万万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杀价狂人,内心滴血地把鱼一袋子装了,递给笑眯眯的某只吸血鬼。
   吸血鬼接过鱼,欣慰地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就拉着他贵族范十足的同伴走了。
   鱼贩子愤愤数着到手的钱,果然是越有钱越吝啬,买了十天鱼也没见着一个这么杀价的。突然,他感觉到胸口掉出一样东西,捡起来一看,竟是一个铿锵作响的袋子,他手脚发颤地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钱币。
   叶幕两手空空地插兜往回走,维特提着一早上的战利品在他旁边,问道,“既然想要给他钱,一开始为什么要花那么长时间杀价?”
   叶幕勾起维特的手指,亲密地反复缠绕,意有所指地暧昧道,“这叫——情趣。”
   明明是很正常的问答,可维特还是忍不住颤了颤,强自冷静地说,“浪费时间。”
   虽然嘴上说浪费时间,可好感度却很耿直地上升了5点,到达了85。
   “哈哈……”叶幕笑出声,正要说点什么,余光突然瞄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在破旧的路灯后面。
   999:“发现罗纳!”
   叶幕:“……这小鬼。”因为二人世界才能更好地促进感情发展,所以叶幕这次瞎掰了个理由没让罗纳跟来,没想到,就算不让他来,小鬼头自己一个人也能千里迢迢地追过来。
   今晚有重要的事情的,可不能被打断啊。思忖片刻后,叶幕派了999给小鬼头制造点麻烦,总之是别让他今晚出现在他们面前。虽然是在贫民窟,可像罗纳这种从小流浪的小孤儿,生命力都是十分旺盛的,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小鬼会遇到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
   晚饭过后,叶幕提出想洗澡。他们这几日住的都是叶幕原来的小屋子,条件简陋到惨不忍睹,别说浴室,连热水都要另外打,所以他们这几天都是在外面洗的。
   维特习以为常地想带上衣服一起出门,叶幕却凑过来,小指微微勾着他衬衫的扣子,欲解未解的小动作尤其撩人。
  
   第93章 第八个世界
  
   维特的呼吸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他僵硬地抓住叶幕作乱的手,浅紫色的眸中闪过一丝羞赧,“不要乱动。”
   此时叶幕已经拆了好几颗扣子了,所以得以窥见到维特白色衬衫下蜜色性感的胸膛,唔……很有肌肉嘛。叶幕舔舔下唇,挑起眼角,挑衅一样地看着搭档。
   种族优势,维特比叶幕高很多,从他的角度看下去,此时此刻,叶幕浓密纤长的黑色睫毛微微翻动,露出同样浓墨重彩的纯黑眼眸,轻微上挑的眼尾勾出一个夹杂着挑逗与诱惑的弧度,洁白的牙齿咬着粉红的下唇,看上去难耐又勾人。
   维特听到自己胸膛里心脏的跳动声响亮如轰鸣,他控制不住地伸手抚摸叶幕被咬住的唇瓣,喃喃,“不要咬。”他会心疼。
   叶幕看着他,歪头,用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看上去很听话地说,“好。”
   维特有一瞬间甚至忘记了呼吸,几乎控制不住地就想俯身,去亲吻面前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的人。可是当他靠近的时候,叶幕却抵着他的胸膛,眼里闪动着恶作剧似的光芒,他说,“哎呀,突然想到家里的木桶太小了,洗不了两个人呢。”
   说完以后,他居然就这么推开了他,装模作样地真的开始找那个传说中的木桶子。维特额角青筋一跳,直接走过去把人捞起来,摔在并不大的单人床板上。维特捞人的动作是很粗暴的,那霸气的一扬手一用力都充分体现了霸道总攻的气势,可这份气势在他摔人的时候掉了个精光,变得要多轻柔有多轻柔,摔完了还要检查一下床板的质量,并为它的劣质而皱眉。
   叶幕简直要被逗笑了,揽着他的脖子把他掰回来,“这个床板刚刚好,这样做的时候才好听。”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秒懂叶幕的污力滔滔,纯洁的处男大盗维特就没有明白,等到他想清楚,叶幕已经一个人乐了很久。维特涨红了脸,低声有点羞耻地说了句“住口”。
   叶幕终于忍不住笑起来,把头靠在他胸口,忽然道,“我们认识,已经有十多年了吧。”
   随着叶幕的提问,贫民窟未知的角落里忽然传来手风琴的旋律,悠悠扬扬好像漫溯在久远的记忆中。维特想起曾经,心口忍不住变得柔软,“嗯。”
   叶幕道,“这张床还是我们小时候千辛万苦收集材料做的呢。”
   维特笑起来,如同冬日突然绽放的一抹暖阳,“是啊。”
   气氛似乎短暂地变得有些煽情,叶幕满意地看着维特被他带入从前的回忆中,附在他耳边低语,“在我从小长大的床上和我做爱,很刺激吧。”
   温馨的回忆一下子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张无比挑衅的脸,维特这下才明白,和这家伙,扯什么回忆都是浮云。可叶幕的话的确不是毫无威力,维特想到身下的“小床”,再想到他们如今要做的事,居然真的觉得……有种隐隐骚动的刺激感。
   纯情的大盗先生为自己可耻的心态而无地自容,气恼地俯身,堵住叶幕似乎还想说出什么惊天动地话语的嘴巴。
   前戏足了,叶幕搂住他,粗略瞄了一眼系统,好感度已经90了。
   身上的人热情地好像一把火,和平常冷冷淡淡的样子形成强烈的反差。可叶幕却没有太大的波动,漫不经心地靠在对方裸露的肩膀上,还没做就90,好没有成就感,不然……把999叫回来好了。
   维特对叶幕的态度一无所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触碰心上人的身体,这感觉比他在难以启齿的梦境中感受到的还要更美好,更让人无法自拔地沉沦,他只想抱着他,只想吻着他,只想让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可是上天没有听到他的祈祷与愿望,他还没来得及和叶幕完成最亲密接触,门外就啪啪啪响起了敲门声,熟悉的小鬼头的声音在外面急促地喊叫,说什么有特别重要的事情。
   维特本来不想理他,可叶幕却说能小孩千里迢迢找来的一定不是小事,说不定和他们上次的行动有关。
   毕竟有过一次失败的经历,维特只能压下腾腾欲火,脸色阴沉地拉开门。
   罗纳拍得太用力投入,门一下子空了,他立马就扑腾了进来,踉踉跄跄地摔了一个大跟头,可他却连土都来不及擦,脸朝下就大叫出来,“我有重要的事!”
   叶幕觉得,也许罗纳的中文名可以叫曹操?
   罗纳今天本来跟得好好的,可是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只小狗,他还什么都没做,这小狗就和他有仇似的死死拽着他。身为流浪儿,罗纳从前做得最多的事,除了偷偷摸钱包之外,就是和各地品种繁多的流浪狗每天上演狗口夺食。流浪狗尚且抢不过他,更何况这只一看就娇滴滴的家养雪白团子。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只狗看着弱弱的,却特别能引起旁边从少女到中老年妇女的同情心,她们误以为他是要抛弃这只这么可爱的小狗,居然纷纷走上来指责他,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等他从众大妈的围堵中逃出来,他已经把人跟丢了。
   但是罗纳好歹也是街角市井里混大的,虽然地方陌生,可是靠着本身的经验与强大的直觉,他还是找到了叶幕的住处。
   现在已经是晚上,把门关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罗纳的直觉却告诉他,里面一定发生着他完全不想看到的事情,他知道他这个师父的秉性,这件事情,很可能就是……
   罗纳都来不及细细思考,他的手就已经抢先一步砸响了门。虽然早就想到屋内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可在亲眼看到的时候,他还是很难以接受。
   三天两头地和不同的男人混在一起,他难道就那么……缺男人吗?罗纳的手紧握成拳,叶幕一边走一边穿衣服,朝地上狼狈的小鬼伸出手。罗纳却拒绝了,一个人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声音有种阴暗的低沉,“我有,重要的事情。”
   维特走过来,看到小鬼一眨不眨地看着衣衫不整的叶幕,眉头皱了皱,直接把小鬼的脑袋往旁边一转,让叶幕穿好衣服。
   叶幕瘪瘪嘴,好像不满似的,手上的动作也慢吞吞的。维特自己也不好受,在这种关头停下来,没有人会舒服到哪里去。可叶幕这时候的表情却取悦了他,他的脸颊鼓鼓的,眼睫低垂,一副有说不出的郁闷的样子。
   成功被欺骗了的搭档心软了,把无辜可怜的小鬼脑袋再往旁边推了推,然后俯身,在叶幕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诱哄道,“乖,下次,下次再……”最后的“满足你”三个字几乎小声到像是含在嘴里一样,叶幕勉强听清了,顿时笑出来,维特有点害羞又有点羞耻,嘴角却依稀弯了弯。
   他们俩是甜甜蜜蜜,罗纳却简直憋屈愤懑地想打人,他的对面不远就是一面大镜子,他全部都看到了!尤其是叶幕还那么羞涩甜蜜地对另一个男人笑,这种前所未有的笑容,对身后的人来说是蜜糖,对他来说,却简直像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罗纳突然恶劣地想,他的搭档知道他真正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知道他在酒吧里那种浪荡轻浮的样子吗?他知道他的身上曾经满满都是野男人的吻痕吗?不知道吧,一定不知道的,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阴暗的想法在脑中如潮水一般涌起又落下,落下又涌起。他脑袋上的手终于放开了,罗纳回过身,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只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新的委托。”
   新的委托来自一名狂热收藏家,委托目标还是一颗钻石,一颗丝毫不逊色于“诺恩斯的微笑”的钻石,名字也很对称,“尼克斯之吻。”黑夜之吻,很美妙的名字。信上还提到,这颗钻石已经被上议院贵族议员拍下,如今就在他的府邸之中。
   这个议员,就是他们唯一一次失败的对象。叶幕想起赌场灯光下凝视猎物一般的眼眸,还有那颗性感迷人的泪痣,几乎可以肯定,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维特显然也想起了那个让他们初次败北的议员,连带着也想起了他刻意不想回忆的来自叶幕的那次背叛。
   有些事就是这样,不去想的时候,人们可以自欺欺人地当作没发生过;可是一旦接触到勾起回忆的物象,这份记忆就会像决堤水一样奔涌而来,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他还记得那种被最亲密的同伴背叛的难以置信,记得信仰被亵渎的愤怒,记得差点被枪决前满满的不甘与恨意。旧事重提已经没有意义,可是同样的对象,再来一次,他们会失败吗?叶幕会再次背叛他吗?
   这些问题沉沉压在维特的心头,他得不到答案,没有人能给他答案,只有事实才能告诉他答案。
   于是维特接下了委托,叶幕却反对。
   “你忘了上一次我们的下场了吗?”
   “我没忘。”维特看着他,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情绪,“我永远都不会忘。”
   叶幕还想劝他,可维特这次尤其坚持,怎么也不肯放弃,随着叶幕的不断反对,他的表情也越变越冷。忽然,叶幕好像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伸出自己的右手看了看,仿佛还能从指节处感受到那种韧带被齐刀砍断的剧痛,还有比肉体的疼痛更让人绝望的再也没法使用右手的可怕事实。
   罗纳是知道叶幕的右手有伤的,他看到叶幕的动作,以为是他的伤口又疼了,忙紧张地托起他的手,小心地来来回回查看。
   虽然觉得罗纳的动作有点古怪,可维特没想到那方面去,还在纠结去不去的问题,“你不去的话,我一个人也可以……”
   “我去。”叶幕收回手,他的脸藏在阴影中,面无表情,却透着股隐忍与疏离。
   999抱住叶幕的右手蹭,软软地安慰。
   叶幕已经对单细胞的毛团子没辙了,无奈地弹了两下把他弹到肩膀上,然后留给剩下两人一个“忧郁”的背影,翻身躺倒床上,蜷缩的肩膀无助而落寞。
   无助又落寞的叶幕心里却挺有兴致的,维特好感度刷得差不多了,他正想着要找什么借口离开他去会会自恋的议员先生,没想到小鬼头就带来了这么个好消息。挺好的,不枉他养了他这么些天。迅速做好简单的计划以后,叶幕不管外面的两人,心安理得地霸占了唯一一张床,睡着了。
   而在另一处金碧辉煌的府邸,议员先生却寂寞得睡不着。他的面前站着几个黑发黑眼的男孩,仔细看的话,每一个都和叶幕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
   弗朗西斯用眼皮看了他们几眼,挥挥手让这几个战战兢兢的男孩子都下去了,有点忧郁地仰望黑漆漆的夜空。
   宝石已经备好,可爱的东方小偷,你什么时候出现呢?
  
   第94章 第八个世界
  
   自从接下新的委托之后,维特和叶幕之间的气氛就变了,从前有多甜蜜,现在就有多疏离。这种改变对维特来说是最难以忍受的,而每当他想要与叶幕说话的时候,叶幕就会状似不经意地躲开他的目光,一次是偶然,次次是这样,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叶幕是生气了,难道,他错了吗?
   今天的天气尤其不错,即使是在贫民窟,阳光也依然灿烂。一身白衣白裤的维特站在破旧的木门内凝视着门外,淡紫色的眼眸有点忧郁,仿佛浸在水中的紫罗兰。门外,叶幕正在教罗纳扔飞刀,自从黑白两人关系疏远之后,三个人里最高兴的就是他了,虽然看上去有些幸灾乐祸,可是……他就是幸灾乐祸。
   叶幕把罗纳这几天的眉飞色舞看在眼里,忍不住有点想笑,这小子,表现得也太明显了吧。叶幕想了想,把罗纳拉近。罗纳却不知道因为这个动作联想到了什么,顿时屏住呼吸,金碧色的眼眸里满是期待。叶幕满头黑线,一个小破孩,整天在想什么呢。叶幕不客气地拎住他的耳朵,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维特一直在看着远处的两人扔飞刀,眼看时间过去越来越久,两人却还是没有停下的迹象,他忍不住变得有点焦心,脚尖在地上磨蹭两下,然后又停下。他告诉自己,罗纳只是一个小孩,他不应该想那么多。可又是半天过去,两人没扔飞刀了,却开始越挨越近地窃窃私语,他终于忍不住了,正好整以暇地要过去,叶幕走过来了。
   维特开始紧张起来,连背都忍不住站直了些,手更是不知道往哪里放,叶幕已经好几天不和他说话了,今天,是他第一次主动走向他。叶幕越走越近,他也睁大眼看着,嘴角忍不住牵了牵,仅仅看着他走近,他似乎都能感觉到喜悦像流水一样浸润到心底各个沟壑,让他荒凉如沙漠的世界渐渐萌发出绿色的草芽,像春天来临一般生长出勃勃生机。
   叶幕终于来到他身边,可他的微笑还来不及绽放完全,雀跃的心意也还来不及分享,那个轻而易举就拨动他心弦的人就视若无睹地从他旁边走过,就像他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就像他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陌生人,他的眼里,没有他。
   仿佛还来不及感受春天的喜悦,冰雪就猝不及防覆盖了所有初生的绿意,汩汩流水冻结成冰,给他带来深冬一般的冷,而身后的脚步声还在远去,一点也没有为他而停留,仿佛永远也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
   维特僵硬地站在原地,为什么,连看我一眼都不肯了?
   ·
   按照原计划,他们的行动是在十天后,可在第五天的时候,叶幕就先维特一步回去了。当维特醒过来的时候,他条件反射地想去看叶幕,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他跑遍贫民窟,连平时看一眼都嫌脏的角落都翻遍了,却还是没有叶幕的身影。
   也许是错过了呢,也许他现在就已经回家了呢,维特有点失神地往回走,门口站着一个人,却不是他要找的人,而是住在叶幕家旁边的卡萨尔奶奶。
   卡萨尔奶奶已经很老了,泛黄的脸上沟壑遍布,老花镜颤颤巍巍地挂在鼻梁上,他眯着眼打量面前挺拔的少年,看出他现在的焦急,于是慢腾腾地说道,“是在找小叶子吗?他早上和我说,他先回去了,还嘱咐你在这里多待几天。”
   回去了?维特心头大石落下,却并没有感觉好受了多少,只觉得一阵阵的失落压得他眼角发酸,已经,连和他多待一会儿,都觉得难以忍受了吗?
   大概是维特过于明显的难过太让人心疼,卡萨尔奶奶关切地问,“是和小叶子吵架了吗?”
   维特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嗯,我……好像做错了一件事,他生我气了。”
   卡萨尔奶奶听了却呵呵笑起来,“原来只是吵架了啊,那去和他道歉就好了啊。”
   维特就像一个做错了事不知所措的孩子,迷茫不知道补救的办法,“会有用吗?”
   卡萨尔奶奶伸出手,维特反射性地弯下腰,一双苍老却温暖的手缓缓在他头顶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声音似乎也充满了让人信服的力量,“当然有用啊,你们两个是我看着长大的,小叶子心肠最软了,他不会生太久的气的,快点去找他吧。”
   维特有些犹豫,“可是,我们有误会,他大概不想看到我了。”
   卡萨尔奶奶眼镜下的目光温柔,“那就更要去找他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有些误会自然而然就解开了。”
   晚风吹动破旧的木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维特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只要在一起”五个字像一串钥匙,打开了他一直以来不能放下又无处安置的心结。对啊,他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过去,只要他们在一起,不就够了吗?
   想“通”之后,他几乎是立刻就想买上车票回到叶幕身边,可是,想起叶幕说的“让他多待几天”,公然违抗的话,那家伙一定会更生气的。维特想了想,决定明天再回去,回去以后,他就先道歉,然后,如果他真的不想去,那就不去了吧,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
   终于放下了一直压在心中的心事,维特的心情瞬间放松了许多,然后越想越开明:在那种情况下,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如果是他的话,也会希望叶幕能活下去的。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更何况,他们现在都还活着,还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想到以后的日子,维特突然倚着破门笑起来,浅淡的紫色一瞬间神采飞扬。
   ·
   叶幕在房间里收拾东西,腿部吊着一个硕大的挂件,让他走得十分累赘艰难。挂件本身却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是个拖累,哇哇大叫着“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如此无限循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