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6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6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4:01下载: TXT全本下载

间就在纸笔接触的沙沙声中流逝,叶幕画得很投入,以至于没注意到,他的模特已经离开了原地,慢慢来到了他身边。
   叶幕侧头再看陆近言的时候,震惊地发现人居然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一只袖长有力的大手从身后包裹住了他的手,跟着他在画纸上上下摩挲。
   叶幕还是很专业的,于是不太高兴地皱着眉头,对身后的人说,“你坐回去。”
   手下的触感是如此美好细腻,陆近言根本不舍得放手,他反而还变本加厉地把叶幕整个都包到了他的胸口,说,“小幕继续画,姐夫不会影响你。”
   去你的不会影响!叶幕憋着股气,这几天他已经尝到了反抗他的后果,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只能气鼓鼓地带着身上的累赘画画。
   陆近言很享受这种亲密,他拥着叶幕,看着叶幕的小手被自己完全包裹,在画纸上细细描摹他的轮廓,这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被爱的错觉。
   陆近言觉得自己仿佛中了毒一样,而且还心甘情愿地上瘾了。尽管是错觉,他却依旧感觉到沉迷与幸福。
   可是他仍然会不住地幻想,在每一分钟想起叶幕的时候,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表达同一种渴望:如果,小幕能爱他,该有多好,该有多好。
   当他看到叶幕房间里贴得满墙壁的陈深,看到那一幕幕甜蜜美好而青春洋溢的画面,他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地狱最深的河水里,一阵阵的冰冷,一阵阵的战栗,一阵阵发自心底的阴暗笼罩住他。
   他嫉妒,他无比地嫉妒那个男孩,嫉妒他如此年轻,嫉妒他如此阳光,嫉妒他,竟然得到了小幕的喜欢。
   明明,他才是小幕最亲近的人啊。
   这时候,管家敲了敲门,说沈少爷来了。
   陆近言压下眼底的阴暗,嘴唇轻点叶幕的脸颊,“姐夫先去接待下客人,小幕自己先玩。”
   叶幕放下画笔,沈?
   客厅,陆近言坐在沙发上,他的对面是一个约莫18岁的青年。
   青年只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与西裤,气质是那种阴柔的温文,让人见了就心生好感。两条笔直的腿垂到地上,修长的手指交叠一起垫着下巴,他的眼睛尤其漂亮,仿佛古画上的美人,有种雌雄莫辨的绮丽。
   叶幕透过楼梯的缝隙看他,饶是见惯美人的他,第一眼也觉得被惊艳到了,突然,他看到那个美人的目光似乎捕捉到了他,勾人夺魄的眼睛冲他眨了眨,眼底有一抹柔光闪过。
   “叮,检测到可攻略对象三,沈临,当前好感度50。”
   叶幕思忖,沈临?
   999:流口水ing。
  
   第32章 豪门重生文十
  
   陆近言和沈临谈了好一会儿,临走前,沈临还不动声色地往楼梯口看了看。陆近言最近非常敏感,马上就问他,“你在看什么?”
   沈临诧异了一下,也不掩饰,笑着说道,“楼上是你的那位小舅子?”
   其实陆近言也知道叶幕在楼梯口看他们,如果此时沈临说没什么他才要起疑心,他现在这么说,倒是让他放下心来,眉头略有舒展,但口气还是暗含警告,“这个你就不用问太多了。”
   沈临双手举起作投降状,“好,好,我不问。”他连做这种动作都透着股优雅的随和。
   话锋一转,沈临说,“不让我问你那宝贝小舅子,我去你的花园看看总可以吧。”
   陆近言这次没法拒绝,只好答应了。沈临笑眯眯地拒绝了陆近言的陪同,表示比起和一个没有情趣的人一起逛花园,他还不如一个人走走。
   沈临很惬意地在蔷薇园中漫步,走着走着,他来到一处花丛前,确定周围没有监控,突然三两下顺着管道往上爬,然后敲了敲二楼的窗户。
   窗户很快就被打开了一道缝,一个小脑袋从里面探出来,不确定似的说道,“阿临哥?”
   沈临扒着窗台,漂亮的眼睛笑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小幕幕,终于想起我了吗?”
   叶幕好像确认了真的是小时候的哥哥,显得很开心,小心地看了看周围,把窗户开出一半,自己趴在了窗台上,眼睛因为喜悦而更加亮晶晶,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是全身上下都洋溢着欢快的讯息。
   然后,叶幕意识到沈临还一直扒拉着窗台,赶紧伸出手,无言地请他进来。
   沈临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两只手,眼里露出怀念的神色,但他还是坚定地摇摇头,正色道,“小幕幕你听好,后天下午两点,你去花园北面,到时候我在那里等你。”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想离开的话。”
   叶幕愣了愣,意识到他话里的深层含义,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但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沈临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那双犹如古画美人的眼眸泛着点点柔光,在吊在窗台上的情况下,居然还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叶幕的小短发,轻轻说了一声,“乖。”
   999(懵逼脸):咦,什么情况?
   叶幕坐回原地,不理会外面从刚才起就不间断的敲门声,门口还被他堵了个根本不像他能搬得动的大柜子。
   叶幕回想身体的记忆。沈临?沈玲?怪不得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美丽学姐他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原来学姐不是“她”。
   他也终于从脑海中捕捉到了关于沈临的记忆。
   那是原主还在孤儿院的时候,沈临是在原主被接走的那一年被“送”到孤儿院的。孤儿院条件不好,本来伙食也就只有勉强足够,新来了人也不会添饭,所以土著小孤儿们就对这个外来的新人尤为排斥。
   院长似乎也不怎么喜欢沈临,因为他是被“送”回来的,所以对孤儿们的排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有叶幕和他的姐姐对他勉强算是友善的,沈临或许就是把当时的这份与众不同记到了现在,以至于一开始就有50的好感。
   小时候?叶幕想,感觉似曾相识。好像似乎又到了为数不多可以使用某系统的时候了。
   999这时候反应很快,“宿主大人又可以用999的系统技能啦!”
   叶幕挑眉,“可是我似乎记得,那个技能只能回到十年前?”
   这个身体今年16,十年前是6岁,正好错开了与沈临相处的时候。
   999:宿主大人可以去商城看看哦^O^
   叶幕将信将疑地打开商城,然后无语了。只见商城列表里正正好好只摆着一件东西,东西上标三只简单粗暴的大字,“营养液”,介绍是“功效:可以让宿主的技能茁壮成长哦。”
   再看价格,“10000积分。”
   叶幕:……
   999:宿主大人!是不是很实用?使用营养液的话,时空逆转的时间跨度就可以扩大到20年以内哦!(表情)
   叶幕握着手上这瓶几乎“天价”的营养液,总觉得自己隐约有种被奸商坑了的错觉。
   门外的陆近言终于按捺不住了,叫来管家把门开。结果门开了,他却郁闷地发现门后还堵了个大柜子。
   陆近言:……(这种小身板到底是怎么搬动这么大柜子的……)
   虽然估计在这个时间点,穿越来回前前后后也不会超过一天的时候,叶幕还是决定在临走前,就对姐夫好一点。
   于是,在陆近言抱起他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只是很傲娇地撇过脸,微微瘪了下嘴。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叶幕第一次没有那么抗拒自己,陆近言心跳快的简直要超速了,很珍惜地把把人抱在怀里,即使到了餐桌边上也不舍得放开。
   叶幕想去坐在自己平时的位置上,陆近言却把他按在了自己腿上,还貌似毫无所觉地理所当然道,“小幕今天很累了,姐夫喂小幕吃饭吧。”
   叶幕隐晦地瞥他一眼,这是已经打算放飞自我了么?算了,都要走了,就当发点糖。
   这一顿饭吃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直到叶幕已经再也吃不下了,陆近言才充满遗憾地停止了喂食。
   晚上,他又得寸进尺地想“哄小幕睡觉。”
   叶幕内心一阵呵呵,直接锁了门,然后还把大柜子又堵上门口。
   陆近言颇为失落,但是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他想起刚才的美好时光,感觉自己的心似乎又从最幽暗的河水中被拉回了阳光下。原来小幕一点点的疏离就可以让他陷入暗无天日的地狱,而他一点点的不抗拒却同样能轻而易举地让他回归春暖花开的人间。
   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他的心已经不属于自己,而他却,依旧甘之如饴。
   技能开启后,又是一阵熟悉的时空乱流,然后,当他睁开眼,就看到一扇破旧的铁门。
   在叶幕眼里,这扇铁门简直已经烂的几乎形同虚设,却还是仿佛虚张声势地屹立在大门口,颇有种坚毅不拔的气质。
   铁门外传来一阵阵沉闷的拳脚施加在肉体上的声音,叶幕仗着身材短小,从铁门缝里钻了出去,五岁的小身体谨慎而好奇地躲在一个垃圾堆后面,悄悄探出头。
   与此同时,系统的提示音响起,“检测到攻略对象三沈临,因对象如今未满十六周岁,无法捕捉好感度。”
   那是几个保镖模样的人在围着踢打一个小孩子。
   小孩衣衫沾满泥土,狼狈地倒在地上,双手保护性地抱着脑袋,像皮球一样被踢过来又踢过去。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背对着叶幕站在一边,可以看到他晃荡着两条腿,嘴里叼着根烟,背影看上去很是无动于衷。
   叶幕记得,沈临原本是已经被领养的孩子,后来是因为领养他的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不要他了,才被“送”回了孤儿院。院长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对别的孩子欺负他的行为不闻不问。
   沈临比他大三岁,现在也不过就是8岁的年纪,再被这么打下去,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叶幕记得院长对原主还是不错的,也许是因为原主从小就长得招人爱,圆乎乎的小脸蛋,乌溜溜的大眼睛,谁看了都忍不住会想抱一抱,可以说,原主是院长在整个院子里最喜欢的小孩了。他消失了这么久,院长不会不知道的。
   而且,叶幕直觉,这几个人,尤其是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就是领养沈临又把他送回来的人。
   于是,叶幕故意在垃圾堆边上的小石头上踢了一脚,发出细碎的声响。
   男人果然注意到了,叼着烟转过身来,从齿缝里钻出一句“谁他妈躲在那儿。”
   很快,小豆丁一样的叶幕就被提着衣领揪了出来。
   男人五官长得不错,甚至可以说是英俊的,但他的眉宇间却有着一股散不去的阴鹜,眼睛的瞳仁形状也怪异得不像一个人,反而更像是一条毒蛇,整个人如同一个来自地狱的凶神恶煞。
   恶煞提着小豆丁,空出一只手把香烟别到耳朵上,粗糙的大手毫不客气地捏了捏叶幕的脸,凑近叶幕仔细地瞅,呼出的烟气呛得叶幕直咳嗽,“小东西长得挺可爱,要跟叔叔回家吗?”
   叶幕被呛地眼泪都咳出来了,可怜巴巴地拿手背抹眼睛,眼泪却越抹越多,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恶煞“嗤”了一声,没了兴致,随手像丢垃圾一样把叶幕扔在地上,完全不顾忌这只是一个5岁的小孩。
   恶煞叫停了他的打手,蹲到8岁的沈临面前,发现他浑身都是污泥,又嫌弃地往后退了退。这个恶鬼一样的男人,此时的声音却又好听又温柔,“不是老子说,你这个破烂性子,以后可是要吃亏的。”
   说完,他就带着人走了,沈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剧烈地上下起伏的背部,简直像已经没有了生气。
   叶幕观察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凑近,伸出一根小指头,戳了戳,“哥哥?”
   沈临颤了一下,抬起头来,他的眼睛已经初具未来的那种神韵,可却丝毫没有叶幕曾经见过的柔和与温文。那一瞬间,叶幕清楚地看到,这双美丽的凤眼中闪过了屈辱、愤恨、暴怒。可下一秒,这种种的情绪却又都被生生隐忍下来了。
   沈临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将自己整理得尽可能“干净整洁”。看到身边的叶幕,他好像有些尴尬,冲他笑了笑,从身上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说,“小弟弟,能带我去找院长吗?”
  
   第33章 豪门重生文十一
  
   叶幕歪着脑袋瞅他,乌溜溜的眼睛干净剔透,里面有着沈临没有见过的纯真与澄澈。
   在沈临眼里,叶幕的穿着虽然简单,却很干净。小小的马甲穿在身上,不亮眼却很合身,看上去和他从前见过的灰头土脸的小孤儿一点都不一样,反而像一般家庭里被备受宠爱的小宝贝,却比那些小孩可爱了无数倍。
   明明已经拍打过很多次了,可沈临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干净,而叶幕还一直充满好奇地看着他,他突然就有些自卑,在这个只到他胸口的小豆丁面前有点胆怯地缩了缩手。
   这么好看的孩子,也许并不是孤儿院里的吧?如果是一般的小孩,应该也不会想和他这样浑身脏兮兮像个小乞丐一样的人说话吧。
   沈临已经做好了要被拒绝的打算,可出于心底那一点点的小期待,他硬是僵着只手没动。就在他已经觉得要被拒绝的时候,小豆丁突然碰了碰他的手。
   沈临几乎把叶幕当成了他遥不可及的另一个世界的孩子,完全没想到他们之间会有这么“亲密”的接触,顿时绷着张小脸,吓得都往后退了退。
   叶幕仿佛有点委屈了,乌黑的眼睛水水的。
   叶幕在这个孤儿院里可以说是院宠。他的衣服永远是最干净的,得到的食物永远是最好的,院长和姐姐都宠着他,其他小狼崽一样的孤儿们也习惯性地对这样的小孩心怀“敬畏”,所以几乎没有人拒绝过他的要求。
   他这次主动想去拉小哥哥的手,却居然被嫌弃了,顿时觉得很委屈,嘴巴都瘪起来了。
   沈临再怎么成熟也只是个8岁小孩,看到瓷娃娃一样的小豆丁委屈控诉地看着他,顿时感到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他想起刚才叶幕的小动作,低头看了看自己有点黄黄的手心,在自己衣服比较干净的地方使劲擦了擦,才试探性地去够叶幕的小手。
   叶幕见小哥哥又愿意理自己了,马上就把刚才的委屈都忘了,开心晃着两人相交的手,说,“幕幕带哥哥去找院长妈妈。”
   沈临忐忑又害羞地被叶幕拉着走,蜡黄的小脸上忍不住泛起一点点不明显的红晕,“你叫幕幕吗?”
   叶幕笑眯眯地回答,“是呀,哥哥叫什么。”
   沈临仿佛被引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僵了僵,最终还是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
   叶幕看着莫名羞涩又莫名纠结的小男孩,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天真无邪地说,“哥哥真好看。”
   沈临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好看。”
   叶幕坚持,“好看。”
   沈临脸更红了,看着叶幕那张粉妆玉砌的小脸,说不出话。
   沈临从来不觉得自己好看,在他心里,只有那些衣着光鲜的小孩才是“好看”的。而他一直灰头土脸,就像一个小乞丐。唯一一次他被洗的干干净净的时候,却是……所以,他从来都觉得,自己与这两个字从来无关。可是,原来,在幕幕眼里,他也是很好看的吗?
   院长办公室到了,叶幕打了声招呼,沈临就一脸镇定地进去了,只是他的腿脚却有些微微的颤抖。
   沈临没精打采地出来的时候,叶幕已经不知道去哪里玩了,他心里顿时有说不出的失落。但总之,他就在这个新的地方安了家。
   安定下来后,生活却没有沈临想象中那么安稳。
   他是莫名其妙加入的外来者,所有人都不欢迎他。而他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蜡黄的外表也没有叶幕那种天生招人疼的特性。
   被赶出来的时候,他身上没有一分钱,衣服也破破烂烂,院长给他发的那套衣服被他珍重地藏了起来,他总觉得新衣服在平时穿就浪费了。
   这样一副邋里邋遢的模样,让他的处境更加不好。吃饭排队的时候他老是会被莫名其妙地插队,所以常常轮到他的时候,饭已经只剩下不多了;一个人的时候,也总会有比他大的孩子过来要求他做一些他们自己带回来的小手工,如果拒绝,就会被围着虎视眈眈。
   这一切,沈临全都不动声色地忍耐了下来,他甚至还会对那些人报以笑脸,可惜他还小,伪装出的笑容还未达到炉火纯青,所以感染力也大打折扣,别人只以为他好欺负。
   他每天都在伪装,每天都在忍耐,可对一个8岁的孩子来说,忍耐不代表没有怨言,这些怨气被通通压下来,逐渐转变成了心底的一抹郁气,沈临压抑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会爆发。
   在这种情况下,叶幕就显得尤为珍贵。沈临始终觉得自己太脏了,所以从来不敢主动去找叶幕。但叶幕却时不时地就会来找他。他一般还会带着几个香喷喷的面包,趁人不注意悄悄塞进他怀里,晚上的时候也会躺在他腿上,求他给他讲故事。
   这种感觉格外新奇,好像他一下子就成了被人所依赖的人。
   一天晚上,沈临照常温柔地看着枕着他一条腿的叶幕,断断续续地给他讲故事。
   腿上的小娃娃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人,唯一一个对他露出友善的微笑的人,唯一一个会在他饿的脑袋发昏的时候给他面包的的人,他是唯一一盏出现在他暗无天日的人生里的小灯。
   沈临的故事当然一点意思都没有,叶幕很快就睡着了。沈临看着他红扑扑的小脸,突然想起刚来的那一天,叶幕对他说,“哥哥真好看。”
   沈临不由自主地抚摸着叶幕的脸颊,心底一直以来压抑的郁气仿佛也被这指尖可爱的感觉所抚慰,他喃喃地说,“幕幕才是最好看的。”
   最好看的幕幕,最可爱的幕幕,真想幕幕每天都能和他在一起。
   这时候,叶幕的姐姐来了,她要接叶幕回去睡觉了。她来的时候,眉头还微微皱了皱,仿佛对叶幕又躺在沈临怀里有点不太满意。
   沈临手上紧了紧,把人小心地递给姐姐,自己却毫不在意地坐回了黑暗中潮湿发霉的床板上。
   刚才幕幕姐姐的眼神仿佛一根刺,瞬间就刺穿了他美好的幻想。
   幕幕和他在一起?他要让幕幕和他一起睡这种破烂到发霉的床板吗?要让幕幕和他一起每天都吃不饱,穿不暖吗?他有什么能力,又有什么资格?……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那么想要变得强大,只有强大,才能给幕幕最好的生活,他要钱,需要很多很多钱,可是,他要去哪里赚这么多钱呢?
   沈临想到了那个抛弃他的男人,肩膀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眼睛里却开始有了一种下定决心般的执着。
   最近孤儿院院长发布了一则消息,不久以后,就有一户人家要来他们这里收养一个小孩了。
   这则消息瞬间让孤儿院炸开了锅,一般人要领养小孩,一定是要乖巧的小孩的,这个谁都知道。
   所以,院里的小狼崽小狗崽们一瞬间仿佛都成了小猫咪,乖得不得了,沈临的日子也好过了不少,所以一直心情也不错,直到他知道了叶幕会被领养走。
   这一天,叶幕照常躺在沈临的腿上,一边玩着他的手指一边说,“姐姐说那户人家要领养我和姐姐哦。”
   沈临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领养谁?”
   叶幕的眼睛一如既往地清澈,“我和姐姐。”然后,他歪了歪头,问,“阿临哥要不要一起来?”
   沈临被这则消息震惊地简直连渐渐已经有所雏形的文雅面具都挂不住了,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在不断循环,“幕幕要被带走了,幕幕要被带走了……”
   叶幕好像有点失望,“阿临哥你不想走吗?”
   沈临从突如其来的绝望中回过神,勉强笑了笑,言不由衷地“嗯”了一声。
   幕幕不知道,他却清楚地很。一般家庭就算要领养孩子,也只会领养年纪特别小的,因年纪大了,就养不熟了。幕幕的姐姐根本就是骗他的,会被领养的,只有幕幕一个人。
   他想让幕幕不要跟他们走,留下来,陪着他,他以后会出人头地,会赚很多的钱,会给他最好的生活。
   可是,沈临自嘲地笑了笑,他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呢?
   沈临笑了,笑得很温柔,他摸摸叶幕的小短发,说,“哥哥还是比较舍不得这里呢,小幕以后……”他忍住自己的哽咽,云淡风轻地说,“要乖啊。”
   叶幕却好像生气了,气鼓鼓地从他怀里站起来,跑去找姐姐。
   沈临此时正坐在漏风的窗口下,夕阳洒在他身上,他却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明。
   如果他很有钱,那该有多好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