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2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2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9:06下载: TXT全本下载

我的。”
   他极尽温柔地抚摸叶幕沉睡的脸庞,手指顺着脸庞下滑,语气缠绵而柔情,“选择了和我走,就要一直陪着我,一直待在我身边……”
   突然,他想到了叶幕不久前在梨园中坐在洛玉书怀里的样子,眼神骤然变得深沉阴冷,里面浓浓的占有欲几乎要把人淹没。他抚摸唇角的手不自觉加深了力道,压抑地说,“千万不要背叛我,不要想离开我。否则,我就把你关起来,永永远远……”
   “叮,检测到攻略对象二,顾昭,当前好感值90。”
   叶幕低垂的睫毛突然颤了颤,倒不是因为顾昭突然升级为攻略对象,而是……原来,今天才是顾昭的十六岁生日吗?
   顾昭却以为叶幕是梦到了什么,从阴暗的情绪中回过神,轻轻笑了一声,心疼地吻了吻他的眼睑,像小孩子似的,把他又抱紧了一些。
   次日,叶幕给顾昭换好了衣服,再往各自脸上都涂了黑粉,两人的长相总算略微平庸了些。
   顾昭说的去北方,是指镇守北方的另一位大将军的所在。王朝的兵力分为三部分,皇后手上的御林军一部分,叶将军一部分,剩下的大部分却是在镇北元帅陈显手中。
   王朝国土辽阔,顾昭与叶幕商量过后,决定先走水路,再走陆路,走水路要横渡锦江。
   叶幕坐在船头,掏出袖中一片翠竹叶,看着远处茫茫的天际,在风中吹起叶笛。
   笛声祥和悠远,船上的人很多都是京城人士,凑得近的,听见笛声,就恍惚又忆起了京城日暮下的长街,还有那飘飘摇摇落满街道的槐花香。
   顾昭静静站在叶幕的背后听了一阵,他也觉得这首曲子给予了他一种熟悉感。他当然不会想起恼人的槐花,他想到的是在今年中秋,他与叶幕放的那几盏河灯。
   他在王宫生活了十几年,如今想起京城,印象最深刻的却居然是和这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也许是因为在他的人生中,美好实在太过稀少,所以当他想起来时,这短短的记忆竟已然深深入骨。
   等到一曲终了,顾昭才问,“这是什么曲子?”
   叶幕侧过头,笑看天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唇角带着一丝温柔与怀念之色,“槐花调。”
   “槐花?”顾昭皱眉,然后猛然想起,他在中秋那晚也听过这首曲子,吹曲人不就是那个站在树下,穿的一身白衣好似鬼怪的洛玉书吗?
   顾昭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想到叶幕竟然还对洛玉书念念不忘,甚至还情意绵绵地吹奏他吹过的曲子,他就觉得心中躁郁难当。他皮笑肉不笑地问,“槐花调,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个曲子?”
   叶幕豪无所觉地把玩手上的小叶片,笑道,“是我自己取的名字。”
   其实叶幕这次倒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觉得这首曲子挺好听,又是洛玉书在槐花树下吹的,所以随口就取了个名。
   想到洛玉书,叶幕有点坏坏地想,这么久没有去找他了,就算性子再闷骚,也该急坏了吧。
   顾昭注意到叶幕嘴角那丝不自觉流露的笑意,以为他是因为想到心上人而心中倍感甜蜜,顿时更加阴郁。
   明明现在陪在阿幕身边的人是他,阿幕却想着另一个千里之外的人,这种感觉让他焦灼,让他郁愤,又让他无能为力。
   顾昭最讨厌无能为力的感觉,这让他想到曾经懦弱的自己,曾经卑微地祈求那个女人一点点怜爱而不得的弱小的自己。
   他永远都不想再听到这首“槐花调”。
   他闭了闭眼,微薄的嘴唇勾起,有趣似的拿过叶幕手间的小叶片,摩挲了两下,似乎也想放到嘴边吹奏,却很不小心地提前松开了手,小小的叶片就这么顺着微风掉到了河面上。
   顾昭懊恼极了,很抱歉地看着叶幕,“我太不小心了。”
   一直旁观的999早已看穿了一切,毫不客气地拆台,“我刚刚都看到了!顾昭是故意的,真的是太假了!明明刚才表情还超级可怕的!”
   叶幕默了一下,静静看着顾影帝飙戏。
   顾影帝眼神无比落寞,一副很没有安全感的模样,好像生怕弄丢了叶幕的东西,叶幕就从此不理他了,“阿幕你不要生气。”
   999:太浮夸了吧,谁会因为弄丢了一片叶子就生气啊。
   叶幕:这个嘛……
   其实999还真冤枉了顾昭。
   刚才叶幕一副珍惜得不得了的表情,让顾昭差点以为这片叶子就是他和洛玉书的定情信物了,所以他才受不了得马上就抢过来丢掉。虽然定情信物是片小叶子有点奇葩,但是顾昭自己也有个多次想送又没送出去的“小叶子”,他也没有经验,所以就这么误会了。
   而且在他看来,如果东西是叶幕送的,就算是片小叶子,那也是弥足珍贵的。所以,那片叶子就更刺眼了。
   叶幕表示,这都是脑补的错觉……他拨了拨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眉目流转间是掩也掩不住的风流,他云淡风轻地说道,“没事,一片叶子而已。”
   听见叶幕仿佛无足轻重的语气,顾昭的心情奇异地变好了,“是啊,一片叶子而已。”仿佛他说的不是一片叶子,而是洛玉书这整个人也无足轻重。
   这时,甲板口突然响起倒一声猛烈的吸气声,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愣愣地站在甲板口,右手拿着柄时下京城子弟热衷的折扇,却莫名有些不伦不类。长得倒是很清秀。
   他见两人看他,忙慌慌张张地走上前来,作了个奇奇怪怪的揖,傻呵呵地打招呼道,“美,美人好。”
   “叮,检测到可攻略对象三,陈南,当前好感度30.
  
   第45章 宫廷权谋文八
  
   陈南?这个人……叶幕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此时面无表情的顾昭,要去北境,就不可能不知道北境的大将军陈显的儿子是谁,现在就遇到陈南,小太子的运气不错。
   陈南是来京师求学的。可说是求学,他在学堂里却连三天都没待住。他天生就不是学文的料,不知为何却长了一身表面上童叟无欺的书卷气,让他那傻老爹误以为他是个能靠科举光耀祖上的好料子,认为是北境落后才埋没了他的惊天才华,硬是第一次拖了关系把他送上了京师。
   来京师以后,陈南三天就把读书的事忘了个精光,倒是对京城子弟的纨绔玩法颇有兴趣,装模作样地也给自己弄了一身,自以为有模有样地学着纨绔的公子气。
   陈南最喜欢的就是美人。不过他倒是和整日流连花丛的叶幕不同,他秉承的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与其说他花心,不如说他是有欣赏美人的爱好,看到美人,他就必定要上去搭两句话,觉得这样才算是不辜负这“美意”。
   虽然大部分时候,陈南只会被当成登徒子,但他丝毫也不觉得惭愧,反而锲而不舍,屡败屡战,如此顽强的意志力让人崩溃,就连身边的仆从每次出门都感到颇为羞耻。
   此时,陈南身边的一名小厮已经一脸惨不忍睹地别过脸了,可陈南还是两眼发光,整个人都洋溢着欢快喜悦的气息。
   叶幕靠着船栏,很感兴趣似的朝周围看了看,“美人在哪儿?”
   陈南只觉得美人真是做什么都好看,他利落地收了扇子,放在另一只手手心规律地敲打,这个动作他私底下练了很久,他问,“敢问美……公子名姓?”
   叶幕笑眯眯地说,“苏万能。”他又介绍了下旁边,一本正经地说,“这是舍弟,苏千能。”
   陈南以为能听到什么美好的名字,咋一下却听到了这么个奇俗无比的名字,差点扇子都要握不住了,他表情纠结了一下,勉强地说,“好,好独特的名字。”
   叶幕问,“敢问兄台名姓?”
   陈南干咳了一声,说道,“我叫……”
   他还没说完,顾昭就打断了他,竟是连看也不看他就拉着叶幕走了,丝毫不给人面子。
   陈南还坚持不懈地一路跟着问他们要去哪里,抛家底似的说他要去北境,要回家,说不定他们可以同路。
   顾朝一听这人也要去北境,走得更快了,刚走到房间就想带上门。可陈南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明知道顾昭很不欢迎他,居然还是死赖着就是不走,他艰难地扒着门板,冲里面热情地告别,“苏兄,我必定会万分思念苏兄!”
   顾昭脸上青筋都要暴起了,觉得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气才会遇上这种百年难见的极品,铁青着脸用力关上门。还好小厮机灵,应对这种情况极为有经验,在千钧一发之即将自家少爷强行拖走了,避免了他被门板夹击的悲惨命运。
   后来的日子,顾昭每一天都处在无孔不入的陈南造成的阴影中。
   他与叶幕赏月的时候,陈南会蹦出来,摇着不离手的扇子说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诗;他与叶幕吃饭的时候,他会跳出来,说今日菜色甚好;甚至他与叶幕即将就寝的时候,他都要过来瞧瞧,还带着一脸的古怪,一副想要指指点点的八婆样。
   顾昭对陈南的态度不算好,他实在好不起来。更让他气恼的是,叶幕居然还会委婉地对他的态度表示不赞同。于是顾昭改正,从冷笑变成了皮笑肉不笑。
   下船的时候,他本以为就可以摆脱陈南了,没想到,陈南一听说他们也要去北境,更开心了,说他们正好是同路,可以结伴同行。
   顾昭忍无可忍,当晚就软硬兼施,硬是带着叶幕连夜就赶路跑了。于是第二天陈南醒来找人的时候,就只看到空荡荡的房间。
   摆脱了陈南,顾昭总算稍微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陈南的长相也算是出类拔萃的,更加知道叶幕勾三搭四的秉性,一个洛玉书已经让他烦不胜烦,再来一个陈南,他真的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日午后,他们骑着马路过一片树林,遥遥一看,不远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湖泊。
   顾昭心情好,也很享受这几天来少有的静谧独处,他注意到叶幕似乎渴了,就自告奋勇地过去要给他装水。
   这时,林中突然窜出数十个黑衣人。黑衣人来势汹汹,劈头就向他们砍来。
   顾昭一把拉过叶幕,两人双双滚到地上,顺手抽出马背下的刀剑,和黑衣人纠缠打斗起来。
   他们边打边退,突然,一个黑衣人从角落里袭向叶幕,叶幕毫无察觉,时刻注意叶幕的顾昭注意到了,忙推开他,自己却中了一剑,鲜血顿时从手臂上汩汩流下。
   叶幕扶着他,皱眉看着周围越聚越近的黑衣人,顾昭在他耳边喘息着说,“不要管我,你快跑,他们要的只是我的命。”
   “说什么傻话。”叶幕握住他的手,心里飞快地想,再过一里地就是北境境内,这些刺客如果是皇后手下,必定不敢在北境乱来。所以,他们只要坚持住,把刺客往那边拖,就能安全脱险。
   999升级以后有了瞬移的功能,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没事,上次也是这个功能带他迅速找到了昏迷的顾昭。
   可是,这个功能只有他一个人能用。最保险的方法,就是他引开黑衣人,让顾昭先跑。
   这么做还能顺带刷一把好感,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看着顾昭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顾昭肯定不肯走。
   叶幕正想着怎么编造个借口哄人,几道魁梧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然后,刚才还嚣张无比的黑衣人突然就乱了,嘴里喊着“北境军”,没有几招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领头的黑衣人见大势已去,不甘心地看了眼顾昭,带着手下撤了。
   黑衣人走了,那些魁梧大汉也一下子就消失了。
   叶幕松了口气,正想要对幕后之人表达一下谢意,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慢悠悠摇着扇子过来了。
   白衣公子面目清秀,带着股书卷气,十月的天气还正儿八经地摇着手里的折扇,脸上挂着矜持的微笑,顺着湖边悠然地慢慢走向叶幕。
   在这短短几天,陈南对叶幕的称呼已经从“苏兄”变成了“苏苏”。他知晓苏苏的那个“弟弟”很不欢迎他,所以追上叶幕之后,他就一直悄悄跟在后面。直到今天,见他们遇到了危险,他敏感地觉察到,他的机会来了!
   那些黑衣人在陈南的眼里宛如一盘小菜,他是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他本想着一定要在最危急的时刻再恍如天神一般降世。可是,在看到那个卑鄙的黑衣人竟然要偷袭他的苏苏的时候,他马上就急了,赶紧叫来暗卫,三两下就把人打跑了。
   出场,是很重要的。
   陈南深知这一点,早在叫出暗卫的时候就已经整装待发,心想,这动作他都练了五十遍了,必定万无一失,必须要给苏苏留下最美好的印象。
   可惜,常在湖边走,哪能不湿鞋。湿了鞋的陈旱鸭脚底一滑,“噗通”一声,就姿态优美地掉进了河里,嘴里惊恐地大叫,“我不会游泳!!!!苏苏救我!!”
   叶幕暗叹一声,旱鸭子为何要在河边装B?也“噗通”一声,跳进河里去救他新出炉的“救命恩人”了。
   陈南是只绝对的旱鸭子,他虽然不怕坐船,却根本不敢下水。这次为了塑造形象,他是下了血本了,只因为他依稀记得,书上写过什么“在水一方”。
   结果一不小心玩脱了,掉到水里的那一瞬间,他万念俱灰,觉得吾命休矣。在水从四面八方淹过来之前就抢先吓得两眼一翻,干脆无比地晕了过去。
   叶幕把人救上来的时候,陈南紧紧闭着双眼,表情带着英年早逝的浓浓不甘。
   顾昭捂着手臂,看到陈南这副模样,不屑地“嗤”了一声,但鉴于这人救了他们,所以忍住了没有毒舌。
   叶幕皱着眉头按压了几把,发现没有什么水吐出来。
   才这么点时间,就已经溺水到做胸部按压都没用的程度了?
   没用丝毫犹豫,叶幕直接俯下身,单手掰开陈南苍白的下唇,吻了上去,开始给他做人工呼吸。
   顾昭倏然瞪大了眼睛。
   在外力的帮助下,陈南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叶幕那极其富有冲击力的脸。
   叶幕浓密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盈盈的水珠,半垂下的眼睑看上去很宁静。脸上遮掩用的黑粉被水一冲,底下白皙透亮的肌肤顿时显露出来。叶幕的唇也软绵绵的,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馨香,紧贴着他的嘴唇中,有源源不断的气息渡过来。
   没想到,苏苏竟然比他想象中还美,这么好看,的确是应该涂些黑粉……陈南晕乎乎地感受美人香吻,莫名想到“吐气如兰”四个字,垂在身侧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揽上身上这人的腰,虽然同是男人,这人的腰肢竟然也是出乎意料的柔软纤细,陈南只觉得整个人仿佛坠在梦中,还是一个特别美好的春梦,既然是春梦……是不是意味着,接下来还要做羞羞的事情了?陈南的喉结上下滚动,心中涌起难言的期待与兴奋,手也不规矩地要往下滑……
   “够了!”顾昭怒不可遏地将两人分开,眼睛里面不知何时已经布满血丝。
   作者有话说:
   某作者:采访,请问小昭昭,第一次观看人工呼吸的感觉如何?
   顾昭:滚!
  
   第46章 宫廷权谋文九
  
   一直以来,顾昭的心中都囚禁着一只猛兽,它总是疯狂叫嚣着要冲破牢笼,却每每被他压抑下来。
   每一次的压抑过后,那只猛兽都会越来越暴躁。他知道,总有一天,他将无法控制,也不会再想控制地释放自己的欲望。
   只是,他如今深陷囫囵,所以不得不一忍再忍。可是,他忍耐,不意味着他就能忍受。
   当他看到叶幕俯身亲吻陈南,当他看到陈南的手放肆地搂住叶幕的腰,那一刻,他几乎有了把陈南撕成碎片的欲望。
   他怒不可遏地把两人分开,叶幕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理了理凌乱的发丝,满不在乎地对他说,“救人而已。”
   而在顾昭眼里,这个不在意的笑容却仿佛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叶幕对感情的态度是如此的随意,如此的毫不在意,如此的如同游戏一般。
   你为什么这么放荡呢?顾昭的心中涌起一股恨意,今天可以和这个人好,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明天却照样可以毫无压力地对另一个人做同样的事,这就是你的本性吗?
   顾昭握紧了袖底的手,眼底让人心惊的暗芒一闪而过,归于无痕。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来日他重归殿堂,这些碰过阿幕的人,他每一个,都不会放过。
   顾昭转眼就换了个脸色,还出手把陈南扶起来,一副关切的模样,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刚刚还想着把人碎尸万段。
   陈南受宠若惊,整整衣冠,正式地做了个自我介绍,结果刚说了名字,就打了下喷嚏,两眼顿时泪汪汪。
   他可怜巴巴地看向叶幕,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苏苏,我头晕。”
   他还想借机再感受下刚才的“温香软玉”,被顾昭微笑着隔开了。虽然在笑,陈南却敏感地察觉到一丝杀气,疑惑地看了他几眼。
   最后,陈南还是叫来马车,带着他们一路到了附近的小镇上暂且歇息。
   有了救命之恩,同时也是出于各自的目的,他们这一次真的结伴同行了。陈南的好感度从救了他之后就到了60,好感度增加的具体表现,就是他更粘人了。一路上,陈南都在各种叽叽喳喳,而与他正相反,顾昭却越来越沉默。
   因为不知道何时会有追杀的人赶来,所以顾昭和叶幕都是睡一间房。夜深人静的时候,顾昭就会坐起来,看着身侧沉睡的叶幕,眼底有让人心惊的阴郁之气。
   几天后,他们终于到了陈显的将军府。
   刚进门,一位身穿粉衣的少女就冲到了门口,她先是很高兴地拉着她的哥哥看,后来又看到了哥哥身后两名出色的少年,一个冷峻精致,一个风流多情。
   尤其,风流多情的某人还冲她眨了眨眼,她的脸霎时就红了。
   活泼的妹妹突然变得很矜持,陈南顺着目光看去,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危机感,他猛然想起,妹妹和他一个德行,也是个颜控,万一看上苏苏就不好了。
   陈南小心地看过去,发现叶幕脸色如常,这才松了口气。
   就这样,他们在将军府里住了下来。
   顾昭等人在北境安顿了下来,京城却正掀起一阵风起云涌。
   首先,是原本兢兢业业的太子突然频频出错,惹得在朝官员私底下颇有微词。后来,朝廷彻查贪官污吏,顺蔓摸瓜居然发现当朝太子也参与其中,在太子东宫甚至还发现了他参与卖官的账本记录。一时间朝野哗然,许多人都开始质疑,当今太子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下一任新皇。
   这时候,更劲爆的消息出现了!有人指正,当今太子并不是真正的太子,当年,皇后身边的一名宫女用自己的孩子和真太子掉了包,真太子如今在五王爷府上,被五王爷收为了义子,名叫洛玉书。
   假太子在被爆出身份之前就已经基本失去民心,身份暴露后,更加不敢有人替他说话,一夕之间,就从高高在上的太子变成了阶下囚。而真太子洛玉书已经年满16,一番整理之后,顺利登上了王位。
   许多人都在感慨新皇登基的不易,也有些人对此存疑,但见新皇宅心仁厚,比原先那个腐败无能的假太子好太多,也都渐渐认可了他。
   可洛玉书却并不想当这个皇帝,当了解到一切“真相”的时候,他只觉得无比为难,被赶鸭子上架地当了这个皇帝,他自己也觉得很可笑。
   况且,他心中还挂念着叶幕。他以为那日叶幕说的只是玩笑话,没想到他真的就从此不去见他。太子生辰当天的夜里,义父告诉了他他的身世,还有今后的计划,他却有种莫名的感觉。而那天之后,他就被关在了府内,即使心焦,也无法再亲自去问叶幕,为什么不来了?是不是又生气了?
   后来他打发人避过眼线去叶府询问,却被告知叶幕早在太子生辰之后几天就出远门了,归期不明。
   洛玉书叹了口气,提笔蘸墨给纸上的人细细地描眉画眼,心中的思念缠绕着他的思绪,一缕一缕勾勒出心上人的一颦一笑,让他的心甜得发酸,胀得发疼,思念让他的心口隐隐作痛。
   什么时候,你才能回来呢?
   ·
   北境民风比京城豪放许多,当地人民无论男女都热爱骑马射箭。其中,当然也包括陈南。
   他的书卷气是童叟无欺的水货,马术却是从小在马背上练出来的炉火纯青。
   住下来后,顾昭也是早出晚归,叶幕没有问他去做什么了,估计是在为拉拢陈显做准备,毕竟,他的手上可是有王朝大部分的兵权。
   这一日,陈南穿着一身劲装,前来叫叶幕出去和他一起骑马,叶幕欣然应允。
   北境的草原莽莽苍苍,一望无际的碧草仿佛连着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