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3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0:52:04下载: TXT全本下载

,继续努力地对着鸡蛋和面粉奋斗。
   楚之恒回来的时候,叫了一声发现没人回应,还以为叶幕已经睡了。却发现厨房灯还亮着,以为叶幕在找东西吃,有心想过去吓一吓。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染上了这个恶习,只是觉得每次当少年受惊的时候,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就会不自觉弥漫上水汽,嘴巴还会委屈地憋着,有着说不出的可爱,让他上瘾。
   等他走近,才发现原来少年正戴着耳机在认真做着什么。也对,否则,早在听到动静的时候,少年就应该已经兴奋地冲出来了。
   只见小小的少年系着白色的围裙,红扑扑的脸颊上还沾着点面粉,正笨拙又认真地和手中的东西奋斗。
   楚之恒靠近叶幕,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从后面环住了叶幕。
   叶幕吓得耳机都掉了,回头一看是他,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表情生动,活像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楚之恒笑着点了点他鼻尖的面粉,“在做什么?”
   叶幕好像突然慌了,结结巴巴说没什么,一脸心虚又强装淡定的表情。
   楚之恒误以为叶幕是因为大晚上在厨房开小灶被发现而害羞,于是自以为很善解人意地没拆穿他,捏捏他的脸,“想吃什么哥哥带你去。”
   叶幕愣了愣,才想到他误会了,表情顿时有点微妙,这人居然连自己的生日也不记得,倒是奇特。
   叶幕从善如流地作出脸红的样子,而且不仅看着害羞,还因为害羞做出了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举动,他把楚之恒从厨房里推出去了,还啪一声关上,然后软绵绵地警告他不许进来。
   楚之恒觉得这个样子的叶幕实在太萌了,还忍着笑在外面一个劲儿地安慰他说,“小幕正在长身体,多吃点是应该的,别说一天吃四顿,吃十顿也没事,反正哥哥养得起。”
   叶幕隔着门很屈辱地说,“我又不是猪。”
   楚之恒马上就发散性思维地想到叶幕吃成一个小胖墩的模样,他的小幕就算变胖了,也一定是个软绵绵肉呼呼的小团子,而且摸上去手感也会特别好。他可以每天在家抱着肉肉的小幕,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多温馨啊。
   楚之恒被自己的想法一惊,蓦地就慌了起来,而经历过这么多事,他也无法像一开始一样那么自信地说他只是把叶幕当弟弟了,难道他……
   外面久久没有动静,叶幕以为是他刚才大胆的举动把楚之恒惹生气了,忙打开门。
   楚之恒心神恍惚的模样把他也吓坏了,忙担忧地拉着他,哥哥哥哥地叫个不停。
   一声声的哥哥让楚之恒的内心突然变得无比煎熬,当叶幕把手背贴到他额头上时,楚之恒触电似的一把挥开他的手。
   叶幕受伤地捂着手背,那里有一块已经红了。楚之恒很心疼,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他不敢看叶幕,无法正视自己不堪的内心。
   叶幕忍着眼泪去拉他,小心翼翼地,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刚被接回来的时候。
   “我今晚不回来了。”门啪的一声被摔上,楚之恒逃命似的跑了。
   999好奇地问,“楚之恒怎么了?”
   叶幕漫不经心地擦干净脸上的面粉,“他发现自己对‘叶幕’存在着超过亲情的感情,但无法接受叶幕这个‘表弟’的身份,于是现在内心正在挣扎。”
   999:“不是喜欢就可以在一起了吗?”
   叶幕顿了顿,“你不是人,你不知道伦理对一般人的压力有多大。”
   999(犹豫地):“可宿主大人不就完全没压力吗?”
   叶幕奇异地看了999一眼,“是谁让我要攻略所有美人的。”
   999羞愧地闪了一下。
   “不过,这也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999:“那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叶幕高深莫测道,“原因就是,我不是一般人。”
   999:……
   “不说这个了”,叶幕问道,“楚之恒好感值怎么样了?”
   999:“还是85……”
   叶幕并没有很意外,“但不是一直85吧。”
   999很疑惑,“其实刚才楚之恒的好感已经达到了95,但是某一瞬间又跌回了90,然后又反反复复在85和95之间跳动,最后又停在了85。为什么?”
   叶幕解释,“还是因为‘叶幕’的身份。他无法接受自己爱上了自己的表弟,好感值的频繁波动就是他内心挣扎的外在表现。
   999:这该怎么办?(≧△≦)
   叶幕淡定地安慰它,“小九别慌,要钓大鱼,总是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很快,他就没法再挣扎了。”
  
   第5章 娱乐圈文五
  
   楚之恒最近一直躲着叶幕,整日整日得泡在酒吧里,就算回来也是在深夜,带着一身的酒气,烂醉如泥,不用猜都知道他是去了哪里。
   叶幕还是每天等他到深夜,每每忍着内心的巨大痛苦去搀扶连走路走走不稳的酒鬼。
   可酒鬼却不领情。每次叶幕一过来,他就像看到了洪水猛兽一样地连连后退。渐渐地,感受到排斥的叶幕不再试图靠近他,只是还是会为他留一盏灯,等确定楚之恒已经回房间睡下后,才偷偷跑到他床前,用沉默而哀伤的目光看着他,一站就是很久。
   叶幕离开后,楚之恒睁开眼,痛苦而疲惫地把手放到额头上。
   小幕一定很伤心吧,其实小幕根本什么都没有做错啊。开始是他自己说让小幕放下对自己错误的感情,可现在,也是他自己,最终却……小幕还那么小,他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他知道,他只是对刚好出现的自己过分依赖,错把依赖当成了爱。就因为他明白,他不更能毁了他一辈子。很快,他就会清醒明白过来,然后放下,然后他会遇到他真正喜欢的女孩子,和她在一起,幸福地过一辈子。
   理智是这么告诫他的,可楚之恒一想到当有一天,小幕真正认清了自己的感情,不再依赖他,不再用那种湿漉漉的可爱眼神看他,想到小幕会结婚生子,会用充满温柔爱意的眼神凝视另一个人,他却觉得自己痛苦得好像快要窒息。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所以趁现在,趁他还有几分理智,还是和小幕分开吧。他会搬出去,再这么朝夕相处下去,他真的怕自己会做出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
   叶幕优哉游哉地在房间里看剧本,他的戏份快要杀青了,只剩最后一场,楚之恒这边也快要收官,是时候去攻略那个肉食动物了。
   “小九,给我找个房子,简简单单的就好,离顾南遥公司近一点的。”
   999:“好嘞!”其实这几天,它也看楚之恒不爽很久了,居然那么残忍地对宿主大人,他很生气!一定要选个离他家远远的地方。
   今天是叶幕的杀青戏,这幕戏比较特别,因为,这是场床戏。
   最近楚之恒的工作量突然大大增加了。
   他的打算是这样的:以后他不能留在小幕身边了,不能时时刻刻看着他,而小幕又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娱乐圈,他难免会有照顾不到的时候,他怎么能容忍小幕被人欺负,一想到小幕会被那些凶残又面目可憎的人欺负地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他就心疼得像被人从心中硬生生挖掉了一块肉。所以他要给小幕选最好的剧本,最好的团队,整个剧组也必须围着小幕转。
   然而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看中了好剧本,在这个烂剧横行的时代,这样的剧本总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每次一出现就是多方争抢的对象。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导致楚之恒工作量直线上升。刚巧在他们要买下剧本的时候,许多同行的竞争对手突然就像约好了似的,纷纷将矛头对准了恒星娱乐,虽然最后还是以恒星的胜利而告终,但公司上上下下都加班得够呛,作为boss的楚之恒更加是忙到了连酒吧都很少去了的程度。
   而出于某种逃避的心理,工作结束后,楚之恒往往就直接睡在了公司的私人休息室里,这一切都在无形中将两人的关系越拉越远。楚之恒看着对他越发小心翼翼的叶幕,心里有苦难言,为什么,他们偏偏是表兄弟?
   叶幕的杀青戏自然意义非凡,楚之恒说服自己,作为兄长,来看弟弟这么有意义的杀青是理所当然的。他从几天前开始就拼了命得加班,这才空了几个小时,偷偷开着车来到叶幕拍戏的现场,还费劲心思地把自己伪装成个路人。
   来之前,楚之恒满心激动地想终于可以好好看看小幕了,他甚至还暗暗庆幸小幕的演技据说不太好,阴暗地想最好多ng几次,他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看看小幕了,这么可爱的小幕,他无论看多少眼,都是看不够的。
   楚之恒正满心欢喜,结果一到现场,第一眼就看到个大波妹坐在他纯洁的小幕身上!wtf!!!!!
   另一边,还有一道强势锐利的目光也紧紧盯着正在拍戏的叶幕。
   顾南遥夹着雪茄,边笑边对自己的助理说,“这种庸俗不堪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小妖精,导演这幕戏可安排得不太好啊。”
   助理战战兢兢地直说是,其实心里简直要吓尿了。虽然boss在笑,但是眼神却超可怕,即使知道针对的不是自己,也让他够呛了。
   名牌大学毕业的精英助理心里默默祈祷,不管是哪里的妖精,赶紧把boss收了吧,他可不想被殃及啊!
   叶幕也是第一次和女人这么亲近,虽然他对女人完全硬不起来,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人又亲又摸的,他也会很不自在。
   其实剧本设定原本是他主动的,可剧本临时被改了,因为导演说,这场chuang戏的价值在于让女主成功捉jian,从此心灰意冷,所以谁主动无所谓,不如让更成熟的一方主导,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导演说完,还特别猥琐地笑了笑,不知道一个人脑补了什么东西。
   终于拍完了,叶幕长长吁了一口气,觉得和女人拍床戏简直比攻略十个男人还艰难。拍完戏的女演员慢吞吞从叶幕身上起来,看上去还颇有些恋恋不舍。
   999:好害羞~
   叶幕:拍戏的是我,你害羞什么?
   999:看到宿主大人被,被这样那样,人家居然看的好兴奋,所以很害羞。
   叶幕:……小九,你还是原来的小九吗?
   999没回应,过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叮的一声,系统提示,由于机身过热,系统999被强行关机冷却,开机时间未知。
   叶幕:……有那么兴奋吗?你毕竟只是个系统……
   楚之恒牌火山已经濒临爆发边缘,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才没有立马冲出去把那个碍眼的女人从小幕身上摘下来,别以为他没看到,从小幕身上起来的时候,那女人还用脏手摸了小幕的胸一把!
   可恶!他都没有这么摸过小幕!胸还长那么大,晃荡得像两颗球一样,丑死了,小幕的脸都吓红了,这么可怕的女人以后一定要让她离小幕远一点!
   楚之恒心里又是酸气溜溜又是怒气腾腾,他无法和人诉说自己的酸气溜溜,只好把怒气腾腾通过爪子具体化,简直要把掩护他的无辜大樟树都抠下来一层皮。
   楚之恒咬牙切齿地想,他一定要马上就找这个导演算账!他明明叮嘱过,小幕绝对绝对不能不能有吻戏,结果倒好,吻戏没有,直接给他来了场床戏。这么明显的阳奉阴违,怎么能忍!怎么可以忍!他是看在他对小幕还比较关照的份上才对他客客气气的,还特意请他吃了好几顿百味居,他不发威就忘了他楚之恒也是个boss级了!
   晚上有杀青宴,所以叶幕也要回去换套衣服。
   只见叶幕慢悠悠地走向楚之恒躲着的那颗大樟树,楚之恒紧张地心跳都加快了,连忙把头顶的帽子往下拉,试图把自己稀释成谁也发现不了的空气。可同时,心里又有种隐晦的期待,小幕他,会发现他吗?
   叶幕走到树边,突然皱了皱眉,停下了脚步。
   楚之恒屏住呼吸。
   然后,叶幕就蹲了下来,开始绑鞋带,嘴里还嘀咕,“这鞋子的鞋带怎么老掉?质量真不好。”
   经纪人追上来,和叶幕谈论杀青宴事宜,两人渐行渐远。
   楚之恒的心蓦得就沉了下来。
   过了很久,等叶幕两人都已经走远,楚之恒才从树后走出来,然后独自一人,顶着可笑的造型,站了很久很久。
   你不是爱我吗?为什么却连一点点,都没有觉察到我?
   陈绪难以置信地看着楚之恒从树后面走出来,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楚之恒。一瞬间的怔愣后,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克制的愤怒与嫉妒,你不是应该一直都是花心的,滥情的吗?叶幕就那么好,让你居然能忍受自己变成这么可笑的样子!
   如果系统还有提示,一定会显示陈绪的好感又降低了十点。
   叶幕漫不经心地听着经纪人王松和他讲杀青宴的事情,心里却想着刚才的那只。
   真是蠢得都有些可爱了,谁会大白天打扮成那样出门,简直比他平时都要显眼十倍。还有,他是怎么想到,竟然觉得区区一颗樟树就能挡住他一个180的大男人。不妙,今天他还看到了他的chuang戏,可千万别刺激太大就放飞自我,挣脱伦理的枷锁了。虽然也不是不能解决,但总归会是个小麻烦。
   王松没有在意叶幕的走神,或许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现在显然很兴奋。在一个剧组里,往往只有主角杀青才会办杀青宴,而这次,叶幕作为不痛不痒的男二号居然也有这个待遇,而且更主要的是,据说杀青宴上还会来很多娱乐圈的商业巨擘,这样的好机会,简直千载也难逢得一个。叶幕绝对是傍上了比上一个楚之恒更大的金主!真没想到,刚走了一个金主,就来了一个更牛逼的。
   没错,王松以为叶幕已经被前金主。也就是楚之恒“抛弃”了。这也不能怪他,因为前段时间,楚之恒每天都会亲自接送叶幕,而且举止亲昵,简直可以说是千娇万宠,可最近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联想到楚之恒的花名在外,也就不难理解了。
   虽然有点可惜,但叶幕这段时间的表现足以让他改观,所以也并不那么难以接受。但现在,这一切又清清楚楚地表明,至少又有一个地位崇高的主儿看上了叶幕,现在王松看着叶幕的眼神慈爱极了,简直就像在看着棵茁壮成长的摇钱树。
   叶幕嗤笑一声,他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大手笔,这顿杀青宴,对王松来说是歌舞生平天下大同,是个天大的喜宴,对他来说,却很有可能是危机四伏的鸿门宴。
   不过,没关系,叶幕舔舔唇角,有危机才更有意思,他最喜欢的,就是挑战。
  
   第6章 娱乐圈文六
  
   杀青宴被安排在百味居,而且正巧是当初顾南遥与他调情的地方附近的包厢,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谁的主意。
   顾南遥本人却没有出现在杀青宴上。但他请来了好几个娱乐圈的大擘,放在平时,一般人想要和其中任何一个搭上线,都非得扯上十七八道关系不可,可现在,他们却这么随随便便地就出现在了一个小演员的杀青宴上,而且非常主动地就把名片递给了王松。
   王松兴奋地手都在颤抖。行走娱乐圈靠的是什么,是人脉!平常人就是花十年二十年都不一定可以掌握这样的人脉,而今天,他却轻而易举地拿到了,他已经可以想象以后呼风唤雨的日子了,真是想想就爽歪歪。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叶幕背后那个神秘的新金主。王松觉得,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发现了叶幕,并且及时签下了他,现在王松看向叶幕的眼神里简直充满了快要溢出的爱意,惹得叶幕一身鸡皮疙瘩,暗暗庆幸还好王松颜值不够高。
   小演员们原本以为就是参加个普通的杀青宴,没想到却来了这么多平时想也不敢想的大人物,他们中随便一个跺跺脚,娱乐圈都得抖三抖,聚在一起简直是要引发大地震,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震中的小老百姓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与紧张,连夹菜都不敢往远了夹,一个个拘束得好比小媳妇。
   而所有人中最不受影响的就是顾依依了。她很欢快地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抽空偷瞄叶幕。原来哥哥喜欢的是这种类型,从前那么多男男女女,多的是出位或别的什么向他哥自荐枕席,哥哥看也不看一眼,他都要以为哥哥是不是性冷淡了,没想到,只是时候未到。这架势,说不定叶幕真会成为他大嫂,以后一定得好好打好关系。
   要说最放松的是顾依依,最煎熬的就是陈绪了。他原本不想来,可当他看到楚之恒为了叶幕,竟然不惜打扮成那种可笑的样子,他不想承认,可是他不甘心。这场杀青宴,其实不过是给叶幕一个人的人脉介绍会罢了,或者再加上给他们示示威?楚之恒可没有这么大本事,能让这么多大人物齐聚一堂,还只是给叶幕的杀青宴凑人数。楚之恒恐怕也不知道,叶幕找了这么个厉害人物吧。陈绪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不住冷笑,楚之恒看上的人,也不过如此。
   999已经冷却完毕开机了,在空中这里飘飘那里飘飘,疑惑地问:顾南遥为什么没来。
   叶幕一脸淡定,夹菜谈话两不误:他现在不来,待会儿肯定会来。
   999:咦?
   叶幕:顾南遥是个非常霸道的人,对于他看上的东西,他首先会抛出足够的诱饵,让猎物放松戒心,甚至因为抵挡不住诱惑自动跑到他编好的网中,等猎物被诱饵迷了眼,他再以最霸道的方式出现,让被盯上的猎物再也不敢逃跑。所以,他一定会来,而且,会来得很“正好”。
   999:好复杂的样子,那宿主你会被抓住吗?
   叶幕高深莫测地夹着筷子:当然不会。
   999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会,但是宿主说不会,那它就放心了。
   叶幕已经吃饱了,心不在焉地来回拨碗里的菜。顾南遥的诱饵不够诱人,所以他注定失败,他却知道他想要什么,所以,他才会是即将被诱捕的猎物。
   果然,宴席将尽的时候,顾南遥一身西装地出现在了门口,笑容可掬地打完招呼后,众人纷纷识相地离开,尤其王松,走之前还很猥琐地和叶幕挤眉弄眼,巴不得他当场就和这尊大佛来一发。
   顾南遥紧挨着叶幕坐下,亲昵地用手指擦拭叶幕还沾着奶沫的唇角,“今天高兴吗?”
   顾南遥的意思当然不是问叶幕吃得开不开心,然后叶幕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不挑明,模棱两可地说,“开心。”
   顾南遥笑了,自以为少年已经上钩,眸色深了深,“既然高兴了,是不是也可以让我也高兴高兴了?宝贝儿。”
   顾南遥说“宝贝儿”三个字的时候,嘴唇几乎已经要贴到叶幕耳朵上了,灼热的气息让叶幕左半边耳朵微微发红。
   叶幕不着痕迹地躲了躲,真诚地说,“当然可以。”
   顾南遥毫不意外,心中期待的同时也讽刺地想,果然,世界上没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即使是这个妖精一样的少年,也是一样。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狠狠打脸了。只见叶幕熟练无比地舀起一晚桂圆莲子羹,放到他面前,还附带解说,“这个清热去火,夏天吃,保管心情舒畅。”
   顾南遥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桂圆莲子羹,简直气笑了,一把抓起叶幕压在桌子上。
   纯男性的灼热气息几乎与叶幕的气息胶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叶幕无辜说,“我喜欢百味居的饭,你请我吃,我高兴了,当然也要请你吃。”
   顾南遥嗤笑,用手指挑逗身下少年光洁白皙的下巴,“宝贝儿,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叶幕恍然大悟,长长“哦”了一声,“我知道了,剩菜剩饭怎么能招待顾大少爷,好吧,我下次完整地请你一顿。”
   顾南遥终于失去所有的耐性,难耐地咬住叶幕的耳朵,用牙齿反复磨咬,“你既然要请,那现在就请吧,因为我最想吃的,就是你。”同时还伸出大手探向少年被薄薄衣料包裹住的鲜嫩肌肤,迫不及待地反复揉捏。
   叶幕也被挑逗地浑身发软,可嘴上还是说道,“你只是请了我一顿饭,我才不会出卖我自己,我不会为了任何东西出卖我自己!”
   顾南遥已经转战少年白皙的脖颈,闻言低低地笑了,舌头在少年脆弱的脖颈上色情地舔了一口,“宝贝儿,网上都传你演技不好,他们真该来看看,论装傻,宝贝儿说第二,都没人敢认第一。”
   叶幕好像受了极大的屈辱,眼眶都湿了,“你欺负人!”
   顾南遥被看得狼血沸腾,只当这是情趣,还很配合地恶狠狠狞笑道,“小宝贝儿小美人儿,爷欺负的就是你!”
   叶幕看上去更可怜了。
   顾南遥正想一逞兽欲,包厢门却人极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