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4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4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20:28下载: TXT全本下载

,离他最近的地方。
   也许是太累了,今日的顾昭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却又不像是他自己。
   他看到自己一路乞讨,只身一人满身泥泞地去往北境,却连北境城门都进不去。他给不出身份证明,只被当成不知从那里逃出的流民驱散;他千辛万苦找上陈显,以最快的速度取得他的信任,和本该是他情敌的陈南交好,许诺娶陈将军的女儿为后;他历经劫难地返京,铲除一切异己,然后,他看到了叶幕。
   这次,他似乎没有遇见洛玉书,还像从前一样地流连花丛,他还是那一成不变的风流浪荡子,每日每日地沉浸于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之中。
   可顾昭却为此感到庆幸,只要没有遇见洛玉书,那他就还有机会。他想迎上去,想拍开那些碍眼的女人,可他的手却穿过了那张在梦中也难以得见得面孔,是了,这是梦吧。
   顾昭有些失望,可是却也早就料到了,他不行,梦里的“顾昭”却可以。他又期待地找寻“顾昭”的身影。
   雕花门栏外,“他”身着一身玄色衣袍,眉目收敛,黑眸暗沉,他静静地看着门内犹自喝得东倒西歪的叶幕,眼底闪过的是……杀机!
   顾昭蓦地感到一丝不安,他太熟悉那种眼神了,可还没待他细看,这一切就如同烟雾一般消散,然后他又看到了梦中的那个“自己”。
   “他”端端正正地坐在御书房的桌案前,一身金黄龙袍,右手拖着一只茶盏,里面茶水通透,“他”却并不喝,只是看着出神,眸色深深,里面不知有多少算计。
   这一日,正是他刚继位那年的中秋。
   过了一会儿,门外有人禀告,叶世子到了。“他”这才站起身,亲自走过去迎接来人。
   那天似乎还下了点小雨丝,叶幕墨黑的头发上沾上了几颗圆润的小水珠,他看了看“他”,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叫道,“阿昭。”
   “他”也笑了笑,含糊地“嗯”了一声。低头整理衣服的叶幕没有看到,他却看到了,身穿龙袍的那个“顾昭”虽然在笑,眼里却没有一丝的笑意,反而好像流转着无尽危险的锋芒。
   顾昭的心越发不安。
   接下来,他看到梦中的两人状似亲密地说了好一会儿话,叶幕是很高兴的,可“他”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兄弟相聚,怎可无酒。然后就让旁边的大太监端来一盏酒,自己亲自倒了两杯,一杯给叶幕,一杯给自己。
   叶幕欣然接下了,他刚要喝,突然,他皱了下眉,不动声色地在杯口闻了闻,然后,就不动了。
   “顾昭”皮笑肉不笑地问,“怎么不喝?”
   叶幕脸上的笑意完全褪去,他深深看着这个他昔日的“好兄弟”,“为什么?”
   “顾昭”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手上的酒,也不掩饰了,随手把手一翻,杯中的酒水就洒在了地上,发出刺啦一声响,他似乎被这声音取悦了,“一个人知道得太多了,总是会让人心里不安。”
   “不安,呵,”叶幕笑了一声,突然冲上去揪住“顾昭”的领子,恶狠狠地质问,“好你个顾昭!我们多年的兄弟之谊,就比不过你心中这一点点的不安?”
   一直侍立在旁的大太监一看叶幕这么大逆不道的举动,慌忙叫着“大胆”,冲上来想要将人拉开,可“顾昭”挥挥手,让他一边去,自己则看向已经失控的叶幕,冷静而没有温度地说,“叶幕,你可要想好,这杯敬酒不喝,要喝下这壶酒的人,就不止你一个了。”
   顾昭闻言大惊,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那怎么会是他?他紧紧盯着“顾昭”,却发现那人眼里全是满满的,不再掩饰的浓重杀意,他是认真的。
   顾昭慌乱地又看向叶幕,发现他已经大受打击地连连后退,脸色刷得惨白,只能单手撑着书案,才能勉强自己不跌倒在地。
   顾昭心里大痛,明知道叶幕听不到,也看不到他,他还是走过去,试图将那人紧紧抱在怀里,不让他伤心难过。
   这时,梦里的“顾昭”又理了理自己的领子,面无表情地吩咐,“再给叶世子倒一杯酒,这次,可莫要再‘不小心’撒了。”
   顾昭愤恨不已,他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而他“怀里”的叶幕却接受了。他倏地站起来,尽管不应该有感觉,可顾昭还是觉得自己的怀里一空,他的心也仿佛被活生生撕去了一块,空荡荡地疼。
   “不用如此烦劳公公了。”叶幕一把抓起酒瓶,眼睛通红,“还请陛下能放过我的家人,他们并不知情。”
   “顾昭”点点头,“叶将军劳苦功高,朕岂会滥杀无辜。”
   好一个不会滥杀无辜,连顾昭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叶幕也只是惨淡一笑,一仰头,就把满壶的酒灌了进去。
   顾昭瞪大了眼睛,连滚带爬地扑上去要抢过那壶要命的酒,可他怎么抢得过呢,最后他只是轻飘飘地穿过那让他心神欲碎的画面,只看到了“他自己”那张冷血无情的面孔。
   他急匆匆地回头,只见叶幕手中的酒已经灌进了他嘴里,还顺着嘴角往下流淌,慢慢地,透明的酒液逐渐染上了血红色,一股股不要命一般地往外涌,使地上那条波斯进贡的地毯都变成了殷红色。
   顾昭失魂落魄地走过去,叶幕终于喝完了,他颓然坐在地上,嘴里不住地往外咳血,一遍咳还一边笑。
   顾昭颤抖地擦着他的嘴角,叶幕却好像毫无知觉似的,一直在笑,一直在笑,笑到眼角都流出了泪,然后他就一把抹去了,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顾昭”,最后说道,“原来,我终究,是认错了人!”
   “顾昭”的眼里略有波动,却没有走上前,也没有说任何的话。
   顾昭没空理会那个不可理喻的自己,他绝望地抱着那根本触碰不到的人,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的怀里痛苦至死,他想痛哭一场,可因为是梦境,他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眼角干涩地发疼。这到底是怎样的噩梦,这绝不是真的……
   “皇上……皇上……”
   顾昭终于睁开眼睛,脑袋涨涨地疼,梦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似乎还停留在他的胸口。他的脸上黏黏的,一抹,竟然全是似干未干的泪水。
   果真是梦……顾昭感到庆幸。还好是梦……
   顾昭习惯木然地让太监给自己换上朝服,匆匆赶往殿堂。
   可是,如果只是梦,那为何会如此清晰?还是说,那其实是前世的再现,他真的,杀了那唯一真心对他的人,害死了他这辈子最珍爱的人。所以,今生,他才会那么毫无犹豫地选择离开。
   顾昭头疼欲裂地抵在一旁的廊柱上,深冬的风裹挟着肃杀冷冽的寒气吹来,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更沉了,也许是受了风寒。
   长长的宫廷回廊中,只有他和身边的大太监两人。顾昭迷迷糊糊看着这个他从小生活的地方,朦胧中,他似乎看到了年幼的自己,他捧着竹花在长廊奔跑,前面是一个修长的身影。
   他停下,想去拉那个人的手。可那人却冷淡地朝他看了一眼,然后,他就毫无犹豫地向前走去,他的前面是一棵雪白的槐花树,树下,站着一个白衣人。
   他拼命地追,却再也够不到那人的一片衣角,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与另一人相携走远,越走越远,直到再也看不到。
   顾昭再也撑不住地颓然倒在地上,阿幕他,是真的永远离开他了。
   这漫长的一生,他终究只能一人度过。
  
   第69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三
  
   红衣剑客的衣着也十分华丽,浑身镶珠缀玉,一眼就给人以“我很有钱”的即视感。
   他抬起纤纤玉手捂了下面纱,眼神往旁边的草丛瞄一眼,袖子里素手一翻,一个肥大粗黑的肉球就从草丛里连滚带爬地飞了出来。
   肉球吓得几乎要失禁,眼见对方来势汹汹,心里叫苦不迭,可还是梗着脖子叫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红衣剑客轻轻撩了把飞舞的发丝,声音非常好听,端端正正地说道,“肉球。”
   肉球差点一口唾沫噎死自己,指着面前的人,“你你你……”
   红衣剑客“哼”了一声,把手按在腰间长剑上,他的剑鞘上也缀着精致的红宝石,细细碎碎撒在面上,有着说不出的贵气与精致,临到拔出,他突然悠悠叹了口气,似乎十分不满,“杀你这种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实在委屈我的剑。”
   肉球以为有转机,连忙把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扔到天边,软软一坨啪地一声倒在地上,“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红衣剑客道,“跟你借一样东西。”
   肉球忙道,“什么东西?”
   “你的人头。”
   肉球瞪大了眼睛,欲哭无泪,“头怎能借?!”
   红衣剑客面纱下的嘴角勾了勾,正正经经地批评道,“无知。有借无还也是一种借。”
   他话音刚落,院子里就很适当地吹起了风,他满身的华服翩飞,连同那片薄薄的面纱,也一同扬起了一边角。
   本来在磕头求饶的肉球一抬头就看到了如此美景,霎时就愣住了,傻傻叫唤道,“姑,姑娘……”
   红衣剑客本来脸色还好,一听他的话,眼神就立马冷下来,他什么话也没说,剑光一闪,满地的樱花瓣上就洒上了一条血线,粉红色的樱花染血,看上去既残忍又美丽。剑客甩掉剑上的血,哼了一声,似乎还很不爽。
   这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尖叫,一个小丫鬟踉踉跄跄地狂奔而去,她一边东倒西歪地跑,一边还在不住地发出惨叫。
   剑客皱了皱眉,有些苦恼。其实,他今日出门,恰好路过一家不错的酒肆,他正想坐下喝两口,一摸却发现自己没带钱,于是就临时接了个悬赏颇高的单子,打算赚点酒钱。可没想到,悬赏那么高,要杀的竟是这么个货,他有一瞬间真想放弃走人,以免毁了他的一世英名。
   可没想到,这肉球倒是自己寻死来了。
   惊动了人,他也不慌张,反而抬头看向二楼。那里,一名年轻的白衣公子正冷冷地看着他,白衣公子眼神淡淡如霜,气质十分出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时候,恍惚有点像是九天的神仙。
   注意到他的目光,白衣公子马上就移开了视线,迅速地想要关窗。剑客眼珠一转,轻巧地纵身跃上二楼,在窗户即将关闭的一刹那有如一条活鱼,刺溜滑了进去。
   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摆,刚杀了人,他竟然还能做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小兄弟,借你的房间避避。”
   说是“借”,其实花见雪,也就是红衣剑客早就打定注意不走了,对方的回答根本不重要。不过虽说如此,当看到对方毫不犹豫兼满脸不耐地说“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小小惊讶了一下。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惊讶的表情,对方还难得解释了,白衣公子看上去像个神仙,出口却毫不客气,语气里满满的嫌恶,“一身的血腥味,恶心。”
   花见雪闻言大受打击,他低头闻了闻,发现并没有一丝的古怪气味,这才松了口气。他听见院子里来去匆匆的脚步声,走到窗边透过缝隙看了一眼,然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慢吞吞解下了面上的面纱。
   精致而具有异域风情的侧脸完美无瑕,黑色的发丝随风扬动,面纱下的脸竟然是不仅俊,而且还俏,眉目勾人,如果不是那两道凛利的眉,几乎可以说是雌雄莫辨了,怪不得会被人称姑娘。
   花见雪轻抚额头,摆出一个经典的装逼造型,低哑着嗓音说道,“小兄弟,给哥哥我避一避好不好?”
   他维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听到意料中的任何动静,不禁有点疑惑。虽然表面很淡定,其实花见雪已经做好叶幕态度180度大转弯的准备的。
   叶幕表示,再勾人的手段,放到他这里也是不够看的,更何况是这么生涩的。他冷淡地撇开眼,果决道,“不好,出去。”
   花见雪万万没想到连自己的美色在这人面前都没有用,差点都要对自己的外貌产生了质疑。不过,竟然真的有人能无视他的美貌吗,花见雪忍不住看了叶幕一眼,在他的眼里,叶幕的眼神冷静漠然,好像站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什么绝世大美人,而只是路边随随便便的一只猫猫狗狗。
   被这样看着,花见雪不由得抓住自己的心脏,好,好不一样的眼神,和外面那些对着他流口水的人一点都不同。
   这时,999突然蹦出来了,“宿主大人我醒了!”
   999一看到花见雪,毛团的两只眼睛马上就变成了红心心,流着口水绕着花见雪溜了两圈,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也响起,“叮,检测到攻略对象一,花见雪,攻略对象好感度攀升中~”
   999一脸懵逼,“宿主大人你做了什么?”
   叶幕还没回答,门外响起了吭吭的敲门声,是老鸨的声音,大概意思就是让他出去走个台,露个脸,顺便拍卖下“初夜”。
   叶幕仍旧很淡定,花见雪却像被雷劈了一样,颤抖着手指向叶幕,“你,你是……”
   叶幕瞟他一眼,突然盯住一个地方,然后开始缓缓走近。
   花见雪莫名地开始紧张,叶幕停在他面前,突然笑了一下,“想留在这里也不是不可以。”
   从一开始,叶幕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现在这么一笑,就仿佛像是厚重的冰层突然裂开一道缝隙,竟然有种春暖花开的感觉,花见雪喉结滚了滚,“我要做什么?”不知为何,他竟然有点期待。
   叶幕眼睛一转,趁着他不注意,单手一晃,花见雪手中的丝巾就擦过他的脸颊,落到了他手中,“丝巾借我一用。”
   花见雪看着自己空了的手,突然涨红了脸,“那,那个不行!”
   叶幕冷下脸,“那就请吧。”
   花见雪委屈了,隐约有种被始乱终弃的感觉,“那我借你。”
   叶幕瞟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花见雪似乎看到那凉薄的嘴唇似乎往上勾了勾,但他来不及细看,一条面纱就覆盖上了那张脸,只露出一双浅淡的眸子。
   花见雪愣愣地看着他,直到有个小厮打扮的小孩走进来,他才回过神来。
   那小孩长得不错,可那眼神却凶得狠,看着他的眼神充满锐利与威胁,好像一只护食的小狼崽。
   小狼崽是叶幕出发前顺手收来的。那时,他正被一堆人拳打脚踢,似乎是因为在厨房偷了什么吃食被发现了。叶幕眼看那孩子都要被打死了,还拼命咬着手里的馒头,觉得怪可怜的,又觉得有这么一股狠劲儿,说不准就是原文没填完的坑中一个重要的伏笔,于是就一起带上到了这里。
   小狼崽名叫陈殊,落到那么惨的地步,爹妈自然是都没了的。把小狼崽洗干净以后,叶幕才发现小孩长得也不错,虽然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显得皮肤有些蜡黄,身材也干巴巴的,但是五官却很精致,养了这么些天,也圆润了不少,隐约可以看出少年的身形了。
   叶幕摸摸小狼崽的头,让他别对陌生人那么凶,转头给自己的眉目描上了几笔,就带着他走了。
   花见雪一个人郁闷在房间里来回地徘徊,始终觉得不安,可是面纱没了,他也不好就这么随便出去。突然,他看到了刚才叶幕没收好的妆匣,灵机一动。
   ·
   灯火通明的妓院大厅,嫖客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喝酒划拳,偶尔往旁边的姑娘娇嫩的身体上摸一把,各自陶醉地不亦乐乎。
   这时,灯火突然灭了一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脸懵逼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
   一名黑皮大汉大马金刀地跨坐在长凳上,连旁边香香软软的姑娘也不要了,一拍大腿,吼道,“我知道!”
   他的声势太浩大,旁边不明状况的群众顿时被他吸引了过去。
   黑皮大汉心里有些得意,慢悠悠地卖起关子,结果差点被着急的群众群起而揍之,于是只好快速地把消息说了,“今晚可是要拍卖新任花魁的初夜。”
   这则消息顿时点燃了群众,早知道,“花魁”两个字已经够轰动了,再加上“初夜”两个字,更加无法不让人想入非非。大部分人都表示十分期待,但是也有小部分上任花魁的死忠粉,这时候就酸溜溜地嘀咕,“也不见得多么好看”“说不定是靠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之类的话。
   大汉眼看大家讨论地差不多了,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这次的花魁还是男的。”
   这下,那小部分花魁的死忠粉炸了,马上嚷嚷一个男人也敢当花魁,怎么和他们牡丹姐姐比!余下的人大部分也不好男风,于是一时间连口风都有些变了。
   这时,旁边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你说拍卖什么?”
   “初夜啊!”大汉不假思索地说,同时不由自主地往旁边一瞄,半明半暗的灯火中,一张鬼一样涂得乱七八糟的脸突然凭空出现在他旁边,这七尺大汉都差点被吓得从凳子上圆润地滚下来。
   他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的胸口,惨声道,“兄弟,你的脸怎么了!”
   花见雪一脸惨不忍睹,“你说呢!”
   花见雪的表情太有暗示性,大汉瞬间就懂了,想起自己家的母老虎,不禁有些同病相怜,刚想说两句话安慰安慰,四周突然之间就安静下来,大汉猛然想到今晚的重头戏,马上就抛弃了旁边的哥们,瞪着牛大的眼睛看向台上。
  
   第70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四
  
   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舞台中央,突然不知何时升腾起了飘渺的“雾气”,迷迷蒙蒙好似天外仙境,台下众人既感到不可思议,又觉得不明所以。有离得近的,伸手抓了一把,才发现那竟是轻飘飘的柳絮。
   开场准备完毕,该是正主出场了。所有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尤以方才嚷嚷地最大声的大汉最甚,他甚至连手里的鸡腿都忘了啃,只梗着脖子使劲张望。
   此时所有的灯光几乎都集中在了舞台上,在这样的灯光中,纷纷扬扬的柳絮似乎也在莹莹发光。荧火深处,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走来,身着白衣,面覆轻纱,浑身纤尘不染,露出的一双眼睛淡漠如同山巅霜雪,在翩飞的柳絮之中,好似一位从天而降的谪仙。
   大汉看得几乎要窒息,连手上的鸡腿是什么时候掉的都不知道,傻愣愣地把油腻腻的大手送到嘴里,流着口水狠咬了一口,被痛得哇哇叫。旁边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原以为看到的会是一个妖艳贱货,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这样的人,就是在王公贵族之间,也是难以得见的吧?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沦落在风月之地?
   一时间,大伙又是沉迷赞叹,又是扼腕叹息,但同时,又纷纷涌起一股期待的跃跃欲试。因为他们都没忘,今晚可是要拍卖这位“神仙公子”的初夜呢。想到这里,原本倾慕留恋的目光就渐渐带上了几丝急不可耐的淫邪,若是能把这样神仙一般的人压在身下,那种滋味……
   气氛在老鸨笑眯眯地出现的时候又达到了高潮,老鸨头戴红花,一手叉腰,一手拈着条粉嫩嫩的手帕,他十分懂得客人们的心情,也不废话,直接把手帕一甩,就宣告“无忧公子”的初夜从一千两开始起价拍卖。
   众人顿时群情鼎沸,有钱的甩票子,没钱的挤到一起凑钱,价格一翻再翻。
   花见雪身边的大汉在刚报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热火朝天地表演脱衣秀,只见他从衣领里掏出几张票子,从脚底又掏出几张票子,甚至连裤裆里都艰难地挖出了几张。这画面太美,花见雪满头黑线地捂着鼻子往旁边躲了躲,结果旁边又一个赤条条的身影蹭地一下跳上了桌子,手里高高扬起一沓银票,两眼发光地大吼道,“七千两!无忧公子是我的!!”
   对于一个花魁的初夜,七千两已经多到顶天了,一时间,周围人都安静下来,这场轰轰烈烈的拍卖似乎已经接近尾声。
   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一万两。”
   刚才还洋洋得意的某裸男顿时怔住了,猛得看向发声的地方,发现竟然是一个丑到看得人想哭出来的货,顿时火大,“你怎么可能有一万两!必定是在胡乱叫价!”
   差点把人丑哭的某人慢悠悠瞟了他一眼,拿出一张银票,裸男定睛一看,上面端端正正写着“一千两”三个字,顿时嘲讽道,“你他妈狗眼怎么长的!这是一千两!”
   花见雪又慢悠悠把这“一张”银票打开,形成个小扇子,张张都是一千,数一数,正好十张。裸男终于大受打击地倒地,口吐白沫不止。
   花见雪的脸上露出一个吓死人的笑容,心里却有些紧张地看着台上的人,那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