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5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33:45下载: TXT全本下载


   周围的目光中有惊艳,有艳羡,有嫉妒,还有许多赤裸裸不加掩饰的欲望。而中心的少年依旧漫不经心,只间或眨一眨那双迷死人的眼睛。这时候,一个西装打扮的侍者过来了,他向叶幕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说主人有请。
   终于来了,叶幕干脆利落地抛掉指尖的筹码,随手提起旁边捧着一只筹码咬得眼冒金星的999扔到头上,出发去见这次的冤大头。
   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央只有一张长桌,侍者拉开一边的椅子让他坐下,另一边坐着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
   还真是冤家路窄。
   叶幕顶着张完全不同的脸,心安理得地朝那边犹自双手交叠撑着下巴打量他的男人打了个招呼,“Hi~”
   灯光下的议员先生弗朗西斯有一头优雅的银灰色头发,眼神丝毫和温和搭不上边,充满着让人心惊的洞察力,看上去锐利而锋芒毕露。他的眼下不远却长一颗垂垂欲落的泪痣,使得他的锐气又增添上了一丝性感。尽管坐着,但是从衣襟下露出的若隐若现的胸肌和桌上的长臂看来,他的身材也一定非常挺拔高挑,他坐在叶幕对面,朝叶幕举杯一笑,动作优雅缓慢。
   弗朗西斯看了两眼叶幕的眼睛,意味深长地称赞道,“眼睛的颜色很漂亮。”
   真是有够自恋的,他眼睛的颜色不就是他头发的颜色吗?叶幕看了一眼手表,开始和他瞎扯。
   弗朗西斯似乎很喜欢看他,做什么事情目光都不离开他,他让手下去拿来一套新的赌具,要亲自和这个有史以来奥尔加赌场的第一个常胜将军赌一把。
   赌博么,怎么能没有赌注,叶幕本来想以自己赢来的筹码作注,却被议员先生摇头拒绝了。
   不要钱?叶幕侧过头观察越坐越近,到现在已经坐在了他旁边一脸高深莫测微笑的议员先生。叶幕见这人一直若有若无盯着自己的右手,于是试探性地说,“赌注,用我的手?”
   一代赌王的手,的确要比那些迟早能赢回来的筹码值钱。可议员先生却还是摇摇头。
   弗朗西斯其实从叶幕一开始出现在奥尔加赌场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他了,夸张却恰到好处的装扮,极致出众的外貌,还有那一手手精熟漂亮到出神入化的赌技。说实话,想不注意都难。
   可以说,就算叶幕没有24小时常胜的记录,他也会接近他,能引起他兴趣的人不多,他当然不会放过。可是等到见到这个少年,他却突然发现了一件更有趣的事情。
   那天在酒吧里,原本安逸地等人的他突然被一个猝不及防扑上来的少年吻住,他原本以为是什么要害他的人,却发现人家只是索吻,而且索吻的少年吻技实在不错,而且,滋味很甜。于是他就放任那少年在他身上放肆,只稍微象征性地试探了一下,发现果然只是个到酒吧来偷尝禁果的小男孩,于是他也动了心思。可在他想要满足他的时候,他却又被出其不意地打晕了。
   小狐狸?还是小骗子?你的目的是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想要找人却居然一点踪迹都摸索不到。
   当他透过屏幕看叶幕的时候也许还很模糊,可是当少年走进来,让他真真切切看清的时候,他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了这个搅得赌场里风起云涌的少年就是那个在酒吧里勾引了他又把他打晕的小狐狸,虽然样貌已经完全不一样,可他亲手抚摸过这具美好的身体,如此印象深刻的小家伙他怎么会忘。
   他笑眯眯地看着这个易装小狐狸谈笑自若,直到他提出要用自己的手做赌注的时候,他才终于有所动作。
   弗朗西斯修长有力的手覆盖在叶幕的手背上,并且光明正大地在那上面抚摸摩挲,这种抚摸在外人看来自然无比,可只有真正感觉到的人才知道,这样的抚摸中带着多少暧昧的色情意味。
   弗朗西斯一边对叶幕实行不轨的举动,一边用暧昧而性感的嗓音说道,“不需要你的手。我赢了的话,你就陪我一晚上。”
   这是……约炮?叶幕挑眉看笑得隐隐有点挑逗意味的议员先生,开始认真地思考,如果是这样的赌注的话,他到底是要赢呢还是不赢呢?
   气氛在这样一句话之后变得暧昧,弗朗西斯旁边的手下还在等着这场难得一遇的赌博,可两个主人公却似乎根本没有一个人还在意着旁边孤零零的骰子。
   叶幕还在饶有兴致地考虑,这时,灯火通明的大厅却突然一下子灯光全灭,陷入从未有过的一片漆黑之中。
  
   第91章 第八个世界
  
   在灯光熄灭的一刹那,叶幕就反应迅速地抽开自己的手。可是他快,有人竟然比他更快,那只覆在他手上的大手几乎在同一瞬间就追了上来,强劲有力地捕捉到了他的手。
   被抓住的手正好是叶幕受伤的右手,猝不及防的紧握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也是这样一声闷哼,让手上的力道骤然减轻,叶幕抓住机会,马上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暗中。
   赌场外早就乱了,一向有“不夜城”之称的奥尔加赌场居然也有停电的一天,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让人感到莫名的不安,更别说,在灯灭之后不久,尖锐的警报声也随之响起,隐隐的不安顿时爆发成巨大的恐慌。人群瞬间骚动起来,争先恐后地往外涌。
   穿着风骚粉红小西装的金发少年随着人流走进拐角,然后再也没有出来,躁动的人群来来往往,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少年的失踪。
   人流大部分涌向赌场外,小部分则磕磕绊绊地走向中央大厅,罗纳也在涌往大厅的人群中艰难地往里面挤。突然,他感觉眼前掠过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这身影稍纵即逝,快得几乎像个幻觉。
   应该是幻觉吧,罗纳摇摇头,是他太想见到那个人了吧。想到那个人,罗纳的心跳就变得前所未有的迅速,同时把手探向胸口处,摸到那里一个硬硬的长条形轮廓。那天,叶幕吩咐给他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偷到一把钥匙,他特别提到因为无关紧要,所以好几个警卫身上都有,他随便偷一把就可以,偷到之后,他就让他去中央大厅。
   罗纳费尽千辛万苦地终于来到了中央大厅,在一个没人注意的小角落拿出身上的钥匙,小心地层层打开。可在看到里面的东西的那一刻,他却顿时僵住了,因为里面竟已经不是他摸来的钥匙,而是一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放进去的波板棒棒糖。棒棒糖下面还有一张纸,罗纳捡起来看,上面画着一个和某人类似的大笑脸,旁边写着“给可爱又听话的小罗纳”,署名是“B&W”。
   B&W,不就是那个堪称盗贼界神话的Black & White的缩写吗?!罗纳呼吸都忍不住加快了,也对,叶幕总是一身黑,冷面鬼却完全相反地全身白,原来是他们,竟然是他们!
   罗纳已经完全忽视了他身上的钥匙是什么时候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偷走的,心里想的只有,原来他一个煎饼就拜来的师父,竟然是这么厉害的大盗贼!
   真是太帅了!叶幕在小小少年心中的地位又蹭蹭蹭往上涨,想到叶幕吩咐他的第二件事,罗纳连忙热血沸腾地跑走。
   ·
   人群还在嘈嘈杂杂地往外涌,可是最先到达门口的一批人却通通被拦在了门口,整个奥尔加都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短暂的安抚之后,人群的骚乱略有平息,因为已经有消息传出来,原来警报声是因为奥尔加赌场神秘主人的一样东西被盗了。
   神秘的主人从未露过面,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任何讯息,没想到他流出的第一个消息竟然是东西被偷了。适应性良好的赌徒们于是开始隐隐地幸灾乐祸,同时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盗贼,才敢在奥尔加赌场主眼皮底下偷东西。
   叶幕带着顶棒球帽,耳朵上挂着个耳机,一派悠闲地踩着滑板,和周围的人群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给紧张抓捕小偷的人员造成了相当的困扰。这么一个不懂事的熊孩子,最后连刚从地下室跑出来的警卫员都看不下去了,直接走上来,拽着他的胳膊就把他从滑板上摘下来,然后一路提到了楼道中,看样子是要进行单独的思想教育。
   到了楼道中,警卫员也没有放下活蹦乱跳的叶幕,还一直勾着熊孩子的衣领往最上面走,直到到达顶楼。然后,该警卫员干脆利落地甩掉熊孩子,气势汹汹地开始……脱衣服。
   熊孩子瑟瑟发抖地缩在地上,眼神楚楚可怜。警卫员脱下了衣服,露出熟悉的一身白色,然后淡淡瞥了地上装可怜的人一眼,面无表情地把他拎起来。
   此时,他们正在奥尔加赌场最高的一座楼上,从下面往上看的话,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黑一白的两个点。可是,就是这两个点,却让下面的人群顿时轰动了。
   多么似曾相识的场景,当年Black & White 不就是这么站在宫殿顶端一举成名的吗?一年多没有再犯案,有些人已经猜测这个神话一样的大盗组合或许已经被抓了或者自己内部分裂了,可在这个出其不意的时候,他们却又出现了。除了不幸被盯上的失主,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激动的,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幸”亲眼目睹一个传奇。
   但是这个“传奇”今天似乎就要结束了。自从他们暴露在楼顶的那一刻起,本来分散的所有警卫就火速地朝中央集中,过不久,那边的楼下就要被团团围住了吧。有的人幸灾乐祸等着看所谓“神话”的坠亡,也有的人满心期待地渴望再看到一次奇迹,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掏出了手机,公然在“禁止拍照”的图示旁趁乱进行拍摄。
   这时,顶楼备受关注的两点往下一倒,开始缓缓坠落,然后又在大家胆战心惊的时候突然展开巨大的白色滑翔翼,在高空划开优雅的弧线。
   携带着国际大盗的滑翔翼顿时再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警卫员眼睁睁看着胆大包天的盗贼妄图在滑翔翼中逃走,马上就集中了力量往滑翔的方向追捕。
   楼外一时人声鼎沸,而本应在滑翔翼上的大盗二人组却光明正大地走在过道中。可怜的监控员含泪被绑在角落里,连唔唔声都发不出来。
   维特停在一扇门前,正在考虑用什么工具撬开它。叶幕马上善解人意地凑过来,邀功似的拿出一把钥匙,“我徒弟拿到的哦。”
   维特其实并不喜欢叶幕带回来叫“徒弟”的小鬼,默默撇开了眼。门被打开了,露出的却不是房间,风猛然从外面灌进来,俯瞰底下,竟是一片荒芜的灌木草地。
   维特心里莫名不爽,于是直接扯了叶幕就往下跳,用一根鞭子作了缓冲之后,两人双双倒在地上。在倒地之前,维特抱着叶幕在空中换了个位置,于是现在就变成了他在下面做肉垫,而叶幕却完好无损地躺在他上面。
   缓冲之后其实并没什么大影响,叶幕撑起胳膊,浅浅的月光从树的缝隙间流淌进来,丝丝缕缕包裹着草地,和草地上交叠的身影。
   维特躺在底下,叶幕就在他前方触手可及的地方,急促的呼吸声几乎和他一个节奏。面前的人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他们彼此有着谁也比不上的无与伦比的默契。曾经,他以为他们会是一辈子的同伴,直到他背叛。他失望透顶,叶幕也消失无踪,他以为,他们的友谊已经到此为止。可是在一年之后,他却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似曾相识又似乎截然不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把他当成一个简简单单的同伴了呢。从前,叶幕虽然亲近他,但因为知道他有洁癖,所以也总会很小心地保持在一定距离之外。他一向不爱说话,日常生活中除了必要的应答,就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所以也没有人能打乱他的节奏。
   可是,在叶幕又重新出现的时候,他却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入侵似的占领了他生活的一角,然后越扩越大。他会在起床的时候打着哈欠给他一个拥抱,会在他做饭的时候出其不意地挂在他身后问菜好了没,饿得着急了的时候会捧着碗可怜巴巴地求喂食……他一开始是很不习惯的,他习惯了自己的生活只有一个人,也拒绝所有人所有形式的干扰。
   最初,他是严词拒绝的。可是,他发现他的严肃警告在叶幕面前却什么用都没有,他嘴里总是说着“知道啦”,下次却还是理所当然地继续做同样的事。有时他说得多了,叶幕甚至还会委屈地说“你好凶”。渐渐的,他觉得这样时不时的“过分亲密”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叶幕亮晶晶看着他的模样就像一只家养又活泼好动的小兔子,让他无法拒绝,甚至偶尔他稍微不亲近他而去找家里的小鬼的时候,他心底还会隐隐觉得不太舒服。
   他喜欢上他了吗?喜欢上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和他一个性别的,背叛过他又回来的搭档?
   叶幕俯视着身下的少年,看他飘着淡淡两抹红晕的脸颊,和充满迷茫与思索的淡紫色的眼眸。
   999害羞地捂住眼睛,“好像要做坏事一样的姿势呢。”
   叶幕:“就是要做坏事啊。”
   “哇~”999悄悄把爪子往下挪了挪。
   叶幕收敛了一贯的嬉皮笑脸,黑亮的眼眸仿佛月夜下的两颗近在咫尺的星辰,明明距离滚落下来已经过了很久,他的心跳却依然迅速。月光使得地面上的一切都显得朦胧,也使人心中隐秘的感情与渴望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强烈到再也不想掩饰,强烈到再也无法掩饰,强烈到明知不对,还是无怨无悔地选择挑破这一层自欺欺人的窗纸。
   维特看到叶幕突然俯下身来,然后,他就感觉到他温热的唇瓣覆盖在了他的唇上,虽然叶幕的动作很坚定也很迅速,可维特还是感觉到唇齿间的呼吸声因为过度紧张都已经有些颤抖了。兔子本就是一种很胆小的生物,就算鼓起所有的勇气也只敢咬上那么一口,所以接下来,叶幕就不知所措地停在了那里,轻颤的睫毛甚至流露出想要逃跑的胆怯。
   撩拨完了就想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在叶幕蓄势待发地准备抽身逃走的时候,维特的手就抵上了他的后脑勺,强势地把他按到自己的怀里,翻身将叶幕压倒身下,不慎熟练却坚定地开始亲吻。
   “叮,维特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80.”
   目的达成,叶幕一动不动地躺着任人亲,这么好的夜色与月色,不做点什么不是他的作风。他感觉,虽然青涩,可身上的少年悟性倒是极强,渐渐的,他已经不满足于一开始的浅尝辄止,转而开始探索起了他的内部。
   这时,系统提示音又响起,叶幕还以为是搭档又涨好感了,没想到,系统硬邦邦的声音说的却是:“叮,罗纳黑化指数增加一颗星。”
   黑化?叶幕朦朦胧胧地睁开眼,正好遇上一道捉奸似的手电光。维特迅速抱着他躲到一边,发现只是家里的小毛孩拿着手电筒之后就松了口气,他依稀想起叶幕说过的话,于是问道,“车停在哪里?”
  
   第92章 第八个世界
  
   罗纳气得发抖,第一反应就是想把手上的手电筒直接摔到面前的人脸上,可是他不能。这种憋闷更加让他郁闷。而让他更郁闷的是叶幕的反应,他的表现根本不像是一个在野外被人撞破的人,甚至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他懒懒地把扯开的衣领合好,靠在搭档身上起来,像一只晒过太阳的猫,笑眯眯无比默契地问了一句同样的话,“小罗纳,车停在哪里呀?”
   这个人,难道没有一点羞耻心吗?!罗纳恍然想起那个下雨天,他生怕丢了自己好不容易拜来的“师父”,叶幕前脚出门,他后脚就跟了上去。他看到叶幕一瞬间就把自己变成几乎另一种模样,然后在酒吧里轻浮地挑逗一个对他有企图的人。好不容易躲过门口保安偷渡进来的他一眼就看到这种场景,三观(如果有的话)差点就碎了,在叶幕转身之后他就拖着那个因为被美人挑中笑得像个傻帽的蠢货到角落里揍了一顿。
   等他揍完回来,好不容易找到了叶幕的位置,他发现叶幕又和另一个人纠缠在了一起,互相吻得难舍难分。
   这个人到底是有多随便!他怒气冲冲地想去把人拉开,运气好的话还想故技重施。可是那次,他没有再成功了。一个人高马大的墨镜男把他提起来,轻而易举地丢给了门口保安。由于不能再进酒吧了,他只好在雨中等了很久,希望新上任的师父大人亲亲就好,然后快点和他回去,可是叶幕没有出来,直到他被轰走,一个人孤零零地淋雨跑回去,他都没有再出来。
   他很喜欢做这种事情吗?罗纳呆呆地举着手电,看叶幕充满趣味地时不时调侃一把自己脸颊微红的搭档,然后,他像是懂了什么似的,压抑下自己心中想要把另一个碍眼的人推开的欲望,踩着愤愤的脚步带他们去停车的地方。
   而此时的奥尔加赌场中,灯光已经恢复了,懒散心大的赌徒们又开始各自夜以继日的赌博大业,只偶尔才会感慨两句刚才的骚乱。
   赌场的中央大厅,弗朗西斯还坐在原本的位置上,戴着白手套的手下冷汗津津地来禀报“诺恩斯的微笑”丢了,失主议员大人却只是出神地望着自己的手指,直到听到“Black & White”这几个词的时候,他才微微敛眉,“谁?”
   白手套连忙重复一遍,“是曾经在大人府上作过案的小偷组合,Black & White”
   黑白?弗朗西斯依稀想起一个绝望的握着自己流血的右手跪在地上的少年的身影,因为受过伤,所以才会被他轻轻碰一下就疼到叫出来吗?
   钢琴家一般的手指不经意似的点过眼下的泪痣,日理万机的议员大人已经不记得那时叶幕绝望的模样是什么样子,不过现在,他很期待,期待着能看到那双骄傲的黑眸被泪水濡湿,看到他镇定自若的神态出现一丝裂缝,染上不得不让他沉沦的情欲,想看到他喘息着叫出自己的名字,全身都沾满属于他的气息。
   仅仅是这么想着,他都已经无法控制地感觉到兴奋。弗朗西斯无奈地撑着额头,觉得那个少年大概真的是妖精变的,不仅让他第一次对男人产生兴趣,甚至还让他无法自拔。
   诺恩斯的微笑,所以是喜欢钻石吗?议员先生犹自思忖了一会儿,把旁边一直战战兢兢等着他下文的白手套叫来,“最近不是有一个拍卖会?把里面的‘尼克斯之吻’拍下来。”
   白手套领命去了,议员先生坐在位置上仔细品了品这个名字,尼克斯,黑夜化身的神祇,倒是意外地合适那个小家伙呢。
   ·
   成功地盗窃了奥尔加赌场森严守备下的钻石后,黑白组合也再一次名声大噪。出名了的叶幕却没法过任何名人该有的生活,反而只能凄凉地在顶楼一个人寂寞地吹风。
   带着冷意的阿那兰夜风缓缓吹来,撩动他宽松的T恤下摆。叶幕坐在楼顶的栏杆上,两条长腿危险地在几十米的高空上摇晃,他的右手握着一个酒瓶,正慢悠悠地注视脚下夜色中纸醉金迷的城市。
   身后传来脚步声。叶幕回头,维特也正提着一瓶酒,忽视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复杂的脸色,看样子是想来和他一起喝酒。叶幕唇角微勾,拿酒瓶和他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维特却没喝,把他从栏杆上抱下来,闷闷地过了一会儿,才问道,“心情不好吗?”
   叶幕顿时感觉很神奇,这种郑重其事又小心翼翼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他瞬间很想看看维特此时的脸,可维特却紧紧按着他。
   好吧,一个人在顶楼又吹冷风又喝酒的,的确像是失意人惯常有的样子。叶幕屈服了,任由他胡思乱想。
   叶幕的沉默更加让维特认定他的确心情不好,可他不会安慰人,憋了半天也只说了句,“不要心情不好。”
   叶幕额角挂满黑线,大哥,这也能叫安慰人吗?如果是真的心情不好的人,你来这么一句霸道的“安慰”,人家指不定和你翻脸呢。不过,最近维特的好感度都不涨了,在心有芥蒂的情况下,其实有80的好感度也很高了,可是这具身体和维特的关系不一般。从小一起长大,就意味着有很多共同的回忆,而拥有他们最多共同回忆的地方,不就是那个贫民窟吗?
   印象里,维特似乎挺抗拒那个地方的,不过嘛,现在他不是“心情不好”吗,心情不好的人可以任性,于是,叶幕提出了想回老家几天的愿望。
   老家就是那个贫民窟,回忆到那里,维特脸上果然闪过一丝厌恶,可叶幕却很期待地望着他,漆黑的眼眸仿佛头顶的夜空,却闪烁着星辰一样的光。
   如果是和他一起的话,也是可以接受的吧。维特抚上那双眼睛,不由自主地轻声答应了。
   叶幕笑起来,决定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