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9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9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6:35下载: TXT全本下载

于是这次下早朝,叶王爷就习惯性想把儿子拉出来,练练他酒量。
   可他一推开房门,房间里的小厮丫头们就一阵鸡飞狗跳,多年的经验让他感觉到不对劲,把床铺一掀,发现里面竟正正好躺着个衣冠楚楚的枕头,面上那地方还画了个简陋无比的笑脸,叶王爷当时就气炸了。
   挨批对象不在,他就搬了条凳子就在门后面守着,虎视眈眈地等着夜不归宿的混儿子回家。
   这一等,就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叶幕一进门,就看到大马金刀地坐在个板凳上的叶王爷,两眼睁得牛大,两撇小胡子气得飞起,一看到他就蹦起来,倒提鸡毛掸子,一副要把他揍开花的架势。
   叶幕记得这个老爹可是武将出身,轻易惹不起,于是马上就跑了,一时间王府里飞鸡跳狗。
   叶王爷到底不比当年,追了几圈就有些气喘吁吁的。叶幕单手靠着花园里的假山,撩一把被风吹得凌乱的墨色长发,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看上去竟然也是风流多于狼狈,斜倚着的慵懒模样看得园子里的丫头们纷纷含羞带怯。
   这时候,突然有人禀报,太子来了。
   笨蛋老爹还没反应过来,一双绣着金丝蟒图的锦鞋就缓缓步入他的视线。叶王爷拿着个鸡毛掸子很是尴尬,下意识不伦不类地行了个礼。
   太子连忙把他扶起来,给叶幕使了个眼色,叶幕也冲他眨眨眼,整理衣冠楚楚走了。
   太子触电似的转过头,想起叶幕刚才的模样,心里莫名有种酸酸胀胀的感觉,阿幕他,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叶幕在他的房间百无聊赖,就从书架上翻找一些打发时间的书籍。他翻到本游记,躺倒榻上正打开来看。结果……
   叶幕好笑地瞅瞅封面的“锦江游记”四个大字,再看看书页上各种放肆大胆的姿势,按了按脑袋,觉得原主真不愧“花花公子”的名头。
   这时候,门被敲了三下,然后推开,身穿蟒袍的小公子长着一张极为秀丽的脸,周身一股子矜贵,气质已经初具威严,只是年纪尚小,所以眉目间还留待几许稚嫩。
   他捡起叶幕掉落在地的“游记”,状似不经意地一翻,马上就甩手把东西抛到床榻上,自己脸色通红地转过身,“伤,伤风败俗!”
   叶幕走过去趴到他背上,用那本“游记”逗弄小太子粉红的耳垂,“害羞什么,难道你没有看过?”
   小太子被逗得颤抖,转过身很没好气地瞟他一眼,颇有些怒其不争,他有点自矜地说,“这种不上台面的低俗之物,本太子自然不会看。”
   他自己不看,还不许叶幕看,板着一张小脸,把“游记”从叶幕手上摘下来,一脸正直地塞到袖子里,对叶幕说,“你也不许看。”
   叶幕叹了口气,无趣地躺倒在榻上,“太子殿下,你怎么越长大越没意思了呢。”
   小太子听到这个称呼,心里不舒服,下意识要转头去纠正,就看到叶幕一头泼墨长发散落在梨花木的软榻上,他姿态慵懒,白皙的手腕随意搭在额上,半眯着一双潋滟的美人眼。
   小太子,也就是顾昭,早就知道叶幕长得好看,但他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种随时会被他搅得心慌意乱的感觉。
   顾昭的脸红了红,小心地瞧地板上的小石头。转念一想,他们都是男人,有什么好“非礼勿视”的,于是又镇定地直视榻上的人,自己坐到榻边,谴责道,“不要叫我太子殿下。还有,”
   顾昭眉头皱的死紧,“你这样太放荡了。”
   叶幕都要笑了,没想到后期那么黑的人,现在居然是这么一副纯良到有些刻板的模样,他斜着眼问,“你不会……真的没有那个过吧。”
   顾昭涨红了脸,没说话。
   叶幕一把把他拉倒身边,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小昭昭,你这样可不行啊。”
   此时叶幕凑得很近,顾昭原本就是一直克制着自己,这么一下子猝不及防地被拉倒,他的脑袋顿时一片混乱,什么也想不到了,只能看着面前这个刚刚开始就不停地搅弄得他心思烦乱的人,看他无奈地敲自己的额头,看他两片诱人的双唇一开一合,看他说,“要不哥哥过几天带你去开荤吧。”
   顾昭这下全都醒了,心里突然就生起一股怒火,他猛地推开叶幕,一副被侮辱了的模样,说,“你自己已经是这副样子,还要让我和你一样堕落吗?”
   刚说完,他又后悔了,小心翼翼地瞅叶幕,直到看到叶幕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模样,他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叶幕从原主记忆里知道,身为储君,顾昭每次出宫都是要向他母后报备的。而所有人都知道,皇后与他的这个储君儿子并不亲厚,所以如果不是必要,顾昭也不会随意出宫。
   当叶幕问起他出宫做什么的时候,顾昭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黯然,又生生压制住,向他笑了笑,因为脸上还有婴儿肥,笑起来还露出了两个不太明显的小酒窝,说,“中秋节,京城会有一场庙会,我想去看看。”
   以往的中秋,身为太子的顾昭在中秋宴后都会与太后待在一起,根本不会有时间参加什么庙会的,叶幕心想,因为不是亲生的,这个皇后该不会连戏都懒得做了吧。
   顾昭仿佛感觉到了他的疑问,说,“母后说要和长宁说些女儿家的话。”
   看到叶幕皱眉,他又解释,“其实,”顾昭眼眸亮了亮,“和你一起去庙会,我也是很开心的。”
   叶幕叹了口气,答应了。他摸摸顾昭的头,没有黑化前的小白花,还真是有点招人疼。
   来之前,顾昭心里真的憋着股气。
   为什么,明明一样是亲生的孩子,母后总是对他不理不睬,对长宁却是捧到了手心里的疼爱。他一直都很努力,很认真,想做最优秀的储君,做母后最值得骄傲的儿子,可是那个女人却把他的努力都当成不存在,每次问安的时候总是即敷衍又不耐烦。
   往年中秋,他们母子都会聚在一起,虽然依然是一张冷脸,可顾昭却很珍惜这样的机会,今年,竟然连冷脸都不愿意给他看了吗?
   于是他出宫了,找到叶幕的府上。其实他一开始并没有去逛庙会的打算,可是莫名的,在看到叶幕之后,他突然很想要有这样一个机会,想要一个只有他和叶幕两个人的相处的机会。
   其实,长大以后,由于出宫的机会太少,他和叶幕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小时候那么亲密无间了。他出口后还有点担心叶幕会拒绝,因为他还有那么许多的红颜知己,可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顾昭顿时觉得心里泛起一股软糯的甜意,也更加期待这即将到来的中秋庙会。
   ·
   八月十五,顾昭宴会过后就来了叶幕府上,兴奋地让叶幕与他一起出去走走现在还没到庙会真正热闹的时间,街上人流也不多,只有一些小摊小贩提前占了些位置,摆了零星几件东西。
   可顾昭还是看得很开心,他甚至蹲在一个地摊前,捡了一对玉佩翻来覆去看了许久。
   这对玉佩成色并不好,与顾昭平时见的差了远了,可难得的是,这对玉佩竟是一副叶子的形状,经脉交错的纹路也十分细致,他偷偷把钱付了,怀着不可言说的微妙心情,打算把其中一个送给叶幕。
   他正想转头叫叶幕,却发现叶幕呆呆地站着,眼睛直直看向一个地方。
   今年的槐花不知为何开得特别晚,已经是八月中旬,槐花却才刚到最灿烂的时候,日暮时分,整条街上都弥漫着淡淡的槐花香。
   其中有一棵槐花开得最好,小花团成簇状占满枝头,朵朵重叠着垂下,秋风吹过的时候,就化作片片白雪零零落下。
   树下站着个人,一身的白衣被风吹起,与墨发相纠缠。他手里拈着一根碧玉长笛,在暮色中轻轻吹着,优美的笛声飘落长街,给夕阳下的京城带来一种祥和与悠远。
   可顾昭的心却根本和祥和搭不上边,他看着叶幕驻足在他身边,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看着树下的陌生人,一向玩世不恭的微笑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收起,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顾昭突然感到一阵冰冷包裹住他全身,袖里新买的玉佩几乎要被他捏的碎掉。
  
   第39章 宫廷权谋文三
  
   顾昭最近心情一直很好。自从上次出宫之后,他每日都在想着中秋庙会,想着他和叶幕可以在花灯下携手漫步,一起游戏赏玩。这样的期待甚至把他心中那一份对皇族亲人的不满都盖过去了。
   晚宴结束,他就早早地来了,只为能与叶幕相处得更久一点。
   这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着,直到,他看见叶幕正痴痴傻傻地看着某一处。
   他仿佛一下子就被人从美梦中强迫着醒来,必须要直面让他心冷的现实。
   他呆呆地看向那地方,发现他竟然也认得那人。白衣人名叫洛玉书,是五皇叔收养的义子,向来以温文尔雅著称,只是身体太差,所以寻常人一般很难看到他。
   顾昭面上不动声色,手却越攥越紧,心里很阴暗地想,既然有病,为什么不在府里好好躺着?而偏偏……要挑这个时间出来碍眼呢?
   叶幕没有注意到顾昭的心情波动,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在意,因为这个时候,999重启了,并且欢快地提示,“检测到可攻略对象一,洛玉书,当前好感值10。”
   洛玉书么?叶幕隐晦地勾唇,眼神却愈发温柔,他冲身边面无表情的小太子笑了笑,说,“我暂时过去一下。”
   顾昭猛得一把抓住他的手,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暗沉,“不许去!”
   叶幕心里在笑,面上却愣了愣,一副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强硬的模样,还好整以暇地哄他,“乖,我就离开一会儿。”
   叶幕明显感到顾昭的手颤了颤,却还是没有放开。突然,顾昭的眼眶红了,“我就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根本不想和我在一起。”
   叶幕道,“我……”
   顾昭越说越委屈,“母后也是,你也是……你们所有人……”他突然把紧握叶幕的手放开了,还万分失望地转过身,正好留给叶幕一个可怜落寞得不得了的背影,他仿佛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一副自暴自弃,再也不要相信任何人的模样,“你……走吧。”
   都这么说了,叶幕怎么可能再走。他叹了口气,走过去揽住小可怜的肩膀,小可怜还别扭地转了转,叶幕敲他一脑壳,“行了,我不走。”
   顾昭面上一喜,几乎马上就要被叶幕顺走了。突然,他想到自己还在伤心欲绝,于是又别别扭扭地矫情了一会儿,然后才高高兴兴地扯着叶幕去看花灯。
   叶幕好不容易哄好了这个小太子,回头一看槐花树下,洛玉书已经放下了玉笛,一个下人正给他披一件挡风的披风,他低头掩唇咳嗽了一下,再抬头时,不偏不倚地正正看向叶幕的方向,眼里流露出几许羡慕。
   顾昭买了两盏河灯,他居然还自己准备了铜板,他把其中一盏给了叶幕,另一盏留给了自己。顾昭不让叶幕看他放河灯,叶幕只好背过身,却发现洛玉书正在桥上看他们,或者说,看河边所有三三两两在一起放河灯的人们。
   他披着一件长长的绸缎披风,月光流泻在他因为常年生病而有些苍白的面颊上,桥上偶尔也有人走过,却只有他一个人驻足在上面,身边只有一个小厮,显得尤其寂寞。
   叶幕想了想,突然提起花灯,冲桥上晃了晃,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张早已经写好的字条,找了一根小碳条,在背面又写下一句话,放进花灯里,让它顺着河流往下漂,然后打开折扇,掩着半边面,冲桥上弯了弯眼睛。
   洛玉书其实认识叶幕,曾经有一次,他在梨园里看戏,叶幕来了,他让人从二楼撒了满园子的银票,自己却抱住了从台上下来的某个小花旦,一路调笑着把人哄走了。
   那时候,旁边就有人窃窃私语,说那就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叶王爷府上的独子,叶幕。
   清高的人提起叶幕,总是会带着不屑与漠然,可其实,洛玉书是有点羡慕他的,羡慕他活得恣意,活得潇洒,活得快意。
   他想起刚才叶幕的动作,于是吩咐小厮去下游接着那盏河灯,回过头,却发现叶幕正在扇子后面冲着他笑,眉眼弯弯如同新月,里面却泛着点点波光,他的背后是万千摇曳的美丽花灯,却在他的映衬下通通沦为陪衬。
   洛玉书披肩下的手蓦地紧了紧。
   这时,小厮带着从下游捞到的花灯回来了。洛玉书取过纸条,打开一看,正面是一句普通的寄语,北面却正正写着,“佳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洛玉书突然觉得,自己沉寂多年的心好似有了一点点波动,就如同,这满眼的花灯也突然迷乱了他的心。
   “叮,洛玉书好感度加20,当前好感度30。”
   顾昭当然想不到,叶幕才背着他一会儿,就如此迅速地勾搭上了他千防万备的人,他还想看叶幕写的是什么,叶幕哄他,“当然是写希望太子殿下一生安康。”
   顾昭反射性地说,“不要叫我太子殿下。”心里却悄悄流溢着一股甜丝丝的滋味,阿幕……他真好。
   宫廷的门禁要到了,顾昭只能不情不愿地上了马车,临走前,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对着叶幕笑眯眯的脸,他却突然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在马车里,泄气地把一张涨红的脸埋到膝盖上,手里紧紧抓着那只没送出的玉佩,心里酸甜交织。
   回到房内,叶幕叫出小系统,发现999竟然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999状似伸了个懒腰一样打了个哈欠,毛团里的小眼睛却闪着小星星一样的光芒,他飞扑到叶幕怀里,使劲蹭了蹭,说,“宿主大人!999好想你嗷!!”
   叶幕摸摸它的毛,“升级以后有什么不同吗?”
   999开心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凑到他面前,从毛团里伸出四条火柴棍似的东西,“长出了999的小爪子。”
   叶幕有趣地握着它的小爪子,放在手心掂了掂,煞有介事地说,“不错,很可爱。”
   999开心地又蹭了蹭他,然后说,“其实还多了一丢丢的功能呢,宿主大人每次都死得太惨了,所以我申请了可以让宿主大人无痛抽离任务世界的技能哦,以后宿主大人就算死掉也不会觉得疼了。”
   叶幕总感觉这话听起来怪怪的,不过也算是小感冒灵的一点心意,于是还是很赞赏地揉了它一把。
   999问:“宿主大人要怎么攻略洛玉书?”
   叶幕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眉眼,“我记得,洛玉书很喜欢去梨园听戏,那就投其所好;这人又有点闷,所以必须我更主动。”
   洛玉书最近总觉得有人在看他,但是他生得好,这样的目光从小到大就没有断过,所以一开始,他也并不在意,过一段时间,那人没有回应就不会再看他了。
   可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次的目光不仅没有因为他的不理会有所收敛,反而越来越灼热,一场戏从头做到尾,那个不知名的人就看着他从头到尾,目光放肆又热烈。
   洛玉书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心想还是要和对方说一声,如果不听,他再想别的办法。
   散戏后,人们也渐渐回去了,他让小厮在外等着,自己走向了那个扇子底下似乎在呼呼大睡的人,他清了清嗓子,“这位兄台。”
   叶幕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叫他,巴拉下他挡光的折扇,支起一条胳膊望过去,眼睛还有些迷蒙。
   洛玉书没想到扇子底下居然是叶幕,有些惊讶,又有些隐晦的惊喜,“是你。”
   叶幕眨眨眼,“你认识我?”
   洛玉书嘴边漾开一抹淡淡的笑,“自然是认得的。”
   叶幕站起来,走近他,洛玉书不明所以,直到叶幕越走越近,他才不得不往后退,却不小心被绊了一下,坐到了椅子上。
   叶幕撩开有些凌乱的额发,单手撑在洛玉书的椅背上,暧昧地说,“我知道我是为什么认得你,你又为什么会认得我?”
   饶是洛玉书平素温和淡定,也被叶幕这一下的大胆动作搅得心跳有些加快,他直觉两人的动作有些逾矩,皱了皱眉,忍住被撩拨得有些松动的心,想将身上的人推开。
   可身上的人怎么会让他如意,叶幕甚至还得寸进尺地靠近他的耳朵,“我等了这么多天,你就不想知道我想做什么?”
   洛玉书的手顿了顿,看向他。
   叶幕一向艳丽张扬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类似害羞的情绪,他看着洛玉书干净的眼睛,轻轻地说,“我想让你听听我唱的曲。”
   洛玉书仿佛根本就没有想到叶幕竟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更加想不到他的要求是想让他听曲子。
   叶幕把他一瞬间的怔愣当做默许,垂下了眼眸,凑近他耳边,轻声唱道,“月色溶溶夜,花荫寂寂春……”
   洛玉书爱听戏,自然也懂得戏词,如果单单是这一句,其实并没有什么,更何况叶幕说了想让他听他唱两句。虽然公子哥居然要求别人听他唱曲很不可思议,可叶幕为人一向随心而为,所以这件事情放到他身上竟然也不是很稀奇。
   可叶幕唱的这几句,正是张生在西厢对着莺莺隔墙吟唱的诗句,叶幕却对着他唱,难道……
   洛玉书在中秋花灯下被撩拨的心又奇异地开始有点骚动,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也知道这样的感情惊世骇俗,所以尽管有所心动,可他最后还是克制了下来,可现在……当一个人知道他心中的那个人对他,也同样怀抱着情愫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无动于衷。
   洛玉书的心跳突然前所未有的快。
   今日,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叶幕竟然穿着一身的红衣,这么凑近看,更加衬得他一身肌肤如雪,绵绵青丝垂下,部分还落在了两人的颈侧,挠得他们彼此都有些发痒。
   他看着叶幕近在咫尺的嘴唇,只觉得比女子涂了口脂还要红艳,叶幕的眼睛泛着柔柔的情意,仿佛在看着他最爱的恋人,这样的人,这样的情……
   “叮,洛玉书好感值加10,当前好感值40。”
   叶幕心底笑了一声,此时,他已经半坐在洛玉书的腿上了,他附着他的耳畔,唱下最后一句词,同时也是隐晦的邀约,“待月西厢下,迎风半户开,隔墙花影动……”
   洛玉书轻轻屏住了呼吸,很珍惜地聆听最后的话。
   这时,园子的门被嘭地一声打开了,顾昭的一张小脸因为怒火而变得绯红,他的眼睛里仿佛也要冒出火来了,他看着眼前两人亲密的举动,一字字地说道,“你,们,在做什么!”声音里有可怕的森冷寒气。
  
   第40章 陈深番外
  
   在最开始,其实陈深只是一个普通的叛逆小混混,他不满家里的安排,于是他刚上高中就搬出来一个人住;为了凸显与众不同,他还把一头黑色的碎发染成了特立独行的绿色。
   陈深觉得,混混也必须有混混的格调,他身为混混的头儿,居然和手下一样都是单身狗,这就太没有格调了。
   他听说沈玲很漂亮,是学校的校花,于是就决定让她当他的女朋友。有小弟听说他要追沈玲,还很积极地想来出谋划策,被他一巴掌就扇飞,他陈深是谁?会有女生不喜欢他吗?
   他光明正大地带着小弟去堵沈玲,没想到这个传说中的校花居然长得还挺高,似乎比他还要高一点点。
   他一边有点小担忧,女朋友比自己高会不会影响他身为老大的威严,一边还是和沈玲“告白”了,他说,“喂,沈玲学姐,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以为沈玲会很激动地答应,然后热泪盈眶地把她高大的身躯靠进他怀里。虽然这个场景让他有点恶寒,不过毕竟是校花嘛,他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好了。
   可是当他正好整以暇地等她收拾收拾成为他新上任的女朋友,沈玲却笑眯眯地说,她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她还说,她喜欢的人是叶幕。
   谁?陈深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沈玲居然拒绝了他的告白、不仅拒绝了,还说自己喜欢叶幕?excuse me?叶幕?那个整天低头走路从来不和人说话的小怪胎,身上没几两肉的小弱鸡?
   陈深面上发烧,是丢面子丢的。被拒绝已经大失面子,被拒绝的原因还说因为那只他从来都瞧不起的小弱鸡,他觉得不仅仅是面子,他连里子都被丢光了。
   于是他果断地迁怒了,当天下课就堵在叶幕回家的路上,很是威武霸气地教训了叶幕一把。
   当时他只感觉到快意,觉得这只小弱鸡小怪物果然根本不如自己。可后来,他却无数次地后悔,如果还能有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浪费和他的小叶子在一起的每一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