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7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3:45下载: TXT全本下载

完,说道,“我这就回去。”
   叶幕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很快就抓住机会向沈轻霜主动请辞。沈轻霜经过这么一打岔,才惊觉自己刚刚的失控,眼神几度变幻,最终还是停留在无可奈何,他叹了口气,说道,“我让阿林送你回去。”
   叶幕点点头,跟沈轻霜告了别。沈轻霜就在原地看着叶幕离开,过了一会儿,本应该走了的叶幕突然跑了回来,他气喘吁吁地在沈轻霜面前停下,掏了掏,从袖中拿出刚才那只匕首,郑重地交给他。
   沈轻霜微怔,眼前的少年还不敢看他,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盯着自己的鞋尖猛瞧,几不可闻地说了声,“对不起。”
   沈轻霜看着他的后脑勺半晌,嘴角开始缓缓荡漾出一个笑容,带着纵容与宠溺,释然与原谅。突然,他猛得拉过少年拿着匕首的手,像拥抱此生的唯一似的将叶幕紧紧地圈抱在怀里。
   可怜的匕首在主人的受惊下又一次清脆地掉到了地上,叶幕的脑袋被一双大手按在一个宽阔的胸膛上,那里的心跳有力而迅捷,好像昭示着主人莫大的欣喜与欢愉。他的发顶被人很温柔地吻了吻,沈轻霜温柔的声音同时响起,“乖。”
   ·
   马车上,999咬着小手帕嘤嘤嘤地看着刚才的剧情,是的,感冒灵小系统又觉醒了一个技能,那就是剧情回放。
   ……似乎除了娱乐娱乐也没有什么卵用。
   叶幕问,“好感度?”
   999抽泣地说,“80了。”
   叶幕意料之中地点点头。开始想剩下的20点好感度怎么刷,刚才那个急匆匆的小厮提到的是……沈轻霜的娘?涉及到复杂的人伦关系,在没有完全和组织断绝关系之前就先放一放。剩下的两个,小花同学估计还在思考人生,不考虑。他那个爹,似乎很久没见了……
   叶幕正在想着要回去看看渣爹,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揪了几下,999牌毛团子可怜兮兮地用短短的小爪子抓着他的衣服,两眼泪汪汪地说,“宿主大人,你以后一定要对霜霜稍微好一点TAT。”
   这个多愁善感的小感冒灵。叶幕捏捏他无助的小爪子,叹了口气,“好吧。”
   刺杀已经基本失败了,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于是叶幕直接回了渣爹老巢。
   武侠世界中,各种门派组织必定是有一个很拉风的名字的,渣爹这个号称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也有个听上去很酷炫的名字,绝影楼,渣爹的江湖称号就是绝影楼楼主。
   没有规定出任务了就不能回家探亲。虽然叶幕已经任务失败,以后也基本没可能再成功,但他不想白白挨打,于是只装作一副想念父亲的模样,很快找到了叶流心房门外。
   青天白日,还房门紧闭,肯定不是在干好事。虽然叶流心这一辈子估计也没干过什么好事,不过这次的“坏事”,坏的方向很不同。叶幕听着那可疑的声音,隐隐有一种难言的兴奋。
   即将见到一直以来最敬重,也是最爱慕的父亲,叶幕发自内心的喜悦掩也掩不住。平素清冷的少年,在不自觉流露出这种常人的欣喜的时候,竟然更加显得动人。经过了长久的离别,他甚至连门都忘了敲,第一次这么莽撞地就冲了进去。
   房间里,一名玄色衣袍的男子正正地坐在主座上,他的衣襟大敞,一大片蜜色的胸膛裸露在空气中,一名几乎浑身赤裸的少年正脸色通红地趴在他的膝盖上,气氛暧昧而旖旎。
   叶幕脸上的笑容还未褪去,明亮的眸子却渐渐褪去所有的光彩,他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感觉胸膛里有什么东西轻轻地碎了,发出悲伤落寞的一声脆响。
   ·
   叶幕:现在作得越能,以后就哭得越惨。
   作者:从前都是被捉奸,今天让你捉次奸。
  
   第75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九
  
   叶流心最近总感觉到心慌意乱,脑中总时不时就会晃过一个白色单薄的身影,想到他专注地凝视着自己的眼睛,想到他微红如同抹了胭脂一般的面颊,想到他说,“孩儿可以为父亲做任何事。”
   叶流心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人,从十六岁开始,那个人就一直住在了他的心里,甚至在他离开后,他也依然不停地寻找着与他哪怕有一点点相似的人。叶幕是他找到的最好也是最满意的“替代品”,他总能在他的身上看到过去那个人的影子。可是也许是时间真的过去了太久,也许是人的记忆始终会随着时间而变淡,也许是眼前这个人爱得太炙热,太义无反顾,那本以为刻骨铭心的记忆竟渐渐变得黯淡,而另一个人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
   他总是会克制不住地想起叶幕,这让叶流心感到恐慌。这一日,当他又烦躁地回到房间时,竟然有一个少年正瑟瑟发抖地在等他,他依稀想起来,这似乎是自己收养过的一个孩子。
   这么多年,对他自荐枕席的一直不少,叶流心也想起来,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纾解了。可这天他的心情实在不算好,原本只想打发了算了,可当那个孩子靠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他的眉眼似乎像极了那个最近总让他心情起伏跌宕的人。
   不自觉地,他就放任了那个孩子的动作,任由他脱去自己的衣服,脸色通红地做并不很纯熟的事情。他则一动不动地看着他那熟悉的眉眼,尽管心里在下意识地否认,可那仅仅三分的相似依旧让他的心头开始着火。
   仅仅三分的相似竟然已经可以影响他到这种地步……叶流心不由得悚然一惊。
   房门就是在这时候被打开的。
   一身白衣的少年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喜悦,似乎是跑得急了,胸口还在剧烈地起伏,平素一丝不苟的衣角也微微凌乱,所有的细节度显示出主人此时的迫不及待。
   可是,在看到眼前的场景之后,他的表情却瞬间凝滞住了,褪去的喜悦仿佛瞬间衰败的春花,他似乎难以置信,连身体都在微微发抖。可尽管眼前的每一幕都在刺痛他的双眼,都在一刀刀地凌迟他的心,他还是眼睁睁地看着,看得眼角干涩,看得心口都流出看不见的血。
   “父亲……”叶幕干涩地把那句未出口的称呼叫出来,眼神有点迷茫,似乎想听到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口,更怕听到更让人心碎的冷言冷语。
   ·
   叶流心在看到叶幕闯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慌了,下意识就想推开身上的人。可他又转念一想,他为什么要慌?为什么要乱?不过是一个替代品,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他忽视了自己心底的那抹心虚,干咳了一声,说道,“回来了?”
   叶幕的声音依旧清朗,目光却仿佛支离破碎了,“嗯,孩儿回来了。”
   叶流心直觉气氛太僵硬了,于是捏起茶盏吹了两口,打趣似的问了句,“这么快就回来了,莫不是想父亲了?”
   叶幕完全没有否认,“嗯,想。”
   叶流心的心脏蓦地紧缩了一下,捧着茶杯的手也不动了,漆黑的眸子看不出情绪地问,“有多想?”
   叶幕痴痴地看着到现在甚至也一步都没挪过的人,仿佛自言自语一样地喃喃,“日日夜夜地想,时时刻刻地想,睡的时候也想,醒的时候也想……”
   叶流心的手缓缓收紧,只听叶幕又问道,“父亲,可有想孩儿吗?”
   这声询问是轻飘飘的,不仔细听似乎都难以听到;这询问又是小心翼翼的,仿佛掺杂着数不尽的卑微。它带着主人心底最后的一抹希冀与期待,却脆弱得甚至撑不过一句话的否定。
   叶流心的心口绵密地疼,那股压抑的情感仿佛瞬间决堤,再无情的人,又能对这种直白灼热的感情有多漠然?
   膝盖上的肉体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难以忍受,叶流心很想马上就把人推开,将那摇摇欲坠的人揽入怀中,可他又犹豫了一下。就是这一下的犹豫,苍白的少年又开口了,他来不及等到答案,或者说根本不敢听那个他也没有自信的答案。
   来时有多欣喜,如今就有多落寞,叶流心似乎听到了一声克制不住的哽咽,但这个声音就稍纵即逝,白衣的少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语气平缓地说了一声“孩儿先退下了。”然后,他就大步走出了房门,还很懂事地为他轻轻关上了门。
   叶流心愣愣地看着房门被轻轻地阖上,膝盖上的少年笑如春花,却更让他想到叶幕的落寞与黯然。他会去哪里?会不会躲在什么地方偷偷地哭?这孩子从小就比别人要强,就算难过也一声不吭,可是,只要是人,就总是会伤心的啊……
   叶流心越想越乱,猛得就站起身来。
   ·
   叶幕飞快地逃离那个“伤心地”,在拐角轻轻呼了一口气,问道,“好感?”
   999:“70了哦。接下来要做森么?”
   叶幕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天空,“今天天气好。”
   999也看了眼,很开心,“是的呢。最喜欢晴天啦!^O^”
   叶幕伸了个懒腰,“所以,去喝酒吧。”
   999不知道为什么天气好要喝酒,不过既然是宿主大人说的,一定就是有道理的,于是巴巴地蹲在主人头顶出发去酒肆。
   ·
   已经好几日了,自从那日撞破之后,叶幕就再也没有回来。他甚至也没有回青楼,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叶流心心急如焚,每天都在等着叶幕,他担心叶幕万一回来看不到他,所以只派了楼里的人去找他,可那些平日里的精英在这时候居然集体变成了废物,这么多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有。
   而另一边,叶幕醉醺醺地倒在酒肆的桌子上,旁边东倒西歪有一堆酒坛子。他的旁边还有个红衣人,也醉醺醺的靠着他,正是花见雪。
   花见雪能找到叶幕也算是运气好。那天他看着叶幕与那个人亲密,心中那是妒火中烧,恨不得马上就飞过去把奸夫一刀解决。可他又想到叶幕一直以来对自己冷冰冰的样子,叶幕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他,他又有什么立场那么做呢?一直以来,都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小花同学消沉了,落寞了,无精打采地回到自己的小窝,伤心欲绝地几乎变成一个宅男,连往常价值连城的单子都没心情接了。
   抑郁了几天之后,花见雪就开始摧残他的同类,每天扯着一把樱花数花瓣。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虽然每天他都智障一样地一边辣手摧花,一边数着“去”,“不去”,到最后,竟然都只剩一片孤零零的“不去”。
   花见雪几乎要抓狂了,终于忍不住跑去偷看叶幕,结果却发现叶幕不在了。他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顿时一瞬间泄了个精光,又灰溜溜地在街上闲逛,看到一家酒肆,就决定化悲愤为酒量,喝他三天三夜。
   有时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苦苦纠结还见不到的人,等到他不抱希望了,竟然就那么直接出现在了他面前。
   那时候,叶幕也醉得差不多了,连他走到他身边了都没发现。不过他倒是知道身边来了个人,就从一堆酒坛子里伸出一只手,揪着他让他陪喝酒。
   花见雪很久没见叶幕了,这时候是激动无比,很豪气地连喝三大碗,一转头,却发现叶幕竟然是一坛一坛地猛灌,那豪迈的姿势,把他的动作衬托得无比秀气。他身为男子汉的自尊心就上来了,也一把把酒碗丢开,开始仰头血拼。
   叶幕毕竟喝得早,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花见雪的脸被酒气熏得通红,喉结上下滚动几次,叫了一声,“小叶叶?”
   本来醉得昏天黑地的叶幕被他一叫,竟然突然就醒了,然后就开始吵着要回家。花见雪自告奋勇地表示要送他,结果却被果断地拒绝了。叶幕不仅不让他送,还不让他跟,走几步就虎视眈眈地回头看他一眼,眼神凶得像老虎。最后,花见雪只好小心地远远跟在后面,以确保他能安全“到家”。
   花见雪以为叶幕是要回青楼的,没想到他左拐右拐,却来到了一处怪异的山间古楼。在那里,他还看到了那天夜里,吻过叶幕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叶幕出现的时候就迎了出来,一脸失而复得的喜色,而叶幕,也像卸下了全身的防备似的,软绵绵地倒在那人怀中,没有人发现躲在一旁树上的他,而他,一直以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
   ·
   叶流心把醉醺醺的叶幕抱回房间。喝醉了的叶幕和平常很不一样,虽然不发酒疯,却也一点都不安分。
   千辛万苦地把叶幕挪到床边,叶流心又开始满头大汗地给酒鬼脱鞋,一瞬间感觉自己简直成了个老妈子。等到他终于磕磕绊绊地把鞋子足衣脱了,叶幕又突然猛得飞起一脚蹬在了他脸上,结果在后劲作用下,这酒鬼却差点把自己给摔了。
   叶流心无可奈何地抓住这只大逆不道的脚,却被交接处温热而妙不可言的滑腻触感惊得心头一颤。
   他反复摩挲了几下,心头仿佛被幼兽的爪子挠了一把似的。这时,酒鬼发话了,声音朦朦胧胧的,“父亲?”
   叶流心不动声色地又在那只玉白的脚掌上摸了几把,这才出声应和,语气竟是如雨丝般细细密密的温柔,“嗳。”
  
   第76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十
  
   叶幕张着嘴巴看着面前这个人,似乎因为他前所未有的温柔怔住了,半晌,他突然撇过脸,落寞又伤心地说,“不是父亲。”
   叶流心发现自己此刻心软地不可思议,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而在这种柔软中,他又感觉到一种发自心底的疼。因为许久没有打理,少年一缕缕的发丝凌乱地散落,挡住了他苍白的侧脸,纤长的睫毛遮掩着那双平素淡漠的眼眸,看上去脆弱而哀伤,却又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叮,叶流心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75。”
   叶流心心疼地抱住这个单薄的身影,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好问,“不是想父亲吗?为何这几日都不回来?”
   叶幕倔强地抿着嘴,“没有。”
   “没有?不想父亲了?”
   “嗯。”
   叶幕从小就特别懂事,难得他喝醉了,叶流心才能看到他闹别扭的模样,没想到竟是出奇的可爱。他于是起了逗弄之心,伸手刮了刮叶幕的鼻尖,“吃醋了?”
   叶幕受惊似的一颤,似乎是被叶流心的话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连眼眶都有点发红了,他更倔强地说,“没有。”
   少年欲落不落的晶莹看得叶流心又是难过又是心疼,他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对叶幕有这么大的影响,顿时就慌了,手忙脚乱地摸上他的眼角,“不哭,不哭啊,父亲太混账了,以后父亲再也不这么做了。”
   叶幕的眼泪一直没有掉下来。即使是在醉酒的情况下,他也依然不习惯流眼泪,慢慢地,那抹晶莹居然又消失了,就像他无数次偷偷咽下每一道刺骨的伤痛,他再一次地忍耐了下来。
   这本是叶流心最喜欢叶幕的部分,可现在,他只感觉到这样的少年让他的心仿佛裂开一样的痛。他想拥抱少年,却被躲开了,怀里顿时空荡荡的。
   叶幕躺回床铺里,把自己紧缩在墙角,像一只受了伤又没有安全感的小兽,把自己团成瑟瑟发抖的一团,倔强地拒绝所有来自外界的一切,他居然还知道旁边有个人,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我要睡了。”
   如果是平时,谁若是敢用这种语气对绝影楼楼主说话,必定下一刻就要人头不保。可叶流心现在只觉得心里难受地要命,这能怪谁,这都是……他自己的错啊……他看着叶幕慢慢闭上眼睛,想到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凉的,于是轻手轻脚地挪到床尾,把那里蜷缩的一团薄被给叶幕盖上了。
   叶幕其实并没有睡,也并没有多醉,这个身体的酒量很好,几乎可以比得上原来世界的他自己。现在,叶流心的好感度已经到达80,今晚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叶幕正想着什么时候叶流心走了他就好好睡一觉,折腾了这么多天,他也有点累了。可没想到,在给他盖完被子之后,叶流心还不走,还一动不动地在旁边用万分复杂的眼光看了他许久。
   睡觉的时候,被人这么直勾勾看着简直和鬼故事一样,困得不得了的叶幕于是心里不爽了。
   再看,再看就把你虐死!叶幕冷酷地想。
   叶流心好像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到来的危机,他越看越觉得喜欢,最后居然忍不住偷偷在叶幕的脖子上啃吻起来。
   叶幕内心“蹭”地出现一个小人,小人的额头青筋隐隐,999也“哇”地一声叫出来,心惊胆战地想,宿主大人生气了!
   999小心翼翼地说,“宿主大人,需要999把他打晕吗?”
   叶幕:“不用。”
   999:“咦?”不是很生气的样子吗?
   叶幕冷笑了一声,“明天给他下点药。”
   999:“什么药?”
   叶幕一字字道,“不,举的药。”
   999浑身一颤,“永,永久的吗?”
   叶幕温柔地说,“小九也太不善良了。”
   999总觉得周围阴森森的,“那,那要多久。”
   叶幕道,“事关‘男性的尊严’,身为男人,当然不能这么为难男人。一月就好。”算算时间,沈轻霜也该登门“拜访”叶流心了,前前后后,大概再过一个月不到,应该能把叶流心完全攻略下来,之后,他就该离开了。
   即将失去“男性的尊严”的叶流心还不自知,热血翻涌地啃了一会儿,已经“睡着”的叶幕当然完全没有反应,独角戏毕竟没有什么意思,他这才遗憾地抱着人睡过去。喜欢的人就安安静静躺在在怀里,他这夜的梦也不同于以往的灰暗与单调,带着淡淡的少年的气味,梦境里似乎也再次开出了春意盎然的花。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幕一脸震惊地看到身边居然躺着叶流心,他的第一反应是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努力地回想昨夜的一切,却因为连日以来的酗酒,脑袋胀得发疼。
   这时,一双手按住了他的额间,叶幕抬头一看,叶流心正担忧地看着他,眼里一片温柔。
   叶幕不明白状况,却为两人之间的亲密而紧张到声音多有些发颤,“父亲?”
   叶流心笑了一声,直接用手挑起叶幕的下巴,在上面印下一吻,声音有点沙哑地说,“以后,小幕不要再离开父亲了好吗?”
   叶幕刚因为叶流心突如其来的亲吻而怔住,现在又听到了他疑似表白的话,他本应该惊喜,可因为太不敢相信,他反而竟变得很迷茫。
   叶流心看得又是心里一软,终于决定把在心中徘徊良久的话说出口,他的鼻尖紧贴着他的鼻尖,彼此呼吸交缠,仿佛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
   叶流心道,“对不起。”
   叶幕眼睛猛地睁大,似乎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和他道歉。在他的世界里,父亲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从来都是他做错,父亲永远不会错,更加不需要向他道歉。
   叶流心看到这样的叶幕心疼得不得了,把昨晚对着醉酒的叶幕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父亲再也不会忽视小幕,再也不会做让小幕难过的事情,所以……”
   叶流心漆黑的瞳孔凝视着眼前这个他从小养到大的少年,“小幕以后,永远和父亲在一起,好吗?”
   这句告白是这么清清楚楚,这么明明白白,叶幕终于知道,这不是梦,也不是他长久以来虚假的幻想,而是真的。叶幕的眼中突然涌起泪花,沾在睫毛上星星点点的,仿佛清晨的露珠。再痛的伤都没能让他哭泣,现在,他却因为父亲的一句话而再也无法维持住原本的面具。
   叶流心轻轻吻去少年的泪珠,只觉得这为他而流的泪水似乎也带着微微的甜意,他尚且还在回味,怀中的少年突然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第一次在清醒的状况下,胆大无比地吻住了最爱的人的嘴唇。
   ·
   那天之后,叶幕和叶流心的关系似乎就定下了。为了体现他的承诺,叶流心还把他阁子里养着的各种“义子”都遣散到了别处。
   看着那一个个背着小包袱从楼里走出来的美少年们,叶幕不由得想,知道的,以为叶流心是在培养少门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实在养娈童呢。
   这时,叶幕突然看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身影,是小狼崽。
   好像自从叶幕回来之后,他就很少看到他了。
   这时候,小狼崽正提着个水壶往花园赶,在一处僻静的地方,他终于停下,然后开始给一棵小树苗浇水。
   叶幕想起自己心血来潮在青楼大院里种的桃树,似乎……就是这棵?没想到还被小狼崽移栽到这里来了。
   还真是很把他的事情放在心上啊。叶幕伸手拍拍小狼崽的脑袋,“小殊。”
   陈殊抬起头来,他的手心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