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2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2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8:02下载: TXT全本下载

也必须要慎重,自己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说了,难怪人家不答应。
   其实维希尔早就在准备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了,他是考虑到他们婚前就发生了关系,担心叶幕会没有安全感,所以特意早早处理了事情就赶来了,口袋里也装着一枚戒指,那是他曾经想要给未来的妻子的戒指。
   维希尔把手伸到口袋里,手心黏黏的,忐忑紧张地正要摸出那枚戒指,叶幕却冷冰冰地说,“我现在就去和爸爸说,我们退婚吧。”
   维希尔仿佛被泼了一盆冰水,“你说什么?”
   叶幕一字字地说,“我说,我们退婚。”
   维希尔当然不可能同意,他忍了忍,压抑地说,“理由。”
   “我突然不喜欢你了。”
   维希尔的眼神剧烈变幻,突然,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是不是因为那个平民?”
   “你还敢提亦辰?”
   “哈哈,亦辰。”维希尔笑起来,恍然大悟一般,“怪不得,那天晚上,你们抱得多紧啊,原来是早就移情别恋了。”
   叶幕一副无所谓他怎么想的表情。
   维希尔捏住他的下巴,深幽的眼眸中流动着森冷的光,“可是,他已经死了呢。”
   “而且,我说过你可以拒绝了吗?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而已。”
   叶幕道,“只要我不想结婚,没人可以逼迫我。”
   维希尔眼底仿佛酝酿着风暴,可他的语气却很平静,缓缓说道,“那如果,你父亲要完了呢?叶家,就要完了呢?”
   看着叶幕剧变的表情,维希尔愉悦地笑了。
   “你做了什么?”
   维希尔道,“我还没做什么呢。不过,如果你一定不肯和我结婚,那将来,可就不一定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叶幕表情变得出离的愤怒。维希尔耐心地等待着叶幕的回应,等待途中,他还贴心地调动光脑,给叶幕看了不少“证据”,叶幕在一张张的照片中,眼神变换从愤怒到难以置信再到最终的死寂,终于,他说道,“我答应。”
   维希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收回光脑,只听叶幕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叶幕看了一眼怔怔的叶寻,“你帮我对付一个人。”
   “叶欢。”
   叶寻猛然睁大了眼睛。
  
   第65章 未来星际ABO十三(完)
  
   叶寻的脑袋嗡嗡响,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摇摇晃晃地从床上跌倒,重重摔在叶幕脚下。
   叶幕的脚在叶寻跌倒的时候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理会。
   叶寻艰难地抓住叶幕的裤脚,被胸口涌出的血呛得直咳嗽,“不要……”
   叶幕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手紧紧地捏着,又松开,他撇开眼,硬着心肠往后退了几步。
   叶寻迷茫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喃喃,“不要和他结婚,我不需要你帮我对付叶欢。”
   叶幕的眼里涌起一点泪花,他连忙背过身,“你聋了吗?我才不是为了你。叶欢这种变态,还对我做那种事,我早就想让他好看了!”
   叶寻好像听进去了,又好像完全没有听进去,长久以来的折磨和失血过多让他浑身几乎没有多余的力气,他困难地撑起又跌倒,如此反复多次,他才磕磕绊绊地站起来,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伸手去够叶幕的手,小心翼翼地,生怕被拒绝似的,说,“对不起。”
   叶幕僵着身子,不理他。
   叶寻黯然地低头,突然开始猛烈地咳嗽,血丝从手指间沁出。
   叶幕听到背后的动静,终于忍不住回头了,一看叶寻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顿时慌了。
   叶寻咳得死去活来,却在看到叶幕焦急的模样的时候笑了,他伸手够到叶幕的眼角,“如果不是为了我,那哥哥为什么要哭?”
   叶幕颤抖地抱住他,“不要说话了。”
   一直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戏的维希尔走过来了,他皱着眉头把叶寻拉开,“我叫了医生。”
   叶幕的眼眶红红的,可是却不是为他流的眼泪。维希尔温柔地擦掉那碍眼的水珠,“有杀人凶手在的地方总是不安全,反正也很快就要结婚了,小幕住到我家去吧。”
   叶寻想要追上去,身后不知何时凭空冒出几个人架住了他,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幕被维希尔带走,自己却无能为力。
   叶寻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憎恨自己的弱小,因为弱小,他明明是一个beta,却被迫要注射那个变态给的把他改造成omega的药;因为弱小,他只能无力地看着疼爱他的母亲死去;因为弱小,所以他寄希望于维希尔,渴望借助他逃离叶家;因为弱小,他现在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幕离开。
   迷迷糊糊中,叶寻想到了,似乎还有一种药,可以让beta变成alpha,代价是,寿命的缩短。
   叶寻渴望着变得强大,然后救出叶幕,可他没想到,这一刻的分别竟然成为了永别。
   ·
   联邦四大世家中的两大世家结亲了,还举行了一场空前盛大的婚礼,这件事在联邦的报纸上霸占了几乎一个月的头条。要知道,以未来媒体的这种发达程度,也只有后来神秘的“联邦机甲之王”的横空出世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然而,盛大的婚礼后,却是来得猝不及防的世家大换血。叶家家主竟然被查出收受贿赂,虽然在维希尔的极力维护下叶家留住了,却几乎已经被掏空了所有家底,只剩一个空壳子,叶家家主更是不知所踪,大部分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
   叶幕在维希尔家的花园里晒太阳,或者说,也叫他的家?离婚礼结束已经五个月,和原文一样,叶家最后还是被维希尔架空了,只不过这次他稍微仁慈了一点,没把他这个身体的老爸给弄成脑瘫,然后直接搞死,只是变相软禁了而已,但是表面上叶幕是并“不知道”的,只以为他老爸已经死了。
   这几天叶幕胃口不好,有天喝粥的时候还吐了,维希尔先是很着急,后来就莫名其妙变得很开心,叶幕不管他脑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可怕事情,反正他真的只是胃口不好而已,他也完全不想知道维希尔暗搓搓布置的小房间是干嘛的。
   三个人的好感度,叶寻已经满了,维希尔还差5点,而许亦辰……叶幕的光脑发出滴滴滴的声音。
   叶幕起身,挥开跟着的仆人,走进了房子里。
   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一只手突然伸出来,然后叶幕就跌进了一个强劲有力的怀里。
   相比于从前的青涩,许亦辰现在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他漆黑如星的眸子即使在这种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依然显得神采奕奕。
   许亦辰摸着叶幕的脸颊,心疼不已,“瘦了。”
   虽然叶幕现在扮演的是“家破苦情小白莲”,但是区区几天没吃东西,不至于这么明显吧。
   叶幕的结论就是:不会讲情话的boy。
   叶幕做贼似的往旁边瞄了瞄,注意到没有别人才松了一口气。
   许亦辰笑出来,他挽起叶幕的手,黑曜石一样的眼眸里,闪耀着的没一分光亮都是认真,郑重承诺,“小幕,我马上就能救你出去了。”
   叶幕本来应该很高兴,但是此刻,他却露出了一种难言的复杂表情,许亦辰心细,马上就担忧地问怎么了。
   叶幕牵动嘴角,“没什么,就是太高兴了。”
   许亦辰想到未来的时光,于是也没往心里去,脸红红地把叶幕压到墙上,低头含情脉脉地看他,“小幕,我好想你。”
   叶幕习以为常地勾住他的腰,“前几天不是才见过吗?”
   许亦辰身上传来那种在叶幕看来就是发情剂的气息,他害羞又很坦诚认真地说,“一天不见,对我来说就像一年一样。”
   叶幕似乎也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侧过头。内心则在感慨,谈了恋爱,再怎么不会说情话的男孩子也会慢慢变成情圣。
   许亦辰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他一一吻过叶幕的额头,鼻尖,突然,他看到了叶幕领子下的红痕,眼神一暗,手不由自主地覆了上去。
   直到脖子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叶幕才回过神来,明明做了坏事,许亦辰却反而像是受委屈的那个似的,“小幕你在想谁?”
   叶幕只是在想许亦辰剩下的5点好感差不多是时候刷了而已。在两个月前,许亦辰主动找上了他。他似乎认定叶幕结婚是被迫的,倒是省了他不少力气。于是叶幕就顺水推舟塑造了这么个形象,引得许亦辰心疼不已,每次见面都要发誓要以最快的时间救他出去。
   既然见面了,叶幕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于是他就扮演了一个被迫和“仇人”结婚的可怜omega,许亦辰则是一步步打开他心扉的拯救者。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逐渐变得越来越亲密,虽然不能有实质上的肉体关系,但是却维持在了一个极端暧昧的阶段,好感度也从90涨到了95。
   按今天许亦辰的胸有成竹来看,恐怕事情已经计划得差不多了。于是,叶幕做出比他更委屈的样子,“我还能想谁?”
   叶幕的表情露出一种恐惧,他似乎本来并不想说,可是终于忍不住了,“维希尔,他,很可怕。如果,万一……他对你不利怎么办?”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叶幕第一次对他表现出了关心,许亦辰一下子竟然没反应过来。直到叶幕不自在地往旁边躲了躲,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目光有多炽热。
   许亦辰一把就把叶幕抱到怀里,下巴不住地在叶幕的头顶摩挲,他伸出手,悄悄地够到叶幕身侧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过了一会儿,他声音沙哑地说道,“我,我爱你。”
   叶幕埋在他怀里,“嗯”了一声。
   许亦辰又说了一句,“我爱你。”
   叶幕不太满意地看着停在95的好感度,觉得这个“爱”的分量一般,于是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结果许亦辰好像说上瘾了似的,一直在他头顶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叶幕满头黑线,说这么多次,也不见你涨点好感啊。但是他也不好再不开口,于是随口说了句,“我也爱你。”
   许亦辰猛地看他,漆黑的眼眸亮得吓人,他的脸颊绯红,好像已经高兴到语无伦次了,他捧起叶幕的脸,虔诚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又说了一声,“我爱你”。
   “叮,许亦辰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100。”
   叶幕一愣,许亦辰还在他嘴唇上像吃糖似的吸允。这时,一声清脆的鼓声夹杂着物件掉落在地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维希尔僵硬地站在原地,他仿佛觉得自己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在叫嚣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另一个却子在自欺欺人的骗自己,这只是一个梦,一个梦。
   今天,他又一次在宫廷那些虚伪的面孔中周旋,从前他只觉得如鱼得水,可是最近,他却越来越感觉到疲惫。
   尤其是那天,在看到叶幕清晨有呕吐的症状的时候,虽然叶幕拒绝看医生,但是他还是在叶幕睡着时叫来人看了,虽然最后发现只是胃口的问题,他却还是忍不住开始幻想,假如他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们的孩子,那会怎样。
   他们的孩子,一定会有着和叶幕一样的美丽的蓝色眼睛,他可以在孩子的眼里看到他们生命的延续,那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一想到这里,他就感到既雀跃,又忐忑,那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从前觉得,他的心在爱上叶幕的那一刻开始就分成了两半,一半装着他一直热衷的权利,另一半,则是满满的叶幕。可是现在,他越来越觉得,叶幕正在慢慢蚕食着他的另一半心脏,而权利的分量却越来越少。曾经他以为难以割舍的东西,原来有一天,也可以变得这么微不足道。
   他注意到叶幕总是很喜欢看古时候的节目,想到他们即将会有孩子,所以私底下准备了很多小孩子应该会喜欢的东西,更是让人去各个古玩市场搜罗各种古时候的小玩意儿。
   今天事情结束得早,他就想着要早点回来看看,虽然最近叶幕总是对他冷着一张脸,可是只要他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他们会回到像在那颗荒星一样的亲密。
   他满怀希望地赶回来,还带着手下刚搜罗过来的古时候小孩所喜欢的小鼓,却看到了让他几乎心神欲裂的场景。
   叶幕安顺地被另一个男人压在墙上亲吻,他的手紧紧搂住另一个人的腰,在属于他们的房子里,偷,情。
   气氛静默了不知道多久,维希尔突然想放声大笑,从前,他是那个让别人生不如死的人,可现在,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他终于也体会到了。
   许亦辰却好像根本不意外维希尔的突然出现,他冷静地看着阴森着脸一步步走近的维希尔,将叶幕护到身后,“你终于回来了。”
   维希尔红着眼,“把他还给我,我可以让你死得集中一点。”
   许亦辰“呵”了一声,“维希尔,陛下早就发现你暗中谋划的事情,从你走进这扇门的时候开始,你就没有机会活着出去了。”
   许亦辰感觉到身后的叶幕在听见他的话后颤抖了一下,以为他是害怕了,于是安抚性地握了握他的手。
   维希尔冷笑了一声,“临死前做个白日梦也不错。”
   许亦辰当然不是在做白日梦,很快,维希尔的身后就出现了几个身穿铠甲的皇家士兵,房子外面也想起规整的步伐声,维希尔这才意识到,他真的被包围了。他调动手上的光脑,发现居然已经瘫痪了。
   ·
   临到末路,维希尔居然也不慌张,还慢条斯理地弯腰捡起了那只掉落的小鼓,摇了几下,小鼓就晃动着想起闷闷的“咚咚”声。
   维希尔看向叶幕,叶幕也正在看着他,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这时,一名胖胖的将军走出来,硬邦邦地说,“奉陛下的命令,维希尔伯爵府上所有人,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也就意味着叶幕也不能活,维希尔这才有些乱了手脚,而许亦辰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维希尔突然笑了一下,他原先的乖顺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认命了,所以当他猝不及防地抽出身侧士兵的枪支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朝那个胖将军开了一枪,在众人大乱的时候迅速抢过叶幕往某一个方向跑。
   临走前,许亦辰与维希尔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心领神会。
   维希尔将叶幕护在怀里,一路上在枪击声中左躲右闪,一声不吭地带叶幕闪进了一间密室。
   密室居然还是用的最古老的烛火,维希尔在某个书架上按了一下,一道密道就轰隆隆地开了。时间紧迫,门外的枪声已经越来越近,维希尔想让叶幕先走。
   叶幕却不动,“维希尔,你不恨我吗?”
   维希尔在密道口,半晌才开口,“我恨。”
   “那你为什么……”
   维希尔自嘲地笑了笑,“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深蓝色的眼眸在烛火的跳动中显得更加幽深,却流露出从前从未有过的一种无奈与认命,“比起恨你,我更爱你。”
   叶幕的眼中似乎有泪光点点,维希尔轻轻抚上去,“能看到你为我掉一次眼泪,我也没有遗憾了。”
   其实……还是有遗憾的吧,维希尔的目光挪到叶幕平坦的肚子上,如果,那里有了他的孩子,就好了。
   叶幕突然说,“你害死了我爸爸。”
   维希尔没有告诉过他他爸爸还活着,因为还不是时候,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解释了,就认了。
   叶幕眼眶通红,“你毁了我的家。”
   维希尔继续“嗯”,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声音,把叶幕往密道推,“是是是,我是大坏蛋,你快走。”
   叶幕咬着嘴唇,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突然一回身把维希尔反推进了密道,然后迅速按下了开关。
   维希尔眼睛蓦然睁大,拼尽全力想要冲出去,却只看到越来越小的门缝里,叶幕流着眼泪看着他,唇形好像在说,“我真的喜欢过你。”
   然后,一片火光倏然照亮了黑暗的密室。
   “叮,维希尔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100。”
   ·
   维希尔的别墅外面,叶寻穿着整齐的军装,翘首以盼地想着,等维希尔死了,他很快就能看到叶幕了。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他以后一定可以保护他。
   他还在畅想着未来,别墅里却突然燃烧起熊熊的火焰,他猝不及防地抬头,手里的枪支掉落在地。
  
   第66章 渣攻贱受江湖文一
  
   潮湿阴冷的密室,两面长长的壁上挂着狰狞可怖的刑具。密室几乎没有一丝的光亮,只有墙角点着一只短短的烛火,豆大的火苗伴随着密室深处鞭打入肉的沉闷声不时摇曳。
   一个白衣公子被镣铐紧紧锁在十字刑架上,他似乎已经被鞭打了许久,连身上的白衣都变成了一缕缕的碎布条,血迹斑斑地挂在身上。直到他的脑袋已经无力地垂下,施刑人才犹豫着停止动作,走上前观察架上的人。
   只见那人紧闭着双眼,苍白的脸上满是忍耐之色,可他却始终一声不吭,嘴唇也倔强地紧紧抿着,即使是在这样的酷刑这下,也让人看不出一丝的屈服与妥协。
   他已经忍受了几乎一个时辰的鞭刑,头上满是淋漓的汗水。而他一部分披散的黑发被汗水打湿,紧紧贴着没有血色的脸颊,这才显示出主人那一丝柔软的脆弱。
   执鞭的人也只是奉命行事,虽然不敢公然违背楼主的命令,但看到这样的人,任是谁,也无法完全铁石心肠,于是他的心中也忍不住生出几丝不忍,轻轻叫了几声公子,来人依旧一动不动。
   执鞭人正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远处密室的门突然开了。
   ·
   叶幕奄奄一息地挂在粗糙又冷硬的架子上,一动都不想动。
   一穿来就遭受了一场非人的毒打,叶幕的感觉就是……疼,好疼,比死还疼。之所以说是非人的酷刑,是因为他观察到,那条打他的鞭子上长满细密的倒刺,而且据他每一鞭的疼痛程度来看,那上面应该还抹了盐水。
   真是够狠的。叶幕垂着头,面无表情地舔了舔嘴角溅起的血沫,这笔账,记下了。
   既然打完了,该是幕后boss出场了吧。
   果然,不久后,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一双精致的玄色长靴停在了叶幕面前。
   叶幕还在想“虚弱”的他要怎样不经意地记住仇人的脸,一双大手就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叶幕顺势看去,正对上一双浓墨一般的黑色瞳孔,里面无波无澜,却莫名让人心里发慌,深不见底的黑之中,仿佛暗藏着无尽的危险。
   那人抬手撩开叶幕汗湿的头发,叹息似的说道,“我的孩子,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叶幕艰难地回忆了一下,才想起这个人就是这具身体的“爹”,渣爹名叫叶流心,身份是江湖某杀手组织的首领,原主是他收养的众多孤儿中的一个。
   既然是杀手组织,首领收养的儿子当然也是杀手,但是原主却并不喜欢杀人,所以每每在出任务的时候,总是因为在最后关头下不去手而任务失败。根据组织的规矩,任务失败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一样要接受惩罚。所以,往往别人是出一次任务涨一次身家,原主却基本是出一次任务挨一次打。
   叶幕本来不想在这么虚弱难受的时候回想剧情,可是面前的人让他本能地感觉到危险,999又还没醒,而他只记得这是一篇江湖文。缺少总体的掌握容易露馅,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于是他不得不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尽力回想在系统界面上看到的剧情。
   叶幕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篇江湖文,但更具体地说,这其实是一篇渣攻贱受江湖文。
   叶幕的这具身体就是文中的小受,而渣攻,则是从小将他收养的“渣爹”叶流心。
   渣攻贱受的套路无非是受爱着攻,攻不爱受,或者因为某种理由不得不说不爱受。然后攻折磨受,受百折不挠爱着攻,如此循环N次,期间经历种种狗血误会,最后HE或BE。
   而这篇文则更狗血,还夹带着一个万恶的替身梗。原主不知情的时候还好,认为渣攻兼渣爹只对他是特别的,可在他得知“真相”后,这一切的不同就都变了味。而谁都知道,替身梗中“真爱”存在的意义,绝对不只是在回忆中膈应一下。一篇文,就算前文怎么写“真爱”死得不能再死,到最后,“真爱”也依然会非常及时地出现,给予攻受中的某一方以致命一击。
   这篇文的标签是“渣攻贱受”,所以承受这致命一击的自然就是原主了。
   在原文中,在攻受各种虐恋情深(单方面)之后,渣攻“真爱”的出现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