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4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4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32:54下载: TXT全本下载

幕打电话。他们从来不存彼此的号码,一是为了安全保险,二是因为即使不存,两人的号码彼此也早就烂记于心了。熟练地打通电话之后,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婉转缠绵的旋律,他突然想起了下午的时候,叶幕靠在他肩上,在他脸上印下的那个吻,轻如羽毛,又重如泰山。
   叶幕是东方人,虽然在西方长大,却一直对自己真正的家乡有着一种执着的追寻,不仅自己自学了中文,还带着和他一起的发小维特也把中文学了个五六成熟,这些成语,就是在那时候学会的。
   轻如羽毛,重如泰山么……对谁来说是轻,对谁来说又是重?电话迟迟没有接通,暧昧的女声已经开始吟唱,歌声回荡在空旷的客厅中,维特突然觉得心里发慌,仿佛有什么即将不受控制了一般,这时候,电话突然被接通了,叶幕懒洋洋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带着点电波似的不真实,那边的背景嘈杂喧闹,“喂,哪位?”
   墙角的白盖蘑菇听到熟悉的声音突然动了动,轻轻挪着往中央不动神色地侧了侧耳朵。白衣少年却一下子把电话按了,一个人重重坐到沙发上,撑着额头神色不明。
   叶幕莫名其妙地看着手机,也没往心里去,收了手机兴高采烈地叫卷煎饼的大爷往里面再抹点番茄酱。
   等煎饼的时候,叶幕状似不经意地往旁边的赌场看了一眼,问道,“大爷,你知道旁边这个赌场的主人吗?”
   煎饼大爷一边熟练地翻面,一边快活地接话,“不知道,神秘得很呢。”
   叶幕略微有些失望。突然,大爷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迅速地把卷好的煎饼往叶幕怀里一塞,就立马身手矫健地翻身上了煎饼小车,临走前,他对叶幕说,“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据说,在赌场里玩一天全胜无败绩的人,就可以得到最高的vip待遇,也许就能见到那个传说中的主人哦。”
   说完,大爷就以年龄不符的风一样的速度带着小车从叶幕身边略过。
   叶幕捧着刚出锅滚烫的煎饼愣愣站在原地,感叹果然人不可貌相,然后开始往维特住处赶回去。
   ·
   叶幕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打开门,发现客厅没有开灯,还以为维特和小鬼都已经睡了,于是就轻手轻脚地脱了鞋,结果等他一回头,却发现了一双贵族般淡紫色的眼睛正在黑暗中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维特开口了,声音如同阿那兰深冬的雨水般冰冷,“你去了哪里?”
   叶幕敏感地缩了缩脖子,突然想到现在黑灯瞎火的,就算脖子上有痕迹叶看不到,于是毫无心理负担地说,“只是去喝了点酒而已。”
   维特深深地看着叶幕。从刚才挂断电话开始,他的心里就因为某种未知的感情二有点迷茫,他坐在沙发上,一边思考自己的感情一边等叶幕回家,等着等着,他逐渐因为叶幕迟迟不回来而开始生气,气着气着,他又忍不住有些担心了。在他忍不住想出门找人的时候,叶幕回来了,带着一身他所厌恶的场所特有的混乱与酒气。
   维特突然凑近叶幕,把叶幕吓了一跳,想到身上的痕迹连忙连连后退,嘴里笑着说,“我身上酒气重,不要靠我太近。”
   维特不含感情地问道,“真的只是喝了酒?”
   叶幕一点没心虚地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像月牙,“是啊,不然还能干嘛?”
   叶幕的演技炉火纯青,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于是维特信了,表情略有放松,他注意到叶幕身上的湿气,正想让他先去洗澡。这时,黑暗中某个角落突然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大骗子……”
  
   第89章 第八个世界
  
   叶幕的额角冒出一颗冷汗,这才注意到墙角那颗蹲了不知道多久的愤怒的蘑菇。
   不过叶幕的心虚也只持续了一秒,下一秒,他就从善如流地扬起手中的煎饼,朝墙角说道,“师父可没有骗你,煎饼不是带回来了吗?”
   愤怒的蘑菇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撇过脸去不说话了。叶幕转头朝搭档笑起来,“小孩子闹脾气。”
   维特看了他一眼,淡紫色的眼眸中飞快地滑过一丝闷闷的意味,可是他什么都没说,还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甩下一句“关我什么事”就转身回房了,只是有些过分用力的脚步声却泄露了他内心的一丝隐隐的不高兴。
   叶幕松了一口气,挪到墙角到愤怒的蘑菇同学身边,提起手中的煎饼袋子在他眼前晃,“给你带了煎饼回来哦。”
   蘑菇同学把自己的整个脑袋都藏在白色的毛巾下面,闷闷地说,“不吃。”
   “嗯?不吃?”叶幕故作夸张,“那我吃了你煎饼的时候你还一副失去了贞操要和我拼命的样子。”
   这什么破烂比喻!缩起来的蘑菇同学总算从白盖头底下露出一只不满的眼睛,却发现叶幕此时微微笑着,那双充满东方神秘风情的眼中流转着细细的温柔,他正以一种包容或者纵容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哄自家闹脾气的小孩子。
   罗纳和阿那兰大部分在街头打混的孩子一样,从小就是天生地长,通俗地说也就是没人疼没人爱。男孩到少年的初步成长让他本能地抵触“被当成孩子”,可叶幕的目光又让他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与温情,这种目光好像在告诉他,只要在眼前这个人面前,他就是可以任性的,他会原谅他做的一切,也会包容他的一切。
   这样的感觉,如此陌生,又如此让人眷恋,一旦遇到,就好像一无所有的孩子抓到的第一颗糖果,他既不舍得让它含在嘴里化掉,又一定要小心翼翼地捧着,绝不肯让任何人夺走它。
   叶幕不知道罗纳的内心活动,他也懒得摸索小鬼头的心理活动,要知道,因为罗纳常年吃不饱,所以长得也比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瘦弱很多,连碰到肩膀都会感觉到骨头的硌手。如果是一个十六岁不到的瘦弱小孩,对于叶幕而言就没有任何攻略的价值,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屁孩的话,那就哄哄就好。
   叶幕晃晃袋子,“真的不吃?那我……”
   叶幕的“我吃了”没能成功吐出来,罗纳就一脸嫌弃但是出手很迅速地把煎饼接到怀里,低垂着眼睑小心地咬了一口。
   口嫌体正直。叶幕笑眯眯地在内心吐槽了一下,不由得也有点心疼,拿空着的手在罗纳金灿灿的头发上摸了一把,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下次可不能拆我台啊。”
   叶幕刚从外面回来,带着一身的湿气,可他是天生的热源,所以连带着他的湿气都成了那种暖暖的湿润。他靠近的时候,罗纳恍然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怀抱中,他连叶幕的话都没有听清,只想更近地缩进他的怀里,永远都不离开。
   可是叶幕很快就离开了,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阴影中的小蘑菇这才想起叶幕刚才说的是什么话,嘴巴有点瘪起来,咬了下手中的煎饼,喃喃,“骗子……”
   ·
   之后的几天仍在下雨,雨水淅淅沥沥的顺着透明的窗玻璃往下流淌,这样的天气让人完全提不起出门的欲望。
   叶幕坐在一堆图纸和零件上面,哀叹地抓两把头发,把它弄得更乱,然后又继续忙手里的东西。
   一向有洁癖的维特小王子在这时候难得不计较环境了,也和叶幕一样和满地糟乱为伍,可不同于叶幕的随意懒散,他连坐在一堆这样的破烂上都优雅得如同荒星上的贵族,修长莹白的手指拿着一堆图纸,时不时在上面勾画几下,侧脸安宁而美好,如同一幅油画。
   他们这次要偷盗的目标是一颗钻石。既然是顶级大盗的目标,自然不会是一颗普通的钻石。这颗钻石名叫“诺恩斯的微笑”,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钻石,分量重达530.2克拉,曾被镶嵌在路易国王的权杖之上。在欧洲神话中,诺恩斯是混沌之初诞生的命运女神,掌管诸神与每一个凡人的命运,世人用她的名字给一颗钻石命名,也足以看出这颗钻石的分量。
   在外界看来,“诺恩斯的微笑”是被瑞典一名富豪拍下的。但是他们却知道,在拍下之后,钻石在富豪手上呆的时间并不长,辗转几次之后,现在,这颗世界上最大的命运之钻就藏在阿那兰的奥尔加赌场地下室里。
   ·
   “把这么珍贵的钻石放地下室,也是够随便的啊。”叶幕从一堆资料里抬起头来。
   “随便吗?我不觉得。”维特指着其中一张图纸,“要到达那个地下室,首先就至少要走过五道密集的人工关卡,数十道机械关卡。进入地下室以后,还将迎接几乎没有空隙的红外线,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大的问题。”
   维特支着额头,“最大的问题不是已知的,而是未知的变数。没有人知道奥尔加赌场的主人是谁,这就是我们唯一的变数。”
   叶幕朝他眨眨眼,“他就交给我吧。”
   “你有办法?”
   叶幕嘿嘿笑起来,“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看到叶幕这种不正经的样子,维特的脸顿时沉下来,转过去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的身边却突然多了一个热源,侧头一看,正好与笑得灿烂的叶幕对上。
   但是本来笑得很灿烂的叶幕一看他转头,就马上换上了一副委屈的表情,黑亮的眼睛也可怜兮兮地眨巴眨巴,如果加上两只竖起来的兔耳朵,简直就和人形大兔子一样,他说,“你不过去,我就只好过来了嘛。”
   明知道叶幕是在装可怜,维特的内心深处却还是无法抗拒这种萌物,更别说叶幕好像抓紧了他的节奏似的,每一次眨眼都能让他的心为之一颤。兔子,其实是他特别喜欢又特别羞于承认的一种生物,而他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搭档居然和兔子这种生物这么的,相似。等到隐形兔子控的某人猛然惊觉,自己居然可耻地萌了的时候,他的内心简直好比被雷劈了一样心如死灰,只有略微的一点羞耻心还在苟延残喘地挣扎,外在表现就是,栗色头发的紫眸少年突然就冷下一张脸,转过头去硬邦邦地说,“不要离我这么近。”
   这种明显色厉内荏的行为根本不足以让叶幕惧怕,他心里早就笑了个底朝天,表面上却仿佛因为搭档的“疏离”而小小受伤了,委委屈屈地坐好,小媳妇一样低头忙活,时不时还用手背抹一下眼睛。
   悄悄醒了的999默默看着宿主大人演戏,以及某人一脸冷漠却不断上升的好感度,一声不吭地抱起松子开始嗑巴,升级以后的它又长出了牙齿,正是最新鲜的时候,看戏的时候最适合嗑松子了(*^ ^*)。
   根本不是真生气的维特在偷偷往旁边瞄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幕一小只地缩在那里,无精打采弱不禁风(?),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如果叶幕真的有一双兔耳朵,现在一定也都耷拉下来了。
   是不是太凶了?走进圈套而不自知的某人开始有了一丝的愧疚和自责。
   怎么开口好呢,说对不起吗,可是明明他才应该欠他一句对不起吧。不过一码归一码,刚才的确是他太凶了……不善言辞又心怀不该有的内疚的少年陷入深深的纠结之中,没等他纠结出一个答案,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左肩一沉,一只没心没肺的黑脑袋已经靠在了他的肩上,因为不稳,还不住地要往下掉。
   维特条件反射地用手托住叶幕的下巴,让他得以靠得更稳。近在咫尺的脸是如此熟悉,却又与从前的熟悉有种莫名的不同。从前,在那次失误之前,他会说叶幕是他最好的搭档,最亲密的朋友,可是,现在呢?
   叶幕的睫毛很长,因为太长了,到尾部的时候甚至微微卷起。他的五官小巧精致,比起遍地高眉阔鼻的西方人,他的眉眼更柔和,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里也仿佛洒满细碎的阳光,阳光暖洋洋地散发出来,感染到每一个在他身边的人。
   尽管始终因为叶幕的背叛心存芥蒂,可维特还是发现,自己早就在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开始,就以最快的速度忽视了他的曾经,甚至,现在的话,只是当搭档或者朋友,都已经让他不再满足。
   窗户没关好,起风以后,就不时有雨丝飘进来,睡梦中的叶幕微微颤了一下,好像有点冷。维特犹豫了一下,将手搭在叶幕的背上,用自己的怀抱替他挡风,叶幕很安静地顺势靠着他,白嫩的脸颊紧贴着他的颈间,紧贴着他脖颈处一点一点的脉动,维特一向平静沉稳的心突然跳如擂鼓。
   被忽悠去打下手的罗纳带着叶幕要的东西邀功似的跑来,却发现了一地凌乱之上亲密无间地靠在一起的两人。他看不到叶幕的表情,可那个一向对他冷着脸的人,此时却正专注地看着他肩膀上的脑袋,淡紫色的眼睛里有他从未见过的温柔。
   系统中,叶幕此时正在和躲在旁边偷偷看戏故意不出声,结果成功被主人抓包的999愉快地进行着交流。
   999瑟瑟发抖地抱紧手中的松果,“嘤嘤嘤……”
   叶幕提起它,提起999的脸颊瞅,“所以这次是长出了牙齿了吗,真是越来越‘人性化’了呢小九。”
   心虚过度导致误解了主人关心的999火速地选择转移主人注意力,眼泪汪汪地说,“主人,金头发的小孩子要黑化了哦!”
   与999相呼应,系统的提示音也马上就响起来:“叮,检测到攻略对象一,维特,当前好感度70,黑化指数半颗星。”
   “叮,检测到攻略对象二,罗纳,当前好感度80,黑化指数两颗星。”
   叶幕果然被多出来的黑化指数吸引了注意,放过了999的宝贝牙齿,装作刚睡醒一样地揉揉眼睛睁开。
   被检测到黑化的两人,一个很傲娇地在看到他醒了的时候就转过头去,神情冷静,耳根粉红;另一个,则死死捏着手里的染发剂,眼角也不甘心地变得红通通的。
   见叶幕醒了,罗纳马上就脱口而出,“你们要去哪里?我也要去!”
  
   第90章 第八个世界
  
   叶幕有点头疼地看着面前男孩的小身板,“你去干嘛,偷秃头大叔的钱包吗?”
   罗纳很生气地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不是只会偷钱包的!”
   好歹也是一个小小的攻略对象,于是叶幕去看搭档的脸,小心翼翼地说,“他说他也要去呢。”
   维特连看都不屑看瘦小的小毛孩一眼,自顾自拿起签字笔,扔下一句冷冷的不容反驳的“不许去。”
   眼看小傲娇就要单方面和大傲娇开始吵架了,叶幕连忙抓起小傲娇,并且在他爆发之前迅速跑到了一边的化妆室。小孩子就是要哄,于是叶幕抓起他手上的染发剂,很智障地夸奖了他一句。
   罗纳金碧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你也觉得我只是累赘是不是?”
   叶幕一时语塞,“也不是……”
   罗纳脸上的黯然与受伤怎么也掩饰不住,“你和他一样,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到,所以你一直打发我去做类似买染发剂这种根本不需要智商的事情。”
   999蹲在叶幕头上,居高临下地分析,“其实宿主大人你只是为了支开他然后好和搭档二人世界培养感情吧。”
   叶幕:“这种类似高冷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999得意地蹦了两下。
   罗纳的心随着叶幕的沉默而变得越来越难受,虽然只是隐隐约约知道叶幕和白色衣服的冷面鬼的大致职业,也知道自己的那点小伎俩在他们面前是完全不够看的,可是他还是不想看到叶幕和那个人如此亲密地并肩作战,这让他觉得他是一个被完全排除在外的人,这种隔离感让他感到深深的无力。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他也是有自己独特的能力的啊,绝对不会给他拖后腿……
   999:宿主大人不去哄哄嘛~
   叶幕:再等等。
   叶幕看着罗纳的表情慢慢从期待变到失望,再从失望变到绝望的倔强,这才轻笑着摸摸他的头,说,“谁说不让你去了。”
   罗纳睁大了眼睛。
   叶幕眉眼弯弯,“我早就已经想好要让可爱的小徒弟做的事情了,而且,是只有你才能做的事情哦。”
   罗纳刚才还在酝酿着被拒绝之后种种不可描述的行为,现在却又被告知原来叶幕早就把他列在了计划里面,这前后的反差让他的心情剧烈起伏,甚至难以置信,不过如果是真的的话,罗纳不确定地问了句,“真的吗?”
   999也不确定地问道,“真的吗?”
   要不要这么不信任他。叶幕抚额,把他的安排和罗纳说了一遍,终于成功地安抚住了青春躁动期容易不安的小鬼头。
   ·
   几天之后,他们的行动开始了。
   出发前,维特在一身白色之外套上了普通的衣服,相貌也被尽量遮掩成不显眼的模样,只要不仔细注意,几乎已经完全看不出他原本的外表是怎样的出众。
   而与他完全相反的是叶幕,他把一头的黑发染成了扎眼无比的铂金色,原本东方人的面孔在出神入化的化妆或者说伪装易容技巧下毫无压力地转换成了欧美的模样,一双银灰色的眼眸里流露着玩笑意味的漫不经心,他穿着粉红色的西装,俊美得极其风骚又张扬。
   一个是完全的泯然众人,一个却又是彻底的引人注目,谁能想象,这样两个咋一看完全没有交集的人,竟然就是名声赫赫的国际大盗组合Black & White。
   叶幕走过去,用这张迥然不同的脸露出一个维特所熟悉的笑容,欢快的讯息瞬间就充满了整个空间,他就如同从前无数次行动一样,伸出自己的手,轻轻地和维特不由自主也伸出的手掌轻轻一击,短促的脆响在空气中一拍而散,叶幕小声却坚定地说,“这次,我们一定会成功。”
   维特静静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度。阔别已久的同伴和久违了的誓言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心中尘封着不敢触碰的的记忆,封锁记忆的木门咯吱一声开了,里面是叶幕大大的笑脸。
   维特刻意忽视了那些让他怒不可遏的不愉快回忆,莹白的指尖微微弯曲,勾住叶幕与他相接的手掌,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薄薄的嘴唇向上弯了弯。
   “叮,维特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75.”
   999:难得看到宿主大人这么热血励志的样子呢。
   叶幕:攻略需要嘛,既然已经有很深的感情基础,不利用的话就太浪费了。
   999:……感觉有种一攻略完就要被抛弃的样子。
   叶幕不置可否,阳光地朝搭档告别就率先走了出去,随手勾起旁边的帽子戴上,只恨不得不能更风骚地向着奥尔加赌场进发。
   ·
   奥尔加大赌场,作为阿那兰最大的赌场,永远都灯火通明地上演着属于赌徒的狂欢。在这里,有的人一夜之间暴富,有的人一夕之间一无所有,上一秒你可能还做着百万富翁的美梦,每天笑着从金山上醒来,下一秒,你就可能负债累累到恨不得从奥尔加赌场顶楼自由落体好一了百了。
   所有的赌徒都知道,赌,除了必要的技巧之外,最关键的就是那一丝虚无缥缈的运气。而在奥尔加赌场,即使是最顶尖的赌王,也无法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能在这里一场不输地玩24个小时。奥尔加神秘的赌场主人更是立下规定,谁若是真能常胜不败,他就将亲自接见那个人。
   今天之前,在奥尔加赌场的连环胜绩还只有23小时,虽然离24小时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却再无法跨出去,这项记录也已经三年没人打破了。可是今天,却有人做到了。
   身穿粉红西装的金发少年单手撑着下巴,懒洋洋地坐在奥尔加赌场的赌桌前面,面前是让人眼红的堆积成山的筹码,如果按他的身高叠起来,几乎可以把他一整个完全淹没。
   可是任何人都不会想用任何东西淹没这个神话一样的少年,因为即使是赌徒,也依旧是人,只要是人,就不能不为一些过分出众的特质而动容,比如外貌,比如才华。
   而现在的这个少年,长得实在太好看了。他有一头贵气且迷人的铂金色头发,五官是欧美人一贯的立体却显得更小巧精致,一双银灰色的眼睛慵懒地半眯着,里面隐隐流转着一种神秘而无法言说的波光,他半靠着宽阔的桌子,粉红色西装的领结被他扯开,平白为他增添上一丝不羁的狂野,成山的筹码也被他随意地拨到一边,仿佛这些让人眼红的巨大财富在他面前却根本不值一提。
   也许……真的是不值一提吧。围观的众赌徒有点痴迷地看着人群最中心的人,这样的美人,本身就是一笔不下于任何宝藏的财富了,而他竟然还是如此一个上天的宠儿,到现在为止,他的连胜记录已经超过24个小时,这简直已经是极限,而他却还有继续赢下去的趋势。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