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9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9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0:58:44下载: TXT全本下载

儿生前所受的苦,这等邪魔歪道,千刀万剐死不足惜!今天我就替你师尊清理门户!”
   楼疏月隔开月姝峰主又一次的发难,“我的徒儿,犯了错,或惩或罚,我会带下去自行管教,不牢月姝真人费心。”
   “可他杀的是我的徒弟!”
   楼疏月皱眉道,“仅凭那些‘证据’就指认叶幕是凶手,未免太过武断了。我从小养到大的孩子,品性如何我岂会不知?若这次其实是魔修有心挑拨,想一举除去我派年轻弟子,那岂不是正中他们下怀?”
   月姝峰主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可能,于是愣了愣,但仍不松口,“即使真有这个可能,叶幕是吸血狂魔的可能也十之八九,我们决不能让这样的潜在危险逃离我们的掌控!”
   “你想如何?”
   “投入玉华山禁地深处的缚仙笼,每日派人看管。”
   楼疏月看了眼小徒弟,小徒弟灰蒙蒙的眼睛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神彩,怔怔愣愣地揪着他的一片衣角,楼疏月的心不可避免地感到生疼,但他最终还是说道,“好。”
   死死揪着衣角的手终于松开了。
   黑暗的禁地囚笼,美得不似凡人的白衣少年被重重锁链锁住手脚,无力地靠在缚仙笼内,乌黑的长发垂到地上,与泥土混合在一起,仿佛被活生生被从天宫扯入泥潭的仙人,让人不忍,让人惋惜,又让人忍不住要生出凌虐的欲望。
   今日看管叶幕的两个弟子百无聊赖地坐在桌旁,一名略瘦的弟子嘲讽道,“什么天纵奇才,什么玉华山派下一任掌门不二人选,现在被绑在这儿,也不过就是个废物。”
   另一名较胖的弟子却有些不赞同,“叶师兄天赋之高,的确是门派上上下下所公认的。”
   瘦子“嗤”了一声,“不就是个吸血的怪物,说不定那些修为也就是吸食别人的血得来的吧!”
   瘦子还来到叶幕被关着的缚仙笼前,戳他,“诶!吸人血是什么味道?那么恶心,亏你也吃的下去。”
   叶幕头抬也不抬,只吐出一个字,“滚。”
   瘦子一听,有些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叶幕慢悠悠抬眼,一字字道,“我说,滚。”
   瘦子勃然大怒,又说出许多不堪的话,旁边的胖弟子连忙赶来相劝。
   叶幕看了他们一眼,充满讽刺地笑了,瘦子一看,顿时更怒了。
   999颤抖地说,“宿,宿主大人,咱不争这口气,这种一看就是炮灰的人,不要理他就好了。”生怕叶幕再做出什么激怒瘦子的事情会被欺负。
   叶幕不得不对永远看不懂他演戏的单细胞小九解释,“乖,我是故意的。”
   999:“???”问号脸。
   叶幕:他不对我做什么,我才要惋惜,最好更加变本加厉地辱我,越狠越好,越惨越好。
   999:“为,为什么?”原谅他永远跟不上宿主的智商,它毕竟只是个系统。
   叶幕:只有这样,有人才会更心疼;等到想起一切的时候,好感度才会涨得更快。
   999目瞪口呆:“哇……”虽然听不大懂,但是好像好厉害的样子,不愧是宿主大人(><)。
   光是辱骂,瘦子似乎还不解气,他突然想到现在的叶幕浑身修为被禁,已经不过就是个凡人,于是连最后一丝顾忌也没有了。他搬来条凳子,嘿笑着取出几根金蚕丝,甩手隔空绑到了叶幕手脚上,然后控制着金蚕丝,慢悠悠说道,“跪下!”
   然后叶幕就真的跪下了,洁白的道袍狠狠跌倒泥土里。
   瘦子又自得道,“再给大爷我磕几个响头听听。”
   一声声额头碰地的脆响在空荡荡的禁地回响,眼看当初的天之骄子如今成了这种落魄模样,瘦子越发得意,得寸进尺地要求,“你求我几声,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瘦子得意洋洋地等着叶幕求饶,却半天没听到他意想中求饶的话,睁眼看去,却对上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那眼睛太过冷漠,让他觉得自己在对方眼里与一个死人无异,他忍不住抖了抖。
   这时,苦劝瘦子不住,于是去守着禁地口的胖子慌张道,“有人来了!”
   瘦子连忙收好蚕丝,装模作样地拿起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看到来人才狗腿地地起身迎道,“林师兄。”
   自那日在聚灵台检测到逆天资质后,林问就成了各大峰争着想要收为弟子的第一人选,最后在掌门的授意下如原文一样被楼疏月收为了弟子,如今隐隐已有取代叶幕成为首席弟子的趋势。
   林问一看,就看到叶幕额头上被磕出的那一块伤痕,登时大怒,揪过瘦子,“怎么回事?!”
   瘦子战战兢兢,“不,不关我的事……”
   林问啪一声给他后脑勺来了一下,“来之前还好好的呢,到你们这里就这里受伤那里受伤!我揍……”
   “算了吧,”叶幕淡淡道,“让他们出去吧。”
   林问心想,好不容易和媳妇儿有独处的机会,不能让这几个杂碎扰了,这才放开瘦子,扔垃圾一样把他丢出去,“马上给我滚去后山扫茅房!”
   瘦子和胖子忙连滚带爬地滚走了。
   林问走过来,心疼地伸手穿过缚仙笼的铁柱子,抹上叶幕受伤的额头,在将将要碰到时又顿住,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药膏,挤出少许轻揉地抹上,“我就知道这些杂碎不会做什么好事,这几日我就一直担心你会受欺负……媳妇儿放心,我待会儿就给他们好看!”
   叶幕从看管他的弟子口中得知,如今林问已被楼疏月收为了弟子。这么多年了,师尊第一次收了除他以外的人为弟子,缥缈峰也再不是他们师徒二人的了。叶幕垂下眼睑,说道,“师尊如何了?”
   林问的手顿了顿,“师尊他……自然也是很担心你的。只不过他最近事情太多,又要避嫌,所以才没法来看你。”
   叶幕整个人仿佛都低落了,林问一看,忙捧起他的脸,认真道,“我说的是真的!师尊他不是故意不来看你,实在是人多口杂,他也在想办法救你出去。”
   叶幕笑了笑,“我知道了。”
   “师尊要避嫌,你也不该来这儿,还是快回去吧。”
   林问哪里舍得走,可怜巴巴地说,“媳妇儿,我好不容易才来一次。”
   “我是嗜血狂魔,万一控制不住,又伤了你可怎么办?还是快离开吧。”
   林问把叶幕的手按到自己心口,“先不说这个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媳妇儿想喝血,我的血就让你喝个够。”
   林问漆黑的眼睛里透露出无限的情意,“虽然我们没有做到最后,但在我心里,媳妇儿,你就是我老婆。玉华山容不下我们,我们就去别的门派,一个不行就换另一个,就算全天下的门派都容不下我们,我们还可以独占个山头,照样逍遥自在。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我绝不会让我的老婆受这种委屈!”
   叶幕的手有点颤抖,“你……你不必这么做的。”
   林问将叶幕拉近,印了个吻在他头顶,深情道,“其实我第一天就想将你带走,从此远走高飞。玉华山又怎么样,谁能奈我们何?可我知道你放不下这个你从小长大的地方,一定不愿意被同门,尤其是……师尊所误解。这几天我已找到些线索,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真相,然后光明正大地救你出来。”
   叶幕迅速地撇开脸,林问似乎从那双略过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点点湿润的水光,笑了一声,挑起的嘴角带三分痞气,然后,他用与痞气完全不相称的极尽温柔说道,“等我。”话里有着浓浓的不舍。
   林问一直在等着他的回答,叶幕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应了声,“嗯。”
   林问笑得更温柔了。
   999:呜哇哇!!!TAT
   叶幕:……
   999:好感动,好感动啊!在宿主大人被所有人误会的时候,只有林问来了,他真是太好了TAT~
   叶幕问:他的好感度?
   999: 95了。
   叶幕若有所思地摸摸自己的脸,难道颜值的杀伤力对一个颜控竟然有这么大?
   禁地在来人离去后而更显黑暗,叶幕一直看着林问离去的方向,眼神复杂,久久没有动作。
   但他们都没有察觉到的是,在阴影处的角落里,有一抹淡绿色的身影也孤独地站立了很久,很久,将这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眸光暗沉。
  
   第18章 修仙种马文八
  
   楼疏月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好像胸膛有一团火在灼烧。他看着他从不与人多做接触的小徒弟乖顺地被另一个人抚摸,看着他被人亲吻发顶,看着他与别人定下远走高飞的约定。
   他有些迷茫,这是怎么了?小徒弟不是他一个人的吗?竟然有一天,小徒弟是会离开他的吗?
   楼疏月越想越魔怔,醒过来后却是悚然一惊。为什么,他会有那种想法?为什么,他还会觉得那种想法如此熟悉,熟悉到让他觉得,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这么看到过类似的场景,这么体会过类似的情绪。
   脑袋突然剧烈地疼了起来,楼疏月有些站立不稳,原本他想要来看看小徒弟,可现在……楼疏月在黑暗中最后看了一眼小徒弟,仓惶踉跄地离开了。
   999:师尊为什么不出来?
   叶幕:因为他在挣扎。
   999:挣扎什么?他不是已经忘记了吗?(°ο°)
   叶幕:记忆可以遗忘,情感的本能却最容易在被刺激之下影响一个人,进而勾起一个人被遗忘的记忆。
   999:师尊马上就会想起来了吗?
   叶幕漫不经心地撩起颈侧的一绺黑发,皱眉看着上面沾上的一点点泥土,“会想起来一点点,但却不会完全想起来。”
   叶幕唇角勾起,“所以,他会更煎熬,会更痛苦。当他真正完全想起来的时候……”那时候,才是最精彩的时刻。
   这些天,玉华山上上下下都在追查着“真相”。
   可这么多调查指向的结果却是,叶幕真的就是那个嗜血狂魔。在叶幕被囚之后,玉华山就再也没有弟子无故失踪;而更让人无话可说的是,在一次月圆夜,叶幕的狂态被看管的弟子看到,那眼红疯狂的模样,正与众人所想的嗜血狂魔别无两样。
   尽管楼疏月与林问都在尽力想为叶幕辩白,可在这么多的事实和“证据”面前,一切的说法都显得很无力。
   经过玉华山各大峰主的商讨,他们最终决定在当月十五执行对叶幕的处决。当然,这些事情都是瞒着楼疏月进行的,楼疏月本人也恰到好处地被支开引到了别处。
   十四夜里,禁地出现一个身穿校服的身影。三两下解决了留守的几人后,林问来到关着叶幕的缚仙笼前。
   叶幕显然很吃惊,艰难地挪到他面前,“你怎么来了?”
   林问一面从囊中取出一面镜子,一面在笼子周围涂涂抹抹,“来不及说了,笼子开了我们就快走,守备的人只被引开了一刻钟。”
   叶幕见他动作,知道他是有备而来,也不再阻止,叹了口气,在林问打开笼子的时候将一样东西递给了他。
   林问看也没看就一把收起来,拉着叶幕飞快地往禁地外狂奔,“如果有意外,你就先走,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在后山竹林口,萧然会在那里接应,到时你跟着他走就是。”
   出乎意料地,一路上遇到的阻碍不多,他们顺利来到了后山。
   萧然等了大半天,早就着急地在原地直打转了,看到他们过来,忙惊喜地迎上来。
   可他的高兴却连一刻都没持续到,竹林周围突然亮起无数火把,玉华五峰峰主各自驾着灵器包围住了他们。其中,月姝峰主一马当先,怒斥道,“孽畜!竟然还想着逃跑!”
   五岳峰主则在拼命给自家儿子使眼色,可惜萧然完全不领情,还一个劲地求爹爹叔叔阿姨饶叶师兄一命,圆圆的眼睛里一片苦苦哀求之色,让人看了就心生不忍。
   月姝峰主冷笑,“是非不分。”
   萧然这边在拖延时间,那边林问却悄悄启动了早已经画好以防不测的阵法,试图将叶幕传送走。
   月姝峰主失去耐性,转眼一看林问的小动作,举起手中的剑就向他刺来。是非不分!天赋再高也难免不是下一个邪魔!
   开启这个阵法本就需要全神贯注,在这种情况下,林问自然没有多余精力再去管其他,剑光倏然而至,眼看着就要取了他的性命!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叶幕猛地一把推开他,林问重重摔在地上,阵法恰在这时开启,包裹住了他。林问心中大骇,完全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慌忙中,他看到的最后一眼,就是叶幕单薄的身体被金光剑生生刺穿,温热的鲜血喷了他一脸。
   一道淡绿色的身影凭空出现,接住了无力倒下的叶幕。
   萧然哭着跑过去,看着满身鲜血的叶幕,又不敢碰他,只好跪在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叶幕艰难地露出一个微笑,“师尊。”
   “别说话。”楼疏月颤抖着给他源源不断输入灵力,可所有的灵力都仿佛石沉大海似的,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反而让叶幕越来越痛苦。
   楼疏月不得不停止动作。
   叶幕伸手摸上楼疏月已经有些湿润的眼角,“师尊别难过。”
   楼疏月小心地握住他的手,张了张嘴,却只是说,“我,我已找到证据,可以证明小幕的清白。”
   可所有人都知道,命都已经快没了,真相还有什么意义呢?
   叶幕不在意地笑了笑,反而提起了一件别的事,“师尊还记得我十六岁时送过您一根砚条吗”
   楼疏月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疑惑,突然,脑中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伴随着涌现的是那些或甜蜜温馨或矛盾苦涩的过往,他想起了,小团子抱着小木剑不管哪里都跟着他的无比倔强的样子,坐在玉石台阶上委屈地抹眼泪的样子,小心翼翼拿着礼物充满期待看着他的样子,还有……那一声小小的却震颤他心脏的“我最喜欢的是师尊”……一幕幕的画面从脑中闪过,他也想起他因为嫉妒而故意摔碎小徒弟送的礼物,想起他对小徒弟逐渐无法自拔的欲望,想起在竹林中……
   叶幕往他掌心凑了凑,像小时候一样乖巧地蹭了蹭,有些讨好地说,“师尊……对不起,因为让师尊看到了那样的我,而我知道……师尊是不会……喜欢我的,否则也不会……摔碎砚条……我知道……师尊为了……断了我不该有的想法……于是……我就……以特殊手段……删去了师尊一部分的记忆……让师尊……只记得我……最好的……样子……”
   楼疏月不顾脑中剧烈的疼痛,紧紧地搂着他,“不是的,我没有,其实我也……”
   叶幕却仿佛自言自语一样继续说,“可是我就快要死了,即使师尊对我……只是师徒之情……可我还是想让师尊……更加深刻地记得我……记得……完整的我……师尊……”
   楼疏月哽咽地抱着他,再也说不出话了。
   这时,玉华山掌门终于姗姗来迟,他叹息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人,看着楼疏月抱着已经失去气息的叶幕泣不成声,安慰道,“师弟,节哀顺变。”
   楼疏月这才从无边无际的痛苦与悔恨中稍微回过神来,看到面前掌门伪善的模样,想起就是这些人,口口声声污蔑他的小徒弟,就是这些人,是杀害他小徒弟的凶手!红血丝瞬间弥漫至整双眼睛,长剑毫无预兆地出鞘,化成千万柄,不分目标地取向在场所有人!
   寂静的竹林瞬间变成有如人间地狱一般的修罗场,普通弟子们躲闪不及的都被凌厉的剑锋瞬间削成肉泥,各大峰主也猝不及防地被砍成重伤。
   黑夜之中,一身绿衣的仙人仿佛化身为地狱取命的使者,银发在空中飞扬,他将最爱的小徒弟抱在怀中,一步步走近,每一步都昭示着对所有人越来越近的血腥杀意。
   杀,杀了他们!楼疏月脑中只有这一个想法。小徒弟死了,他们怎么能活着?他要杀了他们,然后,自己也要下去陪他。
   众人心中布满恐惧,很多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缥缈峰的峰主就变成了这样?其中尤以月姝峰主最甚,叶幕是她杀的,他必死无疑,她现在只希望,楼疏月还能记得往日的情分,可以给她一个痛快。
   就在这时,竹林里突然狂风大作,半空中传来了一阵笑声,笑声里带三分讽意,余下七分全是狂妄。
   月下出现一个高大的剪影,血红色长发在风中扬起一道道弧线,看上去既残酷,又混杂惊人的美感。
   那人如同俯瞰蝼蚁一般看着地上渺小的众人,月光下的侧脸如刀削一般,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真是一出好戏。”
   人群中,不知有谁喊了一声,“是嗜血魔君!”
   “嗜血魔君”笑了,笑声里透露出愉悦,他说,“是啊,是我。你们一直在找的‘嗜血狂魔’,也是我。”
   他缓缓降落在地上,看着楼疏月,“你们这些正派修士,可是杀错了人啊。”
   楼疏月不善地看着他,心中杀意更甚。
   “嗜血魔君”却不再看他,而是对着楼疏月手中的叶幕说了句,“现在,宝贝你总该知道,人,是有多伪善可笑了吧。”
   楼疏月下意识地要抱紧手中的人,可下一秒,他的手中就空无一物了!
   “嗜血魔君”有点心疼地摸着叶幕紧闭的双眼,“小孩子,总要受过伤,耐过疼,才知道谁,才是对你最好的。”
   楼疏月瞬间发狂,出手尽是杀招,“还给我!”
   如果是平时的楼疏月,或许还能与“嗜血魔君”一拼,可在输出了大部分灵力又心智不稳的时候,这点招式对“嗜血魔君”丝毫起不到威胁,轻而易举地就被避开了。
   楼疏月只是一个疏忽,叶幕与“嗜血魔君”就都不见了踪影,空荡荡的竹林上空悠悠回荡着一句话,“没空陪你们玩儿了,宝贝儿被你们这群伪善的人弄得身心受损,我可得给他好好补补身子。”
   楼疏月目眦欲裂,抛下句咬牙切齿的“可恨!”,也追着失踪了。
   受了重伤又被带着跑得飞快的叶幕有点不好受,“嗜血魔君”发现了,给他又喂了颗丹药,“宝贝儿别急,马上就到了。”
   说完,他还魅惑众生地笑了笑,与原先那种可怖吓人的鬼样子完全是天上地下。
   999最吃惊了,吃惊的同时还不忘源源不断地流口水,“好,好帅啊!!!”
   叶幕:好感度?
   999:楼疏月当前好感:100;林问当前好感:100;沐景衣当前好感:45。
   叶幕垂下眼睑,这变态看了半天戏,竟然也涨了5点好感,看来也并不是完全无动于衷。
   有点意思。叶幕想着,接下来,就要专心地攻略他了——魔道的嗜血魔君兼鬼医——沐景衣。
  
   第19章 修仙种马文九
  
   沐景衣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不屑。
   那一晚,他旁观了整个过程,那些名门正道如他所愿的各个想至叶幕于死地。叶幕的两个小朋友,一个根本没长大,一个还未长成,也根本救不了他。
   他的本意是想让叶幕彻底死心,他想让他知道,即使是所谓的同门,在心中起疑后也只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杀害,人,根本就是疑心最终也最不值得信任的种族。
   他唯一漏算的一点,就是叶幕对他那个师尊的感情。当叶幕浑身是血地被楼疏月抱在怀中,当他即使身受重伤依然充满眷恋地凝视着那个男人,当他无比小心翼翼地诉说自己埋藏多年的感情的时候,他竟然对楼疏月产生了一种夹杂在羡慕与嫉妒之间的情绪。
   他忍不住想,如果,叶幕喜欢的人是他,他会不会也用这种眼神看他,会这样全身心地信任他,依赖他?
   沐景衣取出叶幕体内已经死去的王蛊,看着床上双目紧闭,眉头深锁的人,又将另一个蛊放入了他体内。
   那样的感情,他也很想感受一次。
   999:宿主大人!有不明生物入侵宿主体内,是否选择开启自我保护系统?
   叶幕:他放进来的是蛊?
   999:是情蛊,会让宿主爱上醒来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
   叶幕若有所思:这么狗血的设定……正和我意。
   999:???
   叶幕:一直用蛊操控别人的人,当他反而被别人反向操控,一定很有意思。
   叶幕这次受的伤不可谓不重,就算有王蛊替他挡了一轮,让他进入了假死状态保住了性命,那些直接在肉体上的伤口却不会消失。所以,叶幕昏迷了很久,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沐景衣带着一种他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守在叶幕床边,看着叶幕眼睫毛颤了颤,然后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眼神清澈得有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情蛊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