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1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1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7:11下载: TXT全本下载

这里的,可是如果现在不看,以后可能也看不到了,于是叶寻还是咬着牙撑起身子,慢慢够到了那条缝。
   通过那唯一的缝隙,他看到了一片美丽的海蓝色,像梦一样的绮幻,像海一样的温柔,叶寻长久以来的委屈突然不受控制地涌出来,鼻子也开始发酸,他噙着泪,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叫道,“哥。”
   “叮,叶寻好感度增加20,当前好感度60。”
  
   第63章 未来星际ABO(十一)
  
   叶幕听到他带着哭腔的叫声,关切地问,“怎么了?”
   叶寻低头揉揉眼睛,把眼泪擦掉了,想了想,说,“我肚子疼。”
   “怎么会肚子疼呢,吃坏东西了?”
   叶寻想起那个“东西”,低低“嗯”了一声。
   叶寻一个人的时候,还可以默默忍耐下那些伤痛和恐惧,可是叶幕来了,他突然就变得前所未有的委屈,咬着牙齿呜呜了几声,眼泪就啪嗒啪嗒地掉下来。
   窗外叶幕慌张的声音传进来,“怎么回事,小寻?小寻?”
   叶寻一边抹眼泪另一边又掉眼泪,直抹得满脸都是黏黏的,他咬着手掌良久,才勉强平静地说,“没有,就是肚子太疼了。”
   叶幕似乎是想起叶寻很喜欢吃小甜点小零食,于是说,“吃坏肚子了吗?小寻以后不要再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嗯。”叶寻终于止住了眼泪,把头抵在靠近叶幕的窗上,想着窗外的人,捂着因为激动而变得更疼的伤口,在黑暗中,又慢慢很满足似的笑了。
   过了一会儿,叶寻突然想到那个变态说过今天要回来,连忙让叶幕快走。
   叶幕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进去看你。”
   叶寻这下慌了,可叶幕没有给他劝说的机会,转头就往里面走,叶寻吓得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变得更白了,忍着伤开始在房间里摸索。
   ·
   叶幕驾轻就熟地避开别墅里的仆人,躲在一处花瓶后面。
   一个男仆模样的人从厨房里出来,托盘上放着一袋营养液。叶幕跟上去,看着他一路上走走停停,把个送饭的路程走得高潮迭起,逸趣横生,不禁觉得这哥们儿有些好玩。
   这位毫无所觉的哥们儿一会儿停下和某个女仆调笑着摸两下胸,一会儿在拐角处的镜子上左转右转地理把鸟窝头,一会儿又逗两下别墅里养的鹦鹉,结果被追得满走廊狂奔,期间他还技巧性地保持着单手托盘的姿势,最后才气喘吁吁地在叶寻房门前停下,拍拍自己的领子,对着门露出一个自以为帅气完美的微笑,然后门就自动打开了。
   这哥们儿还在为门上刚刚一闪而逝的笑容而陶醉不已,叶幕就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的身后,他感觉到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于是条件反射地回头。
   Omega的长相本来就偏阴柔,再加上叶幕已经十多天没有理发了,头发长到肩部,看上去竟是雌雄莫辨。男仆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还很是惊艳了一把,目光顺着叶幕的脸往下滑,停留在他一马平川的胸部,眼睛里流露出几分遗憾。
   这时,叶幕突然笑了一下,男仆立马就忘了美人微不足道的“缺陷”,晕乎乎地也跟着傻笑了一下,然后就感觉到颈后一酸,这下真的晕倒了。
   叶幕微微弯膝,单手接住险险坠地的托盘,拎着男仆辛苦理好的领子,一起走进门中。
   叶幕一来,叶寻就已经感觉到了。因为太久没有见光,大门一开,他还不是很适应地眯了眯眼,然后,他就看到,金发蓝眸的少年从门中出现,他的背后是亮到有些刺目的光,叶寻自动忽视了他手上多余的某物,只觉得此刻的叶幕仿佛神明降世。
   是,专门来拯救他的神。
   “叮,叶寻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70。”
   叶幕把手上的某可怜男仆丢开,打量了一把叶寻,才发现他真的瘦了很多,几乎已经要皮包骨头了。他灰褐色的头发长长了点,乖乖地贴在脸颊上,眼睛红通通的,像一只被人欺负了的小兔子。
   叶幕叹了口气,把他揽入怀中,叶寻悄悄揪着他的衣摆,身体不住发抖。
   安慰了两下之后,叶幕也不耽搁,直接蹲到地上,刷拉一下扒了男仆的衣服,叶寻被这动作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抓住叶幕的手,红着眼睛问,“你要做什么?”
   叶幕挣了挣,发现小弱受的手劲竟然也蛮大,好脾气地解释,“小寻要和他换下衣服,才更容易出去呀。”
   叶寻抿着嘴唇,看着叶幕留在男仆身上的手,嫉妒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逝,他拽过地上某只,有点强硬地接过叶幕的活,背对着叶幕,又别扭又固执地说,“我来。”
   叶幕:……
   999感慨地说,“小寻的占有欲好强哦……”
   叶幕:“……小,寻?”
   换好衣服以后,叶幕又去外面溜了一圈,确定好路线,就让叶寻先走,而他在后面跟着。
   正当叶寻即将有惊无险地通过的时候,叶幕突然感觉到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转头,就对上一双醉醺醺的,泛着红血丝的眼睛。
   叶欢,也就是叶寻的父亲,醉醺醺地看着眼前的人,目眩神迷地闻着他身上的气味。
   很多人都知道,叶家家主的弟弟是坨糊不上墙的烂泥,品味低俗,流连下等风流场所,一点都没有世家子弟的风范。但很少有人知道,叶欢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癖好。
   那就是叶欢特别喜欢被标记过的omega,他认为,未标记的omega都是残花败柳,只有被标记过的,才能让他更兴奋。
   此时,他就在叶幕身上闻来闻去,表情无比陶醉,虽然经过了掩盖,可是叶欢常年流连此道,对这种气味是再熟悉不过,这就是被标记过的omega的气息!
   叶幕往后躲了躲,这醉鬼身上的一身酒气让他很不舒服。他所处的地方并不明显,所以他正在考虑要不要一个手刀把这只醉了的色鬼敲晕。
   这时,系统突然响起,提示叶寻又回来了。
   原来,叶寻在快要走出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了门口那个变态的车,回头一看,叶幕又不跟在身后,顿时感到很不放心,于是就又回来了。
   啧……怎么又回来了……叶幕无奈地看着不远处眼睛冒火的叶寻,这孩子不是很想离开这里的吗?
   叶幕推推面前这只神志不清的脑袋,看他锲而不舍(不知死活)地又凑上来,隐约想起他给叶寻造成的噩梦,心里一动,朝他勾勾手指。
   叶欢醉得不轻,也没少在这种情况下做些脏污龌龊的下流事,下意识就以为又有艳遇了,迷迷糊糊地跟了上去。
   走到一处没人的杂物间,叶幕特意留了条缝,然后拿出旁边的一条黑布,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推到在地的醉鬼,纤长的手指按住他的唇,暧昧地说,“我们来玩个游戏。”
   叶寻本来被变态欺压叶幕的场景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因为叶幕的示意又不敢上前,只能在一边生闷气,后来看到叶幕领着变态走了,急忙又跟上去。
   他知道他这个父亲的秉性,猥琐下流是他本性,现在又喝醉了,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看到变态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他就立马冲上去。
   可等他透过门缝望去,他却发现变态正五花大绑,狼狈无比地倒在地上,他被人用一条黑布蒙着眼,嘴里也塞着块臭抹布,而叶幕则在一边笑眯眯地冲他招手。
   叶幕把一个皮鞭交到他手上,冲他眨眨眼。
   叶寻有点无措,看看地上又看看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地上这个人,就是害的他妈妈凄惨死去,又让他这么多年过着地狱一般日子的人,而现在,他可以报仇了吗?
   叶寻的手微微发抖,他克制地让叶幕先出去,红着脸关了门,然后,他的眼神就立马冷了下来。
   他掂了掂手上的皮鞭,想到这是叶幕给他的,于是珍惜地收到了怀中。然后,他就走到了醉鬼旁边。
   醉鬼还不明所以,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似乎是在兴奋。叶寻瞄到他身下,发现那里已经鼓起了一个不小的包,顿时感到万分恶心。
   想到刚才他对叶幕的所作所为,叶寻冷笑了一声,一脚重重跺到那鼓起的那地方。
   醉鬼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惨叫声被堵在臭抹布里,身体又被牢牢捆着不能动,只能被动地承受断子绝孙的痛。
   999本来在偷瞄,看了两眼之后就悄悄溜回来了,好,好凶残呀。
   ·
   叶寻终于逃出了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还狠狠报复了让他痛苦的变态,心情非常好,连好感度都增加了五点。
   他拒绝了叶幕去医院看看的提议,躲着叶幕自己用医药箱处理了,然后拉着叶幕陪他睡觉。
   叶幕是不告而别,他看过维希尔的好感度,在发情期后就涨到了95,还差5点。最后的5点好感度往往都需要一个契机,所以他本打算要先了解了解情况。
   可是他一说要走,叶寻的眼睛就刷得一下涌起欲落不落的泪花,他也并没有任性地挽留他,只是落寞地松开手,背对着他,蜷缩着窝在床上,背影无助得像一个孩子。
   叶幕:……
   999:嘤嘤嘤小寻好可怜,宿主大人不要走TAT叶幕:……他还能说什么?
   叶幕躺过去,拍拍叶小可怜的肩,“好吧,我不走了。”
   叶小可怜委委屈屈地转过来,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颗晶莹的泪珠,嘴唇却克制不住地弯着一个小小的弧度,他双手勾住叶幕的脖子,小声地说,“哥哥我肚子疼。”
   叶幕皱眉,把手抚上叶寻包扎过的那处,“这里?”
   叶寻乖巧地点头,“嗯。”
   叶幕:“还是得去医院。”
   叶寻:“不去。”
   叶幕又按了按,叶寻就立马倒吸了口冷气,于是强硬道,“明天就去。”
   叶寻扁扁嘴,控诉地看着他,好像又要哭了。
   伤没好,也不去医院,叶幕叹了口气,“你不是疼吗?”
   叶寻眼睛亮晶晶的,“哥哥唱歌给我听我就不疼了。”
   怎么又要唱歌了?三岁小孩似的,叶幕无奈答应,“好吧。”
   然后叶幕就开始哼经典狼爪羊的主题曲,过了一会儿发现没动静了,叶幕还以为叶寻睡着了,一看,才发现叶寻此刻一脸“这什么弱智儿歌”的表情,搭配从额头挂到眉心的一串黑线挂面。
   叶幕不由得笑起来。叶寻意识到这是叶幕故意耍他的,于是生气了,开始有小脾气了,嘴巴撅起来,腮帮子也鼓鼓的。
   叶幕靠过去,“不要生气了。”
   叶寻其实也没有真生气,一听叶幕来哄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侧过头看他,“那哥哥唱首正常点的。”
   叶幕想了想,“那我哼一首吧。”
   叶寻点点头,然后叶幕就开始哼槐花调,叶寻一开始还看着他,然后就慢慢睡着了,手里紧紧攥着叶幕的一片衣角。
   ·
   第二日清晨,叶寻突然从梦中惊醒,猛得看向身侧的叶幕。
   此时,早晨的阳光洒在他金色的碎发上,双眸紧紧闭着,高挺的鼻梁下是粉红色的唇瓣。
   粉红色,诱人的唇瓣……叶寻有些着迷地低下头,喉结上下滚动,小心翼翼地在上面碰了碰,心脏跳动快得不受控制。叶寻鼻尖动了动,昨天没注意,今天才发现,叶幕身上似乎有种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维希尔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的发梢还带着清晨的露珠,欣喜的表情却慢慢褪去,幽深的蓝色眼眸变成冰一样的冷。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早晨发现从前暗恋自己的人在偷亲自己喜欢的人,这是一种神马样的赶脚?
   维希尔:……想死?
   作者君(无奈脸):不就是双重ntr嘛。
  
   第64章 未来星际ABO(十二)
  
   叶寻趴在叶幕身上,仰头看那冷冰冰走进来的人,可怕而强大的alpha气息几乎要压得他无法喘息,这个人,他曾经寄希望于这个人,希望能通过他摆脱自己的命运。现在想来,实在是无比的可笑。
   从一开始,他就只是为了利用他而已。而现在,他还来做什么?还要把叶幕也抢走吗?
   叶寻收紧了手臂,就算他的地位比不过他,这次,他也绝对不要放手。
   在短暂的阴沉之后,维希尔居然又挂上了一个微笑,看上去优雅而从容。他走过来,看似温柔,却力道惊人地把叶寻拉开,将叶幕揽到怀中,手指轻轻抚上叶幕的双唇,语气听不出哪里不对劲,仿佛只是在教育不懂事的小舅子,“小寻这么大了,还要和哥哥睡一张床吗?”
   “以后可不要这样了。”
   叶寻捏紧了拳头,这个人还是一样的虚伪做作,他没有忘过一开始维希尔对他的刻意暗示,而现在,他居然还能理所当然地对叶幕如此亲密,想到自己现在连动弹都困难,更加恨得咬牙切齿,他看了一眼还没醒来的叶幕,也不再掩饰自己的真面目,“少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维希尔,我告诉你,我不仅今天要和他睡一在一起,以后的每一天,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维希尔没想到叶寻现在居然有胆子这么和他说话,不由得愣了一下,继而阴鸷的血腥从他眼中闪过,然后他居然又笑了。
   维希尔温柔地捂住叶幕的耳朵,好看的嘴唇轻启,轻飘飘地说,“我最近刚得知,前段时间,似乎有谁买凶追杀小幕呢。”
   叶寻身体猛得一颤,瞪大了眼睛望着他,“那是因为你……”
   维希尔打断他,看也没看他一眼,目光诡谲而温柔地停留在叶幕的唇上,“我搜查以后发现,那些杀手给我提供了一些很有趣的线索……”
   叶寻心慌意乱,上次刺杀叶幕的凶手的确是他派出去的,可是,如果不是维希尔一直以来的暗示,他根本不会做这种事,从前他虽然讨厌叶幕,却决到不了要他命的地步。而现在,维希尔居然要用这件事情反咬他一口……更可恨的是,他居然没有办法。
   维希尔这才终于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有轻蔑,有恶劣,也有嘲讽。
   叶寻浑身发冷,他绝对不能让叶幕知道这是他做的,否则,否则……他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干涩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维希尔倒是没再刨根问底,手指复又抚摸上叶幕的双唇,叹道,“我也不知道那些杀手在说什么混话,他们说,买他们的人是叶家的什么……”满意地看到叶寻的脸色渐渐发白,维希尔又话锋一转,“唉,不说这个了,小寻。”
   维希尔故意不说完,等到叶寻都要忍无可忍了,他才继续说,“每次因为你的事情,小幕都要困扰很久,我看着都很心疼,所以,”
   维希尔神情困扰,“小寻,虽然是弟弟,但是以后能尽量不要给小幕添麻烦了吗?”虽然他也很想像对付许亦辰一样对付叶寻,可是叶寻毕竟是叶家的人,还是叶幕的弟弟,他也只能遗憾地暂时放弃。
   虽然维希尔说得好像只是让他安分一点,但是叶寻清楚,他这是在威胁他,让他以后都不能出现在叶幕的面前,否则,就要把他买凶杀他的事情抖出来。叶寻恨得几乎要呕血,可是,让他离开,让叶幕永远面对着这么个虚伪做作的人,他怎么做不到!
   叶寻不相信维希尔真的敢这么做,要知道,他手里可是也掌握着维希尔野心勃勃要吞并叶家的证据,他敢让叶幕知道吗?想到这点,叶寻终于安心了些,冷笑道,“你想都别想。”
   “那真是太遗憾了。”嘴里说着遗憾,维希尔表情却没多大波动,似乎也不奇怪他会这么说,只是叹了口气。突然,他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他的手还盖在叶幕的耳朵上,眼睛却盯着叶寻,慢慢说道,“我想起来了,那个杀手说,雇佣他的人,名字和小寻一样,也叫叶寻哦。”
   叶寻悚然一惊,完全没想到维希尔居然真的说出来了,他还来不及做什么,最让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了,叶幕睁开的眼睛。
   海蓝色的眼眸还带着刚刚醒来的朦胧与水汽,可那里的温度却在慢慢地褪去。
   不要,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叶寻几乎要喘不过气,叶幕失去温度的目光似乎比全力释放alpha气息还要让他无法呼吸,在这种窒息中,他似乎看到了唯一的光也在离他远去。
   维希尔的嘴角勾起一丝带着满足与快意的微笑,他的杀气仿佛在一瞬间就褪去了,温柔地低头,在叶幕的唇上吻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不甘心,又出动牙齿咬了咬,“昨天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
   叶寻这才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古怪氛围,一直以来被他忽视的气息也瞬间变得清晰,叶幕身上的那种气味……竟然和维希尔是一样的!尽管已经做了掩饰,可是……只要一注意到,这种相互交换过的信息素的气味,任是谁也无法认错的。
   他们,已经……
   叶寻的脸刷的变得惨白,他连维希尔此刻示威般的微笑都看不到了,只觉得在因叶幕的到来而短暂抽离的黑暗,在更短的一刻又如同海啸一般淹没他,皮肤的所有毛孔都感觉到如针孔般细细密密,且刺入骨髓的冷。
   叶寻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塑,他漠然地摸住自己的腹部,苍白的手指间,粘稠刺目的红色正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涌出来,原来,他竟然还可以有这么多血可以流;原来,真的有比肉体的疼痛更重百倍的伤。
   维希尔心里冷哼了一声,非常不屑,可原本安静地躺在他怀里的人却突然坐起,好像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一样,狠狠地推开他,毫不犹豫地抱住了那个妄图杀害他的人摇摇欲坠的身体。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叶幕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惊慌,美丽的海蓝色瞳孔因为过度的忧心而隐约泛起水光,他的手在不住地颤抖,停留在叶寻伤口的上方犹豫不决。
   叶寻仿佛因为叶幕的动作又升起一股希望,拿那只干净的手握住叶幕的,眼神期盼。
   维希尔看着两人这么亲密,只恨不得叶寻立刻就失血而死,他忍无可忍地分开两人,转头对叶幕说,“小幕,他可是买凶杀你的人,不要离他太近。”
   叶寻默默收回自己的手,心又开始往下沉,这个罪名,是他永远也洗脱不掉的。
   叶幕甩开维希尔,抱起叶寻给他止血,然后重新包扎了伤口。
   叶寻心情几度起落,他以为叶幕再也不会理他了,可是叶幕却还是会担心他,还会亲自给他处理伤口,这是不是说明,他在他心中,还是很重要的?只要叶幕不要用那种冰冷的眼神看他,他做什么都愿意,如果他不解气,那就往他身上也刺几刀,他不怕疼,只怕他看他如同看陌生人。
   就在叶寻乱糟糟地忐忑着又期待着的时候,叶幕突然问了一句,“真的是你吗?”
   叶寻愣住,是他吗?叶寻想起了那个咬着牙雇佣最一流的杀手,吩咐他们不要留活口的人,那个一脸冷漠地要他如今最爱的人的命的人,是……曾经的他吗?
   叶寻觉得那样的自己似乎变得好遥远,可是,再怎么遥远,却也依旧是他。这是他做过的事,他没法推脱,他也不想再欺骗叶幕了,“是我,但是……”
   叶幕打断他,金色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神情,“你不要说了,我会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叶寻的眼睛亮了亮,维希尔却站不住了,刚想添油加醋一把,叶幕站了起来,接着又说道,“以后,我就当做不认识你。”
   叶寻这下是完全慌了,挣扎地坐起来想去拉叶幕的手,却被躲过了。过大的动作牵动伤口,似乎又有血丝从包扎处漏出来,叶寻“嘶”了一声,只是现在,却再也没有人心疼了。
   叶幕居高临下地俯视他,“晚上回来前,我不想再看到你。”
   与叶寻的绝望不同,维希尔却简直要心花怒放了,他终于想起今天来的目的,又有心要再刺激一把叶寻,于是亲昵地环住叶幕,说道,“我们下个月就结婚吧。”说完,他期待地看着叶幕,希望看到他高兴的样子。
   叶寻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的目光瞟过去,也很期待地看着叶幕,希望看到他拒绝。
   叶幕则调动系统,查看了一下两人此刻的好感度,经过一晚上,叶寻的已经到达80,维希尔则是95。
   999:求婚啦求婚啦,宿主大人要答应吗?
   叶幕:当然是要答应的,不过……得先来个一波三折。
   叶幕冷着一张脸,丝毫没有因为维希尔的求婚而有所回暖,他漠然说道,“我不想结婚。”
   维希尔愣了一下,想起omega都是很看重结婚这件事的,婚前的求婚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