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8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8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4:49下载: TXT全本下载


   叶幕有着一头和他十分相似的金发,这是维希尔很早以前就知道的,当他微微发抖地低头揉眼睛的时候,维希尔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怜惜,不着痕迹地拂开许亦辰的手,将人抱到怀里细细安慰。
   可叶幕却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维希尔没法子了,还是他想到最近要进行的试炼分组,告诉他他们已经是一组的了,叶幕才停住了抽噎。
   然后,他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情,一瞬间表情精彩纷呈,好像恨不得马上就钻到桌子下面再也不出来,可惜他做不到,于是只能懊恼郁闷地戳着盘子里的菜。
   维希尔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未来伴侣也挺可爱的,如果,能够再稍微听话一点的话……想起当初叶幕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自己的试探,维希尔的心不由得沉了沉,表面上,却还是温柔地抚摸着叶幕短短软软的金发,感受那美妙得不可思议的触感。
   “叮,维希尔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30。”
   两人的气氛是一片和谐,许亦辰却像一片被遗忘的落叶,孤单落寞地看着他们亲密如斯,而自己,却仿佛永远,永远也插足不了。
   刚才之前,他还想着从此要更加努力,去赚更多的钱,这样才能给叶幕最大的幸福。即使他没有像叶幕那样非凡的家世,他仍旧相信,凭借自己的天赋与努力,他可以成为叶幕的依靠。
   可是现在呢?看着叶幕与维希尔之间满满的几乎快要溢出来的甜蜜泡泡,许亦辰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他真的,还可以有机会吗?
  
   第57章 未来星际ABO(五)
  
   作为全联邦排名第一的学院,前来学习的所有的学生,在刚入学的时候,都必须要进行一次试炼。试炼地在一颗基本无人居住的小行星,所有的新生都需要乘坐星际飞船过去,两两一组,不许携带机甲,不许使用光脑,每一个小组都要前往各自抽中的领域里,依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一星期。
   这是叶幕第一次乘坐这种类似宇宙飞船的东西,于是很是新奇地站在窗边看了许久,连999也趴在床边连连惊叹,看着银河在脚下流水一样滑过。
   叶幕和维希尔是联邦贵族,所以乘坐的是vip舱,许亦辰则在基本舱里。
   维希尔在飞船刚着陆的时候就带着叶幕走了,许亦辰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只能看着叶幕跟着维希尔头也不回地走远。
   许亦辰这次的搭档也是一名alpha,他看了看许亦辰恋恋不舍的方向,八卦之心熊熊燃起,挤眉弄眼地揶揄道,“你心上人?”
   许亦辰没有理会他,抱着刚卸下的基本舱头盔,低头思忖良久,突然问道,“做小三……是不是一种特别可耻的行为?”
   搭档吓了一大跳,然后也晃悠着圆圆的脑袋思忖良久,他很有替代性地代入自己的女朋友被万恶小三横刀夺爱的场景,登时大怒,张牙舞爪道,“必须是可耻的啊!要是让我看到了小三,我就¥&#……”
   许亦辰打断他,“好了,我知道了。”他无比落寞地卸了光脑,感觉自己更忧桑了。
   ·
   这种类似“荒岛求生”升级版的“孤星求生”不允许使用光脑机甲这一类的高科技工具,却可以使用激光剑一类的“原始武器”。
   原本他们打算先找个洞穴之类的地方安顿下来,路过一处草丛的时候,维希尔却皱着眉头拉住他,警惕地往旁边看了看,下一秒,几只人脑大小的类似虫子的东西就突然窜出来,挥舞着古怪的镰刀向他们袭来。
   维希尔惊讶地说了声,“原始虫族”,却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几下就把这些小东西解决了。
   叶幕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慢慢靠近维希尔。
   维希尔以为叶幕是害怕了,随意地安抚了他几句,心里却想,来之前,他只想用试炼分组安抚一下叶幕。可是,他后来才想起,虽然是试炼,却也是要进行排行的。七天以后,根据星球监控,学校的老师会评估出最优秀的前十个小组进行表彰。而叶幕是一个omega,只会大大拖累他。
   Omega什么的,还是太弱了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维希尔表面上依旧很是温和地与叶幕说说笑笑。
   叶幕不是原主,他马上就敏感地察觉到维希尔微笑面具下的漫不经心,果然,维希尔这种人,要攻略他,就不能一昧地应和他。
   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草丛某一处突然草浪翻滚,一只绿色透明的大触手突然猛得一下抽向他们。紧接着,又有更多的人脑大小的小虫子纷纷涌出来,眼看就要把他们包围。
   维希尔把叶幕抱进怀里,避开那只最大的触手,用激光剑劈开几只虫子的身体,浓稠的汁水溅了一地。维希尔杀得很快,可是虫子实在太多了,而他们只有一把激光剑,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无故出现的原始虫族!
   维希尔看了一眼怀中毫无用处的叶幕,心里叹了一声真麻烦,飞快地带人往不远处的瀑布跑,大多数虫族都是怕水的。
   身后的虫族顿时剧烈涌动,像潮水一样在身后紧追不舍,维希尔抱着叶幕,艰难地靠近了瀑布。
   哗啦啦的水声仿佛是从很远的地下传来,这个瀑布也不知道有多深。维希尔知道不能耽搁,解下外衣把叶幕整个包起来,alpha与omega身高与体型的不同,所以维希尔可以把叶幕完完全全护到怀里。他对叶幕耳语了一声,“别怕,抱紧我”,就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跳进了瀑布里。
   ·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幕才被999叫醒,原来他们已经漂浮到了一个岸上。
   维希尔还在昏迷,却仍旧依他所言地把他紧紧护在怀里。叶幕感到有些有趣,这人……在20好感的情况下,会怂恿叶寻暗杀原主,现在好感也不过是30,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却会毫不犹豫把他护住。
   也不对,更确切地说,是把身边的omega护住,就类似于男人保护女人的那种。
   叶幕摸摸下巴,不得不说,这还是一个有原则的……心机伪君子。
   叶幕掰开维希尔的手,维希尔满头灿烂的金发被水浸泡了许久,湿哒哒地紧贴着脸,双目紧紧闭着。看不见那双幽深的眼眸,他看上去无害而宁静,其实在原文中也是,一直到他自己暴露出野心后,联邦的人才第一次认清他的真面目。
   什么工具都没有,叶幕只能自己拖着维希尔,在附近找了个山洞休息。alpha体力强大,所以他基本也不担心他会出事,反而是他自己,omega的体质可不是一般的柔弱。
   叶幕正在考虑要不要在维希尔醒来的时候苦情一把刷点好感,洞口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999马上就检测到了,颤抖地说道,“又,又是那种虫子,而且,好大一只!”
   又有虫族来了!
   999飞快地在维希尔的衣物上扫描,却根本找不到那把激光剑在哪里,一时间着急地都要哭了。
   他一回头,却发现他的宿主大人正皱着眉头在维希尔脸上拍了拍,发现维希尔还是毫无反应后,就状似苦恼地叹了口气,然后,他居然轻飘飘地说了声,“看来只能我上了。”
   上,上什么啦!999真是欲哭无泪,它已经可以看到那只虫族庞大的身躯了,它大概一人多高,更是足足有三四个宿主大人那么宽,和怪兽似的,宿主大人够他哪怕一口吞吗!
   叶幕完全没有感受到999的心急如焚,他不慌不忙地弯腰,开始在洞穴内满地的石片上挑挑拣拣。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999终于下定决心,“宿主大人,我们跑吧!”
   999已经打算用瞬移技能把叶幕移走,至于维希尔……没有办法了,它,它只能私底下替他多祈祷祈祷了……它也没有办法了呀,毕竟他只是一个看脸的系统而已嘛!打怪根本不适合它呜呜。
   叶幕居然还能抽空安慰它,“别着急,不是还有我吗?”
   999一看叶幕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愁得毛毛都要掉了好几根,“宿主大人连武器都没有,虫族那么大只,万一伤到宿主大人怎么办TAT”
   叶幕终于挑到一个稍微满意的长石片,直起身子,心想,果然,不管文明怎么发展,在这种天地不灵的时候,还是冷兵器最可靠。
   叶幕熟练地把石片转了一圈握在手上,试了下刃性,海蓝色的眼眸不再是那种无害的单纯,反而透露着刀锋一样的锐利,薄唇轻启,修长的手指在发愁的999脑袋上摸了一把,“乖,再怎么厉害,也不过……”
   叶幕温和的语气中带上一股桀骜,“是只畜生而已。”
   ·
   维希尔依稀听到耳边传来古怪凄惨的叫声,朦朦胧胧醒来,就看到不远处,一只巨大的虫族浑身流着绿色的粘液,一个身穿制服的少年灵活地在他身上跳跃,金色的碎发在灰暗的洞穴中仿佛跃动的阳光,他每过一处,就要留下一道精准的伤口,同时伴随着响起的是虫族饱受折磨的凄厉惨叫。
   很快,虫族庞大的身躯就仿佛泄了气的皮球,无力地摊倒在一片浓稠的绿色粘液中,看上去仿佛一碗自然烹饪的蔬菜浓汤。
   与目前恶心得让人作呕的虫族蔬菜汤不同,叶幕却除了手上的石片,全身上下都干干净净的。他站在一块相对洁净的地面上,皱着眉头看了眼手上的临时武器,甩手抛开,正正插在死不瞑目的虫族网球大的眼睛上,虫族肥硕的身躯又动了动,终于不甘心地一命呜呼了。
   叶幕又不太满意地看了眼自己干干净净的手,随手扯过一边晾着的衣服,毫无心理压力地在上面擦了擦。
   维希尔觉得那件衣服似乎有点熟悉,可是他一回忆,脑后某处就撕扯一样的疼痛,而那个身手漂亮得不像话的少年已经一步步向他走来。
   维希尔慢慢看清了少年的面孔,他的五官十分精致,尤其是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在看过来的时候,仿佛能让沐浴在他目光下的人置身在最美好的梦境之中……美好的,勾人沉沦,引人堕落的梦境。
   叶幕这才发现维希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愣了一下。
   999永远都比叶幕抢先一步更着急,“怎么办!维希尔一定看到宿主大人刚才的样子了!> <”
   叶幕还没什么反应,突然,999又疑惑地说了一声,“怎么检测不到好感度了。”
   而下一刻,维希尔自己开口了,他已经从刚才的惊艳中回过神来,虽然心脏还在不可遏制地剧烈跳动,脑中少年的身影也从未有一刻的淡去,他仍旧警惕而防备地问道,“你是谁?”
   999:!!!
   叶幕没有立刻答话,他打量了此时的维希尔一番,发现尽管掩饰地很好,维希尔身侧的手却紧张地攥起,眼底也有一丝慌乱的迷茫。
   叶幕瞬间了然,这种情况嘛……他缓缓勾唇,把维希尔的金发往旁边一拨,眼神关切慈祥,在维希尔紧紧屏着的呼吸中,慢慢说道,“傻孩子,我是你爸爸啊。”
  
   第58章 未来星际ABO(六)
  
   维希尔一觉醒来,突然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然后还出现了一个少年模样,却莫名其妙说是他爸爸的人。
   维希尔只是失忆了,或许心智也有些倒退,但并不是变成了智障,怎么可能相信这个嫩得几乎未成年的少年是自己的爸爸。
   可是在他明确地表示不相信之后,这个突如其来的“爸爸”就习以为常地叹了口气,落寞地说,“小希又认不出爸爸了,爸爸好难过。”
   然后,这个一脸“虽然很难过,但是也已经习惯了”的人又愧疚地摸了摸他的额头,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忧伤,“不过,也都是爸爸的错,是爸爸对不起你。”
   叶幕自然无比的表现让维希尔敏感地自以为觉察到了什么,他不由得有些动摇了。他暗暗推测,难道……这个人真的是他爸爸,而他,是因为某些原因,所以总是隔一段时间就会习惯性地失忆?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样的“爸爸”也太年轻了些。维希尔失忆后刚醒来,所以并不像从前的他一样善于用面具掩盖自己真实的情绪,此时的他不自觉地就把所有的困惑写在了脸上。
   叶幕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疑问,神情中闪过一丝不自然,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然而他并不想让儿子看出来,很“迅速”地打起精神,灿烂地笑道,“别看爸爸看上去很年轻,其实爸爸已经五十多岁了呢。”
   维希尔默默撑起身子,却完全笑不出来。
   他没有错过刚才叶幕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复杂,联邦医药事业发达,的确是有能让人很久都维持在少年形态的药物的。而这种药物……大部分用于从事某种行业的人,为了榨取最高的价值,这些行业的某些人私底下常常会买进这种违禁品,虽然不常见,却不能说没有。
   难道……维希尔突然很难受。
   依靠叶幕的小表情还有自己的推测,他心底其实隐隐已经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爸爸”,只是对着这张嫩得出谁的脸,他还是无法把那两个字说出口。想到“爸爸”可能是因为那种说不出口的原因而一直维持在少年的样子,他却叫不出“爸爸”两个字,维希尔不由得有些心虚,偷偷往叶幕那里看了一眼。
   看过去之后,他才发现,叶幕竟然正巧也在望着他,或者说,他一直在看着他,那与他如出一辙的海蓝色眼眸亮亮的,流露出几分期待。
   维希尔脸上一片复杂,看得出内心在进行激烈的挣扎,半晌,在叶幕的眼神越来越黯淡的时候,他终于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憋出了一句,“爸,爸爸。”
   999已经捧着白嫩的小肚子在空中笑得翻跟斗了,“宿主大人你这个坏人!”
   叶幕则一脸的欣慰,看着维希尔的目光更加“慈祥”了,“小希真乖。”
   ·
   然后,父子两人(大误)就开始了温馨的流浪生涯。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不处于原本分配的试炼场地,但是由于有七天的时限,七天过后,一定会有人发现他们失踪而进行援救,所以,叶幕并不着急,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只要能活下去就足够了。
   一开始,维希尔以为,叶幕应该是一个虽然长着张娃娃脸,却很温和可靠的一个……爸爸。可是,后面的日子却让他明白了,原来那全是错觉。
   这一天,叶爸爸告诉小希儿子,虫族烤起来也是很好吃的,让他们去捉虫子吃吧。小希对此表示了恶心与拒绝,然而反抗无效。于是此时,他们正潜伏在一处草丛里。
   不远处,几只相对较小的虫族正在享受着这颗星球上难得的阳光,绿色的触手无忧无虑地在空中摇曳,好像一株株生机勃勃的绿草。
   维希尔不明白他们怎么就从猎物变成了狩猎者,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叶幕微笑着摸摸他的头,“乖,这些都是低等的虫族,爸爸在呢,别怕。”
   也许因为叶幕是他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也许是因为前几晚叶幕漂亮灵活的身手,也许因为失忆使他心智也不可避免地有些倒退,也许因为相信了眼前这个看上去过分年轻的人真是自己不小心遗忘了的“爸爸”,总之,尽管不想承认,可维希尔对叶幕却有着一种莫名的信赖,甚至还有几分隐隐的崇拜。
   失忆的维希尔睁着一双无知的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低等虫族。”
   虫族已经消失许久,虽然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个星球上,但是根据古书记载,如果高等虫族化为原型,和无法变形的低等虫族在外表上是没有两样的。
   叶爸爸拿着把压榨维希尔打磨出来的手臂长的短刀,往远处尚且无知无觉的几只虫族比划了几下,回头冲维希尔一笑,带着几分随意与戏谑的笑容在阳光下有些晃眼,他神秘地说道,“爸爸教你,低等生物都有一种共同的特征,那就是……”
   叶幕在维希尔眨也不眨的目光中缓缓说道,“智,商,低。”
   然后,好像是验证他的话似的,话音刚落,上一秒还在优哉游哉晒太阳的虫虫们,下一秒就和下水饺一样“噗通”“噗通”几声掉到了好像凭空挖出的水坑里,肥肥的身子不知所措地和别的虫子扭在一起,虫脸懵逼地即将成为别人的盘中餐。
   维希尔看着水坑中命运已定的虫族们,难以置信地看向叶幕,“你什么时候挖的陷阱?”
   叶幕没有回答他,只斜斜挑起一只眼睛,海蓝色的眸子里有冷光一闪而过,紧接着,维希尔就感觉到有一道凛冽的风夹杂着刀锋一样的锐利在他耳边掠过,然后,身后就传来一声陡然高昂的“吱吱”声,某只想要偷袭的肥肥就幸运地成为叶幕新刀下的第一只刀下亡虫。
   做完这一切的叶幕打了个哈欠,往后仰躺在草地上,吩咐自己的儿子把那些虫子按要求处理了,自己则拿了片草叶遮着眼睛,无所事事地开始晒太阳。
   维希尔刚从那一下的震惊中回过身来,转头就接受到这种极端恶心的任务,心里是拒绝的,神情是不满的,直接的表示就是他拒绝,反正他也不想吃这种恶心巴拉的虫子。
   叶幕瞥他一眼,表情神奇地在一瞬间就从悠然自得变得无比可怜巴巴,他说,“爸爸只是个omega,身娇体弱的,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呢。”
   有你这么凶残的omega吗?!维希尔刚想反驳,却对上了叶幕眨巴眨巴的海蓝色眼眸,明明是一样的蓝眼睛,明明应该早就看习惯了,可维希尔却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猛然间抓住了他的心脏,他的呼吸不由得一窒。
   半晌,维希尔终于狼狈地撇开脸,嘴里一边嘟囔着,“怎么有你这种爸爸”,一边强忍着慌乱处理那些“食材”。
   这么多天以来,叶幕两人第一次吃到了肉味。他们当然不是把虫子整只整只地烤了,叶幕知道,这种虫族的背脊处有一块肉是特别鲜嫩的,所以就吩咐维希尔把那块肉挑出来,一半烤着吃,一半炖了个汤。
   维希尔本来是宁死不吃的,可是眼看一处理玩食材就又变得生龙活虎的omega爸爸吃的无比有滋有味,而他手中只有毫无味道可言的,早就吃腻了的营养剂,心中感受到强烈的落差,在叶幕的一再怂恿与诱惑之下,终于一脸惨不忍睹地就范了。
   吃到嘴里,维希尔才发现烤起来的虫肉竟然外脆里嫩,味道也香香甜甜的,一点都没有他想象中的可怕,虽然内心还在挣扎,手上的动作却正直无比地快了起来。
   吃饱喝足后,维希尔拒绝了叶爸爸想要哄他睡觉的提议,一个人僵硬地背过身去睡了。附近已经感觉不到虫族的气息,而且点着篝火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999终于找到时间和他家宿主大人沟通了,它有点担心地问,“宿主大人突然变得这么不一样,维希尔恢复记忆以后,他不会对宿主大人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叶幕看着维希尔篝火下僵硬地紧闭着双眼的模样,说道,“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掌控叶家的工具,你觉得,他会在意吗?”
   999想了想,“唔,也对。他都能让叶寻找人暗杀原本的叶幕呢。”
   叶幕想起维希尔伪装出的虚伪模样,缓缓勾了勾唇,“而且,我相信他会更喜欢一个‘强大’的‘叶幕’的。至于解释嘛……我相信他的脑补能力。”
   说到底,原主与维希尔也并不是从小一起亲密无间地长大的,他与叶幕的熟悉程度甚至不如叶寻。这也是叶幕能这么放心地一路做下来的原因。况且,谁准许只有他一个人可以戴着面具生活,而看似“单纯”的“叶幕”却不行呢。
   夜已经深了,叶幕坐了一会儿,突然起身离开了。
   维希尔一直都只是在装睡而已,在叶幕一动不动的目光下,他根本没法有丝毫睡意。他本来一直祈祷着叶幕能快点躺下睡觉,可是当感觉到身上的视线移开了,他又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一丝失落。
   维希尔以为叶幕也要睡了,没想到,他却悄悄起身走了。
   维希尔陡然睁开眼睛,这么晚了,他,会去哪里?
   尽管几乎已经完全相信了他有个特别年轻的“爸爸”这个事实,可维希尔生性多疑,就算是身边最亲密的人,也做不到百分百信赖。
   他看着叶幕离去的方向,半晌,自己也悄悄跟了上去。
   ·
   荧荧的月光下,小河水波粼粼。
   有一个少年浑身赤裸地站在水中央,他低着头,精瘦的身体放松地舒展开,不时有一颗颗的水珠从他身体上流淌而下,滑过白皙的胸脯,流入水下隐秘的所在。
   他仿佛月光下的一块美玉,又仿佛月夜中勾人魂魄的水妖,引着被他所迷惑的人们一步步踏入他设好的陷阱。
   维希尔怔怔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