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1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11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00:06下载: TXT全本下载

抽噎。
   叶幕早就习以为常,自己拉出界面,看了眼下一个世界的基本情况,点击了穿越。
  
   第21章 豪门重生文一
  
   夕阳西下,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少年走在校园的银杏路上,黑色的小皮鞋踩在翠绿色的银杏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傍晚的风轻轻吹,少年额前的碎发被微微撩起,露出一双墨色的黑眸,下面是高挺的鼻梁,嘴唇是淡淡的粉色。
   他低着头,背着画板,没有任何人陪伴地一个人沉默地走着,周围或者有少男少女嬉戏打闹着走过,却始终与他无关,他仿佛活在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里,孤独,无声,与世隔绝。
   这就是叶幕这次穿越的对象,是一名由于童年阴影而患有自闭症的高中艺术生。
   这是一篇女主豪门重生文,女主名叫叶萱,是身体原主人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重生前,叶萱本是沙城叶家的女儿,叶家在沙城颇有名望,而她的前面还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之所以没有血缘关系,是因为这个“姐姐”是领养的。在叶萱出生后,她的母亲夏如因为身体耗损太大,被医生说已经再也生不了孩子了。但叶家夫妇真的想要个男孩,于是,他们就去了沙城的一家孤儿院,领养了一对姐弟。
   这对姐弟就是当时15岁的原主姐姐和5岁的原主。其实,叶家夫妇想要的原本只有原主,而原主的姐姐对他们来说,年纪实在有点太大了。但原主与姐姐从小在孤儿院相依为命,感情非常地好。所以,在叶家夫妇要带走原主的时候,原主抱着姐姐死也不撒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叶家夫妇看着在孤儿院门口难舍难分的姐弟,姐姐满眼湿润却忍着不哭,不想弟弟因为她失去被收养的机会,叶家夫妇想着多收养个孩子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于是,就把姐弟俩一起收养了。
   收养之后,姐姐被改名叫叶欣,原主改名叫叶幕。收养的前三年,姐弟俩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不仅生活条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叶家夫妇也十分疼爱他们,尤其是叶幕,简直可以说是捧在掌心里的。
   但在第三年,被诊断为无法怀孕的夏如居然又怀孕了。这个消息让叶家上上下下都十分高兴,原主还小,不明所以,但原主的姐姐叶欣却感到很担忧。她知道,叶家会收养他们姐弟是因为夏如不能怀孕,现在她却怀孕了,也许叶家不会因此就将他们赶走,但收养的到底比不过亲生,她无所谓,可是弟弟还那么小……
   很快,夏如生了,是个男孩,取命为叶瑾,叶欣的担心也很快成真了。
   有了自己的男孩之后,叶家夫妻不再把太多的精力放到他们姐弟身上,叶欣本来就可有可无,现在是直接被忽视了个彻底;而叶幕,毕竟当自己的孩子宠过三年,不至于全无感情,但在新出生的亲生孩子面前,这点感情却也不算什么了。
   原主于是被丢给了保姆照看,保姆是个有眼色的,知道这孩子是失了宠,所以也并不上心,能偷懒就尽量偷懒,如果不是上大学的叶欣偶尔回来照看着,小小的原主很可能好几天都吃不上一顿饭。
   原主还有个爱好,那就是画画,而且天分非常高。从前,叶家夫妇还特别为他请了个艺术学院的大学生当家教,但这个大学生家教徐敏却是叶幕患上自闭症的根源。
   当原主还是“唯一的儿子”时,就算是上课的时候,也有人专门在一旁照看,所以徐敏也不敢做什么。叶瑾出生后,叶家上上下下对叶幕都不再上心,本来在边上看着的家仆也纷纷偷懒去了。渐渐的,徐敏就发现,不仅是在上课的时候,就连平时,这个叶家的小少爷也不怎么得到重视了。
   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番,他终于知道了原因,于是就开始蠢蠢欲动。很少有人知道,徐敏其实是一个同性恋,还有轻微的恋童。早在来当家教的第一天,他就被粉妆玉砌像小王子一样的原主吸引了,当天回去就幻想着原主的样子兴奋地抚慰了自己。
   碍于旁边有家仆照看,对方又是名门望族,而徐敏自己也是个有心没胆的人,这么多年,尽管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却一直不敢有一点点表现,生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而现在,在了解到这一切后,他心中那股肮脏的欲望又重新燃起,过了一段时间,发现真的不会有人注意后,他就慢慢对原主伸出了魔爪。
   刚开始只是一些肢体接触,原主又是个年仅8岁的小孩,虽然有点不习惯,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排斥。意识到原主没有抵抗之后,徐敏渐渐得寸进尺,也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触碰,而原主的不抵抗甚至引发了他心中压抑许久的虐待欲,每次完了还威胁他不许说出去。
   其实原主也不敢和别人说,他是个很敏感的孩子,早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家对自己若有若无的排斥,姐姐又上大学去了,他每次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哭,自闭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最后,还是回家的叶欣发现了弟弟衣服下一条条的青紫,经过一番调查才发现了家庭教师的禽兽行径。
   由于没有证据,而叶欣一个大学生也并没有懂得很多,更加因为他不希望弟弟小小年纪会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这件事就慢慢瞒了下来。徐敏是被辞退了,原主的自闭症却好不了了。
   而与姐弟俩的水深火热不同,女主叶萱却是从小千娇万宠地长大的。由于这篇文是重生文,所以重生前的女主当然是作死的。
   她本有个青梅竹马,名叫陆近言,两家门当户对,双方父母也早就说好要让他们俩结婚。可在上大学的时候,一直有些叛逆的女主叶萱却遇到了当年的徐敏,她在读大学的美术老师。
   徐敏在被叶欣赶出来后,其实也惶恐了一段时间。可在事情渐渐平息之后,他又开始怀念起原主带给他的快乐,以至于虽然很多年过去了,他却始终难以忘怀,还找了叶家附近大学的工作,成了一个大学美术老师。
   他知道叶萱是原主的姐姐,想着好歹也是个替代品,这么多年,他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就引诱了她。
   徐敏长得不错,人也幽默,如果不是知道他那种不为人知的肮脏喜好,表面上看,谁都会以为他就是个帅气而有才华的艺术家,很多女生甚至暗地里都默默暗恋着这个年轻英俊的美术老师,这很多女生里,也包括女主叶萱。
   叶萱在徐敏的刻意引诱下,很快就沦陷了,死活也不肯和青梅竹马订婚。在家人的强制反对下,在订婚宴上他甚至还被徐敏怂恿着私奔了,在外地领了个证。
   既然是重生文,女主当然是过得很不好的。刚开始徐敏对她是很好的,但一年后,徐敏就原形毕露了。他原本就是一名同性恋,不可能真的对她做什么,叶萱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因为徐敏的绅士,证明他是真的爱她。
   可后来,徐敏却会渐渐开始对他做出一些性虐的举动,刚开始还是轻微的,她也只是当成情趣,三年过去了,徐敏的这种行为越来越过火,叶萱渐渐不堪忍受,可她还爱着徐敏,所以只能委婉地表示拒绝。
   感受到叶萱的反抗,徐敏稍有收敛,心中却十分不耐。他是同性恋,却没有勇气出柜,本着既然要娶,就娶一个与原主更相像的女人,好歹可以稍微抚慰下他的欲望,可现在,叶萱却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了。
   而让他们的关系进一步恶化的,是因为经济的原因。叶萱从小就是大小姐,花钱大手大脚,刚开始因为她带出来的钱财,过得也还算不错。渐渐的,徐敏的工资就远远不够她的开销了,两人从套房搬到出租屋,每天都争吵不断。
   几年后,叶萱甚至还发现徐敏居然在外面养了个小男孩,她怀着满腔怒火去捉奸,却反而被狠狠羞辱了一番,她这才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究竟是做了什么傻事。
   心灰意冷之下,她终于想回家了,还想起了当年的青梅竹马陆近言。
   可她却发现,叶家早在三年前就破产了,她的父母也双双逃到了国外;而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在她和徐敏私奔后,叶家为了补偿陆近言,就把叶欣嫁给了他。徐家无所谓,他们要的不过是叶家的女儿,既然一个走了,那就换另一个,更何况他们还得到了很多补偿。
   陆近言一开始不大乐意,但叶萱实在让他丢尽颜面,而这时候出现的叶欣却表现得温柔小意,他心想反正要娶的不是叶家的谁也是X家的谁,娶谁不是娶,不如找个温柔本分的,于是两人就很顺利地订婚结婚了,叶欣还把自己的弟弟带了过去。
   按理说,姐弟俩应该可以从此过得很好的,可在嫁给陆近言一年后,叶欣就在一次恶意的车祸中为了保护陆近言死去了,临死前,她让陆近言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弟弟,于是,原主就一直留在了陆近言家里。
   女主接连得到这些消息后,简直有如雪上加霜。她看着镜子中那个憔悴不堪的女人,明明才堪堪30,却已经像个中年的老妇人,她顿时在卫生间痛哭不已,最后晕了过去。
   醒来后,叶萱却发现自己重生了。她重生回到了他和徐敏私奔两年后,这时候她和徐敏的关系还没有那么糟糕,而她那位短命的姐姐已经去了,所以,陆近言现在依然是单身。
   重来一次,她不会重蹈覆辙,她要保护好叶家!同时也要让她前世如此痛苦的人付出代价!还要和陆近言重新在一起!
   现在大概就是女主重生后不久的时间。叶幕回顾到这里,已经走到了陆近言家里的小花园。
   陆近言喜欢蔷薇,尤其是红色的蔷薇花,所以别墅的花园里,满满的蔷薇几乎弥漫成了一片花海。
   叶幕站在鹅卵石小道上,层层叠叠的花丛中转出一辆劳斯莱斯,陆近言摇下车窗,冷峻的眉眼在看到他后稍稍舒展,但出口的语气还是很刻板,“怎么不叫管家去接你。”
   叶幕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后退几步,粉红色的嘴唇抿得紧紧的,手里死死抓着自己的画板,像一只受惊且防备的小兽。
   “叮,检测到可攻略对象一,陆近言,当前好感30.”
  
   第22章 豪门重生文二
  
   陆近言知道自己平时不苟言笑,待人接物也比较严肃,他的很多员工见了他,也和老鼠见了猫似的,打完招呼就跑得飞快,好像他是什么吃人的怪物。
   可是怕归怕,怕成叶幕这样的,他还是独一份。每次看到叶幕这样,他都会忍不住想,难道他长得真的这么吓人吗?
   对于亡妻的死,陆近言一直心怀愧疚,那时候某方公司因为竞标输了,高层就制造了那场车祸,蓄意谋杀他。那时,他真的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万万没想到,新婚不到一年的妻子竟然会舍命救了他。
   妻子被推进手术室抢救了24小时,当时10岁的叶幕就在手术室外红着眼睛不吃不喝坐了24个小时。直到最后,医生宣告抢救无效,小小的叶幕才咬着手掌哭出来。
   一直以来,他真的都很愧疚。不管是对前妻,还是对叶幕。
   也许叶幕对自己的排斥,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姐姐的死吧。
   陆近言叹了口气,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前妻把叶幕托付给他,前几年因为刚刚继承家业的原因,很多时候,他对叶幕都太疏忽了。
   陆近言吩咐司机把车开到车库里,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打算陪叶幕走回去。
   叶幕警惕地看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长长的睫毛谨慎地眨巴,好像只要他一有什么动作让他感受到威胁,他就会马上转头跑掉。
   陆近言觉得这样子的叶幕有些可爱,心想,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啊。他走近,尽量把自己的表情变得柔和,“姐夫和你一起走回去吧。”
   叶幕有点想笑。陆近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么别扭,就好比一个面瘫演相声,说不出的滑稽喜感。
   叶幕差点就要笑出声了,憋了许久才脸色通红地说出一个字,“哦。”
   陆近言毫无所觉,还以为孩子是不好意思了,想到叶幕好不容易终于稍微接纳了自己一点点,心里很高兴,维持着一个刚刚好的距离,跟在叶幕身后,像一个守护者一样,在蔷薇花海中慢慢走回去。
   “叮,陆近言好感度加10,当前好感度40.”
   叶幕边走边欣赏满园的红色蔷薇,会喜欢花的人,不管外表看上去多严肃刻板,内心一定是温柔的。
   当然,变态除外。
   原主与陆近言本就有一层亲缘关系,他又是过世的姐姐托付给陆近言的,还有自闭症,这一串联系都让他们两人的关系再远也远不到哪里去。这一点,可以好好利用。
   叶幕:看来,这次得走温情路线啊。
   999:“喜欢温情路线! ><”他再也不想被虐得肝疼了呜呜呜。
   陆近言走在叶幕身后,看着叶幕一个人很没有安全感地抱着画板走啊走,好像除了他手中的东西,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人或物与他有所联系了,突然觉得很心疼。
   姐姐离开了,他很难过吧。一直对着自己这么一个长相吓人?的人,会害怕也不奇怪啊。
   他应该多关心他一点的。
   晚饭的时候,叶幕小心翼翼地捡了个离陆近言最远的位置坐下,低着头,没有和任何人沟通,一个人慢慢舀着小勺子喝起汤,淡粉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喝汤的模样很是秀气。
   “在学校怎么样?和同学相处的好吗?”
   叶幕握勺子的手顿了顿,半晌才“嗯”了一声。
   陆近言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有人欺负你吗?”
   叶幕放下勺子,把两只手藏到桌子地下,低着头不说话。
   陆近言顿时怒了,谁竟敢欺负他的小舅子!他还想再问,可叶幕已经是一副十分抗拒的模样,垂下的睫毛微微颤抖。
   陆近言叹了口气,不由得伸手轻轻按上少年的头发,这是他从前从没做过的动作,他感觉到少年似乎抖了抖,但最终还是没有挣脱开。
   陆近言觉得少年就像一只很容易受惊的小兔子。等到他终于大发慈悲地挪开手,少年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肩膀都垂了下来,陆近言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可想到那个欺负他小舅子的不知名的人,他心里又很在意,决定暗地里派人查一查,给对方一个警告。
   “叮,陆近言好感值加5,当前好感45.”
   叶幕会在陆近言面前这么表现,不是没有原因的。
   的确有一个人,在他穿来之前,一直在欺负原主,甚至还联合其他人孤立原主,让原本就敏感自闭的原主变得更加封闭。
   那个人名叫陈深,是原主的同班同学,之所以他会如此针对原主,是因为他一直喜欢着一个女生,他以为自己十拿九稳,可当他在操场上带着一班小弟,堵住女生告白的时候,女生却告诉他,他喜欢的是叶幕。
   陈深当场就炸了。不喜欢他这个霹雳大帅哥就算了,居然还喜欢叶幕那个怪咖。
   于是,陈深就开始若有若无地针对原主,在发现对方竟然毫无反抗的时候,就越发变本加厉起来,还曾经把原主锁在厕所里,要不是阿姨打扫的时候发现了,说不定可怜的原主就要在厕所里瑟瑟发抖一晚上了。
   陈深或许觉得,这不过是些小小的恶作剧,也没有造成任何肉体上的伤害,可在原主心中,他的所作所为却在他原本就受过伤的心灵上更加添上了数刀。
   叶幕每次穿越,在接受原主记忆的同时,都会不可避免地受原主遗留意识的影响,这次也是一样。
   一想到陈深,他就会想起那无数次可怕的经历,身体的发抖可以说并不是装出来的。
   这种感觉很新奇,因为叶幕从来都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滋味,陈深给了他这么与众不同的体验,他不好好感谢一番的话,就太失礼了。
   999看着笑眯眯的宿主大人,心里突然“噌”地燃起一根名为陈深的蜡烛。
   次日,陆近言无视了叶幕沉默的反抗,把身体僵硬的他塞进了劳斯莱斯里。
   车里,叶幕靠着车门坐着,端着脊背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小脸崩地紧紧的。
   陆近言却觉得这样的叶幕特别可爱,忍不住用一种诱哄的语气说道,“小幕乖,坐到姐夫身边来。”
   999斜睨一眼,“一副拐骗犯的样子,白瞎了这么好看的脸。”(999式嫌弃脸)
   叶幕内心笑眯眯:我倒觉得,陆近言这样子,还挺萌的。
   叶幕当然不可能过去,陆近言早知道这个结果,也没有失望,自然而然地自己挪了过去。
   叶幕呼吸都快了不少,缩在小小的角落里,看上去又无助又可怜,他小声嚅嗫道,“不要。”
   陆近言没听清,凑近问道,“什么?”
   叶幕眼眶都湿了,满心的委屈又不敢表现出来,“不要。”
   陆近言终于听清了,却一点也没有听话离开的迹象,小舅子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竟然让他有种冲动……好想再欺负一下,“小幕都没说谁不要,姐夫怎么知道呢。”
   叶幕被逼得不行,不得不带着鼻音说道,“姐夫不要。”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陆近言听得心口一窒,终于意识到了两人距离过近了,连忙撤开来,欲盖弥彰地扯着领口,吩咐道,“小张,把空调开低一点。”
   说完,又瞥了眼叶幕,发现他正委屈地拿手背抹着眼睛,心里顿时超级愧疚。
   他竟然把小舅子欺负地都哭了!
   昨天还想着要对他更关心一点,更好一点,结果今天就做出这种禽兽的事情。
   这时候学校到了,陆近言拉住开了车门就想下车的叶幕,充满愧疚地问,“小幕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叶幕顿住,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他,眼睛是水洗了一样的干净,“可以吗?”
   陆近言心都软了,“当然可以了。”
   叶幕的眼睛却突然黯淡下来,沉默地摇摇头,推开车门走了。
   陆近言愣愣地,不明白叶幕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沉默地按了按太阳穴,他苦恼地问司机,“这孩子怎么了?”
   司机也不懂,试探地说,“小少爷不好意思说?”
   陆近言将信将疑,“是吗?”他觉得自己实在太不称职了,连小幕心里想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小幕似乎,很喜欢画画?
   叶幕刚走进学校,马上就有一道很欠揍的声音叫住他,“喂,小怪物,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
   叶幕加快了脚步,恨不得马上甩开他。
   然而他失败了,衣领也很快被人揪起来。陈深提着叶幕的衣领,不屑地吹了声口哨,“怎么?看了我就想跑?跑啊。”说完还很得意地晃了晃。
   叶幕眼中闪过一丝屈辱,可他一向连说话都很少,所以也说不出什么特别有威力的话,他憋了半天才软软地说了句,“放开。”
   陈深哈哈大笑,还对身后的小弟大声说,“他说放开。”
   众小弟很配合地也大笑出声,陈深这才满意地拎着叶幕,凑近,“放开谁啊,小~怪~物。”
   叶幕忍无可忍,第一次抬头直视他,眼眶通红地说,“你放开我。”
   大大眼睛里,瞳仁是优美的墨色,在被泪水浸润后仿佛晕染开的水墨画。
   陈深愣了愣,伸手把叶幕额前的碎发拨了拨,看着那双水墨一般的眼睛,喃喃,“呦,长得还不赖嘛。”
  
   第23章 豪门重生文三
  
   999:可,可攻略对象三,当前好感……-5变0。好辣眼睛的造型啊!
   的确是很辣眼睛的造型。挑染成绿色的头发,刻意跟随某潮流的发型,从头到脚的铆钉装扮,如果不是那张还稍显稚嫩的脸,出现在校园里简直像走错了片场的杀马特。
   叶幕倔强地甩开头,试图摆脱控制。
   陈深也从那一瞬间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看到剧烈挣扎的叶幕,轻嗤一声,松开手,叶幕掉到了地上。
   后面的小弟借势包围上来,其中一个还粗暴地拎起叶幕的领子,“深哥抓你,你也敢反抗,快给深哥道歉!”
   叶幕苍白着脸抱着画板,却低着头一言不发,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小弟刚想发怒,突然被陈深挡开了,“做什么!我说过,就算是混混,我们也是有格调,有身份的混混!别动不动做这些自掉逼格的事!”
   说完,陈深弯下腰,轻佻地拍了拍叶幕的脸,“放学后别走得太快,我在树林里等你。”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时不时有路过的学生向叶幕投来或好奇或同情的眼神,却始终没有人上前来关心一句。
   在学校里,原主就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从来不和任何人交流,没有一个朋友,由于常年自闭,气质还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