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5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3:21下载: TXT全本下载

补,效果是一样的。
   这天,叶幕照常背着画板出门,头上还戴着顶涂鸦棒球帽,在林荫道的拐角处坐上陈深的车后座。
   陈深心情舒畅地在林荫道间穿梭,突然感觉到腰侧的衣服被轻轻揪了一下,叶幕棒球帽下那双水墨画一样优美的眼睛看过来,里面仿佛泛着点点的光芒,他说,“今天我们不去莲花湖公园好不好?”
   陈深对去哪里其实无所谓,他只想和叶幕在一起而已,“好啊,去哪里?”
   叶幕脸颊鼓了鼓,凑近他悄悄说了一个地方,然后很害怕被听见似的朝后面什么地方看了看。
   陈深被这样子的叶幕萌了一下,然后心中升起一股骑士保护公主?的使命感,其实他早就知道叶幕每天出门后面都跟着人了,他也看那人不爽很久了,整个一电灯泡似的,他常常私底下诅咒他以后被驴踢。
   陈深把叶幕的手抓到腰侧,期间还揩了把油,心满意足地说道,“抓紧了,我要加速了!”
   身后的某保镖只见刚才还蜗牛似的单车突然像离弦的箭似的飞了出去,在林荫道上几下拐弯,很快没了踪影。
   他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他他他,把小少爷跟丢了!保镖身上的肌肉都颤了颤,最后,他无可奈何地拿手机给老板打电话,可电话却迟迟没有人接。尝试几次之后,保镖圆方方的脸呈现出一副生无可恋的冷漠,他觉得自己大概命不久矣。
   陈深终于甩开了电灯泡,心情放飞地想唱歌,一整天都像只得到了满足的哈士奇。
   傍晚的时候,陈深照常帮叶幕收拾东西,很依依不舍地打算送叶幕回家。
   叶幕揉揉有点发麻的脚,站起来的时候身体突然歪了一下,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脚腕,一蹦一蹦地蹦到陈深身边。
   陈深一看叶幕脚扭了,顿时着急了,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扔,蹲下身,满头大汗地把受伤的脚腕抬起来,觉得很心疼。
   叶幕仿佛被他的手弄得有点痒,把脚缩了回去,陈深这才发现刚才他刚才的举动太暧昧了,有点害羞,把抓过叶幕脚踝的那只手藏到身后,指尖却不自觉地摩挲了几下,仿佛在回味。
   叶幕似乎也很苦恼脚扭了,原地蹦了两下,差点摔倒了,陈深连忙接住他。
   叶幕顺势搂住他脖子,拍拍他的背,很理所当然地说,“背。”
   陈深心肝都颤了颤,结结巴巴的说,“我,我背。”
   陈深背着叶幕走在路上,道路两旁的银杏叶已经有点发黄的迹象了,叶子纷纷扬扬落下来,飘落的瞬间被晚风一卷,有种安宁的文艺感。
   陈深从上高中起就已经搬出来一个人住了,他的房子也在这不远的地方,想到叶幕受伤的脚踝,于是打算把叶幕先带到他家里抹点红花油。
   叶幕趴在陈深背上,脑袋靠着已经日渐宽厚的肩膀,突然抬手往陈深额头上擦了擦,“流汗了,”他有点懊恼,“我太重了。”
   陈深回头很阳光地笑了笑,“你轻地和一根羽毛似的。”其实他是紧张地流汗。
   他回头的时候,叶幕正好也在看他,对视的瞬间,陈深本来就很快的心跳骤然翻倍,他屏住呼吸,视线从叶幕的双眼滑落,最后停在近在咫尺的两片粉红色嘴唇上。
   好,好想尝一尝……
   叶幕却很不解风情,“哦”了一声重新趴到背上,小小打了个哈欠。
   陈深默默回过头,有种没吃到肉的委屈。
   999:宿主大人你好坏!(≧△≦)
   叶幕:嗯?我原来善良过吗?
   没想到,今天的天气特别古怪,白天还是大晴天,快到陈深家的时候,就忽然下起了暴雨,两个人都被淋湿了。
   陈深怕叶幕感冒,一回到家就把叶幕整个用毛巾包起来,叶幕从包裹全身的毛巾里露出一只眼睛,说,“我想洗澡。”
   陈深幻想了一下叶幕洗澡的样子,觉得鼻子热热的,然后表达了想要帮助伤患洗澡的意愿,表情有种真诚的猥琐。
   叶幕心想,“很好,很不虚伪很不做作”,然后啪一声关上了浴室的玻璃门。
   陈深很失落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过了一会儿又开始傻笑。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叶幕没有带换的衣服!
   他急急忙忙跑到自己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自己找出自己平时不怎么穿的睡衣,脸红红地打开浴室的门。
   叶幕正在照镜子,听到动静疑惑地回头。
   浴室门口,一个大男孩怔怔地抱着件睡衣,一张俊脸红得像番茄,眼里却闪着璀璨的光芒,定定看着他。
   999(捂脸):羞羞哒。
   叶幕:啧。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啧,又是这么恶俗的桥段。
   作者君:招,招不在俗,有用则灵。
  
   第30章 豪门重生文八
  
   少年白皙光滑的身躯仿佛透着玉一般的晶莹,皮肤没有一丝的瑕疵,精致的锁骨下是两个小红点,然后是平坦光滑的小腹,再往下是……陈深触电一般地收回了目光,只是呼吸变得更加炽热了。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有些窒闷,叶幕像是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进来,慌慌张张想拿东西遮掩,可是衣服都被脱掉了,浴巾也在旁边的支架上,他现在根本够不着,所以只能焦急地站在原地,眼睛里都冒出了水汽。
   陈深大跨步地走过来,不小的浴室却顿时变得有些狭窄,男孩高大的身躯慢慢靠近,独属于男孩子的干净气息瞬间侵入叶幕的整个世界,形成一种带着暧昧与微妙情愫的压迫感。
   叶幕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直到被整个压在洗手台上。
   陈深慢慢地靠近,火热的呼吸停留在叶幕嘴唇上方,他的目光深情璀璨而炽烈,他很想立刻就俯身触碰那两片诱人的粉红色双唇,可是他不能吓到他,因为叶幕好不容易才有点喜欢他。
   “小……”陈深突然想到叶幕的姐夫对他的称呼,几不可见地皱了皱,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未来“姐夫”总是生不起好感。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个独一无二的叫法,于是很羞涩甜蜜地叫唤道,“小叶子。”
   999:好,好萌萌哒的称呼哦,和宿主大人一点都不一样!(≧≦)
   叶幕:……闭嘴。
   陈深好像对这个称呼满意极了,把头抵在叶幕额头上,撒娇一样地不住呢喃,“小叶子,小叶子……”
   一点点的轻吻落在叶幕的额头上,又滑落到鼻尖,就在即将触碰到他朝思暮想的粉红色唇瓣时,叶幕突然侧开了脸。
   陈深的吻就落在了叶幕白嫩嫩的脖颈上,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声音沙哑地问,“怎么了?”
   叶幕听着从胸膛传来的有力而迅速的心跳声,呼吸也变得急促,眼眶都被沁出的泪水浸湿了。
   陈深看着看着,差点又要把持不住,直到叶幕呜呜地说,“我还没有洗澡。”
   陈深愣了一下,然后沉沉地笑了,他舔了一口叶幕细嫩的脖颈,说,“我帮你洗。”
   说完,也不等叶幕有所反应,就一把打横抱起了他,然后轻轻地放在浴缸里,叶幕其实也有点累了,所以一接触到热水后,感觉浑身都舒展了,人也不由得变得有些懒懒的,于是也不拒绝陈深的贴心服务了,更何况,虽然有点意外,情况与他原本的打算并没有太大偏差。
   陈深一看就是从来没有帮别人洗过澡的人,动作有些笨拙地给叶幕抹好沐浴露,叶幕都能感受到他的手在碰到自己皮肤时候那明显的发颤。
   叶幕看了一会儿,突然又向999确认了一遍:“确定手机定位已经屏蔽了吗?”
   999:是哒! (oo)
   陈深抹着抹着,身体突然僵住,眼睛偷偷地瞄叶幕。
   叶幕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似的,正眼睛亮晶晶地把泡泡连水盛在手心,然后又慢慢从白皙光滑的胸膛上倒下去,陈深感觉脑袋里的某根弦“啪”一声,终于断了。
   他猛地凑近叶幕,把他按到在浴缸的边沿,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眼神是掩饰不住的滚烫炙热,他的表情却有些小心翼翼的祈求和委屈,眨巴着黑亮的双眸,他撒娇似的说,“小叶子,我,我想亲亲。”
   叶幕好像被他突如其来的扑倒吓到了,有些怔怔的。听到陈深的话后,一抹红晕悄悄从耳根处蔓延到整个脸颊,他羞涩地低下了头,那双水墨一般的优美瞳仁却不住地从下往上瞟,然后,他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缓缓靠近陈深,在他唇角处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
   陈深简直欣喜若狂,再也不拘束了,整个人都扑腾掉到了水里面,衣衫湿透了个干净,他却不管不顾,小心却坚定地吻上他朝思暮想的唇瓣,笨拙而认真地在其中探索,纠缠。
   水汽氤氲的浴室里,两个青涩的少年彼此激烈地纠缠,室内的温度仿佛在不断地攀升,攀升。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旁手机的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很久很久以后,才不甘心地再也无法亮起,黑暗暗的屏幕,仿佛某人终于陷入无底深渊的心脏。
   早晨十点钟的阳光跃动着欢快的旋律,陈深的手包裹着叶幕的手,不仅心里甜得想冒泡泡,他现在连自己都想化身泡泡满天飞。
   他看一眼叶幕,就自己偷偷傻笑一会儿,整个人宛如一个智障。还好有叶幕陪他走在一起,于是两个智障一起分担了路人奇异的眼光。
   走到别墅楼下的时候,智障深依依不舍地不肯走,好不容易被叶幕赶出去两步,又要可怜巴巴地走回来,最后叶幕转身不理他了,他才失落地终于有了离开的打算。
   这时,从蔷薇园的拐角处转出了一辆劳斯莱斯,陈深记得,这是叶幕那位姐夫骚包的车。
   小叶子的姐夫,陆近言……陈深想起从前在医务室的时候,叶幕充满依恋地靠在陆近言怀里,却像洪水猛兽一样躲着自己,本来好得飞起的心情突然像笼罩了一层阴云。
   他又走了回去,从后面把叶幕揽在怀里,嘴唇亲昵地点了点叶幕粉嫩的耳朵,“小叶子再亲我一口我就走好不好?”
   叶幕无可奈何地回头,余光不经意瞟到了停在不远处蔷薇花后的车子,再看陈深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隐藏着的一丝不易察觉的乌云。
   嗯?
   叶幕自然全当做没发现,鼓着脸颊在陈深左脸上飞快地点了点。
   陈深不满足,坏笑着抱起叶幕,狠狠地亲了一大口,直到叶幕气喘吁吁了他才放开他,然后飞快地骑上车逃跑,晨风中都洋溢着他得逞的笑声。
   只不过在路过那辆劳斯莱斯的时候,陈深刻意放慢了车速,对着车窗口面无表情的陆近言打了个招呼,露出一个看似很礼貌,实际却有些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示威意味的笑容。
   陆近言昨天才调查出所有关于徐敏的一切,那结果让他震惊,又让他无比的心疼,为了不伤害到叶幕,他吩咐人找到徐敏养在外的小情人,利诱他做徐敏性侵犯罪的人证,再结合调查得到的证据与实情,稍微做了一些改动,把叶幕在其中的关联完全剥离开来,交给了警方。
   他还联合了媒体,打算在案发后对事件进行报道,如此一来,就算徐敏是沙城贵族高中的老师,身败名裂的人,后面的人也不会费心去保护他。
   由于一直在忙这些事,昨天他就没有接到保镖的电话。直到凌晨的时候,他才被告知小幕昨晚一夜未归。手机定位不到叶幕,他担心他,不顾熬夜通红的眼睛,开车出去找了一夜,却一无所获,听家里管家说小少爷回来了,他才欣喜若狂地赶回来。
   可是,他一回来,就让他看到,他的小幕与别人在楼下纠缠不清,那依依不舍的模样,就好像那些一刻也无法分别的小情侣。
   又是陈深!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小幕不是很怕他吗?不是说最喜欢姐夫吗?为什么现在却任由那个曾经欺负他的人对他做出那么亲密的举动?
   陆近言感到自己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在颤抖,少年相处的画面彷如刀刀刺进骨髓里的利刃,让他本就纠结的心变得更加痛苦不堪。
   一夜不停的奔波让他已经很疲惫,那让他大受刺激的一幕更加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在濒临崩溃的边缘。
   陆近言紧紧抓着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路边。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过去,否则,他真的害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丢失理智的事情。
   小幕最近对他已经不如从前亲近,一层若有若无的隔阂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悄悄形成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每天小心翼翼地对待他,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回到从前亲密无间的样子。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又清楚而残忍地告诉他,不可能了,他再怎么做都不可能了。
   晨光下,帅气的大男孩从后面搂住小小的少年,撒娇似的在他脖颈上蹭了蹭,他好像说了句什么,然后,他的小幕,就无可奈何地转身,在男孩的脸上羞涩地亲了一口。男孩仿佛还不满意,直接就把他抱起来,然后吻了下去。
   他们热烈地亲吻了很久。这么久,久到陆近言已经觉得自己的疼痛都变得有些麻木了,那个让他无比痛恨的身影骑着代表年轻的单车,朝气蓬勃地路过他身边,还笑眯眯地对他问好,“姐夫早啊!”
   陆近言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可怕。
   陈,深!
   叶幕照常拒绝了所有人的帮助,一个人把画具抱到了画室里,小心翼翼地一一放好。
   身后响起开门声,一道高大的阴影笼罩住他整个身躯,带来一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叶幕很敏感地回头了,看到是姐夫,松了一口气,小声地叫了一声姐夫,转头继续整理画具。
   陆近言看着忙忙碌碌的小身影,突然问了句,“小幕快开学了吧。”
   叶幕好像以为他要检查他的暑假作业,很乖地说,“我已经把暑假作业都做完了。”
   陆近言轻轻笑了笑,“真乖。”
   然后,他说,“姐夫看得出来,小幕在学校里一直都很不开心,所以,”
   陆近言的眼睛被一片浓黑覆盖,语气温柔却不容任何反驳,“以后小幕就在家里上学吧。”
  
   第31章 豪门重生文九
  
   叶幕手上的画笔“啪”一声掉在地上,他好像很惊讶,却还是很信任姐夫地解释道,“我没有不开心。”
   陆近言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小幕就算受了委屈,也总是不和姐夫说。”
   叶幕抓住他的手,“我没有……”
   陆近言一下一下地抚摸着手下柔软的发丝,眼睛却紧紧盯着叶幕嫣红的双唇,近乎自言自语地说道,“姐夫现在都知道了,小幕在家里上学也没事的,我会给小幕请最好的家庭教师。”
   叶幕仿佛被“家庭教师”四个字刺激了,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后退,嘴唇发抖,“不要。”
   陆近言想起他最近调查到的事情,心里一痛,被嫉妒冲昏了的头脑稍微清醒过来,他心疼地把叶幕搂紧怀里,哄道,“好好好,不要,以后姐夫来教你。”
   叶幕一副被勾起噩梦的模样,整个人抖得像一只小鹌鹑,嘴里不住地喃喃,“不要,不要……”
   陆近言只好不住地拍着他背安慰。叶幕这幅样子让他无比的心疼,可是他这样脆弱,这样惊恐地,只能窝在他怀里,寻求他的庇护的模样又让他……无法控制地,竟然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变态,对着自己的小舅子生出难以启齿的感情,卑劣地嫉妒所有与他亲近的人,甚至……还以保护为名,实际上却是想把他囚禁在只有他的世界里。
   小幕只能看着他,只能被他拥有,只能叫他一个人“姐夫”,这样的未来让陆近言感到无法自拔的沉迷。
   是啊,只有这样,才是最完美的。
   小幕,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陆近言侧头在叶幕的发顶轻轻留下一吻,冷峻的脸上露出温柔地要化开的笑容,眼睛里却是深沉而可怕的占有和绝对的欲望。
   “叮,陆近言好感度加10,当前好感值90。”
   于是,叶幕就开始了又一次被囚禁play的生活。
   999(宝宝状):宿主大人,我发现你每次穿越都会被囚禁paly哦!
   叶幕:……这酸爽。
   不过,比起第一次顾南遥的束缚,第二次沐景衣的黏糊,这次姐夫的显得要温柔包容地多。
   叶幕只是不能出去,在蔷薇别墅里却是自由的,虽然后面会跟着两个仆人。他可以在花园里写生,也可以在画室里画画,反正只要在别墅里就都可以。
   叶幕刚开始还会抗拒,当下人挡着他一脸为难地不让他出门的时候,陆近言会出现在他身后,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小幕还是乖乖呆在家里会毕竟安全,这样姐夫也会更放心。
   这句话连999都听不下去了,最危险的人明明就在“家”里!
   叶幕还会偷偷给陈深打电话,结果又被无孔不入的陆近言发现了,他这次态度就没有那么好了,眉头皱的紧紧的,尤其是在看到“陈深”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仿佛被乌云罩顶,脸色阴沉地可怕。
   最后,手机当然是又被没收了。从此,叶幕和外界的联系基本全断了。
   当天晚上,陆近言还遣散了仆人,不顾叶幕的挣扎把他抱到沙发上,让他坐到自己腿上,自己则从后面穿过腰侧环抱住了他。
   陆近言把下巴靠在叶幕的肩上,一边迷恋地拿脸颊蹭他,一边把电视调到新闻台。
   液晶电视里,一个衣衫落魄,胡子拉渣的男人穿着黄挂衣,手被手铐铐着,低着头一副认罪的模样。
   旁边是新闻记者的播报,“男子系某高中助教,今年29岁,性侵性虐幼童多年,举报人称……”
   那人就是徐敏,叶幕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虽然因为原主身体的本能而有些颤抖,可是叶幕知道,直面他才能让自己以后完全克服这种后天的恐惧。
   画面切换到了证人部分,一个与叶幕差不多大的男孩正擦着眼泪,仔细一看长得和叶幕也有点像。他正流着泪诉说着徐敏对他的种种残忍暴行,旁边的画面适时地放出了少年身体的拍片结果,一时间采访的记者义愤填膺。
   结束后,女记者拿着话筒对着镜头深恶痛绝地总结道,“这种道德沦丧的人一定不能姑息!”
   判刑结果还没出来,不过徐敏的下场已经可以预见了,再加上陆近言的手段,他这辈子算是毁了。
   叶幕目不转睛看着屏幕的时候,陆近言却在看他,眼中的迷恋深不见底。
   他的小幕长得真好看,睫毛又长又翘,眼睛美得像一幅泼墨的画,小巧的鼻子又高又挺,还有……这张粉嫩又诱人的嘴唇。
   怪不得会引来徐敏这种变态,这样的长相,放到哪里都很危险吧,有谁能把持得住?
   刚走了一个徐敏,又来了一个陈深,如果小幕还在外面,将来会有多少个人会想来和他抢小幕,到时候,他可怎么办?
   陆近言觉得自己不让小幕出门的决定太正确了,只有把一切的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他才能有可能,有可能……
   叶幕感觉到陆近言的气息越来越危险,忍不住侧开了头。
   察觉叶幕的抗拒,陆近言的目光沉了沉,却没有发作,反而还很是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小幕明天给我画一张画吧。”
   叶幕不想答应,却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人咬住了。陆近言的牙齿细细地碾磨着他的耳廓,声音仿佛情人间的呢喃,“好不好?”
   虽然是问句,但是其中的危险却让叶幕忍不住颤了颤,这个样子,仿佛只要他不答应,下一秒就会马上被扑到,然后吃掉。
   叶幕终于妥协了,陆近言还有些失落,舔了舔发红的小耳朵,颇有些意犹未尽。
   999:姐夫黑化了好阔怕!(>﹏<)
   次日,叶幕吃完饭就被陆近言迫不及待地抱到了画室,如果不是知道要做什么,叶幕简直有种要被抱过去这样那样的错觉。
   叶幕板着一张小脸,让陆近言过去躺好,自己开始准备画画。
   陆近言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还觉得气鼓鼓的叶幕特别可爱,有种平时没有的生气。他回想着刚才抱着叶幕的感觉,真想就那么一辈子都不要放开。
   陆近言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看叶幕。
   叶幕皱着每天看了他一会儿,指挥他躺下,又觉得他把衬衫扣子系到最上面一个显得太刻板,吩咐他把扣子解开。
   陆近言侧着身子,单手支起撑着额头,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看着叶幕,修长有力的大手仿佛诱惑一般地解开那一颗颗的扣子,露出一大片古铜色的胸肌。
   叶幕拿着画笔的手颤了颤,平时看上去那么一本正经,居然撩起人来也这么勾人。
   时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