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0:54:32下载: TXT全本下载

,他们也会很开心的。”
   楚之恒勉强笑道,“我不会去找他们,我再也不会去找他们了。”
   叶幕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是,哥哥这么善变的人,那些人也早就已经是过去式了吧,那祝哥哥早日找到下一个喜欢的对象。”
   楚之恒急切地说,“我不会再找别人,我再也不会了。”
   叶幕本来不多的耐心消耗殆尽,转身背对着他,“无所谓啦,反正哥哥不要再来找我就是了。哥哥总是这样堵在我家门口,我真的觉得很困扰。”
   “没有别的事了的话,我就走了。”
   楚之恒眼睁睁看着叶幕嘴里吐出一句句伤人的话,听他一脸无所谓地说已经明白自己的感情,说让他去找别人,说他只是他的困扰,说再也不想再看到他。
   他承受着一阵阵刀割一样的疼痛,又渐渐变得麻木。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只剩面前这个少年,冷漠而残忍地,在夺走了他的心之后决绝离去,一去不回。
   他怎么能允许他离开他呢?
   楚之恒不想再看到这个冷漠的背影,但他却也无论如何都不舍得伤害他。
   叶幕感觉到从背后靠过来一具温暖的男性身躯,一双大手绕过来,覆盖在他身前,温柔而不容拒绝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
   楚之恒把头靠在叶幕肩上,悲伤地说,“可是,我已经爱上了小幕了啊。”
   肩膀仿佛传来湿湿的温热感,楚之恒的头发蹭到了他的脖子,有点痒。肩上的人深情而卑微地承诺着,“我不会再找任何人,不会再做任何荒唐事,不会再去酒吧,不会再对你视而不见,不会,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等我一晚上。”
   说到最后,那卑微与温柔都有些哽咽了,“所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叶幕想说“不好”,可不知为什么,这两个字在他胸口转了很多遍,却始终说不出口。他感到,仿佛有人正在他胸口哭泣,他的心不受控制地酸软下来。
   叶幕皱皱眉。
   楚之恒自动把叶幕的沉默当成答应,睁着红红的眼眶,快乐而满足地抱着叶幕蹭了又蹭,像一只极易满足的大型犬。
   叶幕不自在地躲了躲,看着肩膀上湿了的一块,眉头皱的更紧了,这家伙,居然哭了吗?
   楚之恒激动地把叶幕塞进车子,眼睛亮晶晶,“这是哥哥新车,今天也是第一次开,这个位置从来没有人坐过哦!”
   叶幕看着楚之恒给自己系好安全带,面无表情地说,“我还没有洗手。”
   楚之恒闻言一震,抬头深情款款回望他,柔情似水地说,“我也是。”
   叶幕:……MDZZ。
   顾南遥坐在车里,看着叶幕与楚之恒的一系列互动,拿出手机,语气温柔地问,“宝贝儿,你现在在哪儿?”
   叶幕说,“最近王松拿了个新剧本,我在看新剧本呢。”
   顾南遥笑了,“宝贝儿真是认真。”
   叶幕瞅了一眼旁边的人,“我还有事,先挂了。”
   顾南遥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表情一片阴郁。
   作者有话要说:  顾南遥: 看着媳妇坐着别人的车远去……
  
   第9章 娱乐圈文九
  
   “叮,检测到500米内有攻略对象二。”
   叶幕:小九。
   999:对不起!!(ㄒoㄒ) 我,我一直在看宿主大人,就,就没注意到(><)。
   叶幕:没事,你做得很好。
   999:咦?
   叶幕:我正想着,敢情是白白送到嘴边的东西不甜,所以顾南遥才这么有恃无恐。该给顾南遥一个刺激,既然他亲眼看到了,也就省得我去刻意设计了。
   999:宿主大人,这,这样不会出问题吗?
   叶幕想了想,“攻略完成后我会继续留在这里还是会强制离开?”
   999:这是第一个世界,宿主大人完成后会被强制离开;但从下一个世界开始,宿主就可以自己选择留在任务世界或者直接穿越到下一个世界了。
   叶幕:那就没问题了。
   999:???问号脸。
   叶幕:而且,仅仅是这种刺激,恐怕还不够。
   检测到顾南遥已经不在附近,叶幕果断叫了下车。
   楚之恒万万没想到对方变卦居然如此之快,又是受伤又是不理解,看着叶幕的眼神充满了控诉。
   叶幕一脸比他更委屈的样子,“哥哥说要和我和好,却还是要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住在又小又破旧还一点点都不温馨的地方吗?”
   楚之恒一时没反应过来。
   叶幕立马红了眼眶,“我就知道。”
   叶幕开始解安全带,一边解还一边自言自语,一副看上去不在乎但其实很伤心很失望的样子,“反正楚哥哥言而无信也不是第一次了,从前就老说自己要加班,其实都是跑到酒吧去鬼混,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这样和一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
   楚之恒囧了又囧,原来小幕居然全都知道,好丢人啊……不对!楚之恒终于理解了叶幕的言外之意,欣喜若狂,“小,小幕,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回家了吗?”
   叶幕一脸别扭,哼哼地说,“谁说我要回去了。”
   楚之恒压下心中的狂喜,小心又郑重地掰正叶幕,认真地说,“是哥哥错了。”
   漂亮的桃花眼里溢满绵绵的情意,楚之恒深深地看着叶幕,“小幕,哥哥好想你,你能回来陪陪又可怜又孤单的哥哥吗?”
   叶幕按住心口突然莫名涌起的不属于他的欣喜,嘴唇在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勾,然后很傲娇地打掉楚之恒的手,一脸勉为其难的样子,“既然哥哥这么说的话,那好吧。”
   楚之恒忍不住把面前的小少年一整个圈到怀里,下巴在少年柔软的头发上用力蹭了蹭,觉得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的幸福。
   .
   楚之恒把叶幕送到小区口,依依不舍地不想离开,用各种明示暗示表示了自己想要留下或者想把叶幕打包带走的欲望。
   叶幕当然不可能答应他,肉食生物就在附近,说不定还正看着他们,万一刺激太过,两人就这么碰面可就不美了。
   楚之恒没法拒绝叶幕,委委屈屈地开了车门。
   走了两步,心口那股不属于他的感情又开始抗议了,叶幕叹了口气,突然走回去,吧唧一口亲在楚之恒脸颊上,语带双关地说,“这样总可以了吧。”
   刚才还在剧烈抗议的心口果然安静下来。叶幕生怕楚之恒再纠缠不清,亲了人后就马上跑走了。
   楚之恒站在原地,捂着被叶幕亲过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半晌才傻笑地自言自语道,“小幕亲我了。”
   他晕乎乎地打开车门,然后顿了顿,又开始傻笑,“小幕刚才都害羞地跑走了,”低头回味了半天,越来越陶醉,“真可爱。”
   .
   叶幕刻意放慢脚步,慢悠悠得像在散步似的,嘴里还哼起了歌。
   叶幕的声音是那种还带着点少年音的中低音,虽然不能说特别好听,但非常有特色,很有辨识度。曾经王松见原主演技太烂,还曾经动过想让他当歌手的念头,可惜原主五音不全,唱歌比演戏还不如,只好遗憾放弃了。不过换了叶幕,却大不一样了。
   作为曾经的全能男神,叶幕唱歌当然也不在话下,要是这时候有音乐人在附近,指不定就要拖着叶幕再进一次娱乐圈。但今天的歌声注定只有一个听众。
   顾南遥跟在叶幕身后,不远不近地缀着,听叶幕在晚风中轻快地唱歌,谁都能听出这歌声里的快乐与幸福。
   心情真是好啊。顾南遥想。
   我这么难受,你却这么快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情呢?
   他怎么能容忍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呢!
   顾南遥再也不想维持冷静,一把把那个扰乱他所有思绪的人推到墙角,“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解释呢?小,幕?”
   叶幕心想,总算沉不住气了,不枉费他刻意走得像乌龟一样慢,还贡献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处女唱。
   心里这么想,叶幕面上却丝毫没变,还无知无畏地反问,“解释什么?”
   顾南遥笑了,帮叶幕把垂到眼角的刘海往上拨了拨,“当然是解释一下,你今天明明没有在看剧本,为什么却要骗我?”
   叶幕“哦”了一声,随意道,“我后来又仔细看了看剧本,觉得没意思,就不想看了。”
   “哦?”顾南遥的眼睛黑沉沉的,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他问,“那你后来去了哪里呢?”
   叶幕仿佛有点不耐烦,却又生生忍住了,漫不经心地说,“去和一个广告商谈了谈。”
   “呵”,顾南遥低低笑了笑,下一秒,他猛地捏起叶幕的下巴,迫使他不得不仰视自己,语气森冷地说,“怎么?楚之恒回来了,你就连敷衍都懒得敷衍我了?”
   叶幕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又镇定下来,“你都看到了。”
   “是啊,我看到了,”顾南遥迫近叶幕,直视他的双目,不放过他的每一个表情,“我就在楼下,你们旁边,看到你们纠纠缠缠,难舍难分,如胶似漆,真是好恩爱啊。”
   顾南遥试图在他脸上找到心虚,找到害怕,找到……哪怕一点点的愧疚慌乱,可是,没有,一点点都没有。
   叶幕完全没有被抓破的恐慌,反而像松了一口气似的,如释重负道,“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怎样?”顾南遥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声音里的沙哑。
   “就是,”叶幕不躲不避地看着他,“他回来了,所以我们和好了。”
   顾南遥喃喃重复,“和好了?”
   “我说过,我爱他,现在他说,他也爱我了,所以我们当然会和好,”叶幕想到这里,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点类似羞涩的表情,“我以后还会搬回去,楚之哥哥说……”
   顾南遥再也不想听他说这些让他怒火翻涌的话,一低头,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纯正的男性气息瞬间席卷而来,火热的唇舌带着熊熊怒火在叶幕口中攻城略地,叶幕使劲想推开他,却被狠狠压制,完全无力挣脱。慢慢的,好像觉察到对方放弃了抵抗,顾南遥也慢慢变得温柔下来,一点一点含着对方小小的唇瓣,只觉得甜丝丝的,像水蜜桃一样。顾南遥有些着迷地看着身下的人脸上渐渐布满诱人的红晕。
   就在顾南遥打算更进一步时,舌头上突然一阵刺痛。
   叶幕气喘吁吁地推开他,警惕地后退几步。
   顾南遥舔了舔舌尖被咬的地方,仿佛在回味。
   叶幕冷冷地说,“刚才的事我会当做没发生过,以后我们就当作不认识好了。”
   顾南遥沉默了一会儿,喃喃,“想撩拨就撩拨,想走人就走人,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叶幕嗤笑一声,“你何必做出这种好像情根深种的样子,”
   “你根本没有多爱我,我们不过算是各取所需,一场你情我愿的买卖而已。”这个叶幕说的尤其理直气壮,60的好感度,也就只有一般朋友的程度,说深情实在谈不上。
   各取所需?买卖?这简单的几个词,顾南遥现在却仿佛都不认识了。
   原来他以为的快乐,他以为的真心,都只是面前这人的业余消遣。他就像是掉进了小恶魔随手布置的陷阱里,他挣扎得如此痛苦,沦陷地如此彻底,却得不到他的丝毫在意。
   顾南遥把叶幕卡在墙角,伸手抚上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问道,“你真的爱那个人吗?你真的懂……什么是爱吗?”
   叶幕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顾南遥笑了,有点惨淡又有点无可奈何的认命,他轻轻地说,“我懂。”
   “叮,顾南遥好感值 30,当前好感90。宿主大人棒棒哒!”
   叶幕: ……小九。
   999: 宿主大人叫小九什么事? (*^▽^*)
   叶幕: 你这样真让我,有点出戏啊。
   999: (≧▽≦)
  
   第10章 娱乐圈文十(完结)
  
   那天,顾南遥在涨了30好感度后,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但叶幕知道,这绝对不意味着放弃,他了解顾南遥,他可不是那种秉承“有一种爱叫放手”的人。他的爱,是掠夺,是占有,甚至,还是毁灭。
   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天之后,这一天,叶幕正在拍一个男士唇膏的广告。
   广告很简单,只需要叶幕涂好代言的唇膏,然后摄影师会前后左右地拍各种嘴唇特写,最后再让叶幕来一个隔空亲吻就可以了。
   叶幕变换着不同的角度拍摄,时不时还自由发挥地嘟个嘴,简直把旁边坐着的楚之恒萌得不要不要的,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把叶幕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的;同时他又很郁闷,因为这么可爱这么诱人的小幕,却被这么多人看到了。
   好想扑过去把小幕抱走,然后马上藏起来,让谁也看不到。楚之恒不由自主地想,并为无法付诸实践而深深惋惜。
   叶幕拍完广告,走过来戳了戳垂头丧气的某人狗头,“哥哥不开心吗?”
   楚之恒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不高兴别人也看到了这样的叶幕,于是闷闷地说,“没有。”
   但其实表情明显得就差写个“宝宝不开心”在脸上了。
   见叶幕明显不信,楚之恒又补了句,“我就是不喜欢这个牌子的唇膏,”说完深觉这个随便找的理由非常有说服力,于是还配上了一副无比嫌弃的表情,好像这种唇膏是地摊上五毛钱买来的垃圾,“小幕以后都不要买这种唇膏了,哥哥给你买最好的。”
   叶幕失落地说,“可这个是我代言的呀,没想到哥哥居然这么嫌弃,还说出这样的话,让我觉得我的品味好差。”
   楚之恒看不得叶幕露出任何低落的表情,马上就改口,“其实哥哥刚才是在开玩笑呢,小幕代言的东西一定就是最好的!”
   叶幕不买账,“改口这么快,一听就是假话了,你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楚之恒手忙脚乱地又是哄又是各种求原谅,心里后悔不迭,都怪这张贱嘴,他简直想原地立正,呼自己两巴掌。
   叶幕突然亮晶晶地看着他,“对了,我有办法了!”
   楚之恒马上就被闪晕了,傻傻地问,“什么办法?”
   叶幕悄悄看了看旁边,拉了拉楚之恒的衣角,示意他俯下身来,楚之恒听话地照做了。然后,他就感觉到唇角被一片凉凉的唇瓣贴住,软软的,还带着薄荷的清香。
   叶幕害羞地看着他,“现在,楚哥哥觉得这种唇膏好吗?”
   楚之恒顿时神魂颠倒,“好,简直不能再好了。”
   两人的气氛甜蜜地冒泡泡,而有人却嫉妒得几欲发狂。陈绪看着手里拍下的照片,心中的恨意掀起滔天巨浪。楚之恒,你对我如此无情,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这一天,顾南遥照常在办公室里办公,助理送来一个包裹,说是给他的。
   顾南遥不记得自己有买过什么东西,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包裹里有他在意的东西。
   拆开后,是两份照片,其中一份全是叶幕与楚之恒之间的各种甜蜜场景,有的是在互相喂食,有的是在亲昵打闹,楚之恒完全被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却明显是甘之如饴。
   顾南遥早知道会是这样,真正看到时却还是克制不住地开始嫉妒,而让他最忍无可忍的,却是一张特别的照片。
   照片上,小小的少年拉着爱人的衣角,努力地踮起脚尖,害羞而执着地吻上了爱人的唇角,仰起的脸上满是眷恋。
   顾南遥眼神晦暗地抚摸少年的侧脸。多美好的表情啊,多么深刻的感情,即使是一张照片,都能让人感受到这其中的甜蜜。他强忍着毁灭的欲望,自虐一般一张张翻过去,然后,他看到了一张让他意想不到的照片。
   顾南遥捡起照片,突然讽刺又难掩愉悦地笑了。
   宝贝儿,你这么喜欢的人,可未必那么值得你喜欢啊。
   叶幕接到个电话,是顾南遥想约他出去吃饭,还威胁如果不去就怎么怎么给楚之恒公司添堵。
   叶幕本来就是为了刺激他才和楚之恒在一起的,当然不会拒绝,假意愤怒了几句就答应了。
   放下电话,叶幕有点期待,这么久了,顾南遥总该憋个大招出来了吧。
   约会地点还是在百味居,顾南遥似乎比他还要钟情这个地方。他到的时候,顾南遥已经在等他了,见他来了,一伸手就把他揽到怀里,亲昵道,“宝贝儿想吃什么?”
   叶幕现在可是“深爱”着楚之恒,自然不能忍受被别人动手动脚。他使劲挣扎了几下,发现没用,于是冷冷地对顾南遥说道,“放开。”
   顾南遥今天的似乎心情颇好,也没生气,只在叶幕脖颈间惩罚性地轻轻咬了一口,就放开了他。
   叶幕捡了个最远的位置坐下,开门见山地说,“你找我出来是为了什么?”
   顾南遥慢悠悠给叶幕夹了块糖醋鱼肉,语气温柔地安抚他,“宝贝儿急什么,先吃饱了再说别的。让宝贝儿饿着,我可是会心疼的。”
   叶幕没法子,只好先埋头吃饭。吃完后,顾南遥还替他细细地擦干净唇角。
   叶幕不耐烦地挥开他的手,“现在可以说了吧。”
   顾南遥遗憾地放下纸巾,似乎还在惋惜什么。他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推到叶幕面前,深深地看着他,“宝贝儿看了如果伤心,一定要记得我的怀抱永远是为你敞开的。”
   叶幕却看都没看他一眼,随意地拆开纸袋。
   顾南遥喝了口红酒,满意的地看着叶幕的表情从漫不经心变成眉头深锁,最后难以置信地越翻越快,好整以暇地等着叶幕受不了地崩溃。
   可出乎他意料的,叶幕却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冷静地把这些照片又看了一遍,然后装到袋子里,推回给他,脸色苍白地说,“这些只是楚哥哥从前的事,和我在一起后,他再也没有这样了。”
   顾南遥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叶幕仿佛没有察觉,从座位上站起来,“如果你今天约我出来只是为了挑拨离间,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走了。”
   顾南遥再也淡定不下去,许久以来积压的晦暗情绪仿佛一瞬间爆发出来,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即使是这样,你也还是愿意原谅他,想要和他在一起?”
   叶幕没注意到他的转变,打开门就想离开。只听身后一声响指,包厢门旁边就出来两个保镖模样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后脖子一酸,然后一双养尊处优的大手轻轻抱住了瘫软晕倒的叶幕。
   顾南遥温柔地抚摸着叶幕白皙细腻的脸,低头在他脖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拥有少年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这样做才是对的,为什么要忍耐?为什么要放任他与别人亲亲我我?只要把他关起来,他就哪里也去不了,眼里从此也只会有他一个人了。
   叶幕醒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前世死前被囚禁的时候,眼前黑漆漆的。动了动手脚才松了一口气,这次没有被绑。可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了不妙,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完全没有力气了!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顾南遥衣着整齐地进来了,手上还端着一碗粥。
   顾南遥把他扶起来,靠在怀里,用勺子舀起粥,放到嘴边细心地吹了吹,温柔地说,“睡了这么久,宝贝儿饿了吧,喝点粥。”
   叶幕无力地躲开,声音因为太久没开口而有些沙哑,“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
   顾南遥闷闷地靠着他笑,“怎么会没意思呢,宝贝儿昏迷的时候,我就坐在床边看了一整晚。宝贝儿不知道,你睡觉的时候有多可爱,就像网上那些粉丝说的,就像个天使一样,一想到这样的宝贝儿从此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就觉得好兴奋。”
   说完,他还执起叶幕的手放到硬邦邦的地方,贴着他耳朵说,“你看,这里也性奋了呢。”
   吃肉的就改不了吃素。
   叶幕叫出系统,他还没说话,999就“哇”地一声哭了,哭声之凄惨好像被绑的人是它,“宿主大人还好你没事,我那时候吓死了。”
   叶·真受害者·幕顺毛道,“乖,你看我不是没事?”
   999抽抽噎噎的,“嗯,太好了,这个飞禽走兽太讨厌了!居然对宿主大人作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叶幕选择对999的成语运用保持沉默,“顾南遥好感多少?”
   999: 刚刚涨到了95,真是禽兽!都做出这种事了,好感度才95.
   叶幕有点想赞同999,其实在进包厢时,他就已经觉察到了不寻常的气息,所以被顾南遥抓住,一半也是他有意为之,否则仅凭那两个保镖还远远不足以威胁他。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5点好感了,叶幕思忖,不得不说,顾南遥的确是块硬石头。
   顾南遥很喜欢叶幕此时的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