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4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4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2:28下载: TXT全本下载

!!”
   叶幕被突然加大的音量吓得一哆嗦,见躲无可躲,只好拉起身上的薄被,把自己一整个都塞到被子里,好像这样就可以欺骗自己这个可怕的人已经走了。
   陈深当然不会走,他红着眼睛去掀叶幕的被子,“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
   明明是他把这个小怪物救出“魔爪”,还任劳任怨地背了他一路,结果他倒好,翻脸不认人了。
   这就像那句话,需要他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不需要了就一脚踢开。
   ……感觉就像被始乱终弃了一样。陈深简直没有这么委屈过。
   陈深这边在死命地巴拉,叶幕也不是盖的,恐惧仿佛让他生出了平时都没有的神力,居然在陈混混手下硬生生守住了自己的小山包。
   这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陆近言气喘吁吁地推开门,平时服帖工整的西装因为剧烈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凌乱,领带也歪了。
   陆近言顾不上自己的狼狈,目光在房间里逡巡,焦急寻找叶幕的踪迹。刚才叶幕突然打电话给他,却一直不出声,他马上就知道,这是小幕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他没法形容他当时的慌乱,只觉得心头烧着一把火,如果,如果小幕出了什么事,如果他出了什么事……
   他连正在开的会议都顾不上了,马上让人定位小幕的手机,在发现定位显示还是在学校的时候,他才稍微冷静下来,匆匆安排了公司的后续事宜,一个人开着车就来了。
   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叶幕在他到来的时候就主动地一把掀开被子,鞋子都没穿就跌跌撞撞地跑向陆近言。
   陆近言连忙接住他,心疼地抚弄叶幕红红的眼角,把他紧紧搂在怀里。
   陈深还完全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冷冷的质问声,“你是谁?”
   陆近言脸色很难看,在确定小幕安然无恙的安心后,他才注意到房间里居然有个不明身份的人,还形容非常猥琐地趴在小幕刚才躺着的床上。他眼神一冷,不动声色地把叶幕有些凌乱的衣角整理好,如果这个人对小幕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或者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他一定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陈深尴尬地站起来,定睛一看,“啊,陆近言。”
   陆近言也认出了这是陈家的独子,面色稍微放缓了点,“陈深。”
   叶幕此时已经好多了,只是小脸还是苍白的,他埋在陆近言怀里小声地喘气,陆近言敏感地感觉到叶幕的身体在听到陈深声音的时候颤了颤,他依稀觉得小幕在学校里似乎有被什么人欺负了,联想到陈深刚才的动作,顿时口气变得比刚才更不善,“就是你一直在欺负小幕吗?”
   虽然是问句,可陆近言的口气一点也不像是在询问,而是赤裸裸的呵责,陈深百口莫辩,而且,一直在欺负叶幕的人,似乎真是他……可并不是刚才看到的那样欺负啊。
   虽然……他也的确有点想那样欺负,可是,他今天是无辜的!
   陈深纠结极了,求助似的看向叶幕,可叶幕却害怕似的躲到陆近言后面去了。
   陈深心里微微发酸,眼睛不住地往陆近言身后瞄,就算是姐夫,也没必要这么亲密吧。
   明明,刚才小怪物也是这么靠着自己的,一有了姐夫,就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似的。
   陆近言很敏感地把叶幕往自己后面带了带,感觉这人真是贼心不死!早知道陈家的下任继承人很不着调,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鉴于陈深的身份,陆近言不好直接对他做什么,更何况叶幕还在他怀里沉默地拉着他衣角,无声地催促他快走。
   陆近言警告性地最后看了陈深一眼,才不甘心地牵着叶幕回家了。
   陈深懊恼地抓头发,他今天真的是无辜的!而且,他也决定以后不欺负小怪物了啊!
   叶幕被接回了家,在陆近言的安慰下渐渐恢复过来。陆近言觉得今天的叶幕与以往都不同,很想再问出点什么,他总觉得事情不止是被同学欺负这么简单,可叶幕就是抿着嘴唇不说话,那样子,就好像回到了他们充满隔阂的时期一样。
   陆近言没法子,只好又细细哄了好一会儿。叶幕看着是正常了,可在他偶尔观察到的时候,他发现小幕变得极易受到惊吓。
   一般的人受到惊吓,也许会哭,也许会大叫,不管是宣泄还是下意识,其实这种方法更容易将人内心的情绪宣泄出来;可叶幕却不会,他只会僵在原地,以往明亮干净的眼睛会变得无助而迷茫,好像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帮助他。
   每当陆近言看到这个场景,就感到心如刀绞,同时更加痛恨那个让小幕变成这副模样的人,恨不得立刻把他碎尸万段。
   这一天,陆近言送完叶幕就接到个电话,是他的岳父岳母约他吃饭。虽然有些疑惑,但他仍旧应了下来,还主动让秘书订了酒店。
   对于一般人来说,和岳父岳母吃一顿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对陆近言来说,这却是除了订婚宴与结婚宴之外第一次与他们吃饭。
   也许是因为叶欣不是叶家的亲生女儿,所以叶家对她也并不太关心,或许他们还觉得让她嫁到陆家,就已经是给了她一个最好的归宿,同时也完成了一个“叶”家女儿的使命。
   他们的关系,只比陌生人多了一层利益的联系而已。
   但毕竟是名义上的岳父岳母,小时候也照顾过叶幕,陆近言遵守约定,还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包间。
   半小时后,叶家夫妻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他多年不见的,在他意料之外的人。
   叶萱穿着一身精心挑选的淡蓝色纱裙,裙摆处还别出心裁地绣了一只蝴蝶,一双白色的细根高跟鞋把她衬得又高挑又苗条。头发细心地做了小波浪,拢到胸前。她正是女人最美的年纪,刚好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带着真正的女人特有的的娇媚和婉约,看上去吸引人极了。
   叶萱对自己今天的打扮很有自信,当她从车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四面八方传来的灼热视线。她不意外地捕捉到陆近言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认为他也是被自己今天的打扮惊艳了,心中十分得意,嘴角也克制不住地微微勾起。
   她就知道,陆近言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他会娶叶欣只不过是迫不得已,别说叶欣现在已经死了,就算还活着,她一回来,她也照样什么都不是。
   不管是在叶家,还是在陆近言身边。
   她矜持地迈着淑女步走到陆近言面前,柔声叫道,“阿言。”
   叶萱的忽然靠近让陆近言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他不适地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拉开距离,“小姨子。”
  
   第28章 豪门重生文六
  
   听到“小姨子”三个字,叶萱僵住,顾及到身后的爸妈,她才没有像当年一样直接发作。
   她勉强当没听见这几个字,走到座位旁边,等着陆近言给他拉开座位。
   陆近言果然站了起来,叶萱心中一喜,她就知道,他心中还是有她的,刚才不过是和她怄气罢了。
   可万万没想到,陆近言是站起来了,却根本不是要对她做什么,而是冲他爸妈打招呼,寒暄完毕之后,才礼貌性地向她点了点头,神色淡然而疏离。
   还是叶母注意到了这微妙的气氛,拉了拉女儿的裙角,让她快坐下来。
   叶萱有些不高兴,一边漫不经心地戳盘子里的食物,一边拿眼角偷瞄陆近言。男人穿着得体的西装,用餐的动作优雅而从容。他与她父母谈笑自若的模样,俨然已经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叶萱的手在膝盖上纠结交错,越是看到陆近言的优秀,她越是想尽快摆脱那个让她前世那么痛苦的男人。
   男人毕竟都是要面子的。叶萱飞快地找到了一个理由,也许是因为有长辈在吧。她在桌子底下偷偷暗示父母快走,叶父叶母马上心领神会,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走之前还给叶萱使了个眼色,让她一定要把握机会。
   叶萱正襟危坐,摆出最美的角度,正想从他们的回忆中找话题,陆近言却擦了擦手,说,“我待会还有点事,既然岳父岳父离开了,我也送小姨子回去吧。”
   叶萱简直恨透了“小姨子”三个字,一听陆近言这么快就要送她回去,着急了,“陆近言!”
   陆近言好整以暇得坐着,淡定道,“小姨子还有事?”
   叶萱再傻,此刻也知道陆近言根本就没有要和她重归于好的意思了。他怎么能这样?叶萱心里有些难受,但她知道,如果她现在就指责他,他们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
   叶萱强自平复下心情,直接来不行,那就曲线救国吧。她掏出手机,调出前段时间拍的那段视频,转到陆近言面前,作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其实我今天来,是因为小幕啊。”
   屏幕上播放的,正是叶幕被徐敏压在树干上,还被粗暴地各种对待的小视频。
   陆近言淡定的表情瞬间崩塌。
   最近叶幕觉得轻松了不少。
   如果攻略对象不需要你找,每天都会主动送上门,任何人都会觉得很轻松的。
   为了给陈深足够多的机会接近他,于是叶幕向陆近言请求,说想去不远处的莲花湖公园写生。
   陆近言最近很烦躁,那天叶萱给他看的视频让他几乎处在暴怒的边缘,视频上那个人,竟敢这么对小幕!
   叶萱告诉他,那个人叫徐敏,当年就是他作出了一副伪善的模样,才骗得她与他离开了这里。后来她才发现,原来徐敏是个同性恋,还有恋童倾向,更为可怕的是,他从前做过叶幕的家教老师,一直以来,都在暗地里觊觎着叶幕!她不能忍受有人这么对待他弟弟,所以抛出在沙城贵族高中工作的诱饵,引他回来,希望……
   叶萱后面说了什么,陆近言已经不记得了,他知道小幕这段时间的不正常另有隐情,却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真的,对小幕太疏忽了!
   叶幕就是在这个时候敲门进来,要求去外面写生的。一开始陆近言不想答应,可是在叶幕的委屈大法之下,再加上莲花湖公园其实并不很远,最终他还是无奈地答应了,只是暗地里还是叫了人偷偷跟着。
   叶幕背着画板走在去往莲花湖公园的小路上,他走得很慢很慢,却目不斜视,一双眼睛只看着脚下的路。
   999快睡着了:宿主大人,你走得和蜗牛似的。
   叶幕:先等等绿毛嘛。
   果然,不久后,身后就传来车轮咕噜噜滚过地面的声音,叶幕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慢悠悠地走。
   陈深骑车跟在叶幕身后,用此生最慢的速度来回地踩脚踏板。心想,背着画板,肯定是写生去了。
   自从那天之后,陈深就总是想起叶幕。虽然感到有些莫名的委屈,可他更多的却还是想起叶幕无助地靠着他的样子,想起他一路飞奔地抱着他,他也紧紧搂着他脖子的样子。
   这是一种很新奇的感觉,虽然他是混混老大,可他的确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来没有过那种,被人依赖的感觉。也许就是这种感觉,让他最近总是不知不觉就踩着单车溜达到叶幕家附近转悠。
   没想到,转悠着转悠着,就真的让他看到叶幕出门了。
   当他看到叶幕在他看来很矮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他连呼吸都忍不住放轻了。他跟在他身后,叶幕安静地踩着八月还未变黄的落叶,树叶间的晨光洒在他光洁的侧脸颊上,跃动在他长卷卷的睫毛上,而他骑着单车,他突然就有种,这一切这么美好的感觉。
   “叮,陈深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45。”
   999(困惑ing):为什么突然加了好感?
   叶幕在莲花湖边停下来,荷花还没有凋谢,在晨风中晃动着可爱的小花苞。他抬眼看澄净如洗的天虹,不加遮掩的水墨色眼眸映着纯净的湛蓝色,“脑补,是个好东西。”
   陈深嘭地一声摔倒在地上。
   “叮,陈深好感度加5,当前好感50!”
   陈深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发现叶幕没有发现他才松了一口气。他双手交叠,靠着下巴,侧着脸看人。叶幕此时已经摆好画板,开始画满池的荷花。
   他的笔仿佛有魔力,尽管只是简单的线条,却可以显得那么可爱,那么有生命力,就好像……他天生就是为画画而生的。
   等到叶幕收好画具回去,已经到中午了。陈深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他居然就这么几乎一动不动地看了一个上午!
   回去的时候,他依旧踩着蜗牛一样的脚踏跟着蜗牛一样的叶幕。就这么过了几天,陈深已经渐渐从看画变成了看人。
   他的眼光顺着那只仿佛带着魔力的手缓缓移到了画画的人身上。叶幕的侧脸很干净,干净地仿佛不像一个青春期的少年,嘴唇是淡粉色的,就像可口的水蜜桃,上面是高挺小巧的鼻梁,最后是那双被过长的刘海挡住的,有如水墨画一般的眼睛。
   青春期的男生对好看事物的抵抗力很弱,就好比陈深曾经喜欢上沈玲,就好比,他现在又看叶幕看得入迷。
   陈深现在简直无法理解自己从前竟然会讨厌叶幕。
   叶幕仿佛画好了,起身把夹板打开,这时候,一阵风吹来,把画纸呼啦一下就吹走了。
   陈深想也没想就丢了自行车,急急忙忙地去捡落到草地上的画纸,然后邀功似的送到叶幕面前。
   然后,他就僵住了。
   叶幕很怕他的吧,毕竟上一次见面他就死死地躲在他姐夫后面了。
   他从前那么欺负他,他会害怕也不奇怪啊。
   陈深想得明白,可心里却还是涌起难掩的失落。他马上就要跑掉了吧,陈深想。
   出乎意料地,叶幕这次居然没有掉头就跑,甚至也没有露出任何恐惧的表情,他看着他手上的画,突然有些害羞似的地下了头。
   陈深疑惑地翻起来看,却发现画上的居然是一个在林荫道上骑着单车的少年,少年顶着一头像他一样帅气的绿毛,一只手控着车把,另一只却不老实地揪过路旁的树叶,嘴角挂着得意的笑。
   这,这是他吗?!
   陈深顿时有些无措,叶幕什么时候发现他的?!他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干站着愣愣发起了傻。
   叶幕等了一会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去收拾自己的画具,准备回家了。
   “等,等等。”陈深叫住他。
   叶幕回头,只见陈深手忙脚乱地牵来他的单车,确认链子没掉之后,单脚撑地,回头拍拍车后垫,扬起一个红彤彤的大笑脸,结结巴巴道,“我,我送你回去吧。”
   叶幕歪着脑袋,陈深干咳一声,正色道,“反正顺路嘛,哥车技很好的。”
   陈深看着随意,其实心里很紧张,就在他已经要以为会被拒绝的时候,叶幕把画板放在膝盖上,坐在了他后座上。
   陈深的心跳倏然加快了无数倍,伴随着从心底涌起的莫名的丝丝甜意,他愉快地吹了声口哨,“走咯!”
   夏末的风穿梭在林间,一辆单车快速驶过道路两旁的银杏树,爬上小山坡,又呼啸着冲下林荫道。
   一只手悄悄爬上陈深身侧,抓住了白色T恤的下摆。
   陈深也偷偷往下看,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牢牢抓在那里,是叶幕。
   陈深心里那一丝丝的甜突然蓬勃地滋长,仿佛有一颗嫩芽终于钻破灰暗的泥土,终于破土而出,那么迅速地,就生出了细小的花苞,然后“啪”的一声,绽放了。
   “叮,陈深好感度增加20,当前好感70。”
   开满蔷薇的别墅外,陈深依依不舍地和叶幕告别。
   叶幕站在门口,想目送他离开,陈深却突然举起了那幅送他的画,脸红红地放到唇边轻轻亲了一口,傻兮兮地冲他笑。
   叶幕眨眼,愣了愣,然后,淡粉色的嘴唇也缓缓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他们都没有发现的是,在二楼的窗口,陆近言看着楼下两个青葱的少年,心口突然感到有些发慌的刺痛。
  
   第29章 豪门重生文七
  
   陆近言站在窗边遥望着楼下,只觉得就这么短短一层楼的距离,却偏偏有着让他无法触及的遥远。
   多么青葱的年纪,多么年轻的生命,多么有活力的笑容,离他,又是多么的远不可及。
   他的心里有一股冲动,他想走过去,他想把少年拉到身后,想把他紧紧捂在怀中,不让他对别的人露出那样微笑。小幕不是很害怕陈深的吗?为什么还没有过多久,一切就好像全变了呢?
   是因为他老了吗?所以他已经无法读懂年轻人的心思,也无法融入他们的世界了?
   想到叶幕会逐渐离他越来越远,陆近言就感到心脏像被拉锯一样的折磨。
   这是一个姐夫对小舅子应该有的感情吗?
   “叮,陆近言好感值加10,当前好感值80。”
   陆近言为自己不该有的想法而恐慌,可又自虐一样无法自拔地移不开眼。直到叶幕已经转身回了别墅,他才勉强收拾起自己心中的暗涌,仿佛平常一样下了楼,迎接终于回到家的少年。
   陆近言让仆人帮叶幕把画具收起来,叶幕却不肯,紧紧抱着画具,好像是什么宝贝似的。
   这种无言的抗拒让女仆无从下手,只好无措地看着主人。
   陆近言皱了皱眉,挥手让她下去了,自己却走近叶幕,用一种诱哄的语气说道,“这些东西太重了,姐夫帮小幕搬回画室好不好?”
   叶幕对陆近言的抗拒显然要比对女仆少一点,犹豫地看了看姐夫,又看了看手上的一堆画具,最后他似乎觉得姐夫应该是可以信任的,于是乖乖把东西递了过去,“好。”
   陆近言微笑着接过,却没有离开,他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刚才那个男孩子是谁?”
   叶幕白皙的脸蛋突然染上一点点粉嫩的红晕,有点不好意思似的低下头,嘴角却微微向上弯了弯,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陆近言的呼吸有一瞬间的窒闷,眼神沉了沉。但素来懂得调控情绪的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恍然大悟似的说,“啊,想起来了。他是陈深,我记得小幕上次就很怕他,一直紧张地往姐夫身后躲,他就是一直以来欺负小幕,让小幕不开心的人吧。”
   陆近言俯身揉了揉叶幕微红的脸颊,直到让它看起来就像是在自己的蹂躏下变得发红的,“姐夫帮小幕出气好不好,就算是陈家的继承人,姐夫也不会容忍他欺负小幕的。”
   叶幕本来乖乖的,一听陆近言的话,却急得抓住他的手,慌道,“不,不要。”
   陆近言仿佛感觉到心脏又有隐隐作痛的趋势,他笑着问,“为什么呢?他不是让小幕在学校不开心吗?”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好像很亲密一样呢?
   叶幕的眼神害羞地落到地板上,小奶音因为不好意思听起来更加可爱了,“陈深,他,他很好,我很喜……”
   “好了,”陆近言突然打断他,看着叶幕头顶的发旋,轻轻说道,“去吃饭吧。”
   叶幕也为自己突然的“坦白”特别不好意思,听了这话仿佛得到了大赦似的,马上就乖乖地跑去坐在餐桌上。菜还没有上齐,他双手撑着下巴,脸蛋还是红红的,水墨色的瞳孔却没有了从前的封闭和孤寂,星星点点地跃动着欢快的喜悦,看上去就像个情窦初开的羞涩少年。
   陆近言面无表情地看着,心里如坠冰窟。
   999(星星眼):宿主大人,999好崇拜你哦。
   叶幕漫不经心地把最近画的画贴到墙上,“帮我查一查最近的天气。”
   999:好的宿主大人!
   叶幕摩挲着下巴,斟酌道,“看一看哪一天是那种,白天是大晴天,傍晚却会下暴雨的那种。”
   999:咦?
   叶幕意味深长地说,“青春嘛,不都是需要一场大雨来催化的吗?”
   999: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纸!(≧ω≦)
   最近公司的人都感觉到了boss心情很不好,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正常情况下的boss就是一个普通的黑脸大魔王,生气的boss就好比终极黑化版的大魔头!一时间公司人人自危,很多人连走路都战战兢兢的唯恐出错。
   这一天,精英助理先做了长达三分钟的心理建设,才敲开了boss的门。
   陆近言心情果然很不好,他听到推门声,从文件中抬起头来,两道笔直的眉毛皱的死紧,俨然一个黑脸帝,“什么事。”
   助理内心惊恐地卧槽表情却很淡定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是关于boss上次吩咐调查的那个家庭教师的事情。”
   在999的探测下,叶幕终于选定了个基本符合他要求的日子,虽然下雨的时间比预想的要迟一点,不过没关系,天时人和,天时差一点,就用人来补一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