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8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8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4:44下载: TXT全本下载

有点冒汗,紧紧抓着水壶,“公子。”
   叶幕蹲下去看这棵树的长势,发现竟然很不错,想起那天说的胡话和小狼崽认认真真的应答,调侃道,“说不定等到你明年生日,这棵桃树就结果了。”
   陈殊看着叶幕眼睛微微眯起笑着的模样,一眼都舍不得挪开,过了很久,才轻声“嗯”了一声。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不远处,叶流心正冷冷地看着这边,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
   从前,在对着他的时候,叶幕总是谨小慎微,小心翼翼地忍耐着心中的情感,丝毫也不敢太过表露出来。而即使是最近,在他们互诉衷肠之后,他也并不怎么会对他露出这种笑容。
   这种毫无芥蒂的,没有距离的,真实的,放松的笑容,却是对着别人绽放的,叶流心感觉无比的刺眼。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他才是叶幕最亲近的人,可他还是嫉妒,无法控制地嫉妒。尤其是当他看到,叶幕对面那个男孩还用痴痴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人。
   真想把那双眼睛挖掉……叶流心眼中许久不见的黑暗突然如同漩涡一样流转。
   与叶幕不同,他从来不是善于忍耐的人,从来不喜欢忍耐,也不需要忍耐。所以,下一刻,他就大踏步地走过去,当着小狼崽的面,一把将叶幕打横抱起。
   叶幕条件反射地搂住他的脖子,脸红了红。
   叶幕直白的反应让叶流心心中的阴暗稍稍平息,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一旁怔住的小狼崽,眼里滑过一丝警告,然后,他就直接抱着人进了房间。
   尽管叶幕的表现让他稍微安心,但叶流心还是有种抓不住的感觉,总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失去怀中的人。
   一想到他会失去叶幕,叶流心就觉得心中按捺不住地涌出无数阴暗。
   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小幕。他是他一手养大,从前是他的孩子,现在是他的爱人,他只能属于他,谁也不能抢走他。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另一个人这么公主抱着回房间,这对平时内敛的少年来说,的确是一件太过羞耻的事情,所以叶幕的脸一直红红的,到现在都还没怎么褪去。
   叶流心把头埋在叶幕颈间,深深吸了一口,只有少年的气息能让他平静下来,不再被那种阴暗的情绪覆盖。
   可少年的气息同样有着不可思议的催情效果,叶流心的呼吸忍不住开始急促。身下的人是这样毫无抗拒地躺在他怀里,这样没有防备,这样的……似乎可以任由他为所欲为。
   叶幕好像知道他要做什么,根本就不反抗。他害羞地揽住他的脖子,主动地吻上叶流心的双唇。
   就在两人即将沉迷的时候,叶流心突然身体一僵,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叶幕的眼里还带着情欲的迷茫,衣衫半褪,眼睛也湿润润的,看上去诱人无比。他疑惑地看过去,好像不知道他怎么不继续了。
   叶流心的表情急剧地变幻,各种情绪交错穿插,看上去好似一个调色盘。
   作者有话要说:  叶渣渣(无辜状):父亲你肿么啦
   作者君:幕幕真是好坏好坏哒(众:到底是谁坏!zzzzz。
  
   第77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十一
  
   叶流心是有苦说不出,叶幕却根本不知道他的状况,还催促似的揪着他的衣摆。
   也许是最近伙食的问题……叶流心想,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自信的,过两日应该就会好了吧。
   虽然这么想,可是,无论如何,连自己的爱人都无法满足的男人,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都无法过自己心里那道坎。叶流心轻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起身,拢了拢自己的衣服。
   叶幕好不容易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真正在一起,他知道叶流心绝不是那种会刻意忍耐自己欲望的人,可在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刻,他却推开了他,这是为什么……
   叶流心自己尚且自顾不暇,所以也没注意到叶幕脸色的突然变化,更何况叶幕现在还一副任人蹂躏的模样,虽然做不了,但叶流心还是忍不住感觉到一阵让人战栗的渴望。
   不行……不能继续下去了。叶流心生平第一次生出一种憋闷的感觉,看得到吃得到,却做不到位,他真是枉为男子。尽管内心已经泪流满面,但叶流心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脸淡定地把叶幕的衣服拉好。
   事情是叶幕吩咐的,坏事却是999干的,从一开始,它就紧张地观察着叶流心的表情变化,所以也很敏感地就感觉到到了他的剧烈情绪波动。他的感想就是,好尴尬啊……999后来都不好意思看了,想到他家宿主的本性,不由得很担心,担心叶幕会笑场。
   尽职的叶影帝当然不会笑场,从叶流心离开他的时候开始,他的脸色就变了,更是在叶流心做出接下来的动作的时候变得更苍白,他募得抓住叶流心的手,心里有无数的话想问,却又难以启齿。
   明明一开始,都是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却……叶流心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看到叶幕脸色不好,只好内心苦逼地做出慈祥的样子,哄道,“怎么了?”
   在他的询问下,叶幕才声音干涩地问,“我不行吗?”
   听到“不行”两个字,叶流心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纠结,他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只能让叶幕别乱想。然后又伸手将叶幕的衣领整理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滑过叶幕胸口的伤痕的时候,叶流心的眉头皱了皱。
   999在旁边哼哼,“心疼了吧心疼了吧,让你一开始随便打!”
   叶幕此时无比的敏感,他也注意到了叶流心微小的动作。猛然间,他突然想起那天,当他回来的时候,那个几乎赤身裸体地趴在叶流心腿上的少年,他的身体光洁又完美,而不像他,遍布着经年久月的丑陋伤疤,看了就让人倒胃口。
   所以,才不愿意碰他的吧……叶幕突然转过身,慌乱地揪着自己的衣襟,好像想把自己那不堪的身体遮住。
   叶流心只以为叶幕是生气了,可因为那种不可言说的原因,他连安慰都不知道从何安慰起,末了,他站起来,决定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轻咳了一声,道,“小幕你休息,父亲先离开。”
   叶幕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要走?”
   就像一个刚刚交出自己,却马上就被无情地在最脆弱的时候丢下的小姑娘,叶幕的表情空落落的,他慌慌张张地起身,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即将离开的叶流心,声音微微发抖,“不要走。”
   叶流心复杂地看着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虽然不忍,却还是很坚定地一根一根掰开了,暂时的“不行”已经让人难以接受,如果让他最爱的人发现这一点,他,他真是不用活了。
   因为不安与惶恐,叶幕抱得很紧,就好像稍微一放松就会失去这个人似的,可是抱得再紧,他又怎么抵得过人家坚定的拒绝。
   当他的手指被一根一根地掰开,他的心也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叶流心很心疼,这个孩子,唉……他转过身,捧起叶幕苍白的小脸,带着浓浓的情意在上面吻了吻。
   叶幕黯淡的眼睛立马就亮了,眼中渐渐生出期待,脸色也因为害羞而变得红润了。这种满心满眼里都是他的模样看得叶流心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又抱住少年亲昵了一会儿。
   叶幕屏着呼吸接受他的亲吻,小心翼翼地学着回吻,生怕让他不满意,甚至还不自觉地发出诱人的细小呻吟声。叶流心被勾得恨不得立刻把人给办了,奈何硬件功能不到位,心里的苦逼更上一层楼。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叶流心再次推开身上诱人无比的少年,哑着嗓子让他好好休息,像着了火一样飞快地离开了。
   而他没有看到的是,在他离开后,原本还光彩熠熠的少年瞬间像被黑暗所吞噬。他无力地滑到在地上,如同再也支撑不住一样,满头青丝落寞地垂下,半晌,肩膀都开始微微地颤抖。
   虽然知道是在演戏,也明白宿主大人演技棒棒哒,可999还是心疼得不得了,毕竟是穿了别人的身体,会被原主情绪影响到也说不定。999飞过来,艰难地用小爪子摸摸叶幕的脸,想起宿主貌似很喜欢他身上的毛毛,于是又用毛团子的身体换着角度猛蹭叶幕,“宿主大人不要难过,999在这里哦。”
   叶幕抖得更厉害了,999心方不已,这次原主的影响力竟然这么大吗?这可怎么办!好焦心!
   叶幕终于抬起头,慢悠悠把碍事的长发拨开,表情却哪里有什么伤心欲绝,根本全是满满的恶作剧似的笑意。
   999:……
   叶幕笑够了,扑通一下倒下床,又撑起额头看接近石化的999,“叶流心的好感度?”
   被欺骗了感情,999弱弱地透露出一丢丢哀怨,却还是乖乖地说,“90了。”
   叶幕拎过999,顺毛之,许诺它这个世界过后再送它去升级,999这才高兴起来,靠着叶幕很人性化地打了声哈欠。
   叶幕整理了一下这个世界的事件脉络和人物好感,叶流心90,沈轻霜80,花见雪70。算算日子,叶流心的生辰快到了,那一天,沈轻霜也会来拜访。
   真是个好日子。叶幕想。
   ·
   初春的寒冷过后,天气已经开始渐渐转暖,院子里的新栽的小树苗在精心的照顾下长得越发齐整。绝影楼建在深山,虽说是杀手组织,却很是占着好山好水,处处芳菲无尽。
   虽然那天很尴尬,但是毕竟两人是“相爱”的,叶流心哄了几句,叶幕也就气消了,而且比之前更粘人了,倒是叶流心反而变得有些躲闪。
   叶流心也不想这样,可是,那种明明心爱的人就在身边,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虽然私底下让人找了许多药材偏方,可在一一试过后,他的情况还是没有任何起色。而且更要命的是,出于男人的心理,他喝药的时候还得时时躲着叶幕,生怕被他发现,一时间过得真是苦不堪言。
   这一天,是他的生辰。杀手的身份本就见不得光,他也不喜欢对着一群不认识的人应酬,所以一般也就和手下几个孩子一起吃顿饭。
   今年,他只想和叶幕一起度过。叶流心的打算是很好的,可在他去找人的时候,叶幕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找遍了房间花园后山,通通都看不到他。叶流心有点着急了,这时手下一人却来禀报,说有人来给楼主庆贺生辰,还递上了一张纸条。
   叶流心本来是不想见的,可当他打开字条,看到了那熟悉的字迹后,他突然猛得睁大了眼睛。
   书房内。
   因为是私底下的探访,沈轻霜只穿着一身朴素的衣袍,满头长发也只用一个简单的发冠束起,他手拿一把折扇,轻轻在旁边还冒着热气的茶盏上敲了敲,“银山雪绿,一叶千金的好茶,只有在雪封的山顶才能采摘到最嫩的顶芽。”
   叶流心已经从最初的澎湃中平静下来,他晃了晃杯中碧莹莹的茶水,道,“最好的银山雪绿早已几乎绝迹了,谁愿意去那种冷飕飕的地方就为摘个茶叶。”
   沈轻霜摇摇头,“越是珍贵,就越是能得利。只不过,有本事的人不愿意去,愿意去的却没本事罢了。”
   叶流心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再见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人,他发现在最初的欣喜过后,自己竟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悸动。
   时间让他把过去的记忆渐渐淡忘,却把另一个更重要的人带来了他的身边。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步沦陷,他只知道,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满满的都是那个人,那个单薄却坚韧,倔强又执拗地说爱他的少年。
   想起少年眼里满满都是他的模样,叶流心的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温柔的笑意。
   沈轻霜目光却沉了沉,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开始漫不经心地和叶流心扯起过去的事情。
   虽然不再对沈轻霜抱有那种感情,可他们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得知他还活着,叶流心也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过了一会儿,沈轻霜突然又端起茶杯,眼神流露出几分怀念,“当年,你我就总是一起在雪山顶采茶,没想到已经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叶流心不疑有它,随口应和。
   沈轻霜又道,“当年我最爱喝的就是银山雪绿,还是你,总是为我偷偷藏下一点。”
   “我记得当年你是不爱喝茶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
   叶流心想起自己这些年来对这个人的心思,因为心里念着经过太长的时间,他几乎已经把喜欢他当成了习惯,连同他的爱好也一并学了过来,他都快忘了,原本他并不爱喝茶,甚至还是深恶痛绝的。
   叶流心自嘲地笑了笑,突然道,“我是因为你,才会喜欢上喝银山雪绿。”
   沈轻霜挑眉,“因为我?”
   叶流心有点感慨,“是啊,正是因为你。”
   沈轻霜笑了,似乎是不信,“我听说你还养了不少孩子,难不成也是因为我?”
   叶流心抵着额头,似乎感到好笑,“是啊,因为他们像你。”
   沈轻霜嘴角缓缓勾起,托起茶盏抿了一口,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白衣挺拔的少年站在门口,他的脸色比衣服更白。
  
   第78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十二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雨了,当门被打开的时候,雨声就淅淅沥沥地变得更清晰。
   灰暗的天幕中,叶幕怔怔地站在门口,他的身后不远,绑着一匹褐色的马,他的主人甚至都等不及把他牵回马厩,就那么让它可怜兮兮地在雨中抖着满身的鬃毛。
   叶幕的身上有点湿,纯白的衣摆上也沾着点点飞溅的泥点,他神情疲惫,看得出是赶了很久的路,也看得出,他赶得很着急,可为了他心中的那个人,他却又是喜悦的,只是这分喜悦还来不及传达,他就接到了最致命的一击,满满的喜悦顿时变成了讽刺。
   多么似曾相识的场景,只不过不同的是,上一次,他还可以忍耐,这一次,他却是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他试着往前走两步,却心神恍惚地被低低的门槛绊了一跤,踉跄着差点倒下。猝不及防的震荡下,他怀里紧紧搂着的小物件就咕噜噜滚了出去,里面的东西也磕磕碰碰地撒了一地。
   叶幕愣了愣,下意识地想要捡起来,却被叶流心叫住。
   一身玄衣的男人坐在座位上,看上去很淡定,可眼里不时泄露的慌张却泄露了他微微的不安,“小幕,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幕道,“没有多久。”说完,他还笑了一下,苍白的面容顿时变得明亮。
   叶流心见状,刚稍稍有些放心了,叶幕就轻飘飘地说道,“只不过,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呢。”
   叶流心呆呆地看向叶幕,叶幕还在笑,只是那笑意却始终未达眼底,一向清淡的眼睛空洞洞的,叶流心忙伸手想去拉他,却被他躲过了。叶幕静静地看着他,说,“我是替代品,是吗?”
   他虽然在问,却根本不等叶流心回答,就自顾自指着一旁端坐的沈轻霜道,“因为,我和他最像,所以你最喜欢我,是吗?”
   叶幕自嘲地笑了笑,仿佛觉得从前的自己是个天大的傻瓜,他突然看向地上无人问津的千金茶, “我打听到,十里外搬来一户人家,以制银山雪绿为生。我以为,父亲最爱喝这种茶,却原来,也是因为他。”
   因为以为他喜欢,所以他就去拜访了那户人家。可是,就连下等的银山雪绿都是千金难求,更别说上等的了,就算真的有万金,也不一定是能买得到的,更何况叶幕几乎没完成过什么任务,除了身上伤痕多一点,钱是根本不多的。可最后,他却拿到了。
   但是,等他兴冲冲带着这珍贵的礼物回来,他却得知,原来,他喜欢茶,是因为另一个人;甚至他喜欢他,也是因为另一个人。原来,他不过是再悲哀不过的替代品,却一直做着彼此相爱的美梦。
   叶流心看向地上,“这是……”
   叶幕收回目光,淡淡道,“不过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罢了。”
   叶幕的不值钱说得十分轻描淡写,好像在说地上的茶叶不值钱,又像是在说别的什么。
   叶流心的心脏被巨大的恐慌包围,他想解释,可叶幕的每一句话都是属实,他的确喜欢了沈轻霜很多年,他也的确是因为叶幕和沈轻霜的相似而关注他,养着的许多孩子都或多或少有沈轻霜的影子,更加是因为沈轻霜,他才会喜欢上喝他从前深恶痛绝的茶。
   他不知道从何解释起,叶幕绝望的样子让他的心也跟着不住地疼,他只想把人拥到怀中好好安慰,可每次他一碰到他,叶幕就会像躲避洪水猛兽似的挣开,竟是连碰都不让他碰了。
   叶幕定定地站在那里,突然又问了一句,“从一开始,你就是把我当成替身,是吗?”
   叶流心张张嘴,他想否认的,却又无从否认,干巴巴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艰难地开口道,“一开始是这样的,可是现在……”
   “够了。”叶幕打断他的话,他所有的神彩终于褪得干干净净,空茫的眼中唯余一片死寂。他倏然转过身,说道,“孩儿先退下了。”
   “小幕。”叶流心的声音猛得变了,不再是从前那种低沉的性感,而是像即将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微微颤抖,好像绝望的琴弦。
   叶幕仰头看了下已经放晴了的天空,那一片蓝亮得如此刺眼。然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流心呆呆地站在原地,阳光没有照到屋内,他仿佛被一片阴影所覆盖,不见丝毫的光亮与温暖。突然,他看到了地上乱糟糟的散乱茶叶,忙蹲下身,捡起一片放在鼻尖,他对这种茶是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他也惊讶地发现,这竟是最上等的银山雪绿!莫说是千金,就是万金,也不一定有人愿意转手的。
   小幕是怎么拿到的?叶流心想起刚才叶幕轻描淡写的样子,又想起他最近时不时的不见踪影,还有他刚才那一身风雨出现在门口的模样。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勒着他的脖子,又像是突然跌落幽深的河水中,叶流心只觉得自己仿佛无法呼吸了。
   小幕一定是满怀期待地回来,满心欢喜地想要给自己最亲爱的父亲一份最好的礼物,可是,等他回来,迎接他的却是一切猝不及防的,让他心碎的真相。他该有多难过,有多伤心?
   叶流心这下连勉强蹲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游魂一样地跪在地上,一片一片地捡起地上的茶叶,想到叶幕刚才说的,“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已经痛苦不堪的心更加像被血淋淋地扎了一刀,他不由自主地喃喃,“怎么会不值钱呢,怎么会不值钱……”
   如果这时有人看到现在的叶流心,一定不敢相信这个好像疯了一样的男人就是从前杀伐果决的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绝影楼的楼主,不过现在,看到这一幕的只有一旁的沈轻霜。
   从刚才开始,沈轻霜就一直静静地在旁边看着,一边看一边喝茶,看不出具体的情绪,只是在不断喝茶倒茶的动作微微透着股落寞,好像他喝的不是茶,而是不醉人的酒。
   当叶幕最后转身的时候,叶流心没注意到,他却看到了,那双一向从不流泪的淡漠的眼里,竟然有一滴泪水悄悄地滚落,静默地滴在他洁白的衣襟上,然后瞬间消失无踪。
   虽然这一切几乎是他算好的,可当他看到叶幕真的难过了,他还是感觉到心钝钝的疼。
   他知道叶幕从小就对他的养父感情深厚,深厚到他甚至都已经不求回报,想要让他们分开绝不是容易的事情。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契机,他知道叶幕在寻找送给他父亲的最好的礼物,就顺水推舟地安排了十里外那户人家,可他又不甘心看到叶幕心甘情愿地为另一个人做那么多,总忍不住要更加苛刻,他的心底甚至隐隐期待着,希望叶幕能知难而退。可是,他却做到了,甚至是那么刁钻的条件,他也一声不吭地做到了。
   其实,叶幕不知道,当他在雪山顶的时候,他也在旁边看着,他既嫉妒,却又心疼。他走,他就陪着他走;他冷,他就陪着他冷。可是,当他因为完成了任务而忍不住微笑的时候,他却无法陪着他笑,只觉得数不尽的苦涩像一盏浓茶倒在心口,明明是和他如此相像的孩子,为什么爱的却不是他?
   目的已经达成,他最关心的那个人也已经走了,他也没必要再留下。沈轻霜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故友”,面不改色地道了声别,就慢悠悠出门去了。他本想去安慰安慰“受伤”的叶幕,可当他出门的时候,府里的家丁慌慌张张地跑来和他说夫人又出事了。
   虽然不耐,可毕竟也算是自己的“母亲”,沈轻霜没有办法,只好转身回府。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