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7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0:57:01下载: TXT全本下载

已长大成人,是我玉华山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弟子。你应当有自己要做的事,你也需要依靠自己去做决定。师尊也不能什么都问着你管着你了。”
   叶幕听到这个答案,神情却渐渐暗淡下来。他握剑的手紧了又紧,最后却还是无可奈何地泄了气,轻轻说了句,“徒儿明白。”
   楼疏月不明白为何小徒弟突然情绪失落,疑惑地看了他两眼。小徒弟却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猝然转身,“那师尊,徒儿先回去休息了。”
   走了几步,小徒弟却又停下来,站立的背影显得有些倔强,“……师尊,你也早点休息……”
   楼疏月觉得小徒弟似乎还要说点什么,但直到最后,小徒弟也没有再出声了,只是拿着剑一步步走出他的视线,默默离去的背影在缥缈峰无人的夜晚中显得有些孤独。
   楼疏月不明白小徒弟的心思,他想了半天,也只想到了一点:是不是缥缈峰上人太少了,小徒弟觉得寂寞了?
   六月底,入门弟子的考核正式开始。
   玉华山派名声在外,从各地前来玉华山拜师的人络绎不绝,山脚下停了各种各样的马车,驴车,人们的衣着也各不相同,有的绫罗绸缎加身,有的却穿得破破烂烂像个乞丐。但其中最多的,还是像林问这样身穿粗布麻衣的普通人。
   林问同乡的发小,同样无父无母的二牛问,“你说那天看到的人真有那么美?”
   “那是当然!”林问这几天对叶幕是朝思暮想,具体表现就是夜夜梦美人。刚开始梦还是规规矩矩的,后来就越变越香艳,以至于林问一想起那场景,骨头都忍不住酥了一半。
   暗暗告诫了自己一句“纵欲伤身,纵欲伤身”,林问轻咳一声,正直地说,“那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人。”
   二牛问,“比咱村翠花儿还好看?”
   翠花就是他们村的村花,长得小巧标致,是村里不少小伙的梦中情人,更加是二牛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女神!
   林问“嗤”了一声,“比翠花好看一万倍,不,一百万倍!”
   二牛一脸不相信,世界上不可能有比翠花更好看的人。他不仅不信,还生气了!因为林问说他看到的人比翠花好看一百万倍!简直是在存心贬低他的女神!他觉得他和女神的差距也没有一百万倍,难道女神和那什么美人比,就好比他和他女神吗?
   二牛越想越气,扬起拳头就揍了发小一拳。
   发小却惊呼一声,瞬间变成了一副傻样。二牛慌了,难不成他突然获得了天降神力,竟一拳就把发小给直接揍傻了!
   林问终于抽空看了一眼快要哭出来的二牛,赏了他一耳刮子,“你抬头看!那就是我说的美人!”
   二牛将信将疑地抬头一看,然后,他也傻了。
  
   第13章 修仙种马文三
  
   叶幕也是头几次领略到御剑的乐趣,而且他还发现了在人群45度角仰望天空的某颜控男主,所以特意面瘫着脸,慢悠悠多溜了几圈,然后毫不意外地发现尽职的颜控的好感值又增加了10。
   眼看叶幕终于要降落了,聚灵台上眼巴巴望了许久的萧然赶紧整理整理自己根本不见凌乱的衣袖,然后啪嗒一下甩开金丝羽扇,风度翩翩地迎上去,“叶师兄来得真早。”
   叶幕很符合人设地“嗯”一声,没下文了。
   虽然他挺想逗逗这个颜值爆表的小弟弟,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好公然ooc,于是只能遗憾地暂时放弃了。
   萧然看不出叶幕面瘫下深沉的遗憾,但他早料到叶幕估计不会有什么反应,也没有很失望,反而觉得叶师兄好不以貌取人好不做作,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全都不一样,一瞬间更加崇拜他,兹溜溜挪一步,再挪一步,直到和叶幕并肩而立,和偷了腥的猫似的恨不得原地打滚以示内心的激动。
   叶幕执剑站立在侧,看一个个人或欣喜或沮丧地走上走下聚灵台,眼神毫无波动,直到有一个人出现。
   这一瞬间的失神当然逃不过一直明着暗着偷窥他的萧然。他顿时不满了,装模作样地走上前,瞧了瞧林问身上廉价的麻布,一脸嫌弃地说,“穿得和抹布似的,一看就没什么天分。”说完还期待地瞄了叶幕一眼。
   叶幕表面毫无波动,内心却不由得有点同情。
   然后,下一秒,萧然就被生生打脸了。只见聚灵台上,以林问为中心仿佛形成一个灵气的漩涡,周围至少百里范围的灵气都争先恐后地像聚灵台上涌入,聚集到林问身边。那磅礴的气势,让在场所有人都沸腾了!这样的资质,日后就是飞升恐怕也大有可能!各大峰原本安然淡定的峰主顿时都坐不住了,一个个仙风道骨地飘在聚灵台边,只是那明显暗暗较劲的眼神透露出了他们的急切与兴奋。
   林问也很兴奋,修仙的资质往往代表了一个人在门派中的地位,如今以他的资质,是不是就可以离那个人更近一点了?
   那个浑身金灿灿的人说的话少有地让他极为在意。假如他真的毫无资质,那个本就遥远的人岂不是要变得更加遥不可及?一想到这一点,他就感到无法忍受。万幸……林问看向聚灵台边的身影,心跳的更快了。
   叶幕恍若未觉,淡色的眸子无悲无喜,平静地宣布,“新弟子前往幻化林试炼。”
   幻化林,顾名思义,就是无数幻象构成的森林。在这座森林里,人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灵气化成的虚影,心智不坚的人顷刻间便会迷失。
   叶幕照着系统的提示找到林问,只见他神色恍惚,似乎已经陷入幻觉。
   说来也奇怪,叶幕本也已经做好会遇到某些幻象的准备了,毕竟他不是无欲无求,只能说抵抗力强得非人,而且还有系统的外挂。但他就真的一点幻象都没看到,如果不是时不时碰到一个人群魔乱舞的人,这几乎就像是一片正常无比的林地。
   叶幕耐心等了一会儿,虽然一般人都会被幻象影响,但大多数人最后都会清醒过来,这里毕竟只是一个试炼场,而不是让人有去无回的修罗地。
   闲着也是闲着,叶幕走到林问面前,试图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正处在什么幻象之中,以种马男主的秉性,即使是在梦中翻云覆雨他也不会奇怪。
   可这一看,叶幕却发现了不对劲。
   林问表情毫无波动,眼神更是如同一潭死水,不像是陷入幻境,反而像是成了一个会呼吸的傀儡!
   这部文中,只有一个人会制活人傀儡,而他的血液正好是这种傀儡术为数不多的克星之一。
   叶幕毫不犹豫地划破指尖,将血喂入林问口中,然后等待那被他坏了好事的“恩人”。
   密林深处窸窸窣窣一阵骚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无数蛇蝎虫蚁像潮水一样涌出来,以叶幕为中心不过一米的地方瞬间密密麻麻爬满毒物。
   然后,仿佛小弟开道似的,黑水一般的毒物向两边分开,中间走出一个黑袍人,全身上下都被黑布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双修长而苍白的手,交叉平放在身前。
   “检测到攻略对象三,鬼医沐景衣,当前好感度0.”
   999刚兴冲冲地报完攻略数据,下一秒却马上就被吓哭了,“这,这不科学,好,好丑啊!!!(><)”
   叶幕面不改色地正视来人,仿佛丝毫没有被周围场景影响,淡色的眸子剔透清亮,纯白色的衣袖不染尘埃,与周围黑压压的一片毒虫形成鲜明对比,像即将掉落在墨水中的白色宣纸,让人想要快点染黑他,染黑他!
   沐景衣血红的眼珠子直直看向叶幕,沙哑的声音给人以一种沉重的窒息感,“我道是谁,原来是我当初‘救‘下的小娃儿,”他似乎还充满感慨,“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叶幕仿佛有点疑惑,半晌才想起来,这就是小时候救过他命的恩人,于是收了剑,有点不习惯地说,“原来是恩人。”
   沐景衣用一种包含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居然能长这么大,也是时候该喂喂我的宝贝了。”
   沐景衣话音刚落,叶幕就感到全身的血液竟然又沸腾起来,就像他刚刚穿来那一晚一样,体内突然涌起的欲望几欲让人疯狂,饶是他定力过人,也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勉力用剑撑住,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旁边的虫潮仿佛一下子兴奋了,平静的外表下满是蠢蠢欲动。蛊王的存在虽然然他们忌惮,可多年以来在蛊王催生下的血液对他们来说又无比的诱人。
   沐景衣悠然走近,眼睛不正常的血红色因为兴奋而变得更浓郁,他伸出苍白的手指,划过叶幕同样没有血色的脸颊,探入领口,感受了一下,感叹一般说道,“被蛊王喂养了十年的身体,这般天生异象的体质,这样坚定的心性,如此之高的资质,还有……”
   沐景衣“啧”了一声,“还有如此美丽的外貌,只要再经一次催化,就是我最完美的炉鼎。”
   叶幕闷哼一声,显然更难受了,而这种难受,还隐隐带着一种难以启齿。因为,这次的冲动,不知是有意还是偶然,全部转化为了性冲动,灼热的气流聚集在下身某处,而似乎是为了印证沐景衣的话,叶幕感到全身的力气都在渐渐流失,最后,他甚至连剑都握不住了。
   眼看纯白无暇的美玉就要落入淤泥,周围不自觉越收越近的毒物变得更加兴奋,终于,沐景衣大发慈悲地伸手接住了他,同时笑着说道,“这可不是你们能享用的东西,乖,待会儿我再给你们吃好的。”
   沐景衣虽然在笑,但周围毒物仿佛却被吓到了,那些兴奋激动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他看着手中他一手完成的最完美的作品,又若有若无地碰了下叶幕兴奋之处,怜惜道,“宝贝可不能现在就泄了元阳,我这就带你回去。”
   沐景衣走了,各种毒物却还在,没有了主人,他们在原地打得团团转,这时候,旁边的林问醒了,表情还略有些回味无穷,咋一睁眼就看到了满地毒虫蛇蝎,顿时吓得全清醒了!
   没了美人就算了!怎么还给他送这么些恶心吧啦的东西!
   毒物们一看他醒了,顿时架也不打了,马上团结一心地朝他涌来,原来这就是主人说的好东西!虽然不如刚才那个人,但是也挺美味!
   林问简直生无可恋,认命地抽出怀中的木剑,就知道试炼不会让他这么享受。
   再说叶幕被沐景衣带回后,就被他放进了一桶颜色恶心的药浴里,这种药浴不知道什么成分,带给人极大的痛苦,他的欲望生生就被痛没了,如果是一般人,恐怕非得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不可。
   叶幕心中也略微有些咬牙切齿。等着,以后有他哭的地方!
   999哭唧唧:宿主大人(ㄒoㄒ) (ㄒoㄒ) (ㄒoㄒ)
   叶幕忍了忍,安慰它:乖,我没事。
   999继续哭唧唧:宿主的人以后要狠狠虐这个变态!!往死里虐!
   叶幕感到有趣,竟然连999都会愤怒了。
   999又担心地问:宿主大人会不会失身?
   失身?叶幕忍着身体剧烈的疼痛,沐景衣如此嚣张,还想让他当炉鼎,那他就让他吃不到肉还失心。
   沐景衣在一旁,用一种欣赏加欣慰的奇异眼神看着叶幕。此时,他已经除了黑袍,那张疤痕纵横的可怖的脸显露无疑,的确是奇丑无比,再加上血红色的眼珠,看上去仿佛一只恶鬼。
   突然,叶幕颤了颤,因剧烈疼痛而变得嫣红的唇瓣微,虽然神志不清,口中却不住喃喃,细听之下,全是“师尊,师尊……”
   沐景衣目光微沉,但很快却又充满趣味地笑了,血红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张疤痕遍布的脸更加让人毛骨悚然了。
  
   第14章 修仙种马文四
  
   修仙种马文四
   叶幕失踪的消息传回玉华山,楼疏月却正好外出未归,掌门派了许多人查探,却毫无结果,一时间谁也不知道叶幕到底去了哪里。有的弟子认为叶师兄是被那日攻击萧然的魔修报复了,也有的弟子说应是登徒子觊觎叶师兄美色将其掳走。
   但在这些所有的猜测中,有一种说法却悄悄传开。
   这种说法的起因是源于一名玉华普通弟子的遭遇。
   一日,这名弟子下山归来,为了赶路于是走了后山近道,正好走到后山那片竹林子里时,他见到有一名身穿玉华高级弟子校服的人正站在林子口,仔细一看,竟是失踪了几日的叶幕叶师兄!这名弟子也是叶师兄的粉丝之一,看到他安然回来很是高兴,兴冲冲地就跑去打招呼,结果叶师兄却看也没看他一眼就离开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叶幕平时看着就比较冷漠高傲,不理会这样的无名小卒也并不让人觉得太奇怪,只是免不了有些人要说他太过目中无人。
   若仅仅只是这样也没什么,可怕的是,自从那以后,玉华山就常常发现有弟子失踪,而这些弟子失踪的地点竟然全都是在后山竹林!
   结合之前弟子的描述,很多人不免就想起了到现在还不知所踪的叶幕,或多或少都有了些怀疑。
   然后,半个月之后,其中一名失踪弟子的尸首突然被人在竹林里发现了!发现时尸体浑身干瘪,毫无血色,明显是被人活生生吸干了血!
   这下,整个玉华山都轰动了,一时人人自危,紧接着,又有越来越多的弟子干尸被发现,但这些人中,却没有一个是最早失踪的叶幕。
   如此凑巧的失踪,如此凑巧地被人撞见出现在竹林,又如此凑巧地在叶幕失踪后发现数名弟子被吸干血而死。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怀疑,那现在,很多人几乎已经相信这一连串的种种都是叶幕造成的。
   然后流言就渐渐传开了,其中最普遍的一种就是叶幕偷偷练了邪道的魔功,走火入魔之后已经成了个吸血狂魔,那些弟子就是被他活生生吸干了血而死的!
   也有人坚决不肯相信这种传言,甚至狠狠怒斥了传播流言的人,但这种说法却还是像疯一般传播开来,这一切,仿佛与原书中叶幕的处境重合了。
   当然,这里面最不相信这种说法的就是林问和萧然了。本来叶幕失踪萧然就很担心了,又听到了众人那些恶意满满的猜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从此以后每天带着小弟定点巡逻,听到谁说闲话就揍谁,下手绝不手软,最后成功被五岳峰主关了禁闭,再也翻腾不出水花。
   至于林问,也许是作为主角的直觉,他一开始就压根没对玉华山派抱什么希望,听到叶幕失踪后,直接就单枪匹马去找人了。
   林问千方百计地四处打听,最后终于从一名合欢门女修那里知道了鬼医沐景衣尤其擅长养蛊以及控制毒物,然后还痛苦地牺牲了一点点色相,终于知道了沐景衣目前的住所,然后就开始盘算着怎样能万无一失地救出叶幕。
   与外界的风云暗涌不同,叶幕却在另一个世界,或者说,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时间轴。
   被沐景衣抓回来后,除了每天泡药浴,然后时不时被他取一点点血,看沐·真嗜血狂魔·景衣涨上那么1点的好感度,叶幕几乎也没别的事情干了,于是觉得颇有些无聊。
   然后,他就研究起了很少被他使用的系统功能,上个世界得来的还没有动过,商城需要在这个世界后才会开启,但技能学习却已经开启。在当前可开放技能中,叶幕发现了一个很有趣又很适合当前某个攻略对象的技能:时空逆转。
   时空逆转:10000积分,习得后宿主灵魂能回到任务世界十年前,时间比例是365:1,也就是在十年前的世界过一年,当前世界过一天。介绍最后还很贴心地用小括号写了个“可用于养成攻略对象”。
   十年前,可正好就是师尊捡到他的时候啊。
   叶幕有一瞬间觉得这个技能巧合地像是刻意为他安排的一样,但想想也不可能,他又不是真正是这个世界的人。
   开启技能后,叶幕感觉自己似乎被卷进了一道似曾相识的乱流之中,再睁眼时,他就看到了一双绿白色的绸布锦鞋,来人穿着淡绿色长袍,高大的身影在晨光中恍若天神降世。
   “叮,检测到攻略对象楼疏月,当前好感20。”
   这一日,楼疏月从一处秘境取材归来,飞至山前的时候,突然觉察到后山某处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于是他便停下来细细查看,当他走到竹林口的时候,才发现那里竟躺着一名幼童。
   幼童约莫五六岁,一身染血的衣服破破烂烂,不知穿了多久,连血迹都已经有些干了。可少年的脸却粉妆玉砌的,他无力地靠着棵翠竹,似乎被他没有刻意隐藏的脚步声惊动,眼睛迷蒙地睁开一条缝,就那么无助而迷茫地看着他。
   楼疏月的心突然就像被小小的针尖扎了一下,有点刺痛,又有点心疼。
   等他意识到时,他已经将幼童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缓缓向缥缈峰走去。
   意识到幼童因为他的举动而有些稍许慌乱,楼疏月的心顿时变得更软,他忍不住伸手在幼童光洁白皙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输入少许安神的灵力。
   幼童在他灵力的安抚下不再焦虑,反而有趣似的抓住了他的手,好奇地又放在了自己额头上,片刻又奇怪地抱着瞅了瞅,似乎在不解,又有些委屈,为什么刚才那种舒服的感觉没有了。
   楼疏月见幼童瘪起了嘴,连忙又往指尖传了一丝丝灵力,正要按到他眉心,又觉得幼童此时红扑扑的脸蛋实在诱人,于是手指一弯,点在了幼童脸颊上。
   楼疏月做完后就后悔了,实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正要缩回手,幼童却抱住了他的手指,咯咯地笑了。
   楼疏月的心瞬间软成一滩春水,他突然想到,这么多年,掌门师兄似乎一直都在催他要收个徒弟?
   然后,叶幕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楼疏月唯一的徒弟。
   叶幕身为一名6岁幼童,又是一名野心勃勃要攻略新上任师尊的“幼童”,所以表面上是非常非常没有安全感的,所以理所当然就非常非常粘人。
   楼疏月最近有点头疼。
   头疼的原因是他新上任的小徒弟。
   虽然他也很喜欢小徒弟,但他身为玉华山缥缈峰峰主,也不是每天没事做,只需要陪着小徒弟的。
   有事处理的时候,他就会吩咐小徒弟练剑。他发现小徒弟练剑天赋奇高,简直是他生平未见,惊叹之余也十分自豪,当即就把自己独创的一套剑法教给了他。
   小徒弟也没让他失望,一下子就把剑法记熟了,每天双手握着小木剑练得很是起劲。可是,每当他欣慰地转身想去处理下事务的时候,小徒弟就马上不练了,小小的身体抱着剑,一步一跟地,他走到哪里,小徒弟就跟到哪里。
   要仅仅只是跟着也就罢了,到书房后,小徒弟还总是十分“有孝心”。每次,他都会呼嗤呼嗤搬来把小凳子,踩着爬到和桌案等高,然后伸着双胖乎乎的小手给他磨墨。可小孩子哪里懂怎么磨墨,饶是小徒弟再天资聪颖,也不过是看着别人做过几回后的依样画葫芦,磨的墨不是太浓就是太稀,甚至偶尔还会溅到他正在写的书信上,楼疏月实在很无奈。
   这一次,楼疏月终于决定狠狠心,不能再让小徒弟再跟着了。他转过身,装作板起脸的样子,“不准再跟着为师,不想练剑就回去好好休息。”
   小徒弟愣了愣,楼疏月以为他会撒娇耍赖一下什么的,可小叶幕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漂亮的眼睛顿时暗淡下来。
   叶幕抱着剑的手紧了紧,默默低下头,像一棵突然蔫了的小白菜。他听话地“哦”了一声,硬是把瘪着的嘴角往上翘了翘,给了师尊一个很懂事的笑脸,然后就抱着师尊送他的小木剑走了,背影满满的失落。
   楼疏月差点就要忍不住要去把这小可怜哄回来了,鞋尖在白玉地面碾了又碾,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他这次不是要去写个书信那么简单,而且要外出去一个有些危险的秘境。
   他发现小徒弟的体内有一股不太正常的气息,小徒弟被他捡到时身上的衣服都是血,想必是遭受了什么攻击,虽然他仔细检查过,身上也没有伤口,但那种气息还是让他不安,所以这些天他也一直在寻找一种雪灵芝,服下雪灵芝,即使受了再重的内伤,也都会痊愈,这样他也能安心一些。
   可出现雪灵芝的那处秘境实在危险,不仅有许多高阶凶兽,还有许多听到传闻前去夺宝的高阶修士,他一个人尚且还能够从容应对,若是还要带着小徒弟,他怕一个不留心无法兼顾到他。
   确认小徒弟回练剑场了,楼疏月又叫来几只仙兽,吩咐它们在他不在的时候保护好小徒弟,时间也差不多了,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