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7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4:18下载: TXT全本下载


   叶幕难得对人表示一下关心,却被人这么嫌弃,顿时感觉有点受伤,海蓝色的眼眸蒙上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委屈,讪讪缩回手。
   叶寻突然就有种犯罪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想出声安慰一下,“你……”突然,他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情敌啊,为毛要安慰情敌!
   于是,还没出口的安慰就瞬间变了样,叶寻扯了扯嘴角,脸色不太好地说,“你要自重一点,就算是omega,也不要这么随随便便对另一个omega动手动脚,这样会给别人带去很多困扰!”
   叶寻还分外强调了”omega”的重音。
   叶幕万万没想到自己关心在唯一的弟弟眼中却是“困扰”,如果是一般人这么对叶幕,叶幕早就一挥手让人扫星际公厕去了,可是这是他唯一的弟弟,所以叶幕变得更加难过,平时那么骄傲毒舌的人,突然露出这种宝宝受伤了但是宝宝不说的表情,连999都看不下去了,治愈地飞过来蹭主人的脸,还用小爪子擦主人没有眼泪的眼角,“宿主大人我们不难过,大不了不攻略他了,不哭哦。”
   叶幕心里长叹一口气,“心思这么单纯,其实也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999(单纯地眨眼):……宿主大人又在说999听不懂的话了。
   叶寻听不到叶幕与999的对话,只看到叶幕在听了他的话之后更落寞了,那双一直让他嫉妒的蓝眼睛也失去了不少神彩,他本应该感觉到快意,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感受到了莫名的罪恶感,甚至自己的心底也隐隐不好受。
   一定是叶幕这个骚货的骚气让他变成这样的!
   叶寻胡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慌慌张张地就走了。
   叶幕倒是有些奇怪,怎么这个叶寻看上去……也不是那么讨厌他的样子。他注意到叶寻刚刚那一瞬间不正常的喘息,似乎和许亦辰被信息素感染地发情了的样子有些类似,可是……omega的信息素对omega也会有影响吗?还是说……
   叶幕疏通一遍事情的脉络,一边揉揉999的短毛,一边走回房间999好奇脸:“宿主大人你在想什么?”
   叶幕:“在想,设定虽然掉节操了点,但是还是挺有意思的,偶尔玩玩也不错。”
   叶寻逃跑似的回了家,在家门口却看到了一辆这时候本不应该出现的私人跑车。他在门口捏了捏拳头,嘴唇抿得紧紧的,眼底有一丝阴狠划过。
   过了一会儿,他才若无其事地走进门,对着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男人叫了一声,“爸。”
   男人长相英俊,五官和叶寻约摸有几分相似,联邦人民寿命普遍在300岁以上,所以虽然他虽然50多岁了看上去,却还是和30多岁一样,只是眼角有几丝皱纹。
   他见了叶寻,把二郎腿放下,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冲叶寻招招手,像叫小狗一样让他过来。
   叶寻的身体都在颤抖,却还是乖乖过去了。
   男人先是在叶寻身上闻了闻,然后就皱了下眉,“怎么气味好像有点不对。”
   叶寻的心脏猛烈地收缩了一下,想起那地狱般的感觉,背上都渗出了冷汗,强作镇定地说道,“没有的。”
   男人放开他,自个儿思忖了一阵,还是不太放心,“还是再打一次药吧。”
   叶寻马上惊恐地望向他,目露哀求。
   男人丝毫也没有把他的害怕看在眼里,正想用光脑联系一下相关的人,突然有一个视频跳进来,他的脸色变了变,瞥了眼已经绝望地摊倒在地的叶寻,像来时招小狗一样又挥手让他下去,然后边走边点开视频,笑得眼角的皱纹都眯了眯,“宝贝儿……”
   男人走后,叶寻才开始剧烈地喘息,抹了一把额头,已经全是冷汗了,他虚脱一样地走回房间,锁好了门,又很没有安全感地用光脑加了好几道密锁,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钻到床底下,从隔板里拿出一个相框,上面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借着光脑的光,他小心地擦了擦上面没有的灰尘,才喃喃地叫出声,“妈妈……”银灰色的眼眸中有晶莹的光闪烁。
   这时,光脑提示有视频邀请,叶寻忙擦了擦眼泪,把相框收好,爬出来照了下镜子,才打开视频,是维希尔,叶幕目前的未婚夫。
   维希尔像王子一样优雅地晃着酒杯,他也是金发蓝眼,所以常常被说和叶幕多么有夫妻相。可不同于叶幕的蓝,仿佛映照着天空的澄澈,他的蓝,却真的如同大海一样幽深不可捉摸。
   他隔着屏幕望过来,叹息一般地说,“眼睛怎么红了?谁欺负小寻了?”
   叶寻一副有一肚子的委屈,但羞于说出口的模样,支支吾吾两声遮掩过去。
   维希尔也就是随口说一句,马上就切入了正题,“小幕回家了?”
   叶寻咬了咬唇,“嗯。”
   说完,他担心地望向屏幕,一脸怕被抛弃的慌乱模样,信誓旦旦地保证,“下次,我一定不会再让叶幕能够回到叶家!”
   听到叶寻的话,维希尔却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严厉地说,“你在说什么话呢,小幕回家是好事,我也一直很担心他。”
   叶寻怔住。
   维希尔又叹了口气,告诫他,“小幕是你的哥哥,未来还会是我的伴侣,小寻你这么说,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这是维希尔第一次明确地说叶幕以后会是他的伴侣,从前,他都只是模棱两可,所以叶寻的想法也就越来越多了,慢慢也有点喜欢上维希尔。
   叶寻这次是真的有点慌了,他不能失去维希尔,他不想一直待在叶家担忧不定时的炸弹,更不想看着那个男人逍遥快活。
   叶寻还想说什么,维希尔却看了眼手上的光脑,然后安抚性地说了些好听话,大意就是让叶寻最近好好听话,然后就关了视频。
   叶寻坐在床上,身体一阵一阵地发冷,突然,他冷笑了一声,“都一样。”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真正关心着他,把他真真正正地当成“叶寻”这一个完完整整的人的吗?
   叶寻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双带着关切的澄澈眼眸,还有那只猝不及防按到额头上的温暖的手,叶幕……
   叶幕正在研究手上的光脑,系统突然提示叶寻好感度转正了,当前好感度是10.
   999:发生了森么?
   叶幕调出“未婚夫”的资料查看,“我没死,所以某个联盟出现裂缝了吧。”
   看完后,叶幕就把资料清理了干净,既然也是今年的新生,那到时候也会遇到,再说不迟,叶幕决定,明天就先去看看阳光纯情少年许亦辰。
   许亦辰一个一个执着地数着星币,英俊的脸上是百分之一百的认真。
   体态壮硕的教练瞄了他好几眼,心虚地说,“有什么好数的,不久一点酒钱。”
   许亦辰头都没抬地数完了,才惨兮兮地看教练,“教练,我都要穷哭了,你还要克扣我这么一点点的工资。”
   教练理直气壮地说,“你都说了是一点点了,谁会记得那么清楚。”
   许亦辰哀伤地靠着墙壁45度角仰望天空,“教练,你不懂,每一个星币,可都承载着我的终身幸福啊。”
   教练轻嗤一声,不为所动。
   许亦辰昨天还是只标准的单身狗,今天就一副男人要赚钱养家的小气模样,一天就脱单了,谁信!反正他不信。
   许亦辰当然不是装的,送叶幕回家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叶幕的家是有多气派,又想起自己乱糟糟的狗窝,一瞬间就感受到了贫富差距带来的心理落差,同时涌起了要赚很多很多钱的雄心壮志。
   身为一个alpha,当然不能让自己的omega受任何的委屈!
   许亦辰深知教练的秉性,又叹了口气,“教练,我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力气了。”
   教练瞪大了眼睛,“你明明壮得和牛似的。”
   许亦辰一副“没有星币的我宛如一个废人”的颓丧模样,“以后我可能打不了比赛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输掉了……”
   “虽然很愧疚,可是也没有办法……”
   赤,赤裸裸的威胁!胆子肥了!教练气的脑袋发烟,非常简单的脑袋不符合人设地高速转动,妄想找到一丝克制小鬼头的办法,但是……许亦辰是俱乐部王牌,他还真没办法,一时间震惊了,然后开始哀叹自己逝去的酒钱。
   许亦辰眼看目的达到,也不再装模作样,哈哈笑着拍了拍教练的背,戴上装备去打挑战赛了。
   比赛的时候,许亦辰总觉得有人在看他,抽空往观众席看了几眼,就看到了端端正正坐在vip看台上,戴着个棒球帽打扮得怪异的叶幕。
   许亦辰突然觉得耳根处有点发烫,既想迫不及待想下台,又想努力打得更漂亮威武。
   比赛完了的时候,许亦辰汗津津地跑到叶幕面前,黑漆漆的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好像在求夸奖。
   叶幕从帽子底下露出一只眼睛,先是瞄了他一眼,然后拍拍身子站起来,“看你表现不错,带你去吃饭吧。”
   说到吃饭,许亦辰就想起了那天叶幕做的早餐,不仅看上去好看,吃起来更是让他想把舌头都咬掉了。
   误以为叶幕又要给他烧菜了,许亦辰觉得很感动,不由自主地说,“不用这么辛苦。”
   做菜为什么会辛苦?叶幕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让司机开车。
   许亦辰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误会了,不好意思地坐回去,时不时瞄叶幕一眼,被叶幕注意到就蠢蠢地笑一笑,觉得自己的媳妇儿真是越看越好看。
   突然,车子猛得一刹,一道恶声恶气的声音从底下传来,“没长眼睛吗?!”
   叶幕和许亦辰忙下车一看,居然是叶寻。
   叶幕看了眼悬浮车,再看了眼一脸愤愤的叶寻,一本正经地教育,“小寻,你怎么可以学人家碰瓷呢?”
   叶寻的脸上闪过一丝心虚,却不由得注意到了叶幕身后的许亦辰,问道,“这个人是谁?”
  
   第56章 未来星际ABO(四)
  
   叶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今天一听说叶幕出门了,还是去一个名不经传的,一般只有平民才会去的那种机甲俱乐部,心里不由自主地就生出一种说不清的隐隐不安。
   叶寻把这种心情归类于不想让情敌超出自己的控制,既然是情敌,就必须要知己知彼,在这么反复暗示了自己一番后,他就立马扔下早餐,怀抱着不可捉摸的微妙心思偷偷跟来了。
   跟来后,他才发现,叶幕居然在看一个俱乐部的选手打挑战赛,比赛完了之后,那个据说是俱乐部王牌的男孩子还第一时间就冲下了台去找叶幕。
   尽管隔着一段距离,可叶寻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个黑发黑眼的男孩在看叶幕的时候,眼中那毫不掩饰的热切。而叶幕居然也一反常态地并没有奚落他,反而还和他一起有说有笑地走了。
   这种情况……难道是叶幕移情别恋了?叶寻不由得这么怀疑。
   叶幕变心,他本来应该为这个可能而雀跃,可是当他心中反复念着“叶幕喜欢上了别人”的时候,他的心情反而变得前所未有的急躁,他敏感地感觉到,即使是从前和维希尔在一起的时候,叶幕也没有露出过这样轻松的表情。
   这个人对叶幕来说,是不一样的。不断盯着他们越走越远的时候,叶寻的脑袋不由自主地浮现这个想法。
   不一样的,吗……叶寻忍不住就跟了上去,然后生平以来第一次,很丢脸地……强行碰瓷了。
   此时,叶幕正一脸“哥哥教育弟弟”式语重心长的表情,叶寻却眼神一转,拉住了叶幕的手,受了惊似的躲到叶幕的身后,撒娇似的说,“哥,他是谁啊?”
   叶幕听到系统提示,叶寻的好感度突然就涨到了20,看着叶寻的目光更加“亲切”了,“是哥哥的朋友哦。”
   叶寻眼神暗了暗,“从来没有听哥哥说过这个朋友呢。”他的语气很平淡,抓着叶幕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收紧了。
   许亦辰第一次看到叶幕露出这样“亲切”的一面,再看和叶幕紧紧靠在一起的叶寻,虽然都是omega,但是他还是觉得他们的样子有点……许亦辰把心中那丝不自在压下去,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太多了,他们都是omega啊,两个omega在一起能做什么。
   许亦辰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有点歉疚地对叶寻说道,“你是小幕的弟弟吗?”
   小幕?都已经叫的这么亲切了?叶寻此时觉得许亦辰的笑脸碍眼极了,甚至恨不得马上就让他消失,眼神也越来越阴沉。
   许亦辰敏感地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冷气,忍不住摸了摸手臂。
   只有叶幕还是一副神经大条的样子,还很得意地和许亦辰介绍这是他唯一的堂弟。
   叶幕的“唯一”两个字让叶寻舒服了一些,紧紧抿着的嘴唇微微勾了勾,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悄悄在心底流转,他忍不住朝叶幕靠的更近了一些。
   许亦辰总觉得叶幕这个堂弟似乎很排斥他,而后面叶寻的行为更是让他肯定了这一点。
   了解到叶幕要和许亦辰去吃饭以后,叶寻就可怜巴巴地表示自己也还没吃,叶幕理所当然就带上他了。然后在车上,叶寻就尽职地当了一枚存在感超级高的电灯泡。
   他先是状似无意地正正坐在了叶幕与许亦辰中间,然后在每次许亦辰要开口的时候,他就又会恰到好处地插上一句话,弄得许亦辰只能可怜巴巴地眨着黑亮的星眸,一脸哀怨渴望地瞅着叶幕,期盼他能回头看他一眼。结果,叶幕却什么也没发现,有了弟弟之后,就一直问他想吃什么,仿佛他是个外人。
   ……好吧,他就是个外人。
   许亦辰继续落寞无比地隔着叶寻叶灯泡看叶幕。这眼神太幽怨了,叶幕想忽视也不行,只好又羞又气地瞪他一眼,耳朵也红红的,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许亦辰就是能看出来,那每一个小表情都在在说着,“不许看我”这四个字。
   许亦辰忍不住就笑出了声,心情突然就好了,无视叶寻怪异的目光,端正坐好,揣着一颗砰砰跳的红心想,小幕气鼓鼓的样子也是超级可爱的呢。
   早在叶幕找许亦辰吃饭的时候,这个傻孩子的好感度就已经涨到了70,在车上,每瞄他一眼,他就要乐滋滋地品上半天,然后暗搓搓地涨一点好感,叶幕还数了数,在遇到叶寻的时候,许亦辰就偷瞄了他总共五眼。
   而现在,系统叮一声又提示,“许亦辰又偷看了宿主一眼,增加好感度5点,当前好感度为80,附加内心活动:小幕真是太可爱了~好喜欢哦~ O(≧▽≦)O ”
   由于有了好心情,所以许亦辰对饭桌上叶寻的隐隐挑衅也忽视了,觉得作为未来姐夫,还是需要对不懂事的弟弟宽容一点。
   不懂事的弟弟叶寻则充分表现了他有多不懂事,他一路缠着叶幕,直到分别时叶幕才艰难地和许亦辰说了声再见,相约开学再会。
   ·
   到了开学的日子,叶寻比叶幕小一岁,所以不能去联邦第一学院上学,只能眼睁睁地目送叶幕离开,然后看着手上叶幕特意给自己做的小蛋糕出神。
   他只是对叶幕稍微亲近了一点点,平时连被子都不叠的大少爷叶幕就开开心心地为他做了好多事情,甚至还自己拿着菜谱研究了好几天,然亲自给他做了块他特别喜欢吃的草莓蛋糕。
   这个丢脸的爱好,叶寻平时都不敢让别人知道的,他居然都知道……叶寻拿起精致的小调羹尝了一口,好甜……比他吃过的任何一块蛋糕都甜呢……
   “叮,叶寻好感度增加20,当前好感度40.”
   ·
   在学院餐厅正准备吃饭的叶幕突然听到系统提示,心情更好了,缺爱的孩子,果然就需要给他“爱”啊。
   不愧是联邦第一学院,叶幕很享受地一口一口吃餐厅的特色菜,突然,身边有一道强烈的alpha气息靠近,叶幕一看,是许亦辰。
   许亦辰的脸上有种介于害羞与兴奋之间的表情,新生入学需要进行一次试炼,他正想问叶幕愿不愿意和他组队,另一道同样强烈到不可忽视的alpha气息就占据了叶幕的另一边。
   来人有一头璀璨耀眼的金发,五官精致,一双蓝色的眼眸更是像大海一样深邃悠远。他穿着一身联邦学院的定制制服,身材修长,比例完美,他看了一眼许亦辰,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然后执起叶幕的手印下一吻,深邃的眼眸像凝视情人一般,举手投足间皆是高贵与优雅,“小幕,维希尔哥哥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叮,检测到可攻略对象三,维希尔,当前好感度20。”
   许亦辰握紧了手中的刀叉,几乎要忍耐不住地把两人分开。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有着和他不相上下的强大气息,而且还一副与叶幕十分熟稔的模样,甚至还亲吻了叶幕的手背,这个举动让许亦辰感到十分刺眼;而更让他感到恐慌的是叶幕的反应,本对所有人都冷冷冰冰不屑一顾的叶幕,居然在这个人出现以后,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好像这个人就是他的全部,他白皙的脸颊爬上红晕,可爱得仿佛刚长成的樱桃。
   许亦辰勉强维持住脸上的笑脸,问道,“小幕,这位是?”
   叶幕的脸腾一下红了,本来好好喝着汤,突然就呛了好几口,咳咳咳咳个不停。
   末了,他就开始板着脸拿叉子“专心”画圈圈,然后时不时偷看一眼维希尔,海蓝色的眼眸蒙着淡淡的期待,期盼维希尔公布但又不好意思自己说出口的样子。
   维希尔愣了愣,从前,叶幕虽然说过喜欢他,但是叶幕自己却从来不会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有时候维希尔自己都会疑惑,叶幕真的喜欢他吗?
   而现在,看到这样的叶幕,维希尔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小猫抓了一下,心头痒痒的。他收回思绪,宠溺地摸了摸叶幕的头,眼角眉梢全是温柔得几乎要化出的笑意。
   两人是同样的金发蓝眼,气质又是互补,直让人觉得再登对不过了,两人间的气氛也是如此甜蜜,餐厅里甚至有人还偷偷地用光脑拍下了这一瞬,一时间,餐厅里用餐的声音都变轻了。
   所有人都觉得美好的这一幕,却深深刺痛了许亦辰的眼睛。紧接着,维希尔的回答更是让他如坠冰窟。
   维希尔笑的温文尔雅,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小幕的未婚夫哦。”
   许亦辰突然就握不住手上的刀叉,铁器落在桌上,发出铿锵一声响。他匆忙地看向叶幕,却发现他的脸比刚才更红了,海蓝色的眼眸也闪动着前所未有的雀跃光芒,整个人看上去羞涩又甜蜜。
   许亦辰像失了魂一样混乱地捡起刀叉,食不知味地重复机械的进食动作,美味的食物吃进嘴里,他却只能尝出满满的苦涩。
   叶幕把许亦辰的失魂落魄看在眼里,他很清楚,许亦辰的好感度涨的这么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误会。而既然是误会,就总有一天会被认清。如果那时候,他还知道自己已经有未婚夫了,就算喜欢他,他也不会做出抢别人未婚夫的行为。
   得先刺激一下才好,叶幕瞟了眼两人盘里的东西,突然皱了皱眉,语气懊恼,“忘了点糖醋里脊了。”
   许亦辰回过神来,正好看到叶幕悄悄盯着他的盘子,眼里明明写着满满渴望,但是又羞于开口。他愣愣地看向自己的碗里,恍然大悟,条件反射地叉起一块排骨就要放到叶幕的盘子里,可这时,又有另一只叉子同时出现在叶幕面前。
   许亦辰猛得抬头看去,只见维希尔也叉着一块排骨,脸上还是笑盈盈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许亦辰本就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未婚夫”不满,如今,这个摩擦更是激起了他心中不甘,他也不愿意缩回手,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眼神在空气中交叉出剧烈的火花,然后双双看向叶幕。
   叶幕处在最中央,他只是一个弱弱的omega,顿时被两人不自觉释放的强大的息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急促呼吸了几下,然后猝不及防地,就抽噎了起来。
   两人一下子都慌了,许亦辰手忙脚乱地想给他擦眼泪,却被维希尔抢先一步把人抱了过去,他的手僵硬地滞留在空中,又收回身侧,慢慢,慢慢地紧握成拳。
   维希尔今天来本来只是想看一看他大难不死的未来伴侣,却没想到,却让他看到了叶幕与另一个强大的alpha男孩有说有笑的样子。
   虽然并不是很喜欢叶幕,但是维希尔也绝对不喜欢自己的“东西”染上别人的气息,所以一开始就示威似的表明了身份。后来,更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那么幼稚地和人为了一块排骨较劲了起来。
   直到看到叶幕都要哭了,他才醒悟过来,两人的气息对omega来说是多么难以承受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