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2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2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8:33下载: TXT全本下载

硬下心肠。那孩子害怕到脸色发白的模样让他心疼,那副单薄却倔强的模样又让他心动,他能怎么样呢,他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可是在他面前,他就像没有底线一样一退再退,偏偏还心甘情愿。也许有一天,就算这个孩子真的把毒药端到他面前,他也会没法抗拒地喝下去吧。
   他想要这个孩子,想要全部的他,就算知道他心里有别人,他也还是不想放弃。所以他又开始了他习以为常的算计,他知道,想要的东西就要去争,去抢,不争不抢,结果只有失去。
   他的确成功了,叶幕最终已经答应和他在一起,也决定完全抛弃过去。可是,为什么他却消失了呢,不是约好了的吗?
   从绝影楼回来后,他先是等他,然后又开始找他,可是他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人却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再没有人见过他。
   第一年,他发疯一样地调动手下所有的人遍寻他的踪迹,不计一切代价,昏天黑地地找。
   第二年,他还是一样地找,尽管没有任何消息;第三年,他渐渐感到有些无力了,只要哪怕有一丝的消息,他也能坚持下去,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有时候他甚至怀疑,小幕是不是只是从他的幻想中变化出来的一个幻影,他太孤独,所以连假的都忍不住当了真。
   第四年,虽然他还在找,可是却几乎已经绝望了。那一年,他还听说叶流心把绝影楼遣散了。一开始,他以为是叶流心把叶幕关起来了,还专门上门讨过人,可是小幕也不在那里。叶流心憔悴了不少,当他看到他的时候,他再也没有从前意气风发的模样,眼眶深黑,精神萎靡,好像成了一株长在悬崖底下不见天日的枯草,唯一最有生机的,还是他手上的那只蓝眼睛的白色小猫。
   院前的梧桐叶不知落了几回,沈轻霜还是没有叶幕的消息,他已经失望过无数回,却始终还是无法习惯。现在,他已经不再奢望小幕会回到他身边,只希望他能一切安好,平平安安的即可。
   可是,就连这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愿望,到最后,都被打破了。
   又是一个雨天。沈轻霜其实很不喜欢雨天,因为这总会让他尤其深刻地想起叶幕的离开,缠缠绵绵的雨丝就像一片片凌迟他心脏的利刃,痛得他几乎站立不稳,即便是过了这么久,也仍旧让人血淋淋得难受。
   手下的暗卫长带来了一个人,是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小疯子,小疯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手里却紧紧抱着一根枯萎的桃花枝,好像那是他最珍贵的宝贝,他一下傻笑,一下又哭得肝肠寸断,嘴里喃喃“公子,公子对不起……”
   暗卫长说,这人是从前叶公子收养过的一个小孩,名叫陈殊,和叶公子从前执行过的一次任务有关,他也是最近才找到他的。
   沈轻霜像是突然看到了希望,不顾那人身上的污脏,亲切地把陈殊从地上拉起来,殷切地问,“你知道你们家公子现在在何处吗?”
   陈殊本来抱着桃花枝傻笑,听到沈轻霜的发问,突然就撕心裂肺地开始嚎叫大哭,“公子,公子他被我杀死了。”
   沈轻霜脸上的笑容僵住,“你说什么?”
   陈殊滚到地上,瑟瑟发抖地蜷缩成一团,抽噎着抱紧手中的桃花,“公子,对不起,小殊错了……对不起……”
   沈轻霜甩开拦住他的暗卫长,完全失了理智与风度,一把揪住陈殊的领子,眼底蔓延出一种病态的血红色,恶狠狠地质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暗卫长早想到主子会接受不了,可是已经这么多年了,主子还是这么一副样子,他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痛过以后应当就没事了,于是才把陈殊带来了,可他现在这幅模样,哪里像是会“没事”的样子。
   沈轻霜问了半天也没有结果,暗卫长终于忍不住出声,“叶公子他,约莫,真是去了。”
   他把自己的猜测与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沈轻霜怔怔地听着,半晌,他缓缓起身,脸白得不像一个活人,暗卫长担心地看着他,想要扶他一把,沈轻霜却摆摆手,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往回走,背影看上去既单薄又有着难以言喻的孤寂。
   暗卫长看着地上的少年,请示道,“这个孩子怎么处理?”
   凶手怎么处理?处理了,小幕能回来吗?沈轻霜一想到叶幕死在他亲自收养的孩子手上,死在了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他就感觉到心脏麻木一样地疼,小幕死的时候,很害怕吧。他本来想让他死,死无全尸,脑中一瞬间转过各种惨绝人寰的死法。但在最后,他却想到了叶幕曾经说,他不喜欢杀人。一种巨大的疲惫感拢上心头,沈轻霜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这么的没意思,最终,他只是淡淡说了句,“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说完后,他就游魂一样地走了。不知不觉,他走到窗前停下,看到案上的茶盏,他习惯性地想要拿起喝一口。可猝不及防之间,他的口中却猛得呕出一口鲜血,清茶顿时变成了血水。
   他看着血水中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这才感受到了最深最深的孤独,而能让他不再孤独的人,原来早已经不在了,也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第85章 略ooc的花花番外
  
   花见雪番外之一:回家
   当叶幕回到系统空间的时候,他还是懵逼的,好不容易他想留下来一次,结果却是……被自己亲手捡的狼崽子捅死了?
   说起来,花花同学似乎才刚回来,临走前才约定好一起回家乡,结果一回来,却发现他已经死在那里了,这酸爽……
   999从屏幕里扎出来,抖抖毛毛,嘤嘤嘤地叫,“宿主大人TAT”
   虽然承诺一般是用来骗人的,可是这一次,叶幕是真的想留下来的。想了一会儿,叶幕问道,“这些世界都是数据吧,那么,有没有应对宿主突发死亡而设定的相关程序?”
   999一脸懵逼,听不懂。
   叶幕叹了口气,“就是能让我再回到那个身体的办法。”
   999这才理解了,翻身在内部找了半天,“有!不过要用积分兑换!”
   叶幕点头,“那就启动吧。”
   一阵白光闪过,叶幕和999又消失在系统空间。
   ·
   缓缓飘落的樱花雨中,花见雪跪在地上,一层又一层地给爱人的尸体盖上粉红色的花瓣,叶幕的脸在层层叠叠的花瓣中显得更苍白,空寂的樱花林中,只有他们两个人,连空气都仿佛都是静默的。
   应该要让小叶叶入土为安的,花见雪知道,可是,他却舍不得。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离开前,他们还是好好的,甚至已经约定好要一起回到他的家乡,可是,等他一回来,却看到他躺在血泊里。为什么他要出门?为什么他要那么放心让他和别人待在一起?为什么他连自己最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风吹过林间,带来呜呜的哀鸣响动,粉红色的樱花瓣上突然又沾上一颗颗晶莹的泪珠。
   这时,本应是死人的人突然动了动。花见雪一个人哭得正投入,没注意到。过了一会儿,一双冰凉的手突然抚上某人梨花带雨的脸,这凉丝丝的感觉,让花见雪在泪眼朦胧中都不由自主地发了个抖。
   叶幕眨眨眼,叹息道,“怎么哭得这么伤心,这么动人,这么让人心疼。”
   一般人看到死人诈尸了会是什么样子?惊吓,恐惧,或者大叫?总之不会是淡定。不过花花同学很争气,既没大叫也没惊慌失措,只是很文静地咽了口口水。
   叶幕收回手,给他反应的时间。花花很是懵逼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他才有点不敢相信似的摸了摸叶幕的脸,喃喃,“小叶叶,你不是死了吗?”
   叶幕面无表情道,“是啊,死了,其实我现在是鬼。”
   听到叶幕居然还能开玩笑,花见雪才彻底相信了叶幕真的又“活”过来了,一时间从大悲到大喜,眼泪竟然又楚楚动人地掉下来。
   不过哭归哭,花见雪一点也不含糊地就把叶幕扑倒了,厚厚的樱花瓣如今反而像是天然的床铺似的,被扑倒在上面也觉得软绵绵的。
   叶幕拍拍花见雪的背,声音突然带上了一点阴森森的暗哑,“我是鬼哦,你不怕?”
   花见雪幸福地搂着叶幕,甜甜地说,“我不怕。”
   “为什么?”其实,严格上来说,他的确算是诈尸了,真的一点也不害怕吗?
   花见雪犹自想了一会儿,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叶幕差点被他的话噎死,眼角微微抽搐,“中文不好就不要随便拽诗词。”
   花见雪听话,搂紧他,“好。”
   叶幕感觉腹部还是有点疼的,于是提醒花花同学抱够了就起来。花见雪一听叶幕不让他抱了,反而马上就抱得更紧了,“不要!”
   花见雪长得再美那也是一个高高大大的成年男人,这么一下压下来让叶幕感觉就和即将胸口碎大石似的,顿时一口浓血就呕在喉咙里,心想我千辛万苦地活了,可别被你一抱又抱死了。
   叶幕悲凉地思忖,现在的花花同学是听不进去别的话了,但如果直接说他被抱疼了……刚才那张哭得梨花带雨肝肠寸断的脸在叶幕脑中略过,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决定侧面出击,对身上要人命的大石头说,“不是要回你家乡吗?快放开。”
   大石头却很执拗,死也不放手,不仅不放手,居然还撒娇了,“不要嘛。”
   这声撒娇的杀伤力不可谓不大,婉转缠绵得仿佛要把人的骨头都听酥了。叶幕没辙了,苦逼地瘫在地上,“好吧,那你就抱着。把我抱死了,咋俩也算提前“回老家”了。”
   花见雪闷闷笑了,总算放开他,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认真道,“不许说这种话。”
   叶幕总算得以呼出一口气,感到如释重负,同时也觉得饿了,于是就让小花同学带点吃的来。花见雪本来不想离开,可是一看叶幕这么虚弱的模样,也不舍得让他动了,这里是他的地盘,应当不会出什么事,于是就一步三回头地去了。
   他的小屋就在旁边,花见雪以最快的速度带出干粮,迅速地往回赶。可他万万没想到,等他回到原地的时候,满地的樱花还在,可是说好要等他的人,竟然又消失了。一瞬间,花见雪仿佛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为什么总在给了他希望之后,又不断地让他失望?为什么偏偏对他这么残忍?
   美人黯然,那是很招人疼的。当叶幕散完步回来,看到的就是花见雪愣愣地站在原地,没精打采好像蔫掉的小花一样的模样,于是……心疼了。
   叶幕走过去,放软了声音,“怎么了,又这么伤心的样子。”
   花见雪仿佛不能相信一样地看向叶幕,手里的干粮吧嗒一声掉在地上,“小,小叶叶……”
   叶幕踮起脚尖抱住他脖子,亲了亲他湿润的眼睛,“身体有点麻,去散个步而已。不是说好了的,要陪你回家的。”
   熟悉的身体重新回到他的怀中,花见雪总算从再度失去的巨大悲凉中回过神来。眼前叶幕就在这里,眼眸中转动着温柔的流光,嘴里细细诉说着对他的承诺。他是真实的,不是梦中的幻影;他的身体是温暖的,不是冷冰冰的让人绝望的没有一点生机,他说,他要和他一起回家。
   花见雪现在才感觉到最完全的真实,他的小叶叶,是真的回来了,真的要和他一起回家了。他抱住叶幕,想要说些什么,却脸红红地说不出口,只好很委屈地支吾,“干粮掉了。”
   叶幕心想这是谁委屈呢,回抱住他,“掉了就掉了吧。”
   樱花林里,落英缤纷,另一种意义上久别重逢的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他们的时间还很长很长。
  
   第86章 第八个世界
  
   低矮破败的贫民窟小屋内,古老的黄灯光摇摇晃晃,映照出灰褐色泥墙上一个少年纤细的影子。
   少年躺在靠墙的小床板上,黑亮的碎发上挂着未干的水珠,底下是紧闭着的双眼和有些苍白的皮肤,他的嘴唇有些微微起皮,整个人无力地陷在昏睡之中,时不时发出一声不太舒服的呻吟。
   叶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醒来的,他艰难地撑起身子,只觉得浑身都绵软无力,脑袋很沉,肚子也很饿。他发现自己的枕边正放着一个用油纸包好的黑馒头,不是黑米馒头,而是真真正正的“黑”馒头。叶幕看了一眼,果断移开了视线,然后准备给自己找点好吃的。可是等他溜达完一圈以后,他又回到了枕头边,拿起了那个被他嫌弃的馒头,表情木然地咬了一口。
   ……居然穷到全家都只剩一个看上去已经馊了的黑馒头。这次的穿越对象,很穷啊。
   叶幕一边奋力啃着黑馒头,一边联合原身的记忆回想所知不多的剧情,999被他送去升级了,来的时候因为心神有点恍惚,他也没怎么看详细的剧情介绍,只知道他这次的身份,貌似是个贼。
   叶幕刚有这个想法,从心脏处就传来剧烈的类似抗议的震动,这震动太激烈,差点让叶幕把刚吃下的黑馒头又吐了出来。好不容易才吃下去,吐出来就太亏了,况且这副身体还这么虚弱。叶幕没法子,只好一个劲儿地纠正,不是贼,不是贼,是大盗,是大盗……原身躁动的意识这才心满意足地平息下来。
   是的,这次叶幕穿越的身份是一个大盗。在系统空间的时候,叶幕只看了与穿越身份有关的人物介绍,所以现在,他只能凭借脑海中的记忆回想出一些剧情。
   他这次的身份,准确地说,是著名的国际大盗黑白二人组之一的“Black”,他的搭档叫“White”。从四年前开始,横空出世又胆大包天的Black & White组合在重重包围的M国总统府邸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悬挂在客厅中的提香名画,从此“Black & White”的名字就出现在了国际通缉令中,同时,他们也一偷成名,更是在之后的各个行动中从未有过败绩,成为了小偷界……不,大盗界神话一般的存在。
   在外界看来,到现在为止,“黑白”也依旧是常胜不败的代名词,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个组合在一年前就彻彻底底地失败了一次,因为这次的失败,“黑白”中两人的关系也完全破裂了。
   按理说,这样一个能被称为神话的组合,除了无与伦比的搭配默契之外,他们的情谊必定也是十分深厚的,原主和White的确是从小在贫民窟一起长大的铁哥们,即使是失败了一次也不会造成关系直接破裂这么严重的后果。他们破裂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其中一人的背叛,而原主,就是组合中那个“背叛”的人。
   在那一次的行动中,尽管他们已经偷出了雇主要求的东西,可是在成功之后,他们却不慎泄露了行踪,最后一起被失主抓了起来。被偷的是一个行政议员,手里很有些势力,把他们抓起来后就关到了地下室对他们严刑拷打,逼问他们被偷的雕塑的下落。
   原身的搭档,也就是 “white”虽然平时闷不吭声,但是其实是个硬骨头,就算被打得几乎要残了也还是一声不吭,议员在他身上寻找答案无果,于是就转向了原主。也许是看到搭档被打的惨状,原主在第一道鞭子落下来之前,就很怂地直接投降了,人家都还没问,他就把自己的老底都揭了个底朝天。
   在white眼中,这是原主对他的第一次背叛,虽然不齿,但是也并不至于就造成决裂。严重的是紧跟着,他又迎来了原主的第二次背叛。
   在找回丢失的东西之后,议员并不想放过这两个胆敢在他府上公然作案的小偷,他知道他们的名气很大,他也知道,他们的名气之所以大,和他们组合之间的非凡默契是紧密关联的,没有了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他们都不再是那个名动天下的,连M国总统府都能来去自如的顶级大盗。
   于是,深谙人心的议员失主坐在地下室昏暗的椅子上,摩梭着手中的咖啡杯说出了对他们的仲裁:他们两人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而另一个人,却要为他们这次的不敬付出代价,谁先向他认错投降,谁就能得到活着出去的机会。
   理所当然的,原主又很怂地认错了,他似乎还生怕搭档抢了他的机会,议员才刚把话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表示了自己的臣服,还顺带把他们的偷盗大业贬得一文不值。
   原主的话取悦了议员,却惹怒了他的搭档White,就算被锁链烤着,也是一副恨不得吃了他模样。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从小到大最好的伙伴,和他相约要成为名流千古的顶级大盗的Black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不仅贪生怕死,还将他们的“事业”贬得一文不值。
   原主是成功地被放了,可这也意味着,White 就即将被枪击。不过他倒是运气好,议员认为一个小偷就算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在他的重重防卫下逃生,在他即将被枪决的时候,手下突然传来消息,说宅邸的安保系统又响起了警报,于是议员不得不离开,并且把大部分人都带走了。White则凭借这时候的骚乱,成功地逃出升天,而之后,Black & White组合也就破裂了。
   White以为他遭受到了原主的背叛,可是实际上,原主在逃出去之后,马上转身就把被找回的雕塑又偷了出来,也正是因为他,所以才有了White枪决前的那次骚乱,他做出示弱的模样,不过是为了放松议员的警惕,让他以为他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这样才能让他们两个都成功逃脱出来。
   最后,他们两个的确都成功逃脱了,可是原主用来吃饭的右手却受了无法愈合的致命伤,手部的韧带被刀齐齐切断,再也不复从前的灵巧,别说偷盗了,就连一些日常的动作做出来都十分困难。原主显然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也没有再去找昔日的好兄弟兼搭档,就算知道他还在误会自己,也没有做一丁点的解释。他把财产连同那件重新偷出来的雕塑都留给了搭档,自己却一个人回到了从前的贫民窟,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靠着隔壁老奶奶的好心帮助才活了下来。
   其实原本作为一个年轻人,就算不能偷东西(……),至少活下来还是可以的,可是原主又是一个很坚持的人,认为一个大盗不应该做这种自降格调的事情(……),就算饿个半死也不肯出去做别的事情,所以,最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叶幕回想完一切,脑仁略微有点疼,这也实在太倔了点,不管怎么样,总要先活下去吧。如果是从前的叶幕,必定不会对原主的所作所为有什么赞同的看法,可是他已经来到了这具身体,身体里的意志也就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他,虽然依然不是那么同意原主的作法,却依稀对“大盗”这个职业有了种莫名的归属感。
   叶幕无奈地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根筷子,那他就在攻略撩汉的同时,顺便把Black & White的神话延续下去好了。细细的筷子在叶幕完好的左手间灵巧地来回转动,还好,虽然没了右手,他的左手也一样可以开弓。
   叶幕不是原主,当然不会一直待在贫民窟,他必须要离开,然后去找到那个误会他的搭档。首先,先去和隔壁好心的老奶奶告别吧。
   叶幕背着自己唯一的财产——一只单肩包,在那扇破旧的门前敲了敲,犹豫地推开,“卡萨尔奶奶?”
   贫民窟如出一辙的黑暗基调迎面而来,夹杂着灰扑扑的许久没有打扫的烟尘气,呛得叶幕都忍不住咳了两声,黑暗中才缓缓走出一个慢悠悠的身影。
   卡萨尔奶奶年纪已经很大了,鼻梁上架着副厚厚的老花镜,他眯了眯眼才看清楚逆光的俊秀东方少年,少年黑亮的瞳孔与发丝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闪光,虽然有点虚弱,那股子阳光却让人由衷地感到欢喜与快乐。
   卡萨尔奶奶一看是叶幕就高兴了,乐呵呵地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奶酪包,“小叶饿了吧,快吃点面包。”
   叶幕其实不太想拿,都是住在贫民窟里,卡萨尔奶奶估计也过得不是很容易,他一个年轻人,拿老年人的东西,实在说不过去。可是他刚想拒绝,他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咕叫了。
   卡萨尔奶奶忍不住笑起来,硬是把面包塞进他怀里,然后偷偷附在叶幕耳边说,“昨天奶奶摸到一票大的,可以够我们吃很多天的奶酪包了呢。”
   叶幕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面容慈祥的老奶奶,居然,连隔壁的邻居也是小偷吗?他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原主和他的搭档居然会把当小偷当成毕生最高的职业了。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卡萨尔奶奶,叶幕登上了前往维特所在城市阿那兰的列车。说来也巧,在原主的背包内居然正好存着足够买一张火车票的钱,这些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