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1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1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8:27下载: TXT全本下载

洛玉书的心跳的很快,只觉得眼前这个妖精一样的少年几乎要把他的呼吸都全部夺走了,他只能迷蒙地跟着他走,愣愣地说,“好看。”
   叶幕绽放开一抹美丽的笑,俯身咬住洛玉书的嘴唇,甜蜜又缠绵地反复厮磨。好一会儿,他才抬头,又羞涩而坚持地问他,“这样,你喜欢吗?”
   猛然没有了温软的唇瓣,洛玉书还有些迷茫,直到叶幕问他,他才脸色通红地想到,他们刚才做了什么。
   他当然是喜欢的!他同时也知道,他的话一旦说出口就意味着什么。可是……他真的可以吗?
   洛玉书浅淡温和的眸子突然黯淡下来,“你这样对我……可是我自小体弱多病,我很可能,给不了你长久。”
   叶幕亲了亲他的鼻头,根本毫不介意,轻松亲密的动作单纯而快乐。
   他们的脸凑得很近,洛玉书甚至可以看到那长而卷翘的睫毛一根根地,细细密密地扫过他的眼睑,只听叶幕情意绵绵又老不正经地自恋道,“按照话本里说的,你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我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
   “我们不正是天生一对?”
   洛玉书猛地收紧了手,“你不后悔?”
   叶幕的回应是舔了他一口。
   半晌,叶幕似乎听到洛玉书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温柔而强势地往下按,洛玉书常年带着冷意的唇马上就贴上了他的唇。
   与他凉凉的最唇完全相反的是他火热的舌,浓浓的压抑过后是最不加掩饰的释放,炽热的舌头卷带着他特有的清淡槐花香,在他口内四处肆虐,纠缠不清。洛玉书的手也紧紧地扣住叶幕的脑袋,仿佛不容许他有任何的反悔。
   自古闷骚多强势。叶幕懒洋洋地想,很享受地任他为所欲为,还热烈地回应他,夜里本来带着凉意,但此时,在这个窗户大开的房间里,却仿佛燃烧起了灼热的火花。
   999拿小爪子捂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害羞又激动地数着不断攀升的好感度,直到停留在65,这疯狂上涨的好感才停止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洛玉书气喘吁吁地放开叶幕,两人都已经衣衫凌乱,叶幕被他压在身下,墨发披散在缎背上,一丝一缕与他的纠缠在一起,看上去难舍难分。
   洛玉书一向浅淡的眼眸染上一丝暗沉的情欲,他沙哑地开口,“从此以后,我都不会准许你再反悔。”
   叶幕舔舔自己愈加红艳的唇角,“好不容易才得手的美人,我怎么会轻易放手?”
   洛玉书始终不能适应他的放浪厥词,因为他的话,他甚至还想到了什么让他不甚愉快的事情,皱了皱好看的眉,“我与你从前那些‘红颜知己’不同。”
   “不要用对待那些人的方法应付我。”
   叶幕撇撇嘴,“当然不同。你可是五王爷的义子。”
   洛玉书眉毛皱的更紧了,显然对他从前的秉性很不放心,“就算我没有这样的身份,我与她们也不一样。”
   叶幕随口就道,“当然不一样啦,你比他们好看多了。”
   洛玉书气恼这人不在意的态度,却又不自觉地笑了,他无奈地低头,咬住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嘴唇。
   “叮,洛玉书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70。”
   这天以后,叶幕就常常三更半夜跑来骚扰洛玉书。洛玉书也总是很默契地为他留了一扇窗。
   如果是从前,洛玉书一定不能想象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每天主动地等着登徒子来暗访他。可是现在……他每一天最快乐的时候,似乎都变成了午夜私会的那一点点时间。
   其实叶幕每次来都会待上一个时辰,可是洛玉书还是觉得太短,太短了。在叶幕面前,他仿佛做什么都无所谓,不用守着严格的礼数,也不用面对他人小心翼翼的态度,他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有着最平常的快乐与幸福。
   明日就是小太子的生辰,估计就来不了洛玉书这里了,所以叶幕特意多和洛玉书纠缠了一会儿。
   末了,叶幕懒洋洋地靠在洛玉书怀里让他给他穿袜子,突然想到现代很猥琐的某句改编诗,说道,“床前明月光。”
   洛玉书的手顿了顿,“想回家了?”其实,即使今日相处的时间多了很多,可他还是不舍得叶幕现在就回去。
   叶幕嘿嘿笑了一声,脚尖暧昧地磨了磨洛玉书的腿,再往下点了点他的鞋,“地上鞋两双。”
   洛玉书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没好气地说,“脑袋从来不用在正经事上。”
   叶幕促狭地说,“不正经?那我以后每天晚上都不来了,我要做个正经人。”
   同样的话叶幕说过太多次了,洛玉书只当他在开玩笑,低头笑了两声,没有放在心上,把他作乱的脚放进锦鞋里。
   叶幕知道他不信,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至少明天,他是不会来了,不信算了,反正……小别胜新婚嘛,数一数,最近好感度也到80了。
   ·
   小太子的生辰宴叶幕早早就退下了。那么多人,小太子也根本顾不上他,他直接就来到东宫等着。
   叶幕估摸着应该结束了的时候,门外踉踉跄跄走进来一个人,来人俊秀无双,身着黄色蟒袍,正是小太子顾昭。
   顾昭喝的醉醺醺的,眼睛有些迷蒙却依旧很明亮。他站在门口就停住,斜斜倚着根柱子看叶幕,眼里嘴角仿佛都带着绵绵的笑意。
   半月不见,他似乎又长大了不少。
   顾昭见叶幕一步步向他走来,抬手挥退了所有奴仆,拉着叶幕的手,让他跟他走到了一处小花园里。
   他们本来在一处槐花树前停下,可顾昭很不喜欢这种树,于是很嫌弃地带着叶幕远远避开,直到再也闻不见那讨人厌的槐花香,他才停了下来。
   他正脸红红地开口要说什么,暗处突然窜出数名蒙面的黑衣人,直直取向他们!
  
   第43章 宫廷权谋文六
  
   顾昭仍在醉意朦胧,就看到一群黑衣人窜出来,虽然还不清醒,却下意识地走上前,要将叶幕护在身后。
   黑衣人见目标主动凑上来,更加毫不留情地出招,但每每却又小心地避开了他身后的叶幕。
   叶幕也看穿了这一点,知道这些人要的是顾昭的命,对自己却有些顾忌。他顺手抽过一名刺客的长剑,护着顾昭往另一处跑。
   顾昭此时已经完全酒醒了,只是不知为何身体却还是使不上劲。他们且战且退,而所过之处,本应十分热闹的宫廷,却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
   就好像这一切都是为他准备好的,有人要他血溅在此。
   顾昭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抓不住关键。
   今日是他十六岁的生辰,再过不久他就即将成为这个王朝的新皇。母后今天也一改往日的漠然,私底下偷偷给了他一只亲手织就的荷包,上面还绣着两只翩飞的彩蝶。
   几乎没有人知道,即将成为下一任新皇的小太子,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竟然是扑蝴蝶。
   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以前,当他还很小很小的时候,贵为皇后的他的母后,却会为他提着裙摆,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似的,给他抓蝴蝶玩。
   那时,皇后红色的裙裾拖在青翠的草地上,她的笑容是如此温和慈爱。
   可后来,皇后却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以为是自己不够努力,才惹得她生气了。
   他努力地完成功课,努力地应对考校,可他越努力,皇后的目光却似乎变得越冷,他不敢哭,不敢撒娇,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爱怜地疼惜怀中新出生的妹妹,而他仿佛就此成为一个外人。
   叶幕带着顾昭往记忆里一处荒废的院落奔逃。在原文中,女主就是靠着这个通道偶尔会出宫与父亲传递一些消息。
   至于女主为什么知道这个地道……原文也没有解释。
   不得不说,不愧是女主,胆子就是大。这种事情若是被发现,就算是被冠上谋逆的罪名,她也是无话可说的。
   来不及和顾昭解释他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叶幕踢开稻草就把顾昭往里面塞。顾昭本来不肯走,就算知道是针对他的刺客,他下意识里也不肯让叶幕一个人面对这么多把刀。
   突然,顾昭却顿住了。他的眼睛直直看向一处。
   鲜红色的裙摆迤逦在地,华贵雍容的女人静静矗立在二楼的廊上,她的眼眸一如既往地冷漠,毫无温度与波动地看着他的“儿子”挣扎在生死线上。
   顾昭在这一瞬间忽然有点明白了。
   为什么在偌大一个王宫里,刺客却能如此肆无忌惮;为什么明明是他的生辰,却冷清得好像先前的载歌载舞都是错觉;为什么一向冷漠的母后,会突然给他绣荷包。
   顾昭的心一冷再冷,可当前的事态却不容他犹豫。既然是皇后的旨意,叶幕一定不会出事。他咬着牙,最后看了一眼替他苦苦支撑的叶幕,转身迅速离开。
   顾昭离开后,刺客们就收了手。他们也不是非要他的命不可,上面吩咐,若是他逃了,就不必再追,放他一条生路。
   叶幕皱着眉头把染血的剑甩在地上,他知道顾昭会遇上一次刺杀,却不知道刺杀正好就安排在他的生辰。
   叶幕当然知道这场刺杀是谁安排的,不禁感叹,十多年的情分,在有些人眼中,还是比不过那一点点的血脉亲缘。
   小太子不在了,他也没必要待在宫中,于是叶幕就回府了。到了往常“私会”的时间,叶幕习惯性地要起身,又重重倒在床上。
   算了,吊吊胃口也不是坏事。
   那边,洛玉书等了叶幕许久,早就过了平日约定的时间了,叶幕却还没有来,他想起叶幕昨天夜里说的孩子气的话,不由得暗暗发笑,决定明日就去他府上给他“谢罪”。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名身着黑色蟒袍的中年男子大跨步走了进来。
   洛玉书回头,惊讶道,“义父?”
   ·
   那天的刺杀被隐瞒下来,宫中一切照常,甚至连“太子”也仍旧在正常的上下朝。
   叶幕还特意去瞧了瞧,那“太子”竟真的与顾昭有九分相似。
   那冒牌太子见了他,竟也不惊慌,还很亲密地挽着他的手询问了许久,一副君臣相好的模样。
   就这么过了几天,天气已经渐渐转凉了。按洛玉书对他的好感度,应该在他没去的第二天早上,他就应该来叶府了,他正好可以借机玩一把“小别胜新婚”的情趣。可实际上,居然到现在,他也完全没有联系他。
   好感度没变,所以不应该是移情别恋。那会是什么原因?
   叶幕正想着今晚过去看看,999突然着急地蹦出来,“宿主大人,未来攻略对象有危险!”
   “未来?”
   999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欲盖弥彰地用爪子捂住嘴,可事情似乎很紧急,它也顾不上了,“顾昭出事啦!”
   ·
   顾昭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他身上只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布条一样的衣服,脸上也抹着淤泥,早已不复当初精致贵气的太子模样。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饭了,体力的透支让他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可是,他不能停下,他必须回到城里,去找他安排过的线人。
   那一天,当他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的时候,他的心是前所未有的冷。
   心中积攒多年的不满与愤恨在一瞬间被激发出来。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母亲?为什么一个母亲可以那么残忍?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她却能如此冷漠?她……到底把他当成了什么?!
   这几日,顾昭还遇到过一次追杀。
   那天,他躲在破庙里,他是皇子出身,根本不会烤东西,只能就着焦糊糊的鸽子生吃。
   破庙里不止他一个小孩,还有几个小乞丐占着一方,顾昭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能在这个破庙里安顿下来。
   身为太子,却要和乞儿处在一处,这对顾昭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忍耐着这让他不适的一切,他需要与城里他的安排的线人接上头,那人是他一手提拔的手下,他很信任他。
   如今,真的能让他信任的人也不多了。
   鸽子外焦内生,实在难以下咽,可是顾昭却逼着自己一口一口地嚼,他要把这一切都记在心里,永永远远记得那背叛他的人带给他的所有痛苦。
   追杀的人就是那时候来的。他敏感地感觉到危险,那时他的脸上涂了把泥,身上的衣服也破烂得让人完全认不出他原本的身份,但他还是不能放心,就开始往庙里各个地方查探能藏身的地方。
   也是他运气好,竟然发现佛像是中空的,按下一处开关后他就悄然躲了进去。
   在黑暗的神像内部,空气很浑浊。他面无表情地听着外面的一片惨呼声,刀剑割破血肉的沉闷声,心中越来越冷。
   原来,竟是要赶尽杀绝吗?
   确定杀手已经离开后,顾昭从神像里踉跄地走出来。原来那些与他抢食的,见他落魄想欺辱他的,间或也有几个曾经试图帮助他却被他拒绝的小乞丐大乞丐们全都已经变成了一地血淋漓的死尸,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
   顾昭忍着反胃,走出庙门,毕竟是他未来的臣民,他心中还是有些不忍,想着进城找到线人后,再将他们好好入土为安。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以为可以信任的那人,竟然也背叛了他!
   那人名叫张三,本是一名猎户。有一次,他外出打猎,正好遇到了被野熊重伤的张三。将他救治好后,张三便磕头跪地地要为他做牛做马。原本他并不需要一个猎户做牛做马,可他却发现,张三识记能力极强,几乎是过目不忘,只是家境贫寒,所以只能当个猎户。
   于是,他便慢慢培养了他,张三也渐渐成为了他的一名心腹。
   顾昭躲在进城的农户装满稻草的板车上进了城,藏身在张三屋后等他回来。可他等来的,却不止是张三一个人,还有他那位狠心的“母后”身边的一名宫女。
   顾昭耐着性子看两人亲亲我我,从两人的对话中,他知道了,原来他不是什么太子,他不过是不知道从哪里抱来的血统混杂的狸猫。
   皇后生产的时候,有一名宫女悄悄把自己的孩子换了真正的太子。皇后起先不知,过了几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竟然知道了这个“儿子”根本不是他生的,她勃然大怒,虽然因为真太子不知所踪,不得不压抑着,却一直派人在暗中寻找儿子的下落。
   最近,她似乎找到了。
   所以……他就没有用了,是吗?顾昭的手攥得紧紧的,手掌都因为过分用力而生疼。在这几天,他几乎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波折。
   原来他的母后不是母后,而是要杀他的刽子手;原来他不是太子,而是卑贱的宫女不知道与谁苟且的杂种;原来他以为可以信任的,却早已经背叛了他……在这皇宫之中,在这世界上,到底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
   顾昭踉踉跄跄地又回到了那个破庙,乞丐们的死尸仍旧无人打理地撒得遍地,虽然因为天气转冷而没有发臭,却依然长出了不少蛆虫,在烂肉间穿行攀爬。
   顾昭冷冷地看着这一切。这些卑贱的人,卑贱地活着,也卑贱地死去,如果不是他那位未曾蒙面的好“母亲”,或许他也是和这些人一样的命运。
   食不果腹,朝不保夕,日日与野狗争食,死后还要被这些恶心的蛆虫爬满身躯。
   这样想想,他或许还应该感谢那个“母亲”。
   与其这么难看地曝尸,不如付之一炬。
   顾昭面无表情地搬来稻草,把火把丢上去。
   天空中飘下了小雨丝,火势从破庙内弥漫开,疯狂的火舌冲天而起,在明灭的火光中,顾昭最后看了眼逐渐坍塌的庙宇,一步步拖着因为过度饥饿而脱力的身体离开。
   顾昭的体力就早已经透支了,做完刚才那一切,他更加是几乎要完全脱力。可他还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力强撑着,硬是拖了一段路。
   终于,他再也撑不住了,一头栽倒在淤泥里。在昏迷前,他看到一双做工精致的锦鞋停在他的面前。
   来人轻轻叹了一声,接着,他就被一双温暖的手抱了起来。
  
   第44章 宫廷权谋文七
  
   空地上燃烧着一个火堆,上面架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小锅,顾昭被安放在铺着狐绒的草地上,身上还盖着件外套。
   顾昭紧闭着双眼,睡得很不安稳。
   他的梦境中有无数的光影闪过,依稀间,有一个华贵雍容的女人正微笑着俯身,双掌打开,里面是一只翩飞的黄色小蝴蝶;突然间,这个女人又变了,她不再温柔,也不再微笑,美丽的凤眼里满是漠然,红艳的嘴唇轻启,却冷冷吐出三个字,“小杂种”;紧接着,画面又一换,有无数的兵马怒吼着冲向他,大喊着“捉拿欺君罔上的逆贼!”……
   顾昭的额头不住地冒冷汗,终于,他从睡梦中惊醒。梦里的一切都消失了,眼前是黑黑的天空与一轮朦胧的月亮,旁边还有一个噼啪燃烧的火堆。
   明明灭灭的火光中,叶幕俊朗的脸庞白皙胜雪,润泽的红唇轻抿着,平素总是不大正经的桃花眼此时却很专注,手里不时搅动下锅里的东西。
   从顾昭的角度看去,叶幕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火苗映出的暖黄中,显得温和又美好,却又虚幻而不真实。
   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叶大厨马上丢下勺子,走过来摸他额头,发现还没有退烧,不由得皱了皱眉。
   顾昭甩开他的手,嗓音低哑地冷冷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幕缓声道,“自然是担心你,才会来找你。”
   顾昭冷硬地说,“我很好,不劳世子关心。”
   叶幕挑眉,“额头这么烫,病得那么重,好?”
   顾昭压抑地咳嗽了一声,背过身去,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很倔强地说,“你走,我不需要你。”
   叶幕叹了一口气,真的转身走了。
   顾昭耳朵动了动,听到叶幕离开的动静,刚刚温暖了一角的心脏马上就变得更冷了。
   就这样……阿幕,也要走了吗?
   他抓紧了身上的外套,上面还有着属于他主人的淡淡的味道,这也是……他现在唯一拥有的东西了。
   叶幕装好一碗汤,转到顾昭面前。
   此时,顾昭的嘴唇倔强地抿着,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衣服,透着一股生人物近的冷漠。在微微闪动的火光中,他宛如黑葡萄一样的眼眸却显出一丝迷茫与脆弱,眼底藏着深不见底的孤独。
   叶幕的桃花眼眨了眨,“小昭昭,可以劳烦品尝一下鄙人粗糙的劳动成果吗?”
   顾昭颤了颤,仿佛有些难以置信地抬眸看他,看上去愣愣的。
   叶幕叹了口气,把顾昭扶起来靠着自己,一口一口地给他喂粥。
   顾昭安静地被喂食,白米粥软糯地滑过他的咽喉,他的心仿佛也在叶幕重新出现的那一刻活了过来。
   叶幕一口一口给他喂粥的时候,他的眼睛就一眨不眨地看着叶幕,只觉得此时此刻,他仿佛真的可以忘掉所有让他痛苦的一切,就这么沉湎在这人温柔之中。
   可是……顾昭突然开口,“我已经不是太子了。”
   叶幕顿了顿,“嗯?”
   顾昭一动不动地看着小火苗,“我不是太子,我只是……被人掉了包。”
   “真正的太子找到了,所以,我再也不是太子了。”
   顾昭此时也有了力气,他站起来,背对着叶幕,尽力做出一副绝情的模样,“往后,我也不会再呆在京城,你走吧。”
   叶幕想了想,说,“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顾昭握紧手中的拳头,他知道叶幕这句话的意思,也知道要让他离开必须要说什么,可是,他欺骗的话却说不出口。
   叶幕说道,“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
   顾昭猛地回头,眼神错愕。
   叶幕起身,把狐绒盖在顾昭身上,把他揽进怀里,又靠着火堆坐下。顾昭已经和他一样高了,所以现在,这个动作做起来竟然有些难度,他说道,“我不在乎血脉那一套。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我相信你能当一个好皇帝。”
   顾昭趴在他怀里静默了一会儿,然后就突然挣扎着出来,他的脸色微红,却坚决地把叶幕抱进他怀里,他就这么静静抱着怀中的人,半晌,才说道,“我要去北方。”
   天气挺冷,被人抱着比抱别人舒服,叶幕心安理得地享受了,低低“嗯”了一声,困意来袭,就渐渐睡去。
   感觉到怀中人已经睡着,顾昭才小心翼翼地低头看他。怀中人的嘴唇润泽红艳,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诱人品尝。顾昭低头轻轻往上点了点,头抵着头,轻声地自言自语,“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真心待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