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8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8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0:58:09下载: TXT全本下载

楼疏月就动身前往秘境。
   系统提示楼疏月已经离开,叶幕显得很漫不经心地挥剑,好像很失落的样子,心里却升起一股小邪恶:没有安全感又粘人的叶幕发现师尊没了,这可怎么办?
   半月过后,楼疏月终于从秘境回来的了。他还抽空去了趟人间集市,买了一串人间里据说小孩都很喜欢的糖葫芦,小心地用油纸包好了。
   小徒弟……应该会喜欢的吧。想起小徒弟脸蛋红扑扑笑得开心的样子,楼疏月就有种想把所有一切捧到他面前的冲动。
   楼疏月急匆匆行至清风殿前,却看到殿前的白玉台阶上蜷着个小身影,竟是他的小徒弟。
   小徒弟叶幕小同学迷茫地抬起头,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楼疏月一下子就心疼得无以复加。
  
   第15章 修仙种马文五
  
   清风殿前,玉阶石上,身穿绿色广袖长袍的俊美真人突然手足无措地像个凡人,如同不知道怎么安慰孩子的年轻父亲一样,笨拙地掏出一堆堆小玩意儿,却不知道孩子到底想要什么。
   各种小巧可爱的奇珍异宝满满摆了一地,小徒弟却还是不哭不闹也没反应地坐着,似乎这些很多人抢破了头想得到的东西对他毫无吸引力。
   可怜的师尊已经没辙了,蹲在小徒弟身前,浅绿色的眸子有点可怜巴巴的。
   叶幕终于动了。他低头玩了下手指,然后才别别扭扭地向师尊张开双手,湿漉漉的眼睛闪得像两颗小星星。
   楼疏月连忙伸手把小徒弟抱起来,小徒弟瘪着嘴巴求抱抱的样子让他很是心疼,可又忍不住觉得他的小徒弟实在是太可爱了。
   好想看看小徒弟真的被欺负地哭出来的样子,一定会更可爱的……楼疏月内心突然涌出这么个邪恶的想法。意识过来后,楼疏月顿时万分羞愧地低下头,感到十分心虚。
   叶幕顺势环住他脖子,很没有安全感地靠在他胸前,然后扎在他怀里蹭了蹭。
   楼疏月掏出糖葫芦,讨好地说,“小幕喜欢这个吗?”
   叶幕看了眼,心里有点嫌弃,但还是把它抓在了手心,小小声地说,“我最喜欢的是师尊。”
   楼疏月的心突然跳的有点快,这样一句简单的“喜欢”却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动和有些微妙的欣喜。这么小小的小徒弟,这么可爱而直白的感情……在缥缈峰多年,他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也从不觉得孤单,可小徒弟的出现却仿佛让觉得,他从荒芜的沙漠来到了春暖花开的人间。
   已经感受过春天的温暖与美好的人,如何能再忍受冬天的寒冷?楼疏月不自觉地收紧了抱住小徒弟的手,这手心里的人,才是他这辈子最珍贵、最难以割舍的宝贝。
   999:师尊好感度涨得好快!(*≧▽≦)
   叶幕:不着急,以后会更快。
   999:哇!
   叶幕:不知道十年后怎么样了?
   999:没有关系哒,程序是按照宿主量身设定好的,丑医生那边不会有问题哒。
   叶幕:……小九,沐景衣不丑。
   999:哪有!!明明像个恶鬼一样……真不知道怎么会选中他,一定是系统的bug,宿主大人一定要快点升级系统。
   叶幕:也许……有一种帅,叫丑帅丑帅的。
   转眼几年过去,叶幕也长成了一个偏偏少年郎,只是越来越沉默寡言了,只有和师尊在一起的时候才依然像是小时候那个又爱撒娇又粘人的小团子。
   楼疏月一方面担忧小徒弟的人际交往,一方面又对此感到一种隐晦的欣喜。
   他的小徒弟只会对他撒娇,只会对他粘人,从始至终都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这个想法让楼疏月感到危险,却又忍不住深深沉迷,无法自拔。
   很多时候,美好本身才是最无法戒掉的毒药,孤独也许让人因为麻木而无动于衷,但温暖却会让人克制不住地上瘾。
   楼疏月一天比一天觉得无法克制,可小徒弟毫无保留的信赖,眼睛里清楚明白的敬爱,都让他不得不止步。他仿佛置身于一片甘泉之中的饥渴旅人,却不得不忍受着心中的干渴。他想不顾一切,却又处处顾虑,他不能,也不可以。这种煎熬,仿佛永远也没有穷尽。
   这一天,叶幕出任务回来了,楼疏月早早就等在了殿前,却看到了让他差点克制不住失态的一幕。
   这次的任务可以说是针对玉华山精英弟子的一次试炼,试炼中玉华山九大峰都派出了自己最优秀的弟子,其中月姝峰的赵水儿不仅身法在同门弟子中出类拔萃,长相更是清绝秀丽。
   此时,赵水儿就与叶幕站在了缥缈峰的琼花树下。缥缈峰常年温暖如春,琼花也常开不败,赵水儿时不时地掩嘴轻笑,显然十分开心,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少女面对心上人时才有的娇羞与欢喜。
   楼疏月完全不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完全是自闭听觉,只是眼睛还忍不住地看着。
   他看到赵水儿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锦盒,笑眯眯递给了叶幕。而叶幕,他的小徒弟,背对着他,毫不犹豫地收下了,然后,赵水儿笑的更开心了。
   那笑容如此甜美,带着少女纯真的味道,又如此的甜蜜,刺得楼疏月眼睛生疼。
   叶幕告别师妹,缓缓走向殿前等候的师尊,笑道,“师尊为何等在这里?”
   楼疏月也笑了笑,眼里却丝毫没有笑意,他轻轻说道,“自然是等徒儿回家。”
   叶幕仿佛有点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一看,是块品相极好的砚条,“这是赵师妹……”
   楼疏月伸手接过,下一刻马上又松了手,他面无表情地说,“哎呀,摔了。”他蹲下身,捡起碎成两段的砚条,“真是可惜,碎了。”
   叶幕愣了愣,表情有些惋惜和失落,但他还是笑着说,“没关系,其实和师尊的奇珍异宝比,这也算不得什么。”
   如果是平时,小徒弟的东西,就算是一张练字写过的纸,楼疏月都会珍而重之地当宝贝收起来,更别说是小徒弟亲自送的礼物了。
   他本不该如此,可他一看到这个锦盒,这快品相不俗的砚条,他就会想起方才赵水儿甜蜜而羞涩的笑容。那笑容,仿佛是在一笔一划剜割着他的心的利器。所以,第一次,楼疏月仿佛身体都不受他控制了似的,做出了那样根本不像是他会做的事。
   叶幕把砚条自己收好,似乎是准备拿回去给自己用。
   楼疏月皱眉,“我的徒儿何必用这种已经坏了的东西,为师那儿有不少更好的砚条,徒儿可以尽管去挑。”
   叶幕把锦盒盖上,“毕竟是赵师妹准备的东西,我不好就这么扔掉,总归还能用,我也不挑。”
   楼疏月突然叹了口气,“为师什么时候说不要了吗?”
   “师尊不是……”
   楼疏月浅淡温和地说,“是小幕送的东西,为师怎会不要。”
   最后,楼疏月成功从叶幕手上拿走了那个让他无比碍眼的锦盒,然后转身就扔到火炉里烧成了灰烬。
   灰烬的余烟中,楼疏月目光在极尽温柔与疯狂中不断变换,正如同他此时矛盾纠缠的内心。
   日子就这么过着,到了穿越时间上限到达,叶幕即将不得不回去的时候,他将楼疏月引到了后山。
   楼疏月明知道自己不应该来,可小徒弟今日的行为实在太古怪了,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一定是小徒弟不肯让他知道的,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来了。
   叶幕在走进竹林的时候就一下踉跄,仿佛再也无法承受似的。楼疏月只看到,小徒弟苍白的手指紧紧抠着旁边的一株翠竹,他用的力气之大竟然连翠竹都被他生生抓出了手指印,可想而知他是承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
   楼疏月慌了!什么占有什么试探都被他抛在了脑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接住了小徒弟摇摇欲坠的身体,心疼地抱着,传输灵力,一边减轻他的痛苦,一边寻找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这时,小徒弟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了,竟是血一样的红!下一刻,他就咬上了楼疏月的脖颈,开始贪婪地吸食师尊的血液。
   楼疏月在最初的怔愣后就不再反抗,他用手轻拍叶幕的背,为了让他吸食得更舒服一些,还特意调整了姿势。
   他仿佛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人深深担忧着小徒弟的状况,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得了这种怪病;另一个人却卑劣地为这种情况窃喜着,只有他发现了小徒弟的秘密,他依然是他最亲密无间的人,什么赵水儿火儿,都比不过他。
   就这么过了不知道多久,饶是楼疏月修为深厚,在大量失血的情况下也有些感到神志不清了。
   叶幕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依依不舍地离开师尊的脖颈。
   此时正是月圆之夜,叶幕的血红双眼在月光下显得更加诡异,也越加显得蛊惑。他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直视楼疏月的双眼,说道,“师尊与叶幕不过是一般师徒情分,并未有任何多余的感情,他是你唯一的徒弟,你们相互敬爱,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师徒。”
   楼疏月在昏昏沉沉之中跟着喃喃,“我与叶幕……并未有……”
   他迟迟说不出后面的话,似乎是潜意识里在不住地抗拒叶幕的催眠,可最后,他还是说出来了,然后沉沉昏睡过去。
   这次换成叶幕接住了楼疏月倒下的身体。
   999:师尊好可怜TAT
   叶幕:……以后还会再想起来的。
   999:想起来就又要虐了!TAT
   叶幕:……很懂嘛。
   叶幕把楼疏月放回他寝殿的寒玉床上,楼疏月仿佛在抗拒着梦靥一样,睡得极不安稳,叶幕看了一会儿,施了个安神咒,床上的人终于安静地睡去。
   叶幕点开系统,选择了回到未来世界。
   叶幕再度醒来时,听到房屋之外一片气势汹汹的叫喊声,有一堆人包围了这里,在外面大喊大叫着要沐景衣滚出来!
   沐景衣此时正躺在叶幕身后,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叶幕的长发,一边不屑地冷笑,“这等实力也敢前来挑衅,如此不惜命!既然如此,纵然味道差了点,就当作给我小宝贝们加餐。”
   叶幕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搭在沐景衣腰侧的手。
   啧,看来在他不在的时候,系统控制着他的身体做了某些有趣的事情啊……
  
   第16章 修真种马文六
  
   门外的人还在叫嚣着,其中有一名壮汉耐不住性子,直接一脚踹到门前,抡着一柄大板斧大叫着就要冲进来。
   众人见他如此神勇,纷纷也都燃起斗志,拿剑的舞刀的挥鞭的,都一副要大动干戈的模样,逐步逼近这间小小的茅草屋舍。
   然而,壮汉的神勇只持续到他踢开门前的一瞬间,下一刻,这个身高九尺的壮汉居然就如同风筝一样轻飘飘地飞了出去,然后才符合体重地狠狠撞在地上,扬起一圈粉尘,人已经没了声息。
   众人一见心中大骇,有几人已经萌生了退意。
   可沐景衣没有给他们后退的机会,一出手就将所有人经脉生生抽出。血红色的经脉仿佛一条条鲜艳的丝线,在空中交错着坠地,小院里的土地上一片嫣红。
   沐景衣轻轻吹了声口哨,泥土里,草丛里就涌出无数蠕动的小虫。
   沐景衣连眼睛都没动,背对着满地尸体,转身回房,却发现叶幕不见了。他骤然转身,看向小院,满地的尸体竟已经变成了碎纸片。
   “呵,”沐景衣笑了一声,悠然走进没有了叶幕的房屋,这次走了也好,好让他看清那些人究竟是什么嘴脸,他就在这里,等着他乖乖回来。
   叶幕是被林问救走的。当沐景衣在外面大开杀戒的时候,他听到旁边窗户上探出一个人头,林问这些日子不知道又有什么奇遇,竟然掌握了一种书中没有提到过的术法,带着他乘坐一只纸鹤跑出了沐景衣的领地。
   路上林问叽叽喳喳一个人讲了一路,到了客栈,他让叶幕在一边等等,然后直接点了一间房。
   客栈老板是个胖子,但他不是个普通的胖子,他有着外表看不出的丰富想象力,是个藏得很深的脑补帝。他看到来了两个俊美得不像凡人的年轻人,却只点了一间房,马上就想歪了。
   老板神色猥琐地瞅了瞅叶幕,很是暧昧地笑了。
   林问一看这胖老板挤眉弄眼地偷窥叶幕,马上老大不爽,揪着老板的领子压低声音警告道,“瞎瞅我媳妇儿干啥!眼睛放干净点儿!”
   老板万万没想到一直以来的脑补竟然也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一天,隐隐有点激动,他更加猥琐地对着林问挤眉弄眼了一番,还弯着两只拇指对拜着比了比,一脸的求知欲。
   林问觉得这老板还是有些上道的,偷瞄了叶幕一眼,然后很正直地点点头,又不放心地叮嘱,“待会儿记得聪明点,我媳妇最近有点闹变扭,可能想和我分房睡。”
   老板忙点头,一脸我很懂的表情。
   叶幕在不远处看他们旁若无人地鬼鬼祟祟,懒懒地想,跟他比玩心眼,他们还差的远呢。
   999傲娇地附和:就是,宿主大人才是最棒哒(╯^╰)
   叶幕被林问带着走了两步,突然问,“只剩一间房了吗?”
   林问还没回答,胖老板就抢着说,“只剩一间了,”说完觉得还不够,于是做出一副生意太好很烦恼的样子,“没办法,大伙儿都爱来我这儿。”
   林问被老板浮夸的演技恶寒了一下,赶紧拉着一脸疑惑的媳妇开房去。
   晚上,林问压抑着一脸兴奋要和叶幕挤一个被窝,叶幕看上去像是顾虑到此人救了自己,不好拒绝太明显,但他又实在不好意思,过了半天才有点愧疚地说,“我不惯与生人同住。”
   林问被“生人”两个字打击了一下,内心有点小受伤和小委屈,然后他说,“多睡睡就熟了。”
   叶幕:……
   999感慨:果然不愧是种马文男主,措辞就是剽悍啊。
   林问本人却一点也没察觉自己的剽悍,说完还觉得说的特别有道理,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叶幕。
   从前,林问只觉得叶幕是个清冷高傲的美人,可接触以后才发现,其实他冷的不过是外表,内心深处却是个很心软的人。他从小无父无母,一个人摸黑滚打,见过各色人物,一向知道哪类人吃哪一套。
   果然,叶幕虽然看上去有点为难,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答应了。
   夜晚,林问裹着被子闻了闻,依稀觉得这被子上还沾着几缕叶幕的清香,再想到美人就在身旁,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恨不得就这么安慰下自己,当场来一发。
   他等了等,感觉身旁呼吸变得平稳,不由得撑起了身体,借着月光再一次细细打量身侧的人。
   真是好看啊……比第一次看的时候还要更好看。林问有些痴了,手指忍不住抚上叶幕光洁如玉的侧脸,醒着的时候,就如同九天上的仙人下凡,如此高贵,如此高傲,如此淡漠,如此得让人……忍不住想狠狠亵渎。
   而现在他睡了,禁闭着双眼的样子,却又如同一个纯真的孩子,脆弱而稚嫩,也是,才18岁,比他还小一岁呢……
   林问的手顿在叶幕白皙的脖颈,犹豫了一下又继续往下,带着忐忑紧张与飞快的心跳声。突然,他看到了一抹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痕迹!
   是蚊子咬的么?林问的手不自觉地继续往下,可越来越多的痕迹却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再自欺欺人,脑中旖旎还在,却与无名怒火相交织,仿佛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被人触碰了。
   他没注意到的是,叶幕放在身侧的手在这段时间里紧了又紧,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仿佛在用尽全力地克制着体内可怕的冲动。
   林问还想继续往下,一双火热抓住了他不规矩的手。他抬眼,正对上一对绯红的眼角,叶幕冷冷道,“出去。”
   此时的叶幕,全身因为无力而颤抖,却还是死死抓着他的手。眼带水光,脸颊绯红,灼热的气息甚至喷到了林问脸上,让他的呼吸也跟着变得无比急促。
   林问丝毫不惧,指腹着迷地摩挲着面前人红艳艳的嘴唇,仿佛已经遗忘了一切,全世界只剩下面前这个动情得如此美丽的人。
   “出去!”叶幕痛苦地忍耐着,剧烈喘息,第二次出声警告他。
   林问如梦初醒,顿时脸红了,正不知所措,却突然想起刚才他看到的那些吻痕,顿时像是被泼了盆凉水,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嘴角勾起淡淡嘲讽的弧度。他不仅没有收回手,反而还得寸进尺地解开了叶幕白色的衣襟,“让我出去?是要为你的小情人守贞么?”
   叶幕浑身发抖,无力地想躲开他,却还是被牢牢禁锢住,只能在他手下剧烈地喘息,眼睛都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林问咬着他的耳朵,阴森森地问,“那个人是谁?”
   叶幕完全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很茫然地看着他,显得很无助。
   林问诱哄道,“只要你告诉我,我就让你快乐,好不好?”
   叶幕眼睛都湿了,弱弱地说,“不要。”
   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林问的心软下来,不甘心地在叶幕脖子上凶狠又温柔地咬了一口,直到那上面也留下他的痕迹,才闷闷地说,“下次再和你算账。”
   ……
   一夜过去,叶幕醒来了,感觉昨晚滋味还不错,很想再回味回味。但他还是尽职地做出了“叶幕”该有的反应,呆了。
   林问抱着他蹭了蹭,带着鼻音问道,“怎么不多睡会儿?”
   叶幕僵硬地转头,表情如遭五雷轰顶。
   林问心里窃喜,表面上却可怜巴巴地撒娇,“你昨晚折腾地我好累。”
   这其实是句模棱两可的话,林问知道叶幕心里的人不是他,但他却可以充分利用他的愧疚,让他无法推开他,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真真正正地属于他。
   叶幕微张着嘴,嘴唇是明显被蹂躏过的样子,林问忍不住又想起了昨晚的甘甜美味,喉结上下动了动。
   叶幕挣扎了半天,才颤抖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林问满意地听着,刚想提点更过分的要求,叶幕就,跑了。
   昨天一夜之后,叶幕身体也已经恢复,所以第一时间就回到了玉华山。
   叶幕走到山门处,本应该站着守山弟子的位置空无一人。
   叶幕皱眉,感到有点不对劲,谨慎地往前走了两步,突然一张散发金光的大网从天而降,叶幕险险避开,月姝峰峰主持剑又向他袭来,嘴里恨声喊着,“还我水儿!”
   一方面是遵循礼法不可与前辈动手,一方面也是修为等级的差别,叶幕即使再天纵奇才也不是月姝峰峰主的对手,很快就被缚仙索困住,再也没法挣脱。
   月姝峰峰主还不满足,一剑刺来想要取他性命,一道温和的声音远远飘来,同时从天而降一道淡绿色的身影。
   叶幕单膝跪地,口中喃喃,“师尊。”
   作者有话要说:  999:师尊来了哭唧唧TAT。
  
   第17章 修仙种马文七
  
   半空中缓缓飘落一个淡绿色的身影,恍若仙人下凡间,来人脸上还带着意味不明之色。
   楼疏月一步步走近,他的小徒弟跪在地上,缚仙索金光灿灿地缠绕在他身上,乌黑的发丝与洁白的衣衫都因躲避而变得凌乱,所有从前或尊重或崇拜他的同门如今都对他挥剑相向,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些,仰视他的眼里满是灼灼依恋之色,依稀还是从前那个时时都要紧跟着他的小团子。
   楼疏月避开那仿佛要灼伤他的眼神,转向神色疯狂的月姝峰主,“月姝真人且稍安勿躁。”
   月姝峰主冷哼一声,“你的徒弟害了我的徒弟,你还想包庇不成。”
   叶幕一听,马上挣扎着说道,“师尊,弟子没有!”
   这是小徒弟自从长大以后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如此无措,如此慌乱,如此害怕他不信任。
   楼疏月硬是撇开眼,淡淡道,“我自然不会包庇吸血狂魔。”
   叶幕陡然睁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他顾不得身上因为剧烈挣扎而越收越紧的缚仙索,膝行靠近那抹淡绿色的身影,“师尊你相信徒儿,徒儿没有!”
   楼疏月面无表情道,“你果真没有吗?”
   叶幕顿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我,我……虽然……但我……”
   楼疏月打断他,“够了!”
   月姝峰主冷眼看着,“还想狡辩!待我唤人拿出证据,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原以为你也算玉华山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嗜血狂魔!可怜我的水儿……”月姝峰主说到这儿,常年刻板冷漠的脸上竟流露出哀戚,仿佛瞬间成了个痛失爱女的凡间老人,他狠狠地瞪着叶幕,“我定要让你也受受水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