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6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6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2:51下载: TXT全本下载

少年眼里的光芒熠熠,似乎能照亮所有的阴暗。
   叶流心不由自主地就松开了手,随着他的放手,叶幕明显也放下了心。他看来看去,觉得这样还是太明显,于是把掀开的被子拖了过来,不好意思地看着父亲大人。
   叶流心干看着那被子一会儿,才意识到叶幕是要他钻进被子下面躲着,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他来看自己的孩子,难道还要像奸夫一样躲躲藏藏!
   可是,他一露出不情愿的意愿,叶幕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失落,连眼里的光芒都黯淡了。叶流心突然有点心软了,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而且……也是他自己不说一声就赶来的吧……
   叶流心面无表情地躺下,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已经代表默许了。叶幕高高兴兴地把被子给叶流心从头到脚地盖上,叶流心一脸不高兴,一直阴森森地盯着身上的被子,好像和它有着夺妻之恨。
   好在上床的时候,叶幕顺手把自己的衣服也带进来了,很快地穿好之后,他终于回头看了眼“奸夫”,身为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的首领,第一次做这种憋屈的事情,叶流心显然很郁闷。
   叶幕深谙打一棒子给一颗糖的道理,这时候就凑过去,他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父亲的情绪,一脸的精神焕发,离得这么近,他紧张到连呼吸都明显颤抖,嘴唇微动,无声地说道,“父亲,这次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这炙热而直白的情感,好像一把火焰,烧得人心头发烫,又过分刺目到让人忍不住心疼。叶流心突然躲闪似的转过了头,而叶幕已经出去了。
   “叮,叶流心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40。”
   花见雪老早就在外面张望,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叶幕的床上有些古怪。
   在他几乎想要冒死掀开帘子的时候,叶幕穿戴整齐地出来了。
   花见雪不由问道,“小叶叶睡觉不脱衣服吗?”
   当然不是。叶幕一点也不心虚地反问道,“你在期待什么?”
   花见雪原本是在疑问,可叶幕话锋一转,他马上就被误导着想到叶幕光溜溜的样子,于是耳根微红,心虚地往叶幕身上瞄,好像要把他的衣服穿个洞。
   叶幕适当地转移话题,“你不是要我陪你看月亮?”
   这只是花见雪刚刚随口说的话,他自己也没放在心上,可叶幕却记得,花见雪顿时大为感动,扑上去靠着叶幕猛蹭,有点害羞地说,“去掉‘看月亮’三个字。”
   叶幕“嗯”了一声,“要我陪你?”
   花见雪猛点头,一看就知道心里早就心花怒放了。今天他好像有点累,所以也没像平时一样扯一堆废话,只是静静靠着叶幕的肩膀,丝丝的月光下,他红扑扑的脸蛋比花瓣都要娇艳,乌黑柔顺的头发更是让女子都自愧不如。但虽然疲惫,却依然挡不住他的欣喜雀跃,一双充满异域风情的眼眸眨啊眨,闪得像两颗小星星。
   “叮,花见雪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70。”
   叶幕觉得,小花同学的好感度就像是白送的一样,碰一下涨好感,笑一笑也涨好感,就连心情不好讽刺他一下也能涨好感。
   简直是史上最轻松的攻略对象。
   小花同学很开心,床帘里的某人就没那么开心了,他不仅不开心,连脸色都是阴沉沉的,单手撑着脑袋,隔着层布虎视眈眈地往外发射冷气。
   叶幕忍不住摸了把鸡皮疙瘩,明显感觉到床铺内蠢蠢欲动的气息,担心再接下去会发生惨案,就推了推犹自陶醉的小花同学,让他回去了。
   小花同学依依不舍地不想走,被叶幕干脆地从窗子里直接丢出去。
   “啪”地一声关了窗,叶幕还没回头,一双手就拦腰抱住了他。他隐晦地看了眼窗户的方向,咬着叶幕耳朵说了句,“我也要走了。”
   叶流心很忙,叶幕也知道他不会留下过夜,今晚他也累了,好在也不是没有收获。
   叶流心轻笑了一下,下一秒就直接推开了窗,他翻身踩在窗台上,突然把窗口的叶幕一揽,俯身就吻了下去。
   叶流心从前从未吻过原主,而原主残余的情感还留在叶幕的体内,在叶流心吻过来的一刹那,他被影响得几乎感到灵魂都在颤抖。
   这明明不是火热的吻,却依旧缠绵悱恻地让人呼吸都不能,叶流心的单手托着叶幕的下巴,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眸中荡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温柔。极尽缱绻的纠缠难舍难分地持续了许久,当两人分开的时候,叶幕的眼里已经满是迷失的茫然。
   叶流心充满怜惜地在叶幕的额头点了点,“回去睡吧。”
   叶流心缓缓起身,回味似的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抹让人生厌的红色,满意地勾了勾唇,一闪消失不见。而不远处的屋檐上,一名红衣剑客还站在那里,乌黑的发丝随风飘扬,月光已被一层乌云掩盖。
  
   第73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七
  
   叶幕侧躺在床上,姿态悠闲地翻看一本游记。
   999在旁边着急地转圈圈,因为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花见雪就再也没有来过了,眼看叶幕还是不慌不忙,他忍不住嘤嘤地说,“宿主大人,为什么你那天要故意让花见雪看到,看到……”
   999似乎是想起了那个湿热纠缠的吻,白白的毛团浮现一丝可疑的粉红。
   叶幕随手翻过一页,“我说过我会和他在一起了吗?”
   “没,没有。”
   叶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意味深长地说,“要知道,‘我’可是‘深爱’着叶流心,既然是深爱,吻一下怎么了?花见雪估计在生闷气吧,过几天,等他想明白就会来找我的。”
   “与其让我和他说我心有所属,不如让他自己发现。之后的事,就看他自己的选择了。”
   999很是忧心忡忡,“如果他想清楚以后再也不来找宿主大人了怎么办?”
   叶幕给它顺毛,“70的好感度,照理说不会。不过,如果他真的不来……”
   999的小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眨也不眨地看着叶幕。
   叶幕微微一笑,“那我就只好把自己弄得凄惨一点,然后再呆在他能发现的地方等他来了。”
   999觉得花见雪是绝对不会来了,想到叶幕对自己的毫不手软,于是就开始努力地想怎样才能让宿主大人惨而不凄,没等它的单细胞脑袋想明白,叶幕起来了。
   原本,他的身上还盖着一层薄被,所以也看不出什么。而现在,随着他的起身,那层仅有的遮掩就顺滑地溜了下去,露出几乎不着存缕的,修长的,白玉一般的身躯,虽然上面偶尔分布着几条疤痕,破坏了这具身体的完美,可同时,却也给人一种别具一格的诱惑,999不禁纯洁地捂住了脸,然而爪子却情不自禁地给眼睛留了条缝。
   叶幕看着铜镜,这具身体今年刚满18,还是个堪堪才长成的少年,他的肌肉线条不如成年男子刚劲有力,却有着从少年蜕变到青年所特有的,夹杂于稚嫩与成熟之间的柔软与坚韧。
   叶幕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胸口的线条,其实如果再过几年,这具身体也是有做攻的潜质的。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发出一阵兵荒马乱的声响。叶幕扯过衣服披上,走到门口,只见前不久前捡来的小狼崽正手忙脚乱地收拾满地散落的铲子,水壶之类的东西。
   叶幕安静地等他收拾好,小狼崽却好像越来越慌,等到好不容易收拾好了,小狼崽突然感觉自己的脸被一双微凉的手托起来,然后,他家公子那张好看得让人不敢多看一眼的脸慢慢凑近了。
   陈殊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会因此而被公子厌弃,可又忍不住沉迷地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人,这就是,把自己从绝望污脏的淤泥中拯救出来的人。
   他不知道公子要做什么,只能屏着呼吸等。前几天,公子说要在院子里种棵树,他就找了工具按时来找他,没想到,却看到了那样的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
   过了好一会儿,叶幕才放开他,嘴里似乎嘀咕了一句,“有发展前途”之类的话,陈殊没听懂,叶幕也没解释,拍拍他的脑袋说道,“种树去。”
   陈殊满头大汗地挖坑,铲土,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一棵桃花树的小树苗种下去,叶幕蹲在旁边看着,一点也没有劳动童工的愧疚,他很期待地看着这棵树,憧憬地说,“若是明年就能结果子就好了。”
   陈殊偷偷看了一眼叶幕,就飞快地转头去继续奋力铲土,铲了好几下他才想起来,树苗早就被他种下去了,他呆呆地看着这棵他和公子“一起”种下去的小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是公子期望的,他都要为公子办到。
   “明年一定会结果的。”
   叶幕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小狼崽居然比他还信誓旦旦,不由有些好笑地望过去,只见小狼崽亮得出奇的眼眸里一片坚定与认真,他又朗朗说了句,“明年,这颗树一定会结果。”
   叶幕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敲了敲他的脑袋,笑道,“傻小子。”
   陈殊涨红了脸,近来白净了许多的面庞呈现出一片嫣红,他看到公子又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待你年满十六,我送你一份礼物吧。”
   陈殊今年已经十五了,礼物吗……陈殊猛然想起刚才那瑰丽而惑人的一幕,心跳快得感觉几乎要从胸口血淋淋地跳出。
   这时,有人来叫叶幕了,原来是拍卖夜那天跟在沈轻霜旁边的小厮。叶幕想起今天的“重头戏”,也不种树了,直接跟着小厮前往与沈轻霜约好的去处。
   其实沈轻霜这种人,看似温润,其实心思缜密,也十分多疑。叶幕直觉他已经把自己调查了个底朝天了,可他却还是作出“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而叶幕本来的“任务”就是去刺杀他,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尤其是对刷沈轻霜的好感来说。沈轻霜既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他就顺着他的试探,好好作一场戏,让他看看他的“真心”。
   叶幕离开后,陈殊依然待在原地,他剧烈的心跳随着叶幕的离开慢慢变慢,最后沉寂下来。他也认识那个小厮,是那天拍卖夜买下公子“初夜”的人。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满手的淤泥,一瞬间突然觉得,公子的世界离他是如此遥远。
   ·
   沈轻霜的别院建在郊外,那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宅邸,周围环山饶水,一派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象。
   叶幕摸了摸袖中的东西,跟着小厮走到花园中。
   三四月份的初春,柳絮翩翩飞舞,绿树红花掩映中,沈轻霜静静地站在那里,似是已经等了许久,他依旧金冠束发,周身一股矜贵之气。
   听到动静,他回过头来,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他的眼睛不是纯黑,而是带着点浅浅的茶色,那专注地凝视着来人的目光中似乎流转着水波一样的温柔。
   小厮将叶幕送到后就主动地退下了。
   沈轻霜拉过叶幕的手,带着他一起坐在一边的软椅上。
   叶幕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矛盾,沈轻霜却对他的心事重重毫无所觉,他亲昵地把人环在怀中,感叹道,“要见小幕一面,代价还真是昂贵。”
   叶幕也不知道他给了老鸨多少钱,才同意出手他这棵“摇钱树”,他的人设是“高傲却沦落风尘的美少年”,所以,叶幕做出有点屈辱的表情,说道,“你不必花这么多钱的。”
   沈轻霜就喜欢看少年不懂掩饰的倔强模样,马上就笑起来,浅茶色的眼眸温柔得不可思议,等到怀里的人都有点恼羞成怒了,他才缓缓说道,“你值得。”
   沈轻霜垂头点了点叶幕的鼻尖,问道,“你可有亲人?”
   试探了?叶幕低下头,淡淡说道,“我没有娘,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我就是个孤儿。”
   尽管叶幕已经很努力作出淡然的模样,可是沈轻霜还是从他的眼里捕捉到一丝极力掩藏的黯然。似乎只有在提到亲人的时候,他才能在这个傲气而坚韧的少年身上看到一丝丝的脆弱,这幅模样,可真叫人心疼。
   心疼了的沈轻霜于是安慰道,“也许没有,也是好的。有的人有,还不如没有。”
   叶幕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不对劲,睁大了眼睛看向他,沈轻霜却用一只手盖住了他的眼睛,话里带着一点笑意与暧昧,“不要这样看我。”
   叶幕挑眉。好奇宝宝999跳出来,“为什么不能看。”
   叶幕淡定道,“也许是怕被我看硬吧。”
   999:“……”宿主大人好污。
   沈轻霜在说完那句话以后就没有说话了,过了不久,竟然是缓缓睡着了。
   叶幕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对999说道,“待会儿不要影响主人飙演技哦。”
   999:???
   静默之后,叶幕面色复杂地拉开沈轻霜的手,附在他耳边问道,“沈公子?”
   沈轻霜呼吸平稳,看上去已经睡熟了。叶幕又谨慎地问了两三遍,沈轻霜除了偏了偏头,仍是没有任何反应。
   叶幕像是终于放心了似的,小心地吐出一口气。
   这里本就是沈轻霜的私人府邸,下人也不多,更是在叶幕到来的时候被遣散了个干净,所以现在,整个花园里都只有他们两个人。至少表面上是的。
   没有外在监视,目标又毫无防备地睡着了,这对于一直别有目的的人来说,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能辜负。
   叶幕直起身子,俯视椅上的人,沈轻霜的背后是一片繁密盛开的花朵,使他看上去就像是在花中沉睡一般。
   叶幕的脸上呈现出挣扎,他缓缓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在阳光下冷光一闪,竟是一把匕首。他缓缓俯身,慢慢靠近底下毫无所觉的人。
   花园里的阳光暖融融的,鲜花也毫无所觉地绽放着。花园里,一名蓝衣公子坐在椅上,眼睛紧紧闭着,似乎是在沉睡,而另一名白衣公子则像是依偎似的靠在蓝衣公子的怀里,一手亲昵地捧着蓝衣公子的脸,另一只手则不知探进了什么隐秘的地方,看上去既暧昧,又有着别样的美感。没有人知道,那仿佛情人狎昵
   第74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八
  
   叶幕的脸刷地变得惨白,他没有料到这个人居然就这样睁开了眼睛,握着匕首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沈轻霜看着面前这个试图刺杀他的孩子,那天回去以后,他就已经派人查出了他的真正身世。如果是一般人,或许真的无法通过那些蛛丝马迹找到线索,可是对于他这个浸淫于此道多年的“见不得光的人”来说,只能算稍有难度。
   这个孩子很害怕,他看得出来。那一张小脸毫无血色,颤抖的身躯仿佛秋天的落叶一样,看上去单薄又可怜。对一个想要杀害自己的人,其实他本不应该心慈手软,可沈轻霜发现自己就是无法对这个孩子太铁石心肠,他甚至,连一句苛责都说不出口。
   也许这个孩子真的是上天派给他的克星吧。
   沈轻霜开始忍不住为未成功的杀人凶手开脱,至少他犹豫了,不是吗?沈轻霜对自己的心软简直无可奈何。
   如果求饶的话,就放过你。他这么想着。
   可这时,叶幕却变了。他本来抖得像一只雨中被淋湿的雀鸟,可在经历过最初的震惊与恐惧之后,他居然渐渐镇定了下来。他手中的凶器掉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整个人也慢慢滑落,最后坐在地上。他低垂着头,整齐柔顺的发丝挡住了他的半边脸,纯白的衣摆也沾上了褐色的泥土。他仿佛已经完全绝望,深深陷入没有光明的黑暗中,可奇异地,居然又有种发自内心的轻松。
   不用再做一个杀人的工具,不用再咬着牙挣扎着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不用再眼睁睁看着无辜的鲜血在他的眼皮底下流淌,或许,这也是一种解脱吧。
   没有想象中的苦苦哀求,也没有从前司空见惯的惊恐无措,更没有惧怕死亡来临的狰狞扭曲,这个技艺太不纯属的小杀手居然就这么坦然地认命了,不挣扎,不流泪,不害怕,也不后悔。不知为什么,沈轻霜居然还能感受到叶幕隐隐的期待。
   期待什么?死亡吗?沈轻霜的心猛得揪紧,那一动不动的单薄身影,似乎真的就像没有了生机一样,他忍不住叫他的名字,“小幕。”
   叶幕当然还是活着的,他的肩膀动了动,然后抬起头来,他似乎有些迷茫。因为一切已经败露,以往那层距离感反而散去了,沈轻霜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双眼睛,倔强也好坚韧也好,当一切都撇得干干净净,最后剩余在那双眼睛里的,竟只有清澈与纯净,他甚至可以在里面看到自己完整的倒影。
   多么像他,又多么不像他。沈轻霜感觉自己的心一遇到这个少年,就完全无法控制地一软再软,所谓的底线也几乎和形同虚设一般。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不忍心,他还是不忍心。
   沈轻霜伸出手,在叶幕诧异的目光中把他轻轻扶起来,他把叶幕掉落的匕首也捡起来了,还对着光看了看,赞赏地点点头,“好刀。”
   叶幕一脸等死的模样。
   沈轻霜眼里滑过一丝笑意,伸手把叶幕带进怀里,拿空着的那只手弹了弹叶幕的额头,“小幕真聪明,知道我园子里的花好看,就特意带了把刀来摘花?”
   叶幕傻傻地看着他,不知道话题怎么就跳跃到摘花了,他皱了下眉,刚要开口,嘴唇就被一根微凉的手指抵住,沈轻霜冲他摇摇头,把刀递到叶幕手里,然后包裹着他的手一起伸向无辜的小红花。
   这本是杀人的刀,此刻却只从枝桠上切下了一朵犹带绿叶的花。叶幕伸手去拿,却被沈轻霜挡住了,“这种花虽然好看,刺却也扎人得很。”
   他不让叶幕动手,自己却毫不在意地捏着花枝把花朵摘下了,他专注地一根根把刺去掉,然后回手把花别在了叶幕的发间,仔细看了看,赞叹一般地说道,“人比花娇。”
   叶幕呆呆地摸了摸发间的小红花,半晌,他才脸色微红地撇过脸,眼神很有些恼怒,一脸恨不得把这朵破花丢到天边的样子,可最终,他也没有真的那么做。
   这种恼羞成怒又气鼓鼓的模样把沈轻霜逗笑了,他把看似赌气,其实眼角已经有些湿了的少年揽到怀中,亲昵地在他通红的耳根处吻了吻。
   叶幕身体猛然僵住,而沈轻霜还没有结束,他的吻逐渐往下,擦过白皙脆弱的脖颈,来到胸前。沈轻霜看了看那裹得严严实实的衣襟一眼,叶幕以为他不会做什么了,可下一刻,他的手就动了,尽管还是很温柔,却并不客气地一把将衣襟解开。
   没有了遮掩,空气中属于少年的气味就更浓郁了。漂亮精致的锁骨诱人地袒露出来,让沈轻霜的呼吸忍不住一窒。他的目光有点按捺不住地继续往下,却突然看到了一道道伤痕如藤蔓一般攀附在白皙的胸膛上,这伤痕有新有旧,却道道深可入骨,光是看着,就知道那会有多疼。
   沈轻霜眼里的欲望瞬间褪去,一种霜雪一般的冷意逐渐蔓延,叶幕才想起自己惨不忍睹的身体,连忙抓住他的手。沈轻霜这次却一点也不温柔了,他直接忽视了那微不足道的阻拦,三两下就把叶幕的衣衫全部解开。
   每解开一寸,就有更多触目惊心的伤痕显露出来,每解开一寸,沈轻霜就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更旺盛一分,每一寸的伤痕,都让他不可遏制地感到更心疼。到最后,当叶幕的一整片肌肤都裸露在外的时候,沈轻霜的脸色已经是前所未有的阴沉。
   他的指腹抚上胸口那道最深的,甚至至今也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上,语气阴冷得仿佛地狱里才流淌着的河水,他一字字道,“是谁干的?”
   本来很乖顺的叶幕突然就变得慌张,他不知道哪里来了股巨大的力气,竟然一下子就挣脱了沈轻霜,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衣服重新穿好。
   沈轻霜的怒意一点也没有平息的迹象,他见叶幕没回答,还又问了一句,叶幕倔强地背对着他,硬邦邦地说,“是我自己犯了错。”
   沈轻霜问不出答案,自己却飞快地想到了一个人,想到调查到的资料里写的,叶幕与那个人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心中冷意更甚。
   气氛在一瞬间紧绷起来,竟然比刚才还更有一触即发的危险。这时,一个小厮突然急匆匆地闯进花园,他都来不及等到站稳,就慌里慌张地大叫道,“世子不好了,夫人他又发疯了!”
   沈轻霜原本十分不悦,听到“夫人”两个字才稍微收敛了脸色,问道,“母妃又怎么了?”
   小厮犹豫地看了眼叶幕,附到沈轻霜耳边嘀咕了一阵。沈轻霜面无表情地听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