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4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0:53:20下载: TXT全本下载

为暴力地一脚踹开。
   顾依依愤怒地一把掀开某禽兽,将美人母鸡护崽一样藏到身后,难以置信地冲她哥哥喊道,“哥哥!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顾南遥不管是欲火还是怒火都一下子全熄了,连个火星都不剩。他要怎么解释,那是情趣而已,他们是你情我愿的……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最禽兽的样子被妹妹看到了,还好死不死说出那种羞耻的台词,顾南遥第一次生出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顾依依万万没想到平时稳重正气的哥哥居然在那种事情上这么禽兽,要不是走之前叶幕拼命给他使眼色,说不定哥哥现在真的已经犯下了不可饶的错误了!虽然叶幕很诱人,那也得你情我愿啊,没想到哥哥竟然是这种人,顾依依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碎裂了。
   但毕竟是自己的哥哥,于是顾依依很语重心长地劝告道,“哥哥,虽然你很喜欢叶幕,但是强迫是最没品的事情!强迫感情是最可悲的事情!总有一天是要破裂的!到时候,你和小幕都不会幸福的!”
   顾南遥无语地听着从小到大调皮捣蛋的妹妹对他孜孜不倦地进行教诲,好像他是什么迷途的青年,心里别提多复杂了。
   最后,这件事终于还是以顾南遥的“认错”而告终,顾依依不放心地拉着叶幕走人,唯恐哥哥再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走之前,叶幕对狼狈不堪的顾南遥一字字地温柔说道,“要记得吃桂圆莲子羹哦,清,热,去,火。”语气关切,眼神戏谑。
   顾南遥终于知道,自己是被耍了。
   最初的挫败之后,顾南遥平静下来,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服的褶皱,心里对叶幕的渴望却更急迫了,宝贝儿,你迟早会来我身边的。
   恒星娱乐办公室。
   楚之恒从一大堆文件里抬起头,拿起旁边摆着的照片,这是他让人偷拍的,看着这张照片,他就能想象到少年那时的场景。
   那时,精致的小少年正蹲在路边喂猫,小猫粉红色的舌头细细舔舐着他青葱的指尖,少年的眼睛一派温柔。突然,少年像是发现了什么,侧过头,表情还带着一点点疑惑与迷茫。
   楚之恒着迷地抚摸这照片上的少年,好像自己真的触碰到了少年娇嫩滑腻的肌肤,他每天都在想他,每天都在发现自己越陷越深,而他喜欢的那个少年却好像早已经走出来,如他所愿地一天比一天远离他,也一天比一天更诱人。
   这一切都与他的预期一样,他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喜悦,他的心好像一下子空了,胸腔填满了巨大的恐慌,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怨愤委屈。
   楚之恒喃喃问道,“小幕,你真的已经不再喜欢哥哥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 浅尝辄止才能回味无穷。
  
   第7章 娱乐圈文七
  
   被妹妹抓破“兽行”后,顾南遥似乎就安分了下来,好一段时间都没有荷尔蒙爆棚得好像随时都想来一发。
   解冻完毕的小系统999尽职地汇报了顾南遥的当前好感值,居然已经涨到50了,叶幕不得不感叹,对肉食生物,果然通过肉体才是攻略的最佳捷径。
   叶幕很满意,不过,有个单细胞生物却很不满意。
   999一脸宝宝不开心的样子:宿主大人要一直这样攻略顾禽兽吗?
   没想到乖宝宝也会给人起绰号了,叶幕感到有趣,戏谑道,“这么简单就能攻略,不好吗?”
   三九宝宝郁闷地跑到角落画圈圈,(︶︿︶)宝宝很不开心,宝宝不想说话了。
   叶幕笑了笑,继续手里的工作,悠然道,“好吧,那以后就换种方法,文艺点。”
   999马上跑回来,开心地对叶幕左蹭蹭右蹭蹭,甜甜地问,“那宿主大人要怎么攻略它呢?”
   叶幕看了一眼手表,把蛋糕放进烤箱,摸摸999的狗头,“就算是肉食动物,要培养它的感情,也不能只靠每天投喂,好感50以后,再要更进一步,就要靠感情牌了。”
   999享受地蹭着叶幕的掌心,忙不迭地直点头,宿主说的就都是对的!
   蛋糕做好以后,叶幕细心地抹上奶油,做了个楚之恒一样的小人放在蛋糕最上层,打了个哈欠,然后开始等人。
   楚之恒今天又来酒吧了,他本来已经很久没来了,因为工作忙,也因为不想再看到小幕每天眼眶红红地为他担心的样子。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吧。
   他不敢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叶幕面前,却私底下找了他最信任的助理偷偷跟着叶幕。曾经,每天早上听助理汇报叶幕的生活琐事是他每天最快乐最轻松的时刻,可今天,这种享受却成了于他而言最痛苦的折磨。
   一想起早上助理汇报时候说的话,他的心就像撕裂一样疼痛。
   “小少爷杀青那天,顾氏集团负责人顾南遥为小少爷单独办了场杀青宴,宴会还请来了不少娱乐圈顶级投资人。宴会过后,小少爷和那位负责人在包厢单独待了一段时间,出来时……小少爷有些衣衫不整。”
   楚之恒狠狠地把一大杯伏特加往下灌。脑海里自虐一样地来回循环助理的话,顾氏集团,杀青宴,衣衫不整……每一个词都像一把锯子,来回折磨他的理智,他控制不住地想,小幕和他在包厢里做了什么?他们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他们已经进展到哪一步了?
   没有人能为楚之恒回答这个问题,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才不过离开了几天,所有的事情竟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他想过有一天,叶幕会突然醒悟过来,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并不是爱情,会渐渐离开他的身边,会爱上别人,甚至还会娶妻生子……但他从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竟……无法接受。
   楚之恒心里甚至生出了一种怨怼,怨恨他如此的善变,怨恨他既然移情得如此简单,为什么当初要作出那种情根深种的模样。哈哈,真是太可笑了,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他就应该紧紧地抓住他,管他的感情是哪一种,至少他最在乎的人是他,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不是吗?
   当初,是他在他最黑暗的时候出现,是他给了他新的家,他是他唯一的亲人,几个月以来朝夕相处的最亲密的人。顾南遥怎么能和他比。
   可是,现在,这一切还会是这样吗?
   楚之恒一把推开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来的女人,醉眼朦胧地从怀里掏出叶幕的照片,一寸寸地抚摸,眼神疯狂而痴迷,“小幕,哥哥好爱你……”
   “不要离开哥哥,不要和那个什么顾南遥在一起,我爱你……”
   “喂!楚之恒,醒醒!”
   楚之恒顶着两眼红血丝看去,酒精的麻醉让他看不清来人长什么样,竟然下意识以为来的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他摇摇晃晃地抓住来人,捧起那不停在他眼前乱晃的手,痴痴地送到嘴边,珍而重之地亲了一口,然后宝贝似的藏到怀里,“这是我的,都,都是我的。”
   看着眼前这个醉鬼男人,陈绪心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凑近了试探道,“楚之恒?”
   楚之恒傻乎乎地冲他笑,显然已经醉到分不清谁是谁了,还巴着他的手“小幕,小幕”地痴叫。
   陈绪垂下眼睑,藏住眼底的讽刺与阴暗,学着叶幕轻声唤道,“楚哥哥,我是小幕,我在这呢。”
   叶幕在家里等了楚之恒一整夜,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最后的心灰意冷,他打了很多个电话,但都没有人接,最后甚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可他还是不停地在打。
   天亮了,叶幕拖出行李箱,在蛋糕下一封信,慢慢离开了这个他生活过的短暂的家。
   夜晚,楚之恒回到家,刚一打开门,他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客厅的灯,熄了。
   以往每一天,不管多晚,小幕都会为他留一盏灯,而现在,这盏灯终于不亮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小幕也终于对他彻底失望,彻底放弃了?
   楚之恒心慌意乱,却没有去敲叶幕的门的勇气。
   他也不敢问,他怕得听到的是那个可怕的结果。
   不敢敲门不敢问话,楚之恒心烦意乱地来到厨房。然后,他就看到了桌子上那个简单又精致的小蛋糕,上面还认认真真画着七个大字:“楚哥哥生日快乐”。
   楚之恒这才想起,原来今天是他生日吗?他自己都已经差不多忘了,似乎又是昨天。蛋糕已经放了很久的样子,难道小幕竟然在这里等了他一整夜?
   楚之恒顿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冲到叶幕房间一把推开门,迎接他的却是空荡荡的房间。仿佛想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他颤抖着打开衣橱,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像被一瞬间抽光了浑身的力气,楚之恒呆愣地坐在地上,过了很久,才想起他还可以给叶幕打电话。
   电话过了一会儿才被接起来,叶幕睡得迷迷糊糊的声音说道,“喂?”
   楚之恒握着电话,手心全是细细密密的汗液,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幕,你在哪儿?”
   那边沉默了一下,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楚哥哥,你看到桌子上的蛋糕了吗?”
   楚之恒心中仿佛燃起了一丝希望,柔声道,“是小幕做给我的吗?真漂亮,哥哥一定会认真吃掉的。”
   叶幕却漠然说道,“别吃了,已经放了太久了,应该早就变质了把,哥哥丢掉吧。”
   楚之恒怎么可能丢掉,他宝贝还来不及。
   叶幕又说道,“蛋糕下有一封信,哥哥你去看吧。”
   然后,不等楚之恒再说些什么,叶幕就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了。
   楚之恒没办法了,失魂落魄地把信拆了。信上的字仿佛化作一把把诛心的剑,在楚之恒心上剜了一刀又一刀,信纸从手中飘下,他痛苦地抱住头。
   小幕,哥哥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最近叶幕过得很惬意,楚之恒的好感度意料之中地达到了100,他也可以开始专心地攻略下一个肉食生物了。
   叶幕拿出手机给肉食生物打电话。
   “喂?”顾南遥迅速接起电话,“宝贝儿什么事?”
   叶幕漫不经心地转着笔,嘴里却真诚地说道,“我还欠你一顿饭,想今天请你,你有空吗?”
   顾南遥低沉地笑了,颇有些挑逗意味地说道,“是宝贝儿你请我吃东西,不管吃‘什么’,我都有空。”
   叶幕仿佛浑然未觉他话里的调戏,“那就今天晚上六点吧,在我家楼下碰面,我在xx小区xxx栋。”
   “记得穿休闲一点。”
   叶幕最近的微博粉丝多了不少,这才想起他的电影快要上了,网上也已经出了预告片花。抽空看了眼,发现还不错,底下评论也还过得去,也就没多做关注,换了衬衫牛仔裤就下了楼。
   顾南遥已经等在那里了,由于实在很近,他也没开车,穿着一套休闲服,倒是把他身上的总裁气场冲淡了不少。夕阳的余晖撒在高挑的身形与立体的五官上,把顾南遥衬得更加俊美绝伦。连叶幕都不得不感叹一句,不愧是主角。
   “走,今天带你去见见世面。”
   叶幕带顾南遥到了一家露天大排档。
   顾南遥仿佛很不习惯,他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也万万没想到叶幕说的请客居然是指大排档。
   叶幕开心地撸着烤串,“没有大排档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为了你人生的完整着想,所以快点吃吧。”
   顾南遥嫌弃地拨了拨串串,“一天到晚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怪不得长这么‘瘦’弱。”
   叶幕反唇相讥,“就算再‘瘦’弱,这么精壮的总裁大人不也是还对我‘行’不了么?”
   顾南遥抬起叶幕鼓鼓的脸颊,“宝贝儿,你这样污蔑我,是需要我现在就证明一下吗?”
   “整天脑袋里只有黄色废料,看来所谓绿色食品应该是绿帽子那个绿,这所谓殊途同归。”
   顾南遥被噎了一下,有些气短。
   叶幕一把把烤串塞到他嘴里,牺牲美色诱哄道,“乖,张嘴。”
   顾南遥果然很受用,乖乖张了嘴,还嚼巴两下,发现味道居然真的不错,不由得舌尖微动。
   叶幕笑着看他,“我说的没错吧,总裁大人。”
   顾南遥没有否认。
   “看你这么无趣的样子,你从小一定就是个乖孩子吧。每一天都按照规划做好每件事,又出类拔萃又一成不变。”
   叶幕作痛心疾首状,“少年!你这样可是会失去人生很多乐趣的!”
   顾南遥安静地看他手舞足蹈地作戏,感觉心里有了点微妙的改变。他不觉得这样的人生有什么不好,但是,如果是和他一起,也行,一切真的会变得不一样。
   叶幕的表演已经到了尾声,露出最后的目的,“为了拯救你,这样吧,我们打个赌,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带你体验一下小老百姓的‘人生’。如果我成功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输了嘛,那就随便你处置咯。”
   听到“随便你处置”五个字,顾南遥心里一动,暧昧地勾住叶幕放在桌上的手画圈圈,意味深长地说,“好,我很期待。”
   叶幕瞅着某人爪子,暗瞅,肉食生物,果然是每天不忘本性啊。
  
   第8章 娱乐圈文八
  
   叶幕参演的那部青春电影终于上映了,这是叶幕前世今生以来第一部荧幕作品,所以首映这一天,叶幕也装模作样地带着副墨镜,拉着顾南遥悄悄去影院支持票房。
   叶幕一边咬爆米花一边看荧幕,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无一不是在惊叹男二怎么可以那么帅。
   叶幕听了一会儿,凑过去和顾南遥咬耳朵,“你看,他们都被我迷住了。”
   顾南遥看着屏幕上和校园王子一样的少年,再对比左手边冲他挤眉弄眼的叶幕,笑了笑,“是啊,即使隔着层荧幕,你也照样能勾引人。”
   叶幕满意地坐正回去,继续欣赏自己。顾南遥又凑了过来,“不过,他们是不幸的。他们只能隔着屏幕看那一个虚假的幻影,而我却拥有最真实的你,你实实在在地在我身边。”
   叶幕放下爆米花,“你什么时候就拥有我了?”区区60的好感度也好意思说拥有他?
   顾南遥撩起他耳侧的头发,纠缠在指尖,“你在勾引我,而我也心甘情愿被勾引,这叫夫唱夫随。”
   叶幕随口道,“容易被我吸引的人多了去了,这么说,他们每一个就都拥有我了?”
   顾南遥顿了顿,“你勾引过很多人?”
   “是‘吸引’。”
   “所以你勾引他们了?”
   叶幕暗叫糟糕,最近太放松,一时间居然说漏了嘴。打死不认好了,反正这个身体的确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顾南遥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转回去看电影了。
   叶幕松了一口气,不愧是主角攻,居然让他都有点心慌了。
   那边,叶幕与顾南遥“愉快”地看完了电影,楚之恒却像个孤家寡人,心烦意乱地在出差的酒店刷网页。
   该死的顾南遥,要不是他,他说不定早就和小幕和好了,小幕完全不接他电话,堵人也堵不到,现在出差实地还差距了十万八千里。
   楚之恒心情不好,只能靠刷网页看叶幕的消息打发时间。
   电影上映后好评如潮,尤其是叶幕所演的那个角色,更加是俘获了无数少女心。
   楚之恒怀着又酸涩又自豪的心情浏览网民的评论。
   “树下的那个学长是谁!!!是谁!!!笑起来好像天使一样啊!!!”天使有小幕可爱吗?点个赞。
   “这个学长笑起来简直要命!”当然了!点赞。
   “嗷嗷嗷!!最后一场床戏,太太太太诱人了!!!好想对那个姐姐说,放开那个骚年!让我来!”什么鬼,小幕是他的!不过还是点个赞。
   “其实女主误会了,这一看就是这个女人见色起意,学长根本就是无力反抗被推倒了!女主应该冲上去把学长救出来!”说的好!怒赞!
   楚之恒几乎要化身为点赞狂魔了,每一个夸叶幕好的评论他都赞了个遍。
   然后,楚之恒就看到了这样一个评论:
   “和叶幕同事过的表示,叶幕根本没有演技,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之外,完全就没有别的优点,脾气特别差在剧组里人缘很不好,一点点下水的戏都要用替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敬业的演员。”
   楚之恒当时就怒了,噼里啪啦地说,“你说同事过就同事过吗?我看你根本不认识小幕吧,电影一上映就迫不及待地来黑,一看就别有居心,根本就是被人花钱雇来的黑子!大家不要听黑子乱喷!MDZZ!”
   那人一看有人回复他,马上鸡血了,更加不堪地回复,“实话实说也要被骂黑子?果然是叶幕的粉丝,粉随蒸煮,一样的烂。而且我早就听说叶幕背后有金主,怪不得连粉丝都敢这么嚣张,小小年纪就被人包养,真是让人恶心[呕吐]”
   楚之恒一看,那人居然越来越嚣张,怒摔鼠标,简直想直接顺着网线把那头的黑子揪出来,然后送他上天!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到底是谁这么恶毒,居然忍心黑小幕!
   楚之恒正想撩袖子掐架,突然想到黑子就是靠着掐架扩散黑料赚钱的,于是拼命忍住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绝不能让小幕看到这些黑子的评论。
   楚之恒以最快的速度吩咐人删了评论,还封了黑子的号,全部做完以后,熊熊怒火才稍微平息下来。
   如果小幕还在他身边就好了,楚之恒落寞地一个人翻文件,现在小幕连黑子都有了,说不定很快就会走红,然后,就更不需要他这个已经被放弃的哥哥了吧。想到这里,楚之恒更落寞了,简直现在就想放弃会议回去算了。
   可他却不能回去,小幕身边那个男人太强,没有事业,他拿什么挽回小幕的心?可是,连老婆都追不到的男人,还要事业干什么?楚之恒陷入落寞的纠结之中。
   这天,叶幕呆在家里想着下一步计划。顾南遥实在有点难啃,明明只是个肉食生物,却还还要匹配一个人类的智商,难办。
   叶幕问999,“顾南遥的好感度多少了?”
   999:还是60.
   叶幕摩挲着下巴,看来,原计划是不可行了。原本,他以为这样的朝夕相处至少能把他的好感升到80,没想到仅仅只是涨到60,好感就不变了,可顾南遥的每个表现都不像是一个好感仅仅及格的人,简直像个bug。
   999:“宿主大人。”
   “嗯?”
   999:“你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顾南遥打的,约他去游乐场。如果是前几天,他会毫不犹豫地接受,但他向来不喜欢做没有回报的买卖,既然无法涨好感,这条路他就不会再走。
   毕竟是攻略对象,不好直接拒绝,于是叶幕随便扯了个谎。
   叶幕看着手机里的联系人,难道,是因为他的过分主动,所以顾南遥有恃无恐?叶幕思忖片刻,心里有了计较。
   几天后,楚之恒终于出完差回来了。一下飞机,他没回家也没回公司,而是径直来到了叶幕楼下。他就这么一直呆在这儿,从早等到晚,小幕一定会心软,然后来见他的。
   过了一会儿,叶幕果然下楼来了。
   楚之恒简直有了热泪盈眶的欲望,“小幕,你果然不会对哥哥那么残忍。”
   叶幕面无表情地扬了扬右手的垃圾袋,示意自己只是来倒垃圾的。
   楚之恒仿佛顿悟,连忙接过垃圾袋,然后万分珍惜地丢到了垃圾桶里,丢掉那一瞬间,叶幕仿佛还看到了一丝类似依依不舍的情绪。
   叶幕:……他才离开几天,怎么感觉楚之恒的智商下降了不止一点点?
   楚之恒执起叶幕的手,珍惜地放到胸前,“小幕,哥哥错了,原谅哥哥好不好?”
   “回来吧,哥哥好想你。”
   叶幕皱眉,想抽回自己的手。早知道楚之恒在楼下,他就不在这时候下楼倒垃圾了。虽然嘴上没说,他对自己的死因还是心有余悸的。所以,已经攻略完的人物,他完全不想再扯上任何关系,他可不想再次死于非命。
   楚之恒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小幕,再给哥哥一次机会好不好?”
   叶幕歪头看他,“可是我已经对哥哥没有那种感情了。”
   楚之恒心口仿佛中了一刀。
   叶幕再接再厉地补刀,“哥哥说的没错,我只是把依赖当成了爱情,其实我对哥哥从一开始就不是那种感情的。”
   楚之恒心都要碎了,虽然来之前就想过这种结果,但想到和亲耳听到,杀伤力差别太大了。
   楚之恒眼里闪过一丝受伤。
   叶幕无动于衷,一根根掰开抓着他的手,“反正哥哥还有那么多小情人,如果哥哥觉得寂寞了,就去找他们吧,不管是什么小倩还是小玉,都好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