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9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9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5:30下载: TXT全本下载

地看着水中的那只妖精,感觉浑身都像火一样在烧,那是……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踩碎一截枯枝。
   细碎的声响惊动了某水妖,他警惕地抬头,发现是他后,眼中的冷意却一瞬间散了个干净。水里的妖精缓缓勾起唇角,蛊惑一般地开口道,“小希也想和爸爸一起洗澡吗?”
  
   第59章 未来星际ABO(七)
  
   维希尔只是想跟出来看看叶幕一个人做了什么,却没想到他居然大喇喇地在河水里脱了个精光,在……洗澡?
   那具毫无遮掩的身体的冲击力实在太大,维希尔甚至能感觉到心底那一缕的火苗瞬间就窜成冲天的火焰,他忍不住往后退了退,而那个让他心神皆乱的家伙居然还一副好无所觉的模样,甚至还微笑地问他,“要和爸爸一起洗澡吗?”
   谁要一起!维希尔下意识的反应是这样的。可是,视线却被那句“一起”勾着,不由自主地往水中那具湿淋淋的完美肉体瞄去。
   是的,完美……少年的身体在月光下仿佛荧荧如玉,从纤长的脖颈一直到腰部都呈现出一种柔而流畅的线条,腰部以下虽然都隐没在看不清的河水中,却仍旧可以看出,那纤细得让人仿佛可以一把抓住的腰部。
   叶幕浑身都湿淋淋的,金色的头发上也挂着无数细小的水珠。他似乎对湿淋淋的头发有点困扰,晃动着脑袋甩了一下,点点晶莹就干脆无比地落回了水面上,然后,岸上的失忆少年就看到,那个乱七八糟就把人勾引了却不自知的水妖爸爸冲他笑了一声,海蓝色的眼眸中透露出的是……邀请?
   维希尔的瞳孔猛得紧缩,在理智崩断之前猛得转过身去,用气急败坏的愤怒掩饰自己险些失控的尴尬,“我才不和你一起洗澡!”
   维希尔以为,叶幕会像往常一样调侃几句,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气氛却突然凝滞了一下。然后,身后那可恶的人像是受了伤似的,哀哀戚戚地说道,“小希现在居然就学会了用后脑勺对着自己最亲爱的,唯一的爸爸,爸爸真是太难过了。”
   “无缘无故的,有什么好难过……”,失忆的维希尔没有当人儿子的经验,于是心里开始有一丝丝的愧疚,犹豫着要不要转过身去。
   叶幕当作没有听到他微弱的回应,自顾自继续道,“等以后爸爸老了,小希一定就会嫌弃爸爸没有用了,然后就把爸爸丢到垃圾堆里和没人要的小猫小狗一起吃晚饭……”
   叶幕的语气太惨兮兮了,维希尔于是又开始担心 “爸爸”真的会那么想他,挣扎了几秒钟的时间,他还是充满不安地回过身,想安慰安慰在他面前尤其脆弱又容易受伤的爸爸。结果一回头,他却发现叶幕正优哉游哉地往自己身上洒水,嘴里虽然还不断地吐着“被小希抛弃的爸爸太可怜了”之类毫无根据的混账话,表情却悠闲得哪里有一点点的伤心。
   维希尔心中所有的旖旎与不安瞬间散了个精光,额头的青筋隐隐抽动,这!家!伙!
   维希尔已经很多天没有和他的爸爸说话了。他的爸爸太混账了,他暂时不想理他,就算是儿子,也是有生气的权利的,他要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过虽然是这样,维希尔现在还是在一个人准备着今天的午餐。
   为什么是一个人?叶爸爸呢?
   爸爸……爸爸还在睡觉……==
   等到所有食物(烤虫子)都已经准备好了,叶幕才慢悠悠揉着眼睛醒了,金毛睡得乱糟糟的,一撮呆毛傲娇地挺立在中央。
   维希尔的手颤了颤,竟然觉得有些……可爱。
   叶幕闭着眼睛挪到维希尔旁边,维希尔本来是不准备理他的,可是叶幕却突然趴到在了他背上,金晃晃的脑袋也顺势搁在他的肩膀上,叶幕身上清新香甜的气味充满了他周围的空气,维希尔顿时僵住了。
   他试图遗忘的那一个晚上,那禁忌的,旖旎的,魅惑的,香艳的一幕幕突然像冲开了阀门一样占领他的大脑,维希尔握着树枝的手都差点要控制不住了,心里既想离他远远的,又无论如何舍不得推开,舍不得开口。
   他是……爸爸啊。
   这种想法是错误的……维希尔一遍遍告诉自己,可是身体却不住留恋着背上的温度,这种既甜蜜又苦涩的感觉让他茫然而不知所措,为什么,你偏偏是爸爸呢?
   这时,叶幕突然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呼吸也慢慢靠近他的耳边。
   维希尔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心中无法抗拒地升起几分隐秘而难以启齿的期待。
   维希尔觉得自己是走火入魔了,因为他甚至觉得叶幕缓缓靠近的呼吸都带着诱人的甜美气息,这气息诱惑着他,勾引着他心底的小火苗不断地壮大,壮大,好想……
   然后叶幕终于说话了,只听他失落而伤心地说,“小希不要再生爸爸的气了好不好?”
   维希尔一愣,低头不说话。其实……虽然表面上他是因为爸爸的太不着调而生气,但是……尽管不想承认,但是他知道,那是他害怕了。他害怕面对他,害怕看到他,害怕……自己真的会做出什么无法被道德允许的事情,那个时候,他要怎么办呢?到时候,不理他的人,就是他了吧。
   自己唯一的儿子,最亲密的儿子,却对他有那种难以启齿的想法,他一定会很失望吧……可是,真的要就这样一直做一个乖乖的“孩子”吗?好不甘心……
   叶幕见维希尔没有回应,脑袋更加无精打采地耷拉在维希尔胸前,“其实……爸爸只是太害怕小希会离开爸爸,所以,才会说出那种话的。”
   “以后爸爸再也不说这种话了好不好?”
   维希尔靠近叶幕的那边脸红红的,心里有种酸酸的痛楚,然而,他还是一字字坚定地说,“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说完后,他又在心里补了一句,只要,你不要先离开我。
   叶幕笑了出来,他的笑声也很好听,一点都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反而像是一个真正的少年,清脆的,充满着轻快,愉悦的笑声,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恶作剧得逞的小小得意。
   维希尔简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匆匆忙忙塞了一支“烤肉”到叶幕嘴里,惹来叶幕一阵口齿不清的“唔唔唔”。
   维希尔这才想到肉才刚烤好,说不定会很烫的,慌了,再也顾不上别扭,掰过叶幕的脸仔细地看,叶幕两眼泪汪汪地控诉,“小希要谋杀亲父吗?”
   维希尔其实很心疼,可是一听叶幕的话,莫名其妙就想到了那个成语,谋杀亲……他赶紧摇摇头,专心致志地研究起叶幕被他不慎烫伤的嘴唇。
   粉红色的嘴唇看上去软软的,因为沾着几丝油腻,所以显得更加诱人。维希尔顾不上心猿意马,只是很自责又心疼地轻轻摸了一下嘴角的一个小泡泡,叫了一声,“等我一下”就飞快地向某个方向跑。
   维希尔离开后,叶幕就懒洋洋地躺在了草地上,今天,是第十天。
   维希尔捧着水和河边长着的一点小草药回来了,然后他就惊讶地发现,他的爸爸在这么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竟然又以天为被地为床地睡着了。
   维希尔无奈地蹲到他面前,手指头不甘心地戳了戳某人白嫩嫩的脸颊,“喂,你是猪吗?”吃了睡,睡了吃的,猪都不好意思和他比吧。
   不对,维希尔又想,叶爸爸是猪的话,那他不也是猪吗?一大一小两只猪,当然他才是大的那只,一起在这颗无人的小星球上,就这么一直生活下去。
   这样……似乎也不错呢。
   虽然患者已经睡着了,可是水泡还是要处理的,维希尔小猪小心翼翼地把猪爸爸的头微微抬起,放到自己的腿上,开始给他细细地涂抹长泡的地方。
   维希尔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可叶幕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朦朦胧胧地睁开眼,他似乎看出了维希尔在做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他就这么静静睁着眼睛似懂非懂地看了一会儿,在维希尔结束的时候,他突然捧住维希尔的脸,在维希尔瞬间僵硬的表情中,用没有擦过的嘴在他干净的左脸上印下了一个油汪汪的吻,说了一声,“小希晚安。”
   维希尔像傻了一样,手指停留在离那个“油吻”几厘米远的地方,良久,他嘟囔了一声,“真是脏得要命”,最终却没有把那个“要命”的吻擦掉。
   他慢慢地侧身,也躺在了叶幕身后,看着叶幕蜷缩的背影,这么小小的一只。
   维希尔缓缓靠过去,犹豫了一下,静悄悄地伸手搭在叶幕腰前,这样看上去,就像是他把叶幕整个都包在了怀里一样。他因为着渺小而不为人知的动作而感到满足,好看的薄唇微微弯了弯,深蓝如汪洋的眼眸中,温柔也像海水一样地绵延不绝。
   他静悄悄地靠着他,也小声说了句,“晚安”,然后就沐浴在最亲密的人的甜美气味中睡去。
   头顶被公然无视的大太阳还在很无奈地照着。
   ·
   白天睡得太多,晚上反而睡不下去。
   维希尔半夜三更的又醒了,手往旁边一摸,叶幕居然又不在!
   他马上就坐直了身子,想到叶幕上次半夜失踪,是去……洗澡了?
   维希尔脸红了红,心里坚定地表示这是担心晚上不安全,然而怀揣着不可言说的期待往小河边走。
   走到上次叶幕洗澡的地方,那里却已经没有了上次勾魂夺魄的水妖先生。
   也许是换个地方洗澡了呢?维希尔这么想,心底却忍不住开始担忧,脚步匆匆地往上游跑。
   没有,没有。维希尔在月夜里狂奔,哪里都没有,叶幕失踪了!
   维希尔在上游跑了一圈,又开始往下跑,终于,在他几乎要急疯之前,在下游的某处,他发现了一架醒目的机甲。
   机甲旁边,两个少年正紧紧地拥抱在一一起。那个挺拔的黑发少年正背对着他,他的肩膀上,露出了一个金灿灿的脑袋,腰上也环着一双他明着暗着看过无数次的,无比熟悉的手。
   维希尔左脸上的油渍已经干涸,但是那油滑又软腻的触感却似乎依然留在上面,让人不舍得擦去。而留下它的主人,此时已经与另一个人抱在一起,紧紧的,仿佛旁若无人。
   维希尔浑身都在发冷,心脏更是抽搐一样的疼,紧随而来的,是脑袋里一阵翻天覆地的剧痛。
   ·
   画外音:
   维希尔(阴狠冷笑):我,才是正牌未婚夫。
  
   第60章 未来星际ABO(八)
  
   维希尔的脑袋疼得像是要裂开,有无数或清晰或模糊的碎片从脑海中飞快地滑过,碎片里有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而最后的最后,所有的画面都定格在了那个只拿着一个普普通通的碎石片,却把几乎是他三四倍大的虫族切得七零八落的,面无表情的少年。
   爸爸么……呵呵。
   维希尔蓝色的瞳孔渐渐转深,变得好似海一般不可见底。他小心地把自己藏在树后,看着那“难舍难分”的两人。
   七天的试炼,对许亦辰来说并不难,可是他却过得比谁都不好受,因为他发现,每一天,当他安定下来,他就会开始疯狂地想念心中的那个人,想他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遇到危险?受得了这样艰苦的环境吗?他的……未婚夫有没有照顾好他?
   搭档都在嘲笑他,说他每天一坐下来就和丢了魂似的。可他可不就是……丢了魂吗?
   他把魂都遗落在那个人的身上,而那个人却……或许早已经心有所属了,甚至还有个未婚夫。许亦辰每天都会克制不住地想念,然后又被心上人心有所属的事实折磨地辗转反侧。可是第二天,他还是会继续想念,然后继续辗转反侧,他就这么熬过了七天。
   他以为,他可以很快就看到叶幕了,哪怕只是看一眼,他也可以稍稍得到慰藉。可在集中的队伍里,他翻来覆去地找,却根本没有发现一丝他的踪影。他难以置信地来回地看,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心也越来越沉,最后,他终于不得不承认那个可怕的事实:小幕,没有回来。
   巨大的恐慌像潮水一样席卷了他整个身心,小幕出事了!他飞快地跑去通知负责人,却发现那边早已经发现他和维希尔失联,也早就派出了搜查机找人,可是目前为止还是一无所获。
   许亦辰无法安安心心地在原地等待,他主动申请了前去寻找叶幕小组的任务。原本作为一个新生,他是无法单独出任务的,可是或许是他在试炼中的良好表现,或许是真的看出他的心急如焚,或许想着多个人多份力量,比起叶幕与维希尔,许亦辰这么个无父无母无背景的人实在微不足道,所以他居然被允许了。
   不管怎么样,获得允许后,他就开始不眠不休地找了好几日,终于让他在星球背面的一个信号隔离区找到了叶幕。那时,叶幕正好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小河边,他小心翼翼地接近他,生怕这只是一个梦,一不小心就会醒;醒了,小幕就还是消失了。
   叶幕听到声响回过头的时候似乎有些惊讶,许亦辰却感到自己焦灼不安的心在这一个回眸中变得安定下来。
   叶幕感觉到自己被一个灼热而有力的怀抱拥住,怀抱的主人很激动,甚至连胳膊都在微微颤抖。他想了想许亦辰已经高达80的好感度,而现在也没有“别人”,于是也伸手环住了他的背,有一下没一下地安抚。
   许亦辰就这么抱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似的,带着脸上的两抹薄薄的红晕放开他,黑亮如星的眸子里藏着几许害羞。
   突然,许亦辰似乎想到了什么,飞扬的神采顿时带上了些隐隐的失落,怀抱着一点不可言说的小阴暗,他状似若无其事地问道,“维希尔呢?”
   他成了我儿子了……叶幕当然不可能这么说。
   一份感情如果没有回应,80也就顶天了。难得遇到这么纯情的孩子,一个乌龙误会竟然就让他做到了这种地步。
   叶幕思忖着,看来他又要做一次绿茶了。
   在许亦辰面前,叶幕本是一个骄傲贵气,嘴巴不饶人,但是心地其实很好的……猫一样的美少年。除了第一次捡到他的时候以外,他都是一副生气勃勃的样子。可是此时,那让他惊艳的海蓝色眼眸突然像沉淀了满满的忧伤似的黯淡下来,他的眼神有些闪躲,支吾地说道,“他……没事。”
   许亦辰的眼神蓦地变得锐利,“他是不是对你不好?”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从前,维希尔暗示过叶寻杀掉他,的确是对他很“不好”;可是现在,他又乖得不得了了。不能完全说“好”,也不能说“不好”。但是他的目的是误导而已。于是,叶幕低下头看鞋尖,过了很久,才缓缓说,“没有。”
   可是谁都看得出来这句“没有”说得有多勉强。许亦辰马上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幕那浑身是血的模样,“他有没有找出派人截杀你的凶手?”
   许亦辰不说还好,一说“凶手”两个字,叶幕浑身都颤了颤,脸上瞬间失去所有的血色。许亦辰心里一痛,这样的反应,难道……
   叶幕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失态,转过身去,冷硬地说,“和你无关。”
   许亦辰看着他倔强的背影,再也忍耐不住地把他拥到怀里,强大而灼热的体温一如他的心,“如果他……有人伤害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叶幕的内心仿佛经历着剧烈的挣扎,他顿了顿,很久以后,才小声地问道,“你也会离开我吗?”
   许亦辰马上道,“当然不会。”
   叶幕好像因为他的话而稍微得到了些安慰,紧绷着的肩膀也放松下来。
   过了一会儿,许亦辰突然感觉到一双手慢慢环抱上了他的腰,仿佛在汲取着最后一丝温度似的,越抱越紧,越抱越紧,直到最后,他感觉到那具身躯都已经开始颤抖了。
   许亦辰一声不吭地任由他抱着,心里只觉得密密麻麻的疼,什么维希尔的,简直是混账!他一定不会让小幕留在他身边!
   “叮,许亦辰好感度增加10,当前好感度90.”
   999:一脸懵逼。
   叶幕:你想啊,如果我是已经得知了来龙去脉的“叶幕”的话……
   999:……好虐。
   不远处,躲在一边的维希尔静静看着相拥得难舍难分的两人,脸上面无表情,深蓝色的眼眸中仿佛盖着深不见底的阴云,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他只能看到那两人仿佛一对小情侣似的,拉扯纠缠,打情骂俏。
   过了很久,维希尔也没有走出去,他最后看了眼那无比碍眼的,停留在叶幕身上的手,这时,许亦辰还充满怜惜地在叶幕的发顶吻了吻。
   维希尔冷静地一一记下,抹去任何痕迹,不发出任何声响地往回走,躺下,闭眼,就好像他一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一样。
   第二天,维希尔虽然对多了一个人稍微有些不满,但是毕竟在“外人”面前,他还是听话地什么都没有说,还很正常地打了招呼。平常维希尔不会叫叶幕那个称呼,所以许亦辰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
   中午,维希尔对叶幕说,他发现了一个“食物聚集地”,想要自己过去看看。许亦辰从见到维希尔开始就想着要和他当面谈谈,这个时候有机会了,他当然不会放过,于是各怀心思的两人就结伴走了。
   叶幕看了眼维希尔,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维希尔所说的“食物聚集地”在一处山洞里。果然是“聚集地”,坑穴里无数绿汪汪的肥硕身躯相互纠缠在一起,简直像一碗巨大的绿油面。
   许亦辰还没见识过这阵仗,感到有些恶心地往后退了退,维希尔轻轻“嗤”了一声。
   许亦辰没有理会他的嗤笑,镇重地叫住他,暗示性地说,“前段时间,小幕被人追杀,浑身血淋淋地躺在我家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
   维希尔顿了顿,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
   这种表情好像不似作伪,可许亦辰不敢放松警惕,握紧手中的激光剑柄,意有所指地说,“你知道,这件事吗?”
   维希尔仿佛愣住了,“什么?你说,有人想要杀害小幕?”
   许亦辰时刻注意着他的动作,如果是一般人,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被问到就绝不可能丝毫不露出马脚。可维希尔好像丝毫没有听出许亦辰古怪怀疑的语气,短暂的震惊之后,他像是失控了似的,两眼发红地揪住许亦辰的领子,“是谁干的?!”
   许亦辰的手忍不住松了松,心中微微动摇,“你不知道?”
   维希尔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喃喃自语,“小幕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他怎么能不和我说呢,他受了多重的伤,疼不疼?现在呢?痊愈了吗?……”
   许亦辰毕竟还只是个十八岁刚靠上联邦第一学院的学生,不懂贵族之间的龃龉与弯弯绕绕,他也只是因为昨晚的冲击太大,所以才忍不住出声试探。维希尔慌张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他不由得微微放了心。而且有叶幕在,他也不能和他闹得太僵,于是暗中悄悄把激光剑收起来了。
   这时,许亦辰突然感觉他的腹部一阵尖锐滚烫的疼痛,仿佛被利器所贯穿,撕裂般的疼痛从腹部蔓延至全身,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闷哼。紧接着,他就被随意地丢到了地上,殷红的鲜血不断地从伤口流出,而维希尔则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手中拿着一片不起眼的碎石片。
   这是在他醒来后,在看到叶幕的第一眼,他随手丢开的“武器”。他后来背着叶幕,自己偷偷去捡了起来,当宝贝似的一直留到了现在。
   维希尔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尽管穿着有些破败的制服,看上去却依旧风度翩翩,就仿佛一个真正的王子。可此时此刻,在这染血的洞穴里,他却更像是地底最深处爬出的恶鬼,冷冰冰地看着手中的猎物流干最后一滴血。
   他缓缓蹲下身,学着叶幕曾经的动作把玩着手里的石头片,笑得更温和了,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却没有丁点笑意,只有不再掩饰的染血杀意。
   他的视线从血涌的腹部移到许亦辰的手上,语气温柔地轻声说道,“昨晚,就是这双手,碰过他了吧?”
   就是这双手,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拥抱他从前想也不敢想的身躯,揽着那柔软的腰肢,如此的亲密无间,如此地……让人嫉妒得几乎发狂。
   作者有话要说:  黑化的维希尔(鬼畜笑):哪里碰过切哪里。
  
   第61章 未来星际ABO(九)
  
   许亦辰捂着自己的伤口,却根本没有对自己当前的处境而产生丝毫的畏惧,他很愤怒地直视面前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是你对不对?”
   维希尔好看的眉毛皱了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