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5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1:41下载: TXT全本下载

人也正直勾勾看着他,只不过目光却是冷的。花见雪居然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在这冷冰冰的目光中还能放飞自我地幻想接下来的事情,连浓妆艳抹下的脸庞都热乎起来。
   正当他口干舌燥地想入非非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又凭空响起,那声音实在很好听,泠泠如玉石相击,只听那人道,“两万两。”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人群顿时又炸了,两万两是什么概念!直接赎身都绰绰有余了吧,一出手就这么大方,来的人不一般啊。刚刚还对花如雪羡慕嫉妒恨的众人纷纷又对他抛以同情的目光。
   花见雪冷哼一声,和他比有钱,找死!可当他摸到胸口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已经所剩不多了。他这才想起,今日出门忘记带钱了,这些还是新拿的一半酬劳,顿时郁卒了,可是,他可不能把人让给什么阿猫阿狗,万一对方是个丑八怪又是个变态可怎么办,他一把掏出所有的钞票,“两万五千两!”
   人群又是倒吸一口冷气,不禁开始好奇,价钱还会再往上翻吗?过了一会儿,也没有人再出声了,刚才那个不曾露面的大款似乎也放弃离开了。
   看来花魁最后还是要落在这个丑男手里啊……众人心中一时感慨万千,这么一波三折,倒是让他们对这锲而不舍的丑男真心生起了几分祝福之意,估计这人是把自己全部身家都赔上了吧。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结局已定的时候,二楼缓缓走下一位年轻公子,约莫二十六七岁,头戴紫金冠,身着锦蓝衣袍,腰间缀着一块碧绿通透的玉佩,眉目温和,气度非凡。
   他的身后还跟着名小厮,他缓步走到台前,看着台上的叶幕,几不可察地点点头,小厮便举起手中一整叠的钞票,高声道,“三万两!”
   花见雪捏紧拳头,刷得一下抽出宝剑,刚想叫价,突然感觉哪里被硬硬的小物件击打了一下,他就维持着这个动作不能动了。
   台上叶幕状似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就跟着今晚的“客人”走了。花见雪一个人僵硬地停留在原地,拼了命地想冲破穴道,旁边的人却以为是他受刺激太大,都一一过来安慰了一番,甚至连刚才的裸男也穿好了衣服,“一败泯恩仇”地想请他喝酒,被无视之后才怒气冲冲地甩袖走人。
   ·
   叶幕坐在红艳艳的“新房”中,对面的人在自顾自地斟酒,半晌,他才说道,“我为你赎身,可好?”
   叶幕的眼睑颤了颤,似乎是被他的话所震惊。
   其实一开始,叶幕的确是小小吃惊了一下,因为当这个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系统提示,“叮,检测到攻略对象二,沈轻霜,当前好感度30。”
   沈轻霜,沈轻霜,不就是他那位渣爹的白月光真爱吗?叶幕不得不感叹剧情之狗血,狗血得还如此猝不及防。
   系统给的资料中只模模糊糊地说,原主被叶流心派来青楼伪装成小倌倌,目的是为了刺杀一位王府的世子,他那次是几乎真的要成功了,算是非常有进步,可在他回去以后,却挨了一顿重得前所未有的毒打。
   在伤痕累累气若游丝的时候,有人告诉他,楼主真正的心上人回来了,而他之所以受宠,不过是因为他与那人略有类似。那时的原主可谓是身心俱伤,他一路血淋淋地爬到叶流心门前,却看到了让他几乎崩溃的一幕……
   这一幕是什么,作者就没有说了,坑了。现在看来,应该是发现了他刺杀的人竟然就是他最大的隐藏情敌吧。
   在作者深深的恶意下,叶流心一开始不知道顾霜就是沈轻霜,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沈轻霜早在十六岁那年就死了。而实际上,在十六岁那年,沈轻霜是被王府接了回去,此后就改名叫顾霜,叶流心给他的资料里也是叫顾霜。很狗血的,叶流心在原主下手杀害沈轻霜失败之后就发现了这一真相,一个替代品竟敢伤害真品,叶流心顿时就怒了,直接让人把原主打个半死,还是行刑的人手下留情,他才得以吊着一口气。
   叶幕看着这个如今想要给自己“赎身”的“情敌”,一开始就有30的好感度,那个渣爹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好感。
   999:宿主大人,霜霜是对你一见钟情了吗?
   叶幕若有所思,“也许是因为,’我’和曾经的他很像吧。”
   因为相似,所以他一眼就相中了“他”,因为相似,所以原文中基本毫无刺杀经验的原主也能那么轻易地就几乎刺杀成功。
   既然是因为相似而有好感,那么……叶幕缓缓揭下了自己面上的薄纱,在台上的时候,这层面纱如同他对自己境地的最后一层屏障,而现在,对着这个试图要将他拉出泥潭的人,他似乎终于卸下了最后那层防备,真真正正地坦诚相见了。
   那双淡漠中带着倔强与坚韧的眼睛,此时却带着淡淡的感激看着对面的人。
   在二楼的时候,沈轻霜就已经透过窗口注意到了叶幕。尽管是作为“花魁”被推到台上,又被人当成物件一样地估价拍卖,可他的背却始终挺地笔直,好似冬日里一棵挺拔的劲松。而尤为吸引他的是他的眼神,竟与曾经的他有七分的相似,那充满韧性与倔强的模样,这样的人,怎么能忍受被这些卑贱的人压在身下。
   但虽然一开始是被那双眼睛所吸引,可沈轻霜也非常清楚,这一定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看的孩子。所以当面纱被揭下的时候,沈轻霜并不意外地看到了叶幕这张好看得出奇的脸。但是,真正让他心颤的不是这张脸,而是叶幕卸下防备之后,在层层的倔强之下显露出的少年特有的干净。
   干净。那是他从未有过的东西。
   一个年轻的,与曾经的自己相类似的,又有着与他截然不同的纯净的孩子,沈轻霜突然感到自己那渐渐如同死灰一般毫无波动的心不由自主地动了动。
  
   第71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五
  
   “叮,沈轻霜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40。”
   沈轻霜也是一名美男子,不同于叶流心的邪肆,也不同于花见雪的精致,他的气质温和淡然,宛如一杯醇香的茶,又让人觉得可靠稳重。
   被这样一名出色的男子一直这么看着,而且还是在他买下了自己的“初夜”之后,叶幕如今没有面纱的遮掩,面上忍不住红了红。
   年轻的孩子,连脸红的样子都透着股蓬勃朝气的可爱。沈轻霜淡淡笑了笑,托起茶盏,却发现茶水已然冷了,于是便伸手去倒茶,没想到,叶幕这时候也慌不择路地想要喝茶压压惊,两人的手就那么碰到了一起。
   沈轻霜倒还没什么,叶幕却一下子和触电了似的,猛然缩回手,却不慎打翻了茶盏,滚烫的茶水顿时撒了他满身。
   沈轻霜忙抓住叶幕的手,只见被滚茶浇到的那处已经变得红通通的,在这只雪白的皓腕中显得尤为触目心惊,却又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感。这本该是很痛的,叶幕却不让沈轻霜去叫人,而且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缩回了手,说了声进去换衣服,就转到内室去了。
   沈轻霜的手是骤然空了,可那滑腻冰凉的触感却还犹在指尖,他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沉默了一会儿,又把桌上的冷茶重又送到唇边,冰凉的茶水顿时滑过躁动的胸膛。
   灯火通明的房间内,鲜红的囍字贴得到处都是,红烛光摇曳,少年的影子投射在外,独属于少年人的纤细与韧性,在隔着层薄纱时显得尤为诱人。
   沈轻霜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那层薄纱之外,他的声音有些喑哑,“你如何了?”
   “叮,沈轻霜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45。”
   ·
   门外,花见雪好不容易冲破了穴道,那个凶残的小狼崽却面无表情地告诉他,公子已经和那个人一起去了新房。
   花见雪顿时急火攻心,拎着小狼崽的领子就让他带他过去。这次小狼崽居然难得的没有说什么,面无表情的也看不出什么别的情绪,只在到了的时候理了理自己的领子,说,“就是这里了。”
   花见雪的第一反应是一脚踹进去,可是,临到最后的关头,他又缓缓把脚缩了回来。倒是旁边的小狼崽看上去有点着急了,还破天荒地主动开口问他,“怎么不进去?”
   花见雪瞥了小狼崽一眼,心里一声冷哼,差点上了小破孩的当了,自己不敢进去,却让他当出头鸟。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于是,深思熟虑之后,花见雪决定听墙角。
   他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传出了如下对话:
   斯文败类说:“你如何了?”
   可爱美丽的媳妇儿说:“尚好。”
   斯文败类又说:“那我进来了。”
   一阵窸窣,媳妇儿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斯文败类又说,“还疼吗?”
   媳妇儿小声地呻吟了一声,声音真可爱……等等!花见雪猛地瞪大了眼睛。
   二楼虽然人少,可也不是没有。路过的三两嫖客抱着姑娘路过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服饰怪异又其丑无比的人,万分古怪地趴在门上听墙角,越听脸上越精彩纷呈,最后,竟是像喷发了的火山似的,两只眼睛都冒出火光来!
   花见雪浑身都在颤抖,额头更是青筋暴起,醋海翻涌中,他把手缓缓按到腰间佩剑上。周围突然凭空翻腾起汹涌的樱花雨,杀气在一瞬间就覆盖了整座青楼,而室内两人仍旧无知无觉。
   虽然在换衣服的时候,叶幕是刻意放慢了动作,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对象又是沈轻霜这样的人,更进一步的事情叶幕是不打算做的,于是在沈轻霜想要进去的时候,他就主动出来了。
   叶幕没有错过沈轻霜眼里那一闪而逝的失落,却只当成没看见,自然而然地与他继续交谈。
   就在这时,一道凛厉的红色剑光突然凌空咋起,带着腾腾不加掩饰的杀意劈空而来。紧接着,原本紧闭的房门就瞬间碎裂成了四瓣,无数汹涌的樱花怒气冲冲地席卷而来。
   999吓得毛都炸起来了,就连叶幕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猝不及防就看到完整的木门一秒化作满地残骸,他手中的茶杯一下没捏住,噗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此时,屋内的两人正对着坐在桌子两边,各自的衣衫俱都完好。花见雪一看到屋内的场景就后悔了,想起叶幕一开始就对他不怎么好的脸色,方才朝气蓬勃的气焰顿时化为苟延残喘的灰烬,娇弱的小心脏瑟瑟发抖地跳动。
   沈轻霜最先反应过来,他朝尴尬得恨不得就地打洞逃走的花见雪笑了笑,问叶幕,“这位是?”
   叶幕淡定地把僵着的手收回来,回道,“不认识。”
   999跑到叶幕身后躲着,“宿主大人也吓到了对不对,呜呜好可怕。”
   叶幕:“不愧是干杀手这一行的。”
   花见雪一听叶幕说不认识,心中无限的委屈,可是仔细一想,他们的确还都不知道对方名字呢,于是就更委屈了。他还注意到他的面纱被随意地放在桌子上,一刹那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心也在被任意地玩弄之后无情地丢到了一边,他几乎想要弃门逃回落花林了。
   叶幕看花见雪一脸受欺负了的表情,感到颇为有趣,心想好歹也是攻略对象之一,现在好感度还是最高的50,于是叶幕稍微放缓了脸色,问道,“你来做什么?”
   花见雪一下子从受气包转换回来,干咳了一声,理所当然道,“我回房歇息,走错了。”
   叶幕慢悠悠喝了一口茶,眼神扫向地上四分五裂的残害,“你开门都这么‘用力’?”
   花见雪眼神心虚地躲闪,“是,是啊。”
   他觉得这么说气势太弱了,还反问道,“不可以吗?”说完猴子猴,他还觉得不够,又开始给门甩锅,“这门也太不结实。”
   叶幕道,“当然可以。”花见雪松了口气,只听叶幕又道,“我怎敢说不可以。”
   花见雪心里后悔死了,未来的媳妇没过门,不会就误以为他是个暴力狂了吧,这个印象也太差劲了。
   叶幕瞄一眼他的手,轻飘飘问道,“你手上又是什么,开门工具吗?”
   花见雪马上就缩回手,粗鲁慌张地把剑胡乱塞进剑鞘,脸涨的通红。
   沈轻霜看了会儿戏,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面,门口走进来一个小厮,“世子要可要回府了?”
   经过这么一个插曲,沈轻霜知道今天是做不了什么了。他无视了旁边如临大敌的花见雪,也装作没看到不远墙角虎视眈眈地躲着的小狼崽,俯身凑近到叶幕耳边,用那玉石相击般的嗓音缓缓道,“我等你的回答。”
   他满意地看到叶幕的耳朵红了红,淡笑着随小厮离开了。
   这下,屋子里只留下了叶幕与花见雪两人。
   叶幕瞅一眼因为沈轻霜临走的举动而嘴巴翘得几乎能挂东西的花见雪,拿起那条面纱,递给他,“还你。”
   花见雪沉默地看着那条面纱,突然把脸一撇,“我不要!”
   叶幕真是搞不懂他了,难道刚才不是他依依不舍地看着这东西吗?
   花见雪傲娇了一会儿,伸出手,把叶幕的手推回去,那双充满异域风情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类似羞涩的情绪,语带双关地说,“借了我的东西,就不能还给我。”
   借了还不许别人还,这真是第一次听。叶幕只好把面纱收好,心里古怪地想,这东西,就算是定情信物了?
   好娘……
   花见雪看到叶幕把面纱收在了胸口处,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甜丝丝的滋味,又感到不好意思,自报家名后扔下一句以后会常来,就闪电一样跳窗逃跑了。
   落英纷纷的樱花林中,一名身穿红衣的异域剑客坐在枝头,膝头横着一把华丽的宝剑,他的一条腿曲起,另一条却随意地耷拉着,背靠枝干看月亮,手里翻弄着几朵无辜的樱花。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月亮也变成了那个人的脸,于是心满意足地躺倒,看着天空慢慢睡去。
   ·
   花见雪真的不是一个说说而已的人,那天之后,他果真经常地来找叶幕,而且十分准时地一天三趟地来,然后总是一脸惊讶地“恰好”碰上叶幕在用饭,于是就乐滋滋地一起吃了饭。
   由于花见雪的频繁造访,而且每次一来总会傻呵呵地不知道脑补些什么东西,之后会涨上一点好感度,所以叶幕也就随他去了。然后今天,花见雪没有来,叶幕反而还有些不习惯了,一个人用了会儿饭,又叫来小狼崽陪他一起吃。
   晚饭过后,花见雪还是没来,叶幕心想今日应该不来了吧,于是就关了窗。
   古代缺少娱乐,叶幕没兴趣挑灯夜读,他的任务也不是考状元,所以很快就熄灯准备就寝。脱掉第一层外衣的时候,他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灼热的气息猛得靠近了,紧接着,一双有力的大手就揽住了他的腰,他的心突然就开始猛烈地跳动。黑暗中,他感到来人长着剥茧的指腹缓缓滑过他的脖颈,最后停留在胸口衣襟处欲挑未挑,那熟悉无比的声音带着慵懒的笑意说道,“小幕想父亲了吗?”
   原主有多喜欢叶流心,叶幕是知道的,他也不刻意压制身体内即使只是残留也依然汹涌的爱意,带着欣喜而热烈的目光望向身后的人,充满爱慕地叫唤道,“父亲。”
   叶流心被那炙热的目光看得愣了愣,条件反射地摸摸叶幕的头,“乖。”
   叶幕激动地连声音都在颤抖,看到了思念已久的人,他控制不住地就回身抱住了面前的人,“父亲,我好想你。”
   叶流心感受着怀里的少年毫无遮掩的热烈,眼里闪过一丝复杂,慢慢地拍他的背,“父亲也很想你。”
   怀里的少年猛地抬起头来,叶流心不由得冲他笑了一下。少年似乎不好意思了,不自在地撇开脸,却又小声地问,“有多想?”
   叶幕只穿着亵衣亵裤,此时撇开了脸,叶流心甚至可以毫无阻碍地看到那截诱人的锁骨。他的眼神暗下来,手慢慢收紧,开始暧昧地在他的背上滑动,他凑到叶幕的耳边,轻轻舔了一口,“你说呢?”
   叶幕敏感地缩了一下,换来叶流心的一声轻笑,房间内的气氛渐渐暧昧起来。
   这时,窗户“嘭”地一声打开了,花见雪兴高采烈的声音响起来,“小叶叶我来啦,想我没有!”
   ·
   叶流心:儿子貌似背着我偷人了,怎么办?在线等花见雪:求把奸夫大卸八块的精准作法(磨刀霍霍ing。
  
   第72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六
  
   小叶叶?叶流心在叶幕背上的手顿了顿,漆黑的眼眸变得阴冷,他的手慢悠悠滑到叶幕的领口。叶幕颤抖着看向他,花见雪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叶流心却像根本不在意似的,突然,他猛地就把叶幕脆弱的领口扯开。
   没有他想象中的暧昧痕迹,但这具身体却仍旧伤痕累累。那本应该洁白光滑的肌肤上,好像藤蔓一样蔓延出几条结痂未落的伤痕,蜿蜿蜒蜒直到亵衣下看不见的地方。
   这每一道的伤疤,都是拜他所赐。
   “叮,叶流心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35。”
   999:“好感度好低。”
   叶幕:“不然怎么做渣攻呢?”
   999的嘴巴翘起来,“不开森,好感度这么低还要吃宿主大人豆腐。”
   叶幕很想顺一把999的毛,可惜现在办不到,只能遗憾作罢。
   周围的阴冷突然消散了不少,叶流心的手又松开,若无其事地帮叶幕把领口整理好,抱着叶幕闪身到床上去了。
   叶幕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等到叶流心已经抱着他躺下,他才呼出两口气,装作被吵醒的模样,问道,“谁啊?”
   花见雪听出叶幕的声音里带着朦胧的睡意,就连带着想到叶幕青丝散落,衣衫凌乱的模样,心里有点小激动,但是有又不敢贸然闯进去,脚底碾压着挪进一步,再挪进一步,“除了我,还有谁会这么晚来找你?”
   这句话太暧昧,叶幕霎时就感到背后传来嗖嗖的冷气,不用看也知道叶流心现在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
   其实按理来说,是叶流心自己把叶幕送来青楼当小倌,虽然是为了任务而做的伪装,可是他不会不知道小倌要做的事情,即使他不真的“接客”,和“客人”的接触也是无法避免的,否则就会很容易露馅,这样一来,伪装就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
   999怕怕地飞回来,“明明好感度不怎么高,为什么看上去好像很阴沉的样纸,害怕。”
   叶幕:“他是觉得,一直以来,心里眼里都只有自己的少年突然就有了超出自己控制的事情,所以感到不舒服吧。”
   叶幕想着一帘之隔外的花见雪,“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欠虐体啊。”
   叶流心好像被花见雪的话刺激了,本来还规规矩矩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挑开叶幕的衣襟,叶幕的脸色通红,似乎被挑逗地几乎要呻吟出来,叶流心见状,刚刚有点郁躁的心略微平息,安抚性地吻了吻少年的发顶。
   叶幕转头,眼里带着一点生理性的泪水,可他却很坚持地抓住了叶流心的手,摇了摇头。
   在一般情况下,叶幕都是一脸冷冰冰的模样,所以他现在楚楚可怜的样子也就更加诱人,更何况他们此时在同一张床上,叶幕还只穿着亵衣亵裤。叶流心突然感觉到了久违的难耐与骚动,呼吸都不可抑止地变得灼热,几乎现在就想把少年压在身下为所欲为,可是,这时候,花见雪的声音又不甘忽视地响起来了,“小叶叶出来陪我看月亮。”
   随着花见雪的话语,本来已经有些沉迷的叶幕也顿时清醒过来,气喘吁吁地推开他。这次,他比上次更坚决,而且连眼睛里都带上了祈求之色。
   那个人是谁?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一向视他为一切的少年都可以为了他而拒绝他?叶流心从刚才开始就没有散去的郁躁慢慢又占满了他的胸口,他本应该只把少年当成一个替身,可是,当他发现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超出了自己的控制,他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躁,甚至……还有一丝丝的不安。
   叶幕这次是铁了心了,虽然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眼神却很清明,但在坚定地推开神色不明的叶流心之后,他又变得有些忐忑。这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父亲”说不,他不是不紧张的。
   可是就算紧张,他也还是这么做了。他动了动,用唇语说道,“父亲,这一次我要证明给你看。”
   连叶流心自己都已经有些忘了叶幕的任务了,可叶幕却不一样,他这次是真的想为了他改变自己,他想用这次的任务告诉他,为了他,即使是不喜欢做的事情,他也会努力做到。
   “孩儿,为了父亲,可以做尽一切。”叶流心猛然想到了那天叶幕对他说的这句话,那时,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