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0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20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7:14下载: TXT全本下载

分,每一秒,更加不会欺负他。
   他现在只要一想起小叶子当时害怕又不敢反抗,默默忍受的模样,就感觉到锥心的疼。
   对不起,不该欺负你,是他不好,他太坏了。
   他以为他和叶幕的关系永远只会是欺负与被欺负的关系,可后来,一切居然向着他从来没想过的方向发展了。
   首先,是小怪物竟然会反抗他了。他感到很惊奇,撩开他的头发,想看看小弱鸡第一次反抗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双宛如水墨画一样的眼眸,还有那样怯生生,却奋力反抗的眼神,他一下子就觉得很有趣。
   上课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往窗边看,想,小怪物在干嘛?
   他给他传纸条,可是小怪物今天胆子似乎肥了不少,竟然看也不看就丢掉了他的御笔大字。几次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可结果却是直接被凶巴巴的老太婆请了出去。
   他注意到小怪物离窗边很近,于是就凑过去看他在做什么。
   原来小怪物也没有听课,而是在画画。他本来打着坏念头,想和老太婆告个状,可当他看到他画的画的时候,他停住了。
   满园的蔷薇花,梦幻一般的城堡,深深羁绊的感情……他仿佛可以从那张画中看到他期望的东西,那是……他姐姐吧,他们的关系一定很好,他想,突然他就想到自己总是冷冷清清的“家”,突然,他就什么也不想做了。
   后来的事情更加出乎意料,新来的助教竟然是个变态,变态的对象还是小怪物。
   当小怪物瑟瑟发抖地缩在他怀里,他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还有一种想要守护怀中的小东西的保护欲。
   可是,小怪物似乎是因为惊吓过度才没有反抗他的,即使他救了他,在姐夫来了的时候,小怪物还说毫不犹豫地就躲到了姐夫后面,把他当成一个洪水猛兽。
   他觉得很委屈,可是又无可奈何,毕竟……的确是他在一直欺负他呀。
   可他还是不甘心,不甘心小怪物用那种眼神看他。于是,他开始在那所蔷薇别墅附近转悠,期盼能看到小怪物出现。
   然后小怪物竟然就真的出现了!
   他从门里出来的时候,整个人也就只有小小一只,却背着几乎和他一样大的画板,他都有点忍不住想冲上去替他背了。
   可他不敢,小怪物可怕他了,恐怕他只要一出现,小怪物就马上会被吓得掉头就跑。
   算了,就跟着吧,他想。
   这一跟,就跟了好多天,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会变得这么有耐心。他每天定点守着他出来,然后跟着他走,后看着他坐下画画。小怪物一画就是一整天,而他一看,竟然也是一整天。
   这简直不可思议。可是,他又慢慢觉得很甜蜜,这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觉,每次看到小怪物,他都会心跳加速,在一个人的时候,又会想他,就连梦里也是他。
   原来这种感觉,就是心动?可是,小怪物会喜欢他吗?会喜欢这个现在很想改过自新的他吗?
   他没有自信,可是,他看到了什么?小怪物竟然画了他?原来他早就发现了吗?
   他简直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傻傻的动作,可是最终,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那段时光,真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了。他们每天都会一起穿过林荫道,他骑着车,叶幕就坐在车后座上,小心翼翼地抓着他一角的衬衫,真可爱。
   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这么开心快乐地下去,就算偶尔有矛盾,也一定都是他的错,他马上就会改,但是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可是,原来一切都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那么好的小叶子,又怎么会只有他一个人注意到呢?
   陆近言,沈临,一个个的接连出现。他早就觉得小叶子那个姐夫不对劲,没想到,他居然那么禽兽地直接把小叶子关在了家里!
   他每天都去别墅外面转悠,却根本没法见小叶子一面。陆近言简直是个畜生,年纪都那么大了,小叶子怎么可能守着他这种老男人过日子。
   小叶子被救出来之后,又暂时住在了沈临家里。尽管沈临说他是沈玲的哥哥,可他始终还是觉得,就算是兄妹,也没有这么像的,也许是玲姐,或者临哥?有特殊癖好吧,小叶子还需要待在他那里,他就不拆穿他了。
   可是,这件事情却成为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当他看到他的小叶子浑身都是血,腹部被刀锋刺穿,无力地躺在地上的时候,他好像也和他一样,失去了所有生存的力气。
   他迷茫地看着小叶子被抬上救护车,才反应过来,他甚至忘了还可以打的,就那么一路追着那辆白色的车,一路不停地跑到了医院。
   手术室外的等待是如此漫长。
   等待的途中,沈临来了,陆近言也来了,他们还质问他小叶子怎么会这样。
   呵,问他?怎么不问他们自己,一个个对小叶子做了什么?
   陆近言,你为什么要那么自私,为什么要拆散我和小叶子?
   还有沈临,我把小叶子交给,你为什么不好好照顾他?为什么要让他有机会遇到这种危险?
   还有他自己,他为什么要离开小叶子……
   他突然想起,小叶子已经不在学校读书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校门外?他是……去看他的吗?
   是吧,小叶子一定是很伤心他和他说了分手。其实,那些事情有可能是误会啊,他为什么要那么冲动,为什么不再调查清楚一点才下论断,小叶子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委屈说出来,这中间,也许真的有误会啊。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一直在祈祷,希望小叶子平安无事,只要他平安无数,他什么都愿意做。
   手术室打开的时候,他们像电视剧里的人一样,急匆匆地冲上去问医生怎么样了。
   他多希望医生能摘下口罩,说,只要过一会儿,小叶子就可以醒过来,刀并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失血有点多。
   他愿意把我全身的血都给小叶子,他愿意为小叶子挖出所有需要的器官,就是要他整条命,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可是,医生摇了摇头。
   那一瞬间,陈深觉得他自己也像死了一样,阴寒的冷气从脚底蔓延到全身,他甚至都不敢去掀开那张白布,那不是小叶子,小叶子一定还在什么地方开开心心地活着,这里躺着的不过是一个假的躯壳。
   陆近言泣不成声,沈临不愿意相信,死死揪着医生让他救人,还说他可以把他所有的钱都给他。
   可是,没有用……
   小叶子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守灵堂的时候,沈临突然和他说,其实,小叶子是喜欢他的,只是他一直和小叶子说,如果他和陈深在一起,陈家就会剥夺陈深的继承权,然后陈深会失去很多东西,所以,小叶子才不敢再和他在一起,听到电话里他说分手,小叶子哭了很久。
   陈深无法形容他是什么心情,愤怒,自责,悔恨,一堆堆的情绪一瞬间涌上心头,,如果是从前的他,他一定会冲上去狠狠地揍沈临一顿,可是,小叶子不在了,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而且,是他太没用,才会无法保护小叶子,才会让小叶子为了他做出牺牲。
   如果他像陆近言一样,可以掌控一切,小叶子根本不必受任何委屈,其实,说到底,还是他……太没用了。
   这是长这么大以来,陈深第一次哭得这么不能自己,即使是上次接电话的时候,他也是克制着自己的。可是现在,他克制不了,无法克制,为他的无能,为他对小叶子无情的伤害,为这再也无法挽回的一切。
   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要努力变得强大,一定要把小叶子细细密密地保护好,不让他再受一点伤,不让他再有一点点委屈。
   可是,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他只能在无尽的悔恨中,一个人生活在没有小叶子的世界里。
  
   第41章 宫廷权谋文四
  
   顾昭回宫后不久,不知从哪里突然传出了当今太子血统不正的流言。他登位在即,这样的流言出现得如此凑巧,必定是有心人刻意为之。
   诋毁皇族血脉不是小罪,顾昭一方面恼怒那些不干实事的碎嘴官员,平日里无所事事,只会在私底下乱嚼舌根,一方面为了不打草惊蛇,只派了人在暗中调查。
   皇宫的日子冷冷清清,毫无人情味可言。皇帝昏庸,如今几乎已被声色掏空了身体,只等他十六岁就要退位;至于皇后,从小待他就甚至比陌生人还要不如。所谓父亲母慈,在他这里都仿佛一个天方夜谭。
   再加上宫闱之中乱七八糟的事件,顾昭简直烦不胜烦。每次一想到这些,顾昭就更加想念在宫外与叶幕在一起的日子。每日做完功课,他就数着距离下月还有多少时间,靠着这样的念想,才过得不那么艰难。
   九月一到,顾昭就马上向皇后申请了出宫,尽管皇后还是一张冷脸,在他走出去几步后似乎还听到她在说什么“心野了”,他还是很高兴,坐着马车就直奔叶王府。
   他来到叶王府上,下人却说世子出去了。细问之下,他才知道这几日,叶幕常常去梨园看戏。
   他分明记得,叶幕是不爱看戏的。因为上次事件,他特意留意过,反而中秋庙会的那个人,才非常喜欢去戏园子。
   顾昭想到那天叶幕异样的神色,心里突然开始发慌,匆匆赶往梨园。
   此时戏早已经散了,梨园的门紧紧闭着,只有一名小厮在外面守着,似乎有些面红耳赤。
   顾昭心下一寒,径直走上去就要推开门,那小厮拦住他,结结巴巴地说里面有他们主子。
   哼,胆子不小,敢拦他?什么主子比得过他堂堂太子?
   顾昭心里冷笑,理也不想理他,突然,门内传来一声调笑的声音。
   那声音早已在他心中回响过千百遍,他绝对不会听错。顾昭心中从刚才开始就不断积攒的烦躁突然就喷涌而出,门边的小厮也被他爆发出的气势吓得不敢动,顾昭一下子就推开了门,里面的场景更加让他几乎急火攻心。
   一名白衣公子脸色微红地坐在椅子上,身上挂着一名红衣美人。红衣美人姿态慵懒地揽着他的脖子,嫣红诱人的嘴唇凑近那人的耳边,低低喃喃着不知有多动人的情话,说完,他的嘴唇甚至还状似不经意地擦过了白衣公子的耳廓,把白衣公子的脸又羞红了几分。
   顾昭藏在袖子底下的手不住的颤抖,恐慌,无措,愤怒,种种情绪涌上心头,他眼睛通红地看着那不断刺痛他的这一幕,他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可身体却根本不受他控制了,脱口而出,就是森冷的质问,“你,们,在做什么!”
   洛玉书有点惊讶,现在居然有人会来梨园。他想到身上的叶幕,微红的脸庞又红了几分,可他脸色一向因为病弱而苍白,这样看上去,倒是比平时健康了许多。
   这样的姿势太引人误会,他不想让叶幕被人误解成那种人,于是将他小心地抱起来,放到地上。可叶幕却不撒手,理所当然地勾着他的脖子,有点无奈地说,“你怎么来了?”
   顾昭没想到叶幕居然一点心虚的表现都没有,再联想到他从前的放荡行径,心中更加难受得像火烧一样,口气愈加不好,“我不能来?我不来,怎么能看到你这么放荡淫乱的样子!”
   这样就算淫乱了?小太子真是太单纯,叶幕心里叹息,嘴上淡淡地说,“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
   回去?他好不容易才能出来,他却叫他回去?他回去了,他好和他的情郎继续亲亲我我吗?
   顾昭心里又酸又委屈,他倔强地看着叶幕,说,“我不。”
   他不仅不走,还走到一边正正经经地坐下,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控诉一样地看着他们,一副叶幕不走,他就要一直在这里当电灯泡的架势。他知道叶幕吃软不吃硬,唯有这样才能让他心软。
   叶幕脑仁疼,这他还怎么做的下去。好在约也约好了,他无奈地放开洛玉书,冲他眨眨眼,拉起小媳妇一样的小太子,半哄半劝地哄走了。
   临走前,他又看向洛玉书,艰难地打了个一五的手势,洛玉书居然还笑了,学着叶幕刚才的样子,理解地冲他眨了眨眼,估计是把顾昭当成家里爱管事的小弟弟了。
   小太子被牵着走了一段路,直到再也看不见梨园,他突然甩开叶幕的手,不走了。
   叶幕回头,“又怎么了?”
   顾昭脸色急剧变化,嘴唇又张又合,最终,他说了句,“我要回去了。”
   说要回去,脚却一动不动。叶幕心想,该不会是想等着他哄吧,他伸手去拉,“才刚出来呢,怎么就要回去了?”
   顾昭这次却触电似的缩回手,忙不迭地往后退,“我回去了!”
   说完,他还急急忙忙叫了辆马车,竟然是真的要走了。
   叶幕这次也是真的觉得奇异了,他抱着手臂看着顾昭慌慌张张的模样,不解。
   顾昭坐稳后,突然又掀开帘子,别别扭扭地说,“你记得下月二十是什么日子吗?”
   一般人问这个问题,不是生日就是特殊纪念日。顾昭和原主是没有什么特殊纪念日的,那就是生日了?原主的记忆里真没有这个,以防万一,叶幕说道,“想要什么礼物?”
   顾昭脸色果然好了些,“不用,你人来就行。”
   顾昭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想法,明明从前只是当好兄弟一样的人,明明早就知道叶幕风流成性,为什么他却突然就对好兄弟有了这么强烈的占有欲,看到他与别人亲密的模样,他甚至有想把那人千刀万剐的冲动。
   突然对一个人有了不同寻常的感情,他其实隐隐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可是,他却一直不敢承认,一直在逃避,一直自欺欺人地想,那不过是兄弟情,叶幕太堕落了,作为兄弟,他看不下去才会那么生气。
   可是很快,顾昭就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
   回宫当晚,因为疲惫,顾昭很早就睡了。
   那晚,他竟朦朦胧胧地梦到了那个让他愤恨交加的地方。可这次,主角换成了他和叶幕。
   台上戏子还在咿咿呀呀地唱着曲儿,台下却只有他和叶幕两个听众。没有那个该死的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洛玉书,叶幕穿着一身绯红的衣裳,勾人的凤目泛着朦胧的水光,正缱绻地躺在自己怀里,一副任人为所欲为的模样。
   而他的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探进了他绯红色的衣服下面,里面竟是一片光溜溜的,不着一丝衣物。
   他感觉到手底肌肤的触感光滑细腻得不可思议,仿佛上好的丝绸,却透着肢体的融融暖意,紧紧贴在他身上,让他的身体也仿佛火烧一样的灼热。他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却不可自拔地深深陷入,呼吸也不受控制地变得愈加急促,脑中迷乱,只想要更多,更多。
   耳边传来暧昧的喘息声,还有叶幕时不时的低笑声,混着遥远的戏曲声咿咿呀呀,恍若一个绮丽美好而放纵的梦境。
   他侧头,吻上那不断诱惑着他的红唇,怀中的人马上热情地回应着他,舌尖与舌尖放肆地纠缠,还有银丝不断地从胶缠的地方流出,他喃喃地叫唤,“阿幕,阿幕……”
   顾昭半夜从床上坐起来,胸口剧烈地喘息,脸色涨得通红,身下黏腻的感觉让他想忽视也忽视不了。
   他尴尬地连动弹都不敢,却又不可遏制地回想那疯狂的梦境,那白皙修长的身体,那唇舌交缠的亲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又开始发热了。
   叶幕显然没有顾昭的纠结,999长出了爪子以后兴致一直很高,叶幕就给他找了些容易抓拿的小物件,让他每天换着玩。
   这月十五,叶幕推开窗,看着天上一轮圆晃晃的月亮,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999从它新的玩具堆里抬起“头”,“宿主大人要做什么?”
   叶幕的手指轻扣窗台,“月亮这么好,当然是去私会美人。”
   ·
   今日就到十五号了。洛玉书放下手中的书卷,看了看窗户,想着月初那人的暗示,他会来吗?
   门外小厮第五次敲门道,“公子,该歇了。”
   洛玉书无奈应了声,吹熄了灯。这么晚了,也许不会来了吧。
   他走到床前,顿了顿,又回身把窗户打开,槐花香顺着夜风飘进屋内,一轮圆月挂在窗前的树梢,院落里安安静静的。
   他又等了一会儿,发现还是没有人。夜里有些凉,他压抑地咳了一声,叹息地摇摇头,打算就寝。修长的手指几次搭在窗杆上,最终却还是没有放下。
   他刚脱去一件外衣,身后窗户突然发出一声响动,接着,一双白玉一般的手就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腰。来人语调不正不经,嘴里的话也不伦不类,“月明星稀无人夜,正是流氓采花时。”
   洛玉书的心颤了颤,回身看向来人。
   月光背对着洒在叶幕身上,他平日艳丽的脸庞竟变得有些圣洁了。叶幕打开一把折扇,掩住半边面,如同那天在桥下一般,眼睛弯弯笑得开怀又促狭,“敢问公子,是让采,还是不让采?”
  
   第42章 宫廷权谋文五
  
   洛玉书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可是此情此景,他却如同真的被眼前这人的美所迷了心,看着少年转不开眼。
   直到叶幕转手收了扇子,递上前抵住洛玉书的下巴,还欲行调戏,洛玉书才如梦初醒一般握住他的手,有点窘迫地说,“别闹。”
   这种轻飘飘的话叶幕根本不放在眼里,他看着手腕,煞有介事地说,“不让我采,难道,公子是想采我?”
   洛玉书马上就像被蛰了一口似的放开手,他似乎想说他太口无遮拦,又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叶幕觉得君子一类的人实在太腼腆,不刺激刺激估计一整年还得停留在诗词歌赋精神恋爱状态。
   这样磨磨唧唧,不是他的风格。
   于是,叶幕有点失落地看了眼自己被放开的手,眼底小心地藏着一丝受伤。
   洛玉书惊觉自己刚才的动作却是太明显地避之不及,慌忙想道歉,叶幕却一下子就转过身,一点时间都不给他,丢下一句“我走了”,一眨眼就跳下窗台,瞬间跑地没影。
   洛玉书不会武功,急急走到窗边,叶幕早就看不见了。他顿时倍感失落,滑腻温软的触感还停留在指尖,可人却已经被他气走了。
   洛玉书很懊恼,心想日后一定要上叶王府找叶幕道歉,告诉他,他并没有不想碰他。可突然,他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体,所有的想法就通通如同被当头浇下一盆冰水。
   他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槐花树,想着那人身上沾染的些许夜里的槐花香,久久没有说话。最终,他叹了口气,还是走到了床边,打算就寝了。
   这时,那双让他神思纠结的手又悄悄揽上了他的腰。
   这一次,来人的动作更为放肆,趁着位置的便利,竟然一下子就把他扑倒在了床上。柔软的锦缎铺了一层又一层,所以被压倒也并不难受,可身上的人才是让洛玉书心慌意乱的根源。
   他尽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装作不经意地问,“不是走了吗?”
   叶幕发愁地叹了口气,“本来是想走的,可谁知,王府里的守备突然比来时强了不知道几倍,我竟然不太好走出去了。”
   洛玉书的脸上闪过一丝心虚,没接话。
   叶幕语带笑意,“然后我一回头,就发现有个窗户前面站了个美人,美人一脸落寞地看着月亮,又让我实在不忍。”
   洛玉书脱口而出,“又说这种胡话。”
   叶幕也没死揪着不放,他无奈地说,“好吧,我不说胡话了。”
   洛玉书心中又有点慌,担心自己哪里又说错了。这时,叶幕却把头埋进他怀里,闷闷地说,“其实我根本不想走,我一直都等在窗户下面呢,可是,”
   叶幕不满地瞅他一眼,语气里有小小的委屈和伤心,“你居然都不挽留我一声。”
   叶幕的眼睛长而优美,眉眼还微微上挑,天生就是一副勾人的模样。这双本该无时无刻不在引人遐思的眼眸突然染上一点点小孩子似的委屈,让洛玉书的心突然就变得不忍又心疼,他忍不住说,“我,我也不想你走的。”
   叶幕的眼睛因为他的一句话,一瞬间又染上喜悦的神彩,看上去更加勾魂夺魄,洛玉书不禁看得有些呆了。
   有些人的美,在不经意间就已能勾住所有人的注意力;若他还用专注而深情的眼神凝望你,更是几乎没人能抵挡得住。
   叶幕白皙光洁的脸庞悄然爬上一丝红晕,他沉默了一阵,忐忑又期待地对正发呆的洛玉书问道,“我好看吗?”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