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3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3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10:14下载: TXT全本下载

天际。
   陈南见过的京城子弟,几乎个个都是花拳绣腿,上了马就两股战战,好似一只只五彩缤纷的鹌鹑。
   他以为叶幕也不会骑马,不想让他尴尬,又抱着一点点暗搓搓的小心思,想让叶幕与他共乘一匹。
   叶幕慢悠悠扫他一眼,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戏谑,看得陈南心中一阵荡漾。
   他还未回过神,叶幕已经熟练地翻身上马,翩飞的衣角扫出一阵利落的弧线,漂亮干脆的动作不止看呆了陈南,也让旁边的一众仆从连连惊叹。
   叶幕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俯视呆愣的陈南,眼角神采飞扬,他挑眉,倨傲地说,“你觉得我需要吗?”
   陈南的心猛得颤了颤,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叶幕,也从来没想过,这样的叶幕,比以往竟更加地迷人。
   他从前只以为,美人是娇滴滴的,是需要怜惜的,从来不知道,美人也能与北境的豪放洒脱联系在一起,而当两者融合,竟是这样的迷人。
   “叮,陈南好感度加10,当前好感度70。”
   陈南也翻身上马,心中一阵激荡,看着莽莽苍苍的草原,北境人不服输的气态涌上心头,他指着远处一处插着旗杆的地方,说道,“没想到苏苏也擅长此道,那自然是不需要我再班门弄斧。不如我们就比试比试,看谁,能先到得那处。”
   叶幕当然不会拒绝。
   两名少年就在广阔的草原上扬鞭策马,风不断从耳边掠过,带着草原特有的清新与狂野,马蹄急促的哒哒声循环不止,眼看着那棵旗杆越来越近。
   这时,陈南听到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的笑声,叶幕突然一挥马鞭,操纵着黑马纵身一跃。
   黑亮的马身挡住陈南面前的阳光,撒下一片阴影。叶幕瑰丽无匹的侧脸在阳光下仿佛也散发着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他的唇角微扬,带着一抹得意与倨傲,黑亮的发丝被风吹得狂乱飞舞,陈南也被这一幕迷得乱了心,晃了神。
   黑马的前蹄优雅地踏上旗杆,叶幕悠然回眸一笑,英姿飒爽地说道,“我赢了。”
   陈南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灼热。他突然翻身下马,走到叶幕身边,执起叶幕垂在身侧的手,缓缓单膝下跪。
   他充满虔诚的低头,在叶幕青葱白皙的手背上深深印下一吻,眼神认真而炙热,“我输了。”
   他输的,不止是一场普通的赛马,还有他的一整颗心。在北境,男儿遇到心仪的对象,就会单膝下跪,亲吻对方的手背,这代表的是一种承诺,一种忠诚。代表从此以后,他将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心甘情愿。
   “叮,陈南好感度加20,当前好感度90。”
   与此同时,不远处有一个人却捏紧了手中的牛皮马鞭,又是一个,又是一个……还要多久,他才能把所有觊觎阿幕的人都光明正大地解决,能让阿幕的身边,从此只有他一个人呢。
   为什么无论什么东西,都总有人要和他抢?为什么,他最想要的那个人,不能安安静静地呆在他身边?为什么,说好了要陪着他,却不能等等他?
   一位侍从走上前,“殿下。”
   顾昭看着远处,面无表情地问,“将军怎么说?”
   侍从道,“将军还是那个意思。”
   顾昭低头,漠然地看着手心里渗出的血丝,轻轻地说,“去和陈将军说,我答应了。”
   既然你不愿意等我,我也不能忍受看着你和别人亲亲我我,那我只能加快脚步。只有手中有权,才能肆无忌惮地占有,才能光明正大地拥有。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夜里。陈南凝视着叶幕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见,又对着夜色站立了许久,才回房歇息。
   顾昭坐在黑暗中,在叶幕关上门后,才幽幽地说,“阿幕回来了。”
   叶幕一愣,才发现他也在,问道,“怎么不点灯?”
   顾昭抓住叶幕要点亮烛火的手,问他,“阿幕今天去了哪里?”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叶幕道,“去骑马了。”
   顾昭“哦”了一声,又明知故问道,“和谁一起?”
   “陈南。”
   顾昭道,“阿幕似乎很喜欢陈南?”
   叶幕感觉到顾昭的不满,压住他的手,叹了一声,“他救过我们的命。”
   顾昭的手一顿,半晌,他才缓缓把头靠在叶幕的肩膀上,闷闷地说,“我不喜欢你和他一直在一起。”
   “你不是也一直不在吗?”
   顾昭占有性地收紧手臂,突然说,“陈将军已经答应借我兵,助我登位。”
   叶幕道,“那太好了。”
   顾昭深深凝视着他的双眼,眼里星光璀璨,“事成之后,我希望能让阿幕领兵进入皇城。”
   叶幕笑道,“我当然愿意,不过我只是个绣花草包,恐怕不能服众。”
   顾昭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阴狠,“谁敢这么说,我就让他们这辈子,都再也说不出话。”
   他又小心地在白天陈南亲吻过的手背上轻轻一吻,语气带着一种诡异的温柔,“为了阿幕,我可以做任何事。”
   所以,不要逼我,为了你,我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顾昭抱着叶幕,在没有烛火的房间里,他的双眸却仿佛凝聚着更加深浓的黑暗。
   “叮,顾昭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95。”
   “叮,洛玉书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95。”
  
   第47章 宫廷权谋文十
  
   那天晚上,顾昭没有离开,而是借着“兄弟之情”与叶幕同床共枕了一宿。
   半月后,顾昭便决定带兵暗中回京。
   临行前,顾昭特意穿上铠甲,想走到叶幕面前,让他看看他今生第一次身披戎装的模样。
   冷冷的铁衣映着顾昭如今已逐渐坚毅冷峻的脸庞,他仿佛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就褪去了所有的青涩,已然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个刚刚长成的男人在看到叶幕的那一刻就卸去所有的冷漠与威严,他在门前停住,靠着漆红色的厅堂柱子,好像从前那个尚且稚嫩的小太子一样,露出一个带着忐忑与羞涩的笑容,就那样不远不近地看着叶幕。
   顾昭想起了让他心神欲裂的那个生辰,他把叶幕约到宫中。宴会上,他来者不拒地用酒给自己壮胆,因为那天,他终于想要对他的阿幕说,昭心悦卿已久。
   他无法再自欺欺人地骗自己,他对叶幕只是兄弟之情,也无法忍耐只有他一个人苦苦被单相思所折磨,他那时想的是,不管阿幕的想法是什么,他都会继续爱他。他并没有想要得到很多,只是想着至少,要让他知道。
   要让你知道,我会因为你对别人的好而伤心;要让你知道,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不在乎;要让你知道,我早就为你寤寐思服;要让你知道,我的心早就已经落在你身上,所以,不想给你忽视它的机会。
   叶幕眼角带笑,白折扇一下一下地拍打着手心,正是陈南练了千百遍也没有练成的那个动作,而他做起来却浑然天成。他慢慢地走向顾昭,脚步悠然,仿佛依稀间又让人看到了那个京城烟火里,让人爱恨不能的风流纨绔。
   叶幕从头到脚打量了顾昭一番,感叹地点头道,“小昭昭长大了。”
   顾昭最近的个子窜得极快,如今已经比叶幕高了半个头了。他珍惜而留恋地看着叶幕,仿佛想把他的每一寸都看进眼里。然后,他拉起叶幕的手,在他手心放了一枚被他握得已经带上体温的小物件。
   叶幕低头一看,那是一枚半片叶子形状的玉佩,成色说不上好,在叶幕这样的世子爷眼里可说根本不值一提。可是,玉佩的雕琢却很细致,虽然只是半片叶子,上面经脉交错的纹路却非常精致,看上去仿佛真的是一片刚从树枝上飘落,又不知为何分成两半的小叶子。仔细一看,在不显眼的地方还刻着一个小小的“昭”字。
   叶幕把小玩意儿翻来覆去瞅了瞅,很满意地说道,“谢谢小昭昭。”
   顾昭似乎松了一口气,漆黑的墨瞳里一片几乎要化开的温柔。
   这时,有人来通知顾昭要出发了,顾昭的手紧了紧,却知道真的得离开了。他的胸腔里涌动着千言万语,最后,却仍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顾昭心里叹了一口气,看着叶幕面上没有丝毫不舍的笑脸,压下心底的黯然,也牵着嘴角笑了笑,打算离开。
   999:……宿主大人,顾昭要走了呢,他也不知道还回不回得来,你不会舍不得吗?
   叶幕摩挲手上的小叶子,突然出声叫住了顾昭。
   顾昭的身体僵了僵,停住了。
   叶幕走到他面前,伸手想把他揽进怀里,却发现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可以让他轻松抱进怀里的小太子了。
   叶幕只能退而求其次,轻拍他宽厚的背,重复从前说过的那句话,“顾昭,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皇帝,你一日为君,我必定一日为臣。”
   顾昭在叶幕抱住他的一瞬间,身体就颤了颤,却还是不敢有更多动作。
   但在听到叶幕的话之后,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就把叶幕整个圈到了怀里。他抱得紧紧的,牢牢的,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力道极大,却又小心翼翼地维持在了一个不会让叶幕太难受的姿势,叶幕的头被按在他的胸口,听到了从那里传来的强劲有力又快速的心跳声。
   顾昭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叶幕的耳垂上,黑亮的眼睛却璀璨如星辰,他的声音很轻,却充满着承诺的郑重与一丝微弱而甜蜜的期许,他说道,“等我。”
   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他,就算全世界都会背叛他,就算没有一个人站在他这边,阿幕却会一直信任他,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只要有他,他就能毫无畏惧地走下去,只要他还在,留在他身边……
   “叮,顾昭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100。”
   叶幕看着顾昭一步步远去,斜倚着告别时候的那棵柱子,心想,好感度满了啊……回京以后,该去看看好久不见的洛玉书了。
   ·
   顾昭暗中回京以后,又是一阵翻天覆地。
   传闻本月二十,本来应该在天牢之中的前太子居然出现在了朝堂之上,而且瞬息之间就制服了皇宫的禁卫军。然后,又有人指认,其实现在的皇上是太后找来的傀儡,太后一家为了独揽大权,竟然硬生生逼走了即将登基又不听自己话的亲生儿子。
   为了让傀儡迅速登位,她先找来一个冒牌货,指使他败坏太子作风,引起朝堂上上下下的不满,再诬陷他并非自己所生,然后就与五王爷勾结,让傀儡迅速上位,以此让自己的母族独揽大权。
   虽然都说皇族亲缘浅薄,但是虎毒好歹不食子,太后的所作所为还是引起了京城上下的一片哗然,人们纷纷为苦命的小太子而叹息,为居然有这样的窃国毒妇而愤怒。
   同时,太后不要亲生儿子也要推举上位的“皇帝”居然是当朝五王爷从小养在身边的义子,这又让大家不禁开始对太后与五王爷之间的关系有了各种意味不明的猜测。有人甚至认为,那个“傀儡皇帝”就是太后与五王爷的儿子!
   他们认为,年轻时,太后就与五王爷留有私情,而“傀儡皇帝”正是他们苟且的产物。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太后不要亲生儿子也要让洛玉书登位,为什么五王爷会无条件大力支持太后。人们靠脑补就补全了一部宫廷伦理大剧,一时间引得人们对宫廷复杂的人伦关系无限唏嘘,纷纷觉得还是当个平头老百姓简单点。
   而因为民众对这种人伦剧情的热衷,顾昭复位的过程反而被淡化了。
   当时,在朝堂上,局势的确已经被他碾压性地控制住,可最主要的两个主角态度却完全与气氛不一致。
   洛玉书根本就不想当这个皇帝,而且他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个皇位对他来说根本毫无意义,只是他第一次见面的“母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他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
   当他看到顾昭悠然上殿,虽然有点惊讶,更多的还是感觉到松了口气。
   虽然顾昭带来的北境军极不客气地里三圈外三圈地包围了整个宫殿,可顾昭却非常彬彬有礼,甚至都没有赶他下龙椅,还是洛玉书自己觉得既然不用做皇帝了,还是不要霸占着椅子为好,主动摘了冠冕,卸了龙袍,感觉轻松了许多。
   顾昭看着洛玉书一派不慌不忙温文尔雅的模样,心底却阴暗地想,很快,你就没法这么淡然了。然后下令,把太后拿下。至于那时候在北境军铁衣下两股战战的众人,顾昭“宽宏大量”地表示,大家只是被奸人蒙蔽,法不责众,为人君者要宽容,他就不计较了。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松了一口气,有的夸张的因为太安心,当场就自由自在地尿了裤子,简直把一辈子的老脸一夕丢了个精光。
   顾昭微笑地看着这一切,心里却在不住地冷笑,这群人头猪脑的废物,他迟早一个个都送他们回老家!
   顾昭登位后,果然马上就通知叶幕两人带兵进城了。有些人私底下还暗搓搓心里有点小心思,一听这消息,马上就偃旗息鼓了。在绝对的兵力面前,这些小心思根本连台面都上不去。
   叶幕和陈南穿着一身的铠甲,坐在高头大马上带着北境军进城,夹道两旁有不少大妈小姑娘,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两个“将军”长得实在太好看了!这么两个俊美风流的将军,还带着一堆面无表情的大兵,简直看一眼都要把人迷晕了。
   有些从前和叶幕有过那么点什么的烟花女子,虽然不明白叶幕怎么就从一个不管事的纨绔变得这么威风,却纷纷挺起波涛汹涌的胸脯,与有荣焉地介绍自己与叶幕的桃色过往,引得旁人艳羡不已。
   叶幕心里却并没有什么大波动,只是熟练地维持着一个刚刚好的微笑,时不时和陈南搭两句话。
   前几天,他偷偷进城,想去看看洛玉书,还顺带打听了一把离开的两月京中发生的事情。顾昭有意不在他面前透露,他在北境也没有刻意打听,所以几乎是一无所知的。
   一打听,他就不得不感叹,这什么狗血的剧情。洛玉书居然就是从前的皇后,现在的太后真正的儿子,现在还成了即将被顾昭炮灰掉的“傀儡皇帝”。
   叶幕知道这一点之后就不急着去找洛玉书了,且不说他现在还在不在五王府,就算在,他暂时也还没想好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
   叶幕两人骑马行至王宫前,顾昭早就等在那里了。君主亲自迎接,这是给足了面子,也代表了他对两人的重视态度,朝中有些心思活络的,看两人的目光立即就变了。
   顾昭挽住叶幕的手,眼里的思念与欣喜完全不加掩饰。他一路亲昵地执着叶幕的手往前走,在经过某一处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暗芒,突然转头示意叶幕凑近,在他耳边耳语了一句什么,叶幕马上就笑了,还不着痕迹地斜睨了他一眼。
   这个动作只是个小插曲,很多人都只以为皇上与叶幕的关系真的非常好,毕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倒也不是很奇怪,甚至连陈南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有一个人却不这么觉得。
   洛玉书在人群中,顾昭特意“邀请”他今日前来观礼,还贴心地留了一个视角极佳的好位置,他以为这是小皇帝隐隐的示威,好让他不要再对那个位置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倒也正常,于是便来了。却没想到,他却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别人看到的是君臣和乐,他看到的,却是叶幕虽然穿着冷光凛凛的铠甲,却柔和而宠溺地任小皇帝牵着,两人亲密无间,他斜睨小皇帝的那一眼,仿佛有着谁也无法插足的亲昵。
   原来,叶幕归期不明的外出,却是和顾昭……走了吗?
  
   第48章 宫廷权谋文十一
  
   自古以来,都是感情最为折磨人。
   从前,洛玉书觉得自己根本不会受感情影响,直到他遇到那个人,他才发现,自己也和所有的人一样,当深爱上一个人的时候,看不到他就会思念,看到了也觉得总也看不够,若是遇见他与别人亲密,心中更是无法忍受。
   也许是他误会了呢?洛玉书这么和自己说,他们毕竟从小一起长大,会亲密一些,也是无可厚非的。
   他不断地给自己解释,,不断地想让那一切脱离暧昧,变得自然,可是,那携手共步的一幕幕还是不断地刺激着他,他的心仿佛长了细细密密的刺,疼痛的感觉绵绵不绝,覆盖在整个心房。
   一般的君臣……会是这样子的吗?洛玉书紧绷着的心终于在叶幕的眼光轻飘飘地掠过他这边,又漠然地移开的时候沉到了谷底。
   “咳咳咳……”洛玉书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旁边的小厮慌了,忙扶住他,连连劝他回府。
   洛玉书却淡淡地摇头,他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叶幕远去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他才被牵着往回走,突然,他顿住了,一口鲜血猝不及防地从他口中涌出。
   “公子!!!”
   ·
   晚宴过后,顾昭想多留叶幕在宫中一会儿,叶幕却以想念父母为由拒绝了,刚刚交接,政务的确毕竟繁忙,于是顾昭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放行了。
   空旷的宫殿在叶幕走后更显冷清,顾昭看了一会儿奏折,突然敲了敲桌案,马上就有一个黑衣暗卫凭空出现,跪在他面前。
   顾昭按着太阳穴,闭眼吩咐,“去,跟着阿幕,每日回禀朕一次。”
   ·
   知道叶幕要回家了,叶夫人喜得像过节似的,老早就等在大门口转悠;叶将军则喜得颇为内敛,装模作样地假装自己在门口打拳,两人就这么截然相反地在大门附近望眼欲穿。
   叶幕刚踏上门槛,叶夫人就哭天喊道地叫着“心肝宝贝”,扑过来把他来来去去足足转了个晕,最后下结论——哎呦喂瘦了;叶将军则职业病地对他的着装评头论足,最后也下了个结论——绣花枕头,然后被叶夫人用扫把轰走了。
   叶幕悠然转回房内,心想,都这么大张旗鼓地回来了,再躲着洛玉书就不好了。
   三日后,叶幕穿戴正式,第一次白天拜访了五王爷府。
   五王爷不在府上,偌大一个王府,下人居然没有几个了。还是跟在洛玉书身边的小厮把他领到洛玉书房内,然后他就又面带忧色地退下了。
   房间内烧着一点炭火,没有任何熏香,只有一缕清淡的槐花香气若有若无地飘荡在空气中。
   叶幕走到洛玉书床前,才发现他此时的脸色比从前还要更苍白,他的嘴唇已经淡得几乎看不出血色了,紧紧闭着双眼,眉头也皱着,似乎有什么事情在梦中纠缠困扰着他。
   叶幕帮他把被角掖了掖,又拧了毛巾替他把冷汗擦了擦,坐在床前等他醒来。
   似乎是察觉到叶幕的到来,昏迷了几乎一天一夜的洛玉书居然悠悠转醒了,他看到床边单手抵头假寐的叶幕,还以为自己仍在梦中。
   旁边的仆从见洛玉书醒了,急忙上前要来扶他,他却摆摆手,让他们都下去了。
   洛玉书艰难地撑起身子,颤抖着伸手,似乎想试探这是不是真的。
   叶幕本就没睡,一下子就睁开了眼,把他的手握住,放到唇边碰了碰,关心地说,“好些了吗?”
   洛玉书虚弱地笑了笑,看着叶幕的手,却想起了那天他与顾昭亲密相处的画面,初见他的喜悦中就如同被蒙上了一层抹不开的阴影。
   可是,他这副身体,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强求?
   他的眼睛黯然了一下,缩回手,说道,“我已经无恙。”
   叶幕愣了愣,洛玉书却重新躺下了,还背过身去,说,“世子请回吧。”
   叶幕腾得站起来,洛玉书躺着压抑地咳嗽,他的心又一下子软了,坐过去好声好气地劝说,“你是怪我这么久没有与你联系吗?”
   洛玉书没说话。
   叶幕从后面抱住他,“书书,我错了好不好,别生气了。”
   洛玉书几次想把他的手掰开,却始终舍不得,舍不得再出口让他离开,又给不出他想要的承诺,只能这么僵持着,维持自己最后一分脆弱的壁垒。
   叶幕见他还不说话,委屈无比地把头靠在他肩上,“书书你怎么了?不高兴的话你可以打我,骂我都没关系,只是……”
   叶幕的声音很落寞,“不要一直不理我好不好?”
   叶幕还在不断地说着什么,可洛玉书还是一句话都不说,看上去仿佛铁石心肠。
   最后,叶幕终于放弃了,温文尔雅的君子突然变成了倔石头,不好办。
   叶幕走后,洛玉书才坐起来,他的身上似乎还残留着叶幕的温度,可是,他永远都不会再来了吧……
   洛玉书又咳了咳,血丝一点点染红了锦帕,他看了几眼,倏然把它揉成一团。
   洛玉书控制不住地想着叶幕笑靥如花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