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3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3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9:22下载: TXT全本下载

钱被整整齐齐地装在一个信封里,就算原主饿得快死了都没有舍得去动。
   明明就算很想回去啊……叶幕靠着车窗看外面的风景,有点纠结,这么倔强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这孩子。
   出火车站的时候,叶幕实在饿得受不了了,他知道自己长得是不错的,于是决定出卖下美色,让人请他吃饭好了。他正四处寻找顺眼一点的冤大头,突然看到一个金头发的小鬼正偷偷摸摸从一个浑身挂满金链子的半秃顶大叔身上夹出一个钱包,事成之后,小鬼凭借体型的优势,在人群中一晃就消失了,显然对此事很是熟练,而那个大叔还无知无觉地和人高谈阔论,哈哈大笑着露出满口暴发户似的金牙。
   没什么道德感,如今还加了个大盗身份的叶幕于是就跟着在人群中泥鳅似的小鬼走了出去,看他紧张又得意地在角落里掏出战利品,然后嫌弃又愤怒地发现里面的钱只够买一个煎饼果子,最后拿着只够买一个煎饼果子的钱……买了一个煎饼果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愤愤地吃起来。
   小鬼头还在为今天那个看上去人傻钱多实际人傻归傻钱却很少的半秃顶大叔而郁郁,同时诅咒他连头上仅有的几根毛都全部掉光,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派了一下,一个眼熟的黑色皮夹就摇摇晃晃出现在了他面前,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懒洋洋地在他耳边说道,“偷秃顶大叔的钱可不是一个小孩子应该做的事情哦。”
   小鬼头顿时就吓住了,猛得从椅子上站起来,金碧色的眼眸吓得睁开极大,手上唯一的煎饼果子也被甩了出去,划出一道让人心碎的弧线。
   小鬼头听到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个身影就迅速地出现在他的前方,来人长臂一伸,精准地接住了堪堪坠落的小煎饼,挽救了它被浪费地投喂给大地母亲的命运,然后,在小鬼头说不出是惊恐还是崇拜的眼神中,心满意足地在上面咬了一口。
  
   第87章 第八个世界
  
   小鬼名字叫罗纳,今年十六岁,是当地的一个无组织无派别小混混,以偷窃和卖香烟为生,偷窃和卖香烟可以无缝切换。他今天刚在车站卖完香烟,就注意到了那个看上去就写着“我很有钱也很傻,快来偷我”的半秃大叔,凭借丰富的经验和纯熟的技巧,他很快就理所当然地得手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了人群。可是没想到,居然还是有人偷偷跟了上来。
   那个尾随他的可恶的人是一个东方男孩,有一头漂亮的黑色碎发,和一双仿佛永远都闪耀着明亮笑意的黑色眼眸,他背对着阳光,弯腰把他的煎饼捞起来的动作十分随意,却又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看上去就仿佛……艺术一般。
   罗纳不可遏制地为这个动作惊艳了一把,白嫩嫩的小脸蛋上升起两抹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羞的红晕,张着嘴巴说不出话。可是,他的幻想很快就又被面前的人破灭了,只见这个长得很漂亮身手也很漂亮的东方男孩在捡起了他今天的食物之后,就心满意足理所当然地递到自己的嘴里,咔哧一口吃得响亮,连漂亮的眼睛都微微眯起,似乎十分享受。
   罗纳的肚子忍不住“咕咕”叫了几声,其实,他也还没吃几口呢。叶幕注意到旁边小孩渴望又羞耻的目光,这才关切起来,想了想,依依不舍地把手上的煎饼送到小孩嘴边,肉疼地问,“你要吃一口吗?”
   罗纳被突然凑近的人吓了一大跳,耳根迅速变红,就像被火烧着了一样。他迅速地撇开眼,很大声地说,“都是你的口水了!我才不吃!”
   听到他的话之后,来人静默了一会儿,罗纳微微有些不安,刚想偷偷回头看一眼,一个油腻腻的吻就印在了他的右脸颊上,这个吻像羽毛一样在他的脸颊上一触即分,然后他就听到少年轻快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那这个就当谢礼啦”。
   这下不止耳根,罗纳是从头到脚都熟透了。这,这个轻浮的人!
   叶幕背着包,手里拿着一张地图,在阿那兰的街头巷尾寻找搭档的住址,身后跟着一个状似在东张西望的小拖油瓶。
   走了一会儿,叶幕实在头疼了,闪身躲进一个拐角,然后在小鬼慌慌张张地追上来的时候一把提住他的后衣领,“小鬼,不要再跟着我了。”他可是有正事的。
   小鬼挣扎了一会儿,愤愤地抬头看他,“我不叫小鬼!我叫罗纳!”
   叶幕无所谓地把罗纳放到地上,向前走去,“总之,不要跟着我就对了。”
   罗纳见叶幕是真的要走,急了,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有点委屈地说,“你吃了我的煎饼,就要做我师傅。”
   叶幕难以置信地看着小鬼,“……这代价也太惨重了。”
   罗纳感觉到叶幕的表情在看到他的时候有一丝的松动,马上就换上一副更委屈的表情,“对你来说是一个煎饼,对我来说,可是一星期的食物呢,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吃过东西了。”
   一星期没吃过东西才不是这种样子。真·饿过一星期的穷鬼·幕很不客气地想,可是在看到小鬼可怜巴巴又委屈的样子的时候,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算了,跟着就跟着吧。
   叶幕敲搭档的门的时候,看着腿上的挂件,突然莫名觉得自己像是带着个拖油瓶上门找老攻的小寡妇。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身穿白衣白裤的少年站在门内。比起叶幕,这个少年的身形要更为高大,隐隐透着股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脸部的线条很冷峻,鼻梁高挺,嘴唇轻薄,眼睛带着点贵族式的紫色,也如贵族一般的冷漠与疏离。
   看上去就和王子一样呢。叶幕在心底稍稍感叹了一下,这样一个少年,谁能想象得到他是一个小偷?不过……叶幕回想了一下自己如今的模样,的确也和小偷完全挂不上边啊。
   看到他之后,白衣少年愣了一下,然后眼神就变得更冷了,什么也没说,连叶幕的“hi”都还在半途中,他就直接把门“啪”一声关上了。
   叶幕啪啪啪拍了很久的门,他亲爱的搭档也没有再理会他,他只好没精打采地坐下来,依照自己的回忆,抽出纸条写了一串字,从门缝底下悄悄递了进去。
   尽管门还是纹丝不动的,可是叶幕敏感地感觉到,门后却传来了几声细微的动静,他知道,是他的纸条被人取走了。然后过了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了,维特站在门的背后,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你怎么知道。”
   叶幕的纸条上写的是听说他接了一票大的,所以想来和他再次合作。其实他也只是乱猜的,不过像这种顶级大盗,一般平时要么就是在筹备偷窃,要么就在偷窃中,要么就在逃亡,还有一小部分可能是在休息。既然维特依然这么安稳地生活在这里,那么他就打赌他真的是接到了活,并且正在准备中。
   叶幕推开门想进去,却被维特一把抓住了,那里正好是他受伤的地方,一直没好全的伤口顿时开始发疼。维特不知道叶幕的伤口,只是冷冷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很疼,可是叶幕却还是笑得轻快,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闪动着可爱的亮光,“我来找你啊。”
   这个笑容太明亮,里面不加掩饰的因为看到最好的朋友而开心的光芒是如此直接真实,维特不由得愣了愣,紧抓着叶幕的手也跟着松开了。叶幕赶紧抓住机会,侧身溜了进去。
   叶幕随手把背包丢到地上,自己坐了上去,撑着下巴看他,像一只看到胡萝卜的小兔子,眼睛亮晶晶充满期待地说,“亲爱的维特,让我们继续搭档吧。”
   维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不敢看叶幕的眼睛,浅紫色的眼眸中飘过一丝不自在,明明从前不会这样。忽然,他又想到了这个人一年前的背叛,心底压抑的愤怒顿时涌上来,转变为出口冰冷的嘲讽,“和你搭档,然后再被你出卖吗?”
   被人这么嘲讽,叶幕却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甚至连眼里的笑意都没有一丝的改变,他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反而理所当然地说道,“只要不被抓住,就不会有出卖不出卖的问题,上次是我们疏忽了,这次一定不会。”
   没有任何的解释,也没有一丁点愧疚和难过,叶幕的样子让维特的心又忍不住地冷下来,他重新恢复了刚才那种冷漠疏离的样子,沉默地转过身,错过了叶幕眼神中那一瞬间的黯然。他从桌子上拿了一份资料,正要递给叶幕,却发现叶幕蹲在地上,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东方人的体型原本就比较瘦小,所以他现在的模样仿佛一瞬间变成了只被人抛弃的小兔子,看上去可怜兮兮到引人心疼。
   小动物的杀伤力不可谓不大,维特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心软了,甚至还莫名升起一股愧疚,表情不自在地开口叫地上的小兔子,“喂……”
   小兔子一动不动。维特犹豫了一下,蹲下身靠近他,叫出那个很久没有叫过的称呼,“叶……”
   叶幕耳朵动了动,突然抬起头来,看到维特,很开心地又露出一个笑脸,兴冲冲地和他说,“刚才有十六只蚂蚁排队从我前面走过去呢,维你要注意你的厨房了哦。”
   维特的手猛得捏紧,脸色在一瞬间就沉了下来,他一把把资料塞进叶幕怀里,就怒气冲冲地走向自己的房间,不知道是生自己的气还是生叶幕的气。
   可惜他的暴走大业只进行到一半,他就又被人从后面挂住了,维特修养再好都忍不住额头冒起青筋,“下来!”
   “我不!”叶幕趴在他肩上,借着灵巧的身躯将脑袋探到他跟前,黑漆漆的眼睛荧光闪闪,可怜兮兮惨兮兮地说,“维特哥我没有钱了。”
   维特被叶幕过近的气息弄得突然心慌意乱,“你怎么会没钱。”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谁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守财奴。
   “我真的没钱了,饿了好多天,只吃了一个硬得像石头的黑面包和没放调料的煎饼,超级可怜的……”
   叶幕这么说以后,维特才感觉到身上的分量真的很轻很轻,眼前这张脸和一年前相比也瘦了不少,本来还是圆圆的,现在却瘦的只剩下连他的巴掌大小都不到了。
   也许,他也是难受的吧。维特这么想,忍不住放松了语气,“钱在抽屉里。”
   叶幕却好像扒上了瘾,乐呵呵地说,“太久没来了,不知道抽屉在哪里,维特哥帮我拿吧。”
   维特这次居然没生气,只是让他下来,当然还是被拒绝了。于是,叶幕就像个人形大包袱,黑压压地紧贴着一身白的维特,一起缓缓挪到了桌子前。
   叶幕有点好玩地看着维特微红的耳垂,再怎么老成,也还是个少年啊,况且还长得这么好看,要是999看到了,一定又要流口水了。
   想起999,叶幕不由得有点想念,不知道这次“升级”以后又会进化成什么样子。
   维特从抽屉里拿了一叠钞票,随手递给叶幕,声音硬邦邦的,“够了没?”
   叶幕的两眼顿时被绿绿的钞票占满,财迷本性暴露无疑,“啵”一声亲在维特的脸上,马上顺溜地从他身上滑下来,喜滋滋地在一旁点钞票去了。
   维特却愣在了原地,他其实有轻微的洁癖,从前就是叶幕也会避免和他过多亲密的接触,可是今天,他却让这个人一碰再碰,而且,他居然还一点也没有不自在。
   这是为什么……
   浅紫色如贵族一般的眼眸第一次露出了一点点疑惑,而让他疑惑的那个人,已经迅速点完钞票理完头发顺便还拉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过来的小鬼,笑眯眯地把他推出来,“打声招呼。”
   金头发的小鬼警惕地看了维特一眼,然后往后缩了缩,抓住叶幕的一片衣角,带着点不明显的敌意说,“你好,我是罗纳。”
   维特:……
   叶幕注意到两人之间奇异的氛围,果断选择遁了,丢下一句“你们要好好相处哦”就一溜烟跑得没影了,只剩下房门还在来回寂寞地摆动。
   ·
   叶幕今天是特意出来泡吧的。自从被情人烧死(……)又绑定了999系统之后,他就几乎没有泡过吧了,现在好不容易999还在升级,他又有时间,所以他打算去酒吧玩两把,也许还会有什么出其不意的收获。
   要去酒吧嘛,这么乖乖牌的样子可不行。叶幕对着反光玻璃镜,抓了几把头发把它弄得狂乱一些,然后把黑衬衫的扣子也解开,露出若隐若现的一片胸脯,眼神也微微一挑,显得更迷离暧昧,迅速从无害阳光小白兔变成了流连夜店酒吧的浪荡子。
   叶幕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吹了声口哨,悠悠然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酒吧。
   叶幕坐在吧台上,慢悠悠晃动手里的酒瓶,出众的外貌加上优雅中夹杂轻浮的气质,很快就有人投来若有若无或暧昧或惊艳或夹带迷离情欲意味的目光。叶幕好像毫无所觉一样地喝酒,眼底却把周围一溜人都物色了个精光,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个还不错的。
   叶幕暗示性地朝他勾了勾手,那人果然就抛下自己的同伴过来了。叶幕隔着明明暗暗的灯红酒绿打量近距离打量了明显兴奋到呼吸急促的男人一眼,长相八分,勉强到他的标准;肌肉线条不错,应该练过……整体,还可以。
   叶幕暗示性地舔了舔嘴角,示意他先到酒吧一个角落那边等他,然后自己到卫生间整理了一下着装,就走到那个角落,一把掰过背对着他的男人,仰头吻了上去。
   男人不知为何一开始竟然有些挣扎,可在感觉到来人高超的吻技与口中清甜的气息之后,他就渐渐开始配合起来,手也不由自主地搭上这人的腰,在感觉到掌中细软的触感之后更是加大了力度开始上下摩挲,甚至悄悄抚弄到了那挺翘的臀部上。
   很主动嘛……明明刚刚看着还是一脸老实的样子。叶幕感受到对方渐渐有反客为主的意识,连舌头都毫不客气地卷到他口中,一一扫过他的牙龈,一双大手也把他越抱越紧,他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睛。
   透过红绿交错的光影,叶幕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幽深暗沉冲透着霸道的眼眸,鼻梁是欧洲人一贯的高挺,嘴巴……贴着他看不到,但是,这个人绝对不是他刚才看中的那个人!
   居然吻错了人。而且,这个人……叶幕的脑中闪过模糊的影子,他猛地睁大眼睛,这个人,不就是那个把他的右手废了的议员吗?!
   十指连心,那种韧带齐齐断裂的感觉突然顺过久远的记忆蔓延到脑中,带给他一阵阵心惊胆战的战栗。而霸道议员大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专心,还惩罚性地在他的舌尖咬了一口,叶幕忍不住发出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呻吟。
  
   第88章 第八个世界
  
   叶幕此时的脑中很纠结。一方面,他因为身体本能的记忆对面前的男人感到恐惧,可另一方面,这种因为极端的恐惧而伴随产生的快感也让他感到极端的兴奋。
   虽然害怕到连头皮都已经开始发麻,可是叶幕却没办法推开身上的人,甚至连稍稍分开点都做不到,过分霸道的拥抱仿佛一个囚牢将他紧紧锁住,不容许他挣扎,不容许他抗拒,他逐渐从侵入变成被侵入,连呼吸的节奏都被迫遵循着男人的呼吸。
   过分闹腾的酒吧,尽管失去了一个灯光下的美人让人遗憾,可是人们还是很快就投入到新的激情之中,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激烈而淫靡的纠缠,或者说,在无数个这样的角落里,也有着无数同样的场景在上演,所以他们也见怪不怪了。
   震耳欲聋的重金属响声里,叶幕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乌黑的眼眸变得水光潋滟,独属于东方的美妙风情让身上的男人似乎也着了迷,控制不住的啄吻不断地落在叶幕湿润的眼睫上。
   男人缓缓移动到叶幕的耳边,用因为饱含情欲而显得尤其低哑性感的声音调侃他,“一开始不是很热情吗?”
   叶幕被动承受着身上的重量,已经开始思考怎么逃脱了。刺激归刺激,但要是因为一夜风流连小命都没了,那可就不好玩了。他可是记得这位议员大人说过,“下次再出现在我面前,就不只是一只手这么简单了。”万幸的是,似乎因为灯光的原因或者是因为议员先生日理万机,也没空去记一个小偷的样貌,所以总之,他没有被认出来。
   不得不承认,比起欧洲人高大的身形,叶幕真的可以算是“娇小”。弱小的动物要撂倒霸王龙,那么第一步就是迷惑。
   叶幕摊在沙发上,一副被吻得意乱神迷的模样,见男人停下来,马上开始不满地哼哼,从鼻子里发出的带着黏腻鼻音的呻吟好像一把催情剂,立马就把男人的火点燃。可是虽然眼里已经燃烧着几乎能灼伤人的火焰,议员先生还是率先询问了一下身下的小美人,他问,“你想要什么?”
   这句话咋一听有点像类似于红灯区客人朝妓女询问的“一晚上多少钱”,可是叶幕知道这个男人绝不是问这个,而是在试探。毕竟突然在这种地方出现这么一个非常主动的人,对身为议员的他来说的确有点可疑。
   在对方起疑的时候,其实任何解释都是没有办法完全消除疑惑的。一般情况下,逃避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在现在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刻,叶幕反而可以好好利用一把。
   自己别样的祈求没有得到回应,叶幕显然感到很迷茫,睁着湿漉漉的眼睛很是不知所措地看着身上的人,被吻得愈发殷红的嘴唇像是索吻一样微微张开,身体也开始难耐地扭动。
   议员先生本来想恐吓一下这个无故出现的东方小美人,可没想到对方却完全听不懂他的威胁,甚至还胆大包天地开始不动声色地往他的衣襟里探,丝毫不知道即将到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危险。叶幕这种深陷情欲的,迷迷蒙蒙又大胆的模样让他把持不住,于是他果断抛弃了那点微不足道的怀疑,再次俯身到这具美好到不可思议的身体上,然后呜呜咽咽的水声与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又在小角落里传开。
   等到男人已经按捺不住地想要一逞兽欲时,身下的小美人却突然开始反抗了。男人很好脾气地忍着硬邦邦的欲望,安慰性地在小美人诱人的眼睑上吻了吻,“怎么了?”
   叶小美人有点委屈地看着他,“不要在这里。”
   原来是害羞了。男人想了想周围的环境,看得出来身下的男孩年纪不大,虽然一开始很奔放,后来却渐渐变得羞涩起来,这一次也很有可能是他第一次,第一次就在这里,的确过分狂野了些。议员先生有些心软了,于是很体贴地抱着叶幕来到旁边的一个房间,然后在上锁时候迅速化身野兽,压着叶幕在门板上就啃咬起来。
   叶幕很配合地时不时发出享受的叹息声,一点也不反抗地任由身上的人变着花样侵犯,眼神却渐渐清明。他的手顺着对方的背脊往上,仿佛是做爱中最自然的迷乱反应,在他的手终于停到对方后脖子处的时候,叶幕猛地一个手刀下去,上一秒还在奋力耕耘的男人就立马软软地倒在他身上。
   叶幕把男人扔在床上,稍微有点舍不得地看了眼昏迷中的男人一眼,虽然紧闭着眼睛,可他的眉毛依然紧紧皱着,好像不满似的。床上的人英俊得有些性感,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上下,眼下不远还长着一颗泪痣,看上去有种别样的气质。
   叶幕好心地给他盖上了被子,翻身从窗户跳出去,晚了,也该回家了。
   ·
   阿那兰是个多雨的城市,有人专门统计过,一个月三十天,阿那兰几乎有二十多天都在下雨,除开阴天,真正阳光明媚的日子少之又少。
   夜里十点,一身白色衣裤的冷峻少年站在未关的窗前,伸出手指探出窗外,接住了一滴从灰扑扑的天幕中落下的雨点,小雨点在他白皙饱满的指腹上停留了一瞬,就脆弱地崩溃成一滩从他的指尖滑落。少年淡紫色的眼眸好像随着雨滴的破碎也有了一丝的波澜,他想起,那个嬉皮笑脸的家伙,今天出门的时候好像没有带伞吧。
   在阿那兰出门都不带伞,这家伙,真是比从前更不让人省心了。
   维特面无表情地翻出自己的雨伞,走到客厅的时候,正好碰到叶幕带回来的那个小鬼也一身湿淋淋的回来了。虽然并不耐烦多了一个人,可出于人道主义,他还是询问了一声,并让小鬼去换套干净的衣服。
   金发小鬼罗纳绷着一张脸,身上的每一道气息都散发着“我很不高兴”的讯息,他径自拿了一条毛巾给自己擦满头的金毛,动作粗暴且一声不吭,最后索性就盖着毛巾蹲在墙角一动不动了,背影看上去像在生闷气。
   维特没有理会他,掏出手机给叶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