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5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2:04下载: TXT全本下载


   叶幕还有点虚弱,挥挥手让她下去了,那名宫女却好像很为难的样子,咬着嘴唇没有动。
   叶幕马上就明白了,是顾昭让她看着他。顾昭很清楚,对叶幕来说,用一个姑娘远比用一个暗卫有用,因为叶幕绝对不会为难一个姑娘。
   叶幕讽刺地笑了笑,没再让她下去,自己推开轩窗,看窗外暴雨过后的满地残花。
   小宫女小心地看着叶幕,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叶公子没有为难她。昨晚,皇上匆匆忙忙地把人抱进来的时候,他们都吓坏了,她还从来没有看过皇上这么着急的样子,看过太医后,皇上就在床边一动不动地坐了一夜,那背影总让人觉得有点孤独。直到到了上早朝的时间,他才起身离开,还吩咐他们好好照顾床上的人。
   小宫女又看了一眼叶幕,他苍白的侧脸看上去有点忧郁,站在窗边一动不动的样子宛如一个病美人。想起皇上,又想起关于他叶幕的一些传闻,小宫女心中暗暗叹了口起气,不由得生起了一丝怜惜之情,他正想出口安慰,身后突然响起顾昭冷冷的声音,“下去。”
   小宫女的心猛得一颤,忙匆匆退下,顾昭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没有丝毫温度。
   等到宫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顾昭才放柔了脸色,走过去将叶幕揽到怀里,心疼地问,“怎么不多躺一会儿?”
   叶幕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玉书怎么样了?”
   顾昭顿了顿,“呵”了一声,硬邦邦地说,“没死。”
   叶幕还想说什么,就被顾昭冷冷打断了,“再提他,他就不一定这么安稳了!”
   叶幕不说话了。顾昭却又不满意了,“说话。”
   叶幕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顾昭猛地把他掰过来,迫使他正对着他,“除了他,你对我就无话可说吗?”
   叶幕沉默,拿手抵着他,表现出一种抗拒。
   顾昭突然就冷笑出来,昨晚因为叶幕的昏倒而压抑住的阴沉情绪瞬间又占据他整个心房,想到他为了别人下跪,为了别人苦苦哀求他,为了别人……想要离开他!甚至现在留在他身边,也是为了那个该死的别人!
   顾昭一把抓起叶幕的手,连人带手地一把按到旁边的窗台上,漆黑的瞳孔呈现出一种阴沉的晦暗,他的语调又是那种奇异的温柔,“既然无话可说,那就履行你的义务好了。”
   说完,他的吻就落了下来,与他温柔的语气截然不同,他的吻却炙热而不容抗拒,仿佛裹挟着长久以来压抑着的所有无法诉诸于口的情感,怒气冲冲又极尽温柔与缠绵,牙齿啮咬着身下人嫣红的唇瓣,仿佛真的要把他一口一口吞吃入腹。
   叶幕的脸涨的绯红,拼命地往后闪躲,却退无可退,尚且虚弱的身体只能无力地躲闪,这种微弱的抵抗迅速就被顾昭完全压制住,反而还惹来更猛烈的侵犯。炙热的唇舌不容抗拒地入侵他的领地,放肆地在叶幕口中翻搅,脑袋也被牢牢扣住,叶幕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沁出泪珠,看上去竟是楚楚动人,但这次,这种动人却没有引来任何的怜惜,反而让他身上的人更加兴奋起来。
   顾昭心里眼里只有叶幕此时此刻的模样,不再抑制的情感仿佛决堤的河水,铺天盖地地席卷了他整个世界,他的自制力也在那一瞬间崩塌。双唇相触的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都在颤动,与他肆意交缠的感觉是如此让他着迷,他真的,再也不想忍耐,也再也,不需要忍耐。
   顾昭的手从叶幕的衣襟探入,一点点解开他们之间最后的阻隔,很快,他们就将融为一体,再也没有人能将他们分开,洛玉书不可以,陈南不可以……谁,都不可以!
   从此以后,他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这时,门外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声音颤抖地说道,“皇,皇上,陈,陈世子今晚喝醉了酒,一言不合,与,与丞相家小公子打起来了。”
   顾昭哪有空管这种事情,直接让他滚,暴怒的语气把门外的太监吓个半死。管事的宫女太监都被顾昭打发走了,来的这个小太监似乎不怎么会看人脸色,沉默了半晌,又哆哆嗦嗦地开口,“可是陈世子一直大叫着要皇上来评理,如今,如今已经往寝殿赶来了……”
   顾昭额头青筋跳动,胸中翻腾起对陈南蓬勃的杀意,可是,想到他的父亲,顾昭忍耐下来,黑着脸帮叶幕把衣服整好,阴沉着脸怒气冲冲地走了几步。
   他似乎又不太甘心,停下来,丢下一句,“我还会回来。”
   叶幕喘息着看了他一眼,顾昭抿了抿唇,压抑地走了。
   999松了一口气,“还好正巧碰上陈南发酒疯,刚才顾昭的样子也太阔怕了!嘤嘤嘤好害怕><”
   叶幕看着镜子里衣衫凌乱又面颊绯红的自己,仰头躺倒在床榻上,顾昭已经攻略成功了,所以他并不是很想花太多时间在他这里。
   而且,顾昭比他想象中心急,陈南和洛玉书都还剩5点好感,尤其是洛玉书,身体太差,囚禁太久恐怕不妙,看来得加快进度了。
   叶幕慢腾腾地想了一会儿,然后叫来999,“去市集散播一些宫里最近的消息,就说……”
   999眼睛睁得大大的,听得尤其认真,这可是宿主大人第一次给他交代任务,好紧脏……
   叶幕鼓励性地拍拍他脑袋,“去吧。”
   999走后,叶幕感觉到一些疲惫,于是毫无抗拒地睡着了,今天,估计顾昭是没时间对他做什么了,陈南……做的不错。
   接下来,只要拖延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这之后几天,顾昭似乎一下子就忙了起来,偶尔来看他也是匆匆就走了,叶幕感觉到,他所在宫殿周围似乎多了一些紧张的气息,应该是顾昭给他安排了暗卫。
   这天中午,叶幕又打开了窗。本来跟在叶幕身边的清秀小宫女已经换成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小太监,小太监对叶幕这个习惯早已经习以为常,只要他不出宫殿,其他事情是不限制的。
   有一只猫跑到他的窗台上,叶幕眼神闪了闪,伸手把它抱起来,从腹部底下摸到一个小纸团子。
   小太监忙上前来把猫抱走,唯恐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畜生伤了叶幕。叶幕却阻止了他,抱着小猫回房了。
   今晚又下雨了。
   顾昭带着一身的湿气与寒气回到寝殿。他现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才推开房门入内。
   叶幕此时已经睡了,一只杂毛的小猫蹲在一个用盆子和小被子做成的简易小窝里,圆绒绒地团城一团,也睡得正香。
   一盆炭火在角落里烧着,房内比房外暖了许多,却驱不散顾昭心中的寒冷。
   窗外撒进几丝飘渺的月光,正照在叶幕脸上,他最近消瘦了不少,下巴变得尖尖的,闭着眼的模样看上去很安宁。
   顾昭坐在床边,漆黑如同浓墨的眼睛不像平时一样时时透露着强势与果决,看上去有一丝迷茫,一丝寂寞。
   他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手指用力地蜷缩。
   呆在他身边不好吗?为什么,总是要想着要离开?
   明明,他才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他才是他最亲密的人,为什么,他却比不过一个,才认识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洛玉书?
   顾昭注意到叶幕的手孤零零落在被子外面,叹了口气,把手重新塞进被子里,想到叶幕最近还瘦了许多,心里酸酸的疼。
   旁边的小猫突然叫了一声,顾昭知道这是今日叶幕抓回来养的,心想,他不在,寝殿就只有叶幕和一群太监,养只猫也好吧。
   他左右看了看这只杂毛猫,除了丑了点也还好,于是不再管它,和衣在叶幕身边小心地躺下了。
   睁眼,马上就又是天亮。
   顾昭以为,一切都会这么平静地下去,尽管叶幕现在不接纳他,但是只要有时间,他们一定能和好如初,可是,改变却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他又一次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与挫败。
  
   第52章 宫廷权谋文十五(完)
  
   顾昭越来越忙,每日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好像有无数的烦恼压在他心头,无法纾解,无法摆脱,他却毫无办法。
   这一日,叶幕又如同往常一样站在窗前,突然,他说道,“小橙子,你过来。”
   “小橙子”是叶幕给伺候他的小太监取的名字。
   小橙子也不过十五六岁,眼睛睁得圆圆的,恭恭敬敬地问,“叶公子何事吩咐?”
   叶幕手指轻扣窗台,看了他一眼,勾勾手指,跟我进来,小橙子乖乖跟叶幕进屋了。
   进屋后,叶幕转回头冲他笑,“你去看看我的排骨汤做好了没。”
   小橙子不理解为什么问个排骨汤还要专门进屋里说,摸摸脑袋疑惑地走了。
   可刚走两步,他的脖颈处就一阵疼痛,紧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叶幕拍拍他的脸,轻声问道,“小橙子?”
   小橙子没反应。叶幕放心了,开始扒衣服。
   叶幕穿着太监装,走到宫外拐角处,一只手把他拉了过去,是陈南。
   许久不见,陈南英俊的脸庞看上去有点憔悴,他的眼睛却在见到叶幕的那一刻又发亮了,伸手敲了敲叶幕的太监帽,觉得苏苏就算扮成小太监,也还是特别可爱。
   他知道今日出来的目的,也不耽搁,直接带叶幕去了关押洛玉书的牢房。
   看守牢房的是一位北境军,看到陈南,问了两句就放行了。
   昏暗的牢房中,洛玉书安静地靠在乌黑的墙壁上,雪白的衣裳染上一些黑点,但却依然不损他的气质。即使身处囚牢,他依然淡定自若,只是时不时的一声咳嗽显示了主人的虚弱。
   他听到旁边传来脚步声,以为是来送饭的人,也没有理会,右手抚上心口处,那是叶幕送他的那片叶子,他一直小心地贴身放着,想他的时候,就拿出来瞧一瞧。
   叶幕在看到洛玉书的那一刻就扑到铁门外,哽咽了一声,说道,“书书,我来了。”
   洛玉书以为自己听错了,恍惚地望过去,正看到铁门外的叶幕,一瞬间,他仿佛终年生活在千丈谷底的人,突然看到了撒下的一抹阳光。
   他走过去,铁链耷拉在地哗哗地响。
   叶幕心疼地抚摸洛玉书的脸颊,眼里泛起水汽,洛玉书露出一个微笑,仿佛水中温柔的涟漪晕开,他轻轻擦去叶幕眼角的水珠,温声道,“我没事。”
   叶幕似乎不想在难得见面的时候只顾着难过,于是,在噙着泪花的时候,又慢慢,慢慢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两人隔着铁门,手却紧紧牵着,眼里仿佛只有彼此,也没有任何人能插足。
   陈南转过身,靠着冷冷的墙壁,半晌,他的嘴角也弯了弯,眼里却满是落寞与忧郁。
   这次来,是和洛玉书谈论离开的事情。当初,陈显虽然欣赏顾昭,但是他答应全力助顾昭上位的条件却是让顾昭娶他的女儿。
   他让999散播的谣言传到陈显耳中,陈显挺疼女儿,所以不会坐视顾昭在还没把女儿娶进门的时候就在宫中养着他这样的人,还是个男人。再加上陈南在各方面的打点,他们离开,会变得容易很多。
   他们约定的日子是,十日后就离开。
   顾昭站在庭中,雪打梅花,点点零落,他仿佛已经站成了一座雕像。他的眼里满是孤寂,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他的头上肩上,一只杂毛猫从他脚边悄悄溜走,他的右手紧紧捏着一枚半片叶子形状的玉佩。
   “回来了。”他说。
   叶幕脚步顿了顿,知道瞒不过,抬头直视他,灰色竹伞下露出一张明艳倾城的脸。
   顾昭一反常态地没有发飙,也没有质问,只是冲他笑,向他伸出手,说道,“过来。”
   叶幕站在一步开外没有动,这短短的距离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顾昭的声音里已经带了点哀求,“过来,好吗?”
   叶幕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撑着伞走近,挡在他头顶,“不进屋,在这里淋雪?”
   顾昭扯出一个冻得僵硬的微笑,伸出手将他揽在怀中,紧紧抱着,他身上的冰冷过渡到叶幕身上,这冰冷的温度,也不知在雪中站了多久,等了多久。
   顾昭恍惚觉得,他似乎总是在等着叶幕。他看着满庭的雪色,突然问,“阿幕,你有一点点,喜欢过我吗?”
   叶幕垂下眼睑,“就算我说有,你信吗?”
   顾昭的手收紧了一些,半晌,他轻轻说道,“我信。”
   叶幕道,“那就,有。”
   顾昭笑起来,冷峻的轮廓在一瞬间变得柔和,黑亮的眼眸如星辰。
   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他把叶幕揽在怀中,一步也不想走,也一点都不想放开。
   晨曦的光即将破开天幕,顾昭才再次开口,他说,“阿幕,如果,你想要离开了,一定不要告诉我。”
   叶幕从他怀中起来,顾昭的眼里仿佛凝结着一寸一寸的伤,又仿佛难舍难分的情愫与无可奈何的叹息,“因为,如果我知道了,就一定不会让你走。”
   然后,他就放开了叶幕,说,“进去吧,我也要去上早朝了。”
   叶幕在门前停住,“顾昭。”
   顾昭站在廊下微笑,“怎么了?”
   叶幕道,“以后不要再一个人站在雪地里,容易受寒。”
   顾昭手中的玉佩被他捏得都有些发烫了,但是他只是淡淡地回应,“嗯。”
   “也不要熬夜看奏折到太晚,对身体不好。”
   “好。”
   叶幕看着门楣,最后说了一句,“我一直相信,你一定能当个好皇帝。”
   顾昭看着叶幕的背影,还在笑,他说道,“快进去休息吧。”
   叶幕推开门,身影消失在门内。
   顾昭的微笑在叶幕进屋的那一刻就消失了,仿佛深深的湖底稍纵即逝的阳光,短暂的温暖过后,是永恒寂寞的冰冷。
   他又站了一会儿,才一步步离开,有太监要来给他披上狐绒,他却拒绝了,顶着寒冷的风,雨又开始下,一点一点冷冷地打在他身上,冷得入骨,冷得麻木。而顾昭只是木然地往前走。
   十日后,城门外的长亭,叶幕翻身下马,前方早已经有人在等待。
   那人拥着白狐裘,回眸一笑,雪已经停了,他也等来了他等的人。
   系统提示洛玉书的好感度已经达到100。
   陈南从马上拿出一坛酒,拍开封泥,笑道,“与君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离开前,和我最后喝一杯吧。”
   叶幕接过酒坛,“玉书身体不好,我代他喝。”然后,他就仰头灌下,酒水从口中不断溢出,过了一会儿,陈南突然伸手抢过酒坛,背过身狠狠地灌了一口又一口。
   叶幕把手搭在他肩膀上,“我一直都记得,在北境与陈兄一起在草原上策马的样子。”
   陈南喝得太猛,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他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爽朗地笑道,“我也记得。”
   他伸了个懒腰,“有机会,记得再来北境。”
   叶幕发丝飞扬,桃花眼闪动,“一定,陈兄的大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陈南想起最初在船上看到叶幕的场景,他也是墨发翩飞,尽管涂着厚厚的黑粉,却还是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好看。
   陈南低头笑道,“记得就好。”
   “保重了。”
   叶幕上了马车,陈南的身影也越来越远。
   “叮,陈南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100。”
   马车里。
   999:宿主大人,攻略完成了,要选择离开吗?
   叶幕看着车内脸色苍白,已经疲惫地闭着眼睛的洛玉书,“再等一个月吧。”
   风雪中,顾昭骑着快马,往城门外急匆匆地赶,心中只想着快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十里长亭,已无芳草萋萋,白雪皑皑覆盖了岂止千里,连同那一个个马蹄留下的印记,也都一同湮没在苍苍白雪下。
   顾昭跌下马,失魂落魄地凭栏远眺,这空茫虚无的世界,一如他空荡荡的心脏,雪冷得让人颤抖。
   顾昭还是后悔了,他不想他走,他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可是,还是迟了。
   大风卷起一地落寞的雪花,顾昭孤零零站在亭中。从此以后,他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一月后,某一日,洛玉书从梦中惊醒了,院里的小丫头忙赶过来查看,叶幕也闻声推进门。
   洛玉书的脸色比从前更苍白了,他还在小声地喘气,叶幕扬起袖子给他擦了擦汗,“做噩梦了?”
   洛玉书沉默了一下,说道,“嗯。”
   叶幕笑道,“什么梦这么可怕?”
   洛玉书看着他,“我梦见,你走了。”
   叶幕:“……”
   洛玉书好像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只用苍白的手握住他的手,说道,“如果有一天,你想离开了,一定要让我知道,好吗?”
   叶幕僵了一下。
   洛玉书的目光中仿佛流转着无尽的温柔,“我不想错过看你的任何一眼,所以,就算要离开了,也要告诉我,好吗?”
   叶幕:“……”
   洛玉书笑了一下,神情不知为何却变得有些落寞。
   突然,叶幕说道,“我不走。”
   洛玉书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
   叶幕抱住他,亲了亲他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嘴角挂着一抹风流笑意,“我不走,陪你好不好?”
   洛玉书的手又慢慢,慢慢松开了,嘴边漾出一个比春波还温柔美好的微笑,双眼凝视着叶幕。
   窗外,已经春暖花开。
   999在叶幕身边飞来飞去,“宿主大人,这是你第一次选择留下哦!”
   叶幕把浓黑的药汤倒到瓷碗里,自己尝了一口,眉头一下子皱的紧紧的。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嗯,这次不走了。”
   他回身看着窗外,巨大的槐花树已经抽出第一片嫩芽,春天来临的气息渐渐走近,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洛玉书站在京城的槐花树下,笛声在暮色中飘满了整条长街。
   叶幕叹了口气,想到洛玉书如今虚弱苍白的模样,什么时候,他给他吹一曲槐花调吧。
   +++++
   这一日,顾昭决定带叶幕去看戏,他还很恶趣味地选择了梨园。
   戏台上的戏子在咿咿呀呀地唱戏,隔着一层薄纱的地方,叶幕和顾昭却上演着激烈的情事。
   顾昭坐在椅子上,叶幕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从后面整个环抱住。他的牙齿轻轻咬着叶幕的红润的耳垂,语调暧昧地说,“在这里做一次,怎么样?”
   叶幕本来就不是什么有节操的人,在顾昭的挑逗下早就已经兴奋了。他斜睨了顾昭一眼,桃花眼里波光潋滟,什么也没锁,侧过头主动地与他湿吻。
   叶幕的舌头与顾昭卷在一起,身体也难耐地隔着几层布料紧贴着他,不住地用臀部轻蹭。
   顾昭一边回应他,一边伸手把叶幕的衣衫一层一层拨开,洁白如玉的身躯顿时暴露在他眼中,他着迷地一寸一寸抚摸过怀中人的肌肤,身下在已经胀得发疼,叶幕却还在不知死活地勾引着他。
   顾昭眼神一暗,猛地抱起叶幕,让他的双脚环住自己的腰,往内部休息的小隔间走。他难耐地把手伸进他松松垮垮的衣襟没,找到他同样坚挺的那处,感受那里的激动,坏笑道,“看来相公昨晚没有满足你?”
   叶幕一副欲火焚身的模样,被摸得舒服了,还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酥酥麻麻的感觉顿时传遍顾昭全身。
   顾昭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叶幕压倒在床上。叶幕撑着身子,当着他的面把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层遮掩褪去,他脸色绯红,却还不忘勾引似的张开自己大腿,露出那个粉红色的小肉穴,咬着嘴唇看他,赤裸裸地邀请他入内。
   顾昭瞳孔猛得一缩,毫不犹豫地将手指插入那处,才发现那里早已湿淋淋的根本不需要再扩张了,他一方面感叹叶幕的淫荡,一方面却又兴奋无比,咬牙切齿地说,“真是淫荡,居然早就已经湿透了。”
   叶幕被他压得咯咯一笑,熟练地解开顾昭的衣服,准确无比地握住他火热如铁的地方,反复揉捏,眼红的唇凑近顾昭耳边,话里慢是挑逗,“那你还不快点进来。”
   顾昭忍无可忍,叫了一声“妖精”,一只手拉起他的腿,一只手握住他的腰,猛地进入了他。
   “嗯……”叶幕终于如愿以偿地被狠狠占有,享受地眯起了眼,桃花眼里带上情欲的迷茫,仿佛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顾昭却不容许他在这时候迷茫,他一面狠狠地撞击,一面强硬地勾着叶幕的下巴,喘息地问,“我是谁?”
   叶幕咬着下唇,被弄得说不出话,顾昭却强硬地不容许他躲避,下身更加用力抽插,一只手却堵住叶幕即将要发泄的地方,大有不问出答案不罢休的架势。
   叶幕的眼角满是生理性的泪水,一方面被猛烈地占有,一方面却始终无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