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7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4:37下载: TXT全本下载

,就像……那个男人一样。
   叶幕走的那一天终于来了,那家夫妻果然只想领养叶幕一个人,叶幕一听这消息,马上就大哭着抱住姐姐不撒手,那家夫妻实在是很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斟酌了一下,把姐弟俩都收养了。
   叶幕被人抱着,眼睛往一众孤儿院的人群中不断地寻找,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他想找的人,不由得十分失望。
   黑色的小轿车发动了,缓缓离开了这所破败的孤儿院。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小身影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辆小轿车慢慢驶过来,又慢慢地离开。
   突然,他开始拔足狂奔,追着那辆车不要命地跑,两条营养不良的腿此时仿佛拥有了使不完的力气。
   即使小轿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开得并不太快,可四个轮子的速度再慢也比两条营养不良的腿快,距离就越拉越开。
   沈临跑了很久,破旧的帆布鞋早就跑掉了一只,脚掌也被石头磕得直流血。可他却仿佛毫无知觉,一直跑,一直跑,直到那辆车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仿佛虚脱一样跪下来,眼角有种发狠的红。
   叶幕在姐姐怀里闭上眼睛,醒来时突然觉得自己身上有点重。
   陆近言正趴在他身上,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小幕,姐夫真是个禽兽。”
   叶幕:……在他不在的时候,系统又做了什么?
  
   第34章 豪门重生文十二
  
   叶幕(微笑):小九,你过来。
   999(瑟瑟发抖ing):小,小九一直都很乖的!都是那个自动系统的锅!
   叶幕:……我还什么都没说,你怎么哭了?
   999:呜呜呜 TAT(好害怕好害怕)
   叶幕有点头疼,好在身体没有出现什么事后才有的反应,应该还没成。明天是要逃跑的,太出格可不行。不过这也是一个好契机,可以趁机刷一把好感,再让陆近言放松一下对他的控制。
   叶幕拿手去掰开陆近言的脸,眼眶微红,语气控诉,“姐夫好重。”
   陆近言忙撑起身子,看着身下小小的瓷娃娃一样的叶幕,一颗心软的几乎要化了,他亲亲叶幕的鼻尖,说,“对不起。”
   然后,他一把抱起叶幕,让叶幕坐到他身上,一双大手紧紧扣着叶幕纤细的腰,眼睛一瞬也没有离开这张让他迷恋的脸。
   叶幕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呼吸急促,淡粉色的嘴唇张开,胸膛不住地快速起伏,眼睛变得湿湿的。
   陆近言宠溺亲吻他的眼角,小幕最近乖了不少,甚至还会主动求抱抱,这让他根本无法抗拒。从前,他只觉得,小幕留在他身边,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他现在才发现,得到了一点点之后,人就会开始幻想着更多,他对小幕的渴望,根本是无底洞。
   今天,抱着小幕回房间的时候,他突然就不想离开了,他想留下,想整晚都拥抱着他,想让他的身上每一寸都留下自己的气息……竟然对自己的小舅子产生这种可怕的想法,陆近言一边谴责自己真是个禽兽,一边却又按捺不住地想要更禽兽一点。
   陆禽兽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知道,把叶幕留下已经很自私,他不能再吓坏他。
   夜晚让人心底的渴望再无阻拦,可也会让人心因为软肋而变得更脆弱,陆近言轻声祈求,“小幕可以亲一下姐夫吗?”
   叶幕摸着陆近言近来变得有些忧郁的眼睛,突然说,“小幕亲一亲,姐夫就会开心吗?”
   陆近言的心仿佛被猛地一把抓起,原来小幕一直,知道吗?他抓起叶幕的手,放到嘴边一根一根地亲吻,“会,会特别开心,”他顿了顿,眼神有些悲伤,“小幕已经好久不和姐夫这么亲近了,姐夫是,做错了什么吗?”
   叶幕很委屈地说,“姐夫不让我交朋友。”
   陆近言想到那个“朋友”,心里酸酸的,“陈深是个小混混,小幕会被他带坏的。”
   叶幕眨着眼睛,突然亲了他一口,然后慢慢地说,“姐夫会让小幕变成坏孩子吗?”
   陆近言呼吸一窒,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被诱惑了一样,迷迷糊糊地说,“不会。”
   “小幕可以再亲姐夫一下吗?”
   叶幕马上就说不要,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说,“困。”
   陆近言忙把疲惫不堪的叶幕拦在怀里,一起躺倒床上。虽然有点失望,但这样也足够了。他在叶幕额头上充满虔诚地烙下一吻,声音沙哑而克制,“睡吧。”
   在陆近言以为叶幕已经睡着了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旁边怀里的人动了动,然后,一个凉凉的吻落到他的脸颊上,黑暗中,只听少年奶音未褪的声音轻轻地说,“不管怎么样,姐夫才是小幕最亲近的人哦。”
   陆近言的手都在发抖,屏住了呼吸,只怕这是一场梦。叶幕亲昵地蹭了蹭他,继续说,“小幕最喜欢姐夫了。”
   不是梦!陆近言猛地紧紧抱住怀里的人,感觉眼眶有液体涌上来,他这些天一直以来的不安、嫉妒、恐慌在这一刻通通都褪去,只剩下心口处剧烈而幸福的心跳声,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想让叶幕听到自己的哽咽,“姐夫也,最爱小幕。”
   “只爱小幕。”
   “叮,陆近言好感度加10,当前好感度100。”
   叶幕沉沉睡去,陆近言却柔情而甜蜜地看了他一整晚,直到天亮了,才依依不舍地下床去上班。
   叶幕在他走后就醒过来了,陆近言已经攻略成功,下午,就要去见“好久”不见的小白菜了。
   叶幕趴在那天见面的窗台上,心想,不知道小白菜长大以后是变成大白菜,还是别的什么呢?
   午后,叶幕带着画板去花园里写生。陆近言有心想多给叶幕一点空间,所以特意吩咐了如果只是去花园画画,只要派一个人远远跟着就可以了。
   叶幕安安静静坐着画了会儿画,突然感觉到渴了,朝远处花丛中招了招手。
   花丛中的保镖甲一脸懵逼,最后发现真是叫他,才愣愣地走出来,圆方方的脸面瘫地问,“小少爷有什么事?”
   叶幕觉得“少爷”两个字有点好笑,撑着下巴看他,“本少爷渴了。”
   保镖甲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懵逼二次方,一向乖乖巧巧还不爱说话的小少爷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叶幕轻轻叹了口气,超他勾了勾手,保镖甲傻愣愣地弯下腰,叶幕拍拍他的狗头,一字字说,“本少爷渴了,给少爷我去拿碗酸梅汤。”
   保镖甲条件反射地说,“不行。”
   “不行?”叶幕皱眉,“不行怎么当保镖,晚上我就让姐夫把你辞退吧,就说……你欺负我。”
   保镖甲觉得自己世界观都受到了挑战,原来小少爷不是小白兔,而是小恶魔吗?原来他从前看到的乖乖的样子都是错觉?!
   叶幕斜倚着画板,挑眉,“乖,去吧。”
   保镖甲智商不高的脑袋飞速转起,他想,反正是在老板家里,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保住饭碗要紧,万一被表里不一演技爆表的小少爷告一状,他连抱大腿哭的地方都没有。
   反复斟酌之后,保镖终于怀揣着一颗被欺骗的心面瘫着脸走了。
   999急的团团转,“宿主大人你暴露了!!!会被发现的!!”
   叶幕淡定道,“陆近言会信吗?”
   999:“唔……”
   叶幕:“乖,好好一边玩泥巴。”
   叶幕转身丢了画笔,绕着围墙走,时不时敲一敲,叫唤一声,“阿临哥在吗?”
   不一会儿,墙那边就传来一道柔和的声音,“小幕幕。”
   叶幕有点感慨,对他来说,当年的小白菜仿佛是一下子就长大成人了,他现在真的有点迫不及待想再看看沈临如今的模样。
   沈临告诉他旁边花丛里藏着一把梯子,让他搬过来爬上墙。
   999天真无邪的说,“咦,宿主大人真的要爬墙了诶~”
   叶幕爬墙的动作顿了顿,莫名觉得小感冒灵怎么有点天然黑的感觉。
   叶幕终于爬上了墙,他有点害怕,蹲着不敢动。
   沈临就站在墙头下,他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个皮肤蜡黄,身材和小火柴似的总也吃不饱的可怜小孤儿了。
   他仿佛一道柔美的风景,静静驻足在草色浅淡的土地上。他抬着头往上看,一双瑰丽的眼眸中弥漫着说不尽的温柔,他终于战胜了漫长的时光,并且用最完美的自己,将要来迎接他此生最珍贵的宝贝。
   沈临笑了,这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真心诚意笑得这么开心,他看着墙头上还在瑟瑟发抖的他的小幕幕,张开了双臂,说,“不要怕,阿临哥会接住你。”
   他会接住他,然后,再也不放开,没有人再能把他们分开。
   “叮,检测到攻略对象三,沈临,当前好感度85。”
   叶幕害怕地往下看了看距离,有点犹豫,“好高。”不过他很快又对自己说,“不过如果是阿临哥的话,一定能接住幕幕的。”
   沈临看着他嘀嘀咕咕,脸上的笑意更深,不管过了多久,幕幕永远都是那样的幕幕,最终,他会信赖他,会依赖他,最终,也会重新属于他。
   “叮,沈临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90。”
   叶幕从墙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下定决心一般地往下跳,沈临马上精准地接住了他,可下落时候的冲击力还是让两人双双摔在了地上,叶幕还好,可沈临却完全变成了肉垫。
   叶幕很着急地想站起来,可沈临的力道大得出奇,他根本挣脱不了,“阿临哥快放开!”
   沈临紧紧搂着叶幕,丝毫不管自己是不是哪里受伤了,那样的力道,就好像濒死的人死也不愿意放开最后一根稻草,“我不放。”
   他好不容易得到了,怎么能放手?怎么舍得放手?
   沈临不想放,可有人不愿意让他这么干。
   “你们在做什么!!!”一道暴怒的声音在背后炸开,紧接着,两人就被粗暴的力道扯开了。
   陈深红着一双眼,把叶幕拉到身后。
   开学的时候,叶幕突然就转学了,电话打不通,手机也不接,他简直急的团团转。他来他家找他,保安却根本不放他进去。
   更可气的是,有几次他明明已经看见陆近言的车子了,陆近言却理也不理他,照样让保安拦住他。这一定是故意的!他甚至很没有骨气地回家了,想让陈家出力帮他,可他爸妈一句冷冷的“无理取闹”就把一切都否定了。
   今天,他照常来这里转悠,本来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哪想到,就让他看到了这么可怕的一幕!
   陈深的大脑在一秒内就否定了叶幕主动的可能性,坚决认为是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臭不要脸的见色起意,妄图占他媳妇儿便宜!
   他恶狠狠地揪住那人的领子,把他提起来,扬起一拳就要打下去。
   沈临却轻而易举地挥开他的手,单手撑地,不耐烦地瞟他一眼。
   陈深顿时愣住,这这这……
   作者有话要说:  陈深:excuse me?
  
   第35章 豪门重生文十三
  
   陈深坐在沈家大宅里,感觉自己犹在梦中。
   他看到一个臭不要脸的男人死死抱着他家小叶子,他的小叶子奋力挣扎?却无法挣脱,直到他冲冠一怒把小叶子救出来,结果却发现那个臭不要脸的男人……长得好像他前女神?!
   这是什么跟什么?那一刻,陈深简直要被吓死了,就算后来沈临说他是沈玲的哥哥,他心里也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女神变男人什么的……一般人都没法接受吧。
   还是沈临提醒不要留在那里太久,他才回过神来。沈临去给他们倒茶,这下,客厅里只剩下他和叶幕两个人。
   陈深顿时不纠结了,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叶幕了,他有点委屈有点撒娇地把叶幕扑倒在沙发上,黑亮的眸子可怜巴巴的,“小叶子,我好想你。”
   叶幕有点害羞地想推开他,“我们在阿临哥家里呢。”
   陈深不依,死缠着他,“你快说你想不想我,不说我不放。”
   叶幕只好脸红红地点头,“想。”
   陈深心里顿时甜丝丝的,不过他还不满足,“想我怎么能没点表现,快亲我一下。”
   他还明示地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一副索吻状。
   叶幕害怕被沈临看到,连忙很快地在他嘴唇上点了点,然后害羞地说,“快起来。”
   陈深仍然不太满足,但也知道在别人家里不能太过分,小叶子脸皮这么薄,他要做个体贴的男盆友。
   他顶着一头绿毛蹭了蹭叶幕,连体婴儿一样把叶幕抱起来,真想一直压着小叶子,然后做很多羞羞的事情。
   “叮,陈深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度85。”
   起来的时候,叶幕突然小声地吸了口气,按住自己的腹部。
   陈深以为是自己压倒他了,连忙爬起来,撩起叶幕的衣摆,看到了一片青紫,顿时心疼地不得了,“怎么有这么严重的伤!”
   叶幕有点心虚地缩回去,支支吾吾地说,“不小心弄伤的。”
   陈深仔仔细细地看着,叶幕硬是不让他去找药膏,他心疼地都有点生气了,又不舍得责怪叶幕,只好哼哼了一声,“以后不许让自己受伤。”
   叶幕乖乖的,“哦。”
   叶幕这么听话,陈深也不忍心说什么了,又开始往复前面的话,手掌与叶幕的相交叠,声音里带着一点点低落,“小叶子,我真的好想你。”
   如果,他能像陆近言那样有能力,有权利,小叶子就不会被他关着出不来,不用受那么多委屈。这些日子,他一次次地觉得自己实在太没用了,这样的自己,怎么给小叶子幸福呢?
   叶幕不愿意看他低落,竟然主动钻进他怀里安慰他,两人又开始打闹起来。
   沈临在厨房门口站了很久,平静的外表下是波涛汹涌的内心。他闭了闭眼,刻意弄出一点动静,这才端着茶杯走出来,面上带着温文完美的微笑。
   他们最后商定,叶幕还是住在沈家,但是陈深可以常常来看他。
   两人又在门口磨磨唧唧依依不舍了很久,于是叶幕又刷了他5点好感,他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叶幕还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他不知道的是,他看了多久,沈临就在后面面无表情地站了多久。
   后来,还是沈临按捺不住过来了,让他回房间休息。
   在房间门口的时候,沈临突然问,“幕幕很喜欢陈深吗?”
   叶幕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很害羞地点点头。
   沈临目光幽深,轻轻地问,“有多喜欢?”
   “比喜欢阿临哥还喜欢吗?”
   叶幕抬起头,目光很清澈,“都喜欢。”
   沈临笑了一声,“都喜欢啊。”他突然抬手抚上叶幕的唇角,“可是我看到幕幕亲他了,如果是都喜欢的话,幕幕也可以亲亲我吧。”
   叶幕愣愣的,反应过来后却是马上拒绝了。
   沈临露出一个很脆弱的表情,“其实幕幕是在骗我的对不对,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幕幕看到我的第一眼,甚至都没有认出来。”
   沈临的眼睛愈深沉,语气却愈飘忽,“一直以来每天记着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是吗?”
   叶幕莫名觉得这样的沈临有点可怕,往后退了退。沈临往前一步,“怕我?”
   纤长美丽的手从叶幕胸口上升到他下巴,再慢慢捏住,强迫叶幕与他对视,“幕幕怎么能怕哥哥呢?”
   注意到叶幕的恐惧,沈临露出一个微笑,又变得很温柔,仿佛刚才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他细细地擦掉叶幕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叹了口气,“哥哥只是问你几个问题,幕幕没必要这么害怕啊。”
   叶幕眼睛通红,“阿临哥刚刚太可怕了。”
   沈临轻拍他的背安慰他,“好好好,是哥哥不好。”
   他那双古画般优美的眼眸温柔地凝视着叶幕,“那换哥哥亲亲幕幕可以吗?”
   叶幕还是有点不想答应,可对着那双眼睛,又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这也是从小对他很好的阿临哥啊。
   沈临把他的拒绝当默认,却没有太出格,只在叶幕的脖颈处小心地咬了几口,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就离开了。
   末了,他还善解人意地说,“过几天放假,把陈深也叫过来好了。”
   叶幕马上就把刚才的事情忘了,拉着他开心地说,“可以吗?”
   沈临看着他,声音轻柔,“当然可以。”
   叶幕睡去后,沈临才缓缓关上门离开。他背靠着门,身体缓缓缓缓地滑下,直到坐到地上。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了很久,纤长的手指插在乌黑的发丝间。突然,他发出一阵轻笑,“陈深?你算什么?”
   叶幕其实还没睡,他很惆怅地翻了个身,想,原来小白菜长大以后不是大白菜,而是变异成了黑莲花。他都可以预想到,这几天,沈临绝对不会闲着。
   的确如叶幕所料,这几天,沈临不仅没有闲着,还致力于给叶幕发洗脑包。
   他一直给叶幕灌输各种信息,什么陈深已经有个未婚妻了,什么他的家庭不会允许他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什么他现在和陈深在一起也只会拖累他。还说,陈深虽然是独生子,可是家族的旁支却依然有别的孩子,一旦他犯错,就很有可能失去继承权,然后被迫害地无家可归。
   说是洗脑包,可沈临的高明之处在于,他说的这些事情,其实都是真的,只不过他隐瞒了一部分真相而已。
   这么多年,他似乎也已经修炼出了足以媲美叶幕的高超演技,他没有直接说叶幕是陈深的拖累,却会借着叶幕对陈深的关心,时不时“无意”地提起他最近的艰难处境。
   作为喜欢陈深的单纯的小幕幕,叶幕很尽职地变得更加沉默,以配合沈临的“安慰”。
   日子就这么过去,几天后,陈深果然兴高采烈地来了。沈临很体贴地还主动给他们两个留出了私人空间。
   于是,两人就在花园里互诉衷肠,陈深的好感度实在太好刷了,也许是分开了一段时间,小别胜新婚,抱一抱亲一亲通通都会涨好感,很快竟然就全满了。
   陈深是个很情窦初开的单纯杀马特小少年,叶幕相对而言不舍得对太单纯的人太残忍,所以在好感度已经满了以后也没有像对楚之恒那样直接就离开,反而还陪着他在花园里腻歪了好一会儿。
   突然,陈深按住叶幕的脖颈,发现那里竟然有一点点红痕,“这是什么?”
   叶幕躲了躲,却没有多心虚,“是蚊子咬的。”
   陈深将信将疑道,“是吗?”
   “是啊。”
   叶幕想转移话题,陈深却不乐意,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迅速扯开叶幕的衣襟,英俊的脸突然变得有点可怕,“这些,全是蚊子咬的吗?”
   叶幕咬着嘴唇不说话。
   陈深这些天研究了不少这种东西,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了,他知道那十有八九就是他想的那样,叶幕居然还想逃跑,他心中的烦躁顿时加倍,直接把叶幕揪过来。
   叶幕这次终于有反应了,眼睛泛起水汽,“痛。”
   陈深一方面很心疼,一方面又觉得非得问清楚不可,他内心其实还抱有一丝的希冀,不相信这是真的,宁愿这真的只是“被蚊子咬了。”
   可没等他再发问,叶幕突然就抗拒地挣扎,“你放开我。”
   陈深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又是委屈,又是烦躁,“你说什么?”
   这时候,沈临很适时地出现了,他把叶幕护到身后,然后对陈深说,“今天也不早了,刚才你妈妈给我打电话了,说让你回去。”
   陈深根本不想离开,沈临提醒他,“你想让你妈妈知道叶幕在这里吗?”
   陈深咬着牙,想到他妈妈,却不得不妥协了。其实叶幕这么几天都待在沈家,仔细一像也该怀疑到沈临身上,可这时候陈深脑袋太乱了,而且对着面前这张从前女神的脸,他根本想不到他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陈深走后,沈临才微笑地摸摸叶幕发白的脸颊,说,“幕幕做的很好哦。”
  
   第36章 豪门重生文十四(完结)
  
   沈临很满意,但是又不太满意。
   他满意的是,叶幕果然因为害怕会拖累陈深,而决定和他分开;他不太满意的是,陈深看上去居然还不肯放手。
   真是烦人。沈临抚摸着叶幕柔软的小短毛,觉得有必要再下一剂猛药。
   像这种温室里长大的小花朵,他们年轻的恋情根本经不起多少考验,要毁掉,也再容易不过了。
   999:“黑莲花君好像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叶幕:“不打坏主意就不是黑莲花了。”
   叶幕很惆怅,“白菜一去不复返,黑莲千载空悠悠。”
   999:宿主大人居然还会作诗嗷!(星星眼)
   陈深回去以后就被关了起来,但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