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0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0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6:31下载: TXT全本下载

全部吞噬。
  
   第81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十四
  
   尽管内心有如火烧,可表面上,沈轻霜却一副好像守着叶幕过了很久的模样,更加有意无意地引导叶幕往暧昧的方向想,直接把花见雪的戏份顶了个干净。
   虽然酒量好,叶幕也的确喝了很多酒,当他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走进来的居然不是花见雪,而是沈轻霜,脑中霎时就转过无数想法与猜测,其中最可能的一种,就是小花同学被这个黑心白月光悲惨地炮灰掉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
   默哀三分钟。
   系统没有提示花见雪有生命危险,那估计就还是活着的,昨晚做完以后,花见雪基本算攻略完了,还有剩下的五点,在最后再来刷刷存在感就可以了。
   昨天,叶幕特意选了离永安王府比较近的一家酒肆,就是为了能让沈轻霜来得更容易,可没想到,沈轻霜因为有事没来,花见雪却来了。既然来了,就不能浪费。
   作为“叶幕”,他给不了花见雪真正的“爱”,只能给他“身体”。他那么一暗示,花花小鱼儿果然就上钩了。叶幕本想在早上醒来的时候顺便把花花好感度刷满,没想到花花不给力,被沈轻霜钻了空子。经过短暂的思考,叶幕就决定将错就错。只是,如果叶流心看到了自己的现任爱人和白月光在一起了,不知道心里会是什么五味杂陈的感想。
   999:会是什么感想呢!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重NTR啊,好刺激。
   叶幕:他很快就知道了。不过,小九,你是不是……学坏了。
   999:^ ^嘿嘿。
   叶幕毕竟是叶幕,虽然才刚满18,但他也是绝影楼千里挑一的杀手,从小冷静果敢,即使是在这种极度扭曲三观的情况下,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还是很快恢复了理智。但是理智归理智,对一个十八岁刚刚长成的孩子来说,这还是略微有些难以接受的,他的表情很冷静,放在被子上的手却紧张地蜷缩起来,“我们……”
   沈轻霜挪开黏在叶幕脖子上的视线,茶色的眼眸中泛起融融暖意,暧昧地说,“昨晚,小幕可真是热情呢。”
   他不说他们真的做过,只说这种暧昧模棱两可的回答,却最好地起到了暗示作用,如果叶幕真的是原装货,恐怕真的要被他骗惨了。
   999:霜霜好聪明。星星眼
   叶幕:……
   叶幕的手微微发抖,心中的疑问被证实,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他居然,和父亲以外的人发生了关系,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巨大的冲击,甚至丝毫不亚于昨天听到的那场对话。
   沈轻霜怎么会允许他犹豫不决,他的手很快就环上叶幕的腰,这腰肢软得不可思议,又细得不可思议,被他一手就能环在怀里。他眼眸中浅浅的茶色顿时染上一丝占有的暗沉,却被他强压下来,转而柔声道,“小幕在害羞吗?”
   叶幕低着头不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荒唐的事情,普天之下有几个人会遇到,遇到了,又有几个人还能那么从容淡定。沈轻霜知道叶幕现在的心里一定在翻江倒海地经受着巨大的变化,他不催促他,就这么让他自己思考了一会儿,最后,他才靠着叶幕通红的耳垂,喃喃说了句,“小幕可要对霜哥哥负责啊。”
   999:霜哥哥(≧▽≦)
   叶幕:这么激动啊……
   叶幕的脑中一时感慨万千,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情敌睡了,情敌还要求自己负责,正常人会有什么反应?算了,正常人都不会遇到这种事情的。叶幕脸色晕红,因为沈轻霜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忍不住含住了他的耳垂,似乎是刻意让他无法忽视似的,还有濡湿的水声响起在他耳畔。
   昨晚刚有了第一次,叶幕的身体其实有点累,可沈轻霜却像是真想来一发一样,而叶幕不着寸缕的身体几乎给他提供了最大的便利,他的动作温柔却有着不可忽视的强势,纤长的手指在他身上来回爱抚,夹带浓厚欲望的吻也开始往下,一点点印在他身上原有的吻痕上,好像想用自己的吻将那些别人的痕迹通通覆盖掉。
   其实也可以理解,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做了,他还要装作是和自己做的,这种极端的郁闷下,他没有强上了他已经算克制了。
   可惜还有正事,叶幕不得不喘息着打断沈轻霜的动作,“停下。”
   沈轻霜依言停下,“怎么了,‘昨晚’不是好好的吗?”在说“昨晚”两个字的时候,沈轻霜的语气不自觉地加重,隐隐有种压抑的咬牙切齿。
   叶幕摇摇头,坚决地与他拉开距离,平复了一下呼吸后认真道,“我要回去一趟。”
   “什么?”
   叶幕不管沈轻霜突然骤变的语气,继续道,“我得回去。”
   沈轻霜的眼中倏然涌起风暴,声音淡淡的有点冷,“回你那个好父亲那里?”
   叶幕的脸色闪过一丝受伤,“我必须回去一趟。不过……”叶幕突然牵起沈轻霜的手,承诺一般地说道,“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沈轻霜愣住。叶幕道,“父亲他,叶流心,毕竟对我有养育之恩,虽然我们……可是,我还是需要向他告别。”
   “三天后,你在十里亭等我,到时候,我们就一起离开。”
   沈轻霜半天没反应,好一会儿才有点不敢相信地说,“从此,再也不回去了?”
   想起往事,叶幕还有些黯然,可是,他依旧对沈轻霜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不回去了。”
   叶幕平时是很少笑的,甚至还有些刻板,虽然长得很好,却不免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距离感。这样的人一旦笑了,就像是冰封的湖泊裂开一道缝隙,那一瞬间破冰的脆响是无与伦比的美好。
   沈轻霜难得有些失态了,他结结巴巴地说了些话,叶幕没听清,他自己估计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耳根悄悄染上一抹红色。沈轻霜感到,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欢喜,茶色的眼眸中冷意尽数褪去,他的语气缠绵温软,“好,我等你。”
   “叮,沈轻霜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90。”
   叶幕见他答应了,松了口气,想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于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想给自己穿上衣服。
   他刚起身,沈轻霜不满足的手就把他一勾,没有防备的叶幕就跌进了他的怀里,只听沈轻霜的声音在他耳畔说道,“再来一次。”
   叶幕为难道,“我有点累。”
   沈轻霜目光不善地逡巡了一遍叶幕身上不属于他的斑斑吻痕,不得不后退一步,说道,“我就亲一亲,不进去。”无论如何,那些碍眼的痕迹必须要消失。
   这话说的,和毛头小子哄女朋友上床似的。叶幕默默吐槽,然后就和沈轻霜滚到了一起。
   沈轻霜倒是言出必行,说不进去就不进去,但是毫不含糊地把叶幕从头到脚都吻了个遍。到最后,叶幕都被他撩得火起,正想让他进来,结果沈轻霜却一脸正经地放开了他,弄得叶幕很郁闷。
   ·
   古藤盘援缠绕着孤独挺立的枯木,雨丝细细密密地飘飞,山峦静默无声。山间的古楼维持着最古老的雕梁画栋,如同亘古不变一般地耸立在这里。
   叶流心站在细雨中,满头青丝缭乱,湿湿的几乎垂到地上,他身穿宽大的玄色衣袍,胸前微微鼓起,从敞开的衣襟中可以看到,里面小心翼翼地躲着一只雪白的毛团,它半眯着湛蓝色的眼,小爪子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叶流心温柔地抚摸了怀里的小东西一下,想起许多年前,当叶幕还是一个连他膝盖都不到的小娃娃的时候,胆子小得几乎看不到身为一个杀手的前途,害怕落单,害怕见血,甚至连夜里打个雷,也要瑟瑟发抖地叫父亲。后来他实在没办法,就捡了门口一只路过打瞌睡的小野猫,扔去给他作伴。
   他记得,小小的叶幕是很喜欢那只猫的,每天都会细心地给他洗澡,在食盆里放好精致的小食,只是不知为何,那只猫后来却走丢了,大概是野猫终究野性难驯,叶幕还伤心了好多天。
   这只猫是波斯传来的家养猫,应该可以陪叶幕更久,他们可以一起养它。
   叶流心想着他们的未来,想到叶幕高兴的模样,想到将来更多相依相偎的日子,连漆黑的眼眸中都漾起波澜一般的笑意。他不担心叶幕会从此不回来,这里是他们的家,是他永远的归宿。
   沙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在他不远处停下,叶流心抬眼望去,柔声道,“回来了。”
   叶幕撑着竹骨伞站在雨中,还穿着他临走时穿的衣服,他的身影在山间灰暗的景物中显得更加单薄,他看着叶流心,点点头,又摇摇头。
   叶流心看得很心疼,“怎么不多穿点衣服”,他想把外衣脱下给叶幕披上,却突然想到自己怀中还有个小东西。
   这时候,叶幕静静地说,“父亲,孩儿回来和您求一件事。”
   叶流心笑道,语气宠溺,“哪有孩子对父亲还要用‘求’的,你说出来,父亲一定会帮你办到。”
   叶幕道,“孩儿,想去闯绝影楼。”
   叶流心的手一松,怀里的毛团失了支撑,顿时咕噜噜掉到了满是泥水的土地上,洁白的毛发顿时染上了淤泥,毛团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咪咪叫。
   叶幕注意到了地上狼狈的毛团,提醒道,“你的猫掉了。”
   叶流心顾不上这些,只一步步走上前,按住他的肩膀,颤声道,“你说什么?”
   江湖上只知道绝影楼是当世第一杀手组织,却很少有人知道,绝影楼之所以叫绝影楼,是因为其内的一座机关楼。这栋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建成,里面各种古老危险的机关重重叠叠,几乎没有人能从里面活着出来。只有那些奋力想要摆脱杀手身份的杀手才会去闯那里,如果他闯过了,那他就能脱离组织,但大部分人在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即便是出来了,也大多都废了,而现在,叶幕,他居然说要去闯绝影楼。
   叶流心以为叶幕是赌气的,缓和了语气,“别说这种傻话,父亲不会让你去送死。”
   叶幕顿了一会儿,却道,“其实,父亲一直都知道吧,我不喜欢杀人。”
   叶流心沉默了一会儿,“嗯”了一声。
   叶幕道,“是为了父亲,我才会去做那些不愿意做的事情。可是,不管做过多少回,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每次杀人之后,我都要做很久很久的噩梦,梦里,都是那些无辜的人,他们的亲人,朋友,都嚎叫着向我索命。”
   叶流心从来不知道这些,又是自责又是心疼,“父亲以后再也不让你去做这些事了。”
   叶幕摇摇头,“父亲是楼主,如若这样偏袒我,底下人该怎么想。”
   叶流心忙抱住他,“我是楼主,谁敢说什么我就杀谁。”
   叶幕笑了笑,“父亲怎么也说这种幼稚的话。”
   叶流心的脸被雨水打湿,他的声音微微颤抖,“不是的。”
   叶幕推开他,坚持道,“其实闯绝影楼也并不需要经过首领同意,我今日只是来和父亲说一声,明日一早,我就去了,不管能否成功,父亲以后要多保重自己。”
   叶幕的坚决让叶流心发慌,“小幕……”他伸手想把他拉住,却不慎抓住了他的衣服,扯弄之下,叶幕的衣襟顿时散开,露出了他的胸口,叶流心这才注意到,从叶幕的脖颈开始到胸口的一大片肌肤上,竟然都是斑斑驳驳的吻痕。
  
   第82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十五
  
   叶流心顿时就没法冷静了,他的双眼呈现一片狰狞的赤红色,猛地掰过叶幕,双手用力撕开叶幕的衣服。
   全部都是,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吻痕印在白皙的皮肤上,那暧昧流连的痕迹从脖颈开始,一点点蔓延到看不见的深处,叶流心像发疯了一样,把叶幕压在旁边的枯树上就开始撕扯起他的衣服。
   伴随着越来越多裸露出来的肌肤,那些吻痕也像没有穷尽一样。叶流心终于再也撑不下去,这么明显的痕迹,他的小幕,被别人碰了。叶流心死死按着叶幕的肩膀,狠声问道,“是谁?”
   看到叶流心这副几乎要发狂了的样子,叶幕的内心却是毫无波动的,反而还觉得有点麻烦。闯绝影楼是为了光明正大摆脱绝影楼杀手的身份,同时也是为了给沈轻霜演一出苦肉戏,有怜才有爱嘛,我这么艰难才能和你在一起,你能不感动?不过,要早知道叶流心会这么激动,他就不来了。攻略完的对象有时候就是会给他制造各种麻烦。
   叶幕一把挥开叶流心的手,懒懒地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说道,“我心里不舒坦,去找人睡一晚上而已。”
   叶流心万万没想到叶幕居然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这么毫不在意,难道他觉得谁碰过他也无所谓吗?!叶流心被叶幕激得怒意更甚,斥责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放荡!”
   在听到“放荡”两个字的时候,叶幕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抓着自己已经的手猛然收紧。叶流心在出口后就后悔了,他的手松了松,“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幕突然低低笑了一声,然后,他抬起头来,脸上是一种叶流心从未见过的漫不经心,他说道,“是啊,我就是放荡。”
   叶幕主动地把自己的衣襟扯得半开,一边扯一边说,“你不是要看吗?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全部都是。”
   叶流心现在最受不得的就是这种刺激,他抓住他,漆黑的瞳孔已经幽深得看不出情绪,“住手。”叶幕歪着脑袋看他,“下面还有更多呢,这次不看,下次可就没机会了。”
   他慢慢靠近叶流心的耳边,纤长的手指慢悠悠地挑动叶流心的耳垂,缓缓道,“不过我就算再放荡,也不想让父亲碰了呢。”
   叶流心本被叶幕撩拨得忍不住心猿意马,却突然听到他说这句话,他有点发狠地抓住叶幕的手,声音在暗沉中透露出巨大的危险,他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咬牙切齿地问,“那你想让,谁碰?”
   叶幕微微皱眉,他似乎还回味起了昨晚的一切,说道,“无所谓吧,强壮一点就好”,他舔舔嘴唇,回味无穷,“感觉真的很不错呢。”
   叶幕的这幅模样让叶流心脑中的弦终于断了。愤怒上升到了极点,他居然笑了,低沉喑哑的笑声里带着疯狂,又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悲凉,他越过叶幕抗拒的手,再一次把叶幕的衣服理得整整齐齐,轻柔地说,“你不说,父亲也可以找到。”
   “等父亲找到了,父亲就让他剩着一口气,然后一点一点地拿去喂狗。”叶流心说完这句残忍的话后,就一个手刀把叶幕劈晕了。他横抱起软绵绵无法反抗的叶幕,给身后的手下下达了追杀令,一步步踏着泥泞慢慢往回走。
   路过一个地方的时候,叶流心脚步顿了顿。那只一瞬间就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毛团已经再也没有原来光洁可爱的模样,浑身的白毛都沾上了粘稠的泥水,在雨中变成了个瑟瑟发抖的泥球。叶流心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俯下身来。小毛团颇具有灵性,几乎马上就抓住了叶流心的衣角,颤颤巍巍地钻到了他怀里。
   叶流心一路抱着叶幕回房,忽然觉得这种场景有点似曾相识,只是现在,叶幕的身上不是那些血淋淋的鞭痕,而都是别人留下的,让他几欲疯狂的吻痕。
   为什么事情就变成这样了呢?叶流心恍惚地给叶幕盖上被子。这个刚刚还一出口全是让人止不住生气的孩子如今双目紧闭,看上去又安静又无辜。
   他轻轻在叶幕的唇角亲吻了一会儿,心里微微发苦,只有晕倒了,才乖一点。
   叶流心没有停留太长时间,手下就来将他叫走了。他走后,本应昏迷不醒的叶幕立马睁开了眼睛。叶幕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感觉略疼。
   一直很不解的999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宿主大人那时候为什么要激怒叶流心?”
   叶幕给自己的脖子做了个操,“他不是已经怒了吗?”
   999天真脸,“不是可以解释的吗?”
   叶幕开始在房间里给自己翻找些趁手的工具,抽空回道,“做了就是做了,解释有什么用?万一真的让叶流心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就算没被他关起来,以后也会对我攻略别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不如就让他得手一次,好放松对我的警惕。”
   叶幕终于从一个小箱子里找到条鞭子,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韧性好得很,叶幕很满意。
   999其实并不是很明白,但是身为系统也不需要太明白,它很积极地问宿主大人,“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叶幕找到了东西就不想动了,抓住感冒灵牌小毛团按到怀里,躺倒床上,“睡觉。”
   999挣扎地探出脑袋,“不去绝影楼了吗?”
   叶幕笑了笑,无奈道,“现在去,出来就不一定那么‘正好’地碰到沈轻霜了,乖,听主人的话,别慌。”
   999心事重重,“可是我们怎么逃出去呢?”
   叶幕默了一会儿,“小九,你连自己的瞬移功能都忘了吗?”
   999:……嘤嘤嘤。
   ·
   而另一边,由于叶幕的事情,叶流心已经好几日没有处理楼里的事务了,等到他终于处理完毕,他迫不及待地就赶到了叶幕的房门外,可在仅仅只有一门之隔的地方,叶流心却突然有点胆怯了。
   那时他急火攻心,出手几乎是一点也没有手软的,小幕这时候也该醒了吧,会不会更不想理他?犹犹豫豫了半天,叶流心突然想到那个本来要送给叶幕的毛团子,灵机一动,就把舔着肚皮晒太阳的团子抱来了,偷偷打开门的一条缝,让毛团先行打探。
   毛团子胆子很大,一下地就欢快地往前跑去。叶流心着急地在门外等着里面的动静,可是过了很久,除了一点细碎的小声响之外,竟然没有任何声音。叶流心突然感到不安,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叶流心猛然一把推开了门。
   屋内的摆设还是一成不变的,被褥也被叠得整整齐齐的,仿佛从未睡过人一般。
   叶流心心中一凉,小幕,不见了!
   旁边桌案上,小毛团正抱着一个999留下的小玩具玩得不亦乐乎,它的身下垫着一封书信。小毛团玩得正欢,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下一空,然后,信就被抽走了。毛团疑惑地往上瞅,只见他的新主人正死死盯着书信上的字,他似乎非常激动,连手都在微微发抖。
   书信封面书写着三个大字:绝,笔,书。
   ·
   叶幕站在真正的“绝影楼”前,心里有点兴奋,虽然在现代也研究过各种机关的构造,可是,真真正正地独闯机关楼,还是这样“历史悠久”的机关楼,他还是第一次。
   机关楼的外型更像是一座八角塔楼,一层层往上数,共有八层。楼外有一个巨大的石碑,上面年代久远地刻着几个名字。根据传统,每一个去闯楼的人都要在石碑上留下名字。
   叶幕没带剑,于是就捡了地上的小石子,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下了“叶幕”两个字,笔锋苍劲有力,一点都不像是出自一个少年之手。
   叶幕满意地瞅了瞅,颇有种“到此一游”的感觉,然后就转身踏入了别人称之为“修罗地”的绝影机关楼。
   ·
   叶流心一目十行地浏览完叶幕留下的书信,封面上“绝笔书”三个字是那么让他恐慌,在之前,他就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什么,等到读完了信,他心中的猜测也终于被证实了。绝笔书,小幕竟是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去的吗?
   是有多绝望,他才能这么坚定地即使知道回不来也要去闯那个修罗地?房间内的被褥是冷的,可以看出叶幕已经离开了很久,叶流心以最快的速度往机关楼飞奔,一方面焦心不已,一方面又不住想着叶幕信中的话,那几乎字字泣血的信让他痛到发苦,原来,自己的每一分举动,他都记在了心里,原来,当他得知要被他送去青楼的时候,他的心是那样悲凉哀伤,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在意。
   为什么他从前会是那样的混账?叶流心不住地谴责自己,可是,再后悔,如今也没有用了。赶到楼下,他果然在那块巨大的灰色石碑上看到了醒目显眼的“叶幕”两个字,心顿时彻底沉到了最深的底谷。没有一丝犹豫,叶流心一闪身就飞入了楼内。
   小幕不要怕,父亲会来陪你,不管是生是死,父亲都不会让你再一个人。
   ·
   叶幕离开的第一天,沈轻霜等啊等,想到叶幕临走对他说的话,一向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居然开始会时不时傻笑。
   叶幕不许他再派人跟踪他,他于是只好歇了那份心思。叶流心都已经把他伤成那样,他不担心小幕会再被他欺骗。他从来不是一个缺乏耐心的人,从小到大的经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