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8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8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5:45下载: TXT全本下载

他好歹也算是名义上唯一的继承人,父母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管着他。
   出来后,陈深不敢去沈家,他不知道要和叶幕说什么,他也害怕听到他心底隐约的那个答案。
   可是……他真的好想他。
   旁边的小弟凑上来,很惊讶地叫出来,“老大!你那套很帅的铆钉衣服呢?”
   陈深吓一跳,突然这么蹦出来,简直让人想抽他。他刚想说,“破衣服万一伤到我家小叶子怎么办!”,突然就住了口。
   他的确已经很久没穿过那种衣服了,反而总是一件白T加牛仔裤,连头上的绿毛都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洗掉,因为他隐约能感觉到,叶幕并不喜欢他的这种造型。
   可是,现在呢?
   他忍了又忍,还是掏出手机,想给叶幕打电话。
   叶幕换了个新号码,他没有存,因为他早已经把它记在心里面,他有种古怪的坚持,每次用了要用自己的手指一个个地把叶幕的号码按出来。
   他还在犹豫着停留在拨号键上,突然这个号码自己显示在了页面上。
   小叶子打来了?陈深差点都把手机摔了,偷偷地自己跑到一边的草地上蹲下,一只手汗津津地握着手机,一只手紧张地摧残小绿草。
   小叶子主动打来了,他是不是也很想他?他是要装出一副高贵冷艳的样子让他哄几句才原谅他,还是要遵从本心地说很想他?他要问那几道痕迹是怎么回事吗?
   陈深突然不敢问,他说服自己这是恋人间的信任,虽然他的心底清清楚楚,那不过是在自我欺骗。
   可是他真的……太喜欢她了,太想他了,如果小叶子要离开他,他该怎么办?
   他接通了手机,在接通那一刻,他的脑袋里突然什么也没有了,他什么问题也来不及问,就脱口而出,“小叶子,我好想你,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天就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有一个人在诱哄,“乖……叫出来……哥哥想听……”
   然后他就听到他的小叶子带着哭腔的声音,“阿临哥……”
   沈临极尽所能地挑逗着身下年轻稚嫩的身体,看着他浑身都泛起可爱的粉红色,泪眼朦胧地沉醉在他的逗弄之下。
   他轻轻咬住叶幕的耳朵,沙哑地问,“舒服吗?”
   叶幕眼眶里都是生理性的泪水,呜呜地说,“舒……舒服……”
   沈临充满柔情蜜意地微笑,轻吻身下人水墨画一样的双眸,“我是谁?”
   叶幕难耐地说,“阿临哥。”
   沈临舔舔他,“大声点。”让电话那头的人听清楚一点。
   “阿临哥……”
   “再大声一点。”
   “呜呜,阿临哥……”
   “幕幕真乖……”
   陈深不知道自己听了多久,他不愿意放手,尽管浑身都在颤抖,却还是逼着自己听下去。
   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那每一声的甜美呻吟仿佛都化身成冷入骨髓的利器,明明才刚入秋,他却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提前进入只有他一个人的冬天;明明他没有受任何伤,却觉得胸口痛得他恨不得自己已经死去了。
   直到那边“嘟嘟”地挂了电话,陈深手中的手机才滑了下去,屏幕上还是叶幕安安静静坐在莲花湖边画画的样子:少年的侧脸像白玉一样光洁可爱,他拿着画笔,专注地描描画画,一双眼睛像晕染开的水墨画。
   陈深红着眼睛,小弟还在后面,他不能哭,谁年轻时候还没失过恋,他从5岁开始就从来不哭!
   可是,一滴晶莹的泪滴还是掉落下来,打在饱受摧残的草叶上,闪闪发光,仿佛清晨的露珠,却显得又伤心又委屈。
   完事以后,叶幕红着脸说,“阿临哥以后不要这样了。”
   沈临心情很好地替叶幕擦擦额角的汗,“怎么了?幕幕不是很喜欢吗?还一直说‘好舒服’,叫的哥哥差点都忍不住了。”
   叶幕捂住他的嘴,“不要说。”
   沈临宠溺地亲亲他的指尖,“其实男孩子之间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啊……”
   看到叶幕都要哭了,沈临才住了口,语气有种缠绵的柔情,“好,哥哥不说了。”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沈临不着急,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到他和幕幕了,幕幕最终还是只会属于他一个人。
   “叮,沈临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95。”
   解决了心头大患的沈临心情好得不得了,对叶幕简直有求必应。有一天,叶幕说他的手机没电话费了,问他借手机要给陈深打电话,他都没有拒绝。
   叶幕给陈深打了电话,那头很快就接起来了,干净的少年音里似乎透着股醉意,“喂?”
   叶幕小心地问,“你喝酒了?”
   “小叶,”他顿了顿,声音突然就变得很冷漠,“叶幕。”
   叶幕问,“你喝多少了?”
   陈深好像嗤笑了一声,然后,他就云淡风轻地说,“我们分手吧。”
   叶幕仿佛难以置信,“什么?”
   陈深一字一句地重复,“我说,我们分手吧。”
   叶幕哽咽,“你要分手?”
   电话那头,陈深趴在吧台上,面无表情地转动着酒瓶子,麻木地想,不是我要分手,是你要分手啊。既然已经要分手了,就让他来说出口吧。
   “是啊,分手吧。”
   叶幕的眼泪开始不要钱地掉,“为什么?”
   陈深那边好像很吵,也没听清他说什么,或者说,根本不想听清。说完分手后,他就急急忙忙挂了电话。
   沈临一直在沙发上看着,看着叶幕小心翼翼地关心别人,为别人难过,为别人掉眼泪。
   他发现自己还是会嫉妒,克制不了地嫉妒。只是一个没用的小混混,有什么资格让幕幕为他这么伤心难过?有什么资格?
   他走过去,将伤心地掉金豆豆的叶幕抱在怀里,轻轻吻去叶幕不断掉下的眼泪,“幕幕不要伤心了,看到你这么伤心,哥哥也好难过。”
   叶幕泪眼朦胧地问,“陈深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沈临蹙眉想了想,说,“像他这样的人,哥哥见过很多。他们总是随意玩弄别人的感情,每次都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和别人分手的。”
   “这样的人,不值得幕幕为他伤心。”
   叶幕虚弱地靠在他怀里,“我只有阿临哥了。”
   沈临不断地吻他,“是啊,阿临哥永远不会抛弃幕幕的,幕幕也不能离开阿临哥哦。”
   叶幕还在哭,却很坚定地抱住了他,“幕幕会和阿临哥永远在一起。”
   沈临的眼睛从幽暗又变得温柔,他万分怜爱地搂着叶幕,这是他这一辈子一直追随,也终于得到了的,最珍贵的宝贝。他喑哑着嗓子,深情地说道,“乖。”
   “叮,沈临的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100。”
   “攻略已经完成,宿主是否要选择离开?”
   叶幕想了想,“离开吧,找个合适的机会,你给我安排。”每次都自己想着怎么搞死自己,叶幕表示也有一点点承受不来。
   沈临逐渐放松了对叶幕的控制。
   别墅里本来遍布摄像头,可是现在,除了叶幕房间的隐蔽处还装着,其他地方都已经被他拆了。叶幕本来就很敏感,这么做久了,他担心让他产生抗拒。
   他好不容易才让叶幕的身边只剩下他,绝对不会让这些小事情又重新变成他们之间的阻碍。
   可是,就是沈临也想不到,就是这件事,后来却成为了他这辈子最最追悔莫及的事情。
   那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叶幕心想着都快要走了,就去外面骑车溜溜,顺便也可以去学校看看,说不定能见着陈深。
   叶幕还是蛮喜欢单纯的小陈深的。
   叶幕在车棚里停好了车,走到校门口,看着这个久违的校门,一时间居然还有点感慨。
   现在正是放学的时间,人流量非常大,叶幕有点遗憾,说不定今天也见不到陈深了。
   他正想回去,人群中突然挤出一个邋遢的男人,男人胡子拉渣,满眼的血丝,看着叶幕的眼神疯狂而骇人。
   他发狂一样冲到叶幕身边,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水果刀就从叶幕的腹部刺穿,男人疯狂地笑着,看着叶幕渐渐无力地倒下。
   所有人都被这一下的变故吓得不知所措,然后,人群就开始骚乱,有的人报警,有的人叫救护车,可更多的人却是害怕这个疯子会大开杀戒,纷纷往远离他的方向拥挤着逃跑,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这时,有人认出了这个男人,“那不是因为恋童被抓的助教徐敏吗?”
   本来在人群中颓废地背着单肩包的陈深听到这名字,突然想起来,那不是曾经对叶幕动手动脚的变态吗?
   听着人群中“杀人了”,“好惨啊”,“还那么年轻”的种种议论,陈深逆着人流艰难地往中心靠,心中的恐惧几乎要让他无法坚持冷静地一下下拨开人群。
   他终于挤到了最中央,就看到男人的身边,血泊中的叶幕,他的包一下掉在地上,整个人如同没有了魂魄。
   小叶子……
   叶幕回到了系统空间,隐约觉得自己的肾有点疼。
   系统只说这几天会“安排”他离开,他也没想到就是今天,也没想到本来应该在里面的徐敏居然逃出来了,而且还能生龙活虎地捅他一刀。
   还有,失去意识前,他似乎看到陈深来了?
   叶幕叹了口气,小少年一定要留下毕生的阴影了。
   999蹭过来,“宿主大人,你疼吗?999给你呼呼。”
   叶幕揉了一把小毛团,“没事。”
   调开界面,页面显示:
   目标一陆近言最终好感:100,攻略完成进度100%,积分奖励10000;目标二陈深最终好感:100,攻略完成进度100%,积分奖励10000;目标三沈临最终好感:100.攻略完成进度100%,积分奖励10000.
   任务三世界结算总积分:30000,宿主当前总积分60000.
   叶幕琢磨,“感觉这些积分都没什么用的样子。”
   999(卖萌ing),“可以给999升级哦。”
   下一秒,系统界面果然显示:是否选择花50000积分升级系统?
   叶幕其实也无所谓,给999升级也不错,就点了“是”。
   999开心地飞起,“mua”“mua”地一连亲了叶幕好几口,“升级过程中系统会暂时关闭提醒,999升级完了就会马上醒过来哦!”
   叶幕不在意地笑了笑,直接选了进入下一个世界。
  
   第37章 宫廷权谋文一
  
   叶幕醒来的时候,耳边一片靡靡之音,浓郁的脂粉香味迎面而来,一具……不,是多具娇软的身体四面八方地挂在他身上,软嫩滑腻的感觉让叶幕这么一个同感到很不适。
   他的脑袋还带着酗酒的隐隐作痛,一个粉红纱衣的女子马上懂事地按住叶幕的脑袋,不轻不缓地揉着,只是眼睛里还带着浓浓的春意,见叶幕瞧他,马上就挂出一副娇媚勾人的模样,“世子爷,奴家按得舒服吗?”
   叶幕觉得很舒服,只是性别让他不太习惯。他抓住女子不规矩地摸到他胸口的手,笑嘻嘻地在手上捏了两把,勾起女子的下巴,俯身说道,“乖一点。”
   女子屏住呼吸,眼角眨也不眨地看着这张逐渐凑近的脸,那是一张连女人都要自愧不如的脸:面如白雪凝琼,唇如明珠点绛,眉目中自然流露着一股少年风流,远看已是惊艳,如今这么一点点地靠近,更加是让人无法呼吸。
   这个美丽得可怕的男人,或者说少年,缓缓地靠近,温热的呼吸喷在女子泛红的耳垂上,他好像笑了笑,轻声道,“给我去叫个男人来。”
   女子本来火热的身体顿时僵住,她有点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声,“男人?”
   叶幕离开女人,缓缓侧躺到榻上,衣襟慵懒地散开,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还有一大片雪白的胸膛。他单手撑着发胀的额头,闭着眼睛,说,“怎么?没有?”
   女子被这一声反问才想起叶幕的身份,顿时不敢再说什么,忙带着几个小姐妹出去了,只是临走前还是依依不舍地看了眼榻上的人,感到颇为遗憾。
   没有了999,无法检测到攻略对象,可是大致的剧情介绍他在系统空间的界面上就已经看过了。只是……结合这具身体的记忆,似乎这是在正文发生之前的阶段。
   这原本是一篇宫斗文,女主是当朝尚书之女,在新皇登位后被选为秀女入宫,从此就开始了她的宠妃之路,期间一波三折,最终成为了当朝皇后,皇帝死后又成了太后。
   之所以说故事发生之前,是因为这时候的皇帝还只是个小太子,束发都还不满一年。
   这是宫斗文,所以文中只是简单介绍了他登位并不顺利。
   皇帝早已被声色掏空身体,只等太子年满16就会继位。而在他即将继位的那一年,有心人突然传出流言,说太子血脉不正,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最终他是在一片血路上登上帝位的。
   而很不巧,他的这具身体正是铺成他帝王路的其中一滴血。原主是当朝唯一的异姓王叶王爷的独子,叶王爷早年和先皇打过江山,立下了赫赫战功,所以先皇封他做了异姓王爷。
   原主作为独子,叶王爷对他报以很大的期待,可原主却不爱刀剑爱美人,整日整日地流连花丛,把叶王爷气得看了他就吹胡子瞪眼哪看哪不顺眼,只觉得这种绣花枕头怎么会是他儿子?
   和叶王爷不同,叶王妃却把这个儿子疼到了骨子里,从小当祖宗似的养大,几乎有求必应,往往前脚叶王爷刚把原主锁在了家里,后脚王妃就急吼吼地把人给放了,生怕儿子受一点委屈。
   叶王爷只要一发怒,王妃就哭天喊地捶胸瞪眼,把叶王爷弄得无可奈何。而即使再不成器,那也是他儿子,王爷心底也是很疼的,所以事情往往就不了了之,原主也就越长越歪了。
   不过原主歪归歪,为人却颇为讲义气。由于家庭的原因,他与当朝太子从小交好。太子比原主小一岁,两人年纪相仿,虽然太子看不惯他的风流,但原主因为年长,非常照顾小太子,所以两人仍旧十分要好,在这一时期,太子甚至是把原主当哥哥看的。
   在关于血脉的流言传播开的时候,原主第一个站出来力挺小太子,可是他势单力薄,平时又不学无术,手上只有一群狐朋狗友,也帮不上太多忙。而叶王爷手上虽然有兵权,心却早已经是半退隐状态,不仅自己不想参与这些事情,甚至还把原主关在家里不让他瞎掺和。
   后来,太子被迫害差点死去,是原主苦苦哀求他爹,才勉强保住了他一条命,然后太子就开始了流亡生涯,这一段还牵扯到太子真正的身世。
   后来,太子拉拢了到脉带兵归京,就一举把反抗他的人全部拿下,一番大动干戈之后,才终于登上了皇位。
   可是,当上皇帝之后,他却始终不能安心,总担心自己的身世又要被人提出来做文章。而原主就是他不安心的因素中的一个,因为原主是为数不多知道他真正身世的人。
   虽然原主一开始就毫不犹豫地说,不论太子的身世是什么,他都会站在他这一边,相信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皇帝。可他还是不安,这种不安还随着时间与日俱增。最终,在中秋之夜,他把原主叫到宫中,以团聚为名,却赐给了他最好的朋友一杯送命的薄酒。
   又是一个可怜的炮灰,叶幕手指轻敲榻板,心想,这次他不用“找死”,却要想办法“保命”了。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似乎比他还小的少年进来了。少年一身白衣,手上环抱一只琵琶,脸上是那种坚贞不屈又迫于生计无可奈何的悲愤又隐忍表情,恰似一朵落难的小白花。
   叶幕一猜就知道这小白花少年估计是家境贫穷,或者被父母卖了,或者自己卖身还债,再狗血一点可能是卖身葬父之类的,总之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已才来伺候他,可能还要明码标着“卖艺不卖身”。
   不过小白花少年的坚贞不屈只持续了一秒,在推开门看到榻上的妖孽的那一刻,他就愣住了,抱着琵琶站在门口,似乎连自己是来干嘛的都忘了,直到叶幕觉得外面风吹得有点冷了,招手让他进来,他才慢半拍地走过来。
   叶幕瞅他一眼,长得很标致,怪不得这个脾气还能被叫来伺候他,他问,“你会弹琵琶?”
   小白花如梦初醒地看看手上的琵琶,呆呆地“嗯”了一声。
   叶幕坐起来,调笑地说,“给我弹一曲,随便什么。”
   小白花似乎咽了口口水,坐在原地慢吞吞地开始拨弦。
   叶幕笑了笑,拍拍自己的大腿,语气里尽是暧昧挑逗,“我的意思是,坐在我的腿上,再随便给我弹点什么。”
   琵琶声猛得一颤,叶幕没给他发呆的机会,直接把人抱过来,还很暧昧地挑着他的下巴问各种问题,一开始只是问多大了,家里还有什么人,后来就变得越来越放肆,把小白花弄得面红耳赤又脸红心跳。
   叶幕一边随意地和小白花挑逗搭话,一边在心里倒数。在他的记忆里,他其实并不常来这个地方,今日是丞相家的小少爷名叫伊子凉的想和他交好,于是投其所好地带原主来了这个地方,也是他给原主叫了满满一屋子的美人。
   这个伊子凉打的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他算是真皇子那一边的人,想通过拉拢叶幕得到叶王爷的支持。
   想法是好的,可惜头脑太简单,伊子凉头脑之简单,连后来黑化的太子都觉得他实在不足畏惧,特意留了他一条命以彰显自己的仁德。
   没过多久,门果然被打开了,来人摇着扇子一脸笑嘻嘻,脸是很英俊的,叶幕估摸着也能上系统的看脸标准,可惜透着一股天真无邪的傻气,什么都写在脸上,硬要玩权谋,只能说实在不适合他。
   他看到坐在叶幕腿上的少年,眉头皱了皱,很嫌弃地说,“你怎么反倒玩起男人来了?”
   叶幕挥挥手让小白花下去,小白花居然还有点恋恋不舍,可怜巴巴地走了,看上去竟然比来时还要委屈,甚至还有点不满地偷偷瞥了伊子凉一眼。
   小白花走后,伊子凉才看到叶幕现在的模样,心跳猛得就加快了,连忙撇开眼睛,不敢往叶幕身上瞄,心里暗道真是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努力想把那晃眼的妖孽赶出脑袋。
   叶幕把自己的衣襟拉好,不在意地说,“你不知道?最近我喜欢上男人了。”
   “什,什么!”伊子凉大惊,他还给他准备了好十个美人呢,突然喜欢上男人,哪有这样的!
   叶幕有点好笑,“怎么?难不成,你还给我准备了其他‘礼物’?”
   伊子凉俊脸微红,不知道是因为被叶幕一下子就猜中了,还是因为被叶幕那充满不知名意味的一笑笑的,“我是那种人吗?”
   叶幕起身穿好衣服,看了眼脸色通红的伊子凉,突然俯下身,仔细瞅他。
   伊子凉僵着身子不敢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紧张,然而,慢慢的,他的紧张中竟然又生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眼睁睁看着叶幕越凑越近,心里想到的却是,刚才这个伤风败俗的家伙好像说,他最近喜欢男人?他,他该不会……
   叶幕伸手拍拍他的脸,充满暗示性地说,“与其送我那么多大美人,其实,倒不如把你自己送给我。”
   伊子凉的脸顿时爆红,叶幕继续说,“突然发现,伊小少爷长得也是很好看的。”说完,他还把摸过伊子凉的手往自己唇上擦了擦,一时间,空气都荡漾气一种暧昧不明的意味。
   伊子凉和被定身了似的一动不动,直到叶幕已经走了,他才回过神来,趴在桌子上一边抹汗一边喘气,觉得传闻简直一点都不可靠,什么绣花枕头,明明就是一只妖孽!他要招架不住了哇!
   一个小厮走进了,小心地问少爷那些美人怎么办。
   伊子凉正郁闷,听人提起那些美人,心里更窝火,提起一脚就踹过去,“打发点银子,通通让她们回去种田去!”
   想到那些女人原本要被送到叶幕的床上,伊子凉突然有点不舒服。他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得一身冷汗,心想回去一定要找个大夫看看,一定是因为生病了,才,才会被那个妖孽迷惑!
   叶幕坐着马车回府,一下车,就听到一声惊天怒吼,“你还知道回来!!!”
  
   第38章 宫廷权谋文二
  
   下早朝后,叶王爷心想,他那个混账儿子,虽然整天不学好,文不成武不就的,只会喝花酒,但这么多年,他其实也认命了。
   可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身为他儿子,成天喝花酒也就算了,竟然也没有喝出什么好酒量,不管什么酒,总是一视同仁地三杯就倒,简直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