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0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0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6:04下载: TXT全本下载

皱,“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伤害小幕呢?我……”他的眼神陡然变了,海蓝色的眼眸里似乎瞬间流转起无尽的温柔,却莫名让人毛骨悚然,“疼爱他还来不及呢。”
   许亦辰艰难地撑起身子,“你想对小幕做什么!”
   维希尔笑起来,没有理会,手上的刀片却在下一秒毫不犹豫地划破许亦辰的手背,手筋断裂的痛楚让许亦辰浑身一颤,整个人又重新倒在地上。
   维希尔却还在笑,情敌的挣扎不能让他感到快慰。从昨晚看到许亦辰抱着叶幕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已经想要这么做了。
   他苦苦忍耐,不敢出手,不敢触摸的人,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却胆敢这么肆无忌惮。一瞬间,他仿佛要被迸发的嫉妒焚去理智,他想要砍掉那双无比碍眼的手,把他所爱的人拉入怀中,关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让他的眼里只能容得下他。可他却没有立场,他只是他血缘上最亲密的人,却也是……最没有资格拥有他的人。
   他第一次开始痛恨这样的“亲密”。
   也不知是不是凑巧,那一刻,那些在梦境里模模糊糊的碎片一般的画面居然突然间清晰起来,好像阻隔记忆的堤坝打开了一道阀门,奔腾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现在他的脑中。
   他看到了和现在的叶幕完全不一样的“叶幕”。那时的叶幕,表面上总是冷冷淡淡,但在他走后,却会忍不住用爱慕的眼光偷偷看他。这份记忆本该让他感到欣喜,可是很奇异地,在微弱的欣喜之外,他却更多地感觉到不真实。
   那是他吗?或者说,那只是是伪装出来的他吧。真正的他是什么样子的?他想到了那让他无论如何也遗忘不了的一瞬间,轻灵的少年面无表情地挥动手中简陋的武器,明明是在取命,却优雅地像是在完成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
   残忍,冷漠,却又美丽地让人着迷的少年。这才是真正的他吧,而这个人,恐怕连他的真面目都不知道。想到这里,维希尔居然对面前的人也生出了一丝同情。
   同情归同情,他碰过叶幕的地方,他一样也不打算留。维希尔正想对另一只手也如法炮制,突然想到了什么,刀锋在他脸上比划,“呵,我想起来了,你还吻过他是吗?用这张嘴?”
   他正要动作,身后猛然有一阵劲风扫来,原来是一只半人大小的虫族。
   维希尔当然不放在眼里,很快就解决了。他看着软趴趴躺在地上的虫族尸体和愤怒却无力地瞪着他的许亦辰,突然觉得他们也挺像的,于是揪着许亦辰的领子让他去看那只虫子的惨状,亲切地说,“关心不该关心的东西,肖想不该肖想的人,这不是找死吗?你说,是不是?”
   许亦辰恨透了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却更害怕以这人的丧心病狂,会对叶幕做出什么更不利的事情。
   好在院方也想过他们可能误入了信号隔离区,所以给每个搜查员身上都带着一只信号剂,今天,援救的人也该来了。只要拖住维希尔,在院方那么多人面前,他也不敢对小幕做什么。
   这时,洞穴外面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呼唤声,竟是叶幕来了!
   维希尔皱了皱眉,正要往外走,脚踝却被抓住了,他于是不得不停下。
   叶幕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维希尔看着脚踝上勉力抓住他的手,突然发出一声古怪的冷笑,一脚就把脚下的人踹到了满是挣扎扭曲的虫族的深坑中。
   维希尔本想欣赏一下情敌临死前的模样,却没想到许亦辰坚韧地很,居然还能用那只尚且算是完好的手抓住了穴壁上的凸起处,然而这一用力,也让腹部的伤口流淌出了更多的血。不过奇异的是,坑底那些许久不见血味的虫族却像是有些惧怕似的,尤其是表面那层,都纷纷往离许亦辰远一些的地方避了避,只是数量太大,所以看不怎么出来。
   叶幕已经到洞口了,而许亦辰也不可能一直抓着不掉下去,现在不过是垂死挣扎。维希尔不再耽搁,撒了一包粉末,盖住血腥味,转头就换了一副表情,迎上了叶幕。
   叶幕看着只有维希尔一个人,不动声色地问,“小希,许亦辰呢?”
   维希尔自然无比地说,“他回去了。”
   叶幕瞥他一眼,想绕过去进洞看看,维希尔挡住他,“我说,他已经回去了。”
   叶幕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微微笑了一下,“小希不是说,里面有很多‘食物’吗,爸爸想进去看看。”
   维希尔又挡住他,“我已经拿到足够的食物了。”
   这是铁了心的不让他进去了。于是叶幕也不再废话,一把推开他就想往里面跑,却被维希尔一把抓住。
   叶幕对付那只虫族是胜在灵巧,可alpha与omega的体力有着天然的悬殊,此时他只能被维希尔压制得动弹不得。
   失忆以后的维希尔简直成了一个bug,连系统都检测不到他的信息。叶幕隐隐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于是就跑出来看看,现在这情况,他担忧的事情,成真了?
   “放开我。”叶幕的脸上再没有笑意。
   维希尔见状,也不再作戏了,他把下巴靠在叶幕的肩上,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说出的话却残忍而冷血,“不用去了,他现在,应该已经被虫子啃得连骨头都没有了吧。”
   叶幕猛得睁大眼睛。
   维希尔口中“应该已经被啃得骨头都不剩”的许亦辰正艰难地扒着穴壁的石头,听到叶幕的声音,身体微微发抖。
   连死亡都没能让他恐惧,叶幕的声音却让他止不住的阵阵恐慌。他想说,小幕快跑,可是他却不能。
   他不能让叶幕知道他在这儿,否则,他更加不会离开的。可他又希望能在临死前多听一会儿他的声音,所以尽管身体因为失血已经几乎失去力气,却还是紧紧抓着手上唯一的一个支撑。
   小幕……
   不知道过了多久,慢慢的,外面的争执声终于越来越远,最后渐渐平息。在完全听不到的时候,许亦辰的手终于松开了,血淋淋地掉进了虫池子里,肥肥们顿时受到了严重的惊吓,逃命似的争先恐后地往旁边躲。
   而许亦辰在朦胧中,却好像看到了一束光。
   ·
   叶幕此刻正在飞船上。
   那天他真的以为维希尔要把许亦辰弄死了,毕竟从失忆开始,维希尔就像一个bug似的,好感度检测不到,位置也检测不到。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动用不可描述之“绝”招,999却说,“男主大人没事哒,原著里他也要经过这一劫的哦,而且后面还有他的机缘。经过这次之后,他才能算是真正的‘联邦机甲之王’,不过这次提前了很多呢。”
   “联邦机甲之王”,就是后来联邦民众给许亦辰的“霸气”称呼。
   叶幕:……
   叶幕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像被什么东西玩弄了似的。既然没事,叶幕也不是非要进去不可了,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各种挣扎,最后终于被敲了一脖子,成功地被带上了飞船。
   飞船上,维希尔正在静静地擦拭一把精致的短刀。
   其实按现在的发展水平,用这种冷兵器的人已经很少了,这把刀也只是他们祖上传下来的唯一一把。
   尽管经过了很多年,这把刀却还是像刚出炉似的锃亮发光,这把刀还配着个刀鞘,上面刻着一枚海蓝色的宝石,就像是……叶幕的眼睛一样,所以再适合他不过了。
   碍眼的人已经没有了,维希尔又恢复到了从前那个满面春风的维希尔,至少表面上是的。
   不过维希尔其实有点后悔了。他倒不是后悔把许亦辰丢到了虫洞里,而是后悔在叶幕想要求证的时候,他把话说得太血腥了。
   叶幕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omega,听说这两天在飞船上,他饭也没怎么吃,维希尔其实挺担忧的。
   他正想着要挑个什么适合的时间,营造一个什么浪漫的环境,把这份礼物郑重地送给叶幕,突然间,他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熟悉而诱人的气味。
   ·
   叶幕撑着脑袋,无比发愁地忍耐身体里的阵阵燥热,发情期什么的,真是够够的。
   房间里没有抑制剂,他也不敢去走廊上,据999说他这具身体素质非常好,所以相应的,气味也就更加得……官方说法,容易让alpha失去理智。而飞船上正好有为数不少的alpha,一个不慎重可能真的会引起暴动。
   ……简直和动物世界似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叶幕能感觉到omega的信息素也越来越浓,虽然他是0,可是这种感觉也太……
   叶幕的手不由自主地搅弄着被褥,似乎是因为上一次没有纾解,所以这一次的发情尤其猛烈。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念从前交往过的,身强体壮的男人,想要被狠狠地不留情面地贯穿,想要被毫不温柔地蹂躏,总之就是……操,好像要啊!
   叶幕已经有些自暴自弃地想,隔壁那个……谁?儿子?怎么还不来,是吃干饭的吗?!
   像是响应叶幕内心的呼唤似的,门被象征性地敲了一下,然后就啪嗒一下被打开了,充分暴露了某人偷留了钥匙的事实。
   隔壁这个谁几乎要被迎面而来的诱人气味迷得马上就把人扑倒了,但是他忍住了。明明都黑到有些鬼畜了,在这种时刻,维希尔却让人大跌眼镜地第一次表现出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纯情,他脸色通红地在怀里摸啊摸,然后拿出一支……抑制剂,依依不舍地递给了叶幕。
   叶幕浑身都因为强大的alpha气息的靠近而兴奋地颤抖,结果,来人却给了他一支抑制剂?
   叶幕一把挥开这支讨厌的东西,揪住这人的领子,一把按到床上,凶狠地说,“快点伺候爸爸。”
  
   第62章 未来星际ABO(十)
  
   伺候……爸爸?
   维希尔的脸这下是真的像着了火一样。
   其实一直以来,维希尔都很不齿omega这种动不动发情的体质。他认为,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欲望都不能控制,那和在地上爬行的兽有什么区别?更别说omega体质奇弱,战斗力极低,除了可以生孩子之外简直毫无用处。
   可是现在,闻着身上的人奇异而诱人的气息,这个人,是曾经失忆的他渴望而不能得到的……爸爸。
   想起他第一眼看到他时他强大美丽到惊艳的身影,想起他在月夜下河水中魅惑如同水妖的样子,想起他睡得迷迷糊糊竖起一撮呆毛的样子,他是他……除了权利以外最想得到的人啊。而如今,他浑身散发着情欲的气息,如同他渴望他一样,急切地渴望着自己。
   既然彼此渴望,那为什么要克制?维希尔眼神越来越暗,下一秒,他猛地翻身,把叶幕牢牢压在身下,咬着那通红的耳朵,嗓音因为情欲而变得低哑,“那就……让我来给爸爸快乐。”
   叶幕已经几乎要神志不清了,身上强大的alpha的气息让他忍不住地沉迷,一听到对方答应了,他就立即迫不及待地纠缠上去,双脚自动自发地缠住对方强劲有力的腰,嘴唇也急切地吻上维希尔的脖颈,在上面细细密密地啄吻。
   维希尔本来想着他要温柔一点,结果叶幕的过分热情让他几乎连最后一分淡定也维持不住,尤其叶幕还嫌弃他似的,不满地在他不知道何时被扒开的胸口处咬了一口,催促道,“你快点!”
   维希尔闷哼了一声,终于忍不了了,捏起叶幕的下巴就吻了下去,炙热如火的舌头在双唇相触的一刹那就强势地侵入了叶幕的口腔,迅速找到对方软软的小舌头,不死不休一般地纠缠在一起。
   被占有的感觉让叶幕的理智稍稍恢复,然后他就熟练地揽住维希尔的脖子,回应以更高超的技巧,维希尔简直要沉迷了。突然,他顿了顿,停止了所有动作,叶幕不由得疑惑地停下,不解地看他。
   这么熟练的技巧……维希尔的眼睛在情欲之中又笼上一层阴霾,这可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接吻的人啊……是谁?维希尔在脑中暴躁地搜寻所有可能的对象,突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让他万分厌恶的身影。
   是那个现在应该已经死无全尸的平民吗?维希尔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还好,他已经死了。
   接吻停止了,叶幕体内的情欲又因为得不到满足而躁动不已,他难耐地拿下身去蹭他,维希尔回过神来,叶幕已经几乎意乱情迷了。
   如果现在就占有他,那么,就再也没有人能和他抢了吧。维希尔红着眼撕开叶幕的衣服,他再也不想看到更多像许亦辰那样的人了!
   他的手指一一抚摸过身下这具如同美玉一般完美无瑕的身体,而每过一处,叶幕就要像小猫似的叫一声,好像感到无比的享受。
   当他的手指抚上他身后那处早已经湿淋淋的地方,叶幕浑身都颤了颤,更加急切地缠上他。
   维希尔把沾着液体的手放到舌头上舔了舔,然后咬住叶幕嫣红的唇瓣,反复地啮咬,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小希马上就来……干,爸,爸。”
   下一秒维希尔把沾着液体的手放到舌头上舔了舔,然后咬住叶幕嫣红的唇瓣,反复地啮咬,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小希马上就来……干,爸,爸。”
   下一秒,叶幕就感觉到自己被强而有力地占有了,属于alpha的强大气息与他真正交缠在一起,带来的是刺激到连神经都在颤动的快感。
   叶幕忍不住咬住自己的手,额头不住地有滚滚的汗水流下。
   维希尔眼睛通红,固执地掰住叶幕的下巴,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鼻尖,“叫出来。”
   叶幕紧闭着眼睛不说话,维希尔不满了,忍耐着头皮发麻的快感,将炙热停留在他体内,不再动作。
   叶幕气喘吁吁地张开眼,似乎不明白他怎么停下了,海蓝色的美丽瞳孔水润透亮,带着股情欲中断的迷茫。
   维希尔本来想等叶幕求他以后他才开始继续动,结果一看到这样的叶幕,他顿时就忍不住了,身下的动作猛得加快,他不甘心地咬住叶幕的唇,“舒服吗?爸爸?”
   叶幕本来处在激烈的快感之中,咋一听到“爸爸”这个称呼,身子猛得一颤,身下那处也不由得紧缩了一下。
   维希尔闷哼了一声,却更加兴奋了,他把叶幕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身上,更加恶劣地每撞击一下,就在他的耳边问一声,“爸爸,被儿子干地舒不舒服?”
   叶幕忍无可忍,“……闭嘴……嗯……慢一点……”这什么恶趣味!
   维希尔还不满意,反复问了五六遍,才终于宽宏大量地稍稍慢下来,开始深一下浅一下的撞击,嘴里还不停地叫着,“爸爸,爸爸……”仔细听来,依稀还有点撒娇的意味。
   突然,像是碰到了某一点,叶幕猛得喘息了一声,身体开始剧烈地发抖。
   维希尔感觉到了,于是开始对着那个地方密集地冲撞,同时嘴唇却温柔无比地一一点过叶幕光洁的身躯,在上面印下缠绵细密的浅浅吻痕。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反复地冲刷着叶幕的身体,带来一阵又一阵灭顶的快感,最后,他终于忍耐不住地咬住了维希尔的肩膀,到达了最顶峰。
   叶幕的发情期持续了三天三夜,他们就在飞船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里纠缠了三天三夜,期间叶幕连营养液都是维希尔嘴对嘴地交吻着喂进去的。沙发上,床上,羊绒地板上都是他们的痕迹,房间里的气味淫靡地999连一天都没坚持住就直接死机了。
   完事以后,叶幕就着旁边最温热的身躯沉沉睡去。维希尔看着怀里看上去乖乖巧巧的人,轻轻点着那些自己留下的痕迹,心内一片柔软,这个人,终于完全属于他了呢。
   只需要再进行一个婚礼,叶幕就将成为他永远的伴侣。
   维希尔很长远地想,婚礼一定要办得盛大,据说很多omega最期待的就是一生一次的婚礼,他一定不能让小幕失望,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他的伴侣。
   然后是蜜月旅行,去哪里好呢?要浪漫而不俗气,要有意义而不套路,要精致而难忘……但是如果是这个时节去的话,有些热门星球游客都太多了,维希尔又想,不然直接买一颗好了,这样他们也可以更自由地在野外……而且他还没有试过在沙滩上交缠的感觉……
   这时,有人敲了下门,打断了维希尔从浪漫唯美渐渐转向淫荡下流的幻想。维希尔很不高兴地皱了皱眉,万一在他离开的时候他的小幕爸爸醒了怎么办?他本想拒绝,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几度变幻,他复杂地看了眼怀中的睡颜,终于还是轻轻把自己的手抽出,对着叶幕的额头吻了吻,悄声出去了。
   失去了稳定的热源,叶幕感到有点不自在,迷迷糊糊中翻了个身,被子就整个掉到了床下,一个白绒绒的毛团子呼嗤呼嗤地把被子抓起来,四爪并用地盖到了它的宿主身上。
   维希尔走后一会儿,999就被一条突然炸开的信息砸得自动开机了。给宿主盖好被子后,999忧愁地蹲在被子上,看着毫无知觉的宿主,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叫醒宿主。
   宿主大人明显累坏了啊,作为一个好系统,应该要以宿主的身体为先……
   可是再不说,说不定叶寻就要出事情了呀……
   嘤嘤嘤,怎么办?TAT
   单细胞999第一次感觉到了统生的烦恼。
   好在叶幕也没有睡多久,醒来的时候,999马上就争分夺秒地飞到他面前,手里还贴心地抓着维希尔准备的干净衣裤,“宿主大人!你醒惹!!!TAT”
   ·
   叶家的布局很大,有点类似于古代的大家族府邸,叶幕的父亲是家主,所以住在主院,叶寻和他的父亲则住在稍微偏一点的地方。
   叶幕被999直接传送到了叶寻住处的一处花丛里,花丛旁边本应该对着一个房间的窗,但是这扇窗却封得密密实实的,而系统提示,叶寻就在里面。
   系统这次提供特别帮助,在密封的窗户上凿除了一条不起眼的缝,一丝光就从缝隙里漏入了昏暗森冷的房间。
   叶寻软软地靠着墙壁,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黑暗有时候比最严厉的酷刑还要让人备受折磨,这件事,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他的腹部还在隐隐作痛,而且很久都没有经过处理,估计已经发炎了,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
   这是他短短的一生中,唯一一次,彻彻底底地对那个男人进行了剧烈的反抗。过程很激烈,后果很惨烈,可是比起被注射那种药物的痛苦,现在这样也已经好太多了。而且,看到那个男人震惊暴怒的表情,他感受到了无比的快慰。
   你看,我也是会反抗的,你并不能完全主宰我的一切。
   一时的快意换来的,就是这几日连续的饥饿与周围几乎让人窒息的黑暗。
   饥饿可以忍耐,毕竟那个男人也不想让他真的死掉,偶尔还是会给一包营养液的。可是黑暗,而且是似乎没有止境的黑暗,却真的会让人发疯。
   叶寻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片熟悉却永远无法习惯的黑暗中待了多久,好像他自己也已经化身为了黑暗的一部分,失去形体,没有呼吸,停止生命的迹象。
   第一天,他精神抖擞,为自己首次抗争的成功而兴奋地想大笑,他也真的在黑暗中笑了很久,可是,当笑完之后,他又感到无比的空虚与寂寞,没有任何人和他说话,他就开始自己和自己说话。
   然而就这么过了几天,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之后,他又开始回想自己经历过的各种人和事,母亲,小时候的同学,叶家本族的人,他曾经当做救命稻草的维希尔,妄想从中获取坚持下去的力量。可是……母亲早已经离他而去,叶家本族的人只把他当成废物的儿子,而维希尔,也放弃他了……
   他越想却越绝望,最后,他才终于捕捉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唯一一个,真心关心着他,而他却曾经和杀手买过命的人,叶幕……
   叶寻想起叶幕那从小被自己当成是假惺惺的关怀,想起他无论买什么都要给自己留一份,想起他临走给自己做的那一份蛋糕……无数与他相关的,从前或忽视或无视的记忆涌出来,没想到,让他在最深的绝望中,感受到些微温暖的人,竟然只有他。
   叶寻感觉到眼角有一丝的温热,他不想擦掉,反而有点留恋这一丝的温度似的,静静感受泪珠从脸庞上滑落。突然,一丝光从窗户的缝隙漏了进来,一个清脆的少年音温柔地响起,“是小寻吗?”
   有人?是……叶幕?!
   叶寻僵硬的身体动了动,看着头顶那束光,艰难地往窗边挪,他想起身看看,却因为腹部的疼痛而跌倒下来,窗外的人马上担忧地问,“怎么了?受伤了就不要乱动。”
   虽然不知道叶幕是怎么找到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